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7章 他來了!(求訂閱)

第837章 他來了!(求訂閱)

時光長河中。

蘇宇帶著人逆流而上,很快,抵達了一個點,蘇宇知道這是哪,星宇府邸九層入口處!

在這下方,有一位留守戰死的規則之主,岳王!

此次,火雲侯沒來。

蘇宇朝這個節點下方看去,看了一會,平靜道:「這裡,是他們最終回歸的點,當他們抵達這裡,萬界和他們就重合了!」

「逆流而上,時間減緩,我們在那一天,這邊,也許過去很久了!」

「所以,留守下來的人,可能進步比我們還快,所以哪怕大家達到了規則之主的地步,也不要懈怠!」

身後,30多位強者,紛紛點頭。

武皇卻是不以為然,嘀咕一聲,蘇宇陡然眼神一冷,回頭看向武皇,冷冷道:「平日里,懶得管你!是否覺得自己跨入了二等,就可以無所顧忌?武皇,我在這重申一次,令行禁止!我以軍法管你們,但凡出點差池,我必斬你!」

武皇心中一凝。

他跨入了二等,蘇宇此刻無天地覆蓋,其實也就和他差不多,但是此刻蘇宇冷肅之下,武皇都有些心寒。

蘇宇……真會殺人!

這傢伙,也不是第一次戰場之上,先殺那些搗亂者了。。。

蘇宇面色冷漠,沒再看他,看向前方,時光長河,逆流而上,一旦動靜太大,引起萬族關注,可能會爆發大戰。

帶的人雖多,可哪怕加上現有人族,也就80位左右的規則之主,對方卻是超過100位。

人皇戰力空虛,此刻,突然爆發大戰,並非好事!

導致人皇隕落,那人族必然潰敗。

因為此刻,蘇宇還無法掌控人皇那邊的規則之主,那些老牌規則之主,追隨人皇征戰無數歲月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掌控的。

就連朝夕相處的大周王,在人皇和蘇宇之間,都會選擇人皇,何況那些人。

所以人皇死了,蘇宇是無法控制那些傢伙的,何況,其中一定有人比蘇宇強大!

別人不說,當年的二等明王,現在沒到一等?

戰王這些人,就沒到一等?

這些,都是不好確定的事。

而對面,必然也有一等,仙魔神龍冥這些大族的皇,這麼多年了,沒一個到一等的?

若是一個都沒,那太廢了!

萬族,並不廢物。

只是,萬族分散,一直都是各懷鬼胎,不到生死關頭,很難出現一心一意的情況,比如天古他們,直到最後一刻,天古才完成了對那些人的統帥。

否則,萬族齊心,人族一族,如何匹敵萬族?

蘇宇繼續逆流而上,速度不快。

他在接引自己天地的力量,想把天地的力量覆蓋過來。

但是……蘇宇也發現了,距離萬界越遠,自己的天地力量,越難覆蓋而來。

此刻,他還可以牽引一些力量過來,但是,蘇宇判斷了一下,也許無法抵達人皇他們那邊,自己的天地力量,就會徹底無法覆蓋。

這,會有一個節點!

在這個節點之外,他只是普通二等,大家實力雖然被他加強了,但是,也只是一群普通四等規則之主。

是的,四等罷了!

哪怕接引了過去身,哪怕一些四等,在蘇宇天地中,可以發揮出三等之力,沒有天地的支撐,也只能發揮出四等之力。

可一旦有天地支撐,有不少人是可以發揮出三等規則之主之力的!

甚至更強的可能性都存在!

