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1章 黑雲壓頂(萬更求訂閱)

第841章 黑雲壓頂(萬更求訂閱)

大體上方向一致,具體細節還沒談,這需要一點時間。

兩人初次見面,聊到這,已經超乎預期了。

都還算滿意!

所以蘇宇和人皇,準備下次再談,都需要準備。

結果,兩人正準備回去,就聽遠處大明王驚喜道:「老祖宗,祖奶奶還活著啊?」

「老祖宗,您可不知道,每年逢年過節的,咱家都祭拜先祖,老祖宗都在呢!」

「老祖宗,自從知道老祖宗您還活著,我都改名小明王了,當年不知道老祖宗還活著,要不然,也不敢叫大明王,這犯忌諱了啊!」

「……」

那邊,聊的火熱!

主聊者,大明王!

比起夏龍武的死人臉,對戰王不算客氣,大明王對明王,那客氣的有些過了頭。

蘇宇眼神閃爍,人皇也是似笑非笑。

好傢夥!

還是朱家家教好啊!

這時候,就聽大明王歡喜道:「老祖宗,咱們朱家傳承到了現在,子孫旺盛,光是合道,我就給老祖宗培養了一大批,可惜……都缺點資源,不然,都能成為規則之主,這次就能來看望老祖宗了!」

「……」

明王其實也懵逼。。。

隔了多少代了?

這麼親熱的嗎?

「聽說老祖宗管理此地後勤事務,老祖宗有所不知,您孫子的孫子的孫子我,也是干後勤起家的,我看老祖宗辛苦的很,老祖宗,你那還需要幫手嗎?我幫老祖宗打打下手什麼的……咱家一脈相承,我也這方面的好手,宇皇陛下的後勤都是我在干……我對這業務熟練啊!」

「……」

此刻,人皇都笑了,看向蘇宇,眼神意味深長,你要幹嘛?

一來,就要執掌我的後勤?

雖然都是至強者,都是規則之主什麼的,可戰鬥到如今,一些資源其實很緊缺,修鍊的,恢復的,療傷的……當然,大家手頭上好東西其實也有。

一些高等兵器,強者屍體,大道感悟,甚至是剝奪了對方的規則之道!

這些寶物,現如今,大多都是公用的那種。

而這些,都在明王的掌控中。

而大明王明白一點,他們戰鬥多年,沒有後續補充,那寶物,大多都會集中管理,這也是軍事戰爭後期必須要經歷的。

所以,他知道,明王一定執掌著大量寶物!

戰鬥多年,萬族強者死了不少,屍體都沒了?

兵器呢?

大道呢?

精血呢?

肯定是有的!

所以,此刻,大明王認祖宗認的叫一個歡快,他看不上夏龍武這二愣子,看看戰王,多好忽悠的類型,夏龍武這二愣子,卻是傻乎乎對他老祖宗動刀子,多不好!

現在,也是木頭人似的,果然,夏家的人不行,還是我朱家厲害!

這一刻,明王也被他的熱情嚇到了,一時間都有些無語了,我要怎麼辦?

應不應?

我這孫子的孫子的孫子……都要給我打下手,管後勤了,再說下去,我可以退休了,人皇這邊的事務,我這無數代的後裔都可以代勞了!

「不用了,我忙的過來……」

「那哪行!這被外人知道了,還不得以為後代子孫不孝順?老祖奶奶還在呢,老祖宗,你看什麼時候有時間,我去見見祖奶奶,磕個頭,拜一拜,咱朱家,詩書傳家,不可沒了禮儀啊!」

大明王是真客氣,真孝順,他要去給老祖奶奶磕頭去了!

明王心累!

而戰王,齜了齜牙,忽然覺得很幸福,我夏家這後代……嗯,不太上道,但是現在對比一下朱家,很好,我喜歡,我夏家男兒,就該如此!

此刻,幸好夏侯爺不在,否則,戰王大概也沒這麼愉快。

一旁,夏龍武僵硬著臉,也不說什麼。

看不上朱家的不要臉!

可又有些羨慕……無他,因為這一刻,明王被大明王客氣到沒辦法,熱情到沒辦法,最終,給了一個見面禮,大明王好歹也是規則之主,這給差了……太丟人!

