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8章 不甘寂寞的一群人(求訂閱)

第828章 不甘寂寞的一群人(求訂閱)

人都走了,任務很重。

蘇宇走之前,他們得成規則之主,名單上的不成,蘇宇直接讓他們讓道出來,這是逼迫,也是壓力和動力。

跟著蘇宇廝混,好處沒少拿,死人……除了前面幾次蘇宇實力太弱,沒能掌控全局,在大夏府和滅天淵族之戰中,損失了一批人,後期,幾乎沒死過人。

前期,倒是還有強者戰死的,後來蘇宇強大了起來,其實很少會出現這種事了。

哪怕自爆,蘇宇也會想辦法幫你恢復肉身。

可現在,蘇宇好像不願意再給大家機會了。。。

未必讓你去死,但是,你不行,你就得給可以的人讓路,你佔據大道之力,有些人,只能走自己不熟悉的大道,有些大道,其實修鍊的人很多的。

不是不能一起走,主要是蘇宇的天地太小,都走一條道,那分散開了,哪怕都成了規則之主,也是尿道的那種,毫無意義。

……

大殿中,人都離開了。

蘇宇靠在椅子上,小小休息了一會,忽然,睜開眼,看向來人,笑了笑道:「有話要說?」

大殿中,夏虎尤賤兮兮地笑著,拱拱手:「陛下,我才日月境,太弱了點。」

蘇宇笑了。

「你還是在後方待著算了,強者是要死戰的。」

夏虎尤齜牙咧嘴地笑:「是這個道理沒錯,可是……在後方,也得要實力才行啊!沒實力,哪怕坐鎮後方,那也沒資本啊!」

「你看,這次百戰回來后,我沒實力,他們想干點啥,我也沒辦法!」

「再說句難聽點的,前線的戰死完了,後面的不也得上嗎?」

這話……的確難聽。

蘇宇無語:「就沒點好聽的話?」

夏虎尤笑的牙齒都露出來了:「我這叫忠言逆耳,再說了,陛下,也得給弱者一點機會啊,強者也是從弱者來的,是吧?你現在針對的都是天王、天尊,可咱們這些日月,一旦入了道,搞不好也能一日入規則之主呢?」

夏虎尤笑呵呵道:「只要大道契合,感悟深,神文強,一日跨入規則之主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!直接一文一道……」

「你嗎?」

蘇宇笑了,「你打掃衛生的那枚神文,可以一日入規則之主,然後給萬界打掃衛生?」

「那也不是不行!」

夏虎尤樂滋滋的,也不是不可以啊!

「陛下還別小瞧了這神文,清掃污穢,一日掃蕩萬界,不也強大無比?」

蘇宇一聽,點點頭,笑了。

別說,理是這麼個理,沒有哪枚神文是弱小的,神文既規則,走神文的,神文若是真的強大,一日掌控規則也不是不可能。

然而……扯淡。

太難了!

真要能一日掌控規則,自古以來,也不至於神文道難走了。

如今,大多規則之主,還是走武道的。

神文道,直接靠神文成為強者的,沒幾個人,大周王倒是算一個,萬天聖其實也算,藍天都不算這種。

「你就是來要好處的?」

蘇宇笑了一聲,這傢伙,還真夠直接的。

想要好處的多了,但是其他人也不敢來找蘇宇,倒是夏虎尤,那是偷摸著跑來了,他一個日月,倒是著急了。

夏虎尤齜牙咧嘴的,這話說的!

夏虎尤嘿嘿直笑:「也不單單是來要好處的,還有一件事,想和陛下說說。」

「說說看。」

蘇宇說完,夏虎尤賊眉鼠眼地四處看了看,蘇宇就看著他表演,你看個屁,有什麼好看的,難道我這還能藏女人?

夏虎尤小聲道:「陛下,你要很快帶著人去上游,對嗎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是不是就是說,一旦戰敗了……就完了?」

「差不多吧!」

「那不是一點後手都沒了?」

蘇宇挑眉:「如今,哪還有後手可以留下來?」

哪來的後手可以留的!

沒法留了!

夏虎尤齜牙,「有的,陛下!」

蘇宇看著他,我都不知道,你一個日月,你還有後手不成?

