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8章 尋天地(求訂閱)

第848章 尋天地(求訂閱)

這一戰,爆發的快,結束的也快。

但是,收穫不小。

尤其是蘇宇,武皇融道天地,一等境的冥皇融道天地,雖說那傢伙沒全部斷道,可一等境的確強大。

再加上大周王這位二等融道天地。

到了這地步,蘇宇在自己天地中,已經達到了一等的地步。

在天地外,他也有二等接近巔峰的地步。。。

若是再借力歸,在外面,蘇宇也能勉強達到一等的地步,果然,戰鬥才是讓人進步最快的方式,那些被殺的規則之主,溢散的能量和規則之力,此刻蘇宇還沒完全吸納。

一旦完全吸納,他也許在一等的道路上,還能前行一些,還有人皇最後隨意將自己崩潰的肉身融入蘇宇天地,蘇宇沒太在意,可實際上,人皇就是人皇。

哪怕是即將燃燒殆盡的肉身,也讓蘇宇感受到了,自己天地內,肉身道更強大了。

這一刻,他的天地內,兩條大道之力,隱約都達到了二等的層次。

肉身道,以及之前的冥死大道。

……

蘇宇喜歡以戰養戰,每一次的戰鬥,對他而言,都是一次機緣。

因為此刻的他,正處於一個進步的巔峰期。

真到了人皇這地步,再戰鬥,再提升,那就很難了。

這一刻,蘇宇和人皇聊了幾句,他主要是擔心人皇覺得放鬆了,有人可以承擔責任了,人皇心裡那股氣就散了,那就真完了。

人皇受傷太重了!

不過,這時候蘇宇其實也有些疑惑,傳音道:「人皇陛下,我看你意志海都能匹敵三大一等,當年難道陛下就是被這些傢伙重傷了?」

如此強大的人皇,三皇也不敢和他硬拼吧?

難道當年七八位頂級強者圍攻人皇一人?

聽到蘇宇談及此事,人皇稍顯唏噓,解釋道:「種種因素,剛好倒霉,湊到了一起!當初正準備對付仙皇,斬了這傢伙,免得他一直給我們製造麻煩。」

「結果,融合了未來身的虛弱期提前到來,這就不說了,早有預料,不過更倒霉的是,那一次天門內應該出現了大亂,暴動了一次,我還得負責一下天門的鎮壓……結果湊到了一起,神皇他們重傷了我肉身,天門虛影破碎,卻是導致我意志海被重創了……」

蘇宇一怔。

這麼倒霉的?

關鍵在於,他急忙道:「天門暴動,對我們也有影響?」

「嗯!」

人皇想了想又道:「也不算,只是我這人愛多管閑事,不希望那時候天門開啟,所以鎮壓了一陣,若是不管不問,問題其實不大。」

好吧!

蘇宇明白了,人皇重傷,的確是倒霉,也和他管的太多有關。

你一方面要去對付萬族,還要鎮壓天門,然後剛好虛弱期到來……你沒被人打死,算你運氣不錯了。

「天門暴動……難道是因為文王他們在內部,和對方衝突導致的?」

「有可能!」

人皇也不好判斷,搖頭道:「若是當年,我還能通過天門,查探一下情況,不過現在不行了!文老二他們剛走的時候,我若是有時間,還能照料一二……現在也管不著了。」

照料一二!

聽這意思,這位當年可能還和天門內有些接觸,蘇宇心中微動,忽然道:「人皇陛下,你是真被武王坑了,還是當年文王他們在天門內遭遇了危機,你自己把武王弄進去的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看著他,輕咳一聲:「沒有的事,我被文老二他們坑了……」

呵呵!

這一刻,蘇宇忽然有了一些判斷,武王知道文王走了,知道怎麼進入天門內,還真的找到了文王他們,真的是武王自己做的?

不見得吧?

也許是人皇感受到了什麼,察覺到了文王他們有危機,所以特意讓武王去的吧?

而武王……還未必知道這事。

從一些傳說中,其實可以看出,文王也好,人皇也好,都是算無遺策的那種,武王的變故,也許不是突然變故,而是人皇自己造成的。

當然,武王離開,大張旗鼓的,也許人皇也有自己的目的,他之前也說了,驅逐萬族強者進入時光長河,有點借他們之力,鎮壓三門不開啟的意思。

若是武王不走,那萬族怎麼敢那時候造反?

