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9章 蘇宇見人皇(求訂閱)

第839章 蘇宇見人皇(求訂閱)

「人皇要來了!」

此刻的蘇宇,也等待著,等待著人皇的到來。

這位傳說中的人物,他還是極其期待的。

期待第一次見面,對方能給自己留下什麼印象。

威嚴?

霸道?

儒雅?

陰險?

或者其他?

身後,不少人也期待著,包括一些上古侯,上古時期,這些人其實都算是邊緣人物,見到人皇的次數很少,就如現在蘇宇這邊,那些日月永恆,見到蘇宇的次數也不多。

也許蘇宇對萬天聖他們而言,可以天天看到,可對那些中層,其實蘇宇已經不太管了。

就連萬天聖,此刻也很期待。。。

倒是武皇,有些不太自在。

他有些擔心……擔心人皇找他麻煩,他偷瞄了蘇宇幾眼,你可是說過,幫我解決人皇和文王他們的。

對人皇,武皇說的厲害,還是有些發憷的。

蘇宇沒在意這些。

這時候,人皇大概也沒興趣管武皇咋樣。

此刻,他已經隱約感受到了戰王的氣息了。

戰王要來了!

沒感受到其他人的氣息,蘇宇也不意外,此刻的人皇,恐怕本尊來不了,虛影都來不了,大概率是切分一份小分身過來。

身後,天滅傳音道:「陛下,要不要再來一次下馬威?」

蘇宇擺擺手。

對戰王下馬威就行了,讓對方知道我們的實力,對人皇就沒必要來這個了。

片刻后,前方。

戰王身前,忽然多了兩道身影,一人身穿金袍,頭戴王冠,相當正式。

一人身穿錦袍,有些像土財主。

蘇宇儘管沒見過,但是他知道,是人皇和明王,不需要看氣息,看氣質就行。

此刻,蘇宇也邁步向前。

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!

隔著老遠,蘇宇笑容燦爛,聲音柔和,帶著儒雅,主動笑道:「晚輩蘇宇,見過人皇陛下,見過明王、戰王前輩!」

雙方間隔還有近千米,蘇宇躬身行禮,遠處,人皇腳步加速,笑道:「太客氣,蘇人主乃是人族之主,無需行禮……」

「不,人皇陛下,乃是我人族楷模,也是我蘇宇此生最為敬佩之人……」

此刻,蘇宇面色嚴肅,帶著鄭重,隔空看向人皇,一臉的凝重,你可是我最崇拜的人!

他看向人皇,面龐有些虛幻,但是隱約也可以看出威嚴。

國字臉,留了不算長的短須,眼睛稍顯無神,本尊的眼神恐怕並非如此,只是如今這算是分身的分身,倒是少了幾分神采。

龍行虎步,有皇者之威嚴,也有戰將之果決。

有些時候,看人,第一印象很重要。

隔著老遠,人皇笑了,伸出雙手虛扶一把,「什麼楷模,讓人笑話!」

人皇迅速上前,笑聲爽朗:「我早就知道你,第十代人族之主,蘇宇!開天者!好樣的!」

人皇說罷,看向蘇宇後方一位位強者,笑容爽朗:「都是好樣的,多年不見,一些老戰友,而今也成規則之主了,我已經看到了許多熟人,巨斧、紅月、武極、三月、裂空……都在這呢!」

這些人,之前叫的凶,此刻,真等看到了人皇,一個個也是迅速行禮,心裡有些激動,也有些忐忑。

人皇!

蘇宇威嚴不弱,可是,比起通知了上古數萬年,早已成為神話和傳說的人皇,還是差了一些。

武皇平日里還敢和蘇宇懟幾句,此刻,看到人皇,也是渾身不自在。

而人皇,倒是沒說什麼,也沒看他,很快,上前攙扶了一下蘇宇,笑容依舊:「幸事!沒想到,在這最後的時刻,蘇人主帶人來援了,我人族之幸,盟族之幸,蒼生之幸!」

人皇一連感慨數次,下一刻,笑聲傳來:「今日本尊無法前來,分身前來,有些怠慢,但是……今日諸位來了,當為諸位接風洗塵……把酒言歡!」

蘇宇笑道:「人皇客氣了,這些都是小事,我們來,也是為了早日解決萬族之患!」

「不急!」

人皇笑道:「萬族……疥癬之疾罷了!」

我去,這口氣。

都被人打成這樣了,還疥癬之疾呢!

