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9章 驚不驚喜(萬更求訂閱)

第829章 驚不驚喜(萬更求訂閱)

新宇時代,新的時代。

一個不同於人皇時期的時代!

若是用的都是人皇的人,那隻能算是繼承者,發揚光大者,而不是開創者。

蘇宇,其實沒太多的想法。

可當他知道,人皇可能不行了,快掛了,其實也明白,有些事情,的確需要做一些準備,夏虎尤他們既然要瘋狂,那蘇宇也願意陪他們瘋狂一次!

……

當其他人在努力修鍊的時候。

時光長河中,蘇宇大氣的很,一揮手,喊道:「看中了哪個,自己挑!」

好像在說,這都是朕打下的江山,你們隨便挑個地方封王!

他狂,眾人還真當真。

此刻,夏虎尤眯眼笑道:「我想要人族的肉身道!」

那個厲害!

掌握肉身道,不敢說直接成為人祖那樣的存在,蘇宇自己判斷,成個一等難度不大,人皇是一等,沒開天之前的一等,但是人皇本身掌握的大道,可能真的還沒人祖的肉身道強大。。。

這肉身道,哪怕到現在,也是蘇宇看到的最強的大道。

至於開天者,這都另算。

人族肉身道……算了吧,人祖未必就放棄了,和文王一樣,直接就給拋棄了,可能沒拋棄,那根本不可能掌握這條大道。

夏虎尤的話,蘇宇當沒聽見,繼續道:「要說大道強大,筆道真不弱!就武皇那個情況,掌握的武道,還沒筆道強,都能進入二等了,真完全掌控了筆道,可能會跨入一等!」

別看筆道蘇宇覺得不咋樣,可筆道,當年應該是文王主修,文王開天沒人知道,又說文王是一等規則之主,那代表,筆道完全掌控,其實就是一等!

這就很可怕了!

可見,當年的大家劃分的一等,也就那樣。

人祖掌握肉身大道,若是按照當年劃分,應該是不止一等的。

可惜,筆道是真的不好掌控!

哪怕蘇宇,也耗費了不少精力,煉化99枚神文,分解了大道,這才融道,也沒達到掌控的地步。

蘇宇當時,融合到90%左右,就沒再融合了,而那時候的蘇宇,已經可以和天尊較勁了。

想到這,蘇宇忽然道:「無疆、雲塵二位前輩……」

兩人看向蘇宇,蘇宇想了想道:「二位掌握神文不少,也都是文王傳承……我覺得,也許……二位可以嘗試著共同修鍊這條大道!」

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筆道不弱,一人之力,未必能掌控,哪怕能,也需要太久,二位和我一樣,都算是文王傳承,不如一起修鍊,比如我掌握這些神文之力,你掌握那些神文之力……當然,這需要極其高的配合度!」

筆道太強,哪怕蘇宇抽離了不少筆道之力,到現在,也許全部恢復了。

南無疆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你的意思是,我和雲塵,一起化為筆道之靈?」

蘇宇點頭:「對,二位若是能掌控筆道,哪怕只是聯手,那二位到最後,可能也具備了一等規則之主之力,分開的話,我覺得可能也許也能達到二等!」

就如肉身道,肉身道稱王的強者可不少。

雲塵眼神微動道:「我和老師一起執掌,能很快掌控筆道嗎?」

「應該問題不大,都是文王傳承,文王也許還殘留一點控制力,但是感受到了你們的存在,應該不會阻攔的!」

何況,想阻攔,也未必能阻攔。

文王還在天門內呢!

蘇宇忽然笑道:「就這麼定了,這道,很適合你們!你們修鍊多年,其實都是為了這條道準備的,若是不介意的話,可以加上夏辰前輩,三人一起執掌,我相信,速度更快!」

夏辰,文明學府的一代!

