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6章 殺幾個古獸玩玩(萬更求訂閱)

第826章 殺幾個古獸玩玩(萬更求訂閱)

人皇靈肉分離,肉身重傷,意志海可能也受傷了。

徒有虛表!

這個消息,讓蘇宇其實有些無奈,我指望你,你指望我,你就是個慫貨!

人前無所謂,人後哭唧唧。

無奈啊!

我還想著,我帶著十多位規則之主打過去,無論如何,你也能贏了,因為你不是擋住了萬族嗎?

合著……你唱空城計呢!

這一日的蘇宇,有大勝的喜悅,也有頹然,心累。

這日子,何時是個頭。

人皇這邊,自己倒是不能貿然前去了,否則,一旦激起萬族拚死之心,那就麻煩了,人皇這空殼子被打破了,大家都得跟著倒霉。

「文王他們坑你,你就坑我嗎?」

「哎!」

一聲長嘆,難得有幾分蕭瑟。。。

……

此刻的蘇宇,沒去別的地方,就在地獄之門前待著。

手裡拿著混沌意志,他在等。

等等看,有沒有傻子過來。

此地死了很多人,而且蘇宇並未搶奪那些規則之力,包括月戰他們隕落,婆龍隕落,蘇宇都沒融對方的規則之力,包括獄青!

這幾大強者隕落,你不出來幾個規則之主,都對不起我?

而此刻,通天侯也在,正在研究這沒什麼動靜的地獄之門。

很快,通天侯開口道:「陛下,這門戶,的確出現了一點縫隙,讓人可以來去,進去倒是簡單一些,出來要複雜一些……別看只是一道門,出來的話,他們看到的可能是層層疊嶂的空間!有混沌意志在,算是一個路標,可以讓他們知道哪裡可以出去……」

說著,又道:「不過獄青死了,門后的人知道!所以我猜測,未必有人敢出來了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一切都有可能!獄一脈,和古獸一脈,未必就相處的那麼融洽!獄這邊不敢出來,擔心有陷阱……騙一些古獸出來,還是有可能的!這些人,我早就看透了他們,沒一個好東西!」

通天嘿嘿笑道:「也是!陛下說的不錯!」

「你呢?」

蘇宇看向他:「你之前吞噬了一些地獄之門的影子,現在情況如何了?」

通天訕訕:「一般,不太夠……要不陛下還是打死武皇算了,打死他,我百分百可以成為規則之主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懶得理會他,看了看遠處的人山,此刻,人山空蕩蕩的,佇立在這天地之間,而地獄之門,神韻內斂,也如同普通門戶。

人山一擊之下,倒是打的地獄之門神華消散了許多。

地獄之門,可是強大無比的存在,而人山,一擊之下,卻是打的地獄之門都有些銷聲匿跡的感覺。

蘇宇忽然笑了笑。

人山……人族之山。

人山,任何人上去了,時間久了,都會出現歸屬人族之心,對人族起了責任之心。

人山啊!

真有趣!

這一座佇立此地,無數歲月的大山,如今,依舊佇立在天地之間,格外的顯眼,卻也沒幾個人會去破壞,也破壞不了。

他沒再去管,很快,放下了人山的事。

難得糊塗!

做人,有時候活的太明白,不好,聰明人死的快,因為腦子轉動的太快,容易把自己累死,還是白痴活的久,看看武皇他們就知道了。

「如何封鎖,不給裡面的人出來?」

蘇宇問了一句。

通天侯想了想道:「說難不算太難!這裂縫,我們很難關閉,但是,摧毀了混沌意志,對方少了路標,驅散四周能量,對方少了開啟裂縫的力量,只要附近不再死人……對方還是能來,但是需要大量時間!罪族謀划多年,獄青也只是剛出來,當然,這和裂縫主動開啟有關!」