夏虎尤小聲道:「陛下,忘了陰陽竅穴了?」

「嗯?」

蘇宇看向他,夏虎尤提醒道:「白家啊!白老爺子的事情你忘了?直接開陽竅,吸死氣,壯大肉身,瞬間爆發出強大無比的力量……只是陛下開了天門后,就不太在意這個了!」

「可陛下不在意,我們在意啊!」

夏虎尤迅速道:「陽竅的事,我們一直上心著呢!」

蘇宇挑眉,看著他,夏虎尤繼續道:「提前,肉身道力量不夠,被人佔據了,現在,百戰他們死了,一部分力量融入了陛下大道,一部分,卻是繼續回歸了肉身道!」

「而開陽竅,就是肉身道!」

夏虎尤迅速道:「以前陛下轉換生死,吸納死氣,飽和陽竅!現在,陛下既然拿下了死靈界域,那如今我們若是轉換的話,很快,開啟陽竅,強大自己,借死靈之力,生死之力強大陽竅!」

蘇宇看著他,微微凝眉,沒有開口。

夏虎尤又道:「肉身道,其實是速成之法!這也是人族之前強大的原因之一,也許肉身道無法掌握一條完整的規則之力,可開了陽竅,瘋狂吸收肉身之力,又會如何?」

他看向蘇宇:「自從陛下拿下了百戰他們,我就在想,要不要……培養一批這樣的死士!」

他眼神閃爍道:「甚至,故意剔除一些人!比如說吧,這一次的30人名單,我覺得吧,陛下可以把我曾爺爺剔除下來!他和我爹都是修鍊刀之道,其實還是存在衝突的,現在我爹不得不轉修和刀道差不多的破碎道,其實還是有差距的……」

蘇宇臉都變了:「你們這些傢伙,一個個的,孝子孝孫啊!」

太不是人了!

這傢伙,是讓我故意把大夏王刷下來,給他爹上?

是個人嗎?

夏虎尤齜牙:「我曾爺爺去了才危險,他又沒我爹對刀道感悟更強!而我曾爺爺畢竟統兵多年,刷下來,完全可以統帥一支隊伍!」

「不止如此,刷下我曾爺爺,也能樹立陛下權威!讓人看到,哪怕我夏家,一直在支持陛下,但是,能者上庸者下,照樣不給面子!」

夏虎尤迅速道:「要不然,現在有些人覺得,我是功臣,可以躺在功勞簿上休息了,那是不可取的!陛下,我覺得還是要威懾一下的!」

「另外,陽竅的事,的確是一個短時間內提升人的手段!」

夏虎尤不再嬉皮笑臉,沉聲道:「陽竅開啟,肉身強化,吸納死氣……哪怕不能成規則之主,也具備一些規則之主的戰力!而陽竅……是可以提前開啟的,哪怕資質不太夠,也是可以的!」

這一點,白楓的爺爺試過。

的確是可以的!

不需要開360個元竅,照樣可以開陽竅,只是,之前儲蓄力量太麻煩了,得耗費無數時間去吸納,但是,一但和死靈達成了共生,那死氣無限,就可以灌輸無數死氣進入其中!

讓陽竅壯大起來!

陽竅這個概念,還是蘇宇自己提出來的呢。

夏虎尤繼續道:「包括一些日月,一些永恆,一些合道……他們也許資質不夠開360元竅,但是是可以開陽竅的,他們更強大!」

「陛下完全可以將這些人,留下一批,組織起來,都去修肉身道!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肉身道!

夏虎尤繼續道:「我聽說……巨人族也走肉身道?而我還聽說,同道可以相合!如今,萬族萬界,我們獨大,陛下,肉身道,又不是只有人族一條?」

「我們抽取各大種族的肉身道之力,可以抽取出來嗎?」

「若是可以的話……那就可以操作!」

夏虎尤看著蘇宇,蘇宇如今走的太高,他已經不太在意這些了,他的眼中,更多的還是成為規則之主,在規則之主境上提升更多一些。

可對於夏虎尤而言,陽竅的事,其實也沒多久,他可是記得清楚的。

蘇宇敲了敲椅背,夏虎尤又道:「陛下,肉身道,對感悟要求不算太高!這也是可以強行提升的一道之一,陽竅的事,也是機緣!」

蘇宇沒說話,他在思考。

能提升上去嗎?

還是有希望的!