文墓碑,就是夏辰帶出來的,而夏辰,也修鍊了文墓碑的神文戰技,如今復活之後,也在恢復,此刻,夏辰也在隊伍中。

他不算這個潮汐的人,但是他是夏家人,夏家參與了這一切,夏辰也沒意見。

此刻,聽到蘇宇這麼說,後方,夏辰想了想道:「陛下,我之前復活后,融入陛下天地,現在再脫離……恐怕很難吧,可能會被排斥,還是算了吧。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有可能!不過也不是一定不行,也許可以,但是時光長河可能會有一些排斥力!」

「那陛下倒也不用為我驚動時光長河!」

他看向南無疆,緩緩道:「無疆應該可以的!」

南無疆,是他的學生。

他是一代府長,南無疆是三代府長,卻是他的學生,二代府長是御獸系的一位強者。

對這個學生,他還是很相信的,開口道:「無疆的天賦其實很好,只是當初我也只是初次接觸文墓碑,對神文了解不多,也是摸著石頭過河,倒是耽誤了無疆!那個時代,我既然收下了無疆,其實就是想著無疆天賦好,可以繼承文王的傳承……」

很可惜的一件事,那時候,哪怕他,對這玩意也不是太了解,只能囫圇吞棗地教著,南無疆能修鍊到這個地步,已經算是得天獨厚了。

蘇宇考慮一會,沒再多說,很快道:「那就先去筆道那邊,無疆、雲塵二位前輩……這一次真融道,可就化為靈了,一般的融道沒用,沒辦法迅速掌握大道,唯有徹底和大道融合才行……」

關鍵時刻,蘇宇還是提醒了一句。

這東西,說的簡單,換成蘇宇,蘇宇真不幹。

肉身消失,整個人化為大道的一部分,多彆扭啊!

化成豆包他們這樣子,其實還是一件很悲哀的事的,當初白楓和吳嵐就想這麼做,蘇宇沒同意,現在白楓不在,包括柳文彥他們,都被蘇宇給藏起來了。

毛球,是蘇宇準備的看守者。

去上游,蘇宇大概率不會帶毛球去。

留下看家!

南無疆此刻倒是露出了一些笑容:「沒事,靈就靈好了,肉身這東西……重視的時候無比重視,不重視的時候,也不是不可以放棄的!」

雲塵也輕聲道:「我和老師,當年放棄了正面迎敵,選擇了躲入暗中,本也無臉見人,既如此,這張臉,不要也罷!」

他代師收徒,其實算是萬天聖的老師,當然,名義上的大師兄。

不過直到如今,萬天聖對他和南無疆,說客氣,也算客氣,說不客氣……終究還是沒了當年的親近感,在那個時期,他們選擇詐死,萬天聖那個時期還是很迷茫的。

後來葉霸天戰死,萬天聖其實一人暗中扛起了多神文系,後來雲塵和南無疆出現,萬天聖沒少誕生怨念,只是如今很少提及罷了。

蘇宇倒是沒太提及這事,畢竟和他還隔了一層,南無疆嚴格來說,在蘇宇混入獵天閣時期,給蘇宇幫助不少,不過因為老萬不太親近,蘇宇也沒表示的太親近。

此刻,想了想倒是道:「融入大道,一切重新開始,人死賬消,我會和萬府長聊聊的!二位隱入暗中,也只是為了尋機證道……此事,我也不好多說什麼,和百戰終究還是有區別的!」

兩人也沒再說什麼,如今提這些,也沒太大意義。

很快,蘇宇帶著他們,進入了筆道區域,筆道,一如既往的寬闊。

蘇宇探查了一下,果然,自己之前抽取的力量,大多都恢復了,他的天地中也有筆道,不過比起這裡的,倒是小巫見大巫了!

此刻,眾人紛紛看向蘇宇,這融道成靈,又該如何去做呢?

蘇宇沉聲道:「二位神文全部展露!」

很快,兩人具現出許多神文。

形成了兩個神文戰技!