通天侯對這個還是有些研究的,想了想又道:「我倒是可以給地獄之門的裂縫,再修補一二,起碼可以拖延一段時日,讓裡面的人無法出來。」

「大概能封鎖多久?」

「不好說!」

通天侯沉聲道:「沒有至強者來攻打,我覺得封鎖幾年還是可以的吧,若是有……那就難說了!」

「攻打的話,你會有察覺的吧?」

「當然!」

通天侯點頭。

蘇宇又看了看那內斂神韻的大門,問道:「你可以吃了本體嗎?」

「不行!」

通天侯訕訕:「陛下,別看這只是一座門,其實現在是封鎖的,是沉眠的,一旦清醒,它內部還有一個時代……我吃了,必死無疑!」

別鬧!

你也太高估我了吧!

我要是能吃了地獄之門,我早就吃了。

通天侯想了想又道:「我想吃它本體,不到一等規則之主,我覺得都沒希望!」

蘇宇眼神眯起!

一等!

上古人皇的地步!

通天侯居然給出了這樣的答案,他不到一等,都沒辦法吃了這門,這才是一件可怕的事。

也是,這門戶不強,如何封鎖一個時代呢?

可這門戶,到底來自何方?

誰建造的?

地獄之門,地門,這是唯一一座,出現在萬界,可以被人看到的大門。

蘇宇忽然踱步朝門戶走去,通天急忙道:「陛下,小心一些!這門戶現在處於封印和沉眠中,要不然,很容易被它吞噬進去,封印進入地獄之門中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走近門戶,仔細一看,這門戶……黑漆漆的,好像地獄一般,難怪叫地獄之門。

蘇宇剛想觸碰,通天急忙道:「別,陛下,你這種強者觸碰之下,可能會驚醒它,將你吞進去,那就麻煩了!」

蘇宇皺眉,收起了手,沒敢去碰。

孤家寡人的,我還真想去看看,怕什麼!

可現在,還是算了。

蘇宇沉默一會,「這門戶真的這麼強,強大到人祖這種存在,也無法打破,無法出來?」

通天侯解釋道:「陛下,封印他們不能出來的,不單單是門戶之力!還有封印之人的附加鎖鏈,還有一個時代沒落,那種大滅絕之力!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通天侯又道:「何況,門後世界的強者,未必就願意現在出來。」

「嗯?」

蘇宇看向他,通天侯思考了一下才道:「有時候,進入門內,未必是被動的,也有可能是主動的!就如周稷他們,他們,未必就願意現在出來……也許,在等待機會!我有感覺,門戶近期都會開啟,這代表,機會來了!」

「機會?」

蘇宇喃喃道:「都在說,機會!那這機緣,到底是什麼?到了時光之主,死靈之主他們這個層次,到底還在追求什麼?」

他抬頭看天,沒看到時光長河,沉默一會,也許和時光長河有關。

這位開天闢地來,第一位開天之主,最為神秘,最為強大。

這一切,是否和他有關呢?

門戶,開天者,被封印的時代,開闢混沌……

蘇宇不再詢問,默默等待著。

等待裡面出來古獸!

殺幾頭,強化一下我的天地,然後沒古獸出來,就給封了,這地方,短時間內,不會開啟的,也不能開啟。

……

第一日,並無任何古獸出現。

可第二日,也許是覺得這邊沒事了,也許是覺得,機會難得,也許是有人故意慫恿試探,一直靜默的門戶,忽然微微顫動了起來!

不止是顫動,門后,忽然有聲音傳來,很微弱,不是人族語,而是一股淡淡的意志神文滲透的感覺。

「門外……還有生靈嗎?」

帶著一些試探之意。

此刻,蘇宇悶不吭聲,沒有,我不是生靈,我是生靈他祖宗,你問了也白問。

不遠處,天地浮現。

地獄之門,此刻,就在蘇宇天地範圍內。

不過蘇宇沒覆蓋地獄之門,而是隔開了,免得激發了地獄之門,反而麻煩。

但是有人出來的話,朝哪個方向跑,都跑不出自己的天地。

蘇宇一揮手,一瞬間,南王這些人,紛紛呈現,要出來人了!