不造反,人皇哪有理由把他們一網打盡,全部拖入時光長河,唯有那個時候,機會最合適。

其實,到了這時候,蘇宇隱約可以感受到一些東西了。

也看出了一些東西!

上古之變,也許從頭到尾都在人皇的計劃之中,目標還是很明確的,鎮壓三門,以防三門突然開啟,也有救援支援文王的意思。

一切,都是人皇主動做的。

也是,不主動,他也沒辦法帶走所有上古強者。

蘇宇搖搖頭,傳音道:「武王專門給你們背黑鍋的,你們也好意思!」

人皇輕咳一聲,也傳音道:「也不算,只是將事情告訴了他一聲,他也有知情權,是吧?你小子……腦子的確好使,那個時期,文老二的確遭遇了不小的危機,太山不去,文老二也許撐不住了,我這邊也的確走不開,沒辦法,只能讓太山過去支援一下。」

「武王很強嗎?」

「走的時候,差不多20道了。」

人皇解釋了一句:「到了一等,提升一道之力,都是極難的!他實力不弱,進去后,也能給文老二打個下手。」

「你就不想想你自己這邊?」

蘇宇無言了,人皇笑了,傳音道:「你真以為我弱?只能說,時運不濟!虛弱期提前到來,和天門波動,應該是有關係的,太過倒霉了,那也沒辦法!」

否則,當年他不會被重傷,不被重傷,那他就還有機會,也有把握,繼續鎮壓萬族,要知道,他哪怕重傷了,萬族也不敢貿然行動。

「時運不濟……」

蘇宇想了想,問道:「會不會被人算計了?」

「有這個可能!」

人皇倒是不驚訝,傳音道:「文鈺出事,文老二去救人,我虛弱期提前到來,天門暴動……其實聯繫起來,一切都很簡單,三門想開啟,就這麼簡單!擔心我鎮壓三門,不給三門開啟罷了!」

他忽然有些驕傲的感覺,笑道:「我在,三門不開,我想什麼時候開就什麼時候開!三門內,應該有強者感受到了,所以算計文鈺他們,最終目的,還是想讓我開了三門……結果,老子偏偏不讓他們如意,還非要鎮壓他們十萬年!」

否則,三門也許十萬年前就被打開了。

蘇宇聯繫了一下前因後果,最後還是笑道:「人皇陛下還是手段多,就是閑事管得太多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這就不服了,「也不算閑事,作為皇者,諸天的皇者,三門也好,五門也罷,我問你,外來戶要來你的地盤,要不要你的許可?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。

「這些傢伙,想偷偷潛入你的領地,你要不要打死他們?」

蘇宇再次點頭。

「這些傢伙,在你說了,不許進入,要進,也要等我能打死你們全部才給進的時候,選擇偷著進,你說,我要不要管?」

蘇宇想了想,再次點頭,得管。

「這不就完事了?」

人皇無語,你自己都點頭了,你說這叫管閑事嗎?

我是喜歡管閑事,可這是必須要管的,這是挑釁我這位至高無上的皇者威嚴,我不得打死他們才行?

到了這時候,蘇宇倒是認可了他的話。

也是,我的地盤我做主!

三門開不開,我說了算!

人皇當時也是和蘇宇一個心態,我想開就開,但是,你不能自己偷著開,這不我還沒做好打死你們全部的準備,你偷著開,不是和我作對嗎?

蘇宇有些明白這位的心思了,骨子裡其實還是藏著霸道的。

只是,這位有些時候,做了不說,給人的感覺,倒是有些老實人的形象了。

好像三門內的人在算計他,實際上不是,是他非要堵住三門,不給三門中強者出來,對方倒是有些被迫無奈,只能選擇對付他的意思了。

「行吧!三門內強者的確欠收拾!」

蘇宇點點頭,「我給你出來,你才能出來,非要自己強行出來……那就該收拾,不過,看樣子人皇反被收拾了!」

人皇那叫一個膈應!

話是這麼個話,但是聽著還是很不爽啊!