瘋狂給他們灌輸肉身道之力,強大肉身,接著,強行開陽竅,再接著,吸納死氣填充,或者乾脆吸納肉身之力填充。

當然,單純的肉身之力,太狂暴,死氣中和一下,也許會更好一些。

萬界萬族,走肉身道的,又不止人族。

以前,不好弄。

現在,倒是可以想辦法,把萬族的肉身之力都給抽取了!

夏虎尤見蘇宇動了心思,又道:「還有,陛下忘了自己怎麼崛起的了?」

蘇宇眼神閃爍:「什麼意思?」

「陛下,時光冊啊!」

夏虎尤齜著牙齒,笑呵呵道:「陛下,仿造時光冊啊!借道!強奪不成,那就借道!打造偽劣版本的時光冊,灌輸萬道之力進去,藉助萬族精血,瞬間爆發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實力不夠,強行借力,會死人的!」

「死士啊!」

夏虎尤眼神滿是感慨:「我知道,你刀子嘴豆腐心,你眼中就沒想過這些!你總覺得,你一個人可以撐起天下,錯了,哪怕人皇,他也有大周王那樣的暗衛,你呢?」

他看向蘇宇:「你……給自己留過後路嗎?」

蘇宇沉默。

有嗎?

自己把父親他們藏起來了,算是後路嗎?

夏虎尤又道:「你作為一位皇者……需要給自己留下一點後路的,而我夏家……願成人皇暗衛那樣的宇皇暗衛!」

「為陛下培養一支,不怕死,敢死,關鍵時刻,願意赴死的暗衛!」

夏虎尤鄭重了起來:「當初,我就說過,我夏家的刀,願為陛下而戰!而今,陛下越走越高,可宇皇府的成分太複雜了,陛下一死……宇皇府瞬間分崩離析!」

「別說死……陛下要是和人皇一樣,離開萬界幾十年無法回歸……也許就崩潰了!」

蘇宇底蘊太淺了!

夏虎尤沉聲道:「陛下也是我大夏府之人,當知,我大夏府其他的不行,但是……有血性!我大夏府軍民,赴死不怕,陛下也是我大夏府的驕傲!所以,今日我看偌大的宇皇府……陛下連護衛都無!」

蘇宇笑了:「有的……」

「陛下說藍天嗎?」

夏虎尤都笑了,「沒有的!陛下難道說那些軍士?太弱了!作為人族的皇,宇皇府的皇,陛下手底下,真正能用到暗中的人太少了!」

「再說句難聽點的……託孤都沒法托!難道交給萬府長他們?他們都在明面上!是行不通的!大周王他們,當年都在暗中,在人皇出事之前,沒人知道有傳火者的存在!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,許久才道:「我若死了,不需要這些……」

「那要是沒死呢?」

夏虎尤反駁道:「那若是和人皇一樣,被困住了呢?萬府長他們也被困住了,誰會想辦法去救你?也沒能力去救!」

蘇宇看著他,「你會救我?」

「當然!」

夏虎尤正色道:「陛下,你需要一把暗中的刀!你的一切底牌,都亮出來了!現在,你無底牌可言了!」

蘇宇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你自己的意思?」

夏虎尤是個聰明人,這點蘇宇很清楚。

這位,其實也是蘇宇見到的,極其罕見的那種極其有能力的武二代,能禮賢下士,能不要臉,也能關鍵時刻頂起大任。

別看如今很多人活的長,但是,那都是白活。

有時候,年紀不代表什麼,任何時代,都有幾個精英,夏虎尤顯然便是。

就蘇宇當年那情況,一個普通軍士的兒子,夏虎尤都敢投資,忙前忙后的,跟個孫子似的,就沖這點,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可是,這種大事,蘇宇覺得,未必是他一個人的想法。

這是擔心自己去上游戰敗了?

夏虎尤齜牙笑道:「算是,不過……也有我二爺爺和朱胖子的意思!」

「朱天道?」

「對!」

「你就喊人家朱胖子?」

「咳咳……關係好!」

夏虎尤訕訕,我不喊朱胖子,我二爺爺準備打死我,喊習慣了。

我說呢,感情這倆也摻和了一腳。

蘇宇陷入了沉思,片刻后道:「他們的意思是,讓我留下一點後手,就是你所謂的死士?」

「嗯!」

夏虎尤點頭:「現在,陛下為了人族,一切後手都給丟出來了,現在,陛下幾乎沒有任何底牌可言了!而陛下的天地,什麼時候可以強大到匹敵諸方的地步?」

「人多,還是力量大一點的,哪怕不能決定頂級的勝負,可一般的小場面,會有人替陛下去解決!」

蘇宇想了想,陽竅……

強行開陽竅,讓大家強行吸納死氣和肉身道力量,蘇宇忽然道:「這樣的話,未來可能就局限了……」

夏虎尤無奈:「陛下,我說句不好聽的……你以為,上古的那些肉身成王的人王,有多少前途嗎?不改道的話,有多少前途?你以為,這些人……就是自己非要走這條道?指不定,這些人當年一開始就是死士出身!」

