第825章 我的話,要信!(求訂閱)

第825章 我的話,要信!(求訂閱)

就連蘇宇,都以為武皇會剛猛到底,結果沒有!

蘇宇一臉失望,看著武皇,忽然嘆息一聲:「這世間,純粹的武夫……沒有了啊!貪生怕死的傢伙!」

武皇臉色那叫一個變化無常!

這話說的,艹你,好像武夫就不怕死一樣?

我也怕啊!

大爺的,我被封印了這麼久,才出來幾天啊,能不怕死嗎?

你這孫子,還不是一般的帝王。

一般的帝王,見你剛猛無雙,也許還跟你來個禮賢下士……蘇宇可不是這種,他是真要殺人的!

是的,武皇可以感受到。

蘇宇……在給他送終呢!

他是真要幹掉自己!

能不怕嗎?

此刻,武皇梗著脖子,不吭聲,我投降了!

投降,你還殺?

我也沒幹什麼吧,我他么就口嗨幾句,也沒殺你的人吧?

你這就要殺我,是不是過分了?

蘇宇一聲輕嘆之後,很快化為淡淡的笑容:「你要投降?」

武皇瞪著巨眼,凶神惡煞!

「我要投降!」

兇狠無比!

是的,我要投降,咋地?

不可以嗎?

「可我看你,可能很快就要踏入二等規則之主的地步,我出了天地,都不是你對手,你一個這麼強大的傢伙,我如何轄制你呢?」

蘇宇輕笑道:「讓你斷道融入我天地吧,有些可惜了,你現在融入,我倒是可以變強許多,你的話,撐死了成為一位三四等的規則之主,那太可惜了!」

的確可惜!

武皇很快要進入二等了,那就是真正的一方霸主,上古時期,都是四極人王的存在,現在斷了道,想迅速修鍊到二等,難度不小,蘇宇的天地,畢竟還不是太完善。

「可不讓你融入,你這出去了,我這天地也不好挪移,你隨時給我來個背刺……我可不放心你!」

武皇訕訕,他么的,我太強了,難道也是我的錯?

你讓我怎麼辦?

我也很無奈的!

蘇宇嘆息道:「所以,其實我沒準備收服你,你這種強敵,最好的辦法,就是殺掉!」

武皇鬱悶的不行!

這也是蘇宇為何一言不合,就要幹掉他的意思。

蘇宇笑道:「我想著,你這武夫,大概也不會低頭,讓你進地獄之門吧,你也未必答應,所以也懶得和你談判。」

武皇不吭聲,你祖宗!

就這話!

「可現在,你要投降,你說,我再把你趕到地獄之門后,我又覺得有點虧,可要是不趕走,我又怕……兩難啊!」

蘇宇一聲嘆息:「你的投降,讓我瞬間兩難了!」

武皇訕訕,合著,我投降了,你反而更不滿意了?

這種讀書人,真的麻煩。。。

算計來算計去,到頭來,投降人家都不太願意接受的!

就在此刻,大周王忽然走出,拱手道:「陛下,老臣倒是有些想法!」

「說說看!」

蘇宇意味深長,看了一眼大周王,大周王也不看蘇宇,低著頭,迅速道:「武皇實力強大,陛下又不太放心,擔心武皇反叛……老臣倒是有個想法,靈肉分離!」

蘇宇笑道:「說說看,什麼個靈肉分離?」

「簡單,意志海和肉身的分離!」

大周王迅速道:「這其實也是一種封印之法……」

武皇臉色鐵青,怒道:「我投降,不接受封印!」

你要是封印我,我還不如死了算了!

我只是投降,但是,不代表我要被封印,那我還不如和蘇宇拼了!

大周王不管他,繼續道:「這說是封印,其實也不算是!就是將人,人為分割成兩個部分!將武皇肉身鎮壓在人主印中,而意志海化身為人,可以自由行動!沒了肉身之力,武皇也很強,但是,大概會降等!此刻,若是二等,切分之後,只會有三等……那陛下就可以隨時鎮壓了!」

「而武皇,也可以自由生活,若是有大戰,或者陛下足以轄制武皇的時候,可以讓他靈肉合一,如此一來,武皇又能迅速恢復戰力!」

武皇揚眉,瞪著眼睛:「靈肉分離……正常情況下,倒是可以分離,可就算分離了,肉身不好召喚,意志海是可以隨時回歸肉身的!」

大周王笑道:「武皇前輩了解的不少,的確如此,不過靈肉分離法,可以人為製造一層隔膜,讓靈肉無法結合,如此一來,就可以避免迅速恢復戰力了!」

「此舉,也需要陛下天門輔助,深入時光長河,在大道之前,人為製造屏障……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你這辦法,也許可行,也許……你也試過呢?」

蘇宇笑的意味深長,很快不再看大周王,而是看向武皇,淡淡道:「武皇,你覺得如何呢?」

武皇臉色變幻不定!