兩人神文都不少,加在一起,超過了50枚。

蘇宇探查了一下,很快道:「融道成靈,我也是第一次做,但是對豆包他們,我也有些了解!」

他看向兩人,沉聲道:「你們的生命,你們的意志海,甚至一切,都融入神文戰技中,利用神文,分佈在整個大道之上,用神文的殘缺道則,去掌控強大的大道之力,但是,在這個過程中,會有一個大危險……容易被大道之力侵蝕,徹底化為大道的一部分,那時候,你們不是大道之靈,而是……大道的一部分,徹底死亡!」

「唯有你們還保留意識,用弱小的神文之力,去掌控大道,你們才能成為大道之靈!」

「在這個過程中,二位要配合好,不但要配合好,還需要強大無比的意志力才行!堅韌不拔,當大道之力衝擊的時候,你們會感受到死亡……真正意義上的,一旦失敗,二位必死!」

一旁,夏虎尤笑呵呵道:「陛下就別嚇唬二位前輩了。」

蘇宇不說什麼,沒嚇唬,大家都明白!

想實力突飛猛進,沒那麼簡單的!

不過蘇宇還是道:「此道,我和文王都曾修鍊過,此道的氣息,是認可我們一系的!這也是唯一的好處!」

兩人對視一眼,南無疆笑道:「那這麼說,我們成功的話,很快就有希望徹底掌控筆道?」

「對!」

「筆道的潛力,比一般的大道潛力,要更大吧?」

「當然!」

南無疆笑了:「好,不愧是自家人,不愧是我多神文系的,這時候還知道給咱們挑一條好道!其他大道,有些掌控了,撐死了四等規則之主吧?」

「是!」

蘇宇點點頭,這是事實。

但是,難度要低許多。

越強的道,對兩人而言,衝擊力越大。

南無疆深吸一口氣,笑了,「好!蘇宇,送我們進筆道吧,怎麼做,我們知道了!」

此刻,他喊的是蘇宇。

蘇宇看了一眼兩人,沉默一會,探手一抓,河流都被他抓的一頓,旁邊的筆道,露出一個缺口,蘇宇一把抓住兩人,直接帶著兩人,朝筆道飛去!

到了筆道口,蘇宇將兩人放下,沉聲道:「真受不了的話……」

「沒有的事!」

南無疆笑道:「玄九,你爺爺我,也不是孬種!當年的事,你爺爺我還是要解釋幾句!」

此刻的南無疆,笑了起來:「當年,我師父,也就是夏辰隕落之後,多神文系,其實由盛到衰,萬族隱約有些針對的意思,包括咱人族這邊,應該是禁天王……可能也在暗中針對,大夏王感受到了一些不尋常,命我蟄伏!我也是受了大夏王的命令,才會這麼做,所以要怪的話,這個責任我不背,讓大夏王去背!」

「這老東西,現在是推的一乾二淨,他和天聖同殿為官,天聖都比他強了,這老東西擔心天聖找他麻煩,一直不吭聲,不要臉的老貨!」

「雲塵也是,雲塵其實也苦,當了數十上百年的原始教主……這些,都是大夏王那孫子乾的好事!」

蘇宇笑了,上方,河流中,夏虎尤和夏侯爺一個個齜牙咧嘴,這……不合適啊!

你罵誰呢?

夏辰也是苦澀,南無疆卻是不在意,笑呵呵道:「我老師夏辰,是大夏王祖宗,那我是我老師的弟子,也還是大夏王的祖宗!夏家的輩分很低,我喊他孫子,都是給他抬輩分!蘇宇,我和雲塵若是活下來了,今日的話當我沒說,我們若是死了……你告訴天聖,他不認我這個師父沒關係,我其實也沒教過他,而雲塵那個時期,是真把當兒子養的,如今天聖如此……雲塵還是很失落的……」

雲塵從萬天聖剛入學,才十多歲的時候,就一直帶在身邊教導,帶了不少年,後來才徹底失蹤的。

而今,萬天聖遷怒雲塵,雲塵自然會失落。

蘇宇笑著點點頭,沒說什麼。

下一刻,兩人鑽入筆道,一瞬間,肉身直接粉碎,融入了神文戰技,兩道神文戰技,直衝筆道盡頭,剛沖入筆道,其他人看不到,蘇宇天門開啟,卻是看的一清二楚!

