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2章 默契(求訂閱)

第852章 默契(求訂閱)

天門內,大多都是無盡虛空,類似於混沌之地。

很少有人在這片世界開闢天地。

就算開闢了,也很少會讓外人踏入。

這裡的一片天地,就是一個道場,真正的道場,我之領域,皆是我道!

萬界,那是時光之主開闢的道場。

時光之主也就不在,否則,萬界就是他的天地,輻射到哪,哪裡就是他的領域,在這個領域,除非比時光之主還要強大許多,否則,在這,無人可以匹敵時光之主。

所以天門中很多人,其實沒有自己的地盤,居無定所,流浪在天地之間。。。

也有強者,開闢小世界,但是也不會維持太久,因為整個天地太過不穩定,時常會震蕩,開闢的小世界,很容易破滅。

這裡,時常會出現天地破滅的時期。

此刻,歸從蘇宇天門投影所在位置,迅速挪移。

沒多久,歸回到了一片懸浮在虛空中的黑暗大山之中。

這裡,是他的老巢。

感受到歸回來,很快,有巡查強者問候道:「道主,最近歸雲山有震蕩之像,不知是否要迎來破滅期,還要勞煩道主探查一番,以做打算!」

歸微微皺眉,這麼快?

他皺著眉頭,威嚴道:「我知道了,天門即將開啟,倒是異象頻出,看樣子,即將和萬界要重合了!」

那巡查強者臉上露出一抹期待之色,很快,輕聲道:「希望到了萬界,可以再建歸雲山!」

歸沒說什麼。

以前,他也許是這個想法,到了萬界,把自己道場建一建,佔個地盤就行。

可現在,他無意中接收到了蘇宇天門的信號,有希望提前降臨萬界,那他就不滿足於之前的打算了,到了萬界,建個道場……那多卑微?

我若是能提前幾年進入萬界,那可操控性就大了!

16道強者,在萬界,如今應該是無敵的!

心中想著,他也不多說什麼,迅速道:「這幾日,我感應到天地波動,那外來者,最近又和人爭鬥了?」

「文王他們嗎?」

巡查者急忙道:「又鬥起來了,連那位霸主都被牽引出來了,道主有所不知,聽說永生山那位走出了禁地……」

歸輕吸一口氣,這麼快?

我才走幾日而已,那位都出來了?

永生山,天門后禁地之一,那裡,是一位開天時代的霸主所居,也是文王他們這些年爭鬥的主要對手。

巡查者又道:「不過這位走出禁地……沒去找那幾位外來者……而是去找死靈禁地霸主了!」

歸微微皺眉,死靈霸主。

這是準備在天門開啟之前,開啟大戰嗎?

這些禁地霸主,強大無邊,個個都是至高無上的頂級強者,之前都有默契,並未發生什麼太大的衝突,最大的衝突,還是很久之前,死靈之主進入天門后,那一次,因為他也算外來戶,這才爆發了頂級大戰。

不過這位以強大的實力,鎮壓了四方,其他禁地霸主選擇了不管不問,讓他立足天門之後。

如今,多年不曾掀起戰亂,難道現在要開始了?

他陷入了沉思,片刻后道:「這麼說,文王他們沒被追殺?」

「是,那兩位一起消失了,沒什麼動靜,可能在私底下交戰,或者根本沒遭遇到。」

巡查者回應了一句,還是有些期待的:「道主,不知這兩位會不會爆發戰鬥?」

歸沉聲道:「別期待爆發戰爭,也許這樣的存在戰鬥起來,你會覺得很有意思……可是,一旦這些至強者交戰,大戰席捲天地……那時候,你就知道什麼叫大破滅了!」

巡查者一聽,頓時點頭,這倒也是。

這些至高無上的存在,一旦爆發大戰,很危險的。

「明白了……」

歸急著有事,也沒多說,很快道:「你這幾日,多巡查一番,對了,給我的一些老友,通知一聲,過幾日,我在歸雲山辦論道會!」

「道主要談晉級之道嗎?」

巡查者倒是來了興趣,有些激動,道主晉級16道之境,這哪怕在天門后,也是強大的存在了,歸雲山的地位,也是與日俱增!

