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8章 白袍不好惹啊!(萬更求訂閱)

第838章 白袍不好惹啊!(萬更求訂閱)

時光長河中。

戰王和星月的影子,已經浮現。

而戰王,此刻也朝蘇宇他們那邊看去,隔著很遠,但是戰王稍顯意外,好像人還不少。

這是……連規則之主之下都帶來了?

這……沒太大作用啊!

雖說,此地還有一些非規則之主,可多年戰鬥下來,活著的,說句不客氣的,幾乎都是合道中的頂級存在,比如人族這80多位上古侯,其中大半都是天王甚至天尊!

無他,有些道,沒法成為規則之主。

否則,這些人也有不少可以成為規則之主的。

大半都是天王和天尊,剩下的,一般也是頂級合道的那種,至於什麼三等合道、四等合道,那幾乎不存在了。。。

這裡的人,本就是上古精銳。

戰王心中盤算著,多少人?

三十多號人?

多少是規則之主?

四五個?

還是更多一些,五六個?

又或者……不會就蘇宇一個吧,那太慘了!

此刻,也不好仔細探查,還沒見面,意志力就探查過去了,那太不給面子了,好歹也是第十代人主,面子嘛,多少給一點好了。

戰王朝那邊走著,面帶笑容,不過身上那鐵血之氣,還是溢散了一些。

我可是征戰無數歲月的王!

厲害不厲害?

此刻,星月看著戰王雄赳赳氣昂昂的,有些無奈,你可別嘚瑟,蘇宇心眼小,你不嘚瑟就算了,這一嘚瑟……容易出問題的!

……

而這時候,蘇宇身邊,武皇把自己的樣子稍微扭轉了一些,稍微避開了點戰王,其實就算他呈現本來面貌,戰王都未必記得他了!

太多年了!

這時候的戰王,一圈掃過,第一眼就看到了蘇宇,這時候的蘇宇,頭髮還是白色,雖然開闢了天地,蘇宇其實壽元差不多無礙了,不過有點習慣了白髮,也懶得變黑了。

主要是人太年輕,白髮顯得浪一點,黑髮不配白袍。

「白袍?」

此刻,戰王也是一怔,喲,白袍修士,這……不會有什麼意外吧?

這輩子,穿白袍的修士見了不少,大多都是樣子貨,可是吧,傳白袍的,也有一些坑貨,一些陰貨!

這一看到蘇宇白髮白袍,戰王還是有些小心謹慎的。

白袍不好惹,這是定律。

不過,如今的白袍,最出名的文王消失了,白袍修士的名頭倒是有些削弱了,戰王稍微警惕了一下,也沒太過擔心。

何況……咱們不是一夥的嗎?

「哈哈哈,前方便是蘇宇吧?」

此刻,戰王哈哈笑道:「我乃皇庭座下,戰爭之王……」

「大膽!」

此刻,一聲低喝響起,人群中,天滅叫囂道:「好大的膽子,敢直呼吾皇之名!」

戰王一怔!

我去你的!

我可是戰王,上古皇庭,我算算啊……我排名老六好吧!

我年紀這麼大,一點尊老愛幼之心都沒?

我總不能喊蘇宇老大吧?

心中想著,戰王也不和天滅計較,笑哈哈道:「蘇人主,對,蘇人主……年紀大了,別介意!」

話落,繼續朝蘇宇那邊走,順便掃了一眼天滅,好像認出來了,又好像不記得名字了,帶著一些疑惑:「這是……大馬猴?」

「……」

天滅臉色漆黑!

「我以前是不是在哪見過你?好像見過一個大馬猴一天到晚地蹦躂,恭王府上看到的?」

他不太記得了,並非羞辱,天滅一個雜號將軍,封號都沒,他一個上古頂級人王,哪會記得那麼清楚天滅的名字,有點印象,代表天滅混的不算差了!

而天滅,臉色一黑,得干這個老傢伙才行!

喊誰呢?

