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0章 準備(求訂閱)

第830章 準備(求訂閱)

一切安排妥當,蘇宇就得提升自己的實力了。

感悟大道,蘇宇一直沒耽誤。

但是,萬道齊全,其實感悟起來很難,這是一件極其耗費精力和時間的事,所以如今的蘇宇,為了迅速提升,用的都是薅羊毛的手段。

也就時光之主不在,而且很強,不然,早就被蘇宇給薅禿了。

實際上,不止蘇宇在干,如今開天的,哪個不是這麼乾的?

大家為了迅速擴充天地,都在薅時光之主,這位時光之主,換成蘇宇,出現的第一瞬間,先打死死靈之主,再打死人皇,然後才會到蘇宇才對。

蘇宇薅了一陣而已,死靈之主都快把時光大道中的死靈大道薅沒了!

……

送回了人山,蘇宇沒耽誤,繼續去時光長河。。。

這一次,不是一個人了。

他喊上了武皇!

是的,武皇又被他弄回來了,一肚子的不滿意,煩!

武皇不喜歡和蘇宇待在一起!

可是,蘇宇召喚,他不來,蘇宇這傢伙會直接對他肉身下毒手的。

這孫子,就是這麼黑心!

……

時光長河中。

武皇冷著臉,盯著蘇宇,一肚子憋屈,又他么喊我幹嘛?

蘇宇不管他樂意不樂意,趁著能用,物盡其用,想怎麼用就怎麼用,別到了時候用不了,那豈不是虧了?

蘇宇也不客氣,直接道:「你幫我尋找一些無主的規則之道,規則之道有主沒主,大體上能判斷出來,你開了天門,也是如今除我之外,唯一一位開天門的!每一條無主的規則之道,你都給我標誌一下……」

武皇抽氣,悶悶道:「你要幹嘛?」

「抽取力量,少廢話,幹活!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不太滿意,眼珠子閃爍了一下:「那也行,可是沒有肉身的話,我天門開不了!」

你得把肉身還我才行!

蘇宇側頭看向他,笑了笑:「要不……我滅了你的意志海,看看能不能讓人侵佔你的肉身,你看如何?也能開天門!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無言,好吧,和這個開了天門的傢伙撒謊,顯然是沒用的。

意志海,也能開天門的。

只是沒有肉身,的確很不爽的。

武皇懶得再說什麼,也不想和蘇宇待在一起,很快,掉頭就跑。

蘇宇喊道:「別跑去人皇那邊了!」

「用你說?」

武皇跑遠了這才冷哼一聲,廢話,我不知道嗎?

我一個人去,和人皇關係又不行,別被當成敵人打死了,那我到哪說理去!

武皇跑的飛快,蘇宇也不管他。

如今,有些事,的確只有武皇可以幫忙,這傢伙弱是弱了點,可的確是天才,開了天門的超級天才。

360元竅和360神竅,真不是隨意一個人都可以開啟的。

不過開天門的,混到現在,還差點到二等,也比較丟天門的臉了。

而蘇宇,一邊開天門尋找大道之力,一邊思考一些問題。

百戰他們開了人門,獄青他們開了地獄之門。

感覺上,難度不是太大的樣子。

尤其是地獄之門,能開的不是一個兩個,難道說,越早出現的門,越弱?

所以開啟難度更低一些?

「人門開啟,需要720肉身竅……」

可蘇宇仔細想了想,自己和百戰,也許真的身體結構是不一樣的,蘇宇百分百確定,人族的肉身,是開不了720肉身竅的。

巨人族,也許是可以的,抽空倒是可以去研究一下,包括罪族,也有一些後裔殘留,也能研究一下。

「人門和地獄之門……開不開的,倒是無所謂,但是……」

蘇宇想到了通天,通天不好晉級,開門的,都被蘇宇打死了。

但是,若是能掌握開人門和地獄之門的辦法,也許可以讓通天薅羊毛,沒事就召喚一下人門和地獄之門,吃一點算一點。

「還有,地獄之門可以召喚門后的古獸,人門的話,暫時沒看到太大作用……天門除了看大道,就沒別的作用了?」

「召喚門后的存在,應該也可以吧?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天門目前來看,其實效果很好,對蘇宇而言,各種手段,其實都有天門的輔助作用。

可是……不夠!

