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0章 君生我已老(萬更求訂閱)

第850章 君生我已老(萬更求訂閱)

道源之地。

蘇宇又來了。

這一次,他是正大光明地來薅羊毛的,不,是來救人皇的!

人皇太慘了!

他哪怕想融道自己的天地,其實都難,一不小心就被撐死了,為了讓人皇不死,蘇宇只能幫他去削弱自己的天地。

蘇宇一步走入道源之地,邊走邊道:「人皇這種強者,不願意被削弱,哪怕死,還想製造兩個一等出來,那沒必要!」

蘇宇搖頭:「別人的道,終究只是別人的!人皇這種精英,給他時間,他哪怕削弱了,還是可以崛起,但是,他又捨不得壯士斷腕,或者說,之前不敢,現在也不敢!」

人皇其實知道,他自己有救,但是負擔太大。

成也責任大道,敗也責任大道。

他的人皇道,不出意外,可能都和責任有關,大道影響天地,這是必然的。。。

大周王聽的似懂非懂,但是大體是明白蘇宇的意思的,沉聲道:「陛下的意思是,人皇陛下還有救?」

不會死?

「廢話!」

蘇宇笑了:「這種強者,只要不是被瞬殺,哪有那麼容易死!人皇一直說自己要死,那是因為他責任重擔在身,但是你也不想想,現在是誰在救他?」

大周王看向蘇宇,蘇宇一臉淡然:「看什麼?我蘇宇,難道還不如他人皇?再難的時候,我都度過去了,何況現在?大不了就回歸萬界,蟄伏起來,等待三門開啟,我就不信,三門內的強者會是一心的?三個時代的人物,怎麼可能一心!」

「所以我在這,他擔心什麼?沒什麼好擔心的!」

人皇怕自己削弱的太厲害,那還不如誕生兩位一等規則之主划算,而在蘇宇看來,人皇哪怕被削弱到了二等,都比兩個一等強!

所以,他的想法和人皇其實是不同的。

人皇捨不得自己天地之力被抽取,那會導致天地衰弱,但是蘇宇才不在乎,天地弱了就弱了,有什麼大不了的?

天地根基還在,你就有希望再次崛起!

人皇這樣的人物,敢重頭再來,崛起速度不會慢。

也是時候輕裝上陣了!

背負那麼大的重擔,何必呢,自己給自己找難受,一天到晚說著「我要掛了」,蘇宇覺得人皇娘們的很,煩人!

當蘇宇說出這話的時候,大周王臉都紫了。

娘們的很?

這話被人皇聽到了,這就是不要命了,也得干蘇宇一頓,誰敢說他人皇娘們?

蘇宇又道:「所以,我的打算是,抽取他天地中的力量,讓他天地坍塌一部分,保留最精華的一部分,從頭開始!到時候,融入天地,他想重塑肉身就重塑肉身,想變成女人都沒問題!」

「陛下……」

大周王一臉糾結,別這麼說好不好,那是我的老主子!

我很為難的!

我也就現在鬥不過你,要不然,怎麼著也得跟你干一次!

蘇宇呵呵直笑,不以為意,繼續道:「我會把他天地中的大道之力抽取大半到我天地中,留下本源不抽取,另外就是他的人皇道……」

蘇宇迅速道:「我回去了,還得抽取他人皇道中的力量,把他的大道之力也給抽取了!如此一來,兩邊都會被削弱,然後讓他融入天地或者大道,等穩定了,再把人皇道融入他的天地,讓他進行一次增強……」