不過道主晉級時間不長,這些時日也一直很安靜。

現在要開論道會,想必很多大人物都會有興趣吧,畢竟16道,還是新晉的那種,其實也是很多年才會有一次了。

「道主,那我馬上邀請各位強者……道主還有什麼要吩咐的?」

歸沉吟一會道:「告訴他們,帶一些規則碎片之類的,論道會,情況允許的話,會做一些交易,很多年不曾見面了,大家借著這機會,交換一下彼此需要的寶物。」

「好!」

巡查者也很開心,交易好啊,在天門后,想交易,很難的。

虛空無盡,很難找到一個固定場所進行交易,找到了,也不敢輕易交易。

頂級強者,對這些不太感興趣,也沒興趣庇護誰,更沒興趣去開設什麼坊市。

弱者倒是想,關鍵沒這個實力。

以前有人開過,結果倒霉,開到了禁地附近,一位禁地霸主,嫌棄坊市吵鬧,隨手一擊,就磨滅了那坊市,死傷無數,打那以後,就沒幾個人敢再亂開什麼坊市了。

在這天門之後,更多的還是追求安靜,死寂,這才是破滅時代的主流。

歸不再多說,此刻,他還是有些遲疑的。

找文王……很危險的。

文王和武王,也是兩個大殺胚,這些年和一位禁地霸主斗到現在,也沒落入下風,兩人聯手,也許真的可以匹敵那位。

只是那位存在的時間太久遠,後裔和傳承中也走出了至強者,人多,否則,文王武王未必就怕了對方。

這樣的存在,對歸而言,都很可怕。

這倆遇到強大的存在,也許會避退,他去找,反而能找到,因為那兩位也許還想殺個一等發泄一下。

到底去不去?

一個個念頭浮現,歸咬了咬牙,去!

不去找,蘇宇那個傢伙,你去告訴他文王不給……他大概率不信。

文王會不會給,歸其實覺得希望不大,畢竟對方和蘇宇又不認識,可也許會給呢?

第十代人主這個身份,也許有點用。

一個個念頭在歸的腦海中浮現,很快,他開口道:「我要出去幾日,有事及時通知我!」

「諾!」

巡查者應了一聲,目送歸離去,有些奇怪,道主很少會遠出,最近怎麼來了心思,到處走動了?

道主膽子……不太大的。

也是,在這個地方,一不小心,就容易誤闖禁地,被強者擊殺,也許道主覺得達到了16道之後,不需要那麼忌憚了吧!

