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4章 靠人不如靠己(萬更求訂閱)

第804章 靠人不如靠己(萬更求訂閱)

下界。

人境。

當月羅和月嘯破空而來的時候,百戰正在觀天。

看到月羅和月嘯,正匯聚一堂的強者們,有人微微皺眉,有人不動聲色,有人笑臉迎人。

作為百戰的文人領袖,長青見百戰還在觀天,急忙笑道:「月羅和月嘯來了,陛下之前感受到長河波動,一直在觀察時光長河,二位遠道而來,辛苦了!」

長青笑容燦爛,一旁,武極撇撇嘴,沒在意,也沒多看這兩人。

獄王一脈的人!

雖說投效了百戰,可武極還是看不上這種人,一天到晚地叛,先是獄王叛人族,接著是月羅他們叛獄王,指不定以後還怎麼叛呢。

月羅也不在意他們,朝長青微微點頭,看向百戰。

而百戰,繼續觀天,過了一會,這才低頭輕聲道:「稷兒送你們回來的?」

「是。」

月羅微微點頭。

百戰輕聲道:「獄王一脈敗了?」

「算敗了!」

月羅迅速道:「除了月戰之外,所有天尊戰死,准王幾乎死傷殆盡,合道十不存一!」

「敗了啊!」

百戰感慨一聲,而大殿中,眾人臉色微變。

時光長河波動,他們其實也有些感應,可是沒想到上界居然變化這麼大。

月羅繼續道:「魔族這邊,魔天戰死,紫雲侯戰死,摩天尊帶著魔族殘兵,不知道躲到哪去了。」

眾人再次變色。

百戰輕嘆一聲:「蘇宇?」

「是他!」

「萬族損失如何,蘇宇損失如何?」

眾人側耳傾聽。

月羅沉默一會,還是開口道:「蘇宇一方,沒人死亡,雪蘭和巨竹自爆了大道,通天晉級了天尊!萬族這邊,月天尊肉身爆裂,龍天尊、荒天尊、元聖受傷,神皇妃未盡全力,還能一戰!」

「怎麼可能!」

「不會吧?」

「……」

大殿中,一陣熱議。

月羅知道,這是長他人志氣,滅自己威風,可為了讓百戰更加了解情況,還是迅速道:「不止如此,此戰,獄青其實參戰了,但是……她出來,也沒辦法逆轉局面!最終,不得不牽引婆龍獸出地獄之門,威懾四方!天古察覺萬族底蘊不夠,選擇了退避,蘇宇這才帶人離去!」

「獄青?」

百戰輕聲道:「達到了真正規則之主的地步吧?」

「是!」

月羅點頭,沉聲道:「我和月嘯本準備繼續潛伏,結果蘇宇讓我們和雷暴、八翼虎廝殺,說服了獄青,雙方四位天尊對戰,死兩位才算結束……為了保存力量,我和月嘯選擇了逃離!」

「哎!」

百戰一聲輕嘆,很快搖頭:「蘇宇……」

而大殿中,眾人臉色都是異樣,有人變色,有人倒是淡淡道:「好事!肉爛在鍋里,蘇宇帶著人殺的獄王一脈損兵折將,對我們而言,都是人族的勝利!」

此話一出,不少人看向說話的人。

有人皺眉,人群中,長眉尊者低沉道:「血影,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?」

血影平靜道:「站在人族這邊!蘇宇是第十代人主,他帶著人,殺的叛逆損兵折將,鎮壓萬族,不是好事嗎?」

長眉惱怒道:「他明知月羅、雷暴他們是我們的人,血影,他在故意針對我們,你難道真的看不懂?」

血影沉默。

看懂了!

蘇宇的確在針對百戰一系,這一點,大家都懂。

可是……蘇宇殺的叛逆崩盤,大快人心!

六千年前,為了避免和萬族還有獄王一脈廝殺,損失慘重,百戰選擇了避戰,那時候,有人不服,有人不忿,可都知道,局勢無法逆轉。

而且,損失太慘重,也不符合預期。

可如今,蘇宇不費吹灰之力,斬殺強敵,滅殺多位天尊,難道,不值得開心嗎?

追隨百戰,可也有信仰。

人族,便是信仰。

人祖也好,人皇也好,蘇宇也好,百戰也好,都是人族,並非獄王這些叛逆,他們都不曾叛變人族,不是嗎?