什麼話?

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那萬族這邊,知道三門的情況嗎?」

人皇笑道:「大概率是知道一些的,當然,局限於少數幾人,他們和我們對抗多年,也未必不是受到了三門內的強者影響,比如開天時代,那些開闢界域的存在!」

所以萬族,一部分人,也是知道為何要和人族對抗的,也知道人皇的目標。

「他們知道,還敢瞎摻和?」

「他們又不弱,為何不敢摻和?」

人皇都無語了,你小看萬族?

人家也很厲害的!

蘇宇笑了。

人皇也笑了。

笑著笑著,人皇問道:「你勾連天門中存在了吧?」

「嗯,歸,人皇知道嗎?」

「歸?」

人皇想了想,搖頭:「不認識,小人物吧!對小人物不熟。」

「……」

這話,有些沒法接了,好歹也是一位一等,在人皇這,都成小人物了,口氣很大的。

不過蘇宇想了想,也點頭贊同。

也是,也許才剛突破的一等。

之前不過二等。

對人皇這樣的存在而言,巔峰期,一旦開天完全成功,一個二等的古老存在,的確不值得重視,甚至不需要去在意。

人皇倒是沒太在意這個歸,只是提醒道:「別大意了,對方力量維持太久,可能會做到本尊從虛門中降臨萬界……當然,若是不強,倒是不用太在意!」

又補充道:「真想釣魚,別亂釣,釣就釣大魚!太弱了,不划算!因為你把連接你天門的傢伙弄死了,天門就難接引下一位了……我若是你,對面不強的話,可以找機會反向進去,先找機會了解一下天門!」

蘇宇眼神微動。

他看向人皇,忽然道:「人皇陛下進入過天門嗎?」

人皇搖頭,又點點頭:「意志探查過一次,但是沒深入,被天門中一位強者發現了,把我趕出去了,瑪德,也就在天門中,我意志力滲透,不然,打死那孫子!」

他還真嘗試過探查,對人皇這種人而言,知己知彼,才是最好的選擇。

他想鎮三門,當然要對三門有些了解,尤其是天門。

天門中的存在,想給萬界扎釘子,了解萬界,同樣的,人皇也有這想法,嚴格來說,文王、武王他們,其實也算人皇扎入天門的釘子。

蘇宇笑了起來,又道:「那食鐵族一月,武王的坐騎,犼族的上一代皇者,怎麼都沒看到,人皇是有別的安排嗎?」

他的確沒看到這幾位,哪怕在萬族那邊,也沒看到。

「他們?」

人皇笑了起來:「他們就沒跟我們一起過來,你不知道嗎?」

蘇宇一怔,我知道個屁啊,什麼叫沒跟你們一起過來?

「那幾位,我都安插到了地門之中,不知道死沒死……」

人皇嘆息,搖頭。

蘇宇卻是怔神,半晌才道:「那時候,你都如此危險了,你把他們安排到了地門中?」

這膽魄,你不怕死嗎?

人皇解釋道:「一開始,局勢沒這麼緊張!那時候三門動蕩,我的主要目標還是鎮三門,人門我找不到,天門那邊有文老二他們,地門就在我們的地盤……那我當然得安排一些人進去才行!人族這邊不太合適,食鐵族這些存在,本就是混沌古族演化,進去了,不多用萬界之道,其實是可以偽裝成混沌古族的!」

他解釋了幾句,蘇宇也是服了,合著,一月他們就沒跟著一起走,而是進入了地門。

死了嗎?

