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1章 天道好輪迴(求訂閱)

第831章 天道好輪迴(求訂閱)

(昨晚一晚上沒睡,好睏,精神萎靡)

蘇宇深感實力不夠!

哪怕提升的極快,麾下戰力強大,他依舊覺得不夠,這一點的原因,就來自於人皇的坑。

否則,蘇宇現在可能已經帶人去上遊了。

之所以此刻不去,就是擔心。

可如今,萬界之中,目前所知,有希望提升他的,只有地獄之門了,可這裡,比人皇他們那邊還要危險。

光靠薅羊毛,是薅不到一等的。

若是那麼簡單,那就容易了!

……

死靈界域。。。

蘇宇再次到來。

死靈帝尊很快感應到了,看到蘇宇來了,急忙道:「陛下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看了一眼辰,這位是極其古老的存在,死靈之主那個時期的人物。

蘇宇想了想,開口道:「死靈王,問你個問題。」

「陛下請言!」

「在你們那個時期,強者是如何修鍊到那麼強大的地步的?」

「光靠時間去堆積嗎?」

蘇宇疑惑一個問題:「單純的靠時間,去積累底蘊?」

這個問題,倒是有些難到了死靈帝尊。

一時間,他不知道該如何去說,蘇宇口中的強者,顯然不是一般的強者,一般的規則之主,他未必看得上,蘇宇看得上的,是那些恐怖的存在。

死靈帝尊遲疑了一下,這才道:「陛下,萬界強者強大,其實追根究底,還是和時光長河有關的!在我們那個時代,門戶不現,其實大家的一切根基,都是時光長河!包括死靈之主也好,還是其他人,強大的根本,都在於時光長河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不錯。

時光長河,才是萬界最神秘的存在,最強大,也最恐怖的存在。

而自己,對時光長河的了解,其實不算太多,比如,他沒去過上游,沒太過深入下游,他不敢貿然前去,擔心出現問題。

去了上游,可能那邊一天,這邊就過去了很久,當然,去了下游,也可能直接出現在未來了,也是如此,時光長河,不在萬界的這一段,到了其他地方,都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。

上游,存在於過去,下游,存在於未來。

接引過去未來身……這是三身法的理念。

就是從時光長河中,撈取過去未來,強大自己。

死靈帝尊,給的答案就是這個,包括死靈之主他們,大家的強大,其實都在時光長河之中。

「過去未來身……」

蘇宇喃喃一聲,被拋棄的三身之法!

算是證道中最弱的一種功法,但是,可以死三次,而且三身法有個好處,其實真的很厲害的話,是可以捕捉未來,捕捉過去,不斷套娃的。

當然,正常情況下,正常人是做不到的。

三身法,蘇宇沒去研究過,因為大家用了都說弱。

此刻,蘇宇想著天門,想著地門,想著去上游……但是,死靈帝尊說,一切的根本,還是在時光長河,大家的強大,都是在這強大的。

蘇宇摸著下巴,思考一些問題,忽然道:「三身法,你知道嗎?」

「三身法?」

死靈帝尊聽說過,當然,當他解封的時候,蘇宇這邊,已經廢棄了三身法,哪怕之前走三身之道的強者,大部分都換方法了。

蘇宇又道:「我弱小時期,曾和人一起進入過時光長河,但是,那時候我看到的長河,和現在的長河是不一樣的!」

蘇宇解釋道:「那時候,我是可以看到一些過去的記憶的,甚至可以去看未來!當然,我沒看過未來!按照大家的解釋,那是因為走的支流……可以看到一些記憶痕迹,可如今,我再看時光長河,為何和之前又不一樣了,我看到的都是主流,而沒有當初那些氣泡了!」

這個問題,蘇宇沒太在意,因為那時候,他看到的,也許只是自己記憶中記下來的一些畫面,而烙印在了長河之中,如今他強大了,烙印不容於長河,也是很正常的。

「記憶?」

死靈帝尊倒是有些意外:「陛下的意思是,你口中的三身法,可以通過時光長河看記憶?」

「對!」

蘇宇點頭,「我還曾看過別人的記憶,但是現在,因為我們不走三身法了,我都是帶人直接走時光長河主流,所以,好像大家也都看不到了。」

「三身法……陛下可以和我詳細說說嗎?」

三身法,是上古消失之後,後期才流傳下來,應用最廣泛的一種功法。

死靈帝尊,幾乎沒什麼了解。

蘇宇很快解釋了一下,開口道:「在我的看法中,三身法的過去未來身,其實就是規則之力,對過去的一些感悟,對未來的一些探索,所以三身融合,就會強大無比!」

死靈帝尊來了興趣:「三身法……陛下,這功法,我確定,在我們那個時代是沒有的!這三身法,是誰開創的?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蘇宇真不知道!