……

而此刻的蘇宇,也在觀察戰王。

一尊上古王,不至於這麼無禮,也不至於這麼無趣,非要喊一聲大馬猴……更多的還是對蘇宇的一種試探。

想看看,這位第十代人主的性格如何。

是囂張跋扈,還是不動聲色,或是善良柔和……

他反正不是人皇,哪怕給蘇宇留下的印象不好,也不會改變什麼。

這是蘇宇的判斷。

戰王,就是人皇用來試探自己的,人皇也不至於真找個莽夫來接待自己,夏家的人都這樣,看著莽,實際上骨子裡精明的很!

他這邊試探蘇宇,而蘇宇,也想試試人皇的姿態,而且,也有點試探一下人皇容忍度的意思。

人皇和蘇宇不會親自下場,那讓手底下人試試便可。

頂頭上司不交惡,下面起爭鋒,還有轉圜餘地。

所以,這一刻,蘇宇笑了笑,並未吭聲。

而天滅見狀,眼神一喜,下一刻喝道:「大膽戰王!吾等征戰天下,橫掃諸天萬界,見人皇落難,特來相助,你出言不遜,還敢羞辱本座!」

「落難?」

這話,戰王也不愛聽了!

掃了一眼蘇宇,見他沒阻攔,一下子就有些不愉快了。

人皇落難?

你們來救援?

是這麼個情況,可人皇不是落難,而是為了你們守衛前線!

戰王一下子有些惱火了,戰意陡然爆發,殺氣稍微溢散一些,還克制了許多,冷喝道:「你這大馬猴,好大的膽子!陛下前線征戰,阻強敵於外,你敢羞辱陛下?」

天滅叫囂:「少扯淡,戰王,你敢在陛下面前釋放威壓,大膽!你這是不給陛下面子,以下犯上……拿下他!」

戰王都氣笑了!

拿下我?

我他么一刀劈死你!

要不是都是自己人,你這外族,敢跟我這麼叫囂,我早就一刀砍死你了!

膽子真不小!

戰王剛想說點什麼,下一刻,三道人影居然真飛出來了,戰王一怔,下一刻……瞭然了!

他餘光看向蘇宇,只見蘇宇面帶微笑,一臉淡然。

戰王心中微微一緊……這……不好相與的樣子啊!

這是……試探我?

還是想試探一下陛下?

這是想看看陛下對他的態度嗎?

可是,我可是上古頂級人王,你找平王他們試探一下還行,你找我,這不是找死嗎?

我就算不好下狠手,那也不是好惹的。

剛想著,戰王輕哼一聲,「以下犯上?我乃是戰王,和人主齊平,你這大馬猴才是以下犯上……看我劈碎你的嘴!」

這一刻,雙方都知道彼此在試探對方,但是,雙方都很自信。

於是,一瞬間,四道人影糾纏到了一起。

都沒全力以赴。

大道之力,都沒動用。

這也是一種默契!

此刻動用大道之力,容易引起萬族那邊的注意,所以,幾乎都是靠肉身之力戰鬥,強者越強,肉身越強,這也是定律。

轟!

戰王橫衝直撞,原本想著用個五成實力,撞飛這三個傢伙,知道自己是戰王,還敢上前,實力大概不弱,恐怕都是規則之主。

但是,不是五等,撐死了也只是四等。

然而一碰撞……轟地一聲巨響!

戰王先是和武皇撞擊了一下,武皇倒退十多步,戰王倒退四五步,還沒來得及震撼,一根大竹子砰地一聲敲打而來,他抬手一拳,砰地一聲,那大竹子打的他拳頭劇痛無比!

戰王臉色再次一變!

稍微倒退一步,忽然,面前星辰墜毀,憑空出現數百星辰砸落!

那是死靈王的攻擊!

戰王低吼一聲,一拳打出,打爆無數星辰,剛想反擊,武皇冷笑一聲,再次碰撞而來,轟隆一聲,巨響聲再起!

戰王倒退,大竹子再來!

此刻,戰王心驚!

判斷出來了!

二等!

肉身碰撞的,和他同階,雖然比他稍弱一些,可另外兩位,居然也是三等!

一位二等,兩位三等!