所以,明王送出的是一個陣盤,剛出現,就閃爍著光芒,長河都有些震蕩,顯然,是真正的好東西!

後方,蘇宇都看樂了!

人皇也樂了:「好東西,這是明王用了多年的陣盤,有穩固之效!穩固長河,穩固天地,穩固星辰海……他之前升起星辰海,用的就是這陣法!甚至可以穩固意志海!沒想到,今日倒是送出去了,這傢伙,平時也老摳的很,看來……這血脈傳承,也是各有利弊啊!」

他有些想笑,第一次看到明王有些狼狽想跑的感覺。

這東西,不是靠智慧可以解決的。

人家一口一個老祖宗,又孝順,又熱情,又要幫忙……關鍵是,真的是你後裔,你能怎麼辦?

凶他?

打他?

罵他?

不合適啊!

明知道對方就是來要好處的,你還不好意思不出血!

蘇宇也笑了,笑容燦爛道:「大明王這人,就是孝順,沒辦法!」

說罷,蘇宇朝那邊走去,笑道:「大明王,別纏著明王了!你看龍武將軍,就規矩的多,老實人就是吃虧,我也沒見龍武將軍纏著戰王說,老祖宗,你剛剛那把刀真厲害,送我好了?這話,龍武也說不出來!」

戰王嘴角一抽!

別,我想走了!

別鬧,這刀……不能送啊!

何況,我這不肖子孫,之前還打我,我能送他?

呵!

不送!

蘇宇倒是不太在意,隨意笑道:「都消停點,這裡的老祖宗們,也不是故意拋棄大家,而是在前線戰鬥呢!大家在後方,雖然苦了點,不就自小死了爹,沒媽疼,沒人愛,摸爬滾打,咱們不也過來了嗎?十萬年都熬過來了,現在來丟人現眼!」

蘇宇嘆息一聲,很快笑道:「有空,去給老祖宗們磕個頭,當年的事就不要多提了!萬族圍殺我們,殺的我們人族人頭滾滾的事就不要再說了……有苦,自己忍著!都多大人了,又不是孩子,還能一直指望老祖宗們?」

「龍武將軍,你可別學大明王,你小時候父親戰死,年紀輕輕,被萬族圍殺,證道永恆的時候,日月境,萬族足足派了七八十永恆殺你……這是戰功,是勳章,又不是因為戰王,你才被人追殺成這樣……」

戰王臉色變幻,尷尬道:「這……不至於吧?一個日月,被那麼多人追殺?」

沒這麼慘吧?

感覺你們在賣慘!

有那麼可憐嗎?

夏龍武倒是平靜,見戰王看來,嘴角微微僵硬地上翹一下:「沒……陛下誇張了!四五十永恆吧,也不是追殺我一人,當日陛下才山海,若不是陛下救援,我早就死了,此事,陛下比我更難!」

戰王僵硬了一下,還真被追殺了?

人皇也略顯意外,看向蘇宇,蘇宇笑呵呵道:「我難什麼,我早就習慣了!當年在大夏府,殺戮四方,我養性期間就敢殺日月,何況到了山海……算了,往事不提也罷!」

戰王訕訕的,這……我……要不要送點啥?

也沒啥好送的啊,我窮!

考慮了一下,乾笑一聲,戰王輕咳一聲道:「寶物乃是身外之物……我看你刀道不弱,不如……我將我的一些刀道感悟,贈予你,你……你多看看……」

再次有些尷尬,連忙刻錄了一份他對刀道的感悟,贈送給了夏龍武。

這一次,夏龍武倒是來了興趣,沒有拒絕,也有些尷尬,半晌才悶悶道:「多謝……老祖宗!」

有些喊不出口!

戰王尷尬,夏龍武尷尬,明王尷尬,大明王笑的開懷,跟個寶寶似的,親熱地拉著明王的手,明王此刻手腳都不知道該如何放了,朝人皇投來求救的目光!

我的天!

陛下,救救我!

我們回去吧!

我這幾百歲的孫子的孫子……拉著我,我好尷尬啊!

人皇也被逗樂了,輕咳一聲,笑道:「蘇宇,那你們……先在此地停留一陣,我們不能離開太久,戰王也不能離開太久……星月先在這和大家聊聊,回頭,我們再細談!」

蘇宇笑道:「那人皇陛下慢走,此事,的確有待商榷!」

「那……先告辭了!」

人皇也被其他人看的有些發麻,這一刻,忽然很多人看著他,也不知道什麼意思,但是他知道,先走為妙!