血影心中想著,不再理會長眉的質問。

也許吧!

是,對一些人而言,蘇宇這次針對百戰一系,有些明顯了。

這時候,爭議也很大。

下方,江海侯沉聲道:「陛下,蘇宇是故意的!此戰之後,蘇宇一方實力再增……」

他剛說到這,月羅輕聲道:「蘇宇這邊,天尊數量不少了!三月、巨斧、肥球、通天,包括天命,應該都投效了蘇宇!他本人,也具備頂級天尊戰力,之前他和雷暴、三月聯手,瞬間擊殺了月昊。」

「雷暴?」

長眉幽幽道:「雷暴也和蘇宇聯手了?他什麼意思?」

有人看向長眉,微微挑眉。

長眉這是想做什麼?

雷暴可是巨人族族長,當然,上界的族長,巨人王在下界。

聯手……應該也是有必要的吧?

百戰微微擺手,打斷了長眉,沒有接這個話題,輕聲道:「恐怕不止這麼多,這未必是他的全部實力。」

一群人心驚!

要知道,此刻百戰這邊,加上月羅、月嘯、雷暴,也才八位天尊級存在。

當然,加上百戰和周稷,那強者就多了。

可蘇宇,才積累多久?

百戰看向天空,好像在看時光長河,看了一會,繼續道:「前些時日,那女子出現……自稱人皇家眷……應該來自死靈界域,死靈界域,也有一些動蕩!」

蘇宇一方,他要重視起來了。

上界一戰,蘇宇居然帶人打的獄王一脈丟盔棄甲,這是他沒料到的。

不但不損一人,還有強者晉級天尊。

「這麼說,如今,獄王那邊,只有兩位規則之主,和月戰、摩天了?」

「是!」

月羅點頭。

「萬族損失也不小……雖未死天尊,可聽你的意思,受傷的天尊也不少。」

「是!」

「而你們,因為蘇宇,已經暴露了……」

月羅再次點頭:「不止如此,他在大戰中途,曾喊周稷之名,說他已達規則之主,潛伏混沌深處,此話,萬族和獄青都聽到了,不管如何,一些懷疑還是有的。」

「哎!」

百戰輕嘆,很快笑道:「蘇宇……人傑也!」

「陛下!」

文士長青迅速道:「陛下,蘇宇再算無遺策,本身實力還沒達到一定地步,如今規則之主已經出現,蘇宇也無法逆天!」

他還是打斷了百戰的感慨,此刻,不是感慨蘇宇多強的時候,不可再漲蘇宇志氣。

這麼下去,會讓一些人心生動搖的。

百戰笑了笑,倒是沒太在意,此刻,站了起來,看向眾人:「蘇宇上界大勝,我還是歡喜的!至於月羅和月嘯暴露……只能說,各有各的理念,各有各的想法!」

「蘇宇具體如何作想,我不知,在我心中,我並未準備對蘇宇如何……包括這人境,他若是要,我可以讓出!」

「人祖也好,人皇也好,都是人族!」

百戰聲音漸漸大了起來:「不過,就怕蘇宇不知我心,我無傷人意,他有殺我之心!」

此話,半真半假!

百戰,畢竟是一代雄主。

此刻,他並未去貶低蘇宇,而是沉聲道:「我乃人祖嫡傳,諸位……也都是!人祖篳路藍縷,帶領人族,走向輝煌!我非背叛人皇,只是人皇不敵萬族規則之主,不敵未來的敵人,文王前輩他們陷入天門,被天門強敵糾纏……哪怕回歸,也只會帶來災難!」

「人祖,開肉身大道,開天闢地,為我人族未來,孤身闖入混沌,戰混沌諸強!」

「接引人祖回歸,我人族才有勝算!」

百戰沉聲道:「蘇宇考慮的是滅了如今的強敵,殊不知,如今的強敵,只是冰山一角!萬族遺留也好,獄王一系也好,都只是冰山一角!」

「他沒錯,但是,他看的太淺!」

百戰朗聲道:「他也許覺得,人皇回歸之後,人族就勝了!可這可能嗎?」

百戰大聲道:「不可能!如今,殺戮四方,其實並無太大作用,我們的最終目的,是接引人祖回歸,再次帶領人族,走向輝煌!各個時代匯聚,混沌、開天,無數強者即將降臨萬界!」

