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2章 玩壞了(求訂閱)

第812章 玩壞了(求訂閱)

轟鳴聲震蕩。

蘇宇將所有書頁全部融入自己的天地,當然,他是個好人,他給時光師留下了一點東西。

「食譜!」

是的,這書封,蘇宇給時光師留下來了,作為一個好人,蘇宇是不會所有的東西,全部給吞噬掉的。

以後若是見了時光師,時光師問起,我的食譜呢?

蘇宇自然會把「食譜」交給時光師。

「時光師……食光師?」

蘇宇忽然一愣,「時光師」這個稱呼,很高大上的,這是蘇宇從星月那邊聽來的,可那時候的時光師應該不算太強吧,她會自己稱呼自己時光師?

確定不是「食光師」?

吃干抹凈,吃掉一切!

蘇宇一瞬間茫然了一下,到底是時光師還是食光師呢?

若是後者……很貼合這食譜之名的!

茫然歸茫然,管他呢!

蘇宇不再去想。

不管叫什麼,現在都無所謂了,以後真見到了時光師,倒是可以問問看。。。

片刻后,蘇宇一揮手,監天侯附近的屏障消失。

蘇宇的人主印和天地,和之前一樣,好像沒什麼變化,蘇宇本人,感覺也和之前一樣,沒太變化。

蘇宇開天之後,就具備了和混沌龍交手的實力。

到現在,他好像一直都是這實力,起碼在外人看來,就是如此。

蘇宇很強!

但是,強的有限,沒到規則之主的地步,撐死了和五等的上古肉身人王一戰,這是大家的概念,當然,內部人士,之前倒是從蘇宇這邊得知,他在外面,有希望和神皇妃這種弱規則之主一戰。

就這,已經很讓人驚訝了。

此刻,監天侯氣息也在動蕩,這一刻,他徹底達到了天尊層次!

而且,隱約間,在天尊當中,還不算弱者。

氣運之道,還是很厲害的。

讓你倒霉你就倒霉!

對上同階,氣運之道,更是玄乎,一般人還真承受不了,尤其是那種氣運衰弱的,比如罪族,被蘇宇給剝奪了人族氣運,監天侯若是對上了,那更是得心應手。

這時候,監天侯也睜開眼睛,看向蘇宇,面色複雜。

蘇宇,更強了!

其他人看不到什麼,甚至看不到氣運,哪怕命族,看到的也只是皮毛,可對於監天侯而言,他看到的,此刻是一條氣運之龍!

蘇宇真的氣運如虹!

在外人看不到的情況下,監天侯看蘇宇,那是一條大龍內斂,龐大無比,卻是不露絲毫。

這就是蘇宇!

這一代的人主,也可能是上古最後一代人主,更可能是,新時代的新皇!

「不錯啊!」

蘇宇面帶笑容:「你好像在占我便宜!」

「……」

監天侯沉默。

蘇宇淡淡道:「占我便宜的人,好像都沒好下場!」

監天侯不吭聲。

我是上古氣運,你不想被我佔便宜,那就徹底脫離上古,要不殺了我,還能如何?

我是被動的,又不是主動的。

蘇宇眯眼笑道:「你說,現在殺了你,讓一些人晉級規則之主如何?」

監天侯看向他,沉默一會開口道:「我想,你不會現在殺我。」

「這麼自信?」

監天侯沉聲道:「現在殺我,你未必有多大好處,反而可能會讓其他人更強大!你就算殺我,也會等到其他人得到的好處沒你的大,你才會做!」

「也是!」

蘇宇笑著點點頭:「腦子倒也不笨,不過,也不算太聰明,真要聰明,就不會和我作對了。」

監天侯默然,沒有說話。

和蘇宇作對……其實只是一些不甘,當蘇宇繼承筆道的時候,還想奪他紙道,他自然不甘。

可如今,他已明悟一切。

紙道,他不可能執掌的。

不但他,文王都沒執掌,他拿到獵天榜多年,都沒辦法執掌,因為那需要自己去開闢,而不是現成的大道!