很快,三人不等其他人說什麼,迅速離開!

稍顯狼狽!

戰王之前被打了,都沒這麼狼狽,這一刻,卻是尷尬的不行,太尷尬了,跑路吧!

而明王,一直淡定無比,今日也是恨不得馬上就跑!

……

等他們跑了,大明王還揮揮手,依依不捨,笑呵呵道:「老祖宗,回頭我去看您和祖奶奶,祖奶奶千萬別那麼客氣了,見面禮給一份就行了,第二份我是不會要的!」

就差說,我一定要第二份,你趕快準備一下!

而夏龍武,有些僵硬,見大明王看著他,嘴角抽搐,硬是沒能說出一樣的話,我要臉!

等三人走了,眾人忽然都笑了。

大秦王也沒好氣道:「你這傢伙……真不要臉!」

大明王嗤之以鼻:「白痴,誰讓你沒個強大的祖宗!你看,這陣盤……好寶物!我覺得,穩固意志海的話,三等規則之主都打不爆我!我強行承受三等規則之主一擊,反手一擊弄死他,相當於多條命,你懂什麼!」

大秦王無言以對。

蘇宇笑了笑,也沒太在意,是好東西,但是對整個戰局,沒太大影響,要不然明王也不會送出來。

都是人精!

大家彼此給點面子,套套近乎也就行了。

隔了太多代,親情真沒有,但是親近感是有的,畢竟是一個血脈!

而且,對戰王他們而言,實際上在這邊,也沒過去太久。

千年,一直在戰鬥,親情還是有一些的,可惜不是嫡傳血脈……雪蘭的話,見了雪王,雪王大概會很激動,就是不知道雪王死沒死。

而此刻,大家笑鬧了一陣,很快,紛紛消停下來,看向蘇宇。

剛剛蘇宇,和對方談的好像還不錯。

咋樣了?

萬天聖開口道:「陛下,人皇是讓我們直接匯合,還是有其他打算?」

若是直接匯合,現在留他們在這,就不太對了。

難道另有打算?

蘇宇看向眾人,沉默一會,輕聲道:「來之前,我就告訴大家,來這,是惡戰,是死戰,不是來和人皇他們套近乎,敘舊的!」

眾人心中一凝!

蘇宇平靜道:「如今,兩個選擇,等!等這裡和萬界重合……那時候,三門開啟,天地大亂,也許我們可以趁亂而起,當然,變數很大,很多,任何一切,都不在掌控之中!」

「第二,主動出擊!」

此刻,大家明白了!

蘇宇,不會選擇第一個,否則,他不會來。

所以,其實只有一個選擇,主動出擊。

只是大家沒想到,會那麼快,快的超乎想象!

才來第一天啊!

蘇宇都沒和人皇他們匯合,都沒休息,他和人皇才第一次見面,彼此都不了解,居然說出要主動出擊的事。

此刻,萬天聖凝重無比:「陛下的意思是……我們……要和人皇他們聯手,一起出擊?」

蘇宇點點頭。

眾人凝重許多,但是很快,大秦王僵硬笑道:「那就干!說實話,咱們這些年,南征北戰,戰鬥不含糊!陛下一聲令下……咱們就是自爆,也能讓對面的傢伙吃不了兜著走!」

「干!」

天滅叫囂道:「陛下,來這就是為了乾的,又不是來敘舊的,巨斧倒是可以去找雪王敘敘舊,也許還有點意外收穫……」

身旁,巨斧眼神不善。

而雪蘭,眼神冰寒。

天滅……嘴巴太欠了!

而天滅,不以為然,「戰一場,可能就掛了,何必空留遺憾,巨斧,我支持你!」

雪蘭眼神冰冷,都快結冰了,而巨斧,卻是摸了摸自己的大鬍子……是嗎?

這……能行嗎?

一旁,雪蘭臉色一變,陡然看向巨斧,你想當我爹?

巨斧被她一看,瞬間變臉,一臉嚴肅,怒道:「天滅,你想找死嗎?」

天滅齜牙笑!