大量的筆道之力,衝擊著兩道神文戰技,一下子,衝擊的神文戰技有些潰散!

太強了!

這倆實力不夠,此刻強行融入,只會被同化!

而蘇宇,深吸一口氣,此刻,天門陡然浮現,忽然,鎮壓大道,暴喝一聲,「文王助我一臂之力,鎮壓筆道異動!」

轟!

天門鎮壓!

這一刻,筆道之中,隱約冒出一個虛影,蘇宇冷哼一聲:「知道你在!上次還騙我說,筆道之中無陷阱,作為讀書人,你的大道,你一點不留後手,我信你才怪!」

之前,蘇宇到文王府的時候,有文王虛影出現,告訴蘇宇,他啥也沒留了,沒任何後手,筆道無任何陷阱,蘇宇壓根就不信他!

果然,今日筆道被鎮壓,文王虛影感受到了,居然浮現了出來。

這虛影,此刻有些機械式,背對著蒼生,蘇宇懶得看他故弄玄虛,忽然探手一抓,99道神文出現,瞬間勾勒成了一個「↑」。

「我乃筆道繼承者,此道,歸我,你助我鎮壓筆道!」

那虛影,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下一刻,傳出了笑聲:「我的傳人來了,居然能發現我,代表你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,我昔日只是擔心你掌控不了筆道……」

顯然,這還是程序!

大概率是防著被筆道繼承者發現,故意找的託詞,去你的吧!

蘇宇懶得再理他,「故弄玄虛,呸你一臉,傻子一個,你能回罵我嗎?」

文王虛影卻是繼續道:「能發現我,代表你對筆道掌控度已經很高,很好,我很滿意……」

「傻子!」

「很不錯!」

「二百五!」

「不枉我看好你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明明很嚴肅的一件事,被蘇宇弄的大家想笑,而蘇宇,也不客氣,直接開始錄製,撇嘴道:「回頭遇到了文王,丟給文王看,看看他有多丟人,我罵他,他照樣誇我!」

「……」

求求你,做個人!

大家都是無言。

文王……真可憐。

這是文王的虛影,可惜,太過程式化了,如今蘇宇倒是利用上了。

「看來真的只是程序,可惜了!」

蘇宇天門震蕩,轟隆一聲,把文王虛影打爆,算了,文王還是別掌控了,耽誤的事,文王虛影在,雲塵他們融入難度會增加的!

而蘇宇,不止粉碎了文王的虛影,不動聲色地從筆道中抽出了一個虛影,那是他自己的。

而河流上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……一時間,都是齜牙咧嘴。

這……這讀書人,真沒幾個好東西。

蘇宇罵了文王一陣,結果他自己,居然也在筆道中留下了點印記,而蘇宇解釋道:「我只是不想被外人執掌了筆道,所以稍微留下了點印記,免得被外人佔了便宜!」

好吧,大家不說什麼。

你也別罵文王了,你們都是一丘之貉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天門之後。

無盡虛空。

文王肉身微微顫動了一下,挑眉:「又做什麼?」

上次不是自己開天了嗎?

都放棄了我的筆道,又他么去打爆我的筆道殘影做什麼?

閑得慌?

身邊,武王迷茫道:「我沒做什麼!」

「沒說你!」

「那你說你爹呢?」

武王反擊了一句,你不是說我,那你在說你爹?

「……」

文王很想打死他,這個二貨,還學會頂嘴了!

他懶得理會,抖了抖白袍,開口道:「最近萬界恐怕有點變故!」

「你那個兒子掛了?」

「……」

就沒一句好話!