再一揮手,茶樹出現。

蘇宇看向她,傳音道:「恢複本體!」

茶樹乖乖地恢複本體!

蘇宇傳音道:「茶樹的計劃,沒用到罪族身上,用在這些古獸身上好了,免得出來一個,馬上被打死了,那邊有感應!」

「這一次,五個為限吧!」

蘇宇傳音道:「出來五個,那就封門,全部打死!若是一天內,五個沒有,也封門,全部打死!」

話落,茶樹栽種在天地中,有些殘破的樣子。

其他人,迅速消失,紛紛出現在茶樹下方。

而蘇宇給茶樹的唯一一個任務就是……賣情報!

賣給第一個出來的傢伙!

同為混沌古族,還是可以交流的,不是嗎?

蘇宇一揮手,此地化為混沌,整個上界,也瞬間混沌一片,到處都是殘垣斷壁,這也是大戰之後的原本模樣,好像有兩方同歸於盡了!

至於附近的獄王國度,蘇宇沒管,日月之上差不多都死了,剩下的,被戰鬥餘波也震死了許多人,再剩下的,被大周王他們挪移走了,不過沒送去人境。

反正現在下界空的界域多,也不怕沒地方住。

這些普通人,蘇宇懶得管。

大戰爆發,殺光了對方強者,一般會罷手,除非是種族之戰,滅族之戰,他和獄王一脈不和,但是也懶得對這些人發泄。

很多都是不知萬界的普通人族,蘇宇到了這個地步,也不太在意這些。

這些人,遷移到了他界,過些年,可能就種族覆滅了,沒覆滅,想崛起,也難了。

準備完了這些,蘇宇人也消失在了原地。

門戶,還在顫動。

整個天地,好像已經毀滅了!

只剩下偏遠的角落之處,有一株茶樹,在艱難地活著,紮根在混沌之中,這一刻的諸天萬界,好像都徹底覆滅了,一副大戰後的滅界之像!

實際上,也的確很像,那人山之上,到處都是血液,那是之前屠殺萬族留下的,還有大量的屍體,都沒人去收。

此刻的上界,宛如無人地。

……

門戶後方,傳來了一陣波動聲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一頭宛如大水牛的古獸艱難地鑽了出來,探出牛腦袋,四處張望了一下,寒風蕭蕭,這水牛一看四周……微微一怔。

這地方,怎麼感覺大破滅了一樣?

大戰後的廢墟嗎?

都死光了?

這麼慘?

它只知道,之前出去的獄青好像死了,婆龍好像也死了,萬界爆發了大戰,可是,現在這情況,是都死光了?

它環顧四周,看不到人影,屍體倒是看到了一些。

很快,這大水牛完整地鑽了出來,門后,好像有聲音,在問詢什麼,大水牛震動著自己的意志力,傳音道:「萬界……好像破滅了!或者說,這上界,破滅了!我只看到了滿目瘡痍,到處都是屍體,都是大戰後的廢墟……」

門后,一股波動傳出:「你再看看!」

「好!」

大水牛謹慎無比,沒敢離開地獄之門太遠,探查了一下,此刻,它還沒發現茶樹。

造假高手蘇宇在這,豈會輕易給人發現了?

輕易發現的東西不值錢!

何況,古獸能到這地步,也不算太傻,得找個偏僻的地方,茶樹垂死的那種感覺,要不然,誰信啊?

直晃晃地出現在水牛面前,那也太假了。

蘇宇對這些,那簡直太熟悉了!

「混沌意志在哪?」

此刻,大水牛喃喃一聲,接引路線還在,代表混沌意志還沒消散,那玩意在哪?