只知道,在上古,這功法就有了,但是很少有人會用,因為太弱,三身分離,就弱的不行。

三身證道的存在,比起其他證道法,都要弱。

保命的話……強者殺你一次和殺你三次沒區別。

可是,死靈帝尊卻是開口道:「陛下,三次……居然可以復活兩次!你說的被殺,是意志海破碎,大道斷裂,肉身粉碎,這樣的情況下,居然可以復生?」

蘇宇也是一怔!

是啊,是可以復生的!

三身法,就是這樣的。

死靈帝尊卻是再次吸氣:「陛下,你也是開天者,死而復生的事,哪怕在你的天地中,你也做不到吧?」

蘇宇沉默了一會,點頭:「很難很難,可能是我現在太弱,我是無法做到的死而復生的,要不然,我天地中的強者,都是不死不滅的存在了!」

「那就是了!」

「可按照陛下的說法,只要達到了日月巔峰,所謂的准無敵境界,有了過去未來身,居然就可以復活了……這簡直不符合常理!」

死靈帝尊意外無比:「可這樣的功法,陛下居然說是最弱的功法……」

蘇宇不由道:「不是我說,是大家都這麼說,而且……也是事實,三身法弊端很多,三身分離之下,很弱的,哪怕合體,其實也不如正常修鍊的!」

說到這,蘇宇微微挑眉:「三身分離,擊打大道,打的對方三身不得不分離……三身法,為何感覺有點像是分身之道,在大道中,烙印三次,將整個人分成了三份……所以死了一次,可以再次復活……」

三身法,如今蘇宇再看,也是,這死而復生,難度極大的。

三身法誰創造的?

感覺很不簡單啊!

然而,死靈帝尊想了想道:「陛下,三身法一道,有什麼代表性人物嗎?」

「沒!」

蘇宇搖頭:「上古不修三身法,上古之後,其實修鍊的也少,活著的,要不死了,要不改道了!如今修三身法的……」

還有嗎?

蘇宇想了想道:「應該還有一些永恆,萬族的永恆,沒走的那些,應該修的都是三身之法!」

死靈帝尊沉默一陣,開口道:「這三身法,倒是讓我想起了一件事!」

「什麼?」

「死靈之主!」

這和死靈之主有什麼關係?

蘇宇意外,怎麼扯上死靈之主了,難道是他創造的功法?

死靈帝尊解釋道:「在開天時代末期,死靈之主其實有過一個想法,當然,很駭人的想法,後來他放棄了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吞噬時光長河!」

蘇宇齜牙,我去,果然霸道,果然瘋狂,我都沒想過!

死靈帝尊回想了一陣,繼續道:「當時,死靈之主很是霸道,他曾在諸天中提過,找三位強者,前中后,托舉整個時光長河,將時光長河壓縮,給他吞了!」

「不過,按照當時的一些說法,時光長河存在於不同的維度……也就是陛下所說的過去、現在、未來!」

「所以,一個人,是沒辦法同時存在於三個時空維度的……難道……三身法就和死靈之主這個想法有關?」

他帶著一些疑惑,而蘇宇,卻是凝眉:「你的意思是,死靈之主說,當一個人,他在時光長河一端,是沒辦法出現在第二端的?」

「對!」

死靈之主點頭,「分身也不行!比如陛下現在去上游,哪怕在這裡留下分身,當你離開了萬界範圍,分身也會崩潰的!」

蘇宇凝眉:「那靈肉分離呢?」

「這個……我不太清楚,可能是可以的吧?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也就是說,想同時分身,一處在時光長河發源地,一處在末端,一處在此地,是行不通的?」

「是,死靈之主是這個意思,具體的,我倒是不太清楚,畢竟涉及的東西太高端了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點點頭,陷入了沉思中。

他來,是為了復活死靈帝尊的,可聊著聊著,忽然聊到了三身法的問題上了。

而三身法,這一刻,忽然感覺有些神秘了。

死而復生,這是很多人無法解決的問題,包括人皇,包括文王!

大家都不行!