監天侯沉默不語,蘇宇也不在意,笑呵呵道:「你是上古氣運的代表,而我,自己執掌自己的氣運,你說百戰一方,氣運是在百戰這,還是在周稷那?」

監天侯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也許不在百戰那邊,上次見他,他運氣……好像不是太好!第九潮汐的時候,他無往而不利,直到最後,才倒了霉。」

蘇宇微微一怔,點頭:「好像也是!這麼說,他可能在兒子出生之後,剝奪了屬於人族的氣運,融入他兒子體內了?所以他兒子,才算是天命之子?」

說到這,蘇宇忽然笑道:「天命……天命侯這名字還挺大,誰都能給他當兒子!」

這冷笑話,監天侯不感興趣。

但是,他還是接了話,「天命侯這名頭的確很大,所以他能活到現在,代表命族氣運其實也很昌盛!」

蘇宇看實力,監天侯主要卻是看氣運。

蘇宇笑了笑,再次看了他一眼,「好好在這待著,我出去轉轉,別想著跑,你不跑,我也不一定會殺你,你跑了,我百分百殺你,我殺你,百戰也許都會殺你!」

監天侯閉目,不再說話。

蘇宇的話,他不會信的。

此人,無恥至極。

小小年紀,卻是老奸巨猾!

而蘇宇,也很快憑空消失。

……

蘇宇還有事要做。

趁著這定下的三月之期,他還要解決一些外人,解決一些不利因素。

比如八翼虎和混沌龍。

這倆,一定在混沌中藏著。

而且藏的不會太深。

若是能在混沌中找到,那最好擊殺,或者乾脆找到周稷,也給幹掉,周稷可能承載著百戰一系的氣運之力,滅了周稷,也許會讓百戰一系倒霉透頂,喝口水都會被嗆死的那種!

百戰要拖,蘇宇給他拖。

三月是極限!

在這之前,百戰也許有行動,蘇宇也不會閑著。

趁著萬族不敢出動,罪族可能還想接引強者出來,蘇宇也會平定一些亂子。

……

找人,在混沌中其實不好找。

尤其是八翼虎和混沌龍這種老油條,八翼虎還很奸詐的那種,也會猜到,有人想對付他們,藏的肯定比較嚴實。

不過,對蘇宇而言,找人也有辦法。

這一刻,蘇宇頭頂上方,冒出一個白色毛球。

自從上次被蘇宇收起,毛球一直就在天門中呼呼大睡,睡醒了,就舔幾口天門虛影,如今都不舔神文了,也沒的舔,神文這東西,都被蘇宇融入了天地之中。

毛球抽了抽鼻子,睜眼,看到一片虛無,好奇道:「香香的,咱們在哪啊?」

「混沌!」

「哦!」

喊我出來幹嘛?

毛球四處張望,一點不好玩,黑漆漆的,還不如睡覺呢。

蘇宇笑道:「幹活了,老本行!聞聞味道,看看能不能找到混沌龍和八翼虎!」

說著,蘇宇笑道:「你的大道,如今我大體上也感受清楚了,對氣機感應極其敏銳,對規則波動極其敏銳,你這傢伙,也是個假的吞噬道,應該是探查、追蹤類大道。」

毛球古怪地看著他,在他腦袋上跳了跳:「我沒告訴你嗎?我自己早就知道了啊!在大肥狗那邊,天天逼著我讀書的時候,我就知道了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言,是嗎?

我還沒在意呢。

毛球的確到了永恆,可蘇宇之前也看了,有點強行提升上去的意思,這麼說,這傢伙其實自己也知道?

毛球又道:「我那時候就知道,我擅長追蹤了……主要是可以聞到好多香味!然後那個書靈就說,可能是探查一類的大道。」

蘇宇失笑:「你倒是不傻!」

「那是!」

毛球喜滋滋的,你才傻呢。

蘇宇笑道:「好了,你知道就好,你聞聞醬油的味道。」

「哈?」

「八翼虎吃了不少醬油,別聞他,也別探查他,容易被發現,找到醬油的味道,這傢伙可能就會被我發現了!」

蘇宇笑了。

是的,愛吃醬油,可未必是好事。

毛球太弱,探查八翼虎,很容易被發現。

可毛球只是聞聞醬油的味道,這和八翼虎本身無關,如此一來,倒是輕鬆了。

毛球抽了抽小鼻子,點點身子:「好噠!香香的,你說,啥時候我能和肥球一樣厲害啊?」

它還是有些期待的。

可惜,它現在還是很弱,哪怕一天到晚舔天門,到現在,也還是永恆,合道都不是。

隨著蘇宇越強,它和蘇宇差距越大了。

蘇宇笑道:「急什麼!現在我這邊也不缺個把天尊,太強了未必是好事,太強,大家都知道你的存在,你現在多好,早期還有人注意你,現在都沒人記得你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樣下去,再過一些時日,你就會被徹底遺忘了!」