一月沒死,這個蘇宇還是知道的。

那這麼說,人皇在兩門中,都其實有安排的,這倒是和蘇宇不謀而合,之前,他其實也想安插人進入地門,但是那時候需要用人,他只好放棄了。

如今看來,人皇還是很牛。

就是高估了自己,沒幹過萬族。

一月他們,原來都去了地獄之門,怪不得這次沒發現他們的存在,蘇宇還以為埋伏在萬族中呢。

人皇見他沉思,又道:「還有什麼想了解的?有些後手,我自己可能都忘了,你不問,我也想不起來,你還想知道點什麼?」

蘇宇作為新人,雖然知道的多,但是比起人皇,那就差的太遠了。

疑惑,蘇宇自然還是有的,他馬上道:「人皇的大道,不可以自成體系嗎?」

「不是大道,是天地!」

蘇宇補充,擔心人皇沒聽懂。

人皇都不屑一顧,他當然聽懂了,很快解釋道:「是不太完善,但是要說不能成體系,那也不見得!只是我當初的想法和你不一樣,我想先借時光長河迅速完善自己的大道。加上當初缺乏定基之寶,所以就直接開在時光長河之上了,如此一來,大道可以迅速強大,但是也有弊端,弊端很多……第一,無法輕易移動。第二,會被長河反干擾。第三,暫時無法形成閉合圈,就是閉合性天地!」

蘇宇翻白眼:「那不還是不完善?」

理由一堆,關鍵在於,人皇的天地,還是不完善的,蘇宇是形成閉合圈的,人皇那個可不行。

人皇輕咳一聲,說的這麼直接幹嘛?

再說了,當時對他而言,天地只是輔助,主要還是自己的大道,他是準備等天地強大了,再融道其中的,這樣一來,可以不出現力量的中空期。

可惜,沒等到那時候。

兩人聊了幾句,人皇見雙方的人還涇渭分明地站著,忽然笑道:「也別站著了,蘇宇這邊也有不少熟人,雪王,你女兒都在,我都看到了,你們該認親的認親,該聊的聊,萬族那邊,一時半會的不敢如何,我不是還沒死嗎?一個個凝重無比做什麼?」

他和蘇宇在暢談,大家都悶不吭聲地看著,人皇還是想著,先促進一下雙方的聯繫,接下來,還得一致對敵呢。

眾人聽他這麼說,倒是微微鬆了口氣,其實雪王幾人,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,但是雙方的巨頭,還沒說什麼,大家也不好此刻寒暄。

很快,人皇這邊,雪王迅速走出,直奔自己女兒而去,而雪蘭,也是眼神複雜,她也早就想去和母親說說話了,對雪王他們而言,也許沒過多久。

可是對萬界強者而言,十萬年過去了!

太久遠!

……

蘇宇也看了一會,笑了一聲。

自己這邊的上古強者,還是不少的,英武、南溪、鎮南、武極……

這些人,都是上古強者。

有些人當年追隨的強者還活著,當然,也有一些人王早已戰死了。

此刻,人皇也在給蘇宇介紹這些強者,「我這邊,一等境的,明王、鎮武王、明王他道侶,你喊明王妃就行,暫時就這三位達到了一等境,戰王快了!」

就三位,蘇宇微微點頭,不算多。

萬族那邊,仙皇、魔皇、神皇、龍皇、鳳皇、冥皇、靈皇好像都是一等,不過有幾位感覺都是剛突破的那種,那也有7位了。

人皇見蘇宇沉思,又道:「其實之前也有人快一等了,後來戰死了……」

蘇宇再次點頭。

人皇接著道:「武王和武皇的事,讓他們自己解決吧,也許武皇還沒到天門中就死了,也許等不到他們見面,雙方都死了,那就不用管了!鎮武王這邊,她為人耿直,吃軟不吃硬,也不必太過介意什麼,耳根子還是很軟的,不軟的話,太山找了一堆道侶,早就被打死了,太山雖然為人憨,哄道侶倒是有一手的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語,你跟我說這個幹嘛?

真是的!

蘇宇沒太在意這些,此刻的他,還在吸收消化一些收穫,一邊消化,一邊道:「不說這些了,當務之急,也不是這些,而是人皇恢復的事!」

「我?」

人皇嘆息:「廢話,我若是能恢復,我早就恢復了,用得著等到現在?何況,現在傷勢更重了,至於你說的融入天地或者融入大道,成為大道之靈……」

人皇遲疑了一下道:「也許是保命的一個辦法,但是,難度很大,因為我的天地也好,還是大道也好,都很強大,我未必能化為靈,風險太大,搞不好道毀人亡,若是如此,倒不如留下一些東西,也許還能福澤後代。」

「比如我執掌的人皇道,我自己命名的,也許可以找人來繼承,哪怕不如我,成為一位一等,還是有希望的!我的天地,找人繼承,也許在萬界也能誕生一位一等……」

他的想法也簡單,失敗的話,那就沒了,不如趁著活著的時候,搭把手,也許可以製造兩位一等強者回來。

他是執掌了自己大道的,他所謂的人皇道。

還有他的天地,哪怕不融入蘇宇,找個人繼承,天地就算不好挪移,在萬界,對方也具備一等之力了!

