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4章 恐怖的提升(萬更求訂閱)

第854章 恐怖的提升(萬更求訂閱)

蘇宇靠近那個核心圈子,小小的一隻靴子,這可能才是本體。

當然,這麼大的靴子穿著才合適,真要星辰海那麼大,那文王的腳得多大才行?

「天地在這,代表文王其實沒用天地之力,或者說,只是用本體之力……」

沒用天地之力,不代表沒實力。

比如蘇宇,在天地內和天地外,都有實力。

天地不毀,他在外面就是二等。

這一點,不會因為他和天地距離遠,就出現忽然變成普通人的實力,但是,在天地中,或者能動用大量天地之力,實力會有增幅。

蘇宇增幅就不小,二等到一等的增幅。。。

「文王的天地,若是能隨身攜帶……那肯定比現在還要強不少。」

蘇宇仔細觀摩了一下,文王天地中,一股股規則之力溢散。

蘇宇在探查能量源頭!

蘇宇現在天地中的能量,一部分來自混沌之力的轉換,一部分是經常殺人,殺了人,直接吞噬消化。

文王,難道也在時光長河上開了口子?

可是,開了口子,蘇宇沒道理看不到,大家也沒道理髮現不了。

那文王的天地,力量來源在哪?

靠文王維持?

文王離開很久了,就算之前是他自己維持,現在也不能了,隔著天門呢,傳遞力量而來,也會被削弱許多。

「也許……我能在這,有些收穫!」

蘇宇眼神異樣,什麼收穫?

自然壯大天地的方法!

文王的天地,在他本人不在的情況下,在沒有混沌之力的情況下,在時光長河沒開口子的情況下,如何壯大的?

這東西,不可能憑空誕生的!

而蘇宇,如今還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,包括混沌之力的轉換,也需要不少的時間,文王怎麼做的?

他一步跨入靴子下方,雖然有些丟人,被踩在腳下,但是蘇宇很多時候,還是不太在意這些的。

文王惡趣味的厲害,他把靴子懸挂在空,進他天地,你就得被踩在腳下才行!

一進入天地,蘇宇好像被縮小了。

外面,大周王和通天侯微微一怔,此刻,蘇宇化為一個螞蟻大小的人,鑽入了文王的天地中,那正常大小的靴子,此刻在蘇宇眼中,就成了天!

很快,蘇宇朝外看去,他能看到外面,也是有些古怪,此刻,外面有兩個巨人,遮天蔽日的巨人!

「有趣!」

納須彌之術!

文王的天地,看起來小,實際上卻是不小,蘇宇踏入的瞬間就感受到了,比自己的天地要穩固的多,要強大的多,一股股大道之力充斥著天地。

自由自在!

這是一片新的天地!

蘇宇抬頭看去,好像看到了一個新世界,這裡的空氣很新鮮,這裡的土地很芬芳。

自由的味道!

蘇宇閉著眼,默默感受著,體會著,他忽然有些明白,文王追求的是什麼了!

自由!

大自在!

文王,就是這樣一個人。

他所做一切,其實和蘇宇之前追求的是一樣的,求一個自由。

之前,別人說蘇宇像文王,後來,感受久了,大家又覺得,蘇宇其實不像文王,他只是有些時候,偽裝的像文王,大周王說,蘇宇其實更像人皇!

所謂的像人皇……在蘇宇看來,其實就是給自由的文王,套上了枷鎖,變成了不太自在的人皇。

這一刻的蘇宇,自己也有些感悟。

他,也許是人皇和文王的集合體。

他嚮往自由,但是他沒辦法那麼輕鬆獲得這些,他不像文王,在那個時期,有人皇可以幫他解決這些麻煩,所以文王是自由的。

而蘇宇,他只能自己來扛。

「自由自在,天地任我縱橫……」

當蘇宇默默感悟的時候,他體會到了文王的心思。

然而,在這些自由中,卻是又有些束縛……

蘇宇也感受到了!

他發現,文王可能也被束縛了,這樣的束縛,來自很多東西。

人族,親人,朋友,戰友……

和蘇宇,好像也一樣,在經歷一個追求自由,但是被束縛的過程。

蘇宇苦笑一聲!

連文王,也被人皇傳染了嗎?

最後的一刻,蘇宇隱約感受到了一點點東西,那熟悉的味道——責任!

