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2章 再見武皇(求保底月票)

第802章 再見武皇(求保底月票)

藍天眾人紛紛晉級,這也是蘇宇沒料到的。

不是一個兩個,今日能晉級的,他預計近期可能會晉級的,都晉級了!

不止如此,蘇宇的天地,也隨著融入大量古獸屍體、天尊之道,也在迅速提升,天地範圍在擴充。

無盡虛空中,他的天地,從小城大小,繼續擴張,隱約間已經有些擴張到大夏府府城的規模了。

當然,這比起萬界的天,比起死靈的天,還是太小。

哪怕比起道源之地,也是遠遠不如。

可這一切,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。。。

……

其他人,有的有收穫,有的沒有,悟道這種事,有時候真的看天賦和機緣,哪怕蘇宇敞開了給大家看,眾人也未必能有收穫。

此刻的蘇宇,朝眾人看去,越來越強了。

是好事,但是,達到了天尊,對很多人而言,其實也到了一個極限了,就如三月他們,其實很難再有任何提升了。

至於成為所謂的頂級天尊,那不是看感悟,感悟其實差不多,主要看大道的強大度。

比如三月的大道,可能就那麼強,他的極限就是現在。

那除了規則之主,三月其實無法再提升的。

同樣的,巨斧這些人也一樣。

就如之前大周王說的,不是任何一條道,都可以成為天王的,也不是任何一條道,都可以成為頂級天尊的。

月戰他們走的大道,都各有特色,本來那大道就不弱,所以可以能成為最頂級的存在。

其他天尊,未必就有希望了。

蘇宇看著他們,心中想著,三月他們,也許只能等解封后,看能否成為規則之主了,若是不能……那他們這輩子,其實已經到極限了。

被蘇宇看著,大家都有些不自在。

蘇宇如今威嚴漸加,被他盯著看,還是很有壓力的。

蘇宇只是看了一會,很快,視線投向監天侯,臉上依舊帶著笑容:「事到如今,各方實力都暴露了,除了百戰這邊,他兒子是否強大,是一個不確定因素,其他的,都可以確定了!」

「在各個時代回歸之前,萬界的局勢,已經徹底明朗!」

「唯一不明朗的是,幾位遊離的強者!武皇、死靈帝尊、混沌龍、八翼虎!但是,死靈帝尊就算破封了,他沒復生,很難出死靈界域,哪怕出了,也未必能有多大作用,所以,真正遊離的,其實就三位!」

大周王和萬天聖一左一右,跟一個人似的。

此刻,大周王沉吟道:「那陛下的意思是……想先將遊離閑散的三大強者納入麾下?」

至於死靈帝尊……也許也可以收服,收服之後,不需要他做什麼,幫蘇宇穩固死靈界域就行,當成蘇宇的退路,誰殺到死靈界域,就得遭受這位帝尊的攻擊,也是不錯的留守人選。

可幾位閑散強者,都不好收服的。

蘇宇笑道:「混沌龍和八翼虎,現在可以放放,這倆現在盯著的都是獄青的混沌意志,甚至是婆龍獸!所以,大體上還是目標一致的!倒是武皇……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萬天聖接話道:「武皇這人,心高氣傲……或者說,志大才疏!」

好傢夥,這就給鄙視了!

也是,鄙視武皇不是第一次了!

萬天聖面帶笑容道:「武皇此人,其實是很容易滿足的那種,小富即安!他開了天門,其實天賦極強!但是他和北王有些類似,陛下還記得北王臨死之前說過什麼嗎?北王只是想當一方霸主,一方面不願意臣服於別人,一方面又沒那個實力獨立,偏偏還想自己的地盤自己說了算……」

他這麼一說,蘇宇一怔,還真有點相似!