蘇宇沒和大家說什麼,不要對天地抱有太大希望,但是,他自己卻是一直衡量,到底到哪,才無法感受到天地的覆蓋之力。

劉洪幫他接通了時光長河,可劉洪實力也就一般,接引的力量不夠,輻射範圍不大。

劉洪卻是強大一點,倒是可以輻射更長的範圍。

蘇宇繼續前行,其他人都跟著,整個隊伍很安靜。

蘇宇動作緩慢,大家也不在意,也許去了,就是一場惡戰。

隊伍太過安靜,有人不太習慣,天滅左顧右盼,見大家都不說話,嘿嘿笑道:「陛下,咱們這麼多規則之主,是不是比人皇那邊還多?去了的話,咱們要奪了人皇的權嗎?」

鴻蒙聞言,呵斥一聲:「閉嘴!」

蘇宇卻是平靜道:「不奪權,沒意義!但是,也不能盲從!大家記住一點,只需要聽我的命令就行!我不管當年你們是誰的下屬,但是去了那,只能聽我的!南溪侯、鎮南侯、英武、巨斧……你們當年都是某位人王的下屬,我知道,也沒讓你們背主!」

「我和人皇,也不會起什麼太大衝突……但是,人皇和我不一樣,人皇的決策,人皇的想法,不一定代表我的想法!」

「我們的目標一樣,但是過程未必一致,所以,你們聽我的才行,而不是到了那,聽人皇的!」

蘇宇沒興趣去找人皇奪權,而人皇,大概率也不會和蘇宇奪權。

可是……都是領袖,大家不可能完全一致!

若是完全一致,那蘇宇就不是蘇宇了,人皇也不是人皇了。

如此一來,還是容易起一些小衝突的。

到底誰做主?

誰說了算?

大戰爆發,誰的人當先鋒?

誰的人殿後?

這些,都可能會產生一些糾紛,而這時候,蘇宇不需要其他人如何,他會和人皇協商,怕就怕,底下人亂來。

有些事,蘇宇還是得提前說清楚的。

天滅笑呵呵毆道:「陛下放心,我們只聽陛下的,畢竟咱們可都是靠陛下成為規則之主的,何況,大道都在陛下天地之內!」

天滅笑哈哈道:「誰敢不聽話,我就幫陛下打斷他的腿!」

有時候,王者身邊,他得需要天滅這樣的人。

或者長眉那種!

也許,你很討厭,可是,你卻是需要那種人,在這時候,去幫你說出你的意圖。

蘇宇沒說什麼,顯然,不呵斥,代表認可了天滅的話。

萬天聖也很自然地岔開了話題:「陛下,那我們一旦抵達就爆發戰爭,那會不會很麻煩?能否不直接過去,而是在一個中間點,和人皇他們先接觸一番?達成一些一致……也免得剛去什麼都不知道,就爆發了衝突。」

蘇宇微微點頭,「這個是有必要的,不止如此,我們最好想想辦法……埋伏萬族一手!」

蘇宇看向四周,開口道:「萬界的時光長河,撕裂出去,是萬界!這裡的時光長河,撕裂出去,是不是混沌?若是混沌的話……萬族早就撕裂出去了……我一直在好奇一件事,萬族和人皇他們對峙多年,為何不撕裂長河離開?其中,是否有一些不同尋常的地方?」

長河撕裂,是可以離開的。

萬族沒撕裂長河離開,要不無法撕裂,要不就是外面更危險,很容易隕落。

而此刻,蘇宇不知情的情況下,也不敢貿然撕裂出去,一旦隕落,那就糟糕了!

而其他人,也不知情。

他們也沒逆流而上過!

而蘇宇,此刻還在思考一個問題,星月!

倒不是指望星月做什麼,而是星月,是他天地中的核心點,生死大道,一直被星月掌控,生死大道,也能蔓延一些到星月那邊。

那麼……我能否藉助星月,直接將我的天地之力,也給蔓延過去?

