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4章 大戰起(萬更求訂閱)

第844章 大戰起(萬更求訂閱)

戰王來了。

帶來了人皇的計劃和消息,以及雙方的一些配合要求。

此刻,戰王有些不太自在,蘇宇笑的太燦爛,一點也不像去拚命的樣子。

他也不想拖延時間,等蘇宇這邊看了他一陣,他咳嗽一聲就道:「陛下的意思是,先恫嚇萬族,驚動萬族,讓萬族覺得我們色厲內荏……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戰王又道:「陛下當年肉身受創,意志海也受創,而今,陛下要博一次機會,滅亡萬族的機會,拚命!因為我人族……在萬界覆滅了!」

蘇宇懂了!

想了想道:「連人族強者也要瞞著?」

「對!」

戰王沉聲道:「陛下的意思是,背水一戰,破釜沉舟!」

「種族滅亡了,大家唯有一戰!」

戰王低沉道:「包括星月妹子,都要裝成重傷,代表……蘇人主隕落了!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「陛下不會做的太明顯,按照陛下的說法,先合肉身……但是萬族一定會發現,一定會阻止!這其中,合併肉身,就是萬族出手的機會……陛下會製造出這樣的機會!」

蘇宇再次點頭。。。

「到時候,萬族只有兩個選擇,第一,全面壓上,和我們交戰!第二,分割一部分,由一位強者帶隊,去阻擊陛下的肉身過來!」

若是選擇第一個,全面壓上,先不管肉身的問題,那人皇這邊壓力就大了。

但是,戰王還是道:「按照我們對萬族的了解,對方必然會分兵!沒人想和靈肉合一的陛下戰鬥!」

這一刻,他有些霸道!

沒人敢!

人皇靈肉合一,重傷之下,也必有一等隕落!

那時候,那些一等一定會分兵!

所以,人皇這邊,連第一種的應對預案都沒做。

蘇宇想了想道:「那萬族若是選擇龜縮呢?」

這也是一種可能!

我不管你,我任由你去靈肉合一!

「那就全面壓上,決戰!」

戰王沉聲道:「我們會做戰前動員,人族覆滅,種族滅亡,背水一戰,最後一戰,不殺的萬族強者隕落大半,絕不罷休!之後,我們剩下殘兵潰敗,退散,到時候,蘇人主中道阻擊就行!陛下也說了,蘇人主不要離開埋伏點,不要救援我們,不需要!」

人皇的意思很明確,不要暴露,除非對方進入埋伏圈,否則,哪怕他們的人死了一些,也不要暴露。

一旦暴露,那這一次的埋伏就廢了。

蘇宇沉默一會,點頭:「我知道了!」

戰王吐了口氣,果然,蘇宇還是很明智的,就是不知道,是明智還是冷血,當然,這不是他關心的事了。

而蘇宇沉默一會又道:「人皇靈肉合一之下,傷勢會發作,對嗎?」

「嗯!」

戰王點頭:「但是若是不鏖戰,應該不至於隕落……可一旦鏖戰,或者蘇人主這邊拖久了,就麻煩了,所以……我個人請求,蘇人主這邊,若是能儘快解決戰鬥……那就不要拖延!」

拖長了,人皇哪怕靈肉合一,也堅持不了太久的。

必死無疑!

「明白了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考慮了一下又道:「若是萬族中有人皇的人,最好不要放到我這邊來,因為到了那時候,我不會去辨別,也不會因為有人說,我是人皇的人,我不殺!」

「大戰一起……所有擅闖我陣營的,都是敵人!」

蘇宇看向戰王,沉聲道:「包括……你們的人!此事,還請戰王言明,一旦大戰爆發,包括你們的人,也不許跨入我的戰場!跨入了,我會無差別進攻!」

「那援助你們……」

「不需要!」

戰王牙都疼,我去,口氣真大,真狂!

這意思,太明確了。

我不需要你們援助,我自己可以搞定,來一個殺一個。

反而我還會防著你們!

以免你們破壞我的計劃!

就這語氣……別說,和人皇倒是有些相似了。

戰王嘿嘿笑道:「那行!對了,蘇人主這邊,除了我之外,還需要陛下再支援一二嗎?」

沒我,你們也不行啊!