「等到大家都忘了你……我也該給自己留個後路了。」

蘇宇笑道:「我的父親,我的老師,他們都很弱,我也沒怎麼提升他們,隨緣就好!等我找個地方,打造屬於自己的老巢,你就去幫我看家……要學學肥球,文王他們消失了十多萬年,它還天天幫著澆花……」

毛球沮喪道:「可我就喜歡睡覺,不喜歡天天澆花。」

太累了!

蘇宇無語:「沒讓你澆花,讓你看家,懂了嗎?」

「哦!」

「那時候,沒人記得你了,哪天我出事了,你要是也能幫我把家看好了,也許無數歲月後,我回來了,也能找個地方住住!」

蘇宇輕聲道:「又是人皇,又是萬界規則之主的,又是人祖,又是時光之主的……這個時代,太複雜!」

蘇宇喃喃道:「你說,時代為何被封印?誰封印的?門從何而來?誰鑄造的?為何都要糾結於回歸萬界?」

「萬界很好嗎?」

「還是說,離開了萬界,這些傢伙會死?」

如今,核心就在這一點!

為何非要回歸萬界?

門后,到底什麼樣的?

若也是混沌,大不了再開一天好了,不行的話,就在混沌中居住好了,那些混沌古獸,要知道,他們更喜歡混沌,而不是萬界。

非要回來幹嗎?

這才是古怪的地方!

萬界,在整個混沌中,應該也只是一方天地罷了,你自己找個地方開天,有能耐的話,壓根不需要來萬界好吧!

這一系列的秘密,讓蘇宇無法探查清晰。

因為,這個距離他的確有點遠了。

現在的他,距離那個層次還很遠。

和毛球,蘇宇倒是多說了一些,從進入學府後沒多久,蘇宇就帶著毛球走南闖北,去大明府帶著它,去諸天戰場帶著它,去古城帶著它,去星宇府邸帶著它,去死靈界域帶著它……

從養性,到如今,毛球也一直在陪伴著他,只是,這傢伙現在沒神文可舔了,也少了幾分樂趣。

當個玩伴吧!

不需要太強,就如肥球與文王他們而言,其實就很弱,但是他們也不需要肥球很強。

蘇宇自己的身邊人,大多都不算太強。

蘇宇卻是融道都沒讓他們融,不要融入自己的天地,毫無意義,自己一死,天地內大道全崩。

毛球默默聽著,也不插話,這些事,蘇宇都想不明白,它自然也想不明白。

它只記住了,蘇宇說,有時間去打造一個家,然後要它來看家。

毛球記住了這個,此刻,忽然道:「香香的,那你打造一個家,可以打造一個大大的神文,又香又甜,一輩子都舔不完的那種嗎?」

蘇宇怔神,下一刻,他笑了:「你這是準備舔著神文看家了?」

「不行嗎?」

「可以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都是小事!」

毛球眼睛都笑眯了!

那就好,很好,比肥球還要快樂,肥球可沒神文舔。

此刻,它也沒什麼追求了,開始聞著味道,一股淡淡的規則之力溢散,很弱小,但是,這規則之力也很特殊,專業追蹤的。

毛球早期就用這手段,幫蘇宇追蹤到了不少人,度過了幾次危機。

很快,它鼻子一抽:「左邊一點,好像有點味道了,不是太清晰……」

蘇宇順著它的指揮方向,迅速前行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混沌中,一座懸浮的破山中。

山底下,兩頭小型獸類都在潛伏。

八翼虎忽然四處張望了一下,沒感受到什麼,稍微有些不太放心,很快道:「斷尾巴的,搬家,走了!」

「又走?」

混沌龍氣悶:「我們搬了好幾次了!」

「別廢話了,萬界越來越危險了,混沌也不安全,那個武皇進來了,還有蘇宇可能也會來,還有百戰,還有百戰他兒子……總之,小心一點吧!」

混沌,沒有之前安全了。

之前的混沌深處,對一些人而言,是禁地。

可現在,隨著武皇踏入,其實就不安全了。

混沌龍無語:「咱們到底防著誰?」

「他們在萬界打生打死的,會在意咱們嗎?」

八翼虎是不是太小心了?