巨斧呵斥了一聲,哼了一聲,朝雪蘭笑了笑,別誤會,聽他扯,我可沒這意思!

可是……天滅這大馬猴,有時候說的有道理啊。

過了今日,有明日嗎?

蘇宇這皇,是瘋狂的。

他既然要主動出擊,也許真的過了今天沒明天了,要不……俺試試?

巨斧默默想著!

此刻,死靈王也站了出來,輕聲道:「陛下,你和人皇是如何商討的?而我們的對手是誰,實力多強?」

「30位規則之主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當然,不是一定!可能更多,可能更少,這東西,大戰一起,誰能確定?只能說,大體上是這麼多!而其中……必有一等!」

這下子,武皇抽氣了:「一等?說實話,一等真的強!當年我見過文王出手,一筆點死了一位規則之主!」

「那被點死的規則之主,不弱,按照現在的說法,三等偏弱,或者四等偏強!就那麼被文王一筆點死了!」

這是他親眼所見!

所以,他哪怕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真有些含糊文王,當初文王點死了對方之後,還朝暗中的武皇看了一眼,武皇其實挺怕文王的。

他罵武王都罵成那樣了,但是,他還真沒敢罵文王,撐死了罵一句,太山那伙人……也只是那伙人!

別看蘇宇之前一伙人,殺了5頭規則之主,可要知道,那是在蘇宇天地中,而且那些傢伙都被壓制了,大家有增幅,而對面,卻是被削弱了。

所以,殺起來要簡單不少。

真要平時在外遇到了,殺規則之主還是很難的。

文王和人皇,在那個時代,是超越所有人的,所以當年一直就有議論,這諸天萬界,到底是文王第一,還是人皇第一?

誰更強一點?

這一點,到現在,都沒人給出肯定的答覆!

而現在,要對付一等!

蘇宇卻是笑了:「又不是人人都是文王,一等也分強弱,文王和人皇,也許都超越了一等,所以殺強者簡單,但是不代表,萬族的一等,也是如此!剛剛明王就是一等,按照人皇剛剛對我說的,按照大道之力劃分,一等起步16條大道之力……那對方,大概也就是剛入一等的樣子!」

16道算是一等。

8道到15道,都是二等。

蘇宇在外,其實不算強,大概9道左右吧,他自己判斷如此,但是在自己天地中,蘇宇覺得,他最少也有14道之力。

武皇的話,大概也就如此,9道之力吧。

戰王的話,應該是頂級的那種了,在外可能和蘇宇在天地中差不多,具體的蘇宇不好判斷,戰王之前也沒動用大道之力。

如此一來,他和戰王、武皇幾人聯手,對付一位16道強者……在外,不好說,就算贏,也是鏖戰,苦戰,但是在天地內,壓制一下對方,壓到15道就行,蘇宇和戰王聯手,都有希望打死一等!

所以,這一戰真要戰……必須要把對方引誘到自己的天地輻射範圍內才行!

否則,沒法打,能贏也是慘勝!

那就沒必要了!

用20位規則之主,換對方30位,也許有人覺得大賺,對蘇宇而言,那就是巨虧!

蘇宇輕聲道:「戰,是必須要戰的!我喜歡掌握主動權,大戰什麼時候爆發,我們說了算!戰場在哪,我們來定!主動出擊,絕對比被動要強!被動,只能防守!」

「當然,如今對我們而言,有好處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第一,對方對我們不了解,甚至不知道我們的存在!第二,若是能把對方引誘到包圍圈……那我們佔據了絕對的天時地利人和!第三,我們必須要一戰之下,讓人族前輩們知道我們的強大,免得後期出麻煩,人皇真要掛了,那些老前輩不聽話,難道真能殺了他們?現在,展示一下實力……」

眾人無語了!

人皇又掛了?

你幹嘛老是想著人皇掛了,這不太好啊!

蘇宇一臉淡定,平靜道:「我說要掛了就要掛了,怎麼,不樂意?不樂意去找人皇去!」

他得打預防針!

免得,出什麼岔子,人皇暴露出重傷,人心惶惶!

果然,萬天聖眼神微動:「難道陛下是準備和人皇演戲,讓人皇裝作快隕落了,誘敵深入?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他真掛了又如何?演什麼戲!」

好傢夥,大家懂了,演戲啊!

你否認,我們也知道了!