蘇宇笑了笑,開口道:「不用了,若是戰王覺得那邊吃緊,去那邊也沒問題。」

「……」

戰王覺得蘇宇口氣大的有點失態了,沒我,一等的,你們擋不住!

別瞎搞!

他怕蘇宇受刺激,也不再說這個,要不然,蘇宇真梗著脖子說不要任何援軍,一旦遭遇一等,他和武皇幾個人聯手也無法匹敵!

很快,戰王就道:「那大體上就這些!若是……萬族沒按照計劃分兵,沒追殺到這,蘇人主就一直潛伏隱藏!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戰王又道:「那蘇人主這邊,有什麼要轉達陛下的嗎?」

蘇宇想了想,笑道:「讓他別急著去死,他死的太快了,我壓力會更大,真想死,等我到了一等再說吧。」

「……」

這話,聽的怪怪的。

但是戰王還是點了點頭,又道:「我一開始不會過來,等到對方來了,我才會來這邊,蘇人主沒意見吧?」

「沒,你隨意!」

戰王有些不太爽利,這話說的,好像我無關緊要一樣。

算了,不和年輕人計較。

很快,戰王離去。

……

戰王一走,蘇宇輕輕吐了口氣,看向不遠處的星月:「接引的如何了?」

星月點頭:「差不多了,能讓天地之力輻射一部分過來,藉助我的生命大道,傳遞力量過來。」

「那就好!」

蘇宇其實感受到了,此刻,長河微微波動,就在他後方,天地之力蔓延來了。

不算太強!

壓制的話,大概是沒辦法壓制萬族了,但是,可以讓自己的人,都處於天地範圍內,發揮出在天地內的實力,這就足夠了。

壓制對方,其實也消耗天地之力,人太多了,本就難壓制。

蘇宇再看通天,通天侯一臉緊張,他壓力才大。

見蘇宇看來,勉強笑了笑。

蘇宇也笑了,「開個門吧,讓大家進去休息休息,也順便參觀一下,你通天侯門戶內,是不是也有個天地?」

通天侯苦笑,「陛下高估我了!」

這時候,大家也都很好奇,蘇宇倒是沒管他們,看向武皇,笑道:「你我也準備一下吧!你我就不進去了,免得把通天撐死了!」

武皇悶悶不樂,知道要準備什麼,裝武王!

艹!

不開心!

武王有什麼好裝的?

我武皇鎮壓不了天下嗎?

好吧,真不能!

「行!」

武皇敷衍了一句,裝就裝好了,這次裝武王,我得裝個大的,要不裝的武王被人按在地上錘的那種?

算了,被錘的還是自己。

「星月不用參戰了,維繫天地之力蔓延就行!」

星月有些慍怒:「我也可以參戰,我實力不弱,我甚至接近二等了!」

只是蘇宇天地,現在還無法支持二等存在。

否則,她也是頂級強者。

蘇宇搖頭:「少廢話,你懂什麼?你是醫生,動不動?戰後給我們療傷的,免得大家隕落了,無力再戰!你要保持戰力,你先維持天地之力蔓延……說句實話,你一旦出了問題,天地之力蔓延不到這邊,我們都要死!」

蘇宇凝重無比:「此戰,你和通天最為重要!你們倆人任何一人出現差錯……我們一方,必定損失慘重!我蘇宇征戰至今,損失一直都是最小,我不想在人皇這邊,第一戰就丟人!」

「無損,或者只傷不亡!這是我的目標!」

眾人沉默,只傷不亡!