半封印!

這種,不算全封印,只是肉身封印,意志海和大道可以脫離,自由行走,他齜了齜牙,「你們要封印我多久?」

蘇宇盤算了一下,笑了,「封印到我在天地外,也能打死你為止!」

武皇訕訕,這麼說,你起碼要在天地外,也具備二等規則之主戰力了,那在自己的天地內,最少也得二等巔峰的層次才行了。

「那……得多久?」

蘇宇再次盤算了一下,笑呵呵道:「接下來,我提升的機會少了,該融入的都融入了,我現在在天地中,也就二等中下的層次……最少也需要一次大機遇才行了!」

蘇宇笑眯眯的,「什麼時候來了機遇,什麼時候就差不多了,不好說。」

「沒問題!」

武皇這次答應的卻是痛快,因為他算了一下,蘇宇從日月到現在,花了……一年?

可能就一年!

大爺的,不算不記得了,一算,嚇死爹了。

這麼一說,封印也許是三個月,也許是五個月,最長可能不超過一年。

行吧!

最長不過一年,自己意志海還能自由行動,就當蘇宇這孫子沒提前解封自己,自己最少也得花費一兩年才能解封,行吧,這麼一想,他就舒服多了。

形勢所迫!

此刻,自己要是拒絕,蘇宇這孫子可能還得干自己。

想是這麼想,武皇還是想掙扎一下:「我不反叛,你不封印我,我也不會,我還是有信譽的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信譽?我若是蘇宇,我若是我個人……我可以相信你,而我……不單單是蘇宇。」

就這麼簡單!

我若是蘇宇,我都懶得搭理你,你愛幹嘛幹嘛去!

可是……是強者,是人主,是新皇!

這話平靜無比,然而,這一刻,卻是有人心中嘆息。

後方,萬天聖幾人,臉色複雜。

他說,他若是蘇宇……

其實,他就是,可又不單純是蘇宇。

換成蘇宇本人,他才不在乎武皇怎麼著,可是現在是人族的主,是宇皇府的主人。

當他成為人主的那一天,他和人皇一樣,他就被桎梏了!

對於絕世強者而言,有時候,名利,真的只是枷鎖。

蘇宇,恐怕更希望追道。

人皇難道不是如此?

可那個時代,由不得人皇選擇,文王不願意,武王不靠譜,獄王有自己的想法,明王實力不夠……最終,人皇這位求道者,也只能擔起這些重任。

外人眼中,人皇至高無上,恐怕人皇眼中,他更願意成為文王,自由自在,無拘無束。

今日的蘇宇,也是如此。

萬天聖他們很能理解蘇宇!

他們,是真的一點點地看著,蘇宇一步步走到了今日,一步步被逼上了這條路,他的朋友,他的師長,他的戰友,都在逼著他扛起這座山。

於是,蘇宇只能如此選擇。

他渴望的自由,渴望的橫行無忌,最終,還是被責任,壓下了一頭。

他還沒到人皇的那個地步,卻也在朝著人皇的腳步進發。

武皇其實不是太明白,但是這一刻,這位武夫,卻是有些微微感觸,很微弱,但是蘇宇剛剛那話,的確讓他忽然有些覺得,眼前的蘇宇,有些不太一樣。

和當初那個嬉笑怒罵的蘇宇,不太一樣的感覺。

因為他不是蘇宇,所以,他不能答應武皇的請求。

此刻,大周王開口,帶著笑容,看向武皇:「武皇前輩,以陛下的進步速度,我想,很快武皇前輩就可以靈肉合一!何況,陛下也不會阻礙武皇做什麼,只是肉身暫時修養一段時日罷了!」

「前輩被封印多年,我看肉身還沒恢復到巔峰,此刻,不是封印,而是蘊養肉身,將一些舊傷恢復……前輩等肉身恢復了,靈肉合一之下,我想,二等,大概也就水到渠成了!」

是嗎?