那東西,還是很重要的。

是不是陷阱,找到這玩意,也許就可以辨別了。

它四處探查了一下,隱約間,感應到了一些混沌意志的蹤影,它有些警惕,沒亂跑,很快,一滴血液滲透了出來,下一刻,化為一個小水牛,朝遠處跑去。

沒過一會,那小水牛嘴巴叼著一個圓球回來了。

而大水牛,瞬間感應到了什麼,這東西,是在一處巨大的坑洞中找到的,可能是獄青死的時候,掉落的,沒人在意。

「這混沌意志……居然被我輕易拿到了……」

大水牛想到了之前來之前,大家的話,若是混沌意志不見了,找不到,那可能是陷阱,早點回來。

可現在……

大水牛一怔神,很快,傳音門后:「混沌意志我拿到了!就在一個巨大的戰場坑洞中!」

「拿到了?」

此話一出,門后,浮現出一雙雙眼睛。

有的眼睛帶著疑惑,有的帶著迷茫。

難道不是陷阱?

否則,這東西,怎麼會隨便亂丟!

這玩意,才是他們出來的路引,現在就隨意被丟在了戰場上,古怪!

是對方不知道這情況,還是說,真的都死光了?

獄青他們死了,大家知道。

萬族和周稷他們進去,也不會大張旗鼓,只會小心翼翼,不敢露出風聲,所以,如今萬界什麼情況,他們也是兩眼一抹黑。

「那個蘇宇,也死了嗎?」

他們只知道,這一次殺獄青他們的,好像是一個叫蘇宇的。

具體的,就不是太清楚了。

「不清楚!」

大水牛說著,開口道:「要不……去下界看看?」

說著,自己都后怕,算了,我不去。

若是上界覆滅了,下界還存在,蘇宇那些殺了獄青的強者還在下界,那我下去,不是找死了?

「混沌意志拿到了就是好事!這東西在這,代表我們還能繼續定位萬界……古牛,你再探查一下,看看能不能找到活口了!」

「我試試!」

大水牛探查了一陣,還是沒發現茶樹,隱入虛空的蘇宇,都替他著急。

笨啊!

你既然拿到了混沌意志,你這白痴,不知道這玩意,是可以催動一些混沌古獸,聽從你召喚的嗎?

艹!

這還要我教的嗎?

正常人,此刻不該拿起這玩意,試試,附近還有沒有古獸活著嗎?

那才是你們同族啊!

蘇宇心累的不行!

古獸,真蠢啊!

我好累!

難道下次我行騙,還要教你們,如何正確的被騙嗎?

我算計到了很多,就是沒算到,這些蠢貨,居然不按套路來,你倒是用混沌意志探查一下啊,我都急死了!

「當一群傢伙太蠢的時候,騙他們,也許就該簡單點!」

太複雜的套路,蘇宇都擔心這些傢伙不懂。

就如騙一個傢伙錢,對方是個傻子,你直接走過去,說:「錢給我,我給你買糖吃!」

對方就給你了!

而現在的結果是,蘇宇設計了很多,又是弄這個,又是弄那個,結果對方跟個白痴似的,沒發現這些東西,直接就走過去了……這會讓人很沮喪的!

唱戲給聾子聽了!

虛空中的蘇宇,在抱怨,好在,大水牛不是一牛在戰鬥,混沌古獸中,終究還是有帶腦子的,而蘇宇,算計的就是帶腦子的!

此刻,門戶忽然有聲音道:「混沌意志拿到了?那查查看,這混沌山中,是否還有古族存在了!有混沌意志在,古族倒是可以威懾,獲取信息更簡單!」

此話一出,大水牛頓時想到了這個,驚嘆道:「對對對,還是靈猿至尊想的透徹,我都差點忘了!」

其他古獸,此刻也附和了起來:「對,先找古族看看!」

大水牛很快意志力深入,沒一會,一股淡淡的意志力,朝四方輻射而去。

「混沌古族,前來覲見!」

意志力瀰漫開了!

可四周,並無任何回應,大水牛微微變色,死光了嗎?