這是蘇宇的打算。

大周王一聽,微微凝眉道:「人皇陛下……會答應嗎?這樣的話,會讓原本可能出現兩位一等的天地和大道,都廢掉。」

「你們都是娘們!」

蘇宇罵了一句,沒好氣道:「瞻前顧後,猶猶豫豫!我蘇宇,在乎那兩個一等嗎?人皇只要不死,他活著,效果比兩個一等要強,這個道理都不懂?」

蘇宇不耐煩了,「只是跟你說一下,沒讓你決定,人皇也是,他沒有決定權!現在他廢了,我說了算,他不聽,我把他天地都給砸了!」

「好吧!」

大周王瞬間閉嘴,蘇宇的性格他知道,他非要這麼干,此刻,你不這麼干可不行。

至於人皇……咳咳,人皇性格還好,優柔寡斷談不上,但是,人皇對自己人,一般很少能抗拒,對己方強者,多有偏袒,蘇宇強行讓他如此,人皇拒絕不了,大概……就不拒絕了。

……

蘇宇不管大周王,直接撕裂虛空,進入人皇天地大道之中。

他直奔人皇責任大道的盡頭,看到那長河之水,還在流淌,蘇宇也不多說什麼,一條條大道之力,迅速蔓延而出,將口子給他縫上!

他要先堵住這個口子!

人皇都廢了,要這麼大口子幹嘛?

最好把他的天地,都給他剝離出來!

就在蘇宇堵口子的瞬間,大道好像有些感應,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「誰?」

砰!

蘇宇一拳砸出,大道顫動,剛剛傳出的聲音,瞬間消失,沒了!

大周王張大了嘴巴!

卧槽!

你就是這麼勸人皇的?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聚集地。

正在閉關維繫意志海的人皇,忽然一顫,嘴巴一張,艹!

幹嘛?

蘇宇跑回去了,還跑到我天地中了,他在幹嘛?

我只是想問個話,打個招呼而已,蘇宇這瘋子,忽然給老子一拳,就那麼點意志力,一下子被他打爆了,差點影響到了他療傷。

「神經病啊!」

人皇鬱悶的不行,我他么縱橫天地無數年,怎麼著,也是這小子的前輩吧?

對我這麼不客氣?

他想吐槽,一想,算了,反正我也不管那天地了,罷了罷了,讓他折騰去!

關鍵在於,他在幹嘛?

這一刻,人皇也不是太懂,蘇宇到底想做什麼?

好像在堵我那天地口子!

……

道源之地。

大周王張了張嘴,半晌無言,而蘇宇,還在繼續修補那個巨大的口子,他不斷編織混沌之力,修補口子,堵住口子,可這個口子,真的太大了!

蘇宇忍不住低罵一聲,當年開這麼大口子,你以為你天地能很快壯大?

呵呵!

剛開頭,就完蛋了,白開了這麼大個口子,現在關都不好關!

蘇宇不斷編織混沌之力,修補這口子,時光長河的壁壘,就是混沌力組成的,蘇宇上次做過一次,倒是有經驗,但是,天河口的確太大了,哪怕他實力強大,遠比當初強大的多,此刻,這麼多長河水衝擊而來,也讓蘇宇有些累,忍不住罵道:「還不如上次讓人爆了算了!」

「陛下,你這是要堵住這口子?」

大周王開口了,蘇宇想到了什麼,扭頭道:「去,你去盡頭那邊,喊上藍天,把人皇大道和我的天地連接到一起,我那邊抽取一點力量!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快!」

蘇宇一聲呵斥,大周王無奈,我他么只是想說,我不想和藍天那個變態打交道。

上次我被他噁心的不行!

算了,蘇宇大概也不想聽自己解釋,何況,這事最好別給蘇宇知道了,希望上次那群混蛋沒有錄製,否則,蘇宇百分百會去要!

誰敢錄製我,我一定會報復的!

大周王心中暗暗發狠,對,一定要報復!

這事,就這麼過去了。

很快,大周王離開了此地,去找藍天了,藍天比劉洪好用,起碼在這種情況下,比劉洪要好用許多。

而這時候的蘇宇,還在繼續修補這大口子。

一點點地修補,這也就是在萬界,若是在之前的上游,他可沒這麼多時間去浪費。

蘇宇迅速修補,巨大的口子,也開始縮小了起來。

河水的衝擊力,對如今的蘇宇而言,其實沒之前那麼恐怖了,他能忍受,也不需要人皇的星宇印了。

「人皇有個人皇印,號稱諸天第一神器……也許可以拿來當成奠基之物!」

蘇宇不斷盤算著,「還有,這天地之力,也不能浪費了,都被人皇的天地凈化了一遍,但是不太適合我,我抽取一點就行,其他的留給別人吧!」

無他,人皇的天地之力,太多的責任大道之力蘊含在其中。

嚴格來說,人皇的道,非常坑!