「武皇?」

戰王一驚,下一刻想到了對方是誰,面露驚色,武皇還以為他因為自己活著而驚訝,頓時冷笑一聲,「你爺爺還活著!」

他資歷,比戰王還要老。

而戰王,震驚的是……他怎麼還沒死?

雖說人皇天天說他死了,後來大家都當笑話了,可按照大家的想法,武皇還是有可能掛了的,可沒想到,武皇這傢伙,居然在蘇宇麾下!

戰王一驚!

他再看,頓時更驚:「幾月?」

至於是幾月……不好認。

但是,對方一定是幾月中的一個月,食鐵族的!

居然也三等!

那個用星辰之力的,也是三等,又是誰?

三月和死靈王,其實沒用天地之力,但是蘇宇臨走前,將大家的大道中都塞滿了規則之力,他們實力下滑倒是不大,武皇更是沒影響。

這一刻,三大強者聯手,打的戰王節節敗退。

戰王低吼一聲,一柄長刀在手,也是駭然。

蘇宇麾下,居然有三位頂級強者!

我去!

這比我預期的可要強多了!

在他的想法中,蘇宇這邊,也許一個三等都沒,大概不是四等就是五等,結果,一下子冒出三個來了!

「哼!」

戰王雖驚,也不懼之,冷笑一聲:「就你們仨?能奈我何?不給你們看點真本事,還以為我們這些年白過的,看我斬了你們的舌頭,讓你們知道亂說話的下場……」

四大強者,瞬間戰鬥到了一起!

戰王一邊撞擊武皇,一邊毒舌道:「你這武王的手下敗將,現在出來了,還敢跟我斗……」

武皇頓時臉色變了,你找打?

你逼我的!

武皇身軀頓時膨脹,轟隆一聲,撞的戰王倒退,武皇手中一桿長槍出現,咬牙道:「你惹怒我了,小胖子,今天不打死你,對不起我自己!」

乾死你大爺的!

轟!

長槍掃蕩,一槍戳中長刀,三月趁機一竹竿劈下,戰王心中陡然一驚,有些驚悸感,這是什麼玩意?

這驚悸感還沒結束,死靈王召喚無數星辰,環繞戰王,轟隆,那些星辰紛紛撞擊,撞的戰王不斷倒退!

戰王也的確強大!

大家不用大道之力的情況下,或者說不用超過規則之主境大道之力的情況下,三打一,也只是勉強佔據了一點上風。

要知道,這三人,算是蘇宇麾下最強的一批了。

而戰王,可不是人皇麾下最強的,明王還在呢!

蘇宇看了一會,也是微微挑眉,不弱!

或者說,很強!

蘇宇判斷了一下,自己沒天地之力加成,撐死了和戰王差不多,可能還要稍弱一些。

當然,這不是生死搏殺,勝負不好說。

可戰王之強,還是讓蘇宇有些凝重。

一個戰王,幾乎壓過了這邊所有人,可這樣的存在,在人皇麾下,並非最頂級的存在,然而,人皇這邊,卻是被萬族壓制的厲害。

可見,萬族那邊,二等的存在不會少,一等的也許也有。

……

蘇宇心驚。

而戰王,其實也是心驚,這仨還挺厲害的!

當然,有武皇在,厲害也應該,武皇當年比他還強,只是這些年被封印了,否則,當年的武皇還是可以虐他的!

可武皇被蘇宇收服了……這才是最讓人心驚的!

四人大戰,戰王還是被稍微壓制了一些,尤其是三月那竹子,對他有點壓制感,讓戰王有些意外,這啥玩意,感覺打我,有點壓迫感啊!

那是人祖的證道之兵!

此刻,三月其實都沒敢拿出全部威力,因為動靜太大,儘管如此,每一次一竹子下去,也打的戰王稍微有些不自在!

戰王一邊鏖戰,一邊眼神閃爍,再看蘇宇那邊,人還不少,他陡然一刀劈退了三月,哼了一聲:「蘇人主,你麾下,就靠這些老傢伙和外族嗎?」

「合著……還是我們留下的底蘊……是吧?」

……

蘇宇笑了。

本來,只是讓他們三個揍你一頓算了,你這是……還想試探到底?