倒是有些道理!

武皇思考了一下,而對面,蘇宇看向武皇,淡淡道:「能接受嗎?不能接受……你自爆吧!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暗罵一聲,不能接受,你就不能把我驅逐到地獄之門后?

自爆是什麼鬼?

帶著一些無奈,武皇還是面不改色,繼續凶神惡煞:「蘊養肉身……也不是不行!我肉身的確有些傷勢,都是太山那孫子做的,我和他不死不休!這樣,我可以把肉身暫時放在你那人主印中蘊養!」

好傢夥!

這被封印,也被他說的好像蘇宇求他去蘊養肉身一樣,好像他勉強才答應了一樣!

而蘇宇,繼續道:「你之前說了,你要幫我殺5位規則之主!在這之前,你沒承諾,所以你說的殺三位,我當沒聽見,可現在……你戰敗了,那你說的,就不再是商量,而是必須!」

蘇宇眼神一冷:「所以,殺不了五位規則之主,我遲早還會弄死你!」

武皇再次暗罵一陣!

煩人!

「好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「肉身和意志海脫離吧,你要是不想要肉身了,你隨便去哪都行,我就當你不存在,想要,我召喚你,你就要回歸!」

武皇心累!

逍遙了一輩子,封印了一輩子,到頭來,還是被人管上了!

不過,哪怕輸了,哪怕認慫,他武皇,也是個體面人!

哼了一聲,武皇冷笑,笑的大家以為他要翻臉了,忽然,他好像靈魂出竅一般,又一個武皇出現,武皇肉身留在了原地。

這新出現的武皇,一臉狂放,「那就將肉身暫放此地,蘊養一陣,我還有事,先告辭了,有事再喊我,沒事莫要叫我!」

轟!

武皇跑了!

跑的飛快,他不想和蘇宇待在一起,好煩,蘇宇那眼神跟吃人似的,看著就煩,老子走了!

至於有事?

有個屁事,但是,就是不想和蘇宇待在一起行不行?

在這,感覺太丟面子了。

蘇宇看著他離去,也未阻攔,看了一眼武皇的肉身,隨手取下王冠,一擺手,王冠吸納了他的肉身,一眨眼,落入天地之中,消失在天地之中。

直到這一刻,大周王這才鬆了口氣,下一刻,放聲高喝道:「恭賀陛下!」

「宇皇平定萬界之患,為我宇皇府賀!」

聲震天地!

大勝!

當武皇消失的那一刻,認輸的那一刻,當周稷他們被趕走的那一刻,蘇宇贏了!

混亂了十萬年的大亂,被蘇宇平定了!

也許,未來還有一系列的麻煩,一系列的危機,可此刻,萬界之亂,被蘇宇徹底平定了!

十代人主,蘇宇做到了前人沒做到的事!

這一刻,呼聲震天,數百強者,紛紛放聲暴喝。

「恭賀陛下,一統諸天,威震三界!」

「恭賀陛下!」

「……」

呼喝聲不斷!

那些老輩強者,有些更是喜極而泣。

贏了!

打了十萬年,在蘇宇這個潮汐,打贏了,完勝的那種!

平萬族,殺百戰,鎮周稷,收武皇……

死靈臣服,萬界臣服,天地臣服!

這一刻的蘇宇,豐功偉績,甚至不弱於人皇。

人皇他們也許更強,可時代的因素,讓這個潮汐的強者們,更弱一些,但是總體局勢,卻是不比當年好多少,蘇宇在這種情況下,耗費了四年時間,平定了萬界之禍!

此等豐功偉績,新宇時代,算是正式開啟了!

「贏了……」

蘇宇也露出淡淡的笑容,是贏了,雖然,只是局部的勝利,但是,此刻,他的確是贏了,此刻,他才是這諸天第一人!

天地之中,氣運翻滾,周稷留下的氣運之力,之前監天侯釋放的氣運之力,蘇宇本人的氣運之力,武皇臣服后留下的氣運之力……

無數氣運之力沸騰!

片刻后,在一些人震撼中,虛空中,監天侯居然再次出現了。

一下子,不少人意外無比。

監天侯……復活了?