混沌意志,對混沌古族,控制力還是相當強大的,八翼虎和混沌龍這種難以控制,天尊之下,幾乎都可以被控的。

探查了一圈,沒動靜。

又探查一圈……這一次,大水牛好像感應到了什麼,微微沉吟道:「好像……有一股回應,但是……很微弱,是不是受傷了?還是就是很弱?」

「去看看?」

門后,有古獸建議了一句。

大水牛想了想,四周大概真沒人,它很快道:「那我去看看,馬上回來,我若是不回來就是出事了,你們小心,別貿然出來!」

「放心吧!」

很快,大水牛朝遠處飛去,飛行了一陣,那是一座大山,此刻,大山也破碎了,山腳下,一個坑洞中,一株有些殘破的茶樹,紮根在附近,此刻,光輝溢散,有些油盡燈枯的感覺。

「嗯?」

大水牛看到茶樹,微微一怔:「還是混沌古木一族,只是……受傷太重,要死了!」

就是這小茶樹在回應自己嗎?

「合道境……」

不算太強!

合道,是很常見的,古獸在混沌山中,合道境的也不少。

不過其他的,幾乎都掛了,倒是這邊還有一棵古木,僥倖活了下來。

水牛探查了一下附近,很快,落了下去,一股混沌之力,從身上湧出,滲透茶樹,茶樹微微顫動了一下,好像恢復了一些,忽然,茶樹枝條搖曳,發出了混沌之聲:「你……是誰?」

大水牛眼中露出一抹笑容,活了!

「吾乃古牛至尊!」

拽了一句文,很快,大水牛問道:「你是此地古族?」

「我……我不是……我是……受混沌龍大人召喚,從混沌深處而來……結果……大人們都死了……」

大水牛微微點頭,巨大的腦袋晃動著,問道:「此地如何這樣了?」

「大戰……好厲害的強者大戰……」

茶樹混亂不清地說著,沒個頭緒的,大水牛理解了好一會,加上他自己知道一些,這才判斷出,此地發生了什麼。

大戰!

一群強者的大戰!

萬界解封了!

然後,一群規則之主出現了,一個叫百戰的,和一個叫蘇宇的大戰,然後出來一個巨人,叫什麼茶樹不知道,只知道,兩個男人,打的天崩地裂!

然後,無數人死了!

最後,那個百戰死了,那個蘇宇帶著殘留的幾位強者,遁逃到了下界,然後上界就這樣了!

「蘇宇沒死?」

大水牛吸氣,百戰,他還是知道的,而且按照這說法,不止百戰,好像還有個強大的女人在,結果,死的死,逃的逃,蘇宇居然還活著!

不過,好像受傷了!

「他逃走的時候,手下還有多少人?」

古牛問了一句,茶樹搖曳枝條:「不知道啊!好幾個吧!」

「好幾個?有幾個規則之主?」

「不知道啊!」

無語!

古牛覺得這茶樹,傻傻的,也是,古木一族,本就難以成靈,成了,也需要很久才能具備一些智慧,這位,顯然智慧一般。

但是蘇宇活著,這就是個大消息了!

很快,古牛一把抓起茶樹,迅速朝地獄之門飛去,茶樹一驚,不過很快安心了下來,沒出現什麼情況。

……

片刻后,地獄之門前,古牛將事情說了一遍。

門后,有聲音傳盪而來:「這小傢伙的話,可以相信嗎?」

古牛倒是不太在意,不以為然道:「它知道的也不多,實力也弱,要不是混沌意志幾次掃蕩,我都發現不了它,氣息微弱,我再遲去一會,它就徹底死了……就一些混亂不清的話,有什麼可不可信的?」

毛病!

這麼點小問題,也用懷疑什麼的?

何況,茶樹知道的不多,說的,很多還是古牛自己聯繫一些之前的事,從而推導出來的,與其說問茶樹可不可信,還不如說,這些傢伙質疑自己呢!