蘇宇笑了笑,淡淡道:「萬府長,戰王前輩看不起你們這些上古后崛起的存在……去找戰王切磋一下!」

一瞬間,多人跳出。

萬天聖、大明王、夏龍武、英武這些人,紛紛跳出。

蘇宇笑了笑:「戰王前輩,那上古侯,算老嗎?算老的話,我就不讓他們出手了……」

戰王心中一動,嘿嘿笑道:「老子是王,他們是侯,都是我孫子,來,一起來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巨斧、紅月、武極這些人愣住了。

你……罵我們幹嘛?

我們又沒招惹你!

這一刻,蘇宇聲音響起:「前輩既然想領教一下你們的高招,去吧,人族都去,非人族的,就看看吧,武皇,你們先撤下來!」

而這一刻,出去的人多了!

上古侯,還真不少。

人族的,紅月、血影、英武、雪蘭、嵐山……

一群人族!

戰王一愣,這麼多?

合道上來打我,沒用的!

不可能都是規則之主吧!

轟!

想都沒想,對面,一刀劈來,夏龍武一臉興奮,或者說亢奮,「晚輩,領教一下前輩的刀法!有禮了!」

沒說身份,怕戰王用身份壓他。

先打了再說!

打完了,咱們再論關係!

夏龍武也算武痴,人族用刀的不多,他爺爺倒是用刀,可也不好和爺爺切磋,現在……戰王都隔了不知道多少輩,先打了再說!

轟!

一刀殺來,下一刻,大秦王笑道:「秦槍領教一下!」

「我來布陣,不會給他逃了的,大家放心打!」

大明王笑聲傳盪。

一眨眼,多位強者,併肩子殺了過去!

轟隆隆!

戰王真的不弱,然而這一刻,還是驚呆了,驚駭道:「都是規則之主?」

好多!

不是一兩個,而是很多,都是的!

「南溪、紅月……你們居然都成了規則之主……」

戰王不說還好,一說,頓時讓大家覺得,你還是看不起我們啊?

行,打你!

蘇宇這邊,新生代的人族也許不多,但是老一代的人族,真的不算少,百戰那邊投靠來的就有5位,還有嵐山他們,超過了10位規則之主!

一眨眼,十多位規則之主,圍繞著戰王瘋狂攻擊!

而有些人,並未上前。

比如萬天聖,他站在人群後方,微弱的大道之力施展,面露笑容,內部被圍攻的戰王,忽然笑了。

笑的有些不自然!

我為何要笑?

不對,有人控制老子!

剛想著,瞬間被石化!

轟!

雷霆劈下!

琪王妃和河圖也出手了!

戰王想打出包圍圈,可是,武極這些擅長肉身戰的強者,紛紛靠近,轟隆隆,硬生生地把戰王打了回去。

此刻,不需要蘇宇來指揮,都是強者。

大秦王、夏龍武、武極他們在內圍,充當肉盾,外圍,一些控制系和輔助系強者紛紛出手,眨眼間,壓著戰王打!

他再強,也只是二等!

一個打十幾個,他不可能做到,何況,其中又不是都是四等五等,蘇宇這邊,幾乎都不存在五等!

五等戰力的,蘇宇都很少當規則之主對待!

這下子,戰王吃虧了。

砰地一聲,大秦王槍頭消失,化為木棍,一棍子劈在了他手臂上,武極近身纏鬥,眨眼間,鎖住了他一條胳膊,夏龍武一刀劈出,劈歪了戰王手中長刀。

其他人,那是併肩子一起上,一眨眼,打的戰王大叫道:「休得放肆……你們……你們都是規則之主?」

駭然無比!

這麼多的嗎?

萬界不是這麼多年都沒誕生過規則之主嗎?

戰王吼道:「同為人族,我不想傷了你們……嗚嗚……呸,那個穿青袍的,你搞什麼……哈哈哈……嗚嗚……」

戰王忽然又喜又怒!

外圍,萬天聖控制著他,情緒波動,喜怒哀樂!