而蘇宇,也遠遠看向監天侯,此刻,監天侯卻是眼神複雜,而蘇宇,卻是平靜無比:「你也怕死嗎?和武皇一樣,也選擇了苟且偷生?」

監天侯低著頭,朝蘇宇微微躬身,「我……只是想……再見證一次傳奇……」

「苟且偷生就苟且偷生吧,何必找什麼借口!」

蘇宇也不是太在意,平靜道:「你本是氣運之靈所化,而今,又因我天地氣運而生!文王喜歡做事留白三分,沒有告訴你實情,我卻是不在意這些,留白還是不留白,都無所謂!你當知,你融我天地氣運,我強你強,我弱你弱,你若是被殺,我也會被你牽連三分……」

監天侯低頭不語。

蘇宇又道:「我本該消除你的記憶,甚至不該讓你再次復生……但是,我信我自己,氣運之說,輔助罷了,我不會當成全部!你知道的多,也許也是好事,有敬畏之心!」

知道的多,他知道怕!

知道的少,他敢叛!

蘇宇面色冷漠:「既如此,你便在這方天地生存下去吧,未經我許可,不得出入此方天地!武皇可以走,你沒這個資格,你若走,我便覆滅你!」

「不敢!」

監天侯低著頭,消失在了天地之間。

蘇宇再看其他人,環顧一圈,露出了一些笑容:「一切還算不錯,順利的很,我們……勝了!」

大勝!

一戰之下,平定了萬界之亂,並未付出太大代價。

可是,很快,蘇宇臉色一肅,「然而,這樣的勝利,只是暫時的!地獄之門還沒封印,人皇他們還沒歸來,萬族強者離開,周稷母子離開,武皇不算真心臣服……百廢俱興!」

「可以開心,但是……這只是開始!」

「未來,更難!」

蘇宇聲音震蕩天地,甚至傳遞到了下界,帶著威嚴,帶著肅穆。

「我們勝利了!可這樣的勝利,只是一場小勝!值得慶祝,值得欣喜!但是,未來的路,只是剛開始!」

「諸位,未來如何,我不知道!但是,我在,我會繼續帶著你們,征戰下去,殺光我們的敵人,與我為敵,便是我之敵寇,取敵寇頭顱,滅其種族,殺之血脈,斷其根,滅其魂!」

「這諸天,這混沌,我之所及,無敵!我無敵,你們無敵,無敵人,無仇寇!」

話音落下,沉默瞬間,下一刻,喝聲再起!

「無敵!」

「無敵!」

人族,將再次誕生一尊無敵的皇!

新皇!

直到這一刻,蘇宇才露出笑容。

天地震蕩,一些氣運之力和規則之力,再次融入蘇宇天地中。

而下一刻,蘇宇忽然探手一抓,一根竹竿,被他抓到了手中,剛剛還威嚴的場面,還肅穆的場面,忽然,一瞬間消失了。

就在這一刻,天滅想飛上天,忽然,砰地一聲,他身後,一根大竹子敲打了過來,砰地一聲,把天滅敲暈了!

巨竹侯一臉無辜,手上拿著竹子,有些無辜的樣子,眨了眨眼,看向蘇宇,一臉憨笑,「我……不小心碰到了他,他……好弱小!」

先一致對外!

先把天滅幹掉再說!

下一刻,三月大聲道:「陛下,我本是天尊,可惜我爺爺還活著……」

這叫可惜!

「所以,我沒能晉級規則之主,陛下這天地,我覺得有些大道,對我而言,太浪費了,不如我還是走這竹竿之道算了,陛下,我走竹竿之道,必然可成陛下麾下最強者之一,為陛下征戰四方!」

巨竹侯憨笑道:「陛下,三月走的乃是鑄身一道,其實更接近肉身道,倒是我,走的其實就是竹道,還是不一樣的,這竹子……我一看,可能就是為我量身打造的!我本天王,而今也不比三月弱,陛下,這竹竿之道我來走,才是真的合適!」

角落處,九月壯著膽子,大聲道:「陛下,我走吞噬道沒錯,可我兵器是竹子,竹子本就是兵器,何必以兵為道……」

食鐵族,都快打起來了!

這竹竿,真的好東西。

人祖證道之物!