……

歸只知道文王他們大致所在區域,這兩位,一直都在那邊,很少會離開。

據說,永生山那位抓了文王的妹妹,想要誘殺這兩位,具體如何,歸也不清楚,但是他知道,文王和武王,在永生山禁地區域,停留了許多年。

哪怕敗退,也會很快回歸,不會離開太久,一直給永生山製造絕對的壓力,讓永生山也是疲於應付。

永生山的主人,幾次想出手格殺他們,結果都是無功而返。

這兩位,實力強大,關鍵時刻,一看無法匹敵,很快就會遁逃,你追蹤也沒用,那文王手段高超,若是在天門外,誰勝誰負還難說。

不過進了天門,這文王應該也被削弱了一些。

歸一個個念頭升起,很快,跨入了一片絕對黑暗,無比寂靜的區域。

在這片區域之外,還有一些小道場存在,一些一等強者,也開闢了自己的領地,有些道主,還喜歡製造光明,人也不少,倒也不算徹底死寂。

然而,永生山禁地之外,那是真的死寂無比,因為沒人敢來這,來這的,不是被永生山的強者殺了,就是被文王和武王順手給殺了。

多年下來,這裡,早已成為絕地。

這時候的歸,是有些忐忑的。

當然,他也不傻,並非本尊親自前來,本尊隱藏在了外圍,此刻,只是操控著分身來探查一下。

歸稍顯忐忑,這地方,之前他是絕對不敢靠近的,成為一等之後,膽子倒是稍微大了點,可沒事的話,也最好不要來這鬼地方。

這地方,這些年沒少有倒霉鬼被殺。

人形生物還好,非人形的,聽說那武王看到了眼睛都要發綠光了,據說是餓的,誰知道呢。

帶著這樣的心思,他小心無比,一點點探查。

又怕被誤殺,只能傳出微弱無比的聲音:「文王大人,有事求見!」

如此一來,對方要是暗中看到了,突襲他,聽到聲音,應該不會瞬間擊殺他這分身了。

呼喚了一陣,沒什麼動靜。

歸也有些著急,蘇宇那傢伙,只給了他三天。

這混蛋,逼的太緊了。

「文王大人,歸有事求見……」

他不斷呼喚著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就在他分身不遠的地方,一身白袍的文王,背負雙手,就這麼默默看著歸的分身,眼中露出神芒,看著他的分身,推算他的本尊所在。

武王不耐煩道:「幹嘛,直接殺了了事,你看什麼呢?」

一看就不安好心!

這種傢伙,宰了不就完事了。

文王並未搭理他,他眼中神光閃爍,許久,朝遠處虛空看去,這傢伙的本尊好像在那邊。

算是在禁地覆蓋範圍之外。

文王微微揚眉,「一等!」

「哦!」

武王不太在意,一等怎麼了?

一等也有強弱之分,這傢伙看這樣子,就不怎麼樣。

他也沒興趣和這個叫歸的糾纏,開口道:「那傢伙出去了,我們不如殺入他老巢,幹掉他這一脈,救迴文鈺……」

文王沒理會,沒那麼簡單。

「給個話啊!那是你妹,你都不管了?」

文王側頭看向他,笑了,「急什麼!那傢伙你以為真的走遠了?故意的罷了,找個借口,想把我們引入他的地盤,那時候想跑也難了!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武王其實也不是真的一點不懂,此刻,還是有些煩躁道:「可是等他回來了,更麻煩!他不是要引我們上鉤嗎?那就趁著這時候,干他!」

文王沒回話,他再次看向歸的分身,微微挑眉:「你說,他是棋子誘餌,還是真來找我們有事的?」

「能有什麼事?」

武王不屑一顧:「一個之前都沒什麼名氣的傢伙,忽然出來了,當然是誘餌!指不定就是那龜孫子安排來的!」

文王笑了笑,也不一定。

他心中迅速判斷著,衡量著,忽然,身影一閃。

那邊,歸還在小心翼翼地喊著,忽然眼前一花,再恢復,已是駭然,這……自己雖是分身,可他作為一等,哪怕分身也是極強的。

毫無感應,就被對方拉扯走了!

太可怕了!

歸剛想說話,眼前浮現一人,身穿白袍,氣息縹緲,氣度也是非凡,一出現,歸的眼前便出現了世界輪轉之狀,此刻,好像浮現出大院子。

一棵大樹參天而起,石桌浮現,石凳浮現。

「坐吧!」

文王的淡笑聲傳來,他自顧自坐下,一杯茶憑空浮現在歸的手中,歸駭然失色!

太強了!

哪怕是分身,此刻的他,也有些動容,氣息有些飄蕩,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,小心道:「不敢,敢問……可是文王大人?」

「你是前輩,不敢當!」

文王端起茶杯,喝了口茶,眼中帶著笑容:「你在找我?」

「是……不是……」

歸忽然有些緊張起來,急忙道:「大人……大人別誤會,是有人托我找大人……」

「哦?」

文王笑了,「是門內的,還是門外的?」

歸心中一驚!

你怎麼知道可能是門外之人找你?

門外之人,根本無法聯繫門內的!