要知道,這一次不知道要面對多少強敵呢。

蘇宇平靜道:「儘力去做,跟著我,我會盡量讓大家活下去,但是……我又不希望大家在戰鬥的時候惜命!戰鬥的時候不惜命,戰後,活下來的,我一定會傾盡全力去救!戰鬥中惜命,導致戰局潰敗……哪怕敵人沒殺你,我也會殺了你!」

「諸位,你們跟我一起戰鬥,也不是第一次了,但是……大規模的規則之主戰鬥,大家都沒經歷過,包括我本人也是,所以,我們缺乏這方面的經驗……沒關係,其實都一樣,無外乎大道掌握之力更強大罷了!」

「這一次,讓萬族看看,也讓人皇他們這些老前輩們看看,我們這些人,到底有多能戰!」

蘇宇朗聲到:「他們覺得,後方安全無比,我們在後方小打小鬧……錯了!我們在後方,經歷過的大戰,比他們多的多,我們甚至參與百萬、千萬級軍團的大戰,人皇他們,現在是沒機會經歷了!」

「我們殺的人,也許比他們一輩子殺的都多!」

「我蘇宇,從小到大,都是看著夏龍武府主砍人頭長大的……我想,他們很難有這樣的體驗!」

人群中,夏龍武此刻倒是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這話……不假!

蘇宇不大,夏龍武從十多年前,就開始直播砍人頭,那時候,蘇宇剛記事,的確是看著他砍人頭長大的。

而有些人,其實不太清楚這事,都有些意外。

夏龍武……這悶罐子,這麼猛的?

天天給人看砍人頭?

蘇宇繼續道:「另外,再說一點,除了我下令之外,此戰,通天主導!大家都被他烙印了他的門印,他要傳送你們,你們不要抗拒!哪怕看到戰友要死了,也不要擅自去救援!聽清楚了嗎?」

眾人對視一眼,紛紛低喝:「聽清楚了!」

此戰,通天主持!

這話一出,通天侯頭上汗液都滴下來了,真的緊張。

我一個看門的,現在主持數十位規則之主的大戰,我能不緊張嗎?

他咽了咽口水,急忙道:「此戰,是天命和無命觀運,我負責搬運大家,由我們三人聯手判斷局勢,陛下主持大局,我一定盡心,諸位配合我就行!」

他身邊,天命和無命也有些緊張,此刻都沒說話。

蘇宇笑了笑,安撫道:「緊張什麼!越緊張越容易出錯!真到了必要時刻,我會接管,不用擔心什麼!」

這下子,通天侯倒是安心了一些。

蘇宇又道:「還有,我會以文王身份出現,大家記住了,到時候出現,要喊文王……別給我漏了,先誅人心,威懾萬族!」

眾人瞭然,紛紛點頭。

「那就到這了!都進去吧!」

通天開啟門戶,很快,眾人紛紛進入。

而蘇宇,看向通天侯,開口道:「你就在這埋伏,潛入河水之中,記住了,不要有任何動靜,不要探查,不要聽,直到我和武皇出現,威懾對方那剎那……你再出現,大家一起盯著一兩位規則之主殺!以10殺1,要確保對方百分百會死!不要貪多!」

通天急忙點頭!

牢牢記住了蘇宇的話,很快,潛入河底。

通天的本體特殊,一般人進入河底,會被衝擊,哪怕人皇肉身所在的人山,被河水衝擊,都會出現一些問題,可通天,卻是無礙。

人皇他們,此刻都居住在大陸之上,那其實很特殊,是一種特殊規則之力製造的,算是浮橋。

一般情況下,大家是不會深入河流中的。

因為危險很大!

而通天,卻是沒事,這一點,蘇宇之前也試驗過。

果然,此刻通天侯潛入水中,並無什麼大礙,蘇宇隱約有些推測,通天侯這些門戶,可能和時光之主都有些關係,門戶……也許是時光長河誕生的!

誕生的一種特殊規則!

他們,也許本來就是一體的。

而蘇宇,看向沒進去的星月,沉聲道:「你退到後方,維持天地之力蔓延,距離我們遠一點!」

星月凝重道:「要不我還是參戰吧,現場可以給大家療傷……」

「大戰過程療傷,找死嗎?」

蘇宇搖頭:「戰後再說,去吧!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聽令!」

蘇宇臉色一冷,星月有些不樂意,不過還是乖乖朝後走,邊走邊道:「你可是我下屬,你居然命令我……」

說是這麼說,還是老實聽令好了,蘇宇發火很可怕的。

蘇宇見她走了,這才搖搖頭。

我就那麼一說,你還當真了!

而蘇宇,帶著武皇也朝後方走去,一邊走著,蘇宇一邊變了臉,是真的變了臉,這一刻,面部有些虛幻,他沒問文王的樣子,不需要。

強者,看的是氣質!