人皇好像知道蘇宇的心思,笑道:「我年歲大,稱一聲老,老夫的確被萬族糾纏多年,甚至付出了極大的代價,可萬族……就是疥癬之疾!」

人皇笑的坦然:「實力不弱,但是,缺乏有效的行動力!內部分歧太大,問題嚴重,以勝過我方几倍實力,不敢冒險一戰,一心等待……萬族,是大患嗎?」

人皇對這些對峙了無數歲月的強敵,此刻,居然說出了非大患的話!

是打腫臉充胖子嗎?

不是!

哪怕到了此刻,人皇是真的照樣看不起他們!

此刻,人皇一見面,便侃侃而談,笑道:「萬族不足為懼!當然,實力是有的,難對付是真的,難對付……不代表就是大患!打個不恰當的比喻,你才三歲,一個10歲的孩子仗著身高欺負你,不代表他就是強者,就是大患!所以,萬族不是大難題……」

蘇宇笑了!

人皇到了這時候,說對面一百多位規則之主不是大患……好吧,真的很猛。

可惜,你很猛,你也打輸了啊!

輸倒也不算,可人皇這邊,的確被壓制了,無法動彈。

「疥癬之疾,也能要人命的!」

蘇宇也笑了,「這些傢伙,缺乏的就是有效的執行力,但是我知萬族一點,一旦到了生死關頭,很快就會聯合,選出核心人物,執掌萬族權柄……所以萬族就和彈簧一樣,你壓力越大,對方反而越強!」

萬族可以小覷,但是也不能小覷。

對萬族越不利,對方反而越強大!

就如之前,萬族散沙一團,等蘇宇這邊給他們製造了足夠大的危機,他們就不是散沙了!

和人皇戰鬥了無數歲月,對方還沒滅,反而強大了許多……

所以蘇宇覺得,人皇只是在安慰我,擔心我怕了罷了!

口氣不小沒用!

實力,才是真的!

10歲的孩子打你3歲,就是比你厲害,你不服氣也沒用!

人皇哈哈笑了起來:「說的好!不輕視對手,這是應該的!我還擔心蘇人主年歲太小,剛在萬界戰勝強敵,容易輕敵,如今看來,倒是我小覷蘇人主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人皇陛下喊我蘇宇就行,人主……在人皇面前,人皇才是人主,我可不是!」

「說笑了!」

人皇感慨一聲,很快笑道:「以後的天下,是你們的了!我們老了,我也老了!」

此刻的他,好像有些唏噓,很快又道:「你年輕,有衝勁,有前途,有未來!也許不久后,我的那些老弟兄,還要仰仗蘇人主來照顧!」

蘇宇挑眉,「人皇言重了!」

「不!」

人皇笑了起來,看向一旁員外一般的明王,明王還在笑,人皇拍了拍他的肩膀,再看蘇宇:「多和明王交流交流,這些年來,此地一應事宜,都是明王在打理!他熟悉所有的老弟兄,他掌管一切後勤事務,明王什麼都好,就是有點不好,關鍵時刻容易掉鏈子……」

說到這,人皇自己都笑了:「否則……早些年,我就該讓他徹底主持此地一切了!」

話中的意思,也許只有蘇宇和明王明白吧。

蘇宇懷疑,明王是知道人皇情況的。

而人皇,是否推測,蘇宇也知道情況,所以,此刻說的話,忽然有些託孤之意了!