這一刻的蘇宇,忽然有些無奈,有些苦澀,「原來……你也被傳染了,或者說,這天地不寧,誰也無法享受這自由?」

文王啊!

號稱自由自在,為所欲為,隨心所欲的傢伙,他其實也隱約被束縛了!

那股熟悉的味道,叫責任!

「人皇啊!」

蘇宇一聲嘆息:「為何不抽離了這世間所有的責任呢?」

他之前所追求的,便是文王所追求的自由,他還是很羨慕文王的,除了妹妹倒霉的事,蘇宇還是很羨慕的,可現在,其實可以明悟,文王的天地,一直藏在這沒動,其實就已經失去了自由!

「紅塵鎖凡心,有凡心,便是凡人,文王……你也逃不過此劫!」

蘇宇嗤笑一聲,一揮手,一股力量消散,那自由的風,消散了。

「假冒偽劣的自由!」

哪來的自由可言,早早就知道三門存在的文王,壓根不可能真的獲得自由,若是人皇能鎮壓諸天萬界,鎮壓三門,那文王倒是可以瀟洒,真正地去追求這些。

可惜……不能!

所謂的自由大道,都只是表象,他再次感悟,這一次,又有了一些新的收穫,新的感悟,新的道。

原來,所謂的自由不真。

「求索?」

蘇宇默默體會著,是求索嗎?

他在文王的天地中,感受到了另外一股大道之意,好像這才是文王的本質大道。

之前的自由,給鬼看的,但是一般人還真看不透。

「前路漫漫,上下求索,探索天地真諦,感悟大道本質……」

這一刻,蘇宇忽然深有感觸,求索!

文王的核心本質,是求真!

明悟世界本質!

「研究員?」

這一刻,一個很久不再出現的辭彙,被蘇宇念叨出來,文王……難不成是一位研究員?

若是這樣,那就有趣了!

蘇宇默默感悟著,這一刻,天地之間,好像也有些響應,漸漸地,一道虛影呈現了出來。

在蘇宇有些異樣的眼神下,忽然,那道虛影呈現,帶著一些茫然,也看向蘇宇,接著,有些迷茫:「陛下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愣住了!

他看著對面的老人,遲遲沒吭聲,半晌,臉頰有些僵硬:「你……忽然出現在這的?」

「這是哪?」

老人看著蘇宇,還是茫然。

蘇宇哭笑不得:「書靈前輩,你……你自己不知道嗎?」

「我該知道什麼?」

書靈茫然無知,我該知道什麼?

蘇宇嘆息一聲,無奈,「你……你居然是文王的天地之靈,這是我沒料到的!」

書靈都懵了!

而蘇宇,其實也懵,懵了之後,是哭笑不得,無奈至極:「原來如此!文王這個大騙子!」

「……」

書靈無語了,你罵我主人做什麼?

蘇宇齜牙咧嘴,半晌才道:「我他么還以為真是靴子……本質上,卻是一本書!」

他苦笑一聲,這一刻,隱約有些明悟,文王的書,也許才是核心本質。

書靈,其實是他天地之靈!

當蘇宇撥開迷霧的剎那,感悟到了文王天地本質,也就是所謂的求索之道,一直被遮掩的真相顯露了,書靈呈現了!

蘇宇嘆息一聲:「艹!」

書靈看著蘇宇,你罵我幹嘛?

蘇宇沒罵他,他忍不住道:「文王就是個混蛋,書靈前輩,你太慘了!」

「啊?」

蘇宇鬱悶:「你還沒感受到嗎?書靈前輩,你是書本成靈,按理說,你是最有文化的存在,可你進步很慢,無他……你吸收的能量,都融入文王的天地了,我還以為他找到了無中生有的辦法……現在我懂了,他就是製造了書靈前輩,以靈汲取力量,不要臉!」

而這一刻的書靈,其實也在感悟什麼,許久,好像也有些感悟,漸漸地,眼神微微變幻一陣:「我……好像……是這天地之靈,這天地……才是我本體?」

他陡然看向上空,愣了一下:「這……不該是靴子,而是……一本書才對!」

「萬道經!」

書靈喃喃一聲,他的本體,是《萬道經》,這本據說是文王一生體驗的大道之書,在前期倒是顯得很強大,可到了現在,卻是沒那麼驚艷了。

進步不快,或者說幾乎毫無進步。

按理說,作為書靈成道,進步應該很快才對,可是沒有。

今日,蘇宇和書靈都明白了!