明白了!

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心照不宣,蘇宇和人皇這是達成協議了啊,人皇偽裝重傷快隕落,誘敵深入,至於怎麼引誘,這就不是他們的事了。

行,大家都明白了!

天滅笑哈哈道:「懂了,哪怕看到人皇隕落了,大家也要淡定,別亂了分寸……明白,陛下的苦心,咱們都懂了!」

放心好了!

而蘇宇,笑了笑,露出一個讚許的目光,天滅頓時大喜,我他么太聰明了,一下子就摸透了陛下的心思。

很可以!

而這一刻,其他人也都笑了,不過,萬天聖卻是看了看蘇宇,沒說什麼。

人皇掛了……蘇宇不是第一次說了。

一次兩次的就算了,開個玩笑。

說多了……一方面顯得蘇宇不尊敬前輩,一方面有些詛咒人皇的意思,蘇宇對人皇,應該是沒惡感的,沒必要一再開這樣的玩笑。

演戲……可能有這方面因素。

可是……萬一是真的呢?

萬天聖不敢深想!

想,他就怕。

恐懼!

人皇,是現在人族最強者,是扛鼎者,這一點,蘇宇現在還做不到,要知道,以一半不到的規則之主,對抗萬族,就在於人皇!

他是皇!

是領袖,實力上的,精神上的,一旦人皇真死了,天滅他們也許不太在意,但是,上古那些王,會瘋狂,會徹底失去信心的!

在這之前,蘇宇,在他們眼中,真的沒什麼存在感!

萬天聖此刻在思考,這一仗,到底是蘇宇要打,還是人皇要打?

打的目的,是單純為了削弱萬族,還是為了……讓蘇宇有希望站在大家眼前,讓上古強者知道,人皇哪怕戰死了,還有人可以崛起!

萬天聖思考了很多很多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人皇和戰王、明王一路朝前走,人皇忽然笑道:「老朱,你覺得蘇宇這人如何?」

明王斟酌一番道:「沒接觸,沒深入了解,但是看他麾下那群驕兵悍將,一個個都很敬畏,蘇宇此人……不簡單!小小年輕,能鎮住這些人,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!我還特意和武皇聊了一句,也故作無意聊了一句蘇宇……武皇面色有些僵硬,有惱怒,也有難堪,但是也沒太過於惱怒……有種被壓服了,但是不太服氣,又不得不服氣的感覺!」

他也是人精!

一句話,其實就可以判斷出很多東西。

他又道:「巨斧、武極這些人,我也都認識,聊了幾句,武極之前在第九代人主百戰麾下,後來才投了蘇宇,投靠時間很短,但是,對蘇宇……我看武極有些畏懼,也有些敬畏!巨斧,則是更多的都是佩服,甚至有些崇拜了!」

「對武夫而言,崇拜一個人……不簡單,何況巨斧也不是孩子,而是我們那個時代的強侯,這都被蘇宇折服了!」

人皇微微點頭,笑了笑,「我看了看他手底下強者的組成,食鐵族,犼族,命族……命族其實比較孤傲,結果,現在也乖乖在他麾下待命!有我們那個時期的侯,也有新生代……這麼多不同的種族,不同的勢力,被他全部收服,鎮壓,蘇宇的確不簡單!」

有時候,很多東西,看看就知道了。

人皇又不是真白痴!

一句話,就願意將人族未來,全部賭在蘇宇身上,那他就是瘋子了!

他看到了,判斷出來了,大體上其實都能判斷出蘇宇的性格、實力、行事手段、做事作風、智商、智慧……

看人,他還是有一手的。

雖然被坑了幾次,可坑也沒辦法,就該料到會被坑才對。

人皇說了幾句,沉默一會道:「這些年,我傷勢不見好轉,反而越來越重了!」

戰王還沒說話,明王嘆息一聲:「陛下……星大哥,你……要賭一把嗎?蘇宇還太弱了!」

他苦笑一聲,「真要賭……大哥,交給我,也許比交給他也要放心一點吧?他實力還不如我呢!」

他沒奪權的心思,毫無意義!

只是,他不放心!

真的不放心!

太大膽了!