和人山一樣,人山只是人皇的肉身所在,但是一直影響著住在人山上的人,時間長了,大家都會把人族當成責任,這一點,蘇宇很早之前就知道,萬族之前不佔據人山也是這個原因。

後來,萬族想聚集,這才聚集到了人山之上,因為人山堅固無比,不容易被人轟破。

人皇的天地之力,也是如此,會潛移默化地影響那些人,當初的一些偽道強者,其實對人族,時間一長,也會被潛移默化,對人族親近許多。

這玩意,就是毒藥。

起碼對蘇宇而言,就是這樣的,人傳人現象極其嚴重!

「這些力量,倒是適合之前投奔來的幾位萬族強者,大周王這些人要吸一點,武皇其實也該多吸一點……」

蘇宇心中盤算著,這些力量,我就少吸一點,給他們多吸一點好了。

很快,就會鑄造一個和諧大家庭。

我為人人,人人為我!

人皇這天地……蘇宇都服,難怪文王避之不及!

換成我,我也避,太可怕了!

不怕人皇當聖人,就怕人皇覺得,大家都該當聖人,那才可怕。

帶著這樣的念頭,當藍天把自己的大道和人皇的大道連接上了,蘇宇迅速操控天地,汲取大量的人皇大道力量,而這些力量,蘇宇大部分全塞入肉身道中了。

只要不溢散在整個天地,蘇宇也會受到一些影響,但是,他是影響會被稀釋,而肉身道強者,卻是不會。

……

就在這一刻。

聚集地。

正在融道肉身道的武皇,忽然眼神微動,扭頭看向身後聊天的幾人,忽然皺眉道:「好了,聊夠了,好好修鍊,一個個實力沒提升,還有時間聊天?武極,你有什麼不懂的,可以問我,你也走武道,和我倒是類似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全場獃滯!

瘋了吧?

武極一臉驚恐,武皇怎麼了?

武皇也是微微晃了晃腦袋,心中有股不詳的預感,忍不住想罵人,卧槽,我怎麼了?

我幹嘛要搭理武極!

我管他們幹嘛?

真是的!

傻子才會管這些傢伙,愛死不死,我就跟著蘇宇混就好了,混到一等了,我就去找太山報仇……不對,太山也是人族,非要殺了他?

下一刻,他驚恐了,我擦,太山啊,我超級大仇人,我當然要報仇了!

什麼鬼?

他驚恐無比,其實內心還是清楚情況的,但是,想是一回事,很快,又忍不住去誕生第二種想法,何必呢,大家都是人族,別這樣……

「什麼鬼?」

武皇心中低罵一聲,不過他倒是覺得,這肉身道,好像更強了,厲害啊!

為何我覺得,我融了肉身道,絕對要比之前斷道之前更強大?

古怪,蘇宇都這麼牛了嗎?

不會真把肉身道,弄成一等大道吧?

那我到一等,就有希望了!

心中想著這些,等看到武極驚恐的樣子,又忍不住怒道:「看什麼!愚蠢的蟲子,過來,聽我為你講解武道!」

「……」

武極愈發驚恐了,朝其他人投去求救的目光,而此刻,其他人都露出一副眼神,去吧,他不會殺你的,大不了跟你聊聊人生……可你不去,我們都招惹不起武皇啊!

武極無奈至極,他的道,的確和武皇很相似,可是……我不想跟著武皇學,武皇也未必願意真心教我,就武皇那個性格,教我才怪了!

他鬱悶無比!

身後,倒是有人一臉幸災樂禍,這幸災樂禍的人剛笑著,就見武皇瞪眼,喝道:「大猴子,你也來聽!本皇擅長各種兵器之道,你也來!」

天滅一臉獃滯,我……我不去!

