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0章 斗將之戰(萬更求訂閱)

第810章 斗將之戰(萬更求訂閱)

劍拔弩張!

這一日,上界,合道氣息縱橫,人山之上,萬族強者凝重無比。

懼嗎?

有點!

哪怕萬族強者很多,天尊還有一批,甚至出現了一位規則之主,可他們的對手是蘇宇!

一個不斷創造奇迹的傢伙!

一個不斷逆轉局面,一個將獄王一脈,強者無數,差點覆滅的存在。

萬族盯上獄王一脈,全是因為蘇宇。

而當蘇宇這一方,藍天這些人出現的時候,其實,再傻的人,也明白了,那一切,都是蘇宇的計謀,他故意的,他故意把獄王一脈牽扯了出來,把他們的強者逼了出來。

……

人山之上,道天尊沉聲道:「天古,該聯手獄王一脈了!」

唯有聯手,才能有希望。

其實,到目前為止,蘇宇一方並未展露出能覆滅萬族的實力,可就和天古一樣,大家對蘇宇這個年輕人,就是有些畏懼。

心理上的畏懼!

因為蘇宇上界沒幾次,一次釋放了百戰,一次覆滅了獄王多位天尊。

這一次,蘇宇人還沒來,大家倒是有些怯懦了。

無來由的!

這一點,和當年戰百戰的時候都不一樣,因為百戰雖猛,可要說殺了多少萬族強者,那還真沒有。

蘇宇倒是沒打幾年,萬族強者被他殺了一個遍。。

聯手獄王一脈?

天古屹立人山之巔?並未開口。

聯手嗎?

能聯手嗎?

他沒說話?神族那邊,剛恢復肉身不久的月天尊?看向神皇妃?沉聲道:「皇妃,您……有把握嗎?」

這是現在的萬族最強者!

剛剛續道成功的規則之主?諷刺的是,她續道成功?是蘇宇這個要來覆滅他們的敵人幫忙的?真諷刺啊!

也正因為如此,萬族更擔心。

蘇宇沒把握,他會幫神皇妃續道?

這不合邏輯!

何況,蘇宇一方?還有個武皇呢!

武皇?神皇妃是必然不敵的。

神皇妃也沉默不語。

把握?

什麼把握?

是有把握對付蘇宇,還是有把握對付武皇?

昨日武皇破封,氣息撼天,然而,就在他不遠處的蘇宇?淡定自若,那一刻?武皇若是真要對蘇宇出手,蘇宇有把握嗎?

神皇妃可是感受到了?當時武皇剛破封,明明是對蘇宇充滿了怒意和怨氣的?可很快?武皇跑了?壓根沒找蘇宇麻煩。

是因為蘇宇幫他解封了?

不!

神皇妃不想去想,因為很可怕,蘇宇才多大?

他有什麼資本,能去匹敵武皇?

一個個念頭浮現。

至於答應蘇宇殺了月戰,報答續道之恩,自己到底需不需要去做?

或者說,有沒有這個機會去做?

蘇宇,又是什麼想法?

他若是一早就準備對付萬族,為何要幫自己續道?

此刻的神皇妃,也是複雜無比。

而這一刻,人族大軍來了。

六大天尊強者,氣息縱橫。

有衝動的,如荒天尊,咬牙道:「蘇宇沒來!只有六大天尊,不如趁機……」

他想說,趁機殺出去!

他們這邊,強者不少。

仙族聖侯、道天尊、元聖,加上他,足足4位天尊強者,神族兩位天尊,一位規則之主,冥、鳳、龍還有三位,這麼多強者,打六位天尊還不簡單?

哪怕天命也很快朝這邊匯合而來,只有七位!

斬殺了七位天尊,哪怕損失慘重,蘇宇這邊,戰力也會大損。

蘇宇麾下,還有天尊嗎?

他剛說到一半,天古和神皇妃同時喝道:「不可!」

荒天尊憋悶,為何不可?

蘇宇自己猖狂,武皇離開,蘇宇沒來,一旦此刻爆發大戰,獄王一脈兩位規則之主和月戰都來參戰,覆滅人族,也不是不可能!

荒天尊感受到了,何止蘇宇沒來,百戰也沒來!

人族,猖狂!

兩位人主,居然都沒來。

這兩位沒來,居然想對付他們和獄王一脈,真不怕栽了跟頭?