執掌七情六慾的萬天聖,其實還是很恐怖的!

而這一刻,蘇宇這邊,蘇宇倒是沒錄像,而天滅,狗腿子似的,屁顛屁顛地拿出一枚錄製符在錄製!

而蘇宇,面露笑容。

此刻,戰王以一敵十幾,那是真鬥不過了,被打的眼圈都烏了,怒道:「別太過分啊!我可是你們前輩……都是人族,不是人族,我一刀劈死一個……」

蘇宇笑了,「天滅,戰王前輩看來是領教了人族的厲害,混沌龍,八翼虎,犼皇……你們上!」

一瞬間,大明王他們迅速撤離。

戰王還沒來得及修整一下,臉色一變:「不會的!」

不可能都是規則之主!

我不信!

別看人多,我不怕!

要是合道,我一拳一個……

轟!

他一拳打在了那個看似最笨重的混沌龍身上,忽然,肉身劇震,倒退了一下,帶著駭然:「艹!」

什麼鬼?

真正的混沌肉身強者!

這是……三等嗎?

混沌古族,肉身最強,這龍,是混沌古族?

而且,好像還是三等的存在!

混沌龍扭了扭尾巴,不屑一顧,戰王是強,可不是肉身道,嚴格來說,肉身未必有他強,此刻,一尾巴就抽了過去!

趁著能打人,先打一頓戰王再說!

戰王心驚,他么的,又一個三等?

這都多少規則之主了!

還沒回過神來,天滅嘿嘿直笑,一棒子打了過去,戰王也惱怒這大馬猴,剛想出手,一座巨大的山峰鎮壓而來,鴻蒙一臉歉意道:「戰王,得罪了!」

「鴻蒙?」

轟!

這時候,八翼虎他們也上去了,裂空這些強者,紛紛上去了,豆包都上去了,戰王面前忽然浮現出文王的樣子,那是豆包幻化的!

戰王一怔,砰地一聲,混沌龍一尾巴抽打而來!

單挑,戰王必勝。

關鍵是,人太多了!

他偏偏還放了狠話,這下子,眨眼間被圍攻的七零八落,想跑,卻是發現四周被鎖定了,通天侯和裂空對視一眼,都笑了。

一個空間封鎖,一個門戶封鎖。

不止如此,戰王剛想一拳干趴下豆包,豆包忽然不見了,變成了混沌龍,混沌龍一爪子抓去!

「通天?」

戰王一震,是通天的轉換空間!

而通天侯,嘿嘿直笑:「戰王,不好意思啊,我老大不是人皇了,是宇皇陛下……你給我挨揍吧!」

轟!

戰王剛被混沌龍一爪子抓退,身後,瞬間出現五六位強者,他剛回身打去,那些人消失,再出現,已經在他頭頂!

轟!

天滅爽的不行,一棒子打出,打的戰王一個趔趄,這傢伙收了棒子,一拳頭就打到了戰王眼睛上!

本就烏紫的眼睛,一下子更烏紫了!

戰王想還擊,但是每一次,剛要還擊,就被看穿了,外圍,天命和命皇雙雙開眼,一股股信息不斷傳遞到通天那邊,預判!

觀氣!

戰王的每一次攻擊路徑,都被這倆看穿了,瞬間傳遞到了通天那邊,而通天,很快轉移他要攻擊的人,換成更強大的混沌龍或者八翼虎他們。

都是肉身強大的那種!

九月他們,都是靶子,但是,同樣,通天也會傳遞一些人到他四周,對付戰王。

轟隆隆!

巨響聲一陣接著一陣,片刻后,一聲絕望的慘叫傳出:「艹,過分了啊!我認輸了!別打了!」

過分了!

這麼多人打我一個,太過分了!

都是規則之主!

啊!

都是啊!

戰王又氣又喜!

氣的是,我倒霉,居然沒看出來,被30多位規則之主挨個揍了一頓,歡喜的是,我的天,30多位!

天啊!

這一刻的戰王,歡喜要大過生氣。

蘇宇……帶來了30多位規則之主啊!

不敢置信,無法想象!

他已經徹底驚呆了!