「有人覺得,我們阻了蘇宇的路,攔了人皇的路,不,沒有!」

百戰喝道:「人族如何輝煌壯大的,並非靠誰一人,而是大家一起努力!可人皇陛下,顯然不敵各方……否則,就不會有上古之危!這讓我們,如何能寄希望人皇陛下回歸后,可以阻攔四方強敵?」

眾人默默傾聽。

百戰又道:「地獄之門,如今已經裂開,獄青他們出來了!這也是機會,提前讓人祖回歸的機會!」

百戰沉聲道:「可是……獄王一脈,不能滅!」

此話一出,有人震動,有人不說話,顯然是知道的。

百戰沉聲道:「他們滅了,如何繼續接引人出來,擴大地獄之門的裂縫?現在只能容納個別規則之主出入,還需要付出大代價!當年,我們不是不能打,不是不能殺,可獄王一脈,不能輕易動!」

「只有他們,才能接引內部強者回歸,提前打開地獄之門,讓人祖佔據先機!」

「人祖回歸,逆流而上,拯救人皇他們,擊殺萬族強敵,擊潰萬族規則之主,這才是唯一的希望!」

百戰高聲喝道:「為此,我們付出了極大的代價!為此,我們不惜背負罵名!」

「背叛?當日那女子,說吾等背叛……也許,吾等之舉,不符合人皇之心,可本質上,是為了人族!到底是人皇為重,還是人族為重?」

眾人沉默,凝重。

這時候,忽然有人開口,是鎮南侯,鎮南侯眼神複雜道:「陛下,您的意思是,我們當年,是故意為了讓獄王一脈強大起來?」

百戰沉聲道:「不算故意!第一,對方不弱,一旦全力以赴,我們必然損失慘重,甚至被萬族撿了便宜!第二,只有他們的人,強大了,才有希望接引規則之主出來,撐大裂縫,讓人祖提前回歸!第三,我也有所安排,月羅也好,月嘯也好,都是我們的底牌!」

鎮南侯沉默了一會,有些複雜,有些糾結,還是開口道:「那……兵窟他們……還是戰死了!」

百戰沉默。

鎮南侯低著頭:「他們是真的死了!若是……若是老臣猜測沒錯的話,兵窟他們,大概也知道了陛下的計劃,但是不同意陛下的計劃,對嗎?」

百戰還沒開口,長青微微皺眉,輕聲道:「鎮南,此事和你想的不一樣!陛下當年誠懇待人,兵窟他們,也知陛下心思!但是兵窟眾人的意思是,先打破萬族和獄王一脈的封鎖,再謀求破開封印,誕生幾位規則之主,前往時光長河上游,救援人皇陛下……」

長青苦澀道:「兵窟的想法也不算錯,可多幾位規則之主……真的可以救陛下他們嗎?那也不見得!何況,最後還未必是我們能贏!」

「陛下和兵窟他們講明了利弊,是兵窟、丹玉他們自己,選擇了最後和萬族死戰到底,陛下曾允諾,哪怕戰死,意志海逃離,也會拯救他們……是他們自己,最後一刻,連意志海都自爆了!」

長青嘆息一聲:「我可以理解他們的選擇,他們是人皇陛下的暗衛,他們的心,都是人皇陛下!可從整個人族大局而言,陛下的選擇……更明智一些,不是嗎?」

鎮南侯臉色愈加複雜:「所以,傳火一脈,幾乎滅絕,其實都是他們自己的選擇?」

「是。」

鎮南侯低沉道:「那……老臣再問一句,如今,若是蘇宇一方,和陛下理念不同,執意馬上滅殺獄青等人,暫時封鎖地獄之門,前往上游,救援人皇陛下,那陛下,又該如何抉擇?」

他抬頭,看向百戰,複雜無比:「陛下!還要再來一次傳火舊事嗎?難道……陛下會阻攔蘇宇他們?」

百戰沉默一會,緩緩道:「我會讓人和蘇宇說清利弊,獄王一脈,現在不可全滅!兩位規則之主的出現,已經讓門戶出現了裂縫,只要不斷製造壓力就可以,讓他們繼續接引規則之主出現,繼續擴大裂縫!待到一定的時候,我們便可想辦法接引人祖回歸!」