我們在混沌生存了無數歲月,這時候會有人找咱們麻煩嗎?

這次很倒霉!

獄青身上的混沌意志沒吃到不說,還被八翼虎帶著到處跑,混沌龍都有些不耐煩了。

「防著誰?」

八翼虎想了想道:「都防!萬界局勢比咱們想象的要複雜,要難,強者也更多!我原本想著,就一個獄青難對付……吃了獄青就行!咱們也不是沒機會,若不是蘇宇一直搗亂,還是有機會的!」

可惜了!

現在,局勢卻是徹底變了。

混沌龍抑鬱無比:「那也不用太害怕吧?別人不說,就說蘇宇,他若是真來了,自己一人來,不帶他的天地挪移而來,咱倆吃了他沒問題的!」

蘇宇,斷尾龍和他交手過,上次蘇宇開天的時候,比他差許多,他斷尾,也是蘇宇自爆,他為了從天門中逃離,這才斷了尾巴。

否則,蘇宇還真不是他對手。

開天後的蘇宇,也沒多久,就算進步了,大概也就和他差不多。

加上八翼虎,打不死蘇宇!

混沌龍說著,又道:「咱倆也不能一直躲著吧?」

既然出來了,目標還是晉級的,可不是為了躲而躲,那太沒意思了,此次,他們的目標就是獄青,吃了獄青身上的混沌意志,他倆都有希望晉級。

而這一點,和蘇宇沒衝突吧?

和百戰,好像也沒衝突。

混沌龍覺得,八翼虎完全沒必要擔心什麼。

八翼虎懶得理他,你懂什麼。

咱們想晉級,關鍵也得看人家答不答應,咱們成了規則之主境的強者,蘇宇他們能放任嗎?

明擺著不可能的事!

這年頭,難啊。

八翼虎心中嘆息一聲,算了,這混沌龍智商不夠,說了也不懂。

正常,習慣就行。

每一位智者身邊,都會搭配一些智障的!

沒有智障在,如何襯托智者的智慧。

所以八翼虎還是習慣這一點的,這一點,在各族的書上也有記載。

「別廢話,搬家!」

「行吧!」

混沌龍雖然比他強,可八翼虎還是有點智慧的,先跟著八翼虎混吧。

兩頭巨獸,身軀縮小,扛著殘破的巨山,繼續挪移。

這山,倒不是什麼好東西,關鍵可以遮掩一下身形。

挪移了一陣,八翼虎還是覺得不安全,又道:「繼續搬!」

「……」

混沌龍都想拍死他算了,這都挪移很遠了好吧,還搬,你乾脆搬到萬界輻射不到的地方算了。

「走啊!」

「走不動了!」

八翼虎無言,去你的!

這頭蠢龍!

和萬界的龍族一樣蠢,聽說萬界龍族就是混沌龍一脈的龍去萬界繁衍的,不愧是一家人,都是蠢貨!

不過,現在也搬的很遠了。

八翼虎只好停下,取出一杯醬油道:「算了,喝點醬油茶歇歇吧!」

好東西,給你一點,顯得我大氣。

混沌龍對這個不太感冒,但是也不介意嘗嘗鮮,伸出了爪子,一龍一虎,都小心翼翼地喝了一點點,八翼虎帶著享受,混沌龍無所謂,但是見他這樣,也露出享受之色。

免得被八翼虎覺得,自己看不起他。

正喝著,八翼虎忽然臉色一變,鬍鬚都豎起來了!

尾巴翹的筆直!

翅膀也是一瞬間豎起!

而混沌龍,也是變色,很快,化為輕鬆,「好像是蘇宇……」

八翼虎卻是瘋狂遁逃!

廢話,我知道。

可是,來的是蘇宇,這才不尋常!

危險!