蘇宇探手一抓,一支筆落入手中,那是筆道之力,哪怕他放棄了筆道,但是,筆道之力現在由自己人掌控,他自己天地中也有,動用一些筆道之力還是可以的。

筆如長槍,被他隨手提在了手中。

而這時候,武皇不情不願地,也變了樣子,換了裝飾,金甲消除,直接裸露上身,胸口還長出了一堆胸毛……

武皇的樣子,也變化了一些。

氣質方面……沒太大區別,但是顯得兇悍了一些。

他倆一個裝文王,一個裝武王,那是真的像!

這時候,武皇手中,也是浮現一桿長槍,牙齒露出,森冷無比,狠狠地看著蘇宇。

蘇宇扭頭看他,武皇齜牙:「太山那孫子就這樣的,一天到晚,兇巴巴的!」

蘇宇笑了,是嗎?

行吧!

武皇對武王,那是的確熟悉,記仇記了無數年了,而且雙方很相似,倒也偽裝的到位,他氣息二等,武王當年也是,當然,現在肯定不是了。

不過,初入二等,還是稍弱一些。

蘇宇開口道:「不用特意暴露氣息,顯得自己重傷垂死那種,也露出二等氣息,我們是剛從天門中殺出來的,懂了嗎?身上染點血……」

在蘇宇的指點下,很快,武皇身上出現了一道道血痕,帶著血,氣息有些虛弱的樣子。

而蘇宇,則是沒什麼改變。

文王這種人,哪怕重傷,也不會露出什麼疲態的,白袍依舊如雪,這是百分百的,大家都一樣,誰也不會讓外人看了笑話。

讀書人的臉面!

到了這一步,蘇宇這邊算是準備完全了,此刻,只能看運氣,賭運氣了!

一等,不能來多。

來一位,蘇宇是有把握的。

他借力歸,再加上天地輻射,蘇宇是能勉強具備一等之力的,他一人就可以對付一位一等,哪怕不能殺,也能抗住。

武皇、戰王他們在,也能擋住幾位二等了,戰王實力也強。

其他人,進入天地,三等的也有不少。

怕就怕……一等不止來一位!

那就麻煩大了!

這一點,得看人皇那邊了,人皇那邊,能否擋住更多的一等強者?

蘇宇看向前方,他好像看到了那道虛影,人皇,你準備好了嗎?

……

人族大陸。

人皇虛影此刻也朝後方看去,他身後,此刻也站著一群強者。

一個個面色凝重。

人皇召集大家,連巡查的強者都被召喚了回來,難道真要開戰了?

此刻,人皇開口了,聲音平靜:「要開戰了!」

眾人臉色一凝!

沒人開口,等待人皇接下來的話。

人皇繼續道:「星月之前走了,大家知道嗎?」

有人點頭。

「她受傷了!」

人皇依舊平靜:「萬界出事了,蘇宇好像隕落了,我人族……恐怕要覆滅了!」

此話一出,眾人氣息動蕩!

怎麼會!

但是,依舊沒人插話。

人皇繼續道:「而今,唯有一條路……主動出擊,擊潰萬族,回援萬界!否則,我們前腳走,後方那些傢伙從后圍殺而來,一旦萬界有麻煩……我們兩頭受阻!」

此刻,有人開口了,一位氣息彪悍無比的女性戰將走出,一頭紅髮,氣息彪悍無比,手持一柄大砍刀,悶悶道:「陛下,那此戰,是決戰?」

「是!」

人皇看向彪悍的女子,笑了笑,「鎮武王,我……恐怕未必有機會,帶你去找太山了。」

鎮武王,不在36王行列之中。

前些年才冊封的。

武王的大道侶,一位一等境的頂級強者,在這地方,地位也極高,僅次於人皇、明王幾人。

那彪悍女子,氣息狂放,長相不醜,但是身材卻是極其壯碩,聞言,哼了一聲:「沒事,我就當他死了!陛下既然要戰……那死鬼不在,吾等替他出戰,我武王府當年犯下大錯,而今,我們姐妹,替他出征,定當斬敵酋項上人頭!」

殺氣縱橫!