可是,三身法這垃圾功法,修鍊者,居然可以活三次,要知道,是真正的三次,肉身、意志海、大道都被打爆了,對方都能復生的!

這……很可怕的!

尤其是,這不是特例,而是所有修鍊者,都是這樣的情況。

自從蘇宇覺得三身法太弱之後,他都沒太在意這功夫了,三次?你就是復生三百次也沒用,能打死你的,照樣打死你!

可親自主導過復生的蘇宇,卻是知道復生有多難。

在死靈界域復生一位死靈,可是會觸怒死靈之主的。

一個個念頭升起,三身法只是突然想起來的一件事,蘇宇很快強行壓下,沉聲道:「暫時不研究這個,我這次來,是為了你復生而來!等你復生了,我去萬界抓捕一些修鍊了三身法的修者,看看三身法的特徵,也讓你看看。」

其他人,都身在此山中,大家都習慣了默認三身法是垃圾,倒是死靈帝尊,還沒接觸過三身法,也許會有些發現。

「復生……」

這一刻,死靈帝尊茫然了一下,我……要復生了?

「陛下,可是那亡靈之主……」

蘇宇笑道:「上次他阻攔我,堪堪達到了五等規則之主的地步,那這一次你復生,你覺得,他能達到什麼地步?」

就算對方再次清醒,蘇宇覺得,他提升速度沒自己快。

只要我提升的快,我就是一直復生,你也拿我沒辦法,第一次,你五等,這一次,你四等甚至三等,我照樣打你!

死靈帝尊心中微動,也是啊。

蘇宇提升的太快了!

若是如此……他也有些激動,復生,這是好事!

誰都想!

不過蘇宇想了想還是道:「復生的話,你只能復生到我的天地中,而我的天地……說實話,現在是不可以再次復生的!」

死靈帝尊一下子沒太明白蘇宇的意思,蘇宇笑道:「簡單來說,我的天地和死靈大道沒有什麼交集的地方,所以,他是無法接引我天地中隕落的人的!所以之前說的死而復生,其實都是忽悠大家的,增強一下士氣罷了,目前我天地中生死大道也不夠強大,也沒辦法接引死者……所以,我這邊,死了就是真死了!」

不存在什麼成為死靈的機會,這一點,上次南王把萬界強者嚇的一愣一愣的,那是因為那傢伙不了解死靈大道接引的程序。

死靈帝尊失笑:「這個和我們關係不大,目前的死靈長河就算接引,也難接引規則之主,否則,那些死去的規則之主,早就都復生了!」

「你生前不是規則之主嗎?」

蘇宇對這一點,還是存在一些疑惑的。

不錯,按理說,死靈界域是無法接引規則之主的,那死靈帝尊生前難道不是規則之主?

死靈帝尊沉默了一會,開口道:「我算是吧!」

「算是?」

「我……算是永恆!陛下理解嗎?」

「開道者!」

蘇宇懂了,「就是說,你在生前,具備規則之主的實力,但是還沒到大道開闢完成的地步,是嗎?」

「對!」

死靈帝尊點頭:「我和肥球他們類似,開道者,但是開道者,想把自己的大道開完全……其實會出現一個蛻變期,就是大道不再延伸了,這才算開的完全,大道徹底化為時光長河的支流!我還沒達到那個地步,所以我只是永恆,但是我開的道不弱,所以也不懼一般的規則之主。」

「你開的是什麼道?」

蘇宇倒是來了興趣,那個時代,開道倒是不稀奇,一開始,天地間也沒那麼多道,就是前人在開道,才有後來者融道。

那死靈帝尊,當年開的什麼道呢?

能在沒開完之前,就具備規則之主戰力,還是很厲害的,這道不算弱!

「星辰之道!」

死靈帝尊解釋道:「陛下也看到了,諸天有日月存在……」

蘇宇點頭,忽然一怔,是的,諸天有日月存在,多正常。

日月境,還有這名字呢。

怎麼了?

可日月……大家習慣了日月的存在,還真沒太在意,日月……到底是啥玩意?

蘇宇忽然有些走神了,今日,為何會想到這麼多。

日月,多尋常的東西,是個人就知道,諸天有日月,日為陽,月為陰,怎麼了?

日冕天尊和月食天尊,最後爆發的時刻,還爆發出了規則之主戰力呢!