人祖如何,且不去說他,但是人祖一定很強,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,就看蘇宇看到的那一幕,輕鬆一竹竿敲死一頭規則之主,這就是無敵!

到了此刻,大戰結束了,大家也該分好處了!

這竹竿,也許才是這次最大的好處!

而適合此物的,其實不多。

食鐵族的確合適,天滅……其實勉強也可以!

至於其他人,倒是沒太爭,不是不能用,而是用了,未必可以發揮最大的作用,浪費了竹竿,那蘇宇恐怕得找麻煩。

就在此刻,被敲暈的天滅,忽然睜眼,大罵一聲,下一刻,吼道:「陛下,我可是你的忠實下屬,我可是第一個幫陛下征戰的永恆啊!」

你忘了嗎?

好吧,就算不是第一個,我也是靠前的那種!

可不能忘了我啊!

蘇宇都笑了,之前的肅穆,一掃而空,見他們一個個雙眼渴望無比,笑道:「此物的確是至寶,是個好東西,不過……也不見得就適合所有人,也許還得承受一些因果,和人祖之間的因果!」

蘇宇笑道:「人祖……不出意外,我必然可以遇到!這種至強者,大概率沒死,沒死的話,有了因果,遇到對方,也是遲早的事!」

「而遇到對方,你們融了他的證道之寶,恐怕少不得有些因果糾纏了……」

此話一出,倒是讓不少人吸氣。

人祖,還是很恐怖的存在的!

蘇宇笑道:「怕了?」

天滅梗著脖子:「不怕!陛下可以打死他……」

蘇宇笑了:「胡說八道!人祖……人祖就一定是壞人?不要被百戰和虞他們誤導了,他們接引人祖,也只是他們的心思,人祖畢竟是在太古時期,帶著人祖走向輝煌的存在!人祖也未必會在意什麼接引不接引,也許人家在地獄之門後過的逍遙!」

「打死不打死的,遇到了再說!」

蘇宇看向眾人,笑道:「這樣吧,天滅、三月、巨竹,九月就別湊熱鬧了,你們三位,誰先掌握自己的大道,在我天地中成為規則之主,此物……歸誰,我會幫你們將此物融入你們的大道之中!」

此話一出,天滅齜牙,「三月可是天尊……」

我比得過他嗎?

三月是天尊,也許很快就可以執掌融入的大道了,現在的三月,融入蘇宇天地,也選擇了走鑄身之道,巨竹走化竹之道,他天滅走大棒之道。

他現在算天王存在,三月可是天尊。

和巨竹,還有的比,怎麼和三月比?

而三月,也笑的眼圈都白了,幸福,我的了!

蘇宇輕笑道:「悟道,又不是看誰實力更強,這東西,更多的還是看腦子!腦子好,一日悟道,也不是不可能!感悟這東西,隨時可以爆發靈感!」

好吧!

天滅只能這樣了,要不然,他希望還是最小的,現在,好歹有機會。

蘇宇又道:「除了此物,還有混沌意志!」

那邊,混沌龍和八翼虎都想流口水了,給我們吧,我們是好混沌獸,給我們算了,你這邊,也沒什麼人可以用啊。

我們這一次,也參戰了啊!

蘇宇笑道:「我還有用,需要再接引幾位混沌古獸出來,幹掉了,融入我的天地……當然,不會接引太多,而且對面的古獸,也未必真的太傻,可能有不怕死的會來,到時候,殺了再說!等殺了一些,這混沌意志,一半給茶樹晉級用,剩下的……」

蘇宇看向混沌龍和八翼虎,淡淡道:「你們兩位,心思不明,態度不明,哪怕為我征戰,也是我脅迫所至!但是,我蘇宇,不欠人!剩下的一半,你們兩個分,能晉級就晉級,晉級不了,也不用再說什麼!」

八翼虎急忙道:「多謝宇皇陛下!」

算不錯了!

起碼,我倆還撈到了一半,還是有希望晉級的!