可若是自己去化靈,失敗了,那大道就崩了,他也無法再幫人繼承大道了。

「我相信的,始終只有我自己!」

蘇宇看向他:「人皇陛下,難道和我不一樣,總是喜歡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嗎?」

人皇沉默。

這是一個比較艱難的選擇。

他知道,蘇宇希望自己活下去,可是,此刻人皇還是笑道:「你想好了,我若是死了,我提前安排一下,明王他們都看到了你的戰績……大概率會服從你的!你也無需和我爭奪,你這人,恐怕也不會屈居人下,可我在一天,你是別想掌控明王他們的!」

蘇宇嗤笑,不屑一顧,「無所謂!」

「……」

你好狂!

人皇無語了,我這邊,一等都有三位呢,你那邊,二等的都沒了,你狂什麼!

「先解決了萬族的麻煩再說!」

蘇宇懶得接這話,迅速道:「萬族這次雖然損失不小,但是,一等戰力,卻是幾乎無損,唯獨冥皇傷勢極重,其他幾位,都算一般!想打下萬族……難!」

人皇點頭,也道:「是很難,尤其是我現在這狀況!哪怕你具備一等戰力了,那也就四位,四打七……其他戰力相當,那就是勢均力敵,甚至差一些的戰爭,打贏了,也是兩敗俱傷!兩敗俱傷的戰爭,其實不要輕易開啟,真不行的話……」

他開口道:「那就等吧!或者現在主動回歸萬界,放棄封鎖,籌備三門開啟的事吧,暫時和萬族和平共處!」

他又道:「還有,萬族這邊,當年願意蟄伏,現在我們戰力上來了,對方也未必就會死戰到底,也許可以嘗試著再次談談聯盟之事!」

蘇宇卻是搖頭:「聯盟弊端太多,隨時還要防著他們反戈一擊,就算真聯盟,也不是這樣的,而是打殘了對方,比如滅殺了他們一半實力,剩下的一半得給我們當狗才行!現在是養虎,那不行!」

人皇再次看向蘇宇,這小子,真的挺野。

「可你想好了,現在……很難打殘他們!」

人皇不是不懂,關鍵在於,此刻哪怕蘇宇到了一等,那又如何?

對面太強了!

萬族也就不齊心,不然,哪怕損失了幾十位規則之主,照樣不怕你,在知道人皇廢了的情況下,對方若是能達成一致,有點野心,就該趁著這時候,主動殺過來!

蘇宇也陷入了沉思。

這一次,他收穫很大,讓自己進入了一等,天地外的蘇宇,不借力,大概有15道之力了,借力,那16道沒問題。

天地內,蘇宇起碼能發揮出17甚至18道之力。

可這樣的實力,撐死了也就對付一位一等強者。

的確,人皇說的不錯,其實這時候,對付萬族難度極大,要不就選擇死戰!

否則,想以同樣的手段,再去削弱萬族一波,幾乎是做夢了!

蘇宇沉吟一陣道:「人皇陛下還是早日恢復,哪怕不具備現在的實力,能對付一兩位一等也行,至於我……我的主要目標,還是在於擴張天地,完善大道!」

如何完善?