死靈帝尊倒是沒在意這個,繼續道:「星辰之道,或者說,便是日月之道!吸日月之精華,召日月之力,其實也許算是陰陽之力吧,但是我這道,以陰月之道為主……」

大體上,蘇宇聽懂了,沉聲道:「你的意思是,你的道,是以日月為基礎,類似於月天尊那種?」

「算是吧!」

蘇宇瞭然:「這道,是你自己開闢的,有什麼特性呢?」

他解釋道:「就是問問,有些好奇。」

「特性?」

死靈帝尊倒是沒太在意,繼續道:「就是陰寒無比,凍結靈魂,但是有淬鍊肉身之效,大體上就是這些。」

蘇宇點點頭。

日月之道!

有點意思了。

日月,到底在哪?

他也能看到日月,但是不知道在哪,天上是沒有的,天上你再飛,飛的再高……到上界了,上界你再飛,你就到混沌中了!

一個個念頭呈現,很快,蘇宇道:「星辰之道,我這邊好像沒收錄,但是,陰陽之道,我倒是有,你可以選擇陰陽之道!大體上差距不大!或者,你可以自己考慮,後期在我天地中開闢新道!」

死靈帝尊笑了:「這倒是無所謂,其實差不多,而且陰陽其實是大道,比星辰之道潛力還要更大!」

蘇宇再次點頭,喊道:「劉洪!」

片刻后,天地震蕩,劉洪一閃而逝,看到死靈帝尊,再看蘇宇,有些抽氣:「陛下……要復生死靈王?」

「對!」

我的天,要老命了!

而蘇宇,看向劉洪,沉默了一會,忽然道:「你別想陰著了,我可能要用到你!」

「什麼?」

劉洪微微一怔,什麼意思?

不給我當暗衛?

蘇宇沉默一會,「我要去上游的話,不可能挪移天地跟著我,就算可以挪移……我挪移到了那邊,也來不及了!你的墨道,之前我不是幫你挪移到了生死交集地嗎?」

劉洪心中微動,是的,咋了?

「你……想辦法,看看能否將墨道一端,接連我的天地!將時光長河、死靈長河、我的天地,三條道,都給連接在一起!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這樣的話,我的天地之力,也許可以輻射範圍更大,甚至輻射到上游!」

劉洪瘋狂抽氣,「陛下,藍天不是在做這事嗎?」

藍天好像在負責連接啊,你又找我幹嘛?

這也太危險了!

蘇宇搖頭:「第一,藍天這邊,我讓他斷了道,融入了我天地,現在就算恢復到時光長河中,麻煩也很大,當然,也不算太難!第二,藍天他主攻時光大道,而不是死靈大道,我想把死靈大道也給連接上去!」

劉洪不解,有意義嗎?

蘇宇沒好氣道:「你白痴嗎?不連接上死靈大道,如何讓人復生?如何讓死靈長河接引?如何盜取死靈長河的力量?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我現在天地中,生死不平衡!星月執掌生命大道,我生死平衡了沒用,她一直在抽取生命大道的力量強大她自己,導致我的生死也不平衡了,現在,我還得需要死靈大道的力量,去完善我的生死,達成平衡!」

這個,他沒辦法勸阻。

星月本就執掌生命大道,蘇宇總不能讓她不修鍊。

可如此一來,其實也打破了蘇宇天地中的生死平衡。

劉洪齜牙道:「陛下,那我……那我不就真成了管道了?」

「對!」

蘇宇點頭:「你不樂意嗎?你不但是管道,你還是三接頭的!」

「……」

劉洪欲哭無淚,這話說的,三接頭,也是,他現在大道在生死交匯之地,蘇宇的意思很明顯,一部分抽取時光長河之力,一部分抽取死靈長河之力,一部分再去連接蘇宇天地。

蘇宇此刻也笑了:「如此一來……倒是有希望達成生死平衡了,那星月執掌生死大道,應該會更強三分,而她強大了起來,我天地的生死大道就強大了起來,倒也算是一種變相增強我自己!」

很好!

這個想法,之前是準備讓藍天去做的,可現在想想,藍天也不見得就比劉洪更合適,這傢伙,之前讓自己挪移他大道到生死交匯地,想吃上下兩家,蘇宇覺得,可以吃了上下兩家,再來滿足自己!

很好!