明王一直在笑,也沒說什麼。

此刻,倒是不經意般,打量了蘇宇一番。

而蘇宇,笑容燦爛:「人皇真的言重了,此次我前來,也是聽從人皇調遣的!我這人,年歲輕,也比較直接乾脆,我也沒別的訴求,唯一的想法是,只要不讓我帶來的兄弟當炮灰……一切唯人皇馬首是瞻!」

「我對此地萬族不了解,實力不了解,戰法不了解,性格不了解……打仗,打的是情報,是知己知彼!在這,我什麼都不知道,一切還得仰仗前輩們照顧!」

蘇宇此刻倒是謙遜的很,笑道:「所以,接下來,人皇陛下說怎麼做,便怎麼做!」

「哈哈哈,蘇老弟太謙虛了!」

「……」

一下子,大家愣了一下。

不合適啊!

你別喊老弟啊,你一個十幾萬歲的老頭了,喊蘇宇老弟,蘇宇都不太自在。

拉關係,也別這麼拉啊!

人皇自己都笑了,看了一眼蘇宇身後那些人,再看看蘇宇,有些感慨道:「心情好,開心,所以也不用太在意這些!此次你們能來,我很高興!」

這時候,人皇倒是多了一些真誠,感慨道:「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一些。」

蘇宇露出疑惑之色,笑道:「人皇陛下想象中的我,是什麼樣的呢?」

「不好說……自負?自傲?睥睨天下?也許都有吧!」

此刻,人皇深有感觸,「當年,我拿下了萬界,建立了皇庭,那個時期的我,其實就是如此,自恃天下無敵,無人可戰,結果,皇庭崩塌,萬族造反……」

搖搖頭,沒多說這個,很快,看向四周道:「單獨聊幾句吧!明王、戰王,招待一下這些兄弟,目前不適合去那邊,前線那邊,萬族一直在盯著,大家過去了,容易引發大戰!」

蘇宇點頭。

他也想和人皇單獨聊聊。

……

很快,蘇宇和人皇單獨走到了一邊。

長河之水,還在流淌。

人皇笑容也漸漸收斂,「你是聰明人,也是明白人!見你第一眼,我便知曉,你手底下那些人,對你敬畏有加,哪怕我這人皇在這,也不曾逾矩絲毫。」

蘇宇想開口,人皇抬了抬手,「我這只是分身,無法保存太久,我就長話短說了。」

「人皇請說。」

「我的情況,也許你知道一些,也許不知道,這都沒關係。」

人皇平靜道:「我早些年,甚至更早一些,當年剛帶著萬族離開的時候,我就受傷了,傷勢很重!」

「你可知,當年我為何選擇帶著萬族離開?」

蘇宇來了興趣:「萬族要造反?」

人皇笑了,「造反?我怕他們造反?」

此刻,人皇忽然有些霸道起來,冷笑一聲:「一群心思不一的傢伙,我怕他們造反?就算造反,殺一儆百,拉弱打強,我遲早可以平定萬族!」

蘇宇凝眉。

也是!

那這麼說,人皇帶著萬族離開,還別有內情?

人皇也不賣關子,此刻,他直接道:「但是我沒有,而是帶著萬族強者離開了,便是不希望,在萬界中爆發戰爭,爆發戰鬥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萬界之中,沒你看到的那麼簡單!這麼說吧,我帶著萬族強者進入時光長河上游,是有心鎮壓天門!」

蘇宇心中一動。

看向人皇,人皇則是看向上游,平靜道:「前方,盡頭,那便是天門所在!我帶著萬族強者來這,封印了上游,減緩了長河流動之力,其實就是為了鎮壓天門,不讓天門快速開啟!」

「那個時期,已經出現了一些苗頭,文王他們進入天門,就是一個徵兆!而剛好那時候,萬族異動……不出所料,和天門中的一些存在,是有關係的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時間太短了,我不怕萬族……但是,那時候的我,不能讓天門開啟,一旦開啟,我們就真的沒機會了!」

蘇宇凝重道:「天門開啟,必是敵人?」

「對!」

人皇冷漠道:「必是敵人!蘇宇,你記住一點,三門開啟,任何人都是敵人!」

蘇宇挑眉:「哪怕星?」

「哪怕星!」

人皇好像不奇怪蘇宇知道星,甚至不奇怪他可能見過星。

人皇沉聲道:「記住一點就行了!三門之內,可能都是敵人……記住,是可能,但是都要當敵人去看!三門,三代,不是一個時代!」

「過去的,就過去了!」

「過去的想回歸,難!」

蘇宇心中意外無比,按照人皇的話說,註定和三門內的存在為敵。

到底為何?