他剛想開口,武皇凶神惡煞,怒喝道:「你敢拒絕,我現在一巴掌拍死你,大猴子,你覺得你能匹敵本皇?」

罵了一句天滅,武皇又忍不住暗罵一聲,艹,我管這大猴子幹嘛?

我有病啊!

可今天看他們,忽然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心思,一個個浪費光陰,廢物!

如此下去,如何對得起大家,對得起種族,對得起宇皇?

「嗯?」

武皇搖頭,心中不寒而慄,卧槽,蘇宇這道,融合了之後,難道會被動覺得蘇宇很牛?

我去,怪不得我覺得有些不太對勁,很可怕啊!

而遠處,正在閉關療傷的人皇,陡然睜眼,看向武皇,隱約間看到了一絲絲力量溢散,下一刻,嘴巴一張,半晌無言。

這……蘇宇這孫子,是抽取我天地之力去了?

這武皇,明顯受到了一些我的天地之力影響啊!

「也好……」

人皇看了一眼,想了想,點點頭,也還不錯,武皇這人,無善惡之分,無是非之心,我行我素的厲害,現在,接收一些我的大道熏陶也不錯。

人皇微微點頭,還可以!

我的大道,一般人,我還不會給你講道,傳道,你武皇能聆聽我的大道之韻,算是便宜你了!

不過,蘇宇之前就是為了抽取我天地之力,洗腦……咳咳,教化武皇嗎?

洗腦的事,人皇是不承認的。

這叫教化!

武皇這個野蠻人,不懂禮儀,被教化一下也不錯,他的大道之力,不會讓人喪失本性,性格本來如何,其實還是如何,但是,看到自己人,看到人族,都會多一分責任之心。

覺得,我有必要,去拯救一下大家。

嗯……這不是洗腦,這是教化。

「抽我天地之力……這傢伙,還真乾的出來……希望不要抽取太多,否則,繼承者難以繼承一等之力!」

他心中想著這個,又忍不住想罵人。

這蘇宇,真過分啊,都不問問我,就抽我天地之力,老子全盛狀態,一拳打爆你!

算了,人老了,性格也好了,加上人都快掛了,抽吧,全抽到你天地中也行,反正我用不上了!

……

而蘇宇,不管那麼多。

別說,人皇的天地,多年下來,汲取大道之力,是真的多,也真的精純!

此刻,遠處,蘇宇的天地都在擴張。

他也汲取了不少人皇的天地之力!

至於責任大道,對蘇宇影響不大,一方面他很強,一方面在於,責任這東西,其實是個人就有,強弱多少罷了,蘇宇對人族的責任心並不弱,人皇那麼一丟丟的影響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轟隆一聲巨響,這一刻,整個天河口,被蘇宇直接堵上了!

而此刻,人皇天地顫動。

斷開了和時光長河的連接,他這天地,不太穩定,迅速有些潰散的趨勢,從外看去,之前拱橋模樣的長河,正在崩塌!

大量的規則之力溢散了出來!

而就在此刻,蘇宇天地震蕩,迅速包圍人皇天地,進行壓縮,道源之地的輻射範圍,瞬間被壓縮了,原本極其巨大的天地,眨眼間,被他壓縮到了小城大小。

而蘇宇,還在繼續壓縮!

人皇的天地,斷開了連接之後,虛浮的很。

而就在這一刻,一股生死之力蔓延而來,星月聲音傳盪而來:「我哥說,你是不是瘋了?好端端地,你發什麼瘋?讓你趕快別折騰了!」

「不用搭理他,你馬上回去,別蔓延而來,影響時光流速!」

好吧,星月帶話完畢,迅速消失。

而蘇宇,還在繼續壓縮人皇的天地,一直壓縮到只有小鎮大小,無法壓縮了,蘇宇這才罷休。

很快,蘇宇從大道中走出。

再看,天地之間,人皇的天地,被自己的天地壓制的厲害,佔地已經極其小了。

蘇宇笑了一聲!

這樣就不錯!

但是,內蘊力量還是極強,這個不好!