「為何?」

荒天尊臉色陰沉:「二位,這是種族之戰,延續了十多萬年的種族之戰!這關係種族存亡!我們和人族……無轉圜之地!」

你們到底怎麼想的?

怕蘇宇嗎?

是,他也擔心。

但是,再擔心,到了這一刻,就當奮力一戰,拚死一搏!

殺人族一個人仰馬翻,讓人族知道,萬族縱橫萬界十多萬年而不滅,也不是他蘇宇一人可滅的!

天古微微凝眉:「好了,荒,我們知道這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!不過,再等等!你真以為蘇宇會讓人來送死?你沒看通天在這?通天門戶一開,你知道會出來誰嗎?」

蘇宇再猖狂,也不會拿人命開玩笑,何況還都是他麾下底蘊。

大戰一起,馬上會有強者來。

此刻,天古沉聲道:「蘇宇沒來,代表他現在只是圍困,而非決戰,還有機會!可以談談看!」

「嗯?」

荒天尊微微凝眉,到了這一刻,還談?

談什麼?

不過蘇宇沒來……是有心要談的意思嗎?

這一刻,荒天尊也陷入了沉思中。

而對面,人族大軍中,大周王一步走出,踏空而行,身後,一道道合道氣息縱橫。

大周王看向人山,那熟悉的人山,他曾見過。

當然,按照他的說法,他沒來過上界的。

至於上次來,那不算。

此刻,大周王看向人山,眼神略顯複雜,這是當年人族準備用來建造皇庭的地方,當年,人皇其實準備搬走了,不再繼續以星宇府邸為根基。

星宇府邸,只能當行宮。

可還沒來得及搬走,人族就出事了!

一個個念頭,在大周王腦海中閃過,到了今日,十萬年來的種種,都在腦海中回蕩,和萬族,纏鬥太多年了。

人皇留下的暗衛,也都損失殆盡。

一切後手,都被起底。

這個潮汐,人族再不勝,那十萬年來的拖延,人皇他們的征戰,都會顯得毫無意義。

這已經是最後一次機會了!

好在,這個潮汐出了蘇宇。

否則,大周王都無奈了。

萬族很強的,今日顯得有些虛弱罷了,那是因為他們的對手是蘇宇。

這一刻,大周王走到了眾人之前,孤身面對人山,他看向人山之上的那些強者,看著那有些惶恐,但是深藏眼底的幾位天尊,露出了一些笑容。

「諸位,十萬年了!」

大周王輕笑道:「十萬年來,十代人主,八位死在了你們手中!兵窟死了,丹玉死了,岷山死了,鎮北死了,定南死了……」

大周王笑著笑著,嘆息道:「血債累累!」

「上古遺留人侯109位!」

「而今,還有多少?」

「十萬年來,人族誕生合道數百,還有多少?」

「萬族殺我人族多少子民,滅我多少強者?」

「此仇,傾盡時光之水,也難熄滅!」

人山之上,天古平靜道:「大周王,這是戰爭!你人族滅我各族多少豪傑?殺我多少才俊?從上古起,人族就欲凌駕諸天之上!你們才是侵略者,我們……只是自保!」

「你人族動蕩,文王武王離去,人皇不求自保,不退守人境,反而用計帶走了各族之皇,還欲繼續稱霸諸天萬萬年,我們……只是在反抗!」

天古聲震天地:「我們,只是在求存!」

「我們,也是為了後世而戰!」

「我們的先輩,被人族鎮壓了,我們戰鬥了十萬年,只是希望,我們的後輩,不會和我們一樣,一出生,就低人一等!」

天古聲嘶力竭,「我們有錯嗎?」

「你們才是侵略者!」

「這諸天,不是你人族的諸天!」

「這天地,是我們萬族的天地,人族也是萬族之一,為何非要霸佔諸天?」

大周王冷喝道:「天古,你說的一切,只是你所想!上古之前,太古時期,天地不一統,征戰還少嗎?死了多少強者?死了多少天驕?何況……這天,就是我人族的天!這地,就是我人族的地!」

「仙族也好,神族也好,魔族也罷,追溯開天時期,你們敢說,並非出自人族?」

「萬族非人形種族,大多來自混沌古族演化……而這天,可不是他們開的,而是時光之主開的!時光之主,是人族嗎?我想……是的!」

大周王聲音宏大無比:「所以,人族一統,才是這天地的意志!因為,我們本就是主人!」

雙方彼此呼喝一聲,也算是戰前叫陣,給彼此正名!