從當年殺到現在,殺入一等,這鎮武王,比在場的很多人王都要殺氣重。

武王當年犯下大錯,暴露了文王離開的事,導致萬界生變,這些武王府女將,為了給武王贖罪,這些年,征戰不休,武王18位道侶,當年全部選擇了追隨人皇參戰!

而今,戰死了一半!

剩下的,個個都是規則之主,頂級存在,52位規則之主,武王府足足9位!

人皇笑了!

「鎮武王,女中豪傑,巾幗不讓鬚眉!」

人皇笑道:「可惜,太山那傢伙不在,否則……我今日定要他給幾位弟妹賠罪,為了救那文老二,丟下弟妹們不管不顧……還是個人嗎?」

眾人忽然都笑了!

人皇也笑道:「做好準備,等我肉身歸來!我肉身受創多年……而今,也該合一了,今日,殺他個天翻地覆!」

「殺!」

眾人低喝,士氣高漲!

人皇在,不懼!

哪怕強敵無數,照樣無懼。

只要人皇在,那就無敵。

不管敵人有多少!

……

這時候。

萬族大陸,忽然,幾位強者,有些心悸。

「對面……殺氣好重!」

「真要戰?」

「他們瘋了吧,人數不足我們一半,故意嚇唬人吧?」

「……」

儘管疑惑不已,此刻,一位位強者,還是迅速匯聚,這時候,仙族仙皇,一位仙風道骨,頭髮雪白,面貌卻是俊朗無比的強者站了出來。

看向眾人,再看對面,微微凝眉,眼中,日月輪轉,天地傾覆,聲音縹緲:「對面,劍拔弩張,不知是虛張聲勢,還是如何,但是……大家做好準備!」

「以防被對方突襲!」

仙皇發話,眾人也都點頭,仙皇在這,威望很高。

他擅長長生之道,在這,也救治過許多規則之主。

沒有他,萬族也誕生不了這麼多規則之主,對他,大家還是很敬重的。

而仙皇身邊,一尊神聖無比的中年男子,也是劍眉高揚,眼神冷厲,看向眾人,沉聲道:「我知,大家不願此刻死戰……但是,一旦人族主動開戰,諸位,還請放下一切,專心對敵!」

若不是有人怕死,這些年,早就該主動打人族了。

大家更希望被動防守!

可是,若是人族開戰,那是必須要戰的!

眾人也都是強者,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,很快有人笑道:「只要人族敢動,吾等必擊之!神皇放心,吾等也只是看萬界即將重合……希望回歸萬界后再謀划……不過人族若是想找死,我們也成全他們!」

神皇微微點頭,「老規矩,若是大戰一起,我和仙皇、魔皇聯手,剋制人皇!其他人……各自找尋對手!」

以往,有些小規模戰爭,也是如此。

最強大的三位,聯手去對付人皇,當然,更多的時候是對峙,人皇虛影一般不出手,但是可以威懾三大強者!

眾人也毫無意見,哪怕他們不出手,但是既然答應抗下人皇……大家就怕人皇,人族其他規則之主,哪怕明王,大家也不是太懼怕。

此刻,三大強者,彼此對視一眼,魔皇聲音帶著凶戾之意:「人皇到底什麼意思?」

眾人也無法推斷。

而這時候,人群中,有規則之主,耳朵顫動,好像在聆聽什麼,忽然道:「諸位道友,我好像聽到了什麼……」

眾人紛紛看向他。

順風耳!

那人耳朵很大,好像不斷有一圈圈音浪,在他耳朵上擴散出來,他不斷聆聽,沉聲道:「長河那邊……對,在長河後方,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趕來……波動很強!」

一般的波動,人皇都給鎮壓了,他們這邊難以感受。

可是,這一次波動很厲害。

他仔細聆聽著,忽然,對面,一聲尖銳的笑聲傳來:「大耳賊,你在偷聽什麼?」

聲音尖銳無比!

轟!

一股股道蘊波盪席捲而來,那大耳朵的強者,臉色微變,下一刻,魔皇一拳打出,轟!

一聲巨響傳來!