而劉洪,那是一臉無奈,合著,我還是得給你打工才行啊。

蘇宇不管他答應不答應,繼續道:「待會,你繼續和上次一樣,接引死靈王進入我的天地中!」

蘇宇一揮手,遠處,歸墟之地,一處天地投影呈現,蘇宇開口道:「和上次一樣,死靈王進入其中,吞噬本源力量,通過墨道,接引生死之力,連接我天地中的大道之力,我再給你灌輸足夠多的生命之力,助你復甦!」

死靈帝尊深吸一口氣,來的就是這麼突然。

他以為蘇宇短時間內,不會再去考慮復生的事了。

沒想到,這才沒多久,蘇宇就開始第二次復生了!

而蘇宇,那是乾脆無比。

毫不猶豫,說完這話,低喝一聲,一拳轟擊天地,上空,一道長河浮現,蘇宇瞬間轟破了一個口子,直接踏入其中。

他一進入,長河動蕩起來!

因為他上次來了一次,復甦了一次,導致長河對他的氣息感應極其敏銳,當蘇宇一進入,整個死靈長河都顫動了起來。

好像在說,上次那個王八蛋又來了!

這就相當於,有人把南王從蘇宇的天地中剝離,奪了南王的大道之力,然後逃離了蘇宇天地,換成蘇宇,也得和人干一架才行!

顯然,他現在就是這麼弄死靈之主的。

……

「混賬!」

一聲宏大無比的怒喝聲,在整個長河中震蕩!

那冥冥中帶來的壓力,哪怕此刻的蘇宇,都有些受到壓迫。

整個長河,巨浪滔天!

這一次復甦,比上一次要快的多,太快了,幾乎是眨眼間,一尊死靈巨人浮現,帶著一些迷茫,先是迷茫,接著,那巨人眼中露出一抹精芒!

陡然看向蘇宇,帶著冷漠:「你又來了?」

蘇宇笑了,「你是死靈之主,還是亡靈之主?」

那死靈巨人,手持巨大的叉子,朝蘇宇一步步走來,帶著淡漠之意:「死靈也好,亡靈也好,都是一體!你此次前來,所為何事?」

「復生一個人。」

「誰?」

「那個死靈帝尊……」

「哼!」

一聲冷哼,響徹長河,這一刻,死靈巨人也憤怒了:「你要抽離長河中第一位規則之主?」

開什麼玩笑!

這相當於把蘇宇天地中最強的一位給抽走了!

蘇宇真要復生個把小人物,他還真未必太在意,可復生死靈帝尊,這是不可以的!

一瞬間,一把巨大的叉子,朝蘇宇叉來!

而這一刻,蘇宇單手抓住了叉子,看向下方,笑道:「速度上來,這一次復甦的太快了,你趕快去吞噬你的本源之力,咱們發生了就走,也不打擾亡靈之主!」

下方,死靈帝尊迅速破空而來,而死靈巨人,暴吼一聲,一叉子再次叉出,想要襲擊蘇宇,結果,又被蘇宇抓住了!

死靈巨人有些震動:「你……過去多少歲月了?」

難道距離上一次,過去無數歲月了嗎?

上次他看到蘇宇,也只是一位天尊,接近規則之主,但是還不是,可這一次,他一復生,其實就有上次的實力,也是五等規則之主左右的實力!

上次,蘇宇靠著龍血侯,炸的他散去。

這一次倒好,蘇宇直接就抓住了他的叉子!

蘇宇笑道:「道友,沒必要打打殺殺的,你想復甦到四等三等,都需要時間,我來,對你有好處的,你現在把我打跑了,你還得繼續沉眠。」

「可我在這,你就可以不斷增強自己,和死靈之主搶奪控制權……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這叫辦公家的活,肥了自己!你現在馬上把我打走了,死靈之主的意志不會一直給你提供力量,那不好,你看,現在你又變強了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帝尊迅速破空而來,聽到這話,也是無言,這蘇宇,真的是……能說會道。

騙了活人騙死人,騙了死人,現在連死靈之主的意志投影都要騙!

哪天死靈之主真回來了,感受到了自己的意志投影居然有了自己的想法……還是蘇宇慫恿的,大概能把蘇宇切成萬段!

他也顧不得這些了,迅速朝深處飛去,他要去找自己的死靈本源,至於巨浪,對他這個四等規則之主而言,影響不是太大。

主要的核心力量,是死靈巨人,現在被蘇宇阻攔了。

沒一會,深處,轟隆一聲巨響!

整個長河,那是劇烈波動!