不是沒進步,而是書靈汲取的力量,規則,感悟,其實都融入了這片天地。

之前,書靈要融入蘇宇天地,卻是沒能成功,蘇宇當他特殊,也沒在意,書靈此次也沒有成為規則之主,沒有征戰在前線,實際上別說規則之主,此刻的書靈,撐死了二等合道!

距離規則之主,還很遙遠!

可現在,蘇宇知道了,不是他無法進步,而是他是天地之靈,本就很強,但是,文王一直封印了他,將他放在了故居中。

「文王真不是人……這麼虐待前輩!」

蘇宇笑了:「前輩,不如帶著文王天地,加入我的天地算了!」

書靈此刻也有些明悟自己的一切了,有些哭笑不得,半晌才道:「還是算了……我是主人的天地之靈,可不能背叛主人……」

說著,他有些不太自在:「陛下,為何我會忽然回歸?」

「我感悟了大道本質而已!」

蘇宇笑道:「觸碰到了天地本質核心,你要是再不出現,我就能侵佔天地了,這是天地的自我防守能力,不是任何人都能侵佔的,就如死靈大道中的亡靈之主……」

「那陛下的天地……」

書靈帶著一些疑惑,蘇宇的天地本質核心,誰來守護呢?

蘇宇笑道:「暫時還沒誕生,不過目前是監天侯代為執掌!他凝聚我天地氣運之道,但是並非我天地中的本質核心,氣運是強,但是我走的不是氣運之道,要不然,他就是書靈前輩這樣的存在了!」

書靈明悟,很快道:「原來如此,可是,主人走之前,什麼也沒留下……」

蘇宇搖頭:「因為他走之前,你都未必誕生了靈,畢竟按照肥球的說法,是他走之後,前輩才誕生的……但是文王一定是知道,前輩遲早可以化靈的!」

說到這,蘇宇又道:「這是好事!」

天大的好事!

蘇宇笑了,「前輩,現在文王不在,前輩其實就算是這天地的半個主人,我對人皇,其實也是這樣的安排……當然,人皇的天地不需要主人了,他就是真正的主人!但是前輩……可以操控一下天地,恐怕實力不會弱,這可是文王的天地!」

一等之力,可以爆發吧?

直到這一刻,蘇宇才能感受到,文王這傢伙的陰險,我去,居然把天地和天地之靈分割了……說句難聽點的,文王其實也在防著!

防著他離開后,天地之靈自然生長,會看他長期不在,侵佔他的天地。

這並非不可能的事!

比如亡靈之主,在蘇宇的慫恿下,其實有些想反叛的意思,死靈之主回來了,也許也有點小麻煩。

當然,這是修者的必然反應。

蘇宇若是長期不在,也不會讓監天侯一直清醒狀態,還是要小心對方反叛,侵佔自己天地的,當然,必要時刻,天地遭遇危機,就可以讓對方復甦了。

比如此刻,當蘇宇剔除掉了文王那偽冒的自由之道,感悟到了求索本質,書靈就自然復甦了,回歸了天地。

這樣的話,這片天地,此刻其實是有主人的。

書靈!

而蘇宇,來了興趣,笑道:「前輩,玩玩如何?我想看看,文王天地大道之力,到底如何?趁著現在萬界沒強者,你我試試看,倒是不用擔心被人發現。」

強者多了,書靈動用天地,那就會被感應到。

可此刻,蘇宇最強,自然沒什麼問題了。

書靈此刻還在承受著天地的反饋,聞言道:「陛下,算了……」

「別,我想試試文王的天地大道,來吧!」

書靈有些糾結,不好吧?

「試試看!」

蘇宇不等他回話,探手就朝他抓去,而書靈一個閃爍,瞬間消失。

蘇宇眼神微動,有點意思了,能一下子逃過我的抓捕,代表書靈承受了一些天地反饋,知道如何運用天地之力了。

「陛下,沒必要啊……」

書靈再次浮現,蘇宇眼神微動,一條鎖鏈浮現,要鎖住書靈。

可書靈見狀,也呈現出一條鎖鏈,朝蘇宇鎖來。

一下子,蘇宇的鎖鏈被文王天地的給鎖住了!