一股道蘊破碎!

魔皇冷厲喝道:「找死!音王,你敢主動出手!」

三十六人王之一!

老牌人王!

說歸說,眾人眼神異樣,對方在遮掩什麼。

長河後方,有什麼東西在趕來,波動很強烈,是什麼東西?

強者?

人族有強者來援了?

連人皇都無法鎮壓住波動,要是強者,那就很可怕了!

若不是強者,那又是什麼?

一時間,眾人也很急躁,神皇沉聲道:「巨耳,你繼續聽!八目,你看看,嘗試一下,能否看到什麼!」

人群中,一人陡然睜眼,八隻眼!

八隻眼中,露出神芒,朝前方看去,這一看,穿透天地,穿過大道長河,他深入看去,看了一會,隱約看到了一些東西,正想再看,忽然,對面一人,額頭上懸浮一隻眼,眼中金光閃爍,轟隆一聲,八眼和對方碰撞,各自後退一步。

人族那邊,一位俊秀青年,冷笑一聲:「八目,你想看什麼?我給你看看如何?」

八目八隻眼瞬間露出煞氣,「瞳王,本皇倒是想試試你的三目金曈,看看到底是你那獨眼強,還是本皇八目神瞳更強!」

「你會見識到的,前幾次,你不是嘗試過嗎?」

俊秀青年冷笑,倒也不懼,雙方征戰多年,他可不怕這八目。

八目不理他,而是迅速凝重無比道:「諸位,不太對勁,我隱約看到了……一座山!」

一座山?

眾人一怔,什麼山?

八目迅速道:「好像是一座山,正在朝這邊進發,金光刺目,我只是隱約看到一點,就覺得極其可怕!」

眾人心中一凝,八目雖然不是至強者,可也有三等規則之主之力。

他居然只是看到一點,就覺得可怕。

而對面,卻是一直在遮掩。

雖然遮掩是正常的,可今日,又顯得不太正常!

其實八目不止看到了那座山,隱約間,好像看到了兩個人,但是太模糊了,他無法判斷,是不是真的存在,此刻,考慮了一下,還是沒說。

他想再看看,否則,消息錯誤,導致大戰爆發,一旦出現規則之主隕落,這個責任就太大了!

而那邊,大耳強者,沉聲道:「山嗎?我為何聽著……像是一個人在趕路!」

山,人……

這一刻,神皇幾人對視一眼,片刻后,神皇眼神微變,輕聲道:「山……人……幾位……你們覺得,是什麼?」

仙皇眼神閃爍,手指掐動,忽然,眼神微變:「不會是……他本尊要來了吧?」

「嗯?」

幾位強者,瞬間凝重,知道他說的是什麼。

不會吧!

人皇本尊消失多年,大家猜測,是受傷不輕,去養傷了,藏在了某地,不是在大陸之下,就是在長河之中養傷。

可此刻,仙皇這麼一說,大家頓時凝重起來。

自從人皇本尊消失,大戰也有,但是更多的還是小規模的戰鬥,全面的戰鬥,很少了,這些年,也少有規則之主隕落。

人族……到底要做什麼?

「他本尊若是來了……那就是血戰!」

魔皇此刻也凝重了,「人族真的被滅了?」

想到這,他迅速回頭,沉聲道:「觀人族氣運!」

人群中,又一位皇者迅速動用大道之力,眼中露出一抹抹白色,陡然朝人族那邊看去,這一看,微微一怔,忽然有些失態,下一刻,瞳孔陡然炸裂!

對面,一聲冷喝傳來:「找死嗎?」

而那瞳孔炸裂的強者,有些不敢置通道:「不對……不太對勁……人族的氣運……好像……斷了根!」

轟!

一位位強者,氣息瞬間爆發。

什麼?

斷了根?

「是……是斷了根……如無根浮萍……人族……被滅了!」

這一刻,這位說出這話的強者,也是駭然。

人族……被滅了啊!

萬界那邊,萬族太狠了吧。

這滅了人族,人族肯定感受到了,這是……逼人族死戰啊!

一瞬間,一位位強者徹底變色。

人族滅了!