鎮南侯低沉道:「那……若是無法接引呢?人祖,就一定在地獄之門中?」

百戰點頭:「一定在!也一定可以接引!」

「那獄王也在其中,接引人祖,獄王能出來嗎?獄王出來了,那混沌古族強者呢?」

鎮南繼續追問:「人祖會可以鎮壓他們?」

「可以!」

百戰繼續道:「這一點,你要相信人祖的強大!」

鎮南沉默了一會,又道:「那……也就是說,我們的希望,全部寄托在人祖強大上?消息的來源,可靠不可靠?陛下,為何不將希望,寄托在自己身上?」

百戰沉默一陣,繼續道:「因為……我們的敵人,比你想象的可怕!都是一個時代的至強者!活了無數歲月,我就算寄希望在自己身上,六千年,我可以成為四極人王嗎?可以成為下一個人皇嗎?我……不抱太大希望,不是我自己放棄……而是,我明白,我很難追上他們,成為下一個人皇,下一個文王!」

算是實話嗎?

自然是!

百戰很強,可是,他再強,他有希望成為下一位四極人王,下一位人皇嗎?

未必!

所以,希望在人祖。

鎮南侯臉色愈加複雜了,「所以……我們追求的,就是人祖可以做到一切,可以拯救一切!陛下,您是這意思,對嗎?」

「是。」

「蘇宇一旦破壞了陛下的計劃,陛下……也會對付他?對嗎?」

百戰沉默。

長眉呵斥道:「鎮南,你在質問陛下嗎?難道你覺得,蘇宇一方,就算誕生幾位規則之主,就可以拯救人族嗎?」

鎮南侯搖頭:「我沒有這麼說,也沒這個意思,我只是覺得……蘇宇和陛下比,蘇宇……也許更相信他自己!」

他臉色複雜無比:「他相信他自己可以解決一切危機,他相信他可以救援他人,而不是被他人救!他和陛下還是不一樣的,他是盲目的自信……」

真的盲目嗎?

鎮南侯不知道!

他只知道,蘇宇這邊,昔日說,他會打去上界,打的上界滿地找牙,他好像做到了,用了……一年不到!

蘇宇和百戰,就此刻而言,最大的區別就是,百戰將希望放在了人祖身上,蘇宇將希望只寄托在他自己身上!

誰更好?

蘇宇這種盲目的自信,這種毛頭小子,不知天高地厚的感覺,不認識的,恐怕第一想法就是嗤之以鼻!

你覺得你比人皇強?

你覺得比可以超越人祖?

還是你覺得,你可以三年,不,一年就成皇!

誰信啊?

可鎮南侯知道,有人信,蘇宇身邊的人都信,若是不信,他們不會誓死追隨!

就如百戰這邊,也有人信,不信,當年也不會有這麼多人追隨。

擱在以前,鎮南侯對蘇宇的選擇,那是嗤之以鼻!

你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年輕,是真不知天高地厚,你知道四極人王多強嗎?你知道人皇多強嗎?

可現在……他不這麼覺得。

他只和蘇宇一起戰鬥過一次,救百戰那次,之後,一切都是聽聞,都是傳說,可他在人境,了解過蘇宇的一切,他親眼目睹,當日人境諸強,隨著蘇宇撤離,蘇宇那囂張的話語。

我,很快會回來的!

前後,兩個月不到。

他快回來了!

鎮南侯有預感,蘇宇快回來了。

以蘇宇的性格,一定會和百戰衝突,一定!

這是鎮南侯篤定的想法!

何止他,這一刻,熟悉蘇宇的,雲水侯也好,暗影也好,都有些異樣,蘇宇……一定會和百戰衝突,這是絕對的理念不同!

百戰不允許蘇宇現在就滅了獄王一脈!

而蘇宇……百分百要去殺人!

其他人,和蘇宇沒接觸過,不是太懂,這三人,都知道蘇宇什麼性格,哪怕接觸時間不長,他們都知道,蘇宇一定不會聽百戰的。

任由你百戰說的天花亂墜,蘇宇不會聽的,他只會遵循自己的想法,百戰阻攔……他會連百戰一起殺了!