「嗯?」

蘇宇瞪眼,比我的大道之力強?

這很正常,但是,你鎖我,不給面子啊!

「遁空!」

蘇宇消失在原地,書靈感慨一聲,搖頭,也瞬間消失。

兩人很快再次出現,因為蘇宇被擠了出來,而書靈見他出來了,自己也出來了。

蘇宇挑眉,「冰封!」

世界瞬間被冰封,可一眨眼,冰封世界消失,蘇宇本人開始被冰封,一股冰封之力席捲而來。

「石化!」

書靈剛被石化了一個腳,蘇宇忽然發現,自己也被石化了,頓時有些異樣,我有的道,你都有?

厲害了啊!

文王掌握的道,居然這麼多,書靈只是執行者,但是他此刻代表了文王對大道的一些理解。

雷霆爆發!

五行爆發!

陰陽爆發!

轟隆隆!

天地震蕩,書靈也不斷還擊,都是同樣的大道之力。

此刻,蘇宇有些不服氣了,勝負心瞬間被激起,行,你有的道,我有,我有的道,你也有。

這麼下去,我大道之力不如你,還真未必能斗贏。

可是……我有的道,你可未必全有!

「死!」

死亡降臨,蘇宇探手一抓,一股濃郁無比的死氣溢散而出,而這時候,書靈微微皺眉,也是一股死氣溢散,蘇宇卻是笑了:「假的,空有其表,這明明是冥死之道!」

說罷,蘇宇這股強大的死氣力量溢散而出,生之力瞬間湧現,生死交錯,絞殺死靈!

整個天地,一會百花綻放,一會枯萎寂滅!

那股大寂滅之力爆發!

書靈有些異樣,下一刻,一股滔天之力爆發,忽然,蘇宇感受到了鎮壓之力,一眨眼,他被壓制了許多,眨眼間,從二等巔峰,跌落到了初入二等不久的樣子。

而書靈,也不廢話,一眨眼,浮現出一本書,這書如囚籠,眨眼間將蘇宇包裹在其中。

不止如此,這時候,天地之間,又浮現出一雙靴子。

如同巨人!

真的好像有人穿著靴子,一腳踩下,轟隆一聲巨響,蘇宇被踩扁了!

書靈見狀,臉色微變,迅速撤離大道之力,急忙道:「陛下,我說了不比的,你被踩扁了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肉身迅速充盈起來,皮笑肉不笑道:「我被踩扁了嗎?」

「……」

書靈無語,廢話,我親眼所見,而且還是我親自乾的。

當然,此刻書靈知道,不能刺激蘇宇,咳嗽一聲道:「我看錯了!」

蘇宇這才露出笑容,有些異樣道:「你在這,絕對具備一等戰力!」

書靈對這些感悟不深,但是還是點頭道:「一般的人,恐怕在這會被我壓制的厲害!陛下被壓制的不算太多了!」

這時候,蘇宇有些唏噓了,「沒想到啊!」

沒想到,文王的天地中,還有靈,而這個靈,蘇宇一直都認識。

這麼說來,若是書靈遭遇生死危機,能否自己復甦呢?

若是能……那萬界危機,其實壓根不是危機,誰要是能請出書靈,關鍵時刻,也許文王的天地就復甦了!

「這麼說來……文王後手也不少!」

這也許也是一種最後時刻爆發的手段,若是人族真要滅亡了,書靈可能會復甦,他一旦復甦,掌握文王天地,一般豈能匹敵他?

一等!

在這天地中,書靈哪怕不能執掌全部力量,但是,他一定可以發揮出一等戰力,而且,還能壓制對手,當然,這得看在哪戰鬥。

在星辰海的話……那就完全可以覆蓋了!

蘇宇舔了舔嘴唇,笑了,「有意思!」

他看向書靈:「這次我回歸,是準備提升自己的,結果,倒是把文王的天地發現了,讓你回歸了……你出了天地,我看,哪怕沒有一等,也有可能和我一樣,具備二等巔峰戰力了……」

書靈,居然是天地的靈!

文王就喜歡搞這些!

監天也好,豆包也好,書靈也好……

文王弄出了一大堆靈!

正常人,是干不出這種事的,但是文王的道是求索,那蘇宇就有些明白,為何文王這邊,能製造出大量的靈了!