天門應該還有作用沒開發,比如如何進入天門內,這個目前蘇宇就沒發現好辦法,他上次,只是臨死一刻,生死交錯,這才撞破了天門虛影,但是,哪怕撞破了,他和文王他們其實不算在一個時空內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蘇宇很快鑽入了人族的肉身大道。

直接本尊鑽入!

這其實也是蘇宇第一次這麼肆無忌憚地鑽入肉身大道中,寬闊無比,在外看,肉身大道就寬闊無邊,真等進入了,蘇宇發現,比想象中的還要寬曠!

他定睛看去,心中微動,天門一開,隱約間看到,肉身大道有些坑坑窪窪,顯然,這些年受創不低。

甚至隱約可以看到一些裂痕!

而此刻,肉身大道中,蘇宇看到遠處,有一股股波動呈現,那感覺很強大,應該是肉身道人王侵佔了地盤,但是,也有一片相當寬闊的地帶,沒有什麼人侵佔。

「這應該是百戰、周稷他們之前侵佔的地盤!」

蘇宇大體上判斷了一下,很快,得出了一個結論,百戰和周稷,大概佔據了肉身道的三分之一。

而肉身道的人王,蘇宇再看,可能還有4位活著。

而這4位,居然也只佔據了三分之一左右。

也就是說,四位肉身道人王,其實佔據的地盤,和百戰周稷差不多,周稷和百戰的實力,要比對方強一倍!

強一倍,可不是實力一打二那麼簡單。

「幾個肉身道人王,可能比當年要強,怎麼著,現在四等也是有的!」

蘇宇判斷了一下,不過對方進步應該的確慢,都是上古人王,這時候,可能也才四等,撐死了三等偏弱的地步,對上古人王而言,其實還是弱了許多的。

此刻,隨著百戰和周稷斷道,那一片空了出來,也沒人佔據,主要是那片地盤的肉身之力,都被抽空了,想恢復,不是一兩日的事。

整個大道,還有三分之一,則是被一些弱小的波動佔據了。

「一些肉身道的合道嗎?」

蘇宇感應了一下,猜測了一番,應該是的。

上古侯中,人皇帶走的那批,可能還有一部分修鍊了肉身道,佔據了差不多也有三分之一,可能有一些強大的合道在,但是還沒達到肉身成王的地步。

整個肉身大道,就這樣被切割成了三個部分,如同三車道的馬路。

周稷和百戰,的確厲害,兩人修鍊時間,比起那些上古強者,可要短的多。

「肉身道……」

蘇宇忽然陷入了沉思中,他來這,是為了抽取一些肉身道力量的,去完善自己的天地,可真等看到了肉身道,看到了那一片空白區域……蘇宇知道,現在抽取,只能去抽取那幾位人王或者那些合道佔據區域的力量。

這樣的話,對前線可能有些麻煩。

「哎!」

之前他和星月打了招呼,但是,那時候他想著,哪怕幾位肉身人王,衰弱一些,問題也不大,可現在……算了吧,再抽取,把幾位人王抽的虛弱了,萬族看到了機會怎麼辦?

「不能抽取……」

「那……我就填充!」

蘇宇眼神閃爍了一下,自己去上游,也不能按開天者的身份來,雖然可能被星月曝光了,可萬族不知道。

開天者……對於實力弱小的開天者而言,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。

蘇宇忽然手中浮現一本書冊,文明志!

「既然如此……那我就暫時佔據一下肉身道,偽裝修鍊肉身道!」

一頁書頁,被蘇宇剝離,那書頁很快落入空白區域!

一瞬間,蘇宇的書頁,開始侵佔地盤,用的也不是肉身道中的力量,而是蘇宇自己天地內,肉身道的力量,此刻,一下子涇渭分明起來!