誰是正統?

誰具大義?

天古也只發表了那番言論,很快,沉聲道:「蘇宇是聰明人,和我們就算殺個魚死網破,他也獲得不了什麼,要知道,我們的先輩,還在時光長河中,他們快回來了!」

「此刻,蘇宇和我們拚命,並無益處……大周王,你也是聰明人,萬族還有一戰之力,破釜沉舟,一切皆有可能!」

這一刻,天古選擇了主動退讓:「我可以允諾,仙皇和人皇他們歸來之前,萬族固守萬族山,不再出山!只需要蘇宇,也給我們同樣的承諾……你們就算打破了天地,我們也不會阻攔……各退一步,如何?」

未戰而先讓。

氣勢就落了下風,甚至萬族會罵他,恨他,可天古不在意。

若是可以,他會毫不猶豫地如此選擇。

可惜……他知道很難。

果然,大周王冷冷道:「你覺得可能嗎?」

天古沉默。

大周王一抬手,冷喝道:「宇皇陛下,倒是願意給你們一次機會!戰前斗將!能拖到仙皇他們歸來,那是你們的運氣……不能,那就去死!」

天古眼神微動,什麼意思?

大周王喝道:「我方天尊出,你方便出天尊,我方合道出,你方出合道!戰前斗將,是生是死,各憑本事!」

天古一怔,下一刻,他還沒開口,聖侯微微凝眉,冷冷道:「你們要拿我們當磨刀石,當試鍊石用?」

一瞬間,他們都懂了!

猖狂!

人族這邊,大周王他們居然準備拿他們當磨刀石來用。

所謂戰前斗將,不過是為了磨礪蘇宇一方強者,這些人晉級太快,進入合道或者天尊之後,幾乎沒什麼戰鬥經驗。

此刻,和萬族斗將,倒是一個極好的磨練機會。

生死仇敵!

單對單,實力相當,這樣的機會,太難得了。

不怕誤殺,不怕誤傷,拚死一戰即可!

萬族合道和天尊,大多都是老將了,蘇宇這邊卻是缺乏老將,都是新晉強者。

大周王冷聲道:「答應,那就可以活命,不答應……萬族必滅!戰前斗將,若是你方強大,拖延時間,一人戰一日,三月之期到來之前,我方不會總攻……三個月,你們的機會!否則,今日便是決戰!」

這一刻,萬族這邊,有人憤怒,有人憋屈。

有人咬牙切齒,「答應他們!但是,斗將分生死,各方看本事,不許插手,只憑實力!」

我們怕了你們不成?

天古他們,明顯不太想戰,那拖延三個月……有變化嗎?

有機會嗎?

……

「飲鴆止渴!」

這是天古的話,他看向神皇妃他們,有些無奈:「蘇宇想要斗將,是為了在我們這,找到最好的試煉人選!拖,未必有利,可不拖……也許,今日就是決戰!」

如何選擇?

拖還是不拖?

萬族有最合適的人選,供給人族這邊磨練,在生死邊緣磨練,真正的生死之戰。

此刻,神皇妃幾人都很沉默。

拖嗎?

還是現在傾巢而出,和對方決戰?

許久,神皇妃嘆息道:「答應吧!三個月……也許還有變故!獄青那邊也好,百戰那邊也好,可能都會有一些變故發生,也許……是希望!」

當然,也許也是絕望!

給人族當磨刀石!