鎮南侯掙扎著,糾結著,最終,還是開口道:「陛下,蘇宇若是一意孤行,非要滅殺獄王一脈……那我們可能和蘇宇聯手嗎?擊殺獄青他們,難道沒了獄青他們,地獄之門,就真的無法開啟了?」

「你不懂!」

百戰微微皺眉:「獄青,是獄王一脈用血脈、大道之力接引出來的,而獄青出來,一定會帶著一些定位之物,供給那些古獸定位,鎖定萬界位置,如此一來,才能開啟地獄之門!殺了獄青,那九成九的可能,會導致定位之物破碎,所以,獄青……不能殺!殺了獄青,地獄之門的開啟,會隨之結束,那地獄之門的開啟,就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了,也許會和所有人一起出現……那時候,就沒了任何先機了!」

這一日,百戰解釋了很多。

無形中的壓力,讓他給這些下屬去解釋,為何這麼做。

在這之前,百戰的很多心思,其實猜不透。

可這一刻,他去告訴大家,不要動搖。

因為蘇宇!

到了這一步,百戰知道,他和蘇宇可能要起衝突了!

這樣的衝突,不是因為人族,不是因為人境,不是因為地位,而是……雙方的理念完全不同,甚至無法調和。

鎮南侯又道:「那……若是能完整留下那定位之物呢?」

百戰微微皺眉道:「你若是門后古獸,看到了蘇宇他們殺了獄青和婆龍,還會繼續出來給他一個個殺嗎?他們無法一起出來,只能一個個出現,擴大地獄之門的裂縫!你若是他們,你會傻到,明知道出去是死,還要繼續找死嗎?」

所以,哪怕蘇宇完整保留了混沌意志,作用也不大了。

門后的一些存在,是可以感應到的。

你都殺了兩位規則之主了,我們還一個個出來排隊給你殺?

「所以,唯一的辦法是,等獄青再接引幾位規則之主,擴大縫隙,我們出手,不能一次殺太多,比如他有五位規則之主,殺一兩位,讓對方繼續增援,釣著他們,而不是一次性就殺絕了他們!」

百戰沉聲道:「不給他們壯大的機會,但是,也不能就直接滅了,你能明白嗎?」

鎮南侯想了想,點頭:「那……老臣可以作為使者,出使蘇宇一方嗎?和他說明利弊,我覺得,還是存在聯手的可能性的!陛下也好,蘇宇也好,都是為了人族強大,我們都是一樣的目標,若是能談,那談一談,是不是更好一些?」

他要當使者出使蘇宇一方!

此話一出,不少人異樣起來。

百戰沉吟一會,點頭:「可以,我也希望你能說服蘇宇,而不是一意孤行!」

「多謝陛下!」

他剛說完,長眉就皺眉道:「陛下,我看鎮南一人不行,不如讓人陪同而去吧!」

鎮南侯微微凝眉:「長眉侯是何意?」

長眉淡淡道:「並無他意,只是擔心鎮南侯安危!」

鎮南侯凝眉道:「蘇宇一方,現在在死靈界域,我去,他也許會接引我進去,陪同的話,他未必會讓我們進去!」

「鎮南侯面子不小!」

長眉淡淡道:「蘇宇居然會接引你進去,難道說,你和蘇宇關係很好?」

鎮南侯皺眉道:「那倒沒有,但是蘇宇走之前,曾見我一次,委託我,照顧好人境,也算是有一些香火情!真要人陪著……那讓夏虎尤陪我去就行!」

鎮南侯還算清楚蘇宇,真要有其他人陪同……蘇宇未必不給進去,但是,一旦出現一些不妥,蘇宇大概率可能會……殺人!

是的!

這一點,他篤信。

一旦殺了人,殺了使者,那就真的說不清了,沒辦法調和了,所以他不希望其他人跟去,夏虎尤他們去倒是沒問題。

他正想著,忽然,有人低聲道:「侯爺不是有不少死氣嗎?不如直接開啟了死靈界域,和蘇宇面對面談判,不是更好嗎?」

此話一出,鎮南侯臉色劇變!