三車道中,蘇宇佔據的這一片區域,泛現出一些金色。

蘇宇這一次沒選擇抽離力量,而是選擇了將自己的天地肉身道力量融入,本是同源而生,問題不大,雖然有些小小的排斥,還是很快融入了其中。

如此一來,下次倒是可以偽裝成肉身道強者了。

至於天地……人皇他們可能知道,無所謂,大不了忽悠他們天地破碎了,知人知面不知心,對陌生人,沒見面的人,蘇宇向來不會說什麼真話。

他在肉身道中忙活了一陣,其實仔細探查,肉身道這些年大概損傷不小,這也是肉身道現在衰弱的原因,再這麼下去,肉身道無人修補,也許過不了多少年,就得自己出問題了。

這一日的蘇宇,侵佔了肉身道之後,又開始去抽取別的大道之力。

而武皇,也一路罵罵咧咧地幫著蘇宇尋找無主的規則大道。

有主的,容易起一些衝突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時光大道上游。

這裡,兩塊陸地懸浮,好像時光之水被凍結了,不過,若是仔細看,可以隱約看到,兩塊大陸,其實都在朝下游流淌。

速度不快。

不過,若是按照這速度,也許,不用太久,這兩塊大陸就會流淌到萬界區域了。

此刻,兩塊大陸中央,轟鳴聲不斷。

對面那塊巨大的大陸上,有人放聲笑道:「人皇,不如放開禁錮吧!我好像感受到了,我族……有人晉級了!你人族,多年無人來援,看樣子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!」

的確,他們有些感應。

本族的一些人,好像晉級了。

關鍵在於,他們同時也感覺到,人族的氣運,好像下滑了一些,比如對面的那些傢伙,感覺現在都有些烏雲遮頂的意思。

眾人放聲大笑,那萬族大陸之上,無數強者哈哈大笑。

「看樣子,萬界之爭,我們贏了!」

人皇算計再多,還是輸了。

本就不敵萬族,指望後方的人界能給他們一些支持,結果倒好,人族氣運下滑,倒是萬族這邊,感應到了本族出了規則之主。

幾位規則之主,也許無法影響到什麼,可是,這是利好消息。

代表人族的計劃,被打破了!

這一日,為了慶祝,對面,倒是發起了幾次規模不大的衝鋒,有人再次喝道:「放開禁錮吧,退回萬界,在這待了這麼久,不嫌麻煩?人皇,何必呢!現在你們退走,我們也不會滅了你人族,撐死了……殺一些人王嘛,哈哈哈!」

眾人大笑!

……

而這時候,人皇一方,氣氛有些凝重。

萬界輸了嗎?

等待多年,堅持多年,沒能等到援軍,反而敗了?

氣運好像的確下滑了!

這一刻,眾人稍顯凝重。

而此刻,虛影震蕩,一聲輕笑傳出:「別說一切只是推測,人族就算在萬界敗了,拖到了今日,其實,出幾位規則之主,又能如何呢?」

「讓我解除禁錮,一起回歸萬界,那是不可能的!」

人皇笑聲帶著戲謔:「若是敢,那就戰,決一死戰!若是不敢,慢慢耗著,等我們回去了……地獄之門差不多也該開啟了,兩方獨斗,不如三方混戰,這才快樂,不是嗎?」

人皇聲音宏大,笑聲爽朗,「你們啊,又不敢拼殺,又想造反,何必呢?」

對面,有人冷漠道:「人皇,死到臨頭了,你還如此囂張!昔年重傷到現在,你本尊都未出,你恐怕沒救了吧!」

「大概是吧!」

人皇也不否認,唏噓道:「傷勢太重了,否則,早就格殺你們了!」

對面,又有人幽幽笑道:「人皇還在唱空城計呢?你的算盤,又不是無人知道,不過……既然你要拖,那就拖好了,看你什麼時候死!」

是試探,也是一種恫嚇。

人皇,要死了。

否則,本尊不會多年沒出現。

當然,一切只是推斷,現在還無法確定,可人皇本尊多年沒出現是事實,真要沒事,早就該出現了,而不是一直在靈肉分離地戰鬥。

人皇笑聲再次傳出:「快死了,快了,大家再熬熬吧,也許熬到了萬界,我就自己死了,不需要大家費心!」

說罷,人皇輕笑道:「好了,也別試探什麼了,我就是真說我快死了,你們也不敢全信!既如此,那就等吧,等到回歸了萬界,看誰先死!」

對面無聲,也不再理會。

對人皇,還是忌憚無比!