死靈帝尊,作為最強者,甚至是第一個被接引的死靈,此刻,他在融合本源,這下子,整個長河都在抗拒了。

而亡靈之主,眼神也是瞬間冷漠無邊,這一刻,和剛剛好像有些不同,一眨眼,他的氣息也達到了四等,而且還在繼續攀升!

感應到了自己大道中,有強者想脫離,死靈巨人一下子強大了起來。

這一刻,他口中傳出一聲霸道無比,帶著一些怒意的喝聲:「大膽小輩!你敢奪我蓄養的死靈,找死!」

話音落下,亡靈之主手中的叉子,忽然一變,一眨眼,化為一本書!

是的,書!

和之前完全不同!

那死靈巨人氣息,也瞬間再次強大起來,直接翻開書頁,手中浮現一支筆,一筆點下,在那書籍上,落在一滴死靈墨,那墨水,一眨眼化開,化為蘇宇的模樣。

而這時候,他再次一筆點出,蘇宇的眼睛被他畫出一隻眼,轟!

就這一下子,蘇宇眼睛忽然劇痛無比!

好像被死氣灼燒!

那死靈巨人冷漠無比,「小輩,同為開天者,不欲以大欺小,可你欺人太甚,膽敢占我道場,哪怕一縷意志,也不是你可抵擋!今日,誅殺你!」

話落,再次一筆落下,蘇宇又一隻眼浮現,這一刻,蘇宇雙眼瞬間化為死靈眼,蘇宇痛呼一聲,雙眼劇痛無比,好像要瞎了!

「這是我的道場,你在我道場中和我爭鋒,真是……送上門的找死!」

話落,那死靈巨人,再次畫出蘇宇的鼻子,蘇宇的鼻子,也一下子被無數死氣腐蝕,那是死之大道的力量!

「你是死靈之主!」

蘇宇低喝一聲,這一刻,才是真的死靈之主意志,甚至是剛投來的意志。

蘇宇暴喝一聲,陡然,萬道之力匯聚,也是書本浮現,萬道之力浮現,手中出現一支筆,怒喝道:「你非本尊,你也能斗過我?」

「畫畫是吧,你玩這套,我也會!」

蘇宇一筆在文明志上寫下了一個字,「封!」

一個巨大的封印,朝對方飛去。

「生!」

無數生命之力,朝對方涌去,而對方的死氣,也席捲而來,雙方都手持書本,大道之力在半道上撞擊,蘇宇強在他此刻比死靈巨人強。

而對方強大在,現在,這裡是他的地盤!

一下子,倒是平分秋色,而且蘇宇還隱約贏了一頭。

那死靈巨人微微變色,冷哼一聲,一瞬間,畫出了蘇宇的雙手,而蘇宇的雙手,瞬間焦黑一片,可蘇宇不在乎,咬牙低吼一聲,也畫出了一道門!

這門戶被蘇宇畫出,不但如此,蘇宇天門浮現,忽然,書中門戶和他額頭上的門戶同時出現,瞬間融合,萬道之力匯聚,一眨眼,朝對方覆蓋而去!

「天門?」

那死靈巨人眼神微變,有些慍怒:「好一個天門投影,可惜……弱了點,本座連天門本尊也不懼,何況只是投影……」

「廢話,你也是投影!」

蘇宇也是冷哼,你把你當本尊了嗎?

此話一出,死靈巨人微微一怔,是的,我……不是本尊!

可是,來不及了,剛出手,轟隆一聲,天門投影中忽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,帶著一些生氣,瞬間化為鎖鏈,無數的鎖鏈,朝他覆蓋而去!

「放肆!」

死靈之主怒喝一聲:「時光之主本尊在這,也別想鎖我,何況區區一條封印之鎖!碎!」

一聲低喝之下,他手中那死靈之書瞬間爆碎,一擊打的天門投影也在暴動,顫動,虛影有些破碎的跡象!

而蘇宇,卻是迅速將這些話記下。

眼神閃爍,冷哼道:「投影奈何不得你,我就去時光長河上游盡頭去找天門本尊對付你……」

死靈巨人冷喝一聲:「你去的了嗎?大言不慚!」

話落,他身上死氣再次爆發,整個長河劇烈顫動,一擊打出,打的天門投影再次顫動!

而蘇宇,再次笑道:「我外攻,文王、武王他們內擊,內外夾擊你,你自然難逃一死……」

「呵!」

嗤笑聲傳出,「你是說那兩人?你們是一夥的?先解決了自己的麻煩再說,麻煩還沒解決,也敢來摻和我的事?」

蘇宇心中劇震,果然,死靈之主也在天門之內!