「未來?陛下還有心思去考慮死士的未來?」

「人皇也許給陛下的感覺很仁義,很善良……可他是皇,他是一位合格的皇者,哪怕他離開了,他也能保證多次大敗之下,人族依舊傳承十萬年,陛下呢?」

夏虎尤齜牙道:「陛下消失,哪怕沒有外來者侵略,別說十萬年,一百年……我都高估陛下了!」

你玩的過人皇?

別鬧了!

你看看人家的手段,傳火者隱入暗中,一直扶持人主上位,每一次上位,都會帶著人族再次崛起,傳火不熄,若不是實在是後來人不給力,人皇這一手下來,人族可能在萬界誕生好幾十規則之主了!

就算如此,不也等到了你蘇宇?

你蘇宇一走,那真是……啥也沒有了!

夏虎尤又道:「不是不信任陛下,而是,一切還是做點準備的好!」

蘇宇眼神微微閃爍,「那你準備從哪些人中挑選你所謂的暗衛?」

「暗衛不一定都是莽夫,得有人動腦子,有人會其他手段,用以維持傳承不滅!」

夏虎尤迅速道:「如今,規則之主當道,弱者沒人在意!也難上檯面!我的想法是,從合道中選擇一批,永恆中一批,日月中選擇一批,然後,再選擇一批好苗子……暗中培養!」

「如今,陛下得天獨厚,獨霸萬界!」

「可以說,沒有哪一個時代,比陛下這個時期更好了!」

夏虎尤說完,沉默一會,齜牙:「實力足夠的話……送一批人進入地獄之門,給陛下探路,順便,也去征殺一下,免得沒有戰力!」

「人要多,優勝劣汰,1萬人中出1人,百萬人,也能出現百位可用之人了!」

蘇宇挑眉:「這就是你們的選擇辦法?」

「是的!」

夏虎尤點頭:「陛下不用管這些,只需要給他們不時一些鼓舞,那就足夠了!至於忠君之事,我們可以去做!」

蘇宇摸著下巴:「其實,我覺得可能用處不大,我若是戰勝,也許就這幾年的事,我若是戰敗,他們也來不及成為關鍵性力量!」

「一切都很難說的!」

夏虎尤笑呵呵道:「陛下,如今的一些人,成長到了這地步,也沒見花了多久,這個時代,不一樣了!」

「若是能培養出一批具備規則之主戰力的,哪怕只是五等,一個兩個沒什麼用,但是十個百個呢?十個百個,陛下也無法匹敵吧?」

蘇宇嗤笑:「在我天地,全部打死!」

當然,在外遇到了,那就麻煩了。

天地中可以壓制,出去了,就沒辦法了,那麼多,蘇宇也得被打死。

不過,倒是稍微動了點心思。

夏虎尤又道:「全部轉換成半死靈的話,甚至可以直接丟到死靈界域去磨練,現在萬族強族都撤離了,沒有好的對手對付,但是死靈長河中,可還是有大量死靈的,完全可以拿來練兵!」

這一刻,蘇宇點了點頭:「也許……是個退路吧!」

夏虎尤嘿嘿直笑:「退路?陛下,可別小看了死士的力量,真要發展的迅速,很快,就可以成為一支可戰之力,關鍵時刻,也是能救人的!」

「還有,現在大家拋棄了未來……但是,陛下開天有成,只要給大家一點希望,若是活到了最後,給我們斷道融入天地的機會……那一切可以重新再來!」

夏虎尤笑道:「陛下的優勢,人皇都無法比擬,人皇的天地不完善,甚至才開頭,但是陛下的天地,現在其實已經有些完善了!」

這樣的情況下,蘇宇可以給予大家更大的希望。

給暗衛希望,哪怕現在我斷了後路,完全沒什麼的!