星月,是一個很特殊的點。

她連接了蘇宇的生死大道,同樣,她還掌握著時光長河的生命大道,通過這三條道,她其實和劉洪一樣,和藍天一樣,是能連接兩者的。

而且,星月實力比他們更強。

至於蘇宇本人,他只是融合了一點力量在肉身大道中,肉身大道,他融合的也不多,不算太強,單純看肉身大道,他還未必有劉洪強大。

如此一來,他本人覆蓋這邊,難度不低。

當然,蘇宇這一次,帶著人主印核心印記,關鍵時刻倒是可以召喚一下,可每一次召喚,都會損失巨大,不到萬不得已,蘇宇也不願召喚。

一個個念頭閃爍。

身邊,也漸漸響起了喘息聲,第一是累,第二是有些忐忑和興奮。

上古侯也好,夏龍武他們也好,對人皇,對戰王,對明王這些傳說中的人物,有些人沒見過,只是聽說過,還是有些期待見面的。

可是,又擔心見面的時候,相處的並不愉快。

而蘇宇,則是在思考,人皇的強大。

當年,他如何帶著一群人,強行把萬族強者打到了時光長河深處?

越是逆流越是壓力巨大!

如今,他們都快和萬界重合了,要知道當年和萬界可是差距很遠的,那時候,人皇又是如何做到,將萬族逼迫到,不得不拚命往前跑的地步?

這位人皇……蘇宇其實也充滿了好奇。

一方面好奇他的強大,一方面有些佩服他的算無遺策……雖然時常被坑。

一方面也在敬佩他的責任心強烈,這一點,蘇宇是無法比的,蘇宇也有這種責任心,但是如他自己所言,我認為值得守護的才守護,而人皇,更多的還是一種大愛。

人皇……

這一刻的蘇宇,帶著一些期待,又帶著一些無奈,希望……不是又一個百戰!

或者說,不希望自己的一些幻想破滅。

人皇在他眼中,強大、仁愛、善良……總之,印象是極好的一個人,我也許做不到,或者覺得這種人,過的太累,我不希望成為這種人!

但是,這種人應該是存在的,也必須要存在這種人!

可一旦,人皇比他預期中的不堪,蘇宇就會很失望的。

「希望……你對得起這個稱呼。」

蘇宇心中想著,人皇,人族的皇。

這位皇者,昔年一統諸天,應該不會那麼不堪,但是,更希望對方少一些陰謀……或者對自己這邊少一些陰謀和算計,陰謀什麼的,對方肯定有,也肯定會,若是都不會也沒有,那就是智障,智障執掌不了人族無數歲月。

到了這一刻,蘇宇其實也忐忑。

他……還帶著一群規則之主呢!

很多人,都是相信蘇宇,信任蘇宇,才會出戰。

加上他自己36人一起來的,蘇宇也希望,回歸萬界的時候,還是36位,不會少了誰。

這些人,少了誰,對蘇宇而言,都是一次打擊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此刻,蘇宇生死大道微微波動了一下,告訴星月,我……快來了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兩塊對峙的大陸中,其中一塊大陸,星月正在幫幾位受傷多年的老人療傷,忽然臉色微動。

下一刻,丟下正在醫療的老人,拔腿就跑。

那老人一臉無語,咋了?

我這是沒救了嗎?

你跑的那麼快,這是不是說,我很快就要掛了?

我沒感覺啊!

「殿下,我還能活多久?」

他喊了一聲,給個痛快話,你跑什麼!

「不知道!」

「……」

星月的回話,讓老人嘆息一聲,這話是什麼意思呢?

是安慰自己,還是隨時可能會掛?

真複雜啊!

起身,不再去管,老人喊道:「兄弟們,我快掛了,有沒有什麼吃的了,太久了,我嘴巴都快淡出個鳥來了,誰有吃的,給我一口吃的……」

太慘了!

在這,很久都沒吃的了。

當然,有人很快打趣道:「吃的?吃的沒有了,但是對面龍皇還活著,宰了他,吃一頓全龍宴,有沒有想去宰了他的?」

「……」

老人無言,廢話,我也想干,想吃,關鍵是,那龍皇強的很,我又鬥不過他!