「那麼說,百戰死了,蘇宇活著!果然……我就說,若是百戰活著,也不至於一點消息都沒,原來已經戰死了……這蘇宇,倒是可怕!」

「可怕也沒什麼,他年輕,而且這次好像也重傷了!」

「不知道他麾下還有多少規則之主活著?」

「這古木傻乎乎的,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……」

門后,一群強者,互相商討著,而茶樹,也糊裡糊塗的,忽然道:「我……我不太記得什麼,也不會辨別什麼……可我……可我一直在這,本體留下了一些烙印……有用嗎?」

水牛一怔,很快笑道:「對,你古木一族,好像是可以烙印這一切,你趕快放給我看看!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茶樹聲音迷茫:「我……沒混沌力了!」

麻煩,事情還挺多。

古牛再次輸入一些混沌力,茶樹這邊,這才冒出一副畫面,有些虛幻,有些動蕩,那畫面不太清晰,但是隱約可以看到蘇宇的影子,他不斷吐著血,帶著一些冷厲之意,身後,跟著三位強者!

此刻,那三位強者,也是氣息萎靡,一行四人,從茶樹遠處飛走,都帶著傷勢!

蘇宇飛行都有些困難,後方三人,有人想攙扶他,卻是被他一抖手打開了,這小小的動作,此刻卻是格外引人注意,古牛見狀,笑道:「這蘇宇……哪怕重傷,也要維持他霸主的尊嚴!」

「厲害的角色!百戰他們都斗輸了!」

「是很厲害!」

「不過傷勢不輕,後面三個,好像也只是剛晉級的規則之主,都受傷了……」

「正常,萬族之前,除了一個武皇,還有誰強的?」

「……」

說起武皇,古牛倒是想到了什麼,問道:「小傢伙,知道武皇去哪了嗎?」

「武皇?不認識呀!」

古牛陷入了沉思中:「武皇跑哪去了?難道也死了?」

門后,有人道:「難道和那什麼周稷,或者虞同歸於盡了?否則,蘇宇一方,也難殺這兩位吧?」

「……」

不好判斷,但是很快,古牛忽然道:「此刻,萬界好像就蘇宇一方,還有4位強者,都帶傷……幾位……要不要……」

它忽然有些心動了!

要不,咱們干一票?

「萬界的強者都拼殺光了,趁著人皇他們那群人還沒回來,不如我們先下手為強,殺了蘇宇他們,屠殺萬族,開啟地獄之門,接引更多的古族出來?」

此話一出,門后,也瞬間嘈雜起來!

要干一票嗎?

萬界,的確打的破碎了!

死了大半了!

此刻,不如出去幾位,屠殺一番?

古牛又道:「之前死去了不少強者,我看那裂縫中的能量還夠多,不說多,四五位還是能出來的……我們都是全盛狀態,蘇宇他們受傷不輕,這可是唯一的機會……否則,等那蘇宇養傷好了,他一定會來這邊的!」

「若是殺了蘇宇這4位強者,也許還能接引五六位出來,那十多位規則之主,狙擊人皇他們……也許我們可以大勝!」

古牛興奮,而門后,有古獸擔憂道:「那若是……」

古牛知道對方擔心,直接道:「無論如何,我們出來不會是壞事,大不了就留在地獄之門附近,一旦有危險,我們馬上就鑽進去,對方難道還敢追殺進來?現在我一人在外,這才危險!」

我還想你們出來給我壯壯膽呢!

蘇宇那邊,好歹還有好幾位強者,現在可能在療傷,一旦療傷結束,又來探查,我可怎麼辦?

古牛又道:「機會難得,否則等門縫附近的力量消散,我們這邊,很難出來人了,現在獄王一脈的都死光了,百戰他們也死了……沒了他們,那我們只能等待地獄之門自己開啟了!」

如今,可沒人接引我們了!

這倒也是,很快,有古獸道:「那我出去看看!」

機會難得,出去再說!

古牛不是沒危險嗎?

混沌意志也在!

出去!

沒多久,門戶顫動,又一頭古獸朝外擠來,先到先得,後來的,就難出來了!