他在,好歹還能穩固一下勢力。

人皇笑了,「你實力夠強,腦子也好用,可你……當不了領袖!老朱,你我兄弟多年,說句難聽點的,你守成還行,可一旦遭遇危機,遭遇難關……你也許可以帶著大家逃,但是,你無法絕境翻盤!」

人皇嘆息一聲:「要不然,我也不會放著自家老兄弟不用,指望一個新來的小子!我從來不指望別人如何,我只想靠我自己,鎮壓一切,掃平一切!可是……呵……」

人皇笑了,笑的多少有些無奈,「而今,我不得不做好這樣的準備了!趁著我還有點實力,還能戰一場,我看看,再考驗一下,再觀察一下……遲了,我怕我連這樣的機會都沒了!」

戰王悶悶道:「大哥,你這傷……真到了這地步了?」

人皇笑了笑:「大道之傷!肉身重創!現在……若是無大戰,無危機,我可以想想辦法,比如先斷了道,斷了我的人皇道,斷了我的新天地……我想辦法恢復好了,再去續!可是,不行的,我一旦動靜大了,大家都有感應,那時候,死定了!」

不能斷!

一斷,那就是真的危機到了極致了!

這一刻,戰王和明王臉色都陰沉到了極致。

明王低沉道:「那大哥的意思是,考驗一下蘇宇,看他有沒有這個能力,撐起人族?然後,我和老夏扶他一把?」

人皇沉默一陣,點頭:「我看中的不是別的,而是他絕境翻盤的能力!他在萬界,我也有所了解,絕地翻盤,以微弱之力,撬動了整個萬界!平定了萬界之患,還帶著30多位規則之主來救援……關鍵在於,他有潛力,老朱,你一等了,可你……能超越嗎?太難了!他有希望!他是開天者,不但是,而且還是進步飛快無比的開天者!」

明王沉默了。

人皇繼續道:「放心,我沒那麼容易死,也不會第一次見面,第一次戰鬥,就把一切都賭在他身上……但是,他若是真能做到,完成和我的約定,那他就有能力鎮壓一切,包括我們的老弟兄……再驕傲,再兇悍,對這樣的人物,也要保持足夠的信心和尊重!」

年紀大,不是倚老賣老的資本!

在這時候,出現一位足以扭轉局勢的強人,不管他多大,都值得去尊重和期待!

若是看不透……人皇輕聲道:「若是這點看不透,那就白跟我一場了!真正的武夫,要尊重強者,佩服強者,以及聽話!聰明人,那是可以看透徹的!而聰明人,看透了,還要找點麻煩……那就是別有用心,這樣的人,真被鎮壓了還是如何……二位也不要出頭!」

老兄弟們跟了他太多年,他相信,能活到現在的,莽夫也好,聰明人也好,智者也好,真到了那時候,就不會太蠢,太傻!

而挑事的……那就不用理會了,要不拎不清,要不就是白痴,要不就是有其他問題。

這種人,清理掉他也不心疼。

反正,他未必有機會看到。

「大哥!」

戰王沉聲道:「說的太悲觀了,也太絕望了!大哥,我們追隨你征戰了多少年?你現在就要拋下兄弟們,要一個人去瀟洒嗎?他蘇宇不來,大哥難道就要自己一個人走?丟下弟兄們?」

人皇笑了起來:「別說我,文老二那狗東西先跑了,太山那蠢貨跟著跑了,丟下了大爛攤子,我也想撐起來……可是,哎!」

一聲嘆息,搖搖頭,很快又笑道:「沒必要太悲觀,我呢,是習慣了當大哥,不喜歡給人當弟弟了!當大哥當了太多年……但是……真到了萬不得已……老夏不說了,老朱……忍一忍,孫子也能當!」

他笑道:「我不喜歡當孫子,他蘇宇……也未必是個當孫子的料,年輕人,氣盛!你老了,老了,性格要好點,三門真開了,給人當一回孫子又如何?」

明王勉強笑了笑,沒回應,而是轉移話題道:「那大哥和蘇宇怎麼說的?」

「戰一場!掂量一下他的分量!」

人皇肅穆:「我要他對付30位規則之主,有一等!我要看他戰損比,看他對敵手段!對方的實力,我會盡量控制在相當的基礎上!他不是36位規則之主嗎?盡量能控制平衡……哪怕戰敗,以萬族的性格,不會死戰到底,他損失不會太大!但是,若是他戰敗了,或者慘勝,那我……就要考慮一下了!」

他需要的是雄主,不是莽夫,不是以一換一的傻子!