「繼續抽!」

他的天地,迅速抽取人皇天地中的力量。

而人皇的天地,缺少一些奠基之物,就在此刻,蘇宇忽然取出一物,那是文明志的封面,也是人皇的大道圖!

蘇宇吐了口氣,物歸原主!

「融!」

一聲低喝之下,一頁書頁飄出,瞬間融合進入了天地,大道圖復原,瞬間穩固人皇的天地。

而這,不夠!

此刻,蘇宇低喝一聲:「監天!」

監天侯瞬間浮現,氣息不弱,蘇宇沉聲道:「抽我天地五分之一氣運,融入此地!」

監天侯臉色微變。

遠處,大周王也是微微變色,蘇宇這是幹嘛?

蘇宇淡淡道:「速度!」

他氣運極其昌盛!

但是,其實不少是繼承上古的,包括監天侯當初融入,他其實奪取了許多上古氣運,否則,人皇其實沒那麼倒霉。

但是,之前一戰,人皇其實相當倒霉的,真要氣運昌盛,他肉身未必會徹底報廢。

奪取上古氣運,這一點,之前蘇宇不在意。

如今,隱約明白了點東西,那是因為人皇放任他奪取了上古氣運,否則,他沒那麼容易奪走。

然而,現在人皇氣運不佳,這麼下去,遲早會倒霉,甚至會掛。

蘇宇也不給多,五分之一!

他的氣運,極其昌盛,有巨人族的,有自己的,有上古的,有現代人族的,有那些支持他的強者的,甚至萬族的氣運都被他剝奪了許多,每一次大勝,都是一次氣運掠奪。

哪怕五分之一,也不少了。

此刻,監天侯的氣息,其實很強。

隱約,居然也有點要達到二等的意思,他是蘇宇天地氣運聚集,氣運越強,他越強。

聽到蘇宇說要分氣運,他低聲道:「宇皇陛下,這……」

蘇宇冷冷道:「速度,我是天地之主,你……聽令就行!」

監天侯嘆息一聲,不再多言,迅速剝離了一部分氣運,此刻,那氣運之力,如同金龍,咆哮一聲,瞬間朝人皇天地飛去,眨眼間,融入了天地!

而此刻,人皇天地一震,之前虛浮的天地之力,很快凝固了起來。

一股氣運長龍,在他天地中咆哮。

蘇宇冷眼旁觀,很快,微微挑眉,頓時,天地之力蔓延而出,剛離去不久的星月虛影,再次浮現,帶著茫然:「幹嘛?」

讓我走,又喊我做什麼?

「讓人皇把他的人皇印丟出來,包括星宇印,速度點!」

「做什麼?」

「管那麼多幹嘛……好吧,我缺個凳子,要這玩意當凳子用行了吧?」

星月無語!

知道蘇宇有目的,也不再問,迅速消失。

……

聚集地。

星月剛說完,人皇眉頭一皺!

他隱約知道蘇宇在做什麼了!

他皺眉道:「這傢伙,胡鬧……」

星月只是負責傳話的,此刻,見哥哥發怒,忍不住道:「你給他好了,你都不要了,現在也用不了,你不是想讓他當下一個人皇嗎?那你把大印給他啊,你要霸佔著嗎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鼻子都氣歪了!

瞎搞!

還有,什麼叫我霸佔著?

這本來就是我的好不好,你懂什麼啊?

他馬上道:「你不懂……」

星月無所謂道:「不懂沒關係,蘇宇懂就行了,你給他不行嗎?」

我心好累啊!

人皇想哭!

你還是我妹嗎?

你幫誰說話呢?

「不是,他是想……」

「他又不是壞人!」

星月惱火道:「哥,這個沒了,對你有影響嗎?」

「……」

好像沒。

人皇都沒說出來,星月見狀就道:「你看,對你沒影響,你還不想給,哥,你是不是捨不得權利?當人皇當習慣了,現在移交權利,你不樂意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想打死她算了!