蘇宇點頭:「你覺得,你需要哪些人幫你?」

「定軍!」

夏虎尤第一個說起了定軍侯,蘇宇眼神微微閃爍,夏虎尤不管,繼續道:「雲霄,星宏,劉洪,我曾爺爺……其實,最好加上藍天!」

他盤算了一陣,又道:「還有我二爺爺,朱胖子,天鑄王……」

「誰?」

「天鑄王,我們需要幫我們鑄兵的強者,最好鑄造大量的時光冊,偽造的那種,只要精血足夠,連規則之主實力都能爆發的那種!」

蘇宇都吸氣,你這魄力……還真不小!

鑄兵的,打架的,動腦子的,探查情報的,玩陰謀的,管後勤的……

夏虎尤繼續道:「我們這些人,放棄一切前途,大勝之後,陛下論功行賞就行!在這之前,我們完全可以犧牲一切,包括壽命、未來,只求一點,變強!無限變強!」

「陛下離開后,我們會幫陛下監察萬界,盯著地獄之門,包括其他可能出現的門戶!」

說著,夏虎尤又道:「另外……之前陛下對龍血侯,是不是用了特殊辦法,讓他迅速變強?」

蘇宇點點頭:「我的書頁……」

「我就知道!」

夏虎尤笑眯眯道:「陛下也送我們一點!」

蘇宇皺眉:「這東西……那就是完全的假道了,一點真道的意思都沒了!你感受到的一切,其實都是假的……」

「但是實力是真的!」

夏虎尤嘿嘿笑道:「這個東西好啊!我要是沒記錯,聽人說,好像龍血侯短短時間,就到了規則之主的地步。」

「偽的,不算真規則之主。」

「那也夠了!」

夏虎尤激動道:「陛下的手段,其實很多,為何非要一心想著,大家未來如何?都不知道哪天死,管他未來如何呢?只要能提升實力,還在乎這個?」

「陛下,如今萬族那邊,不少大道都無主,只要陛下能在其中植入書頁……我知道,陛下未必願意去屠殺一些人,但是,我們不在乎!」

「我們去屠殺一些人,然後強大大道,讓我們迅速變強!」

「甚至,我們也能想辦法,侵佔死靈大道,半死靈,甚至死靈,都無所謂!」

這傢伙,說的倒是雲淡風輕,蘇宇卻是有些感慨:「你這傢伙,狠起來的時候,可是比我還狠。」

「那倒沒有……陛下和我們接受的理念可能有些差別!我們……說句實話,為了達到目的,是不在乎犧牲多少人的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「你們這群傢伙……是不甘心被淘汰,不甘於寂寞,是吧?」

「對!」

夏虎尤笑眯眯道:「陛下,這個時代屬於我們,可現在呢?都是老古董,就陛下一人獨佔鰲頭,豈不寂寞?我們當然不甘心!我們才是這個時代的主角,現在,我看陛下的意思是,帶著老古董去征戰,我們在後方就這麼泯然眾人,陛下覺得我們甘心嗎?」

「第十潮汐誕生的人族,從小就在戰鬥中長大,無依無靠,大夏府年年征戰,陛下真以為我們怕死?」

他搖頭:「我們不怕死……我們……其實怕太平!」

蘇宇眼神眯起。

「是怕太平,嘴上喊著太平,然而,真讓我們刀槍入庫,在後方養老,我們可不老,真正老的是那些老傢伙!」

說罷,他笑道:「陛下願意和我走一遭嗎?」

蘇宇看著他,點點頭。

夏虎尤說了個地方,很快,蘇宇帶著他一閃而逝,消失在宇皇府。

……

大夏文明學府。

當蘇宇出現的時候,小小的文明學府,聚集了不少人,當然,此刻這些人,以前是大人物,現在……算不上了。

包括朱天道他們!

一群永恆境的存在,合道都不是。

看到蘇宇出現,夏侯爺笑呵呵道:「我說的吧,我這孫子,說話還是有一套的,陛下還是來了!」

朱天道也笑呵呵的,「陛下,夏家小胖子該說的都說了,我們的意思也很乾脆!這個時代,我們不想放棄,所以,我們想放棄一切,什麼未來,什麼壽元,什麼大道合不合適……那都是無所謂的事!我們想強大起來……想成為這個時代的主宰者,而不是被人主宰!」

「大周王他們老了,當然,老了,也強了,我們目前沒法競爭!」

朱天道笑呵呵道:「陛下若是有辦法,讓我們迅速進步,哪怕只要能活三五年,那都不是事!」

此刻,蘇宇一眼掃去,熟人真不少!