至於生死,只能看運氣了。

天古微微點頭,眼神變幻一陣,看向對面大周王,沉聲道:「斗將……就怕你們太嫩,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!大周王,人族奸詐,斗將可以,死傷勿論!就怕你人族,不要麵皮,生死時刻,選擇插手!蘇宇愛將,不願死人,你我皆知!」

「若是殺了你方將領,蘇宇豈不是很快耍賴?」

這話說的……大周王失笑,很快,淡淡道:「放心便是!斗將乃是自願,生死有命!」

他回頭看向那些人族強者,平靜道:「我們很多人,從永恆,瞬間跨入合道,跨入合道后,陛下一直戰鬥在前線,我們倒是在後方安享太平!」

「龜縮的強者,永遠不會成為至強者……」

此話一出,不少人看向大周王,大周王笑了,自嘲的笑了:「看我作甚?我也是!我從上古初期,活躍在萬界,別人成了規則之主,而我,只是合道!」

「怕死,那就只能如此,眼睜睜地看著同袍戰死,看著強者戰死,只能在後方無能為力!」

「我是失敗者,我希望……這一次,我不是,你們也不是!」

他環顧一圈,看向大秦王,看向大夏王,看向夏龍武他們,「我們都不是懦夫,我們也曾戰四方,然而,諸位,這一年來,陛下打下了萬界,我們戰鬥很多嗎?我們跨入合道后,戰鬥過幾次?」

「戰鬥之下,唯有自爆一種手段,因為仰仗陛下運籌帷幄,可以恢復肉身,保留吾等意志海……如今,戰鬥本能還有多少?」

「陛下說,百戰王的人,早已被養廢了,萬族也是!」

「可再廢,他們也曾戰鬥過無數歲月!」

「我們,難道也要成為他們那樣的廢物?那樣的跳樑小丑?」

大周王冷喝道:「今日,仇敵就在眼前!戰前斗將,陛下的意思是,點到為止!放屁!」

一聲怒喝,讓眾人一震。

大周王……罵蘇宇?

大周王喝道:「陛下心慈!不想死人,而我,告訴大家,不死人的戰爭,不是戰爭!強者,便是從殺戮中崛起!陛下說,給大家漲漲經驗,多點應敵手段……放屁!」

他再次怒喝,「帶著生存的信念,帶著不會死的想法……那一旦遭遇強敵,必死!唯有一往無前,才能活,才能勝,才能突破!」

「我是失敗的代表,我是,定軍是,火雲是,上古殘留,皆是!而我希望,這個潮汐,不是!我也希望,所有人都能成為陛下,而不是人人都在後方,享受太平,讓帝王出征!」

「我們當年敢,現在不會不敢!」

「我們最難的時候敢,現在也敢!」

「你們都還年輕,年輕,想追上我們這些老東西,想超越,想滅殺,唯有死里求活!」

他看向那些新生代……是的,大秦王他們都是新生代,大周王沉聲道:「不要讓我們這些老廢物,影響了你們!我們靠活的長,去堆積實力!你們……沒有時間了!」

大秦王面色凝重:「吾等自然敢戰!大周王之意,此戰……斗將……分生死,不會援手,是嗎?」

「不錯!」

大周王沉聲道:「分生死,無救援!陛下不想折損戰友……可是,我不贊成!不止我,我想,真的明白的,都不會贊成!現在大家不跟上,難道,還指望到了規則之主之戰再跟上……可笑!那時候,死的更快,那時候,我們早已落伍……成為無用的廢人,廢兵!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大秦王微微皺眉:「陛下……有令……」

「那就斬我!」

大周王冷冷道:「將在外,軍令有所不受!此乃歷朝歷代都有之事!陛下既然不在,我為統帥,有臨陣決斷之權!一日不收回我統帥之名,一日,我說了算!大秦王,你乃人族此潮汐統帥,你當知曉,戰機稍縱即逝,爾等為兵,唯有遵令行事!陛下追究,統帥之責,和爾等無關!」

大秦王沉默一會,迅速喝道:「既如此,吾等當遵令而行!」

大周王不管其他人,瞬間回頭,看向天古,冷喝道:「戰前斗將,生死不論!雙方強者,非參戰之將,不得插手!若是不敵,逃回陣營,為戰鬥結束!」

不是一定要死一個,但是,真到了關鍵時刻,你未必跑的了。

此話一出,天古眼神微變。

蘇宇不想死人,但是,他手底下的人未必這麼想。

此事,真傳到了蘇宇那邊,蘇宇也未必會插手。

也就是說……斗將,斗定了!

天古深吸一口氣:「好!既然你人族新晉合道都敢,我們沒什麼不敢的!諸將,聽令!」

「斗將,殺敵!斬人族合道一尊,賞同道偽道一條!」

「斬人族天王一尊,賞天尊感悟,與諸位天尊,甚至與神皇妃同游大道,大道……對爾等開放!」

下方,一些強者一驚。

天尊和規則之主大道對他們開放?