很快,雙方都沉寂了下來。

……

人族這邊的領地。

人皇虛影,露出淡淡的笑容,不是太清晰,此刻,背對眾人,輕笑道:「好了,氣氛不要太凝重,沒那個必要!萬界之爭可能結束了……但是……勝利的應該是人族!」

一粗狂男子沉聲道:「陛下,人族勝了?」

「應該是。」

人皇笑呵呵道:「那個蘇宇,不是接引了星月過去助戰嗎?星月沒事,那蘇宇大概率也沒事。」

星月此刻也插話道:「就是,肯定沒事的!再說了,我走的時候,蘇宇都把百戰打死了……咳,百戰造反,被蘇宇反殺了,那傢伙非要背叛人族,不背叛就好了,還是很厲害的!」

一個是蘇宇打死了百戰,一個是百戰造反被誅殺,聽起來還是不一樣的。

此刻,有人嘆息:「到了這地步,人族還在內訌……哎!」

無奈!

星月回來,也簡單說了一些,但是不是太多。

眾人也知道,兩代人主,好像內戰了。

星月不以為然道:「上次我就說了,百戰不是好人,早就想背叛了,可惜上次我來的時候,實力還沒恢復,不然打死他!現在還是造反了!」

說著,她沒管這些了,看向虛影,「哥,你傷勢到底怎麼樣了?」

人皇笑呵呵道:「問題不是太大,但是現在不能出現,出現了,萬族反而覺得我心虛了,實則虛之,虛則實之,這時候就這樣恫嚇對方,讓他們不敢動手,一切等回了萬界再說!」

人皇笑聲輕鬆:「你們啊,還不相信我?」

「陛下聖明!」

眾人笑了起來,也是,陛下強大無比,現在這是在恐嚇萬族呢。

當然,有人稍顯凝重,不過想了想,也許……可能真沒什麼事。

就算有點想法,也不能說出口,那才是可怕無比的事。

眾人正聊著,忽然,虛影微微顫動了一下,那邊,明王也瞬間朝這邊看來,沉聲道:「又來?萬界之戰還沒結束嗎?」

一股特殊之力,蔓延而來,生死之力交錯,好像又想接引星月回去。

人皇也是破口大罵道:「艹他祖宗,還來?」

他一聲大罵,倒是讓之前的凝重消失了。

大家也是無語!

這個蘇宇……過分了啊!

人皇惱火道:「非要搞的萬族知曉?艹!」

幹嘛呢?

這個蘇宇,一而再地接引,動靜還是很大的,不知道你爺爺我,現在很虛弱嗎?

鎮壓這種波動,消耗也很大的。

別我自己沒把自己弄死,被這孫子給坑死了!

這不鎮壓波動吧,萬族知道了,大概會找麻煩。

這鎮壓波動吧,再來幾次,是個人都能看到自己的虛弱了。

蘇宇……你祖宗的!

這傢伙,神經病嗎?

沒事就召喚一下,把我妹當啥了?

他正想著,星月肉身微微顫動,很快,一股生死之力蔓延而出,人皇無奈,只得再次鎮壓波動,喝道:「早點回來,否則很麻煩!」

「哦!」

星月答應了一聲,迅速消失不見。

人皇暗罵一陣,麻煩。

再有下次,我一巴掌拍死你!

而此刻,其他人則是疑惑:「是萬界之戰沒結束,還是人族又遭遇了危機?」

人皇懶得去想,隨意道:「可能是閑著沒事,找星月聊聊天。」

眾人無語了!

扯什麼淡呢!

不過也有人笑眯眯道:「可能是武皇復甦了,找那蘇宇麻煩,現在召喚星月去打死武皇,待會也許時光長河還得震動一下,武皇又得被殺!」

「嘿嘿!」

「哈哈哈!」

眾人頓時笑了起來,這個……也有可能嘛!

人皇虛影隨意掃了一眼說話的人,也不說什麼,就是那虛幻的眼神,帶著一些意味深長,剛剛說話的那位,有些尷尬,訕訕無比。

我隨意一說,你可別看我,看我,我心虛。

眾人再次笑了起來。

氣氛,還算歡快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抽離完了大量的天地之力,也再次回到了自己天地中。

天地顫動一陣,一道虛影,生死交錯,很快,星月身影浮現。

星月儘管虛幻的很,依舊冷漠,虛影浮現,背負雙手,呈現在空,俯視蘇宇!