「哥,快點啊,這裡一會,那邊都很久了!」

「……」

心太累了,我不行了,我想死了。

人皇被星月催促的沒辦法,咬著牙,將兩枚大印丟入河中,那大印,順著蘇宇的天地之力,迅速朝下游流淌而去。

人皇忍不住低罵道:「他簡直亂來!」

「他在救你,不知道感恩!」

星月嘀咕一聲,她又不傻,其實之前去了兩次,又曾親眼看到過蘇宇的天地,知道蘇宇大概是想救自己哥哥,這才迅速刺激自己老哥,將大印交出去!

蘇宇,是在救自己大哥!

人皇面色微變,看向星月:「你看出來了?」

有些意外!

星月一臉不善,廢話,我又不是白痴,何況,蘇宇無利不起早,他那麼做,肯定是有原因的,加上哥哥那副態度,再站在蘇宇的立場上一想,大體上不就猜到了嗎?

很難嗎?

無語了!

自己大哥,這是看不起我?

星月面色不善:「我看出來很奇怪嗎?這麼簡單的一些東西,哥哥覺得我看不出來嗎?哥哥總是不信任我,而我當初說,我的屬下會來救你,你還不信,現在信了吧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言以對,這話聽起來,真讓人悲傷啊!

他正想著,忽然臉色微變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,蘇宇天地動蕩,兩枚大印被他從長河中抽離了出來。

懶得看大周王鴨蛋般的嘴巴,蘇宇低吼一聲,一拳打出,無數規則之力震蕩,一下子將星宇印直接磨的粉碎,一股滔天之力溢散而出,瞬間湧入人皇天地,幫人皇天地穩固。

而人皇大印,也瞬間落在他天地之內,蘇宇萬千大道蔓延而出,開始梳理人皇大道的內部大道。

他要把人皇印,作為人皇天地的奠基之物!

讓整個天地,和自己的天地類似,一端可以有東西穩固,不再出現之前依靠時光長河的那一幕。

這樣一來,人皇天地擴張速度會放慢,但是,卻是極其適合此刻的人皇。

蘇宇都給人皇盤算好了,你就融入你自己天地好了,然後,斷了人皇大道,再融入天地,擴張你的天地,如此一來,新的人皇天地,會比之前適合你許多。

至於人皇答不答應……關我啥事!

我給你安排好了,你不答應,你的人皇印,星宇印,全部都廢了,你的天地也被我抽離了時光長河。

你自己看著辦好了!

人皇是老實人,老實人,那就老實地等待安排好了。

此刻,人皇的天地,迅速開始穩固起來。

一端的人皇大印,強大無比,也能鎮壓整個天地,甚至比蘇宇的天地都要穩固。

因為人皇的天地,此刻不強,這麼強大的大印鎮壓,綽綽有餘了!

而且人皇的天地大道,不算太多,蘇宇是聚集了幾千條大道,完成了天地編製,但是,蘇宇也發現了,人皇的天地中,聚合的大道,其實只有幾百條。

「原來……人皇只對幾百條大道有感悟……垃圾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聲音不小,大周王聽到了,也是無語了!

你這是羞辱人皇上癮了是吧?

蘇宇呵呵直笑,很爽的。

你不懂!

人皇之前還說,什麼他的天地也很完善,只是不想冒險一搏……算了吧,天賦不如我就直說,雖然我沾了點時光師的便宜,對大道都有一些涉獵。

可人皇這麼多年,居然也就鑽研了幾百條大道,真不學無術!

掌握大道多少,感悟多少,在蘇宇看來,那是讀書多少的問題。

顯然,人皇讀書也少!

而自己,一本時光冊,堪比萬本書。

樂呵了一陣,蘇宇迅速將人皇天地,和整個大印關聯了起來,虛空顫動,天地穩固,一方大印隱入天地之中!

蘇宇的天地之力,也迅速撤離。

眨眼間,之前強大的人皇大道,起碼弱了五成!

但是,更加穩固了!

而上界的道源之地,這一次,卻是消失了!

之前道源之地的屏障,也紛紛消散。

很快,原地只剩下了一個村莊大小的小黑土地!