萬天聖繼續分析道:「武皇天門都開了,但是一直固守他的大道,不願開拓,思想偏向於古板和保守!一方面,他知道文王人皇他們強大,但是,一方面自尊心作祟,他想獨立,不想加入!最終他被武王擊潰封印,我覺得,其實不是什麼濫殺無辜的問題,而是那時候,人族需要殺一位人族本身的強者,去震懾四方!」

人族內部都無法一統,還想一統諸天?

於是,開了天門的武皇,就成了殺雞儆猴的存在了。

萬天聖繼續道:「按照陛下的一下說法,當年的文王知道,但是默認了!不過,武王是先說要去對付他,武王未必有這個腦子……所以,我猜測,可能是人皇授意的!」

他分析道:「人皇需要對付武皇,但是,武皇可能不存在大錯,所以,並未殺他,只是對外宣稱殺了武皇,實際上是封印了對方!」

武皇有錯嗎?

未必!

就如死靈界域的北王,他錯了嗎?

他其實只是不想人族再次凌駕於自己頭上,他只是想固守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罷了,可是,在這種大爭時代,你沒那麼實力稱霸一方,又不願意臣服強者,那你就是錯了!

所以,北王最後死了,死在了龍血侯手上,他幾乎不曾和蘇宇這邊交戰過。

北王之死,只是這個時代的一個縮影罷了。

而武皇,也只是那個時代的一個縮影。

蘇宇點點頭:「你說的有道理,其實這些我都可以理解,唯一不能理解的是,武王封印武皇后,有些羞辱的意味,武王有必要如此嗎?」

對武皇,封印也好,打造成星宇府邸也好,其實都沒什麼。

關鍵是,那個姿勢,太過於羞辱人,對一方強者而言,這樣的羞辱,可以說,真的有不死不休的意思了。

關於這一點,眾人也不是太理解。

萬天聖看向大周王,大周王搖頭:「我是末期跟隨人皇陛下的,武皇的事,其實比較早了,我還真不清楚。」

呵呵!

算了,萬天聖也沒再說他,繼續道:「陛下,武皇這人,按照我的分析,屬於那種愛面子,人慫嘴不慫的那種!面子給到位了,台階也給到位了,其實不是不能拿下!」

「非要用武力脅迫,反而有些不太可能收服他!」

萬天聖笑道:「否則,當年的人皇、文王,比陛下要強,能收服,豈不是早就收服了?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不錯,而且若是十多萬年前,給面子,武皇也未必搭理你,可他被封印了十幾萬年,其實心裡還是清楚的,屬於他的時代,徹底過去了!」

十幾萬年的囚徒生涯,武皇再蠢,也明白了一點,這個時代,不屬於他,上個時代也不是!

藍天這時候也插話笑道:「武皇現在最大的怨念,是武王對他下了毒手!若是陛下答應,遇到武王之後,給他希望戰勝武王,或者以同樣的手段,對付武王……我想,他一定會心動!」

這時候,嵐山侯忍不住了,有些鬱悶道:「不好吧?武王大人……我……」

那可是她的舊主!

以武王為籌碼,去收服武皇,她是覺得不合適的。

當然,站在其他人的角度,武王大家又不熟,這關頭,若是能用空口承諾,拿下武皇,那很划算的。

藍天幽幽笑道:「陛下又沒說親自對付武王!我們可以給武皇承諾,幫助他強大,報仇,是他自己的事!陛下這邊,負責攔下文王和人皇他們……給他公平決鬥的機會!」

「嵐山前輩……時代變了!」

藍天笑道:「而今,陛下需要這樣的助力!武王原本就比武皇強,武皇被封印了十幾萬年,武王沒有,若是這個時候,武王擔心單挑敗給武皇,這對武者而言,其實,已經摧毀了自己的必勝信念!」

「所以,我們只是給武皇一個安慰罷了,實際上,他單獨遇到了武王,找他單挑,文王這些人,大概率也不會插手,武王也不會讓他們插手!」

「作為戰者,嵐山侯難道不明白這個道理?當年的手下敗將,比你差很遠,再來找你報仇,找你單挑,你會拒絕嗎?」

嵐山侯想了想,搖頭。

不會!