「說,何事!」

冷漠聲傳出!

蘇宇瞥了一眼星月,也懶得在意這些,一揮手,出現一張椅子,擺擺手道:「坐下聊,速度快點!」

「哼!」

你讓我坐,我就坐?

我不坐!

星月依舊傲立,蘇宇也不管她,隨你,客氣一下罷了,你愛坐不坐。

此刻,蘇宇也不絮叨,直接道:「見到人皇了?」

「當然!」

「人皇受傷了?」

「好像是……但是我問了,他說沒事。」

蘇宇想了想,微微點頭:「你一個走生死大道的,他都這麼說,代表沒救了!」

「……」

星月無言,這叫什麼話?

而蘇宇,卻是斷定,麻煩很大,否則,星月走生死大道,一般的傷勢,沒什麼問題的。

要不星月實力不夠,無法救人皇,要不就是人皇徹底沒救了。

就這兩種可能!

蘇宇也不追問,又道:「那邊,雙方多少規則之主?除了規則之主,還有別人嗎?」

「人族這邊42,對面不知道,人族侯還有80多位……一百多人!」

星月一下子就把情報給賣了。

42位?

不算多!

這是實話!

要知道,當年走的時候,人族就有36人王,明王,人皇,這就38位了,加上星月的話,這就39位了,外加200多位人侯……

可現在,規則之主看起來多了幾位,可人侯,卻是只剩下三分之一了!

代表這麼多年,死了一兩百的人族侯了。

要知道,帶走的都是精銳!

這一點,毋庸置疑。

關鍵在於,人皇還被重傷了,這實力,恐怕還不如當年強大!

「萬族呢?」

「不知道……」

星月冷冷說著:「雙方有些年沒大戰了,對方誕生了一些規則之主,但是都藏的死死的!人族這邊也在藏著掩著,也不給對方探查虛實……所以現在,對面大概可能有120位左右,對方帶來的侯更多。」

「120位規則之主?」

「大概是!」

蘇宇皺眉:「這麼說,這麼多年,人族沒多幾個,萬族倒是多了十多個……」

萬族原本有99位議員,議員之外還有一些規則之主,這增長的比例和人族差不多,可是……按照比例來,人族完犢子了!

蘇宇迅速道:「萬族為何一直沒發起總攻?按理說,比人族強大的多!」

「忌憚!」

「怕死!

星月淡漠:「何況,萬族這邊,幾位頂級萬族皇者,被我哥哥重傷,也不敢貿然出動,擔心隕落!」

對付人皇,自然會出動最頂級的存在。

不過,對方也受傷不輕,哪敢輕易出動。

蘇宇凝眉:「就因為這一點?還有,萬族中,不是還有人族的盟友嗎?怎麼沒聽你說,難道都在萬族陣營中?」

「我沒問……」

「白指望你了!」

蘇宇無語,這種事都不問。

他很快道:「我近期可能會過去救援大人!但是……我不放心,擔心引起變故,我要是去的話,我不召喚你了,召喚多了,容易出事,我會生死大道波動,繼續密語聯繫,你到時候告知人皇就行,其他人不要說!」

「哦!」

星月回應了一句,很快,冷冷道:「我非要說!」

神經!

蘇宇當她沒說話,她就這態度,你說什麼,她非要反正回答你。

習慣就好!

蘇宇沉聲道:「你問問人皇,需要什麼幫助?或者說,有沒有什麼辦法,可以讓他恢復,可以告知我,我想辦法,為他提供一些支援!」

「另外,你問問人皇……」

蘇宇迅速說了一陣,最後看了看星月虛影,顫動的厲害,很快道:「行吧,就到這了,你先回去吧!」

「沒了?」

星月有些惱怒:「就這些?」

廢話!

難道還有別的嗎?