文王無語至極,迅速道:「閉嘴!」

他有些沉重道:「具體是好是壞,目前無法判斷,但是這麼多年了,沒人來找咱們……代表情況不是太好,都是你這二貨做的好事!」

「切,我不來救你,你早就掛了!」

文王無言以對,也不再說,迅速道:「不說這些了,萬界情況現在不明,上次那小子來,看樣子情況也不是太好!咱們也別指望任何人來救援……萬界不需要咱們救援就是好事!文鈺我擔心她支持不了太久了……」

此話一出,武王倒是有些沉重了。

「那……現在去救她?」

「嗯!必須得儘快了!這丫頭能撐到現在,已經不容易了,我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……」

「繼續吹!」

武王打擊了一句,很快道:「你說有沒有辦法,讓上次那個小子,再開一下天門,不說別的,你覺得有沒有希望,把你那天地挪移進來?」

「沒戲,除非找到天門本尊,但是難度很大……沒事,還能通過天門虛影投射力量進來!」

文王笑道:「實力稍有下滑罷了,何況,現在也沒辦法聯繫那個小子。」

「你也沒辦法?通過天門虛影也不行?」

「不行,難度很大,除非他天門也強大到一定的地步,但是顯然不可能,上次我看他,可能連規則之主都沒到……」

說了一陣,文王很快道:「不說這些了,這小子又跑去我筆道那邊了,不知道做些什麼,難道開天失敗,跑去繼承筆道了?」

搖頭,嘆息!

大概是的!

可惜了!

開天失敗,只能去繼承筆道了,看樣子,這小子沒希望成為至強者了。

武王倒是不意外,只是搖頭道:「那小子上次那麼狂,我還以為他開天百分百成功,結果還是失敗了,下次真要能遇到,嘲笑死他!」

狂個屁啊!

還不是完犢子了!

文王也不再說什麼,筆道虛影被打碎了,接下來如何,他也沒辦法去感應了。

……

蘇宇不管這些。

打碎了文王虛影,抽離了自己的殘留印記,很快,他天門穩固河流,一方大印虛影浮現,接著,落入河流中,轟隆一聲,繼續鎮壓筆道!

而筆道中,兩道神文戰技,此刻都快被徹底擊碎了!

隱約間,露出兩道人影,也有些殘破。

蘇宇微微皺眉,還沒有任何化靈的跡象,代表這兩人,到現在也沒執掌筆道絲毫,這樣下去,九成九會失敗的!

一旦人影全部破碎,哪怕化靈,代表記憶也全部喪失了!

到時候,就是又一個豆包、炊餅了!

筆道還在劇烈顫動!

蘇宇沉默一會,這樣不行,沒辦法了,我只能用大招了!

下一刻,蘇宇撕裂長河,瞬間消失,聲音傳遞而來:「都堅持一會,我很快就來!」

他一消失,眾人笑容收斂,消失!

夏侯爺沉聲道:「麻煩了!」

第一步,好像就不是太順利。

蘇宇還沒強大到,可以鎮壓筆道的地步,也沒強大到,可以鎮壓時光長河的地步,這麼下去,南無疆和雲塵就徹底死了。

不過,沒一會,蘇宇來了!

這一次,他扛著一座大山來的。

轟隆一聲巨響,大山落入時光長河之中,直接化為大壩,阻攔了時光長河流動,而蘇宇,一看這情況,眼神一亮,迅速鑽入筆道!

轟!

氣息爆發,鎮壓筆道,天門再次浮現,鎮壓筆道!

蘇宇見筆道穩固許多,喝道:「快,趁機鎮壓筆道!」

兩道虛影也是顫動,筆道……居然被禁錮了!

蘇宇有那麼厲害嗎?

好吧,此刻也顧不得許多了,先鎮壓筆道再說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蘇宇天地中。

大周王忽然睜眼,迅速掃蕩四周,下一刻,嘴巴張大,露出了駭然之色,凄厲大吼起來。

附近,很快來人,萬天聖沉聲道:「做什麼?」

大周王張了張嘴,忽然乾笑一聲,吼道:「嗓子癢,吼幾聲!啊啊啊啊!」

他凄厲吼著!

人山呢?

啊啊啊啊!

人山怎麼不見了?