那裡聚集了這麼多強者,關鍵是,聽這意思,文王和武王的敵人,好像不是他,他們打交道不多的樣子。

蘇宇還想再套幾句話,那死靈巨人,忽然眼神一冷:「套我話嗎?幼稚!知道又如何,你連天門都進不去!」

轟!

他氣息再漲,瞬間打出一擊,打的天門劇烈顫動。

而此刻,遠處,死靈帝尊暴吼一聲,氣息瞬間強大無比,眨眼間,鑽入劉洪的墨道中,朝蘇宇的天地進發,有了上次的經驗,他可是知道如何復生的。

而死靈之主,眼神微變,低沉道:「辰,昔年我給了你一次生存的機會,連你也背叛我!」

遠方,死靈帝尊眼神微變:「我……只是想活一次……」

「哼!」

一聲冷哼傳出,死靈之主面色冷漠,再看蘇宇,冷冷一笑:「天門中太亂,我無法投射太多力量,否則……殺你如殺雞!此次,給你占點便宜,你最好別來天門,或者……天門不開,否則,你死定了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到時候再說,何必打打殺殺……」

轟!

一股巨大的力量,輻射長河,一瞬間,死靈巨人消失,最後的話音傳盪而來:「有膽量,來天門找我!你很好,那兩人是你的同夥?也好,我本不想管閑事……既然是你同夥,我便收回利息,找他們去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一怔,下一刻,臉色微變,急忙喊道:「別啊,我和他們不熟!」

「……」

聲音沒了,長河不波動了,世界安靜了!

死靈帝尊在復生,蘇宇都顧不上了。

此刻的蘇宇,嘴巴張了張,半晌,訕訕道:「這……完了嗎?」

文王他們坑人皇,人皇坑蘇宇,現在……蘇宇好像又把那倆坑了。

這就是天道好輪迴,蒼天繞過誰嗎?

我……真沒想到會是這情況的!

「那個……不好意思,我可沒想到,他會這麼說……」

蘇宇無言以對,這下是不是不需要去救文王他們了?

他們可能掛了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那天門之後,無盡虛空,文王和武王還在躲躲藏藏,忽然,一股滔天死氣,在某個區域爆發,一股駭然至極的力量爆發而出!

一道森冷聲傳盪而出:「文、武二王?好樣的!本座就說,那人有些眼熟,原來是你們一夥的,奪我道場,占我大道,你們……準備好了嗎?」

轟!

一股滔天氣息升騰而起!

……

武王看了看文王,眼睛眨了眨:「說我們?」

什麼個情況?

不太懂!

這是……要干我們的意思嗎?

而文王,臉色一變,嘴角抽動,半晌,低不可聞道:「完蛋!是那個小子……把這位招惹上了,關鍵是,好像……讓我們背鍋了!」

武王一滯,那個蘇宇?

完蛋!

這位,不好惹啊,哪怕老文,也鬥不過的!

武王吸氣:「你兒子,坑了咱們?」

太可怕了!

「我就說,和你很像,你看,死靈之主也這麼說,果然,他都知道是你兒子……老文,你太坑了吧,你兒子更坑!」

「……」

我去你的!

此刻,文王想吐血的心都有了。

我招惹誰了?

這和我無關啊!

合著,我都到天門內了,還得給人背鍋?

而遠處,那股滔天之氣,再次爆發,帶著冷漠:「我會找到你的,那人是你傳人,還是你後裔?白袍……故意針對我嗎?果然,早就敵視我之心,當殺!」

他傳黑袍的!

這下子,文王臉都綠了,合著,我穿件白袍,就和他有關係?

這是什麼道理?

而武王迅速傳音:「老文,我說的吧,白袍不能穿,你非要穿,這下完了,這位真要也來找茬,咱倆擋不住啊!」

單獨若是就這一位,那還好點,打不過也沒什麼,關鍵是,現在這位是半道上跳出來的,可不是他們一直以來的對頭!

文王眼神閃爍,下一刻,一聲暢笑響徹天地:「多謝道友為我解圍,道友速走,小心被圍攻……撤!」

話落,文王抓著武王就逃!

你非要跳出來,別怪我拉你下水了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1章 天道好輪迴(求訂閱)

85.3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