當年就是手下敗將,現在比自己差距更大,自己幹嘛要拒絕。

藍天笑道:「這不就行了?所以,我們就算給出一些允諾,對武皇和武王而言,其實沒有任何損失,反倒是可以讓武皇有個台階,有個期盼!」

顯然,大家是贊同去收服武皇的。

不過,還是有人覺得不太妥當,南王此刻開口,聲音清冷:「這一切,都建立在武皇願意臣服的情況下,他若是不願意,一旦破封之後,第一時間報復陛下呢?他實力強大,破封之後,他可能是這個時代,最強的存在!作為最強的存在,他真的願意臣服?」

「至於諾言,許諾,那都是建立在一些東西的基礎上,武皇還會在意這些嗎?」

「大家不要想的太美好了!」

南王給眾人潑了冷水!

蘇宇此刻求才若渴,可以理解,畢竟如今規則之主出來了,他壓力還是有的,可若是寄希望武皇就這麼臣服了,希望越大,也許失望也越大!

蘇宇點點頭,這倒也是。

萬天聖笑道:「南王前輩提醒的是,不過……試試還是可以的!」

萬天聖很快道:「陛下,武皇此人,心高氣傲,一般人,他看不上眼,想去收服他,唯有陛下親自前往才行!」

武皇對其他人,都是「小蟲子」這樣的稱呼,可見其心態。

哪怕被封印多年,這位也看不上那些弱者。

想收服他,唯有蘇宇可以。

大周王也道:「除了陛下,的確沒其他人可以做到了,我們這邊,倒是可以尋找一下混沌龍和八翼虎,不求收服,但是,可以暫時達成一致,他們的目標,是獄青他們!而我們,也可以幫助他們去對付他們!」

蘇宇想了想,再次點頭。

可以嘗試一下!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片刻后道:「如今,當務之急是對付罪族和萬族,百戰,可以先放放!關於百戰這邊,我其實還有一點疑惑……他將月羅這顆釘子,埋在了罪族,他的最終目的是罪族,還是罪族後面的地獄之門?」

以前,百戰也許忌憚罪族,忌憚萬族,可現在,不應該太過忌憚了,他依舊隱忍。

獄青沒出現之前,別人不知道情況,月羅不可能不知道,那時候的百戰,實力強大,若是裝瘋賣傻,在蘇宇對月琴他們出手,萬族紛紛出手的時候,百戰也跟著出手……再讓月羅他們反叛,是有希望滅了罪族的!

之後,只要整頓實力,對付萬族就行。

可百戰沒有!

那他最終的目的,到底是罪族,還是地獄之門?

他有這個能耐,對付地獄之門后的存在嗎?

這一點,大家也不好分辨,大周王想了想道:「百戰繼承了人祖的傳承血統,那他的一些目的,可能和人祖有關,包括接引人祖回歸!」

大周王想了想道:「假設人祖沒死,那人祖在哪?在天門之後,還是在地獄之門之後?」

他沉聲道:「這一點,不好判斷!因為,人祖在太古初期還出現過,那時候天門也許已經出現了,既然如此,人祖修肉身道,我覺得他要是探查上個時代,是否會進入肉身更強的混沌時代?」

混沌古族,大多修肉身。

人祖也修肉身!