蘇宇帶著人山跑去哪了?

「神經病!」

萬天聖無語,難道被蘇宇打擊壞了?

不至於啊,忽然就發神經!

而大周王不管這些了,啊啊個沒完,四處張望,吼道:「陛下在哪,我要去見他!」

「不知道,可能是去時光長河了,大概是為了抽取一些力量吧。」

「時光長河?」

大周王臉色微變,大爺的,不會拿著人山去鎮壓長河了吧?

做個人……行嗎?

還有,這傢伙……難道猜到了?

他臉色變幻一陣,再次凄厲嘶吼起來:「啊,今天的天色好美麗!」

「毛病!」

萬天聖也是無奈了,神經病啊!

萬天聖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四處張望了一下,大周王到底怎麼了?

沒道理忽然發神經啊!

而大周王,慘叫一陣,見他四處張望,忽然哈哈笑道:「萬天聖,陛下不在?哈哈哈,你死定了!」

轟!

一枚靜默神文甩出,他出拳就打,不行了,我得找個人發泄一下,萬天聖就很好,我是規則之主,他可不是。

打死你這孫子!

打死你這奸臣!

轟隆隆,一陣巨響,引的無數人來觀看,都看到萬天聖被打的凄涼,一個個異樣無比,大周王發什麼瘋?

忽然打萬天聖,也不怕蘇宇回來找你麻煩?

古怪!

大周王才不管,我得打他一陣,再不打,我怕我會氣死!

……

而這一刻的蘇宇,沒心思管那邊,哪怕自己天地波動,他感受到了,也懶得去管,大概率是大周王發現人山不見了!

嚇死你這老傢伙!

別說,人山真厲害,感覺比星宇印厲害多了,鎮壓長河,那是真的不動如山,厲害啊!

筆道,也被蘇宇單獨鎮壓了。

過了一陣,筆道劇烈顫動,沒一會,轟隆一聲,筆道顫動一陣消停了,然後,筆道中,飄出了兩個幽靈一樣的存在。

南無疆疑惑道:「感覺……化靈不算太難吧?」

蘇宇呵呵笑了一聲!

不難?

我一個開天者,二等規則之主,單獨一個人,大概都搞不定,你們可知道,現在為了你們化靈,付出了多大代價?

算了,不說也罷!

得速度點了,不然大周王快瘋了!

蘇宇迅速道:「你們剛融道,剛化靈,自己熟悉一下,我帶著其他人繼續!還有……作為噬神族,我覺得,毛球樣子挺好,二位就別化人了,嚇人,跟鬼似的!」

眾人無語,鬼能嚇到你?

還化為毛球……那多丟人。

……

蘇宇才不管這個,馬不停蹄地,帶著願意化靈的傢伙去化靈。

大道隨你挑!

你想哪個就干哪個!

哪怕是有主的也沒關係,有主的難化靈,真能化靈,代表對方對大道掌控不深,真遇到了,還能坑一把。

除了化靈的,還有融道的,抽取大道力量的……

反正蘇宇那是不管一切,強行幫他們融合也好,還是先把大道之力抽取大半,再把他們塞進去也好,反正,此刻大家都不在乎後果如何了!

一群瘋子,脅迫著蘇宇這個正常人,幫他們強大,蘇宇也很無奈的,而人山,此刻被蘇宇充當起了星宇印的作用,效果也更好一些!

……

搞定了化靈的,融道的,蘇宇強行幫人開陽竅。

開完了陽竅,他又馬不停蹄地朝著死靈界域跑,幫劉洪去挪移大道,而人山……自然被他搬走了,一起去鎮壓死靈大道,要不然,真不好弄!

不得不說,人山的效果杠杠的!

鎮壓長河都行,何況死靈大道。

……

死靈界域,蘇宇累的直喘氣,總算將劉洪的墨道挪移到了交叉口那邊。

結果,剛挪移完,劉洪腆著臉,得寸進尺道:「陛下,挪都挪了,不如陛下幫我的大道擴大一點?」

「……」

我去你大爺的!