而此刻,一尊壯漢浮現在文王身邊,不耐煩道:「直接抓了本尊,搜索記憶完事,這麼麻煩幹嘛?」

「休得聒噪!」

文王呵斥一聲,又笑道:「前輩繼續說!」

歸很緊張,在蘇宇面前吹的天花亂墜,可真見了這兩位,他還是很緊張的,一等,很厲害!

可是,這兩位是和一位禁地霸主,糾纏無數歲月的至強者!

這些年,永生山被殺的一等,也不是沒有。

除了那位禁地霸主,任何人遭遇他們,都有隕落的危險。

心中想著這些,他不敢怠慢,急忙道:「是……是門外的……」

武王頓時眼睛一瞪,文王卻是按了按手,想了想,笑道:「托你找我何事?」

歸有些驚訝,文王到底是故作淡定,還是真的不在意,自己說是門外的,他居然反應如此平淡?

也不問問是何人找你?

儘管心中腹誹,猜測文王也許是故作淡定,但是,他也不敢怠慢,小心道:「是……是人族第十代人主,托我尋找大人,第十代人主就是……就是人皇之後的第十位人族之主……」

「我知道。」

文王笑道:「不用解釋這個,直接說,他找我何事!」

歸有些難以啟齒,他怕自己說出來,會被這兩人當成騙子打死,他有些緊張,之前自己沒讓蘇宇給自己一點信物……當然,一般的東西,也無法傳遞過來。

「他……他想……」

歸還是不好說,這……我怎麼說啊?

他說,要你把這麼多年積累的寶物,都送他,你打死的規則之主,那些規則之力,規則碎片,你全部交出來,給我帶走!

這……越想,歸越是忐忑。

而此刻,武王冷冷道:「磨磨蹭蹭,鬼鬼祟祟,你是想找死嗎?」

那兇悍的氣息,席捲而來,歸只覺得有些窒息感。

這時候,文王微微擺手,壓下了那些氣息,笑道:「太山,別搗亂,嚇唬前輩做什麼?」

嚇唬前輩……

歸有些尷尬,也不敢說什麼,再次道:「是……是這樣的,那位……他……他想讓文王……讓文王……」

文王見他不敢說,笑了,「說吧,他托你找我,是想要什麼?還是想問什麼?又或者就是乾脆托你帶個話,罵我們幾聲?」

歸臉色都變了!

別說,你說的三點,全中了,蘇宇的確想要點什麼,也想問點什麼,還想罵武王!

文王……蘇宇……

歸的腦海中浮現無數念頭,這時候,不敢再怠慢,只覺得驚悚,很快道:「他想要文王大人所有的規則大道、規則碎片、規則之力……他說要提升他的下屬……」

文王看著他,笑了:「你是他天門的連接者?」

歸眼神變幻,「是,不過……文王大人也知道,當我斷開和他天門的連接,他的天門虛影會消失,所以大人不要想……」

文王淡淡道:「放心,沒那個興趣和時間,真被永生山那混蛋發現了,反而不是好事,真天門打不開,投影,他若是投影出去了……萬界的麻煩!你知道便行!你目標不大,而我,一直被盯著呢!」

歸暗暗鬆了口氣,我也是這麼打算的,要不然,我還真怕。

而一旁,武王眼睛一瞪,天門……投影……連接者!

誰?

上次那個小子?

不對啊,上次那個小子,前幾日還很弱小,按理說,還沒到能開天門連接強大的存在的地步。

要知道,眼前這傢伙,再弱,他也是一等!

難道是別人?

一時間,武王也不好猜測了,也懶得去猜測,太麻煩。

沒事少動腦子,能多活一些年。

文王陷入了沉思中,片刻后笑道:「可以!」

什麼可以?

歸還在疑惑中,文王隨手一拋,一個圓球落入歸手中,文王輕笑道:「給他!當然,我設下了一些封印,不要私自打開,你要是想要酬勞,找他去要,我現在給不了你什麼。」

歸一臉懵,實在是沒忍住,低聲道:「文王大人……認識蘇宇?」

「不認識。」

文王笑道:「需要認識嗎?」

「……」

這叫什麼話?