大周王推測道:「如此一來,百戰是否知道一些什麼,他其實是想將人祖先接引出來,而人祖,就有可能在地獄之門之後!」

「百戰紮下月羅這釘子,也許不單純是為了對付罪族,更有可能,是為了多了解地獄之門!」

他又道:「還有魔族這邊,炎火魔皇,難道真的也在地獄之門之後?要不然,魔族豈會和罪族聯手?」

種種推測,大家都在分析百戰一方的目的。

蘇宇想了想道:「算了,暫時不好推斷!線索不夠!人祖和人皇,我也不知是否存在什麼道統衝突或者其他,但是,百戰不能當好人,我也一樣,這就對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萬族現在封山,獄青那邊實力不弱……解決了獄青他們,再找機會對付萬族,最後對付百戰,這是我目前的打算!」

蘇宇繼續道:「武皇破封,需要上界和下界規則之力全部消散,才能破封!我們……也許也可以藉機打破上下界的壁壘!讓上下界域,再次聯通!讓各方勢力,都匯聚在一起!上下暢通!」

眾人紛紛點頭,這倒是讓百戰他們直面各方的好機會。

將百戰當成假想敵,這是絕對有必要的。

或者說,雙方遲早會起衝突。

一山不容二虎!

都是人族是不錯,但是,一方是人祖傳承,蘇宇其實算人皇體系,肯定是有矛盾存在的。

「那我走一趟死靈界域!」

蘇宇笑道:「那兩位,該去聊聊了!」

他看向其他人,「你們繼續修鍊,設計引誘一些古獸進入我們的天地,解決它們,讓藍天負責融入天地!另外,我會讓我的天地,儘快侵蝕整個混沌山區域!」

「別的地方不好侵佔,混沌山卻是混沌之地,倒是容易一些!」

人皇當年開道源之地,其實就是想侵佔整個上界,可惜功敗垂成,如今,蘇宇也要來侵佔混沌山和上界了!

說完這些,叮囑了眾人一陣,蘇宇馬不停蹄,迅速朝外走去。

後方,監天侯忽然道:「你何時殺我?」

蘇宇回頭看去,笑道:「急什麼!監天侯難道迫不及待地要找死了?」

監天侯平靜道:「那倒不是,我只是在想,我死後,上古算不算徹底終結了?」

「上古?」

蘇宇沉默了一會,笑道:「只能說,你死後,上古對萬族那虛幻的統一結束了!人族……從未真正統一過萬族!至於上古……也只是一個稱呼,我們的稱呼!人皇他們還是人皇,而我們……還是我們!」

監天侯默默體會著蘇宇說的話,沒有再說什麼。

而蘇宇,也很快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混沌深處。

月羅和月嘯,奮力遁逃著,然而,卻是有些迷失方向,混沌無方向,無極限。

月羅舉目四顧,都是混沌。

一時間,心生悲涼。

蟄伏多年,結果百戰還沒發號施令,蘇宇這混蛋,就擾亂了整個局面,這傢伙,真該死!

月嘯氣喘吁吁,開口道:「月羅,這裡,確定可以去到下界?」

「應該可以!」

月羅也不曾走過,但是,她知道是可以的。

此刻,她四顧他方,很快,手中浮現一道靈符,被她點燃。

靈符點燃,一道道大道餘韻擴散開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虛空好像裂開,月嘯臉色微變,就在此刻,一頭巨大的古獸浮現,氣息強大,而在古獸頭頂,卻是佇立一人。