這……真的嗎?

天古沒說天尊,沒必要,天尊不需要什麼,也不需要刺激,殺敵,是必須要做的。

作為一族領袖,天尊都是領袖,其他人可以怯戰,他們不行!

這一刻,萬族士氣高昂了不少!

下一刻,人族這方,一尊強者飛出,天滅手持大棒,厲聲喝道:「宇皇府天滅,二等合道,來一尊二等合道或者天王!」

好生猖狂!

萬族一方,瞬間一凝。

這是真的狂!

二等合道,蘇宇對合道的一些劃分,其實也傳了出去,大家都知道意味著什麼,現在,天滅卻是要戰天王。

而大周王,欲言又止,卻是沒阻攔。

天滅這個好戰份子,選擇了第一個出戰。

號稱打架打不贏的他,早就按耐不住了。

人群中,天古沉默一會,天滅不好對付,而且擅戰,他剛想著誰去出戰,一旁,仙戰侯沉聲道:「我去!我感受到了,那是我的兵器!他奪了我的兵器,既然要戰天王……那我便滿足他,殺了他,奪回兵器!也讓諸位看看,人族到底會不會守諾!若是不會……陛下,那就……拼了吧!」

他去當這個實驗者!

他要去殺了天滅,看看,人族會不會救援天滅。

天滅自己說要戰天王的!

若是人族救援,那之前斗將之說,都是放屁,既然如此,唯有拚死!

天古沉默一會,點頭。

下一刻,仙戰侯飛身而出,冷喝道:「仙族,仙戰!天滅,狂妄小輩!」

「小輩?」

天滅齜牙,凶戾之氣溢散而出:「仙戰!你不過先我一步合道罷了,十萬年來,若不是我要鎮守死靈通道,你這傢伙,早已被我超越!今日,便殺了你,讓萬界看看,我天滅,到底是不是廢物!」

「轟!」

一根大棒劈碎了天地!

大戰瞬間爆發!

而仙戰侯,兵器也是一根棍子,之前的兵器被蘇宇奪走了,他又打造了一根,此刻,雙方用著一樣的兵器,一瞬間在虛空搏殺了起來。

用棍棒的強者,都是近身戰的強者,更喜歡貼身廝殺。

眨眼間,血濺虛空!

天滅一聲暴吼,化身一頭巨猿,凶戾之氣溢散天地,咆哮一聲,大棒揮舞,直追仙戰,仙戰也是長棍橫掃,轟隆巨響再起,雙方都是硬戰不退!

血液飆射而出,天滅虎口崩碎,卻是瘋狂嘶吼,一瞬間大棒揮舞千萬次,打的天地變色,仙戰實力更強三分,也是毫不相讓,也是一棍打出!

轟!

天滅長棍還沒脫手,手臂上,血肉瞬間震的粉碎,露出深深白骨,天滅身體一抖,呼吸法震蕩,血肉重生,也是一棒打的仙戰侯虎口裂開,血液濺射而出。

……

大戰就這麼爆發了。

斗將之戰!

這一刻,遠處,混沌山中,武極這些人剛上來不久,此刻,紛紛回頭,只見那邊虛空,兩位持棒強者,打的天崩地裂!

一上來,居然就開始戰鬥了!

武極舔了舔嘴唇,笑道:「是天滅和仙戰!天滅這傢伙,居然到了這地步了……刺激!斗將之戰嗎?蘇宇倒是好想法,拿萬族當靶子來練兵……好想法!我們也要嘗試……」

剛說完,血影微微皺眉:「想多了,罪族不會答應的!何況,他們也沒幾位合道和天王給我們練兵,天尊的話,你要和月戰廝殺到底嗎?」

想什麼呢!

情況完全不一樣,照搬蘇宇那邊,是行不通的!

此話一出,武極有些遺憾:「太可惜了,六千年了,我們沒動手,血影,說實話,此刻出戰,還有六千年前的血勇之氣嗎?」

他其實也想練練兵!

尤其是看到那邊,大戰爆發,雙方強者,貼身肉戰,這可比那些大道之力互相廝殺的傢伙好看多了。

這樣的大戰,太符合他的口味了。

可惜……那是蘇宇那邊的。

陛下選擇了罪族這邊,這邊天尊天王都被打完了,現在想用一樣的手段,是行不通的,何況,罪族也不可能答應的。

而這一刻,獄王國度,深處,月戰聲音冰寒:「月羅,月嘯,你們還敢回來!」

這倆叛徒,居然回來了!