蘇宇不是帶來小貓三兩隻,而是帶來了一群甚至足以匹敵此刻人族強者的規則之主,當然,前提是除去幾位強者。

不算人皇、明王、戰王之類的,剩下的,大概也就和蘇宇這邊實力相當!

不可思議!

居然這麼多!

戰王難以想象,而蘇宇,笑了笑,開口道:「好了,大家退開!」

這一瞬間,四周,30多位規則之主,紛紛退散。

而戰王,罵罵咧咧的,鼻青臉腫,卻也顧不得這些了,一臉駭然地看著蘇宇,就是有些滑稽。

「蘇人主……你這……」

他無法相信!

哪來的這麼多規則之主?

蘇宇輕聲笑道:「戰王前輩,開個小玩笑,不會介意吧?」

「不會不會!」

戰王急忙擺手,還是駭然!

居然都是規則之主!

而此刻,蘇宇笑道:「星月,給戰王前輩療傷!」

戰王身後,星月上前一步,生命之力溢散,給戰王療傷,一邊療傷,一邊也是好奇:「這麼多了?」

之前沒這麼多啊!

蘇宇笑道:「還行吧,家裡還留了幾個看家,以防萬一!對了,剛剛戰王前輩說,人族打他沒事……星月你也算我的人,居然沒揍他,倒是讓我有些意外……」

戰王一怔,什麼你的人?

扯淡!

這是陛下的妹妹,咋就成你的人了!

而星月,猶豫了一下,忽然,伸出拳頭,給了戰王一拳,打的戰王有些懵,星月見戰王懵逼地看著自己,小聲道:「我走了他生死道,這……算投名狀?」

蘇宇手下人這麼多,戰王哥哥別見怪,我就是打你一拳,當個投名狀!

戰王都懵了!

這才想起來,星月……好像的確是蘇宇復甦的啊!

這……的確走了蘇宇的生死之道,我的天,這麼說,咱們的醫生,算是蘇宇的人?

蘇宇笑了笑:「開個玩笑而已,星月還當真了,戰王,抱歉啊,我這人,比較喜歡開玩笑!」

而戰王,也齜牙笑了笑,心中卻是駭然!

蘇宇,沒出手!

其實,這沒什麼。

關鍵是,他一個年輕人,好像才20多歲,手下卻是收服了這麼多規則之主,有人族,有萬族,還有混沌古族,這傢伙……白袍修士啊!

一下子,他有些不寒而慄。

這傢伙,不一般!

絕對不一般!

到了這時候,覺得他一般的,大概都是白痴了!

戰王心中凝重,有歡喜,也有警惕。

歡喜的是,這麼多強者,太爽了,都是來支援的啊!

凝重的是,這蘇宇一看就不太好惹啊!

帶著這麼多人來的,會不會和人皇發生什麼衝突?

能在萬界,收服這麼多強者,戰王要是還覺得蘇宇好惹,那自己就是白痴了,就怕這傢伙,野心太大,一來就想反客為主!

這才是他最擔心的一點!

要不然,看到這麼多強者,他該歡喜到瘋狂了!

星月……

戰王餘光看了一眼星月,心中思緒萬千,星月的命……好像也掌握在蘇宇手中!

此刻,他瞬間恢復笑臉,哈哈笑道:「蘇人主客氣了,沒事,小事情罷了!和大家開個玩笑,我也是開玩笑罷了,在前線,抗擊萬族壓力太大,看到戰友來了,我心情一下子好了,就喜歡和大家開個玩笑……」

這時候的他,顯得憨厚的很!

心中思緒萬千,面上卻是不顯絲毫,而此刻,人群中,夏龍武微微躬身:「晚輩無禮了!前輩,我乃人族大夏府夏家夏龍武……」

戰王一愣,微微吸氣,很快,嘴角有些抽動,你大爺的!

剛剛瘋狂用刀劈砍我的傢伙……可能……是我後裔?

「夏龍武……」

戰王微微遲疑了一下:「你……」

此刻,夏龍武身上一股血脈之力沸騰,戰王一怔,還真是我後裔,我去!