那古獸,形如大魚,卻是長著巨大無比的一雙翅膀,和鯤鵬類似。

古獸巨大的眼眸,帶著冷意,森冷無比。

此刻,看向月羅兩人。

月羅微微凝眉,很快,沉聲道:「我們暴露了!」

古獸並未吭聲,古獸頭頂,那巨大的人影,陡然睜眼,帶著無盡的壓迫之力,瞬間看向他們,「暴露了?」

「是!」

「獄青發現了你們?」

「不是,是蘇宇!」

月羅看向古獸頭頂的年輕人,開口道:「蘇宇帶著萬族,攻打聖族,最後逼迫我們和雷暴互相廝殺,必死一方才能休戰!我不得不遁逃!」

「蘇宇……」

人影睜眼,露出一抹笑容:「是他!」

話落,看向兩人道:「你們要去萬界?」

「是!」

月羅點頭:「我們已經無法隱藏,只能離開!我們走之前,婆龍獸可能被接引了出來,月戰還活著,其他人幾乎都死了!」

「可惜了!」

面貌年輕的男子,笑了一聲:「我還想將他們作為父親大人回歸后的磨刀石,長青這些人,久不征戰,需要人來磨刀,不曾想,全部都死了,可惜!」

說罷,笑道:「那我送二位去下界吧,二位跟著我!」

月羅沒說什麼,月嘯卻是沒忍住,沉聲道:「稷殿下,一直在混沌深處?」

年輕男子輕笑道:「算是吧!混沌……很有意思的!混沌中磨道,其實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!你們有時間,其實可以來試試,在這枯寂無人的混沌中,哪怕只是行走,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……對了,之前有人卜卦我,是蘇宇做的吧?」

月羅開口:「不清楚,大概是,他知道你的存在,之前還曾喊過你,你和陛下,現在都暴露了,只是不知你具體實力。」

「暴露就暴露了吧!」

年輕男子倒是不太在意,笑道:「能藏一時,也藏不住一世!何況,藏,也不是目的!這些年,只是在等待時機罷了,如今,地獄之門將開,暴露與否,不重要了!」

月羅微微凝眉:「地獄之門就算開啟,局勢也很複雜……」

「我知道!」

男子擺擺手:「這些事,你們和父親商量吧,我不參與這些!」

他沒太在意這些,駕馭著古獸,迅速朝混沌下方飛去,邊飛邊道:「之前混沌有異動,混沌龍和八翼虎好像都趕了過去,鯤飛也有些感應,動靜應該來自於死靈界附近!」

「應該有不少古獸被殺,可能和蘇宇有關!」

男子淡淡道:「此事,你們可以告知我父,蘇宇也許做了點什麼。」

月羅沉聲道:「蘇宇做了什麼?」

男子淡笑道:「沒太在意,當時我剛好有事,但是動靜不小,恐怕不簡單,你們和父親說一聲,他自然會在意!」

月嘯問道:「殿下難道在混沌中遭遇了強敵?」

要不然,能有什麼事?

可混沌中,還有強大的存在嗎?

真正強大的存在,都被封印到了地獄之門之後了。

如今的混沌,出現混沌龍這樣的存在,都算是稀奇了。

男子淡笑道:「並非強敵,只是很有意思的事,我在追尋時光!」

兩人一怔。

追尋時光?

什麼意思?

男子笑道:「時光長河,存在盡頭嗎?自然是存在的,我在想,它的盡頭在哪!蔓延了諸天的時光長河,沿著它的脈絡去找尋,能否找到蹤跡?天門,是否就在盡頭?」

「天地的盡頭,長河的盡頭,是否便是天門所在?」

他喃喃道:「地獄之門,一直都存在,天門卻是杳無蹤跡!而今,也許……我已經探查到了一些脈絡!長河兩頭,一邊若是天門,那另外一邊呢?」

「時光之主,是進入了天門,還是另外一道門?」

「死靈長河是有盡頭的……而時光長河沒有,果然,時光之主,才是最可怕的存在!」

他說著這些,月羅和月昊卻是聽的有些似懂非懂,心中卻是震動。

這位……追求的東西很高。

和他們好像不太一樣!

男子也好像知道白說了,笑道:「算了,這些不是你們該考慮的事!」

月羅沒吭聲。

三人一獸,迅速朝混沌下方飛去。

過了一陣,月羅和月嘯其實沒分辨出方向,男子卻是忽然道:「沿著我們的前方,直接飛行,過一會,你們就可以回到萬界了!」

月羅微微點頭:「勞煩了!」

「客氣!」

年輕男子笑了一聲:「告訴我父,我還要再去探查一下,不會太快回去!」

「好!」

年輕男子,駕馭古獸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月羅和月嘯看著他離去,月嘯傳音道:「他到底什麼實力了?感覺……比獄青還要可怕一些!」