雲塵,南無疆,甚至包括秦鎮幾人,都在這。

他們實力不算強,有的永恆,有的勉強跨入了合道,很勉強的那種,有的甚至還是日月,在這,他甚至看到了秦放、黃騰這些昔日的天才。

甚至……還有大周府出身的傢伙,比如單雄!

就連劉洪這個陰貨,此刻都笑呵呵地站在不遠處。

見蘇宇看來,劉洪笑呵呵道:「陛下,我覺得吧,給咱們一點機會,咱們也能掀起驚濤!陛下現在手底下都是老傢伙,這樣的新宇時代,名不副實啊!」

蘇宇笑了:「你這不老實的傢伙,你甘心當暗衛?」

劉洪嘿嘿笑道:「大周王還不老實呢,人家還是暗衛頭子!太老實了,怎麼讓暗衛更暗啊,是吧?」

蘇宇真笑了!

這話……沒毛病。

死士也好,暗衛也好,不是說,單純的實力強大就行,還得用腦子,夠陰險的那種!

要不然,大周王這邊,早就被百戰一網打盡了!

哪還能主導第十潮汐的開啟!

蘇宇笑著笑著,肅穆了許多:「若是真不在乎一切,說句實話,提升的辦法還真不少!」

蘇宇眼神眯起:「第一,轉換血脈,融入他族大道,等我幹掉了對方的規則之主,就有希望取而代之!第二,打造時光冊仿品,臨時爆發出強大的實力!第三,走混沌道,混沌道走的慢,那是因為他們對混沌解析不深,而我作為開天者,解析的比其他人深厚的多!」

「第四,侵佔各族無主之道!第五,我再打造一些文明書頁,融入你們體內,你們充當龍血侯那樣的角色,完全的傀儡的那種!第六……」

「繼續啊!」

大家聽的正有興趣,蘇宇忽然不說了,大家頓時急了,別說,他們也不知道,蘇宇居然還有這麼多手段。

蘇宇眯著眼道:「第六……其實更簡單,但是,我怕大家接受不來。」

「你說便是!」

「成為噬神族!」

眾人一怔,蘇宇眯眼道:「如今,很多人忽略了豆包他們的本質,但是他們本質就是大道成靈!而我,其實可以把大家弄死……咳咳,拋棄肉身,靈附著到大道之上,強行融合,那時候,大道是你,你是大道……當然,這有個很大的弊端!」

「當初,我的老師,白楓他們其實提過,想走這條路,但是被我否定了,拋卻了肉身,直接成為大道之靈,那……你們還算人族嗎?還算人嗎?豆包和炊餅他們,都是意外造就的……而我,卻是故意造就這樣的存在。」

眾人眼神閃爍,夏虎尤迅速道:「這樣的話,我們成為規則之主,會快嗎?」

「快!」

蘇宇點頭:「豆包和炊餅,他們應該是死後才成的靈,並非特意製造的!所以,無記憶,無一切!懵懂中去修鍊,去感悟,連自己大道是什麼都不知道!」

「但是,我可以想辦法,直接將大家記憶保存,直接融入大道,記憶保存下來,大家知道自己融的是什麼道,很快就可以掌握這條道,因為大道本身就充滿了感悟……」

蘇宇繼續道:「但是,還有難點,第一,容易被大道同化,徹底化為大道的一份!第二,容易徹底死亡,救都救不回來!」

眾人你看我,我看你,朱天道忍不住道:「你還有這麼多手段,之前怎麼不提?」

「都是斷子絕孫的手段罷了!」

蘇宇搖搖頭:「我雖喜歡用一些陰險毒計,可要說,坑的自己人都成了不人不鬼的樣子,這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!然而,我看你們,卻是不願寂寞!都說到這份上了,反正都不在乎一切了,那我蘇宇再藏著,豈不是有些太裝了?」

蘇宇笑道:「你們若是願意,各種手段都可以用,我可以保證,很快,大家都能強大起來!什麼合道,什麼天王,規則之主……都用不了太久!」

蘇宇舔了舔嘴唇:「我懷疑,文王可能也這麼想過,但是沒幹,噬神族,我懷疑就是這傢伙自己弄出來的……豆包的話,我一度懷疑,它可能是仙族一位規則之主!後來被文王幹掉了,文王順便製造了一下,否則,豆包不會一直盯著天古……也許,是長生大道和仙皇大道主人之一?」

管他呢!