蘇宇想了想,可能還真有,迅速道:「對,還有一件事,問問人皇,要不要帶著人山一起去?」

「……」

星月冷哼一聲,轉身就要離開。

蘇宇笑了笑,又道:「還有,大人保重自己,真要萬族忽然衝鋒,大人先撤,就說去找援軍,大人可千萬不能死,不然我的生死大道就完了!」

「哼!」

星月冷哼一聲,瞬間消失,也不知道是滿意還是不滿意。

蘇宇聳聳肩,等她消失了,這才徹底凝重起來。

搞什麼玩意!

打了這麼多年,對面還有一百多規則之主,人皇這是一直在走鋼絲啊,也不怕把自己玩死了!

「戰力對比差距太大了……萬族內部,恐怕也有一些衝突,和萬界局勢差不多!」

蘇宇迅速判斷了一陣,卻是依舊凝重無比。

說實話,人皇要是沒事的話,他實力強大,蘇宇若是能帶幾十位規則之主過去,那倒是不怕什麼,說不定還能壓制對面!

關鍵就在於,人皇有事啊!

都沒讓星月治療,這傷勢還不是一般的嚴重啊!

「不好辦!」

就現在這情況,蘇宇去了也是白去,那還不如拖延到他們回歸,可那時候,地獄之門再一開,更麻煩!

「怎麼辦?」

「我這邊,還有別的辦法嗎?」

蘇宇不斷思考著,我這邊,還有沒有辦法提升了?

最好的辦法,其實是去天門,把文王、武王、時光師都給帶出來,加上在三位,那就厲害了,去了,萬族大概都得膽寒。

可是……關鍵是,沒辦法啊!

「文王……」

蘇宇呢喃一聲,這個真沒辦法,但是……文王……真不行,老子冒充文王怎麼樣?

讓武皇這個傻子,冒充武王?

武皇若是到了二等,和自己一起冒充文武雙王?

然後……再威懾一下萬族?

蘇宇心中尋思著,也不是不行,按照當年的實力劃分,武王也就二等,武皇倒是很快就能達到了,自己的話,冒充一下一等的文王,也不是沒希望。

「可以當成方案之一!」

文王武王若是出現,萬族大概率不敢輕易發起攻擊,可是,瞞得了一時,瞞不了一世。

蘇宇愈加頭疼了,那此刻的萬界,還有辦法提升自己嗎?

很難了!

有,其實還是有的,比如……人皇大道!

「人皇大道雖然開的不多,可畢竟是開了天的,吞噬了,也許可以讓我強大一截,可是……別我吞了,他就掛了,那更麻煩!」

一個個念頭閃爍,最終,蘇宇還是選擇不去吞。

說罷,蘇宇手中忽然浮現出一根竹竿,人祖的竹竿。

也許,這就是最後的強化手段了,天滅這些人,不知道誰先達到規則之主的地步,運氣好,也許可以出現一位三等規則之主,或者更強大點,但是二等應該難度不小。

「其實……也許……還能嘗試一次!」

蘇宇忽然眼神閃爍起來,嘗試什麼?

嘗試……復活死靈王!

要不試試?

他現在都是四等了,可這些死靈,起碼一半的本源實力都在死靈長河中,復活了死靈王,這位起碼能到三等!

那是最少的!

而復活的話,如今蘇宇實力強大了許多,亡靈之主再出現,蘇宇也不見得沒辦法對付。

「那樣一來……死靈之主大概真想弄死我了,把他大道中最強的存在都給剝離了出去!」

管他呢!

蘇宇有了決定,也許可以把死靈王給復甦了!

這樣的話,也能出現一位高端戰力。

武皇達到二等,我是二等,竹竿起碼製造一位三等,死靈王最少也是三等,其他人成為四等……還有混沌龍,那傢伙四等偏強,若是也能有些提升,說不定也有希望跨入三等。

那這樣一來,戰力就會提升許多了。

「關鍵是……也許可以藉機,把劉洪這傢伙提升起來!趁著復活人,把他的大道,給擴張了!」

復活死靈帝尊,倒是個不錯的選擇。

這一次,也只需要復活一人就行。

其他的,都無所謂了。

何況,現在的死靈界域,也沒什麼強者。

「等復活了死靈王,差不多也快到時候了……」

蘇宇感受到了,自己天地中,有些人快要晉級了,果然,不逼迫一下是不行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0章 準備(求訂閱)

85.2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