此刻,大家都是變色,而觀運的那位強者,的確沒看錯,無他,人族的氣運,或者說上古的氣運,的確斷了,監天侯被融入蘇宇天地的那一刻,就斷了。

而如今的人族,只認識蘇宇,誰認識人皇?

人族的氣運,正在朝蘇宇天地匯聚!

而人皇他們,的確成了無根無萍!

一下子,仙皇也變了臉色,沉重無比:「備戰!決戰!死戰!」

人族被滅了!

大家都駭然無比,難怪對面不太對勁,萬族誕生了幾位規則之主,難道是他們這段時日,把人族給殺光了?

幾位強者都忍不住想罵人!

殺光了人族……這不是逼著人皇他們發瘋嗎?

「是他本尊來了!」

仙皇再也不抱任何希望,沉重道:「靈肉分離……我懂了,他要靈肉合一,他傷勢未必好了,但是……他要搏殺我們!」

此話一出,眾人瞬間凝重!

神皇也是臉色一動:「他要靈肉合一,來的是他肉身……」

他看向幾人,眼神變了,此戰,無法避免了!

因為萬界的族人,太兇殘了,滅了人族!

人皇又擔心腹背受敵,又因為沒了種族,此刻恐怕已經瘋了,那……神皇幾人,瞬間達成了一致,「吾等三人,圍殺人皇!龍皇、鳳皇圍殺明王!冥皇,你帶人……穿插過去,阻攔人皇肉身匯合!」

這一刻,幾位強者,一瞬間達成了一致!

必須要主動出手,阻攔他靈肉合一!

平日里,人皇也不會主動出手,可今日,當他們得知,人族真的滅了,那此戰,無法避免了!

「殺!」

一聲怒喝,下一刻,大陸之上,一位位強者,迅速殺出!

萬族到了此刻,也知道無法避戰,那便先發制人!

同一時間,人皇這邊,也遮掩不住了!

長河後方,一座巨大無比的大山,忽然呈現出來,大山開始龜裂,一股金光耀射長河!

那巨大的山峰中,一尊金色袍服的強者,陡然呈現了出來。

這肉身一出,長河滯留!

然而,這肉身之上,有很多傷口,無數歲月,依舊無法癒合。

這一刻,人皇聲音傳盪而來,帶著威嚴,帶著憤怒,帶著殺意,喝聲震蕩天地!

「萬族滅我人族,此戰,絕殺之戰!」

「諸君,隨我出擊!」

轟!

一股股強悍無比的氣息,瞬間爆發到了極致!

大戰,爆發了!

而人皇虛影,並未出戰,而是迅速朝後方飛去,他要靈肉合一,明王喝聲也是瞬間震蕩而起:「擋住萬族,讓陛下靈肉合一,屠滅萬族!」

「諾!」

暴喝聲響起,一群人族強者,殺氣撼天,戰意滔天!

擋住!

擋住!

讓人皇靈肉合一,皇歸來,必勝!

「阻攔他!」

神皇聲音也是瞬間爆發,阻攔人皇!

想合一,痴心妄想!

以前不知你本尊情況,今日大家看清楚了,完全無意識,肉身受創,儘管如此,也不能讓你合一!

「人皇重傷,此戰必死!」

仙皇大喝一聲,萬族這邊,士氣大盛!

人皇,的確重傷了!

大家都是強者,可以感受到!

「殺,屠滅人族,回歸萬界!」

「殺!」

「……」

兩塊大陸之間,瞬間有強者碰撞,大道之力縱橫,長河動蕩,這一刻,甚至整個時光長河都在顫動!

大戰,爆發了!

……

這一刻,上界。

當感受到那一股微弱的顫動,正盤坐地獄之門前的大周王,臉色變了。

大戰……爆發了!

人皇真的和蘇宇一起發瘋了。

大周王似笑非笑:「人傳人嗎?連陛下,都被這傢伙給影響了,還是說……陛下……真的確定了,就讓他來統領人族了?」

一聲嘆息,陛下,你這是做了決定了嗎?

也罷,也罷!

一等……也無法扭轉局勢!

我縱成一等,也無法改變什麼。

「蘇宇……你……果然瘋狂啊!」

大周王笑了起來,真瘋子。

太瘋狂了!