這下子,古牛也插話道:「我覺得,可能出來四五位就是極限了,其他老友想出來……那就看運氣了!」

此話一出,又一頭古獸,一聲不吭,朝門縫中擠來。

加上古牛,三頭了。

名額不多了!

當第二頭古獸擠壓出來,哈哈大笑的時候,其他古獸,也忍不住了,門后,有古獸怒道:「我先……」

「我先來!」

「我出去后,殺了蘇宇他們,再接引你們……」

門戶劇烈顫動!

片刻后,接二連三地出來了幾頭古獸,加上古牛,剛好五頭,第六頭也在鑽,卻是沒能量了,有些哀怨道:「我卡在這了,你們迅速殺一些傢伙,被地獄之門牽引力量,讓我出去……不然,我自己想出去,需要很久!」

而出來的五頭古獸,都是滿心歡喜!

讓你們猶豫!

現在,你們能不能出來,全看我們了,我們不想接引你們,你們一個別想出來,而我們,卻是隨時可以回去,這多爽啊!

……

虛空中,蘇宇搖頭。

真好騙!

五頭古獸,說出來就出來了,這也太簡單了!

他探手一抓,武皇肉身浮現,下一刻,又一個武皇浮現,帶著一些哀怨,看向蘇宇,我才走一會,你喊我幹嘛?

「殺古獸,五個,你只許殺一個,算在你欠我的五個規則之主頭上!」

蘇宇還給了限制:「不許多殺,殺多了不算!你就負責殺那個蝙蝠樣的玩意!」

武皇朝下一看,傻眼了,傳音道:「這些傢伙,傻子嗎?」

居然鑽出來了,還鑽到了蘇宇天地的包圍圈中!

我的天,第一次發現,傻子真的多!

這不是找死嗎?

「五個我都要了算了……」

武皇忽然覺得,在蘇宇天地中,壓制一下,這些最強三等,最弱五等的傢伙,我一個人可能能打死全部啊,一下子就還清了五個名額了!

「不許,你打死了全部,也只算一個,你的任務目標就是那頭蝙蝠,打死了其他的……算你白打!」

武皇無奈!

無恥!

那個最強,大概三等偏弱的樣子,剩下的四位,三頭四等,一頭大概是五等,五等的,在蘇宇天地中被壓制一下,大概天尊都有希望乾死!

殺起來,也太簡單了!

而蘇宇,很快傳音四方:「大概就這麼多了,第六頭都被卡住出不來了,代表獄青他們死去的力量耗盡了,算了,就收5頭吧!5頭也可以了,都在我的天地中,死了,我全部吸了,一個不留,應該也夠我提升一下了!」

這種釣魚的感覺,還是很爽的!

至於獄青他們,之前死了,哪怕蘇宇要吸,也吸不到多少,哪有現在爽,可以全部吸收掉。

下一刻,蘇宇傳音通天侯:「我一動手,你馬上封門!不給裡面的傢伙看了,免得暴露了我們實力,打死這五個傢伙,地獄之門暫時可以告一段落了!」

「我對付那頭牛,四等的,不弱!」

「武皇對付那個蝙蝠,實力一般!」

武皇想吐槽,你真不要臉!

「南王對付那個豬頭怪,實力一般!」

武皇再次心中吐槽,真不要臉,那個的確一般,最弱的,天尊都有希望打死的。

「大周王、對付那個大象……實力也一般,你可以的!」

「其他人,圍殺那條鱷魚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暗中,一群人眼神異樣,紛紛看向大周王,而大周王,嘴角瘋狂抽動!

蘇宇,真的不是人啊!

瞎子也看得出來,南王對付的那個最弱,武皇對付的最強,而他對付的是一般……可一個人,也難打啊,倒是剩下的幾十位強者,打的傢伙,居然和他打的那個一樣厲害!

他么的,做個人吧!

求求你了!

心眼小的沒邊了!

就因為我沒跟你說全部,你這麼對我?

還在想著,下一刻,蘇宇威嚴聲在眾人耳邊響起:「出手!」

……

轟!