蘇宇沉思了一陣,又道:「人皇陛下對天門有些了解,你覺得,我有沒有希望,在天門內提升一波,然後回擊萬族,再殺萬族提升自己,最後再去對付三門!」

「天門內……」

人皇陷入了沉思中,眼神閃爍了一會,忽然道:「也許有辦法,但是現在你恐怕不行,你還不夠強大!」

他想了想,忽然笑道:「想辦法,找到文老二的天地!看看能否打開天門虛影,把文老二勾搭過來,看看他有沒有辦法,他對天門應該最了解了……」

蘇宇心中一動,「天地?文王的天地……沒帶走?」

「廢話!」

人皇搖頭:「他的天地,也沒辦法輕易挪動,包括你的,你的能輕易挪動,那怎麼不挪移到這邊來?」

蘇宇笑了起來,笑的意味深長:「陛下不會真以為我的天地沒辦法輕易挪動吧?只是此刻不想挪罷了!」

「嗯?」

人皇一驚,蘇宇笑眯眯道:「其實想挪,我還是可以挪的!我以人主印為基,但是終點我還沒有定下來,若是找一件至寶,為終點,或者乾脆能夠閉環,再次回到人主印,那我帶著人主印就行了,甚至人主印融入我的文明志中,文明志又是我的證道之寶……那時候,我就是天地本身了!」

強行挪動,不是沒辦法的。

只是,會損毀根基,所以蘇宇不太願意這麼做罷了。

不過聽人皇的意思,他們是真的不能輕易挪動。

蘇宇倒是有些古怪:「你們的天地,大道完善率太低了,為何會如此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語,半晌才道:「不是完善率低,是我們開的道少,所以穩固性要差一些,但是開道多,其實弊端也大,提升起來難度太大!」

蘇宇又笑了:「不會有些道,你們開不了吧?比如生死道,否則,不早就開了?」

人皇這次沉默了,許久,帶著一些好奇,或者說疑惑:「生死道其實很難開,你小子怎麼開的?」

「真的死幾次就行了!」

人皇一怔,半晌才道:「大概懂了,但是……我和文老二都不能這麼選,要是真死了,那就麻煩大了,有點明白你了,置之死地而後生!你有這個決心,有這個毅力,我們也有,但是,我們不能這麼做!」

蘇宇聳肩,也不多說,他對這個無所謂,感興趣的不在這,又道:「陛下的意思是,讓我找到文王的天地,聯繫文王?難道陛下不知道他的天地在哪?」

「不知道!」

人皇搖頭:「那孫子也怕,怕我把我的天地融入他的天地中,所以他不告訴我,他在哪開的天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一怔,差點捧腹大笑,差點笑瘋了!

就這話,他忽然理解文王的心思了。

文王也擔心,擔心人皇哪天出了麻煩,跑去把自己的天地給融到了他的天地中,然後,責任大道瘋狂生長,文王這位洒脫的強者,一下子就成了背負巨大的責任的可憐人了!

「咳咳咳……」

蘇宇笑的都想咳嗽了。

人皇很無語,忍不住道:「笑什麼?你們這些人,我覺得很不負責任!人族生我養我,當你強大了,你不為自己的族,自己的家,自己的國,做點什麼嗎?」

有什麼好笑的!

蘇宇還是想笑:「沒,我沒笑人皇,我是笑文王……」

合著,文王藏自己的天地,是為了躲你呢,我能不笑嗎?

「所以,他偷著開的,陛下也不知道位置?」

「不太清楚!」

蘇宇服了!

「那我也不好找啊,我到哪找去?」

人皇嗤笑:「讀書人都奸詐,我懷疑他天地就在萬界之中,肯定能找到,我就是懶得去找罷了,你也許可以找到的!」

這可不好說。

人皇又道:「還有,你的天地,就算能帶走,帶到門內也不好,會被排斥的!我們的天,就在這!也不要輕易挪走,萬界有大機緣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和時光長河,三門都有關係,具體的我這麼多年也沒探查出來,但是一定是有的,所以三門都想回歸!」

蘇宇點頭,這個他也有猜測。

此刻,和人皇聊了一陣,蘇宇心情還不錯,這位倒也算知無不言了。

「找文王天地,聯繫文王,天門尋機緣……」

蘇宇心中念叨了一陣,也許這是他接下來的一個提升途徑。

否則,沒有絕對的時候,無法鎮壓萬族,再來一次突襲是不現實的。

而歸,也許可以給自己提供一些幫助。

找文王天地多麻煩,不如讓歸去找一下文王?

當然,如何操控歸,倒是個問題。

PS:冬天實在爬不起來,早上著急忙慌的急著碼字太匆忙,兄弟們要不給我個建議,要不以後上午不更了,下午到晚上三更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48章 尋天地(求訂閱)

87.0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