歸此刻都愣住了,不認識,然後你就把東西給了,然後也不問問什麼情況,文王真的幾乎什麼都不問,就跟個傻子一樣!

我來要,他就給了。

是,規則碎片,規則大道,其實對他們這些人,用處不算太大,可是,對那些未達到規則之主境的人而言,這就是至寶。

實際上,哪怕他們,也能用得上的。

現在倒好,自己說了一下,文王就給了,沒有任何遲疑。

此刻,歸都要懷疑人生了。

他整個人都懵了。

文王和蘇宇,到底什麼情況?

一個篤信文王會給,一個真給了!

歸沒有什麼興奮,只有一股寒意升起,越是如此,他忽然愈發覺得,危險,很危險!

不知道是文王給他帶來的,還是蘇宇。

這兩人,隔空交流,甚至都沒交流,就這麼達成了一致。

歸敢保證,蘇宇沒辦法聯繫到文王,否則,他自己聯繫就好了,沒必要找自己,而文王,也沒辦法聯繫到蘇宇,否則,他就該自己和蘇宇溝通了。

都沒有!

可這一刻,兩人出奇的相似默契。

你要,我就給,哪怕你來的並非本人。

歸手中拿著那個圓球,此物被文王封印了,他不敢亂動,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有多少規則之力,但是他知道一點,一定不少,他隱約可以感受到澎湃的力量!

也許……還有一等境的規則大道!

他有些氣息急促,一等境的大道!

有嗎?

可能是存在的,因為文王殺過一等!

歸有些口乾舌燥,低聲道:「大人……不擔心我拿著這東西,離開?」

文王笑道:「不會,我信任你!」

歸忽然心中寒冷無比!

信任個屁!

我們不熟,我只是知道你這人,但是我從未和你打過交道,談何信任?

文王越是如此,他越是擔心。

文王又笑道:「還有別的事嗎?」

「……有!」

歸深吸一口氣,「蘇宇還讓我問,問……文王……文王大人的老巢在哪?」

「在星落山,還能在哪?」

武王忽然插話,忍不住道:「你是天門承載者,那你……」

文王抬了抬手,打斷了武王的話,笑了笑,看向歸,過了一會才道:「先問個事,你知道人皇如今什麼情況嗎?」

「人皇?」

歸遲疑道:「他……不是據說還在和萬族強者征戰嗎?」

這個我可不知道。

文王判斷了一陣,老巢……說我的天地嗎?

上次蘇宇就問了,問自己開沒開天地。

至於星落山的老巢,蘇宇肯定是知道的,不知道,他不可能得到一些東西。

人皇有事嗎?

星宇若是沒事,那無所謂,有事的話,還真擔心自己不在,會被他坑一次大的。

這一點,卻是不太好判斷了。

蘇宇,和人皇現在有沒有接觸?

應該不至於吧?

太快了!

蘇宇,還沒到那個地步吧?

可他連接了一等境的歸,代表他的天門已經相當強大了!

實力,自然也是提升了許多。

關鍵在於,這傢伙連接了歸,居然可以操控歸,為他辦事,不得不說,文王也有些意外,上次看到的那傢伙,手段可真不少!

這是開天成功了,所以提升了許多?

上次他見蘇宇,蘇宇正在開天中,體悟生死大道,這麼說來,他也許真成功了!

想到這,他忽然笑了,開口道:「路在腳下,自己去找!沒人會幫人幫到底,讓他自己想辦法!」

歸也不敢說什麼。

文王又道:「還有嗎?」

「沒……沒了!」

歸沒敢說出蘇宇罵人的話,他怕被武王打死。

文王卻是笑了:「沒了?你直接說,他是罵我了,還是罵太山了,那就完事了!」

「沒……沒有……大人說笑了!」

歸心中劇震,沒,我不能說。

文王笑了起來,「那算了,你回去吧,此地不宜久留,永生山的那傢伙還在盯著我……」

說到這,文王沉默了一下,忽然道:「告訴他,不用擔心我們,做好自己的事就行!天門開啟之前,我會想辦法解決大敵,籌備天門開啟事宜!」

「……」

好大的口氣!