五大強者,還在樂呵著,忽然,門戶顫動一下。

還沒來得及說什麼,忽然,五頭巨獸被切割來了,瞬間傳送到了不同的方向。

而蘇宇那邊,那頭古牛剛浮現,迎來的就是蘇宇,古牛隻覺得自己一下子實力被壓制了,它本來是四等,一下子被壓制的有些五等的感覺。

還沒等它回神,蘇宇身上,冒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!

二等!

二等打五等……這相當於當年的武王打混沌龍了,一般情況下……一拳打不死,三拳還是百分百的。

轟轟轟!

三拳!

蘇宇的確打了三拳,三拳后,古牛四分五裂,肉身全部破碎,融入天地,臨死的時候,都有些恍惚。

我是誰?

我在哪?

啊,我死了!

……

另外幾邊,被圍殺的最慘,幾十位強者中,多位規則之主,一起出手,那打一個被壓制的四等規則之主,也不要也太簡單!

一眨眼,刀槍劍戟齊出,轟隆一聲巨響,對方被打爆!

南王那邊,南王在這可不弱,對方都被壓制到了天尊境了,沒多久,南王一鞭子攪碎了對方!

而武皇,瘋狂暴吼一陣,趁著肉身合一,也是暢快淋漓地瘋狂擊打!

他接近二等,對方被壓制到了四等,也有差距。

就這麼瘋狂轟擊,不管不顧,一直瘋狂轟擊了十多分鐘,武皇這才一槍呈現,一槍將對方穿透,氣喘吁吁,喜形於色,爽!

總算幹掉一個!

我就欠4個了!

這個殺的爽!

他們爽了,此刻,大周王卻是臉色變幻,對方……沒被壓制!

他差點罵死蘇宇他祖宗!

你做個人行嗎?

你怎麼能這樣呢!

你讓我一個人對付就算了,你居然還不壓制對方,你……太不是東西了吧!

五大古獸,出現瞬間,被殺了四個。

剩下的一個,和大周王在瘋狂廝殺中,對方也是膽戰心驚,卻是沒法逃,只能和大周王浴血廝殺!

而遠處,蘇宇抱著胳膊,還在說風涼話:「大周王久不戰鬥,戰法稀疏了許多,我給他找個勢均力敵的對手,大家也看看……我相信大周王可以贏,希望不要受傷!」

蘇宇說著,還威懾道:「大象,你無路逃了,唯一的辦法是,自爆了,炸死對面的對手,然後想辦法意志海逃離……」

轟!

有道理,這的確是唯一的生路。

一聲巨響之下,一朵雲彩出現,蘇宇一把抓出一人,大周王滿臉焦黑,被炸的頭皮發麻!

而蘇宇,一巴掌拍滅了一個圓球,那是對方的意志海。

完事!

蘇宇將混沌意志撕扯了一下,一半丟給茶樹,一半丟給了遠處天地中冒頭的兩頭古獸,最後,看向被炸的暈乎的大周王,傳音笑道:「下次再隨便騙我,下場可不是這個,周天,你再跟我遮遮掩掩的,我遲早把你弄成大傻子!」

大周王恍恍惚惚,我他么……真倒霉!

遇到這麼個小心眼的新皇!

他欲哭無淚,總覺得自己真的會被蘇宇這混蛋玩弄成大傻子。

不過,此刻的蘇宇,沒心思搭理他了,一瞬間,天地再次擴充,蘇宇心情愉悅,殺古獸傻子也很爽啊,五個,一下子就殺了!

真可惜,沒有第二次了,否則,再釣魚一波,我就這麼釣,能把我的天地釣成巨大無比的天!

至於門后的古獸,此刻如何想,蘇宇才不在乎。

讓它們害怕慶幸去!

地獄之門,此刻,算是被蘇宇堵住了,短時間內,是沒人可以出來的。

至此,地獄之門,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26章 殺幾個古獸玩玩(萬更求訂閱)

84.82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