「不好說!」

月羅也看了一陣,很快道:「不管他,走,先去萬界!」

兩人迅速朝萬界飛去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也在朝死靈界域趕。

趕到半路上,蘇宇忽然微微挑眉,遙遠的方向,他好像看到了一些東西,一個巨大的身影浮現。

他定睛看去,隔著很遠,看的不太真切。

好像是一頭鯤鵬巨獸。

蘇宇仔細看去,隱約間,好像看到了那巨獸頭上,有個人。

而那邊,巨獸頭頂上,那年輕男子,也朝蘇宇這邊看來,隱隱約約也看到了蘇宇的存在。

這一刻,隔空對視一眼。

很快,兩人都沒停留,各走各的路,迅速拉開了距離,消失在這無盡混沌之中。

……

「巨獸……人影……」

這一刻的蘇宇,陷入了沉思。

在混沌中遊盪的人影,是誰?

周稷?

還是古獸化人形?

他沒去探查,距離挺遠的,在混沌中最好別亂跑,容易迷失方向。

「算了!」

蘇宇沒多管,是不是周稷不重要,何況,這周稷到底多強,誰也不清楚,只知道百戰有兒子,鬼知道自己說他兒子厲害,是不是真厲害。

也許一巴掌就給拍死了呢!

「不過那古獸,倒是不弱,天尊戰力嗎?」

那古獸氣息外放,蘇宇倒是感受到了一些,不過也沒太在意,混沌中一切皆有可能,存在天尊級別的,也不稀奇。

很快,蘇宇抵達死靈界域附近。

他迅速踏空而行,片刻后,一腳踩在陸地之上,歸墟之地到了!

死靈界域,如今安靜的嚇人。

大量的合道死靈被殺,剩下的大部分復甦了,還有少量合道坐鎮各方,合道之下的死靈,大多都是沒太多靈智的,就算有,永恆死靈也只是按照本能行事。

……

封印之地。

當蘇宇身影浮現,死靈帝尊身影也出現了,看向蘇宇。

「蘇皇找我?」

蘇宇特意來他這繞一圈,他還是主動開口了。

蘇宇點頭:「上界發生了動蕩,地獄之門開啟,出現了兩位規則之主級別的存在,不知你是否認識,一個是婆龍獸,一個是獄青。」

「婆龍……」

死靈帝尊想了想道:「聽說過,地獄之門內的存在!早些年,太古初期,地獄之門曾動蕩過,就有一尊自稱婆龍的古獸,想要從門中殺出,不過後來情況倒是不知道了。」

「獄青……」

他思考了一下才道:「是一位用槍的女子嗎?」

蘇宇點頭,他沒想到,死靈帝尊居然還真知道!

死靈帝尊想了想道:「很久之前,獄王曾經來過一次死靈界域,我曾遠遠看到過一次,獄王身後,就跟著那持槍女子,我隱約聽見有人喊她『青』,既然是地獄之門那邊出來的,可能就是這位了!」

他看向蘇宇道:「獄王門下,倒是有一些強者,現在從地獄之門中出來了……難道說,獄王就在地獄之門之後?」

「有可能!」

蘇宇點點頭,笑道:「不管她,我現在的想法是,上次答應助你破封,但是我擔心破封后,你給我搗亂!你畢竟不是弱者!這樣,我幫你破封,冊封你為死靈王,你幫我坐鎮死靈界域如何?」

死靈帝尊沉默一會,「我若是拒絕呢?」

蘇宇笑道:「那也沒關係,上次你沒出手,我又答應了幫你破封,答應的事,我會做!但是,解封后,稍有不妥,我會殺了你!」

死靈帝尊沉默一會道:「那我考慮考慮吧!」

「好!」

蘇宇也不多說什麼,死靈帝尊是聰明人,起碼比武皇聰明。

他知道該如何選擇!