大周王此刻算是徹底看明白了,一看這情況,臉色變幻:「陛下,您……把人皇陛下的天地,給壓縮成這樣了?」

「有何不妥嗎?」

蘇宇笑了,「這才符合他現在的實力,太強了,他自己會崩潰的!行了,大體上就這樣,我這算是救了人皇一命,等人皇歸來,融入天地,再斷了他的人皇道融入其中……我覺得,大概率還能保持二等巔峰,或者堪堪一等的地步,其實不錯了!」

人又沒死!

大概率還能恢復到一等,有什麼不滿足的?

大周王苦笑一聲,很快,點頭:「也許陛下才是對的,人活著才是希望!人皇陛下天賦出眾,加上有經驗,只是缺乏力量的積累,我相信他很快可以再次恢復到巔峰!」

蘇宇聳肩,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看人皇自己吧。

反正,我幫人皇做了決定了,人皇接下來怎麼辦,都是他自己的事了。

「星月!」

蘇宇再次召喚,星月再次浮現,忍不住道:「你不是說,不要擾亂時光流速嗎?」

「嗯,下次不召喚了,沒別的事,告訴人皇,早點回來,回來一趟,融入天地,恢復一下,免得馬上掛了,就這樣!」

「我哥能救了?」

「本來就沒多大事!」

蘇宇不以為然,「他自己鑽牛角尖罷了!」

人皇的想法,蘇宇不認同。

現在,就很好。

也許,少一個一等,甚至少兩個,那又如何?

一等怎麼了?

我自然有辦法對付,辦法都是人想的,你人皇活著,那就完事了!

這一刻,蘇宇心情很好。

回歸萬界,第一天就做了一件大事,救了人皇一命!

「你回去告訴人皇,我救了他一命,這都第二次了,他欠我兩條命,沒我允許,他可不許死,就這樣!」

兩條命?

星月疑惑,有嗎?

好吧,我只負責傳話!

……

「去他瑪德!」

這一刻,人皇爆粗口了!

罵人了!

誰欠你兩條命了?

你蘇宇,可真的會算賬!

此刻,他很悲傷,我死都不給我死嗎?

你替我做決定……你搞什麼啊!

沒了兩位一等了!

要不然,我肯定可以製造出兩位一等境出來的,現在全被這小子毀了!

當然,現在他還可以堅持,不管蘇宇,繼續把人皇大道讓出去,可是……算了,一位一等,還未必比得上我自己!

人皇深深嘆息一聲,忽然,露出笑容,呵呵笑道:「算了,這小子,有自知之明!他知道,沒有我,他是扛不住的!」

換個角度想,心情頓時好了。

蘇宇這孫子,怕了吧?

怕我死了,對不對?

我死了,你撐不住了對不對?

果然,我星宇才是諸天唯一,最重要的人物,誰不怕我死了?

你看,文老二當年生怕我掛了,每次大戰,都是急的不行,大哥,你靠後,我來!

看看,現在到了你蘇宇,照樣也一樣,我的重要性,比誰都重要!

星月無言,「哥,他讓你早點回去融天地!」

「急什麼!」

人皇不和蘇宇一般計較,也不和自己妹妹一般計較,「現在走什麼走,萬族還在呢,等他回來了再說!」

打發走了自己妹妹。

人皇先是自我安慰了一陣,很快,又是一陣嘆息。

瞎搞啊!

我就算融入了天地,想再次恢復起來,難度還是極大的,而現在……缺的就是時間,你這傢伙,又不是不清楚!

否則,我何必假手於人呢!

因為,你崛起的太晚了啊!

若是早個幾十上百年,都不需要你幫我的,我自己就有決定。

「君生我已老啊!」

遲了!

這一刻,人皇發出了一聲感慨。

我的命,是保住了,可你怎麼辦?

我一旦斷道自救,你就知道,你會面臨多大壓力了,他斷道自救,動靜一定會很大,萬族一定會來阻攔,蘇宇……需要面臨一次危機了!

這一刻的人皇,複雜,欣慰,又有些無奈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50章 君生我已老(萬更求訂閱)

87.2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