他們正聊著天。

不遠處,一道虛影懸浮在長河一側,人皇虛影一直都如此懸浮著,很多年了,負責震懾對方,人皇是不希望開戰的,但是,他也很無奈。

他雖不希望開戰,可是,後方遲遲無援軍到來,如此下去,他遲早會和對方爆發一場大戰!

萬族如今,忌憚的只有他。

一旦回歸到萬界……有些事,就瞞不住了!

實際上到了現在,他也快無力支撐了。

虛影凝視著前方,一直如此,很多歲月,都是如此,默默看著對面,想著自己的心思,有時候會看看身旁這幫老弟兄,當年義無反顧地跟著自己,一起將萬族驅逐到了時光長河中。

這些年,老兄弟戰死了不少。

36位上古人王,其實死了不少。

後來,一些上古侯晉級了,填充了這些空白罷了。

走的時候,帶來的人,超過300位!

而今,只有120多位了。

死傷過半!

當然,對面也損失慘重,昔年對面規則之主破百,帶來的上古侯接近500,600多位強者,而今,也只剩下200左右了。

雙方的上古侯,剩下的差不多,但是規則之主,差距還是很大的。

對面120多位規則之主,上古侯還有百來位。

人族這邊,規則之主40多,上古侯80多。

加在一起,也就和對面的規則之主一樣多。

人皇,一個個念頭浮現。

後方,如今到底如何了?

這麼多年的阻攔……若是後方沒什麼變化,那其實都是白費功夫,死了這麼多人,結果,後面卻是沒出現什麼改變。

有時候,人皇其實很心累。

當年付出那麼大代價,驅逐了萬族強者,人族留下的強者不少,打了無數年,人族居然沒打贏……有時候,還真的是無奈到爆炸。

昔年,萬族底蘊被自己一掃而空,人族底蘊深厚,還是算不到一切啊!

文王和武王也遲遲不歸,顯然,天門中也存在變故。

念頭閃爍,還在想著,感受到了妹妹到來,側頭看來,輕笑道:「怎麼了?」

「他來了!」

「嗯?」

「我那個下屬,蘇宇,不是告訴你了嗎?」

星月不滿,我和你說過,你沒當回事嗎?

人皇微微一怔,蘇宇……來了!

這位新崛起的少年,聽聞只有20多歲,日月開天,時常給自己製造麻煩的傢伙,他要來了?

他開天沒多久吧?

何止沒多久,在這,時間流速和萬界不同,星月離開萬界才不到半年。

而在這,儘管靠近了萬界,流速加快了不少,可實際上,人皇這邊,也就過去了不到七天。

大概一天一月!

這邊一天,萬界都過去一個月了。

當然,越往深處,時間越慢。

不過快慢無意義,這邊其實正在朝萬界靠攏。

對其他人而言,星月來了還沒幾天,到了他們這地步,幾天和幾月,其實也沒差別。

人皇心中想著,虛影卻是傳出笑聲:「來了好,來了好!你之前曾意志回歸過,他實力現在如何了?能帶來三五位規則之主援兵嗎?」

感覺……之前感覺有規則之主誕生,但是很快好像隕落了!

星月這邊,也是說的不清不楚的。

人皇對蘇宇那邊,還真沒太多了解。

唯一的溝通渠道,就是星月。

可是星月……

果然,星月還是老樣子,敷衍道:「誰知道,我又懶得問他那邊如何,他是我下屬,實力也就那樣吧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心中嘆息,你對我……真夠敷衍的啊。

你都去參戰了,然後,你回來告訴我,你也不知道他那邊如何了,不知道實力如何了,什麼都不知道。

我信嗎?

有必要瞞著我嗎?

人皇心累,再次道:「什麼時候會來?」

「不知道,不過大概動身了,應該也快了!」

人皇陷入了沉思中,星月又道:「對了,他上次說,他來了,先保密!免得萬族忽然爆發,還有,哥,你需要什麼幫助嗎?他說你要是需要,可以說……」

幫助?