研究員!

研究者!

一位瘋狂的研究者,能弄出大量的靈,完全不稀奇!

「白老師……」

蘇宇忽然想到了一人,自己那老師,弱小可憐的老師。

其實,這一刻,蘇宇忽然發現,多神文一系,真正有些繼承文王衣缽的,其實是白楓。

白袍……這是白楓的的首選!

蘇宇也正是第一次看到白楓穿著白袍,瀟洒地擊殺一位萬族教的騰空,那一日,白楓瀟洒無比,蘇宇忽然覺得,白袍真帥!

白楓常備無數白袍,到哪都穿,蘇宇之前還在思考,他洗不洗衣服的事……

白楓擅長研究,其實很多東西,都是白楓研究的,這位也就實力弱,要不然,早就去研究大道了。

蘇宇直到這一刻,感悟到文王大道本質是求索……他忽然發現,真的,自己這一系,最像文王的,其實是白楓!

只是白楓太弱,很多人遺忘了罷了。

蘇宇的很多東西,其實也是跟著白楓學的!

「有意思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再次看向書靈道:「你可以出去的吧?」

書靈點頭:「可以的,但是……既然我明悟了本身,那我就不能貿然離開了,主人的天地,多年下來,疏於打理,而且我明悟了本身,一旦出事,也會造成天地坍塌……還是很麻煩的!」

蘇宇笑了:「不必擔心這些!現在我需要強者,剛好,你這算是免費送上門來了!」

正說著,蘇宇眼神一動,陡然盤膝坐下。

歸那個傢伙,一直都在傳送文王要送來的東西,總算是傳送成功了!

……

蘇宇迅速出現在天門虛影外。

一個圓球,朝他落下。

蘇宇一把抓住,感應了一下,笑了起來,筆道之力!

有意思!

文王用筆道之力封印的圓球,這麼說,歸倒是沒騙自己,也沒敢私吞這東西,要不然,封印應該會被破……當然,封印破了,文王也許可以感應到,那歸可就麻煩大了!

他在門后,文王也在!

「筆道之力封印……看來知道是我要的了……」

蘇宇大概也知道,文王判斷出自己的身份了。

聰明人,沒必要多說什麼。

他迅速解封了圓球,這一解封,一股澎湃無比的力量,在天門附近溢散開,規則之力,無數的規則之力!

蘇宇臉色微變,好強,好多!

而此刻,歸的聲音也傳盪而來:「蘇宇,東西我給你了,我答應的也做到了……那我接下來會安排一些人,來為你輸入規則之力……也會給你一些規則碎片……希望你也守諾!」

蘇宇笑了:「沒問題!小事罷了!」

「那我先離開……」

「隨意!」

蘇宇敷衍了一句,歸也迅速離開,其實,此刻累的半死的歸,也很興奮。

我的分身,凝聚了!

蘇宇真的沒阻攔!

其實,他不是這麼著急就要回去,參加什麼論道會,沒那麼快!

此刻的他,是迫不及待地,想去看看,萬界的情況!

歸很快找個地方,盤膝坐下,意志力浸入腦海中,感悟著分身的一切。

他看到了,看到了萬界!

繁華!

昌盛!

陽光!

明媚!

歸忽然覺得豁然開朗,心情愉悅,一切的付出,都是值得的!

他在萬界,輕易就降臨了一具分身,比起當年的那位老友,他忽然鄙夷無比,可惜了,找到一個不靠譜的六代人主,看看人家第十代……我的天,隨便就讓我凝聚了分身!

他那老友,當年為了降臨一具分身,也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精力,和六代人主鬥智斗勇,搞了好久,最後還是失敗了。

看看我!

我這麼快,我就凝聚分身了,這距離我本尊降臨都不遠了!

歸興奮無比,此刻,他出現在了諸天戰場上,他知道這裡,雖然和他們當年離開的時候,不太一樣了,可是,這些年他也在關注這一切!

關於萬界的消息,是天門中所有強者都極其渴望知道的!

他想到之前,為了獲知一些消息,求爺爺告奶奶的,此刻,心情好的不行,我的分身,正在萬界暢遊!

他飛著飛著,看到了人。

很多人!