而此刻,蘇宇不再說這個,繼續道:「之前晉級規則之主的,我想很快可以掌握自己所融之道,再次成為規則之主,而沒晉級的,早日晉級!」

「如今,我的天地強大了許多,大家哪怕在外,也可以發揮出接近八成左右的實力,不會和之前一樣,削弱起碼一半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我們贏了,但是時間並不是太充裕,按照我的判斷,一年左右,人皇他們可能會自動回歸萬界!」

「被動等待他們回歸……未必是什麼好事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按照他們的速度,他們回歸的時候,可能會導致長河波動的厲害,從而導致地獄之門、天門,甚至不知道在哪的人門都開啟!那時候,反而是災難!」

「所以,一年內,我們必須要主動去救援,迎戰萬族強者!」

「實際上,我不會等到最後時刻才去,這樣的話,對我而言,一旦在上游拖久了,局面就無法控制了!」

「也許三個月,也許五個月,我可能就會帶人上去,選擇參戰!因為你不可能去了,就能戰勝萬族!萬族規則之主,很多,他們現在不拚命,只是因為可以自然回歸……一旦我們去了,反而會激發他們的鬥志,從而導致大戰更加激烈!」

「可是,我們的實力夠嗎?」

蘇宇搖頭:「不夠,差距太大了!哪怕按照上古末年的衡量,我們這邊,我出了天地,也不過三等規則之主,武皇就算晉級了……成為二等,指望他,還不如不指望!」

「其他人,出了天地,大概也就四五等規則之主境!」

「短時間內,很難提升上去,所以,實力不夠,數量來湊!」

「當規則之主多了,一些強者,自然可以騰出手來,對付萬族的強者,不需要和弱者消耗!」

如今在上游,一定會有人族的強者,一個打幾個的那種,這其實是很浪費的!

眾人一下子都凝重了起來。

是的,蘇宇這人,一直都是如此主動,他說一年,也許真的三個月就會去上游參戰!

那時候,不是規則之主,參戰都難!

蘇宇繼續道:「大家提升的機會,還有!」

蘇宇朗聲道:「沒封印的地獄之門,是一次機會!而接下來,既然沒人阻攔我,我可能還會深入時光長河,抽取一些大道之力,來壯大我的天地!」

如此一來,時光之主這邊,大概真要搞死蘇宇了。

太過分了!

蘇宇又笑道:「真不行,把人皇的大道給弄斷了,融入我天地,也比他在這丟著強!」

大周王無言以對!

這……好吧,你真狠!

「不止如此!」

蘇宇繼續道:「我會給大家爭取更多的機會,讓大家去強大!不要覺得,我一個人可以打下諸天……若是真一人,今日之戰,我就無法獲勝!所以,我需要大家的幫助,而實際上,這也是大家自救!」

大周王點頭:「陛下,這點我們都懂……」

蘇宇冷冷道:「你懂個屁!你要是懂,你就不會一直不出力!」

大周王一臉無辜:「陛下,我……」

蘇宇冷冷看著他:「好一個靈肉分離,你是靈,還是肉?大概是靈,你的肉呢?」

「……」

大周王苦笑:「陛下真的誤會了……」

蘇宇冷哼一聲,「我懶得拆穿你罷了,非要顯擺一下自己!若不是看在你還算儘力的份上,今日就斬了你!」

大周王無奈!

蘇宇皺眉看著他,忽然道:「你的大部分力量,到底送到哪去了?難道在上游參戰?可能性不大!」

大周王齜牙,他怕蘇宇繼續猜,此刻,只好迅速傳音道:「陛下……我……我真的有苦衷的!我若是沒苦衷,我早就為陛下付出一切而參戰了!」

我有苦衷的!

他真的怕蘇宇繼續猜測,關鍵是,這裡人太多了,而蘇宇每一次猜測,都很准,他很擔心。

蘇宇見他憂心忡忡,頓時皺眉,忽然一揮手,天地扭轉,他和大周王出現在一處無人之地,蘇宇沉聲道:「說,什麼情況!」

大周王一臉無奈,「陛下……我……」

「不能說?」

到了這時候,有什麼不能說的?

蘇宇皺眉!