人皇心中嘆息,蘇宇多強?

他判斷了一下,不會太弱。

可能……達到了三等。

在自己天地中,達到了三等,應該有吧?

來的話,肯定沒辦法攜帶天地過來,那只有四等,也就是常規的規則之主之力了。

他的天地中,哪怕誕生了偽道規則之主,真來了,恐怕也只是五等。

算他運氣不錯,手底下出個五六位規則之主吧,那就是五六位五等規則之主……其實沒什麼太大作用,一位四等,加上五六位五等,人皇都算高估他了。

主要還是蘇宇自己脫離了時光長河,而他屬下那些人,也都選擇了融道蘇宇。

人皇,只能如此判斷。

判斷五六位規則之主,其實都不算小看蘇宇了。

「也還不錯了……」

人皇心中想著,還可以了,總比一點沒有要強。

這麼多年了,總算來了第一批,也許也是唯一一批援軍,對大家的士氣,還算有幫助的,起碼蘇宇平定了萬界之亂!

從這一點來說,這小子,就對得起他人主的身份了。

第十代人主……前面九代居然都廢了,人皇也是無奈,算了,做人不能太貪,好歹第十代人主,在最後時刻,趕到了!

「哥!」

星月開口:「問你要不要什麼幫助的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奈,到了你哥我這個地步,你一個三等的生命之主,都沒辦法幫我,何況蘇宇,而且最近星月再次有了一些進步,感覺……快二等了?

人皇又有些思維渙散,二等了……可惜,我等不到了,星月到了一等,也許還能幫我,可現在二等還沒到呢。

思維渙散……

人皇心中一凝!

都到這地步了嗎?

如今,自己一句話就容易陷入沉思,顯然,這不是什麼好兆頭!

很快,他鎮定心神,笑道:「不需要什麼幫助,你哥我強大無比,他一個新人,能幫什麼?來了也好,來了,也能出點力……」

星月揚眉:「看不起誰呢?我那屬下,還是有幾分本事的!」

這話,我不愛聽!

人皇失笑,輕聲道:「行,本事肯定是有的,沒本事的,也開不了天!這一點,我還是認可的!既然是你屬下……你去迎一迎吧,我不能貿然離去……」

他走不開!

想了想,他又道:「讓戰王陪你一起去,明王也不能離開,離開了,容易被發現!」

這邊的強者,也不能貿然離開。

他們堵住對面不給走,對面其實也在纏著他們不給走,否則,給人皇他們的人順流而下地離開了,豈不是萬界要遭殃?

這些年,雙方其實都在彼此糾纏。

稍微離開一段時間,對方可能就會來試探,一旦你的人沒出現,可能就會爆發大規模的戰爭,強者一旦離去,就可能會導致整個戰局失衡!

「哥,你去不了嗎?」

星月有些遲疑:「他很愛面子的,你不去,他要是覺得你不給他面子,轉頭就走怎麼辦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心累!

我他么是人皇啊,在這戰局吃緊的時候,讓你和戰王一起去迎接幾位弱小的規則之主,我這面子都給到位了!

合著,你這意思還不夠?

我還得親自去迎接一下?

得了吧!

人皇無言,別因為幾個弱小的規則之主,我這邊被人攻破了,那才是欲哭無淚的事!

當然,話不能這麼說,人皇笑道:「他也是人主,當知此刻戰局兇險,你幫我解釋幾句,等拿下了萬族,我會好好招待他的……」

客套話罷了!

星月卻是認真了,點頭:「那行!我會和他說說的,免得他記仇!」

人皇忍不住了:「你口中的這蘇宇……心眼……不大啊!」

星月疑惑:「是不大啊,我沒說過嗎?」

蘇宇心眼大嗎?

不,他都沒心眼!