「好像就在這了……」

此刻,一聲稚嫩聲響起,蘇宇笑聲傳來:「知道,感受到了!」

「二位老前輩,見了我,跑什麼?」

蘇宇笑聲在他們周邊震蕩,那震蕩的餘波,掀起了混沌之力的沸騰,八翼虎和混沌龍頓時覺得不妙,好像……有點危險!

「二位,見了我這孱弱的修者,跑什麼啊?」

「之前我們合作的不是很愉快嗎?」

蘇宇笑聲再次傳盪!

而這一刻,八翼虎和混沌龍都察覺到不對勁了,蘇宇……好像更強了。

麻煩!

八翼虎繼續遁逃,翅膀扇動,速度極快,甚至都顧不上混沌龍了,蘇宇來這,他覺得不是好事,很危險的感覺。

而蘇宇依舊不見人影,笑聲依舊:「真的,別跑了,不累嗎?」

此刻,八翼虎四周,混沌之力忽然散開。

八翼虎臉色再變!

蘇宇對混沌之力,控制度更高了。

「我說,這混沌,當有天!」

一瞬間,天空浮現,藍天白雲!

言出法隨!

八翼虎和混沌龍都是再次變色,繼續遁逃,可四方虛空,卻是在變化。

「天地四方,目之所及,皆為我土!」

大地蔓延!

混沌中,天地自生!

八翼虎這一次再也忍不住了,吼道:「宇皇,人族有言,井水不犯河水……何必苦苦相逼!」

「天地生,當有陰陽……」

陰陽滋生!

一股陰陽之氣,瞬間湧現,化為陰陽囚籠,將四方籠罩,轟隆一聲,八翼虎撞到了那陰陽壁壘之上,居然被撞的渾身顫慄。

「陰陽現,五行自生……」

轟!

金木水火土誕生,火焰焚天,土地化為巨人,朝八翼虎和混沌龍抓去,天地之間誕生一柄利劍,朝兩大強者射去,無數巨木化為枝條,朝他們捆綁而去。

八翼虎和混沌龍都是駭然變色!

蘇宇居然可以在此構造天地!

這太可怕了!

這不是蘇宇的天地,算是投影,但是……其實也不算投影,更像是蘇宇在這重新構造萬道,梳理萬道,他在迅速梳理混沌之力,化為天地。

「天地萬道,唯快不破……快一點吧,速度再快一點……」

蘇宇的笑聲,帶著玩味,一瞬間,兩大強者,只覺得日月輪轉,天翻地覆,天地之間,出現了無數生命,有火人,有木人,有土人……

這些強大的存在,瞬間朝他們殺去!

「我說,這天地之間,該有一頭九翅虎!」

這一刻,一隻長了九隻翅膀的老虎,忽然出現,咆哮一聲,朝八翼虎殺去!

「我說,天地該有一頭雙尾龍!」

一眨眼,一頭長著兩條尾巴,尾巴分叉的巨龍出現,朝混沌龍殺去!

兩大強者,其實此刻都看傻眼了。

下一刻大戰爆發,斷尾龍一尾巴抽了過去,轟隆一聲,將雙尾龍抽的四分五裂,頓時大喜:「都是樣子貨!」

嚇死我了!

看著氣息強大,其實都不夠打的!

「雙尾龍不行嗎?那就三尾,四尾……」

蘇宇一路數著,隨著他的話語,眨眼間,天地中誕生了數千頭巨龍,最後一條龍,全是尾巴,看的人不寒而慄!

而斷尾龍,不斷擊殺那些巨龍,可是越殺越多!

此刻,八翼虎咆哮道:「別殺了,出去啊!不出這天地,你殺不完的,他是開天者,此地都是他的領域範圍,快跑!」

不跑出去,蘇宇可以製造無數的老虎和巨龍,打個屁啊!

「我說,老虎也不夠,出來吧!」

一瞬間,八翼虎附近,無數老虎浮現。

直到這一刻,蘇宇才從虛空中浮現,帶著淡淡的笑容:「好玩嗎?」

「給二位找個伴,配個種,如何?」

兩大強者,悶不吭聲,瘋狂撞擊四周屏障。

蘇宇搖頭:「何必呢!你們是強,可是……蠻力不行的!」

剛說完,忽然,八翼虎一口吐出一柄利劍,噗嗤一聲,刺穿了陰陽壁壘,一瞬間,遁逃了出去!