……

很快,蘇宇抵達了星宇府邸七層通道口。

此刻,通道緊閉。

蘇宇笑道:「武皇,不歡迎我嗎?」

寂靜無聲。

通道依舊緊閉!

蘇宇笑道:「不打架,來聊聊天而已,何必拒人於門外……或者屁股之外?」

下一刻,武皇分身浮現,帶著怒意,冷冷看向蘇宇:「你在挑釁本皇!」

蘇宇笑道:「是你不開門,不歡迎我,我這才說的!」

武皇冷冷看著他,「你又來作甚?」

蘇宇呵呵笑道:「來拜訪一下武皇,順便,我想著,宇皇府這邊,能否和武皇談談合作的事。」

「呵呵!」

武皇冷笑:「我猜到了,無事獻殷勤,你想讓我給你當打手?蘇宇,你在做夢!」

他冷笑道:「當年人皇那些傢伙,都不能讓我臣服,何況你蘇宇!」

「所以,你才混的這麼慘!」

蘇宇也是不客氣:「但凡你有點腦子,有人幫襯,也不至於混到這地步,被人倒栽頭顱地埋在萬界和死靈界域!吃一塹長一智,合著,十多萬年了,你是一點智慧沒增長?一個好漢三個幫,你難不成覺得,你被封印十幾萬年後,出去了,還是一方霸主?真就是天下第一人?」

武皇臉色難看。

而蘇宇面帶笑容:「跟著我蘇宇的人,沒人吃過虧!當年若是你是我的人,武王如此對你,我早就把他褲子扒了,栽在諸天,屁股當太陽了!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臉色不太好看,你是說武王呢,還是在說我呢?

蘇宇又笑道:「你這人,說句難聽點的,典型的志大才疏,不思進取,頑固不化,冥頑不靈,死不足惜……」

武皇臉色鐵青!

蘇宇到底是來收服他的,還是來找茬的?

這是拉攏人的態度嗎?

蘇宇又道:「我說的是實話,也許很難聽,但是事實就是如此!你是人皇他們的前輩,結果被一個武王弄的這麼慘,武王也是個沒腦子的!他能贏你,不是他自己多厲害,而是有人幫襯他!」

蘇宇笑道:「沒人幫襯的武夫,那就是真武夫!有人幫,你武夫就是大殺器!看誰不爽殺誰,殺完了,其他事,都會有人來擦屁股!」

「蘇宇!」

武皇忽然很憤怒:「你不要再提那個詞!」

說話就說話,一直提屁股,而且還一直看著他的屁股,這是什麼意思?

蘇宇笑道:「道理其實很簡單,武夫單獨稱王,遲早完蛋!這是至理!你要是讀書多,遍觀歷史,哪有武夫為王能長久的?就算真的長久,那也是後期勤學苦練,提升自己!」

「純粹的武夫當道,那都是曇花一現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也不跟你這武夫說什麼亂七八糟的,就幾點,第一,你日後找武王報仇,我把文王和人皇他們攔下,不然……你死了心吧,就你還和文王他們斗?武皇,你心裡有數,你覺得你能斗得文王和人皇他們?」

武皇沉默,臉色難看無比。

斗得過嗎?

廢話!

沒封印之前都不行,何況十幾萬年過去了。

他看到文王,還是有些發憷的。

「第二,我想辦法幫你提升到武王那個地步……指望你自己,可能沒希望了!」

武皇臉色愈加難看,這話說的真難聽!

「第三,你不用喊我什麼陛下、主公什麼的,我其實也懶得收服你,就當互助互利,你喊我蘇皇、宇皇都行,我喊你武皇……也不取締你的皇號,算是平起平坐吧!」

武皇眼神微動。

「第四,我現在就可以想辦法幫你解封!」

「第五,你不用什麼事都聽我的,跟我彙報,我只有一個要求,我放你出來,答應你的條件,答應幫你,你起碼最少幫我殺三個規則之主作為報答!」

蘇宇笑道:「當成一場交易,而不是誰臣服誰!三個規則之主,換我來幫你擋住人皇、文王這些人,你若是覺得值得,那就答應,不值得,你就放棄!」

武皇陷入了沉默。

交易?