心眼不大,人家還有,他是完全沒有,這傢伙那是報仇不隔夜,別提多小心眼了!

人皇再次心累,忽然覺得,這位不一定好打交道,怕倒是不怕什麼,對方弱小的很,就怕自以為天下第一,在萬界和一群天王縱橫,來了這,也覺得規則之主不過如此……結果招惹一些人厭煩就不好了!

這種事,也尋常。

在萬界沒規則之主的時代,自認天下第一!

覺得自己很牛!

到了這,卻是成了一坨,那也正常,結果還自高自大地去招惹強敵……人皇特別怕這種豬隊友!

因為,被坑怕了!

現在,他很害怕,再來一群這樣的坑貨!

星月好像知道他在想什麼,迅速道:「蘇宇還是很有本事的!他若是沒本事,豈能打下死靈界域,拿下上界,驅逐萬族,稱霸三界!他的功績,比哥哥你還要強……」

人皇呵呵直笑!

吹!

你就繼續吹!

好傢夥,一下子比我都厲害了,嘖嘖,說的好像我不厲害一樣!

打下了三界?

我承認,蘇宇本事還是有的,可現在萬族什麼情況,搞不好,萬族自己把自己弄死了!

呸!

吹,我能忍,但是,吹的比我還厲害,我有些無法忍了!

人皇淡笑道:「是嗎?那倒是拭目以待了!阿月,你沒經歷過我征服萬族的過程……你當年出事之後,你哥哥我,帶著一群老兄弟,征戰萬界,橫掃四方,打遍天下無敵手!」

你知道嗎?

可惜了,你沒經歷過我那個時代,星月出事時間較早,人境還沒徹底統一,她就出事了。

等到人境統一,拿下諸天,這些豐功偉績,可惜星月都沒看到,沒經歷過!

星月點點頭,哥哥還是很厲害的,她隨意道:「哥,你拿下萬界,花了多少年?」

「一百多年罷了……」

「哦!」

星月也沒說什麼,人皇見她無動於衷,好像想到了什麼,虛影顫動:「不一樣的,我那時候,任何一界,都有強者,尤其是仙魔神龍各族,都有強者坐鎮……每打下一界,難度都很大……」

「哦!」

星月點點頭,開口道:「那我去喊戰王大哥了。」

「不是,你聽我說完!」

人皇怒了!

你這態度,太敷衍了!

我很生氣!

「想當年,我……」

「知道了,哥,我回來再聽你說吧!」

星月點點頭,我聽到了,回來再聽,還是要滿足一下哥哥的炫耀慾望的,不過蘇宇好像快到了,我還是先去喊戰王吧。

人皇怒了!

「等一會!」

星月乖乖站立。

人皇這才哼了一聲,心滿意足,繼續道:「想當年,就對面那些傢伙,見了我,誰不是戰戰兢兢?別看他們人多,照樣被打的跪地求饒!可惜了……你哥我啊,時運不濟!」

一聲嘆息:「你文大哥,坑!他其實還好,你太山大哥……那是巨坑,神坑!」

不想說什麼了!

這大傻子,不知道是不是被獄王那混蛋慫恿了,把文王離開的事,弄的人盡皆知。

否則,再給我千年,我一定不懼萬族如何!

可惜,那時候暗流涌動,為了以絕後患,只能放棄繼續開天,來了個釜底抽薪。

如今,身受重傷,倒霉。

文王他們又遲遲無法歸來,萬界那邊也不靠譜,可以說,一件順心事都沒有!

若不是如此……我早就帶人打入三門了!

人皇仰頭看天,有些悲涼。

英雄末路啊!

三門又如何?

我照樣鎮之!

就是時間沒有站在我這邊,導致我一敗再敗,功敗垂成!

昔年,還欲和時光之主比一比高低,而今,卻是死了這條心了。

這一刻,又有些胡思亂想了,以前不這樣的,只是時間太久了,意志海鬆動,有些潰散了,到了這地步,自己……真的快撐不住了!