大周王咬了咬牙,到了這地步,也許……也許可以說一些了,雖然他覺得,這可能會讓蘇宇絕望,但是蘇宇這瘋子,比百戰心態強多了。

他還是糾結了一陣,很快,咬牙,低沉道:「人皇陛下其實重傷了!很重!陛下能撐到現在,其實……其實都是外強中乾!每一次大戰,都是在消耗生命,消耗底蘊!所以,陛下急需萬界的救援,陛下也不能讓萬族回歸,一旦回歸……那陛下的事情很難瞞住!」

「如今,人皇陛下還能撐住,因為萬族怕他,不敢和他死戰!」

「他們都擔心,人皇陛下發怒之下,魚死網破,拚死幾位皇!」

「所以,一直到現在,人族都能堅持,但是,一旦回歸……那就徹底暴露了!」

大周王沉默一會,又道:「我的確隱瞞了一些東西,但是,這是作為人皇陛下臣子必須要做的,我昔年信任過百戰一次,差點……差點將人皇的所有底蘊,全部葬送了,還好,他露出了異樣,讓我察覺了!」

「否則……後果不堪設想!」

他后怕道:「若是百戰沒改變的那麼快,也許……人族在上個潮汐,就徹底敗了!」

蘇宇微微皺眉:「所以,你一直瞞著我,很多事都是說一半留一半,被百戰坑怕了?」

大周王苦澀,算是吧。

「那今日,就沒什麼想和我說的,人皇重傷的事,也算機密吧?」

大周王沉默一會:「不算太機密,萬族其實也知道,人族也知道,但是具體陛下傷的多重……沒人知道!我只能說,人皇陛下現在……只是虛有其表了,再這麼下去,可能……會隕落!」

蘇宇凝眉,人皇若是死了,那才是天大的麻煩。

人皇是信仰!

起碼是那些上古強者的信仰,他一旦隕落了,蘇宇毫不誇張地說,整個上古人族強者,會瞬間崩盤!

死了誰,人皇都不能死。

否則,這就沒法打了!

哪怕蘇宇,再自信,也明白,此刻的他,是絕對不可能代替人皇的!

蘇宇皺著眉頭,忽然道:「你和人皇,還有聯繫?」

大周王再次沉默一會,搖頭,忽然又點頭,接著又搖頭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不好說,不能說,我擔心……」

蘇宇皺眉道:「擔心我做什麼?」

大周王苦澀:「陛下到了今日,其實我對陛下也算了解,可正如陛下所言,你不單單是蘇宇,而我,也不單單是大周王,我是人皇陛下的暗衛統領!我要保證人皇陛下的安全,否則,會出天大的麻煩!此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除了陛下,目前還沒人知道,人皇其實已經處於彌留階段……」

蘇宇吸氣:「這麼嚴重?」

「比陛下想象的還要嚴重!」

大周王苦澀道:「以一半不到的規則之主,打對方上百規則之主,人皇陛下一人,就牽制了多位頂級規則之主,而且,也一直沒機會沒時間去療傷……能堅持到今日,全是人皇陛下的不甘心和不放棄,才能堅持到現在!」

蘇宇忽然想到了什麼,臉色微變:「你……是不是在護衛人皇本尊?」

大周王沒吭聲。

蘇宇再次吸氣:「靈肉分離……難道說,人皇也是這種狀態?他的本尊已經不在上游,而是意志海在征戰威懾,而你,也是靈肉分離,你的肉身,也佔據了你大半的力量,在護衛人皇本尊?」

是這樣嗎?

他不是太確定,但是大周王,今日其實透露了很多消息,又是人皇彌留,又是靈肉分離,又是蘊養肉身之類的……

好像在故意引導蘇宇這麼去想一樣!

大周王沉默一會,忽然低著頭:「陛下不要再問了!若是陛下見到了人皇,一切自然都能明悟!但是,我可以告訴陛下,靈肉分離,有個缺陷,肉身崩潰,意志海也會隨之崩潰!所以,有些東西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如今,就連我,也不敢說,一定沒人會絕望,絕望到背叛人皇陛下!」

他苦澀道:「一旦人皇隕落,陛下覺得,這仗,還能打嗎?」

蘇宇搖頭,「他死了,那就沒法打了!所以,他現在其實在苦苦支撐,給萬族唱空城計是嗎?」

「算是吧!」

大周王嘆息:「具體的,其實我不清楚,但是可以猜到一些!所以,其實我也急了,我也怕了,所以,人族還殘留的一些底蘊,一些好東西,這些年,我其實全部都想辦法給掏出來了,除非實在沒辦法掏出來的,也只能引導一些讓人去取走!」

大周王說著,再次嘆息道:「陛下,事到如今,也許只有陛下,可以救人皇,救蒼生,救那些上古強者!」

蘇宇皺眉道:「你倒是夠高看我的,還有,我現在要是出去,把人皇快掛了的消息傳出去,會有什麼後果?」

大周王沉默一會:「大家覺得,陛下要奪權人皇了!」

至於掛了,誰信啊?