歸心中有些震動,文王的意思是,在天門開啟前,可以解決永生山這位?

你和對方,還是有差距的!

否則,早就不會糾纏到現在了。

文王笑了笑,又道:「還有一點,告訴那傢伙,沒事別天天勾連天門,容易導致天門提前開啟……當然,開天門對你有幫助,這個你隨意,不說也行。」

歸有些訕訕,連忙道:「不敢,不敢!」

「去吧!」

文王一揮手,歸已經消失在原地。

等歸再次清醒,已經看不到文王他們,他心中驚懼,不敢怠慢,迅速離開,也沒和本尊匯合,他得到處跑,最好跑到文王不敢追蹤的時候,再和本尊匯合。

文王給他的感覺,很可怕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武王眼神雪亮,「老文,你們剛剛聊的,是上次那小子對嗎?你兒子來找你了?」

「閉嘴!」

文王微微揚眉,還在沉思中,而武王卻是興奮道:「你剛剛為何不直接抓了那傢伙,然後和那小子聯繫上,那小子的天門,都可以承載一等了!那也就是說,你可以通過那小子,接引一些你的天地之力,雖然不多,但是接引一等天地之力過來,你也比現在強啊……」

他很興奮!

這是機會!

文王卻是微微搖頭:「急什麼!」

有什麼好著急的。

「讓這個歸,去做!」

他笑了笑:「我們目標太大了,而他……剛剛好!他有想法,想離開門后,進入萬界,他既然都敢冒險來找我,代表他已經上了套!」

不需要自己太過費心,那樣反而容易壞事,稍有不慎就會被人發現。

現在正好!

門后的傢伙,這些年他其實想收服一些,結果,因為和永生山的戰爭,導致門后的強者,也不敢貿然插足,倒是讓他多年來有些舉步維艱!

他的視線,投向遠處,那裡,有一座巨大無比的大山!

永恆存在!

天地破滅,都依舊存在,那便是永生山,也是這些年一直和他糾纏的對頭,他和武王,聯手起來,也有些無法匹敵對方。

當然,這是在門后,在門外,他未必怕了對方。

可在這,他無法接引自己天地之力,還是不如對方的。

如今,死靈之主也摻和了一手,文王也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。

不過,永生山的傢伙,真要和死靈之主對上了,也未必能佔到什麼便宜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他很快道:「不知道那小子開天,開了多少道?現在需要規則之力蘊養天地,連接了歸,那他可能具備了二三等之力?」

他不是太確定。

如今,雙方隔著天門,筆道又被那小子折騰的不像樣子,具體情況,他也無法感應絲毫了。

他目光再次看向遠方的那座大山,佇立虛空無數歲月,半晌才道:「文鈺快不行了!」

武王臉色微變!

文王卻是淡漠:「所以,在她出事之前,必須要拿下那傢伙!咱們在這虛度光陰太多年了,那傢伙現在也急了,馬上天門要開了,我卻是一直阻攔他,給他製造麻煩……他也知道,我回歸萬界,實力會增長,他也擔心我那時候會報復他,所以,他也要這時候解決我!」

「要開了嗎?」

武王凝重了許多,「大概還要多久?」

「快了!」

文王判斷了一下,又道:「最近小心點,等待一陣,看看蘇宇能不能給我提供一些幫助……」

「你兒子……我覺得挺厲害……也許有戲!」

文王笑了笑,幽幽道:「在我面前扯扯就行了,真見了面,嘴巴還是閉緊點,你信不信,他心眼很小,會找機會弄死你?」

我不信!

武王撇嘴,我是誰?

武王!

我多厲害啊,除了你和老大,我誰也不怕!