蘇宇凝聲道:「三門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?」

人皇沉默一會,半晌,給出了一個答案:「清道夫!」

「嗯?」

蘇宇一震,什麼意思?

人皇平靜道:「清道夫!過去的,腐朽的,占著茅坑不拉屎的,凡是阻礙後人的,都是需要清掃的!三門,就是清道夫這樣的存在!將那腐朽的時代封印了,繼續開啟新時代,繼續開啟新文明!」

人皇嘆息一聲:「但是,萬界很重要,萬界,是腐朽復甦的關鍵!新時代的覆滅,老時代的歸來,清理掉新時代,那老的腐朽時代,就可以煥發新生!」

蘇宇眼神愈加異樣,「所以……我們是新時代,三門內的存在,註定要和我們為敵?」

「算是吧!」

人皇平靜道:「當年天門將開,可是,我們還沒準備好!沒辦法之下,我只能拉著萬族進入時光長河,長河也是關鍵,記住這一點!時光長河,是萬界的核心,也是關鍵所在……三門都在長河之上,地門也是如此!」

「我們進入上游,凝固時光長河,可以有效阻礙天門復甦!」

「萬族的蠢貨,也許知道,也許不知道,但是他們的存在,的確幫我們起到了阻礙長河的作用……但是當我們回歸了萬界,時光長河的凝固解封,那天門復甦……不可阻擋了!」

蘇宇有些恍然,「所以,當年人皇陛下,拉走了萬族,不單純是因為造反的事?」

人皇點點頭:「剛好種種因素結合到了一起,一方面因為文王他們離開,一方面天門即將復甦,我思前想後,也許……唯有拉著萬族,一起幫我鎮天門,才能阻止天門迅速開啟!」

說著,人皇又嘆息一聲:「不過,我還是高估了自己……萬族實力不弱,那時候,我也算促進了他們統一對外的決心,最終萬族想要聯手對付人族,我只能奮力一戰……結果,肉身幾乎全毀,意志海破碎,實力十不存一……」

一聲嘆息,帶著一些遺憾。

算計來算計去,有些事,你沒辦法的!

蘇宇沉聲道:「很重?」

「很重!」

人皇微微點頭,「你也開了天地,其實要明白一點,當你開了天地,你會被時光大道稍微排斥一些,我昔年掌握的大道,對我其實是有一些排斥的!所以,恢復起來,難度也大!」

「斷了天地呢?」

蘇宇皺眉:「斷開天地,專修大道!或者斷開大道,專修天地!」

人皇搖頭:「來不及了,你早些時日來,也許還有希望……現在,我無法斷道了,斷了,我可能很快就會隕落,撐不住反噬!」

蘇宇皺眉:「一點恢復的希望都沒有了?」

「有的。」

人皇笑了,笑呵呵地看著蘇宇:「你若是能達到我這地步,星月生死大道僅次於你,那樣的話,我就有希望了。」

「一等還是超過一等?」

蘇宇詢問。

此刻,他們的對話,都很直接。

人皇笑了起來,「你知道,一等二等這些層次,如何劃分的嗎?」

蘇宇想了想,搖頭,不過還是開口道:「感覺上,有點桎梏之力,每一次提升,還是有些感覺的!」

「這是我和文王他們當年根據自身的實力,以及其他人的實力,做的一個劃分,當年,以我和文王為藍本,去做的劃分!」

他解釋了一下當年劃分的依據:「當年,我們根據一條正常大道的規則之力、爆發力度等等因素,制定了規則之主的等級,其實就是粗略的一個劃分而已!」

「這樣的力量,被我們稱為一道之力!這,其實也是我們之前,太古時期,甚至更早時期的一個劃分標準!」

蘇宇揚眉,「所以說,在太古或者更早時期,就按照一道之力來劃分?」

「對!」

人皇點點頭:「當年我們劃分的五等,就是一道之力!四等,就是兩道之力!三等,就是四道之力,二等,就是八道之力!」

蘇宇挑眉,這麼說,之前大周王還真沒騙自己,所謂七道至尊,還真是三等巔峰的樣子。

我他么還以為他騙了我呢。

可現在,大周王算9道之力了吧,那就是二等了?