「人定勝天……勝了天,勝不過人啊!」

一聲無盡唏噓,感慨而出!

這一刻的星月,倒是隱約感受到了大哥的悲涼,想了想,正色道:「沒事,我屬下來了!」

「……」

去你的吧!

你一臉嚴肅地告訴我,你屬下來了,有個屁用啊!

「去吧去吧!」

人皇擺擺手,就當沒聽見了。

很快,人皇傳音遠處的戰王:「陪星月出去一趟,見一見第十代人主蘇宇,那個日月開天者……對方心眼好像不大,客氣點吧,雖說實力一般,可有心來援,也是我人族之幸!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……對方若是有什麼要求……能答應的就答應,過分的話,你就說無法做主,等我通知就行!」

遠處,氣息彪悍的戰王,聞言眼神微動,傳音道:「陛下,不會出亂子吧?就怕後方來的人,心比天高,來了不能幫忙,還給咱們添亂……」

「沒事,當年的你們,我都能壓服,何況他?客氣點就行,明王離不開,不然明王比你更適合一些,他知道怎麼對付這些小傢伙……你的話……裝傻一些就行!」

「陛下這話說的,我好歹也是老前輩了,在小輩面前裝傻……多丟人啊!」

「少廢話!」

人皇再次傳音道:「還有,去了,要將實力對比這些情況,大體上說一下,不要太詳細,但是,也不能讓他們覺得,來了這,就安全了!這些,你都有分寸!」

人皇叮囑了幾句,又道:「對了,他要是說,他來了,不聽人號令……你也甭管他,就說給他安排一個王位,他自己帶著自己下屬混跡……不主動觸發大戰就隨他去吧!」

他對蘇宇的態度,是抱著歡迎的態度,但是,也不太願意將蘇宇納入現在的體系,那反而容易出問題。

而他換位思考,蘇宇此人,拿下三界,心比天高,恐怕也不見得樂意屈居人下,這都無所謂,大體上不要太蠢就行。

戰王默默點頭,一一記下。

很快,傳音笑道:「陛下放心吧,我會讓他知道,什麼叫現實!我震懾一下他們!我都擔心,他們來不了,那就鬧笑話了……」

這話一出,人皇都一怔,那不至於吧?

若是都到不了這邊……咳咳,那挺丟人的!

「你在交界地等一會,不要太久就行,免得被萬族發現了,若是人還沒到……那就先回來!」

對方,也許還真來不了。

要知道,星月恢復了實力,帶著星宇印,這才勉強趕到了,蘇宇那邊,若是實力垃圾,又沒星宇印,我的天……這要是真來不了,那真丟人了!

戰王呵呵直笑:「行,我知道了,陛下,那我就先過去看看!對方若是真來了,看到我……大概會嚇死,我讓他們知曉一下,什麼是強者,也免得他們心比天高,誰都不怕,給陛下惹麻煩!」

「注意分寸!」

「陛下放心!」

戰王大大咧咧的,放心吧!

我有數!

這些小後生,我還能對付不了他們?

這蘇宇,他聽星月說過幾句,聽說來自大夏府……大夏府,據說還是自己後人成立的,還不知道是哪一代後人成立的。

說起來,也許我還是這蘇宇祖宗的祖宗的祖宗……

片刻后,戰王和星月,很低調地離開,朝後方走去。

其他人有人看到了,也沒在意,後方,也會時常有人巡邏的,以免被人從萬界前來突襲。

至於萬族那邊,也沒太在意。

戰王稍微離開一會,沒什麼大事。

但是,兩三天沒感應到氣息,萬族就會發起一陣進攻,以免戰王這些人離開,回歸了萬界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蘇宇也抵達了上次星月突破封印的區域,此地,距離人皇他們不算太遠了。

蘇宇回頭看去,微微凝眉,在這之前,他就感應不到自己的天地輻射範圍了,有點小麻煩!