蘇宇一怔,笑了,「厲害!會玩飛劍的老虎,你行啊!」

八翼虎頭也不回,顧不得混沌龍了!

混沌龍幫著拖延一下也好!

蘇宇愈加可怕了!

他正想著,忽然,耳邊響起了蘇宇的笑聲:「你跑出來,那就不好玩了,你知道嗎?」

轟!

八翼虎還沒來得及反應,一個沙包大的拳頭,一拳打來,打的他暈頭轉向,打的他皮開肉綻,打的他牙齒都斷了一顆……

砰地一聲,蘇宇一腳踢來,轟隆!

八翼虎撞在了陰陽壁壘上!

剛好和一尾巴抽擊壁壘的混沌龍撞擊到了一起,混沌龍一尾巴抽出,來不及收回……可能來得及,但是收回去,得傷到自己,算了,直接抽吧!

砰地一聲巨響,抽的八翼虎再次皮開肉裂,頓時慘叫一聲:「艹!」

混沌龍,我記住你了!

你抽我!

「宇皇,有話好說……」

他驚恐!

蘇宇太強了,這不可能啊,一拳就打的自己受傷不輕。

怎麼可能!

「不,陪我玩玩,我不好說話,你見了我就跑,就是看不起我!」

蘇宇淡淡說著,下一刻,繼續封閉陰陽壁壘,天地籠罩,蘇宇笑容燦爛:「我說,天地有霉氣,打架打自己……」

砰地一聲,混沌龍又一尾巴抽到了八翼虎頭上,此刻混沌龍一臉無辜:「不是故意的!」

他想跑而已!

結果居然又一尾巴抽中了八翼虎,這……真沒辦法。

八翼虎惱怒,飛劍射出,懶得搭理混沌龍,只想破開陰陽壁壘再逃!

噗嗤一聲!

飛劍忽然戳中了混沌龍的尾巴,混沌龍慘叫一聲,大罵道:「你報復我?我都說了不是故意的!」

八翼虎也是憋屈:「我也不是故意的!」

「你學我?」

混沌龍大怒,你就是故意報復!

「七情六慾道,也不錯,憤怒吧,龍虎鬥!」

一瞬間,一龍一虎,忽然都很狂躁,暴怒,八翼虎心中大驚,剛想開口喊叫,就聽蘇宇又道:「忍人所不能,方為英雄,別喊!」

靜默大道爆發!

怒氣沸騰!

「憤怒無意義,色是刮骨刀,二位,互相愛戀吧!」

一瞬間,八翼虎再看混沌龍,好像看到了絕色虎,而混沌龍看他,也好像看到了絕世美龍!

此刻,八翼虎和混沌龍心中其實知道,是著了道了。

可是……抵抗不了!

一龍一虎,都是駭然無比,這可如何是好?

下一刻,一龍一虎彼此靠近,隱約間,都有些滴口水,好美啊!

「二位是公是母?」

「算了,公母隨意吧!」

蘇宇自問自答,笑道:「二位,需要天黑嗎?」

轟!

天黑了!

「天為被,地為床,二位恭喜入洞房!」

「……」

「啊!」

一聲咆哮瞬間傳出,此刻,天化成了被子,大地化為了床鋪,一龍一虎自然地走到了一起,可八翼虎還是瞬間清醒了,凄厲慘叫一聲,不要!

我不要這樣!

「宇皇,饒命啊!」

他凄厲慘叫一聲,饒了我吧!

我不要和混沌龍睡!

「靜默,聒噪!」

蘇宇一聲低喝,冷冷道:「給我入洞房,我要看龍虎配!」

「不要!」

八翼虎慘叫:「宇皇陛下,饒命!」

「必須要!」

「宇皇,蘇皇,陛下,大爺……祖宗!」

八翼虎眼看著混沌龍這蠢貨,真的色慾熏心,真要朝自己而來,龍尾後方,一根大玩意豎起,頓時不寒而慄,瘋了!

混沌龍這瘋子,這白痴,真的被控制了!

完蛋!

也對,龍性本淫!

艹你祖宗!

他凄厲吼著:「不要,大爺,祖宗,饒命啊!」

我不要被混沌龍玷污了!