去了沒多久,就讓人皇選擇了破釜沉舟,你不是瘋子,你是什麼?

人族的火種……指望我一人,如何傳承下去?

我……沒辦法的。

這一刻,他笑了,踏步走出,一步跨入蘇宇天地,笑了一聲,身上,浮現出10條大道,兩條連接蘇宇天地,八條連接時光長河。

「可惜了……我……還真捨不得呢!」

一聲長嘆,帶著無限的傷感。

「蘇宇,龜兒子,一直針對我,是不是很爽?」

「呵呵!」

「若不是我,有你今日嗎?」

「呵呵!」

「老夫守護人族十萬年,豈是你這狂妄小輩可懂!」

「我若早早不顧一切,隨意暴露,你祖宗都死光了,你還有臉針對我?」

大周王笑了,砰地一聲,崩斷大道,大道之力,瞬間融入蘇宇天地。

遠處,藍天一臉壞笑,開始錄製。

剛錄製,忽然,一人出現在他面前,大周王一邊崩斷大道,一邊一把抓住藍天,藍天剛想嘲諷,我分身無數,忽然,大周王探手一抓,無數大網浮現,無數個藍天被大網抓捕!

「你永遠不懂,我有多強大,蘇宇不在,你這孫子,也敢撩撥我?」

大周王冷笑一聲,一拳打的藍天一具分身鼻青臉腫,下一刻,所有分身,紛紛鼻青臉腫!

藍天張大了嘴巴!

「這叫千絲道,一身傳千身……白痴,你以為你真的無敵?」

大周王一邊斷道,一邊瘋狂捶打藍天!

我讓你這孫子噁心我!

我讓你這孫子還錄製我罵蘇宇的影像!

我打死你這個孫子!

趁著我現在實力還強,我打不死你!

轟隆隆!

一陣爆鳴傳出,蘇宇天地迅速擴張,而藍天分身,呈現出上千個,卻是一個挨揍,個個挨揍,一個個都被打的抱頭鼠竄!

好痛!

卧槽!

太痛了!

大周王一臉冷笑:「給你來點好玩的,痛道,痛覺加百倍!」

「再給你加點料,給你來個好玩的……木偶道!」

一瞬間,所有藍天,呆若木雞,如同木偶,下一刻,紛紛開口:「爺爺饒命!」

操控!

大周王只覺得神清氣爽,爽快!

我讓你囂張!

平日蘇宇在,不揍你,你當我還真沒辦法揍你?

呵呵!

他爽了,下一刻,上千藍天,忽然紛紛化身女子,跪地求饒:「爸爸別打,好痛,奴家不敢了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大周王臉色一變!

艹你!

這一瞬間,無數人朝這邊看來,就見大周王手中忽然多了一條鞭子,正在抽打上千女子!

一群人,瞪大了眼睛。

我去,好勁爆!

大周王臉都綠了,看向藍天,藍天眼中傳來一抹笑意,「我變態……你更變態啊,爸爸,別打我了,再打,我要脫了!」

大周王徹底無言!

一瞬間,斷了大道,瞬間消失,我他么服了,蘇宇變態,他手底下就沒有不變態的!

而藍天,拍了拍衣服,站了起來,笑了一聲,朝遠處看去,看向眾人,嬌笑道:「別看了,我和大周王玩呢,大周王真可愛,我喜歡……比喜歡天聖還喜歡,他都害羞了……」

一群人不寒而慄,一下子,紛紛散去,太可怕了!

可是,剛剛看到的那一幕,還是太勁爆了!

我的天,一眨眼,整個天地中,所有強者都在議論,都沒心思關注天地擴張的事了,這事哪有大周王和藍天當眾玩變態遊戲來的勁爆!

遠處,大周王斷開了最後一條道,忽然惆悵無比,我他么這麼強大了,居然還被藍天噁心到了,這日子……沒法過了啊!

「陛下……要勝利啊!」

大周王忽然惆悵無比,再看遠處追來的藍天,渾身顫抖,瞬間遁逃,沒法殺,我不想被噁心死,我只能逃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44章 大戰起(萬更求訂閱)

86.63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