文王笑了一聲,不再理會。

轉頭看向歸離開的方向,陷入了沉思,蘇宇,和人皇匯合了嗎?

萬界的局勢,此刻到底如何了?

有些事他沒問,問多了,還不知道蘇宇怎麼忽悠那個歸的,戳穿了就沒意思了,作為讀書人,這個道理文王還是懂的。

少說少錯!

所以,這次見到歸,他也沒說什麼,沒問什麼。

但是,此刻的文王,隱約有些震動。

蘇宇開天門了,這不奇怪,現在讓他稍有震撼的是,他已經開天成功,連接了一位一等,這代表,蘇宇實力提升的極快,與日俱增!

那能否在天門開啟之前,蘇宇給自己輸入足夠多的天地之力進來?

至於自己天地在哪……他沒細說,但是蘇宇肯定可以找到,這一點,文王不懷疑,若是找不到,那說明蘇宇太蠢,蠢貨,不配發現自己的天地!

……

沒用三日。

歸這一次,效率也快。

一日後,他聯繫了蘇宇。

因為蘇宇這孫子,太坑了!

關閉了天門不說,一直在慢慢消磨他留下的烙印,這讓歸很鬱悶,只能提前抵達,再次聯繫蘇宇。

「拿到了?」

開門的第一刻,蘇宇問了一句,歸都沒來得及開口,蘇宇又道:「文王說什麼了?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?」

「他……他說讓你自己去找!」

「嗯?」

蘇宇挑眉:「原話是什麼!」

歸無語,原話差不多就是這,有什麼區別嗎?

回想了一下,他還是道:「文王說,路在腳下,自己去找,沒人會幫你到底……」

蘇宇眼神閃爍。

路在腳下……

一個個念頭浮現,這是文王給我的答案嗎?

你也不嫌臭?

蘇宇無語了!

他摸了摸下巴,文王真行,藏這地方,別說人皇了,是個人都很難發現啊。

「是肥球身上那隻靴子,還是另外一隻?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,可能是肥球身上那隻!

文王,是真的可以。

路在腳下……給的提示太明顯了,蘇宇發現不了才怪了!

「這麼說,他的靴子……難道是奠基之物?你可真行,用這玩意奠基?」

若是如此,蘇宇就服了!

什麼寶貝你不用,你用鞋子奠基!

也許不是肥球身上那隻……因為肥球一直隨身攜帶著,文王不至於把這玩意,就丟到肥球肚子里吧?

「找找看就知道了!」

蘇宇露出了笑容,果然,還是這樣直接問比較方便,否則,想找的話,還是有點麻煩的。

天地也找到了,文王也聯繫到了,人皇天地也搞定了,這麼說來,此次回歸萬界的目的,倒是差不多都完成了。

當然,關鍵在於,他很好奇,文王這些年收集了多少規則之力?

很快,他開口道:「好了,這些不說,文王給的東西呢?」

「我傳送給你……但是……我覺得難度不小,阻礙很大!」

「傳送好了!」

蘇宇不太在意,是你的阻礙,你想辦法,和我有什麼關係?

歸很心累,他忽然覺得,自己像個打工的!

給蘇宇和文王打工!

他倆隔空交流,自己還得給他們跑腿!

越想,越是憋屈!

有那麼一刻,他都不想給蘇宇傳送了,他想私吞!

可是……他還是希望能提前進入萬界!

歸心中想著,咬牙道:「那先給我凝聚分身!」

「隨你!」

歸見他這麼說,有些興奮,我可以提前了解萬界了!

很快,他開始凝聚自己的分身。

而蘇宇,一揮手,他意志力烙印所在,化為一個世界,下一刻,蘇宇探手一抓,一具藍天分身浮現,蘇宇傳音說了一陣,藍天分身露出笑容,有趣!

一瞬間,藍天消失。

而歸所在的那片區域,多了很多人。

蘇宇笑了起來,我想,歸一定會很愉快的,一定可以滿載而歸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52章 默契(求訂閱)

87.5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