男男女女都有,那好像是一座小城,小城很熱鬧,他迅速落下,剛落下,身邊就有人笑哈哈道:「小夥子,哪裡來的?人族的?也是來參加比武大會的?」

歸瞬間來了興趣,眼前這個小傢伙,很弱,不過很熱情,他倒是不介意和對方聊聊,聞言笑道:「比武大會?我閉關剛出,什麼比武大會?做什麼的?」

「那你來的倒是巧了!」

身邊那老人也笑哈哈道:「宇皇衛,正在諸天招兵!現在選拔高級強者,也是運氣,現在缺人,比武贏了,直接加入宇皇衛高層!」

宇皇衛,蘇宇?

歸心中微動,眼神閃爍,笑道:「宇皇衛招人了?」

「對啊!」

歸眼神再次閃爍:「現在很危險吧,聽說宇皇大人最近遭遇了強敵……」

「那有什麼!」

老人滿不在意,笑哈哈道:「宇皇可以戰勝一切!」

歸很無語,這些人,都被蘇宇給洗腦了啊!

人家是二等巔峰,蘇宇一個四等,還戰勝一切,沒我的話,他早就被人打死了!

不過,此刻難得遇到一個如此熱情的人,歸也有興奮,可以和這位聊聊,至於蘇宇……就算告知自己什麼,也未必是真的。

很快,兩人相談甚歡!

……

對於歸在做什麼,想什麼,蘇宇懶得管。

廢話,就那麼屁大的地方,歸遇到的都是藍天,藍天能對歸說什麼?

蘇宇沒在意這些。

此刻,他發現,今日簡直就是自己的幸運日!

好多的規則之力!

而且,感覺和萬界的有些不同。

不但如此……隱約間,蘇宇甚至發現了,好像……好像有一條完整的一等大道之力,蘇宇眼神瞬間變了,文王在那邊殺了一等,這不稀奇,關鍵是,文王居然完整剝離了對方的大道之力!

蘇宇一下子臉都變了!

這可是需要極強的實力,而且……對自己而言,簡直太好了!

這大道之力,他熟悉啊!

「長生道!」

蘇宇感悟了一下,喃喃一聲,他沒感應錯,或者說,生命大道也行!

蘇宇吸氣!

文王和誰戰鬥呢?

殺了一位執掌生命大道的強者,還完整剝離了對方的大道,這是準備留給他自己,完善他的生命大道之力嗎?

文王天地中,也有生命大道,但是很薄弱。

「發財了啊!」

蘇宇露出笑容,笑容燦爛無比,下一刻,忽然挑眉,他在這些大道之力中,好像感受到了一些東西。

蘇宇仔細感應,耳邊,好像響起了一些微弱無比的聲音:「滲透……我的天地之力……找……靈……」

「找書靈?滲透他的天地之力進入天門?」

蘇宇也是開天者,剛好又發現了書靈是天地之靈,一下子知道了文王的意思,不過文王留下的話,好像被天門給磨滅了!

這麼說,天門不允許非接引者留下什麼印記滲透?

蘇宇想到這,也沒在意,瞬間明白了文王的意思,「讓我將他的天地之力,接引一些到天門之中嗎?他想牽引自己的天地之力過去……」

蘇宇喃喃一聲,這麼說,文王壓力很大啊!

蘇宇舔了舔嘴唇,笑了,不急。

先把我的天地提升了再說!

這麼多規則之力,規則大道,甚至還有一等的完整大道,而且天門后的力量,好像和天門外的不同,有些互補的感覺,也許提升更大!

「果然,找到了文王,提升起來就是輕鬆啊!」

這一刻,蘇宇笑容燦爛無比。

先提升我自己,至於文王,也不急一時半會的,自己越強,才能給他接引更多的天地之力,否則,現在的蘇宇,哪怕接引,文王也未必可以汲取多少力量。

蘇宇不再多說,迅速睜眼,看向書靈:「你準備一下,文王剛剛傳遞來了消息,需要一些力量支持,回頭你要配合我一下,將一些天地之力,接引到我天門之中!」

書靈瞬間凝重:「主人可以和陛下交流了?」

「暫時不行,通過第三方!」

蘇宇笑道:「不急,遲早的事,既然可以勉強接觸了,那正式接觸也快了!我看文王也著急了!」

書靈迅速道:「好,陛下說什麼時候需要,我馬上接引天地之力進入陛下的天門!」

書靈此刻也有些凝重,「小主子還好嗎?」

這個蘇宇可不清楚,但是還是笑道:「挺好的,武王都活的好好的,何況時光師!先不說這些,文王送了我不少規則之力,我要去我天地融入一下……」

「陛下請便!」

蘇宇也不再說,迅速消失,回歸自己天地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蘇宇回歸,也沒管後面跟著瘋狂跑回來的通天侯和大周王,他興奮無比,將一股股規則之力,融入自己的天地。