他陡然看向說話那人,臉色鐵青,咬牙切齒:「文起!」

文起一臉歉意,「侯爺,你我都是陛下臣子,陛下如今有難題,我們不如幫陛下更好的解決……」

鎮南侯臉色鐵青:「你……在找死,你知道嗎?」

文起心中微微一顫,很快,低沉道:「侯爺是說蘇宇嗎?」

鎮南侯咬牙:「你覺得呢?」

死氣的事,文起知道一些。

畢竟這是他麾下謀臣,鎮南侯其實沒說,但是,架不住文起太了解他了,雙方一直在一起,稍有一些言語上的流露,就容易讓文起猜到。

文起,既然是謀士,那自然也是聰明人。

文起此刻輕聲道:「我是陛下之臣,不是蘇宇之臣!侯爺……我知你心思,其實,我也怕,沒錯,我怕蘇宇,怕他殺了我……」

文起自嘲道:「可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!侯爺,我們……是百戰陛下之屬臣!不是蘇宇人主之屬臣!」

他錯了嗎?

他是百戰的臣,不是蘇宇的,鎮南侯隱藏了一個大秘密,這事關大事,他也考慮過,衡量過,最終,他選擇了說出來。

我們,其實可以直接進入死靈界域!

鎮南侯這邊,就有足夠的死氣,開啟死靈界域通道,直接進去。

蘇宇上次的威嚇,讓萬族都銷毀了死氣。

古城消失,如今,萬界幾乎無死氣。

鎮南侯這邊,卻是可以拿出足夠的死氣去開啟通道。

這一刻,不少人看向鎮南侯,長眉沉聲道:「鎮南,你有大量死氣?」

鎮南侯沉重道:「又有如何?沒有又如何?難道開啟通道,直接和蘇宇一方廝殺?他們已經撤離到了死靈界域,難道非要打進去?出使,走正道即可!」

直接開通道,大概率會直接爆發大戰。

這一點,九成可能性!

長眉冷冷道:「有沒有,那也要陛下來做決定,鎮南,你難道已經變了心?」

鎮南侯咬牙:「我有沒有異心,陛下來決定,而非你!長眉,你是跨入天尊領域不錯,那能代表什麼?這六千年來,你們安心養傷,安心感悟大道,而我們,在上界掙扎,拖延萬族腳步,打探萬族消息……當年留守的,活了幾個?還輪不到你長眉來質疑我!」

他氣息爆發,這一刻,居然也是天王層次的存在!

他本就接近天王,百戰歸來后,又給他恢復了肉身,他也趁機跨入了天王層次!

此刻,鎮南侯怒道:「長眉,你不要一再獻媚於陛下!你這奸臣,只會誤導陛下!你一再慫恿陛下,和蘇宇一方為敵,你知蘇宇一方實力如何?就敢大言不慚,你真以為他隨時可滅?你可知,因為你的諂媚之言,一旦和蘇宇他們爆發衝突,要死多少人族強者?你要親者痛仇者快嗎?他是人主,陛下也是人主,雖非同一時代,同一時期,可同為人主,目的都是人族,你何必一直媚上讒言?」

長眉臉色冰寒:「你在說我?」

「就是你!」

鎮南侯怒斥道:「陛下還沒開口,你替陛下做決定嗎?我出使蘇宇,只為人族,只為人心,天地可鑒,你非要從中插手,其心可誅!」

這一刻,百戰沉聲道:「好了,都住嘴!」

他打斷了眾人的討論,聲音威嚴無比:「鎮南……既然你有把握,你……去找蘇宇,告知他,我無意和他為敵!讓出人境也好,離開下界也罷,都可以談!但是,獄王一脈,暫時不可滅!此乃核心之策,蘇宇殺萬族也好,滅死靈也罷,暫時不能對獄王一脈趕盡殺絕!」

「陛下聖明!」

鎮南侯欣喜,還好,陛下沒聽長眉這奸臣之言。

至於談判,談比不談好,不談,那就百分百要開戰的意思了,談了,起碼還有機會。

也許……可以說服蘇宇呢?

或者,找個折中的辦法,讓雙方都能接受!

百戰微微點頭,沒再多說。

談談吧!

至於成不成,再說吧。

何況,真想去死靈界域,又不是非要死氣,也沒必要寒了鎮南這種老臣之心,所以對於死氣的事,他是隻字未提!

……

而此時的蘇宇,還不知這些。

此刻的他,到處尋找摩天尊,總算在混沌山區域,堵住了摩天尊,而摩天尊看到他,那是臉色狂變,拔腿就跑!

倒霉!

蘇宇怎麼還在這裡晃悠?

他就不怕獄青和月戰出現,聯手殺了他!