他現在,是絕對達到了二等!

這麼看來,星……也許真的不算太強,要不然,七道,三等巔峰罷了,喊什麼至強,少見多怪!

「那一等,難道也翻倍,16道之力?」

蘇宇詢問了一句,人皇笑了笑:「算是吧,超過16道之力,都算是一等吧,當年萬界沒比我們更強的,再往上劃分,沒任何意義了!」

這話,有點裝十三的味道了!

我們當年劃分到一等,不是因為不能再往上了,而是因為,沒有比我們更強大的存在了!

再劃分幹嘛?

中間空著一等玩嗎?

可是……蘇宇凝眉道:「那當年文王和人皇陛下那麼強大,難道也無法拿下萬族?」

何必非要等文王消失了,再去解決問題!

人皇感慨一聲:「你也說了,萬族逼迫到了極致,就容易出現合一,那對我人族的統一不利!而且,一旦真的開戰,損失很大的!其實,再給我一點時間,萬族不足為慮!」

「而文王離開……」

人皇嘆息一聲:「也算是被迫無奈,文訣出了事,他不得不離開!離開之前,他曾找我,問我,是否要在他離開之前,解決萬族的威脅。」

蘇宇一怔,這麼說,文王其實不算太坑,他走之前,問了人皇,顯然,也是擔心出問題。

結果,人皇應該是拒絕了。

為何要拒絕?

人皇笑道:「那時候,我沒同意!原因很多,主要一點在於,當時若是爆發大戰,我和文王二人,必然會被重創……但是可以拿下萬族!可一旦我和他被重創,天門開啟,文鈺會死不說,他也無力再去救援……得不償失!」

所以,他放棄了在文王離開的時候行動。

蘇宇卻是揚眉:「是獄王陷害的嗎?故意讓時光師出了事,然後知道二位不會選擇那時候魚死網破,所以最終出現了現在這樣的結果?」

「有獄的因素。」

人皇微微點頭:「但是,獄不是主要的謀划者!這謀划之人,不是來自人門,就是來自地門,三門也有一些利益衝突,當時天門要開了,他們也知道,天門強者多,所以,故意製造陷阱,坑了文鈺,目的其實就是為了讓我們和天門衝突,或者就是鎮壓天門……」

人皇說著笑了起來:「不過,我們也沒給他們好下場,臨走的時候,地門我加固了一下,而我到了時光長河上游,其實也影響了人門開啟!我非要把三門拉到同時開啟的地步……讓他們誰也占不了便宜!」

蘇宇意外,這位……真的挺厲害。

臨走之前,三門都給安排了。

誰也別想先出來!

當年的事,果然存在一些問題,人皇拉走萬族,目的主要居然不是為了萬族,而是為了拖延三門開啟時間。

這一點,倒是蘇宇之前沒考慮到的。

「那也就是說,除非我達到了一等,甚至更強,才能讓人皇陛下的傷勢恢復?」

「嗯!只能說,有希望吧!」

人皇嘆息一聲:「難,你……崛起的有點晚!其實按照我的預期,應該會更早一些!我給萬族設置了很多阻礙,給人族留下了很多後手……」

有些悲哀!

他么的,到了最後你才出來,你要是早崛起幾百年幾千年,那就不一樣了。

他見蘇宇不以為然,輕笑道:「你現在進步快,可你不覺得,你到了一個瓶頸期了嗎?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點頭。

的確!

到了這地步,他是到了一個瓶頸期了,再想提升,難度太大了!