有些規則之力,蘇宇也執掌了。

但是此刻,融入的時候,有些不同。

比如蘇宇融入了一股雷霆之力,而他天地中,本就有雷霆之力,之前被琪王妃執掌。

此刻,那股雷霆之力,大概有三等偏弱的樣子。

這是在自己天地內,琪王妃勉強可以發揮這樣的實力。

可實際上,出去后,差的遠。

蘇宇這邊,文王送來的雷霆之力,給蘇宇的感覺,最多五等的樣子,可是,當這股力量融入雷霆之力中,忽然有些陰陽調和的意思。

霸道的雷霆之力,瞬間有些柔和起來,但是,這只是針對執掌者而言,真爆發的話,反而會更強。

五等的雷霆之力,融入其中,一下子,這股三等偏弱的雷霆之力,好像吃了激素一般,瘋狂增長,一下子達到了三等中等的程度。

蘇宇臉色微變:「提升的好快……」

看似提升不多,可要知道,融入的只是五等規則之力,正常情況下,五等的規則之力,融入三等,都沒太多的變化才對。

蘇宇吸氣,不但吸氣,也皺眉,「麻煩了……」

他忽然感受到了一點!

很重要的一點,我們融入門后的道,是如此,那門后的人,融入現在的萬界之道,是否也會大幅度提升?

「那樣的話……門后的傢伙,一心想出來,倒是有點意思了……這是知道出來后,可以提升?」

蘇宇心中判斷著這些,繼續融入,大量的大道之力被他融入。

蘇宇可以明顯感受到,整個天地都在擴張,融入的大道,都在迅速變強。

等他將那一等的大道之力融入,忽然,整個天地瘋狂擴張起來,一瞬間,整個上界,除了人皇那村莊大小的小地方,沒被蘇宇侵佔,其他地方,幾乎都被蘇宇的天地給侵佔了!

而蘇宇,一時間也是消化不良,迅速開始吸納力量!

強大自己!

這一刻,他相當於吞了很多規則之主,陰陽調和,都在完善他自己的大道和天地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時光長河上游。

對人皇他們而言,其實就那麼一瞬間,前腳蘇宇剛讓他把星宇印和人皇印進去,沒多久,人皇獃滯了一下。

此刻,不止他,其他人也一個個獃滯了一下。

那邊,琪王妃氣息忽然提升了一截。

琪王妃回頭看了看,倒是沒太在意,好像是蘇宇融了什麼規則之力進去,只是讓她覺得,這雷霆大道執掌起來更簡單了,沒那麼爆裂!

她這邊,剛提升完,一眨眼,身旁,南王氣息也提升了一截。

這邊南王剛提升完,剛恢復二等實力的武皇,氣息忽然提升了一大截,因為肉身道,是很常見的大道之力,天門后也不少見!

武皇一怔,嘴巴張大,什麼情況?

原本,蘇宇天地中的肉身道,堪堪二等罷了,武皇大概算是剛恢復的那種,可是,蘇宇抽取了人皇不少天地之力,武皇是有提升的。

大概從8道,堪堪達到了9道,可現在,一眨眼,他瞬間就10道之力了!

武皇愣神中,卧槽,提升境界這麼簡單的?

古怪啊!

不止他,不斷有人開始提升,看的明王這些人,一個個瞪大了嘴巴,什麼鬼?

這還不算……等到最後,那邊還在給人療傷的星月,忽然,身上一股氣息溢散,人皇頓時喝道:「明王!」

明王瞬間布陣,將她氣息遮掩下來!

而星月,有些茫然,很快釋然,不是太在意,而一旁,戰王瞪大了眼睛,喃喃道:「我……為何感覺……你和我差不多了?」

二等巔峰嗎?

那我這無數年,豈不是白活了?