月羅輕聲笑道:「老祖息怒!陛下的意思是,我們只是來看看,避免蘇宇他們和萬族廝殺,影響到了老祖……老祖勿要介意!蘇宇定下三月之期,獄青至尊和婆龍至尊,都剛出地獄之門,消耗不小吧,難道此刻要和我們開戰?」

月戰臉色冰冷!

月羅巧笑嫣然:「所以,老祖,不如一起看看蘇宇他們和萬族斗將吧,很多年都不曾有過這樣的精彩戰鬥了,我記得上一次,好像還是數萬年前的事了……」

這樣的斗將之法,曾經也有過。

甚至五代人主親自出戰,不過很可惜,那時候,人族斗將不敵萬族,結果死傷慘重,五代人主之後,斗將之戰就不再進行了。

因為雙方都損失很慘重!

這種一對一的生死戰,也最容易分出生死。

……

獄王國度,深處,地獄之門前。

此刻,婆龍獸徹底出來了。

他龐大的身軀,扭動著,身上還帶著一些傷勢,巨大的瞳孔,看向遠方,冷冷笑道:「都是一些螻蟻!」

對他而言,這些人太弱了。

斗將,也只是斗個笑話。

他看向獄青,森冷道:「不用理會他們,我剛出來,需要恢復幾日,待我恢復之後,再對付他們!」

獄青微微點頭:「婆龍,不要大意了!」

「不會!」

婆龍森冷道:「我從混沌中誕生,經歷無數,豈會大意!只是,蘇宇那小東西,本座一定要殺了他!」

說話間,他看向混沌深處,忽然臉色微變。

下一刻,一尊金甲巨人踏空而來,帶著一些疑惑,一些好奇,瞪大眼睛朝他這邊看來,忽然道:「婆龍?」

婆龍獸一驚!

「是你?」

隔空相望,他認出了對方!

而遠處,那巨人也認出了婆龍:「你還沒死呢?真他么能浪,太古就看到過你出來,居然還沒被人打死,太山這些人真廢物……」

罵了一句武王!

現在,他習慣性罵武王,反正武王又聽不到。

他看了一眼遠處的大戰,撇撇嘴,小孩子過家家,懶得多看,再看婆龍那邊,很快,又看向武極他們那邊,好像認識武極,看了一眼,也撇撇嘴,「跟著百戰那白痴,果然你也是個白痴,武夫找人投靠,也不能投靠百戰這種白痴……得找個靠譜的,蠢貨!」

罵了一陣,又道:「那什麼周稷,在哪?我怎麼沒找到他?」

奇怪!

不是說,周稷很厲害嗎?

人呢?

「我在混沌中找了一天,人都沒影,蘇宇騙老子的?」

武皇罵了一聲,很快,喝道:「武極,你是百戰的人,你說,那周稷在哪?」

至於婆龍獸……他懶得理會。

不能打!

得蘇宇說打,老子才打,打死了,可以算一個名額。

現在萬界規則之主不多!

若是白白打死了,蘇宇不認賬,那不是虧了?

至於周稷……他也想著,不打死好了,掂量一下對方實力再說。

他現在算賬精明的很,打架打規則之主,不能打死了,就算打死了,也得和蘇宇說,這得算名額,這叫打自己的架,蘇宇買單!

否則,就這麼點規則之主,多死幾個,白死的那種,那三個湊不夠,難道真讓我去打死人皇不成?

打的過,我早打了!

武極有些凝重,看向武皇,半晌才道:「不知道!」

「哼!」

武皇一聲冷哼,震蕩人心,震的武極幾人面色發白,他冷厲道:「一群小蟲子,跟我耍心眼?老子天門一開,就知道你這小蟲子在撒謊!你也想瞞我?打死規則之主不划算,打死你們……我可以免費!」

「本皇的耐心有限,別逼我現在宰了你們!」

話落,他身影瞬間浮現在幾人面前,速度快的不可思議,根本無懼六位天尊,哪怕這幾位,都不算弱,他也不怕!