蘇宇也沒太在意這個,笑道:「這些都是后話了,至於人皇陛下的後手……都被大周王周天坑沒了,這個可不是我的責任,我也沒繼承到多少好處,那周天一天到晚的,還跟我遮遮掩掩,主要還是陛下選擇的這個人選不行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言,這算是……告狀嗎?

算是吧?

他笑了起來,「周天……其實還是能臣的!我的意思是,讓他輔助一位強大的人主出來,現在看來,的確出了點問題。」

蘇宇又道:「他說他是15道至強者,那為何不一開始,就直接滅了萬族算了……」

「15道?」

人皇微微一怔,「他到15道了嗎?我走之前,他才7道,進步這麼快?可是……當年我封印了一段時光長河,他應該也很難提升吧……當年為了限制萬族,我是無差別封印了一切,以免出現差錯。」

哦了!

當年真是7道!

但是,最近又提升了兩道啊,關鍵在於……這孫子的7道,沒斷啊!

這麼說,大周王這傢伙,兩道在蘇宇天地,7道在時光長河,這是兩頭賺啊!

很可以!

果然,人皇是個老實人,我一問,他就說了。

蘇宇又道:「那他之前,也被封印了?」

「算是吧,但是緊急關頭,他是可以解封的,只是他解封了,整個萬界就解封了!」

人皇點點頭。

蘇宇無語,我懂了,大周王其實也是解封的關鍵,這孫子,是真的能忍!

他就是不解封!

一直忍到了最後!

人皇倒是沒多提大周王,迅速道:「我還要和你著重說一下萬族的實力!」

蘇宇也側耳傾聽起來。

星月只是說了一個大致上的數量,可沒說具體實力如何。

「當年的萬族,沒現在強大,現在的萬族,規則之主總共達到了125位!」

見蘇宇平靜,人皇暗罵一聲,別問了,我妹告訴他的,不然這小子不會這麼淡定的。

「這其中,當年其實有幾位接近一等,但是沒達到一等,如今,卻是有幾位達到了!」

「仙皇、魔皇、神皇這三位,是百分百達到了一等,至於龍皇、冥皇這幾位,就算沒有,也差不多了!」

蘇宇挑眉:「這麼多一等,那我人族呢?」

就一個明王嗎?

戰王這位號稱第六人的存在,都沒達到呢。

「我人族這邊,一等自然也有,明王不但是一等,還是其中的強者,而我……那三個一等,也怕我,我一人鎮壓他們三個都沒問題……雖然現在我其實無力了……」

人皇自嘲一笑,「另外,除了明王,還是有其他一等的!武王的大道侶也是一等……」

大道侶?

蘇宇一愣!

這叫什麼稱呼?

人皇見他怔神,解釋道:「就是第一個道侶,武王喜歡拈花惹草,他前後娶了18位道侶!」

「……」

無言以對!

合著,他道侶也在這呢?

武皇完了啊!

別說武王了,人家老婆在這,居然達到了一等,你完了啊!

你還要報復武王?

呵呵!

人皇繼續道:「明王的道侶,也是一等!」

蘇宇再次一愣,什麼鬼?

他看向人皇,人皇輕咳一聲道:「正常,當年冊封四極人王,冊封36王,其實並非人族全部!當年的一些女性,都很強,撐起了半邊天,但是當年這些人不太願意拋頭露面,所以也沒冊封他們。」

「還有,戰王的道侶,實力可能也比戰王強一些……」

蘇宇一怔!

我去!

這……好慘,豈不是都是氣管炎?

不對,武王老婆這麼厲害,他照樣娶了十幾個!

人皇也笑了:「所以,人族這邊,實力也很強大,否則,也撐不住,撐不了!尤其是武王,其實還是立了功的,他18位道侶,現在還活著9位,一半都活著!這9位,一等的一位,二等的一位,剩下的7位,都是三等……」

蘇宇吸氣:「這麼說,人族42位規則之主,他一家就有9個?」

我去!

這有點可怕了啊!

人家一家一兩個不得了,你一家不算武王,都有9個了!