星月一臉的淡然,無所謂道:「蘇宇提升了,又強化了一下生死大道,我達到二等巔峰很奇怪嗎?」

說著,她有些疑惑道:「我感覺我好像被限制了……否則,我應該能到一等吧?」

奇怪!

她有點這個感覺,自己感悟稍有欠缺是一點,可好像是因為蘇宇本身受限,導致她無法跨入一等,否則,她懷疑自己可以跨入一等!

蘇宇吃什麼了?

一下子怎麼把生死大道變強了一大截?

剛剛她出現,然後離開,好像也沒什麼變化啊,唯一的變化是,讓肥球把靴子送了回去。

難道是吃了文王的靴子?

想到這,她看向那邊茫然的肥球,同情了一下,蘇宇把你主人的靴子給吃了!

難怪,我感覺我的道,有股腳臭味……嗯,心理感覺,不要介意,吃鞋就吃鞋吧!

而其他地方,所有人卻是目瞪口呆。

剛剛還和女兒聊天的雪王,原本雪王三等巔峰,都快二等了,女兒的話,之前的冰雪之道,勉強算是在蘇宇天地內跨入三等了吧……可一瞬間,忽然,雪蘭的氣息,達到了三等巔峰。

雪王也是目瞪口呆!

什麼鬼?

雪蘭附近,巨斧也是坐著提升,直接從三等弱,也到了三等巔峰,咧嘴笑了,看向雪王,有些憨憨道:「雪王,咱倆境界差不多了,坐著就提升了……」

雪王臉色漆黑,你這話,算是炫耀還是什麼?

誰願意搭理你!

而更遠處,人皇虛影顫動,艹,我還閉關嗎?

我……要不不閉關了?

什麼情況!

蘇宇到底在幹嘛?

他感覺蘇宇走了一小會罷了,然後,蘇宇這邊的人,瘋狂在提升,這好像顯得自己很無能一樣!

何止他,此刻,明王都忍不住了:「陛下,這融入天地,提升的這麼快嗎?你開的那個天地,我們也想融入,是不是我馬上一等變超等了?」

卧槽!

他也有些不太安穩了,他那個孫子的孫子的孫子……剛剛從三等弱,一下子三等強了,隱約都快二等了。

再給你幾天,你是不是要超過我這個老祖宗了?

古怪啊!

開天地,融入天地,能這麼玩的?

提升起來,就跟喝水似的?

這也太……太讓人眼紅了吧!

人皇張了張嘴,半晌無言,閉嘴!

老子現在融入自己的天地,撐死了二等巔峰,那在自己的天地中,斷開了和時光長河的連接,撐死了只能支撐三等存在。

你融入……那你才是真的找死了。

當然,大家都融入,他的天地,應該也會變強,他到一等沒問題,可明王這些人,必須要比他低一等!

這時候,人皇也是恍惚的不行!

蘇宇這隨便出趟門,那提升速度,就跟吃了葯似的,什麼情況?

「勾搭上文老二了嗎?」

他判斷了一下,這可能是最準確的答案了!

忽然,人皇危機感來了。

不是萬族要進攻了,而是……真的不能丟人了!

「我要是沒死,然後,我這邊的老弟兄,都被蘇宇超越了,而我,也被他超越了……那……那我不是白活了?」

人皇臉都變了!

死不可怕,可怕的是活著,然後丟人!

我不怕死,就要點面子。

我他么也不知道蘇宇提升的這麼快啊!

這麼下去,我會被他甩開的,那我……真沒臉見人了,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!

人皇之前還在思考,自己回去融入天地,然後斷開人皇大道融入,自己還是可能達到一等的,可現在,蘇宇還是之前的剛入一等嗎?

「未必……也許這孫子,現在出了天地都能保持一等戰力了!」

人皇越想越是驚恐!

那在天地內,起碼有20道之力了,甚至更多。

而且,隨著天地越強,那出了天地,保持的戰力也越強,真達到了時光之主這地步,那在天地內多強,天地外就多強了,幾乎平衡了!

想到這些,他不斷吸氣。

這可不行啊!

蘇宇得趕快回來啊,他回來,我去融天地,我去斷大道,我去提升啊!

下一刻,人皇陡然看向明王他們,有些熱切,我的老弟兄們,我原本沒想打你們主意的,可現在……我急了,要不大家跟我一起修天地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54章 恐怖的提升(萬更求訂閱)

87.7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