別啊!

他此刻才明白,蘇宇又強大了,而且比之前強大了許多,混沌龍居然就這麼輕鬆著了道,蘇宇肯定比混沌龍強大不少。

該死啊!

在這,他們根本鬥不過蘇宇!

「叫祖宗也沒用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你知道,我想要什麼!」

「陛下……饒了我,我們幫你殺獄青……殺……殺誰都行!」

八翼虎再次大吼一聲,不要啊,再來,混沌龍都對準我屁股了!

天啊!

蘇宇身影浮現,看著他,露出淡淡的笑容:「你自己說的,若是不聽話,那當如何?」

「讓我死……」

「不,不聽話,我就把你和混沌龍關在一起,每天給我表演一場龍虎鬥!」

蘇宇冷冷道:「自己封印肉身,你要是能逃出去,我蘇宇也白準備這麼久了!」

去你的!

你他么準備多久了?

我們認識才一個月不到,你他么就準備很久了,對你而言,到底多久算很久?

八翼虎凄厲道:「陛下先把這傢伙控制住啊,不然我自封……我怕!」

混沌龍瘋了!

他要玷污我!

蘇宇露出一抹笑容,一揮手,大道潰散,色道消失。

混沌龍清醒了,忽然看到八翼虎屁股對著自己,一尾巴抽出,砰地一聲,抽的八翼虎倒飛。

很快,想到了什麼,再看蘇宇,眼中多了一些驚恐!

蘇宇……超乎想象的強大!

不可能!

剛剛那一幕,他還記得,當然,他不說,免得丟龍!

蘇宇淡笑道:「斷尾龍,很爽嗎?要不,再給你試試!」

混沌龍瞳孔微縮,沉聲道:「宇皇好像比之前強大了許多,難道……大道這幾日下來,就強大了一截?」

太快了吧!

在這之前,他還是覺得,自己可以和蘇宇斗一場的。

可現在,差距太大了。

蘇宇本人,都沒出手。

大道籠罩,不是萬能的,強如武皇這種,就蘇宇投影的這點大道之力,武皇可能幾拳就給打爆了!

可混沌龍和八翼虎,他們不是武皇!

雙方差距很大!

蘇宇的進步速度,簡直駭人聽聞!

蘇宇笑容燦爛:「你想不想再試試?我覺得,你也許想,我看你對八翼虎很有興趣……」

「不!」

混沌龍拒絕,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八翼虎,晃了晃大腦袋,算了,八翼虎太丑!

蘇宇眯眼笑道:「要不這樣,我給你製造幻覺,一看,就覺得八翼虎是絕世美龍……」

一瞬間,混沌龍眼前一花,再看八翼虎,忽然驚呆了!

那是一頭長著八隻翅膀的龍!

絕世美龍!

我的天,太美了。

混沌龍都有些咽口水了,這個可以有!

「清醒點!」

八翼虎陡然暴吼一聲,瞬間擊破了幻象,而混沌龍,有些遺憾,看了他一眼,帶著一些不滿,我還沒看夠呢!

在這混沌中,無數歲月都沒遇到同類了!

這虎,討厭!

八翼虎都快絕望了,我不要和這蠢龍在一起了,一點克制力都沒有,太可怕了,剛剛看自己的眼神……他知道是什麼眼神!

可惡啊!

蘇宇也太邪惡了!

蘇宇笑容依舊:「還要玩玩嗎?不玩的話,自封吧!我不殺你們,當個打手不錯,如何?」

「……」

兩位強者對視一眼,都很絕望。

這就被抓了?

認不認栽?

片刻后,八翼虎嘆息一聲,自封肉身,頹然無比。

自從見了你第一眼,我就知道,讀書人,不是好人。

白袍的,沒一個好東西啊!

我都跑這麼遠了,還是逃不過你的魔掌!

打今起,我再也不穿白袍了!

八翼虎心中悲哀無比,穿白袍的都壞,我還不夠壞,壞的不如這幾位白袍!

等我夠壞了,我再穿白袍!

而混沌龍見狀,也只能跟著自封,帶著無奈,我們出山,很慘的樣子啊!

早知道如此,還不如躲在混沌中睡覺好了!

PS:下一章要晚點,出去吃個飯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12章 玩壞了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