之前,夏龍武為了不給他發現,故意遮掩了,這次……證實了!

真是我家的!

戰王一時間無言以對,他么的,你知道我是你祖宗,你劈我劈的那麼狠?

夏龍武一臉嚴肅,不算客氣,但是還算講禮儀,老祖宗嘛……逢年過節的,也祭拜一下,當然,能不能祭拜到戰王就難說了!

隔了太多代了!

如今,見了老祖宗,心情也說不出什麼複雜不複雜,就是覺得……老祖宗被揍的挺慘的!

36位強者,35位都參戰了,打的老祖宗哇哇大哭……萬天聖的功勞,這可都被記錄下來了,老祖宗現在沒什麼感覺,以後他會知道,這會很慘的!

而這時候,戰王一邊看著夏龍武,一邊想著事,很快,笑容燦爛道:「蘇人主,人皇陛下派我暫時先來接待一下大家,前線太緊張……大家先在這安頓一陣……我馬上去通稟陛下,看看陛下那邊,能否抽身,親自來和蘇人主洽談一二……」

這一刻,戰王沒有選擇和蘇宇多聊。

和預期的,不一樣!

那這事,自己無法做主,而且蘇宇他們,不能貿然帶去那邊。

此事,必須要去告知人皇了!

不是一兩個,足足36位強者!

二等的都有!

三等的也有幾個,其他的,最弱好像都是四等!

至於蘇宇本人……大概率……可能……也許……到了二等,這是戰王不敢去想的一件事,那就太可怕了,一位20多歲的年輕人,二等!

可武皇這桀驁不馴之輩,居然都被壓服了,顯然,這蘇宇不會弱!

弱的話,武皇早就造反了!

戰王腦子也靈活,笑呵呵道:「星月妹子,你在這招待一下蘇人主他們,蘇人主和星月妹子也熟悉……她是陛下妹妹,也是陛下最親近,最寵愛的……大家多聊聊……先在這修整一下,我馬上就回來!」

蘇宇笑道:「那戰王前輩慢走,關於我們的事,我覺得前輩先和人皇前輩商量商量,不要貿然傳出去,以免被萬族獲知!」

「當然,當然!」

戰王笑呵呵的,道了個別,這才馬不停蹄地朝回跑!

出大事了!

陛下,這蘇宇,不簡單啊!

……

蘇宇笑了笑。

其他人,也紛紛笑了起來,星月倒是不太在意這些,看向蘇宇他們,還是疑惑道:「怎麼這麼多規則之主了,你沒和我通報!」

過分!

蘇宇笑了:「傳訊說不清楚,看到了就行,星月大人,最近沒什麼大事吧?」

「沒,一切還好。」

星月搖搖頭,蘇宇笑了,那就好,不過人皇好像沒接受星月的治療,這就不是很好的事了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戰王迅速恢復傷勢,只是皮外傷罷了,對他而言,也沒什麼。

他有些凝重,迅速朝回跑,剛好明王也在,見狀喊道:「跑這麼快做什麼,剛剛去哪了,衣服都碎了,幹嘛去了?」

戰王凝重的很,傳音道:「跟我去見陛下!」

明王一怔,怎麼了?

但是,還是迅速跟著一起去了,邊走邊道:「剛剛後方好像有戰鬥的動靜,我好像還感受到了一些熟悉的氣息……」

那可能是你孫子的孫子來了!

那個布陣的,可能是明王的後裔,戰王猜測了一陣,也沒多說什麼。

很快,兩人抵達人皇所在。

人皇虛影還在耀射天地。

看到兩人來了,有些意外,戰王怎麼回來了?

而戰王,此刻,臉色沉重:「陛下!出大事了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笑了:「和蘇宇有關?」

戰王想了想,忽然道:「咳咳,武皇……他復活了!」

先活躍一下氣氛,免得陛下太緊張!

人皇一怔,接著……有些無語!

我去你的!

這時候,你緊張兮兮的,就是跟我說這個,無聊的傢伙!