按照道理來說,這六位,可以戰他,否則,百戰也不敢讓他們來這。

可是……武皇才不會在意。

一群白痴,我會怕?

老子武王都不怕……有點怕文王。

讀書人都陰險!

場中這幾個,一看就沒讀過什麼書,不是穿戰甲,就是穿武道服,都沒穿白袍的,我怕什麼?

月羅連忙帶笑,柔弱無比,「武皇前輩……」

「醜女,滾開!」

武皇忽然大怒,轟隆一拳,將對方砸飛,月羅直接飛的不見人影!

武皇冷哼一聲:「醜人多作怪!居然還敢影響本皇之道,噁心!一拳居然沒打死,倒也有幾分本事!」

說罷,他看向武極,武極臉色微變:「稷殿下就在混沌深處,具體在哪,我不知道,我要是知道,我早就說了!」

「算你識相!」

武皇微微點頭,再看紅月,微微凝眉:「百戰麾下,怎麼都是醜人?難怪鬥不過蘇宇,蘇宇麾下,醜人也不少,可大多都是男的,百戰這邊,我都看到好幾個女的了……」

搖搖頭,武皇有些嫌棄,踏空就走,不和這些傢伙計較,都是一群蟲子罷了!

而遠處,獄青和婆龍臉色都有些凝重。

武皇,很強!

好在,武皇好像沒心思和他們戰鬥,直接就走了,這倒是有些出人預料。

而等武皇離去片刻,月羅渾身是血,披頭散髮地回來了,氣喘吁吁,嘴角還在不斷溢血,咳著血,笑的有些瘋狂:「武皇……武皇……他居然敢如此辱我!」

武皇太強了!

她只是剛開口,就被對方一拳打飛,直接重傷,若不是武皇懶得追殺,再來一拳,也許就活活打死了她!

這些人,都是瘋子!

月羅眼神滿是憤恨!

一群瘋子!

蘇宇如此,武皇如此,巨斧如此……瘋狂的一群傢伙!

無往不利的魅道,到了他們這群瘋子面前,完全沒用。

此刻,紅月微微蹙眉:「好了!武皇這邊……不要輕易招惹,月羅,你膽子太大,你居然對他使用魅惑之道,你是在找死嗎?」

月羅也不想想,武皇哪有那麼容易被魅惑。

這種武夫,唯武最純!

女人,也只是點綴罷了,女色,對他們而言,也只是浮雲,何況,武皇他們還不喜歡你這型號的,覺得你很醜,你還上前魅惑,這不是噁心他們嗎?

被打飛了,一點也不值得同情。

沒死,都算是運氣。

武皇如今是諸天第一人,這話可不是虛的。

……

他們這邊還在說著,遠處,人山之前,一聲轟鳴巨響響起。

下一刻,一道身影倒飛而出,萬千長毛爆射而出,紛紛炸裂,天滅拔腿就跑,瞬間逃到了人族陣營,渾身浴血,卻是哈哈大笑,「老子贏了!」

「……」

寂靜無聲。

萬族無言,人族無言。

遠處,仙戰侯也是渾身浴血,氣息卻是還算穩定,此刻,臉色微變:「你贏了?」

天滅哈哈大笑:「廢話,老子一個新晉二等合道,打你這天王,居然把你褲衩子都打爆了,不是老子贏了難道是你?廢物!等我幾日,我傷勢好了,咱們再戰!」

話落,他跑到後方療傷去了。

沒死戰!

廢話,他又殺不了天王,死戰啥,我療傷好了再打,太爽了!

瘋狂的打,瘋狂的輸出,打贏了殺人,打輸了跑路!

而仙戰侯,臉色陰沉,沒再說什麼,退回了人山。

天滅贏了嗎?

說的有些無恥,但是……真較真,天滅贏了!

他一個二等合道,戰仙戰侯,居然沒受太重得傷就逃了,而且,仙戰也受傷了,關鍵是,天滅在拿他磨刀!

到了後期,天滅戰鬥經驗明顯提升了上去。

他在迅速適應現在戰力的戰鬥!

這才是可怕的地方!

這一刻,仙戰侯回歸,低不可聞道:「斗將……不是個好選擇!」

他們正在給對方喂招!

天古幾人苦澀,我們知道,可是……我們無法選擇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10章 斗將之戰(萬更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