「42?」

人皇一愣,很快笑道:「不止42位,現在是52位,還有幾位一直在前線和後方巡查,星月大概忘了計算。」

行吧!

他一下子就知道了,是自己那麼妹妹泄露了情報。

但是,星月一個宅女,到了這,也沒亂跑,哪知道前線後方還有不少強者暗中巡查。

人皇笑道:「總共是52位,算上你們這些,那也有88位了,其實比萬族少一些,但是少的不算太多!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,那還可以。

關鍵是,他忽然很想八卦一下,笑道:「武王他9個老婆,平時打架嗎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語,你……你問我這個?

這不合適啊!

小小年紀,怎麼能如此八卦!

這個問題,我不好回答你啊!

想了想,人皇輕咳一聲,忽然取出一個小冊子,丟給蘇宇:「自己看吧,我對這些不太感興趣,但是別人錄製了一些影像給我,這是拓本……你自己看看就行,別外傳!」

說著,補充了一句:「他那9位道侶,你可別招惹……比較……凶!」

人皇再次乾咳一聲,「相當凶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拿著冊子,一時間無言了!

合著,你也是八卦黨?

行啊!

果然,任何一位帝王,都喜歡收集情報,當個八卦黨是吧?

什麼別人收集的,我才不信。

都說武王他老婆是一等了,別人能收集到嗎?

不用說了,就是你自己!

關鍵是9個……我的天,武皇死定了啊!

這要是敢報復,蘇宇都不寒而慄,9個,一擁而上,武皇一定會被打死的!

此刻,他有些同情地朝後方看了看那邊的武皇,而武皇,剛好也在看他,看到蘇宇的眼神,微微一怔,這眼神……不太友好啊!

人皇也看到了,頓時笑呵呵道:「武皇……還活著,不容易!」

他自然也知道武皇和武王的恩怨,笑了起來:「他和武王的恩怨,你我就別插手了,武王當年對付他,也有武王的原因……」

蘇宇笑道:「武皇睡了他青梅竹馬的事?」

人皇笑了,「你也知道?」

「……」

好吧,兩人相對一笑,一切盡在不言中!

當然,人皇還是解釋了一句:「不止如此!主要是武皇為人比較莽撞,有些蠢笨,這也是實話,可是……這上天有時候沒眼睛,瞎了,給他開了天門!這傢伙開了天門,不務正業,一天到晚就盯著自己那一畝三分地,這也就算了,那個時期,他忽然對天門來了興趣……差點導致天門被他弄開了……封印他,也有這方面的因素!」

蘇宇這下有些意外了,「人皇陛下的意思是,封印他,是因為他差點把天門弄開了?」

人皇點頭:「否則,也沒必要封印他,就是怕他再亂來,想殺他,早就殺了!不過他也不是故意的,我們也沒提,提了,這蠢貨也許還會故意開天門!一天到晚,自視甚高,覺得天下無敵,你說開天門危險,他說不定還會故意開一下,他口氣可是大的很,什麼時光之主都不被他放在眼裡……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!

想當初,蘇宇問起死靈之主,武皇口氣就大,一個沒開道完全的蠢貨罷了……

就這口氣,人家死靈之主也就不在,否則,一口氣滅了他!

這一刻,蘇宇笑了,合著武皇被封印,這才是關鍵!

難怪呢!

我說,人皇他們要不殺了他算了,何必封印,原來只是不想他再去開天門,而不是真的想殺了他,若是單純的武王的事,要不被殺了,要不早就算了,沒必要封印他。

差點弄開了天門……這話,蘇宇倒是記下了。

有大用!

此刻,蘇宇和人皇第一次面對面地談話,倒是談的還行。

大家好像還有點共同愛好,喜歡收集一些八卦。

這就很好!

而這時候,人皇默默觀察著蘇宇,也露出淡淡的笑容。

這孫子……好像也沒那麼難纏。

還行!

就怕遇到難纏的,現在看來,倒是還好對付,可別給我找麻煩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9章 蘇宇見人皇(求訂閱)

86.1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