你去死吧!

蘇宇壓根懶得搭理他,很快,他又跑去了時光長河,他要抽取一些肉身大道的力量,幫助這些開陽竅的傢伙強大起來。

如今,這股實力,不值一提,哪怕融了筆道的南無疆和雲塵,現在也只是初步融入,發揮不了筆道多少實力。

但是,只要給他們一點時間,用不了多久,這些化靈的,開陽竅的,都會成為強者!

……

而這一次,蘇宇花費了不少時間。

三天後,蘇宇才疲憊無比地,扛著人山回到了自己的天地,而這三天,大周王這個神經病,到處找人單挑,可能一輩子沒打的架,三天打完了!

當蘇宇回來的時候,看到的一幕便是,大周王被七八個規則之主,按在地上狂揍!

而四周,一群人鼻青臉腫地到現在都沒恢復,一個個在加油助威!

「打死他!」

「打死這孫子!」

「好傢夥,陛下剛消失三天,他就要造反,打死他!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鼻青臉腫的傢伙,恨的牙痒痒!

氣人!

大周王這傢伙,好端端地找茬,現在被人按在地上打了吧?

直到蘇宇將人山丟到一邊,轟隆一聲,震蕩天地,大家這才熄火,而被揍的鼻青臉腫的大周王,眼睛都腫的看不見人了,等看到人山落地,這才鬆了口氣,看向遠處走來的蘇宇,想開口說點什麼。

沒等他開口,就有人告狀了:「陛下,你剛走,大周王就造反了,差點打死了萬府長!」

蘇宇眯著眼,笑了笑,看向大周王,笑眯眯道:「大周王,我這才剛走,你又做什麼?算了,不和你計較,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,回頭見了人皇,你幫我說說好話就行!」

「……」

大周王齜牙,你想要的好話,是哪種的?

我現在恨不得錘死你!

蘇宇笑容燦爛,不管他,嚇死你了吧,老傢伙,這次大概真被嚇到了,活該!

也不多說什麼,蘇宇迅速道:「好了,都散了!努力修鍊去,一個個的,太閑了是吧?真要太閑了,我把武皇喊回來,陪你們練練!」

一下子,人去樓空,全部跑路。

算了吧!

誰願意和武皇打,那不是找死嗎?

而蘇宇,笑呵呵地掃了一眼大周王,也很快消失,大周王在原地等待了一陣,不經意間朝人山看了一眼,等看到人山上,坑坑窪窪的,大周王臉都白了。

卧槽!

到底幹嘛去了?

這……這是被時光之水腐蝕的啊!

蘇宇這混蛋,拿人山到時光長河中泡澡去了?

這不是泡了一會啊!

隱約間,在人山上,都能看到一點金色光輝了,大周王臉色發白,急忙朝人山飛去,很快,落入人山消失不見,而人山上的金色,也很快消失不見。

……

遠處。

蘇宇身影浮現,呵呵直笑。

刺激不刺激?

應該夠刺激!

不過這次也不是故意的,沒人山在,他也不好解決麻煩,只能說,巧了!

「再抽離一點大道之力,強化天地,我就該想辦法,先了解一下前線的戰況了!」

當日想著,我帶著十多位規則之主去救人,人皇會大吃一驚,現在……算了吧,人皇吃驚不吃驚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,小心萬族大吃一驚,嚇得夠嗆,魚死網破!

「在萬族強者眼中,萬族這一次,誕生了一些規則之主,而且沒死,這倒是可以作為一個切入點!」

蘇宇心中迅速盤算著,冒充嗎?

不好冒充啊!

人皇他們在前面擋著啊!

又不是先遇到萬族強者!

算了,回頭想辦法,再次把星月召喚來,問問情況,當然,召喚多了,引起萬族注意,也是麻煩。

PS:有點疲憊,9天快26萬字了,過渡期其實難寫,儘快過去,開啟新的旅途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29章 驚不驚喜(萬更求訂閱)

85.1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