蘇宇沒太在意這事,豆包這種,算是死了,死後誕生了靈,和上一世關係不大。

仙皇大道的主人還在,就是現在的仙皇,好像沒死,那豆包,可能是同類大道,長生大道的主人死後誕生的,蘇宇記得,文王殺過這樣的仙族強者,他鎮壓仙族,崩斷了幾條大道,還製造了長生丹。

也許,這才是豆包和天古之間的恩怨因果,大道相吸罷了。

這些手段,都是絕戶計。

也就是幹了這一票之後,幾乎沒機會幹第二票了,不像其他人,其實都算是正統手段提升,未來潛力還是很大的,甚至可以想辦法從蘇宇的天地脫離,再次回歸時光長河。

蘇宇說,這相當於製造傀儡,就是這意思。

把人不當人來用就完事了!

作為開天者,他手段可不會少,當今萬界,真正的開天者,也許目前就蘇宇一人,人皇真不算,他那個天,開個頭,人皇都沒來得及了解。

夏侯爺此刻笑的合不攏嘴:「陛下早點說啊,這種好事,幹嘛不幹?什麼非人手段,這有什麼?我就問陛下,若是陛下最終開天成功,達到時光之主那個層次,咱們還有救嗎?」

「有!」

「那不就完事了!」

夏侯爺呵呵笑道:「那就干!這比我們預期的好多了,按照陛下的說法,也許,用不了多久,等陛下你們去了上游,沒人注意我們,我們可能誕生比現在更多的規則之主!」

「那時候,哪怕陛下戰敗了,可以退回來……呵,我們一下子出去幾十位上百位規則之主,甭管是幾等,嚇死對手!」

劉洪也笑呵呵道:「陛下,我換道大概難,不過,我執掌墨道,也需要陛下幫點忙。」

「說!」

劉洪忽然有些賤兮兮道:「陛下把我的墨道,稍微……挪那麼一點,你看如何?挪到時光長河和死靈大道的介面處,我把墨道改成生死大道,兩頭吃好處,吃了上家吃下家!現在,我不好弄!」

蘇宇都氣笑了:「你以為挪道那麼簡單?」

「陛下可以的!」

劉洪嘿嘿笑道:「陛下,上次那亡靈之主,的確麻煩,可只要陛下不復活死靈,我又不是死靈,也不需要復活,挪移一下大道而已,當年文王偷著開墨道,還未必有陛下現在強大呢!」

蘇宇無語,去你的!

這事不簡單!

這孫子,居然打這個主意,果然,他就沒當過好人。

而朱天道,也插話道:「陛下,試試吧!咱們若是都成了……那就是一股駭人的力量!陛下的手段,比起那些強者可要多,開天者的手段,我想,一定不可思議!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試試看!趁著這幾日,大家都在修鍊,爭取成為規則之主,我帶你們走走時光長河,看看你們看中了哪條大道,隨便挑!」

「時光長河的主人不回來,沒人可以限制我,但是我得說一下,他回來了……你們全部玩完,沒一個可以逃的!」

大家不以為然,廢話,他回來了,我們被人一口氣吹死,也是玩完的命,還用你說的!

蘇宇見這些人,都沒意見,也是無奈。

這些瘋子,蘇宇都以為他們要放棄了,或者默默修鍊,等待機會,好傢夥,居然都不甘心!

什麼都不在乎了,就是想在這個時代綻放光芒!

果然,第十潮汐,就沒幾個正常人!

此刻的蘇宇,忽然覺得,果然,唯有自己才算正常,這些傢伙,都不太正常。

正常人,這時候不該安心等待強者大戰決出勝負嗎?

而這時候,整個文明學府中,「嘿嘿」、「桀桀」、「哈哈」的怪笑聲不斷。

蟄伏?

等待?

那是啥?

咱們是第十潮汐的主人啊,才不甘心呢!

蘇宇說的好聽,這是新時代,結果,他手底下大部分都是老人,也就萬天聖、藍天少數幾位新人,還不是主要的核心力量,這不符合新宇時代的特徵!

於是,這群不甘寂寞的人,找到了蘇宇,想要翻身做主。

而蘇宇,也不管了,他們樂意,我也不攔著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28章 不甘寂寞的一群人(求訂閱)

85.0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