明王也是一怔,很快哈哈大笑:「不會吧!陛下……這……哈哈哈……」

笑著笑著,怔神道:「蘇宇他們來了嗎?難道……武皇也在其中?」

聰明!

戰王暗暗說了一句,見他們還在考慮武皇,輕咳一聲道:「那個……還有,蘇宇來了不說,加上他自己,總共來了36個人!」

「也不全是人,還有一些盟族……」

戰王說著,見兩人好像還在想武皇的事,乾巴巴道:「那個……陛下,他們實力不弱!」

人皇笑了:「武皇在?倒是有些意外,那是不弱……可蘇宇,能壓下他嗎?」

「能!」

戰王斬釘截鐵!

見人皇和明王意外,乾巴巴道:「他們……36個……全部是規則之主!」

轟!

明王氣息瞬間爆發,下一刻,忽然怒吼道:「對面的王八蛋,出來大戰一場,老子早就看你們不順眼了,陛下,和他們拼了!萬界好像出事了!」

「……」

對面大陸,有宏大的冷笑聲傳來:「出事了嗎?看來……你們感應能力變弱了!人皇,早點撤離,回歸萬界吧!」

明王怒罵道:「艹你祖宗,滾蛋,老子隨便說說,陛下,咱們不拼,熬死他們!」

「……」

很快,雙方安靜了。

而明王,也沒在意這個,隨便喊幾句,鎮壓一下驚訝的心罷了,他此刻一臉驚駭:「36位都是?」

「對!」

戰王齜牙:「太多了!我一開始不知道,還吃了點虧,武皇跨入了二等,那蘇宇鎮壓了武皇……我看……也許也是二等!三等的多位,剩下的幾乎都是四等,五等的……好像沒有!」

這下子,人皇虛影都震動了一下!

36位!

「不止,他們還有人沒來……」

人皇忽然道:「周天……來了嗎?」

「沒!」

戰王搖頭:「沒看到!」

人皇瞬間陷入了沉思中,此刻,心中也是震撼無比,36位!

周天沒來!

那代表,這些人,並非周天培養出來的。

什麼情況?

我沒太大感應……那豈不是說,可能是蘇宇自己天地中培養出來的規則之主!

這下子,他都要吸氣了!

而戰王,見人皇虛影都在顫動,乾巴巴道:「陛下,武皇沒死,嗯,咱們還是繼續震撼這個消息吧,您也別太緊張了……」

人皇無語!

我用的著你來安慰我?

我緊張什麼!

我只是驚訝!

驚訝蘇宇的不可思議!

這怎麼可能!

下一刻,人皇虛影顫動了一下,忽然,一個小小的影子浮現,人皇聲音傳來:「我這投影走不開……再分裂一個分身,過去見見蘇宇!明王,你也製造一枚神文分身,戰王……你帶我們去見蘇宇!」

這一次,他不再是讓戰王單獨去了。

他要親自去找蘇宇談談!

36位規則之主,一下子,就讓人皇震動了。

機會!

也是危機!

若是他全盛時期,這麼多人來援,他現在就敢強行攻打萬族!

可是……現在不是。

他有些遺憾,可惜,錯過了時機,否則,這一次就是翻盤之戰!

太可惜了!

人皇這一刻,無比遺憾,但是,也很振奮。

我等待多年,終於等到了機會了!

蘇宇……這個孫子……咳咳,這位第十代人主,乾的不錯!

「原本還想打死這孫子……現在看來……不好動手了啊!」

而這時候,戰王忽然想到了什麼,提醒道:「陛下,他穿白袍的,一直帶著笑容,我還以為文王回來了呢,一看就不是好東西啊!」

「吸!」

明王吸氣:「不好惹啊!帶著30多位規則之主的白袍……嘖嘖,難纏了!」

正常白袍不怕,但是配合上蘇宇的實力和身份,我去,的確不好惹!

人皇也是一怔,又一個文王?

那……也不是不可以搞定的!

文王,我不是搞定了嗎?

「走,去看看!」

他虛影鑽入戰王體內,明王也分出了一枚神文,得去見見這位白袍人主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8章 白袍不好惹啊!(萬更求訂閱)

86.0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