「可惜了!」

蘇宇心中念叨一句,是有些可惜!

若是再能蔓延一陣,也許可以蔓延到人皇他們所在區域,那就爽了!

很快,蘇宇朝前看去。

生死大道,微微波動,星月有話傳遞,雙方距離不遠,倒是傳遞的清晰,人皇無法離開,此刻,星月正陪著戰王,朝這邊進發。

戰王!

蘇宇心中想著,很快,側頭看向夏龍武,笑了,「你老祖宗要來了!」

夏龍武面色冷肅,微微點頭。

沒太在意!

沒辦法,隔的代數太多,親情什麼的,那是沒有的,當然,相處久了,也許會有,現在,顯然是沒有的。

大家各有立場,各為其主!

十萬年,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代了!

百年一代,你都一千代了!

哪怕修者世家,幾百年一代,也有幾百代了,關係太遠,夏龍武還真沒太過在意這些。

而其他人,則是有些興奮:「戰王來了?」

有人則是哼哼道:「居然不是人皇親自來迎……」

蘇宇沒好氣道:「閉嘴!客套一下就完事了,真來了,前線被打下來了,你們去頂上?」

「……」

好吧,馬屁拍錯了。

蘇宇懶得理會,又看向武皇,笑了笑道:「戰王當年是三等,但是現在……起碼也是個二等!人皇的心思,我清楚,其實我也是,兩頭怕!威懾一下我,讓我聽話,這是有必要的……但是,我們也要亮亮胳膊才行!武皇,待會戰王可能會爆發氣息,你甭管他,他一爆發……武皇、死靈王、三月三位一起上,先揍他一頓,亮亮胳膊!」

死靈王,如今大概在三等左右。

而三月,這位也有三等,甚至是三等強,沒辦法,竹竿被他拿到了,蘇宇直接融入了他大道中,三月現在實力要超過南王他們。

兩位三等,一位二等,戰王不到一等的話,切磋的話,大概能拿下對方了!

「揍戰王?」

三月齜牙咧嘴的,「合適嗎?」

武皇也是眼神閃爍,這個……我可以打嗎?

打戰王一頓,也爽啊!

蘇宇眯眼笑道:「都給我死死收斂住氣息,戰王一定會主動爆發,威懾我們……我們不找事,不惹事,但是人家威壓威懾我們……我不會吭聲,你們幾個……給我打他!」

眾人心領神會,很快,一陣笑聲嘿嘿而起,一瞬間,大家紛紛收斂氣息。

明白!

蘇宇要臉,不欺負戰王,但是我們當下屬的,得為主分憂,這個道理我們懂!

戰王先找事的,被揍了,也白揍!

一旁,夏龍武嘴角微微抽搐一下,好歹也是我家老祖宗……這……算了,我不管了!

這也算雙方一次試探,一次交鋒。

一方面是為了話語權,一方面也是為了讓對方不會小覷蘇宇這邊,免得以為蘇宇這邊弱,可以隨意拿捏,那後期反而會出問題。

……

「哼哼……」

此刻,戰王揉了揉鼻子,總覺得鼻子有點癢!

一邊超前走,一邊笑道:「星月妹子,你說,待會,我是拿三成實力威懾一下呢,還是拿五成?妹子你說話,你說是你下屬……那你說了算!」

戰王笑呵呵的,多少年沒見新人了,忽然有點小興奮!

星月遲疑了一下,蘇宇好像在說什麼,她又遲疑了一下,很快道:「十成吧!不行的話……就別威懾了,戰大哥……我怕……」

「怕我嚇到了他們?」

戰王哈哈大笑:「放心吧,我有分寸的!我又不是那種惡人,就是讓他們知曉前線危險……」

好吧!

星月點點頭,隨你吧,我覺得你要倒霉,算了,待會我會幫你醫療的,放心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7章 他來了!(求訂閱)

85.9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