蘇宇眯著眼看了他一眼:「老東西還是狡猾的很!是不是覺得我蘇宇說話九假一真,大家不會信我,你才這麼篤定地告訴我,也不擔心我說出去?」

大周王尷尬,這話說的,你說話明明是99假1真,哪有九假一真!

不過,蘇宇也沒繼續找茬了,而是略微有些沉重,點點頭:「算了,不和你計較!人皇的事,我知道了,你這暗衛頭子,不敢將力量投入到我這邊也正常,人皇也許的確需要人去守衛……至於本尊在哪,我也懶得問了!」

有些事,不問最好。

大周王鬆了口氣,還好,他也猜到蘇宇不會問的太詳細。

蘇宇笑道:「難怪這麼好說話,要地盤給地盤,要借力給借力,要撤銷冊封,也答應的痛快!大概覺得自己快掛了,好像又出了個開天者,要不幹脆送點好處,想把我拉上戰車?」

蘇宇嗤笑一聲:「就知道,文王這夥人,沒幾個好人!跟你一樣,都是老奸巨猾之輩!」

大周王尷尬道:「人皇陛下不是這心思,他本就仁善……」

「呵呵!」

蘇宇嗤笑一聲:「別鬧,再仁善,他也是皇,又不是白痴!這要是培養了對手怎麼辦?現在只是死馬當活馬醫罷了!」

他大體上了解人皇的心思了。

但是,還是沉重。

人皇重傷垂死,但是現在強行裝著沒事,或者說沒大事,這事真被萬族知曉,那上游,大概馬上會爆發驚天之戰!

大周王瞞的死死的,此事,也許只有他一人知曉。

現在卻是有意無意地告訴自己,大概是覺得,自己真能去上遊了,給自己打預防針呢!

別指望人皇太多,因為人皇現在只是空殼子!

「剛大勝,就收到了不好的消息,你還真是……掃興!」

蘇宇撇嘴,懶得再說了。

而大周王,也很無辜,不是我掃興,是你非要今**問我,我也沒辦法。

也好!

此事,他憋的太久,任何人不敢透露,蘇宇這瘋子,果然瘋狂,知道這事,也當沒事人似的,這要是換成別的人主,大概都嚇尿了!

人皇快掛了,這對任何人主而言,都是驚心動魄的一次考驗,還是蘇宇牛。

大周王也不得不感慨,瘋子也有瘋子的好處。

正常人怕,蘇宇是不會怕的。

果然,我猜的不錯,蘇宇只會更有動力。

而蘇宇,一揮手,兩人出現在眾人面前,見大家看來,蘇宇笑道:「大周王說人皇快掛了,讓我趕快繼位,成為新人皇,大家支持我嗎?」

「……」

四方安靜,一群人你看我,我看你,都很無奈!

又他么說瞎話!

算了,敷衍一下吧,眾人紛紛高聲喝道:「支持!陛下威武!」

拍個馬屁,又不用花錢的,說說好了!

而大周王,真差點被他嚇死,結果一看大家的反應……也是無言以對,算了,比我猜測的還牛,沒一個信的!

蘇宇也是笑呵呵道:「那就好,見了人皇,讓他喊我老大,不聽話,打死他,大家併肩子上!」

「打死人皇!」

有人呼喝一聲,沒幾個人呼應的,呼喝的滅蠶王,臉色一白,幹嘛,拍個馬屁罷了!

之前我說蘇宇壞,大家也不回應。

現在蘇宇說打死人皇,我……我就回應一下,不用這麼看我吧?

蘇宇哈哈大笑:「好,滅蠶王好樣的,見到人皇的話,你第一個上!好了,就這樣,大家各回各家,修鍊去吧,好好恢復!」

一揮手,天地消散,眾人也各自離開。

蘇宇看了一眼眾人,搖搖頭,看向大周王:「下次我說人皇快掛了,你說,是不是到人皇真掛了的那一刻,大家都懷疑我們在演戲?」

「……」

有這個可能!

大周王不好說什麼,只能說,蘇宇牛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25章 我的話,要信!(求訂閱)

84.7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