真拼光了,接下來怎麼辦?

而戰王和明王都微微吸氣,30位,有一等!

這……真不好對付!

那群人行嗎?

和規則之主戰鬥過嗎?

了解規則之主的戰鬥手段嗎?

能在大規模規則之主的戰場上拼殺嗎?

他們,太缺乏這樣的經驗了!

而蘇宇,也太年輕了!

一下子,兩人都凝重無比,「大哥,那要是萬族不退……這些人就危險了!」

「無妨!」

人皇笑了笑:「我不會一下子就讓他們損失殆盡的……那也不符合我的預期!真不行……就繼續對峙!萬族哪怕知道我們強大了,我只要裝的像……我不死,他們照樣不敢亂來!」

我活著,就是震懾!

不死,就是震懾!

絕對的自信!

來自諸天第一人的自信!

昔年,我一統天下,對面那些孫子,哪個敢大聲說話?

虎倒雄威在!

只要我星宇一日不死,那這諸天,一日不亂,也亂不了!

這一刻的人皇,霸氣無雙,冷笑一聲:「我就是死,這些孫子,也得死的膽寒,也沒那個實力,再來對付我們!」

這一刻的戰王和明王,好像回到了當初!

征戰天下,橫掃四方!

有我無敵!

人皇在,便是無敵!

這一刻,明王氣息震蕩,遠處,他本尊再次怒吼一聲:「陛下,我還是忍不住,干對面的孫子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對面大陸,一群強者無語了。

平日里,戰王衝動就算了。

明王今日搞什麼?

幾次了!

嚇唬誰呢!

還是說,人族真的出大事了,他們的感應中,萬族是誕生了幾位規則之主的,難道說,人族被滅了?

要是如此……呵呵,難怪明王憋不住了!

人族滅了,那拖到最後也沒用了,此刻,有宏大聲在大陸上傳盪:「都戒備起來,若是人族真滅了,對面那些傢伙,也許會瘋狂!小心他們拚命!」

小心一點了!

人族真沒了,人皇他們斷了希望,那時候,便是鏖戰了,此刻,他們也怕,不知道具體是不是人族滅了,但是他們知道,萬界大戰了,而且死了不少人。

龍鳳冥各族都損失慘重,但是,神仙魔都有規則之主誕生,關鍵在於……都活著!

龍鳳也有!

這就是個很利好的消息了!

雖然不知萬界具體情況,可若是人族佔據優勢,那些規則之主,可能會死,死了,多少有些感應的。

現在,感應很微弱,但是可以確定,他們還活著!

隨著強者的話語,萬族大陸上,一群強者,都嚴陣以待!

小心一點!

對面的人族,也許要瘋狂。

此刻,倒是不太希望人族真滅了,要不然,這些人瘋狂起來,不管不顧,殺戮四方,哪怕能贏,也會有損失的。

……

人族大陸。

人皇虛影震蕩,傳出聲音:「明王,不要挑事!」

明王氣息收斂,下一刻,戰王氣息升騰,忽然暴怒:「干他們就是了,我受夠了!」

「戰王!」

人皇宏大聲再次傳盪:「稍安勿躁!」

「我……算了!」

戰王憋屈聲消失,而對面,愈發凝重。

今日,戰王、明王先後發聲,而人皇最後一句話,也只是「稍安勿躁」,顯得意味深長。

是否……真的要爆發大戰了?

此刻,連人族大陸上,那些強者,也是個個面色凝重無比!

後方出事了?

可是……星月之前說,人族佔據優勢的!

不至於吧?

一時間,人族這邊,也有些凝重了起來,風雨欲來,兩塊大陸上,數百強者,都沉重無比。

大戰,一觸即發!

此刻,萬族不太想戰,卻是無法確定,人族……會不會想戰?

若是人族想戰,那人族便是抱著必死決心,臨死拉墊背的心思了。

否則,人族那點規則之主,沒道理主動發起戰爭。

這下子,萬族那邊,幾位頂級強者,也迅速匯聚,商討大事,到底是人皇的威懾,還是真的有戰鬥之意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41章 黑雲壓頂(萬更求訂閱)

86.3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