這比臣服好聽多了!

若是蘇宇說臣服他,他噴蘇宇一臉,可交易……也許……可以試試?

他思考著,蘇宇又道:「三個規則之主,當你報復武王之前的磨刀石,若是連三位規則之主都沒辦法殺,你還指望報仇……那還是等死算了!」

武皇咬牙道:「我遲早會殺了他!!」

「……呵呵!」

聊天止於呵呵!

當蘇宇這笑聲傳出,武皇大怒:「你覺得我殺不了他?」

「當然!」

蘇宇點頭:「他和文王在一起,你就算真的可以殺他,你先殺了文王再說,人家兩人穿一條褲子的,你有把握殺了文王,再跟我吹!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瞬間頹然!

絕望!

我殺不了文王!

別說文王,武王他都打不過,否則,早就打死他了!

這一刻,武皇絕望無比,平時沒人說,他自己幻想著打死武王罷了,現在被蘇宇戳穿了,頓時絕望。

蘇宇笑道:「所以,你其實沒想過報仇?不是嗎?只是心中想想,你就是個懦夫,你想著,你解封了,反正武王失蹤了,那我告訴你,你想多了,他遲早會回來的!那時候,你就尷尬了!」

武皇惱羞成怒:「我想過報仇,一直都想,我會殺了他的!」

「呵呵!你只是幻想,真遇到了,你得喊爹!」

「你放屁!」

武皇大怒!

「太山,他不就是岳父的意思嗎?和喊爹有啥區別?」

蘇宇笑道:「你果然怕了武王,想認他當爹!」

「放你的屁!」

武皇勃然大怒,絕對不是這樣的!

蘇宇這混蛋,他在激將我。

對,激將法,我不聽!

蘇宇淡笑道:「好了,無能狂怒沒必要,你就說,你想不想報仇吧?」

「你能對付人皇他們?」

武皇冷冷道:「你也只是在吹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當初說,你解封之前,我就能弄死你,你信嗎?現在呢?」

話落,蘇宇氣息爆發!

震蕩天地!

「現在如何?」

武皇瞳孔一縮!

蘇宇淡淡道:「不要用你的思維,去思考我!武皇,你只是武夫,你不懂我們!我既然說了,那就能做到!」

這一刻,武皇徹底沉默。

蘇宇,又變強了。

幾乎是一天一個變化!

才達到天尊層次沒幾天,如今的蘇宇,好像隱約間要徹底跨入那個領域了,再加上他自己的天地……此刻,蘇宇在自己的天地中,恐怕真的可以對付規則之主了!

這一刻的武皇,羨慕,嫉妒,憤怒,不甘……

種種情緒回蕩,最後,怒吼道:「武夫吃你們家飯了?蘇宇,你沒資格小看武夫,你也是,我也是,難道你就不是武夫?」

你也是!

你裝什麼玩意!

蘇宇眯眼笑道:「你看,武夫就是喜歡憤怒,真正的讀書人,他都不會憤怒的,憤怒之下,必殺人,必見血,這就是差別!」

武皇一時間無言以對。

大爺的,說的好像有點道理,可心裡,就是有那麼一點不甘心!

我不甘心!

我破封后,我說好的,第一個殺你,現在和你交易,這算怎麼回事?

蘇宇面帶笑容,笑的隨和。

好像知道他的心思,緩緩道:「這樣,你幫我殺了三個規則之主后,我給你道歉,當著諸天道歉,說我不應該羞辱你,有面子不?我可是開天者!」

武皇一愣,這……好像……也不是不可以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02章 再見武皇(求保底月票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