這傢伙,太瘋狂了!

「議員令給我!」

蘇宇聲音懶洋洋的:「給我,我不追殺你,不給……我從早追殺到晚,你能逃過去,算你厲害!」

嗡!

七枚議員令,飆射而來。

那速度,快的無與倫比。

蘇宇愣了一下,「你不掙扎一下?」

摩天尊根本不和他說什麼,迅速遁逃。

掙扎什麼?

掙扎我會不會死嗎?

魔族,需要他。

他不能死!

他若是死了,魔族連一位天尊都沒了,那才是大麻煩。

蘇宇有些無趣!

垃圾!

真慫!

殺你,沒那麼簡單的。

蘇宇還是道:「我殺你,獄青他們十有八九會追殺我,你怕什麼,我只是嚇唬你一下的!」

摩天尊不理,跑,繼續跑!

趁著蘇宇不追了,他跑的更快了,連氣血燃燒都用上了。

跑,離這個魔頭越遠越好。

當日在道源之地,追殺蘇宇的強者風範,那是一絲不存。

蘇宇暗罵一聲,跑那麼快乾嘛。

我還沒看望一下我的老朋友呢。

「喂,我老朋友摩多那咋樣了,對了,他和你有血緣關係嗎?摩多那可是我兄弟,你要好好對待他,他這個天榜第一,我都沒捨得殺,你可別弄死了……還有……」

摩天尊人早已跑遠。

蘇宇無奈嘆息。

跑的真快啊。

眼看著對方跑到了獄青他們那個方向,蘇宇聳肩,算了,我也不去招惹獄青他們,現在還不是時候。

「武皇,我來救你了!」

蘇宇感慨一聲,我真是個大好人啊。

上界下界,我要徹底打通通道了!

當然,這不關鍵,關鍵是,很快,萬界要再次多出兩位規則之主了。

「武皇,死靈帝尊,獄青,婆龍獸,百戰,周稷……還有嗎?」

蘇宇盤算了一陣,也不少了。

從此以後,我頭上的強者又多了一些了。

「可憐我……只能和月戰、神皇妃、混沌龍、肥球他們並立第二層次了!」

蘇宇笑了笑,笑容燦爛無比。

我好可憐!

至於我到底什麼實力……我咋知道。

蘇宇只知道,一次次的天地擴張,大道融入,自己感悟越來越強,反正在自己天地內,他不怕現在這些人,可在外,不太好說。

「算了,我繼續當我的天尊好了!」

蘇宇也不知道自己什麼境界,開天者,哪來的境界可言。

能殺人,就是好境界。

「要不,趁著武皇還沒解封,我再去虐他一頓,要不然解封了,就沒機會了……」

帶著這念頭,蘇宇迅速朝混沌深處飛去。

至於獄青他們,他無視了。

這些人,也不敢出來殺他,一旦走遠了,再次被圍殺,那才是麻煩。

「罪族的人,必須趁早幹掉才行,否則,一再接引規則之主,誰他么受得了!」

飛走的蘇宇,心中念叨了一句。

必須要殺!

不但要殺,殺了之後,想辦法封印了地獄之門,我可沒時間在萬界久留,我必須要儘快去幫人皇他們,接引人皇他們回歸,一起打天門和地獄之門。

「怕就怕,我走了,但是萬界還沒平定,有人再次打開地獄之門,那才是麻煩,所以哪怕去上游,我也必須得把萬界平定了才行!」

時不我待!

此刻的蘇宇,也是念頭無數。

至於留下獄王一脈,殺一個,補充一個規則之主,看著是爽,甚至有好處,可蘇宇擔心,多次接引,會導致地獄之門提前開啟。

他可沒興趣和一群混沌古獸作戰,也沒興趣單獨對付獄王。

這些麻煩事,交給人皇他們吧!

此刻的蘇宇,儘管不知百戰一系得目的,可百戰一直在獄王一脈扎釘子,蘇宇稍微有些懷疑,百戰的目標是否在地獄之門內?

難道人祖在其中?

管他呢!

我和人祖又不熟悉!

蘇宇沒太當回事,人祖也好,人皇也好,能幫自己辦事的才是好祖宗,不然,都不靠譜。

靠人不如靠己,找人皇,也是因為這爛攤子是他留下的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04章 靠人不如靠己(萬更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