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4章 三門(就一更了,理理下個劇情思路)

第864章 三門(就一更了,理理下個劇情思路)

蘇宇和人皇並駕齊驅,邁向萬界。

後方,眾多強者跟隨。

許多人看著他們,如同看到了當年的文王和人皇,也是如此,而今文王進入天門,人皇孤獨奮戰多年,人皇的老部下,都有些感慨。

蘇宇的到來,也許人皇是極其欣喜的,強者,最怕的還是孤獨,舉世皆敵的孤獨。

……

而此刻,人皇面帶笑容,背負雙手。

一邊行走,一邊問道:「接下來,難道你打算靠天門恢復你的天地之力?」

說著,他考慮了一下才道:「天門用多了,未必是什麼好事,天門投影越強,可能會有頂級強者,通過你的天門虛影,來找你麻煩!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。。

笑了笑道:「先看看吧。」

說著,蘇宇又道:「人皇陛下,這三門開啟的話,三門應該也不是一夥的,天門、地門我都有些了解,人門,之前仙皇說什麼了?」

蘇宇只聽到了一點點,後面的倒是沒聽到。

人皇輕嘆一聲:「他說,人門最複雜,最險惡……人門的實力,其實他也不知曉,但是他說,人門恐怕早有布局,蠱惑人心,蠱惑萬族,其實都有人門的手筆在其中。」

人皇沉吟一會又道:「獄也好,你口中的百戰也好,甚至包括人祖,都可能和人門有一些關聯。而萬族之中,也有一些強者,是和人門有過一些接觸的。」

蘇宇微微凝眉。

對這人門,他是真的沒什麼太多的信息,此刻聽聞此言,皺眉道:「人門內,到底是一群什麼樣的存在?所謂人門……不會是人族在其中吧?」

人皇搖頭:「目前,我們對人門了解也極少,實力、境界、人數都不了解,而且還無法去深入了解,因為他在時光長河下游……按照道理,就是在未來!」

人皇苦笑道:「也就是說,你要是想去找人門,等你看到人門的那一刻,也許你出來,已經是滄海桑田!」

過去,未來,現在。

蘇宇陷入了沉思,三門中,天門在時光長河的上游,這是過去嗎?

人門在下游,這是未來?

至於地門……地門和萬界處於一個平行界面,那這裡便是現在?

過去唯一,現在唯一,未來不可測。

如果這麼判定,那人門的確深不可測,太神秘。

百戰他們雖然開了人門,可具體情況,蘇宇也是一無所知,人祖這邊,應該是和人門有些關聯的,包括那周稷。

蘇宇沒再多想,實在是信息太少,想也想不出什麼。

人皇見他搖頭,笑了笑,「別太擔心!其實我從不畏懼三門,三門之內的強者,若是真的強,就不會被封印了!我其實更擔心的是時光長河的主人,這位,才是真的神秘,真的強大和莫測!」

蘇宇皺眉:「人皇陛下對這位了解嗎?」

「沒有任何了解!」

人皇笑道:「這樣的存在,才恐怖!大家都知道他,都在他的天地內修鍊,卻是對他一無所知,是男是女,是人是鬼,完全不知曉,可他無處不在,你說,比起他,三門算的了什麼?」

蘇宇微微點頭,算是認同了人皇的話。

人皇又道:「三門開啟,大概不會太久了,你剛剛也感受到了,其實河流開始衝擊了,按照這速度,大概萬界的10年左右,三門就會徹底開啟了!」

10年,其實蘇宇若是不搗亂,不主動開啟上界,其實,10年後,剛好是上界開啟的時間,剛好是武皇他們破封的時間。

所有的一切,都會在10年後展開。

那時候,三門開啟,上界開啟,強者破封,人皇回歸……

蘇宇想了想道:「能有10年嗎?現在萬族死了很多人,強者少了一半,我們這邊的話,我們離開,其實比之前的鎮壓力要少一些的。」

之前,強者在時光長河中,其實也是一種鎮壓,推遲三門開啟時間。

現在,雖然人族強者變多了,可萬族少了許多,人族這邊蘇宇和人皇他們回歸,那還有10年嗎?

人皇盤算了一下,開口道:「那也有五六年,這是最少的,所以,我們起碼還有五六年的積累時間。」

蘇宇考慮了一下,點頭:「起碼還有一兩年的積累時間。」

人皇想說,你是不是幻聽了?

老子說的是五六年!

蘇宇又道:「也許更少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語了,你是不是大戰受傷的厲害,腦袋進水了?

我說了,起碼還有五六年!

蘇宇繼續道:「等三門開啟,那不好,我們主動進一門,去打一門,我們的人撤走了,可能很快就會讓三門開啟了,所以……大概也就一兩年!」

人皇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,頓時失笑。

這小子,真的狠。

如蘇宇這般主動,主動要去打三門的,也是罕見了。

其他人,一聽過去的時代,無數強者匯聚,提及三門,都會有些憂心害怕的,蘇宇這傢伙,好像不知道害怕是何物。

「你有打算嗎?」

他看向蘇宇,蘇宇點頭:「地門!」

人皇微微揚眉,沉吟一會道:「地門的確是三門中最弱的時代,但是有一點……地門,可能不止我們滲透了人進去!」

「地門的局勢,有些複雜!」

人皇解釋道:「因為地門曾在太古、上古都開啟過,那時候,混亂的很,所以地門中,甚至可能有一些天門、人門的人,也混入了進去,未必是他們的本尊,可能是分身,培養的黨羽之類的。」

三門中,地門差不多最弱,但是也最亂。

別的不說,獄王一脈在裡面就混的風生水起的。

如今,蘇宇還驅逐了天古、周稷這些人進去,那裡面可能會更亂。

「亂才好!」

蘇宇笑了起來,但是很快道:「地門……對我們有好處嗎?」

這個他真不清楚,蘇宇開口道:「就是類似於天門中的大道那種,可以互補我們!可據我所知,地門中大多都是混沌古族,大道之力不清晰,都是混沌大道……如此一來,地門對我們的好處,不大吧?而且,地門出來了,其實好處也不大吧?」

天門中人想出來,好處還是很大的。

可地門呢?

之前蘇宇也殺過地門的混沌古族,除了融入天地,增強一下天地,沒感受到那種特別大的好處。

「有好處的!」

人皇笑了,「我們和地門戰鬥過許多年,殺過許多混沌古獸,對地門還是有些了解的,地門的好處沒天門那麼直接,但是,殺地門中的存在,其實是強化本源的一個過程,這一點你不知道有沒有體驗。」

人皇解釋道:「我們吞噬過去未來身,要不藉助承載物,要不只能靠自身強大,融合過去未來,強大自我!可本我,很難承接三身!哪怕你我,其實也承接的不多……而殺地門強者,其實是一個強化自我本源的過程!」

蘇宇聽懂了。

眼神微微一動,「你的意思是,殺地門中的存在,殺多了,比如我,融合了一次過去身,一次未來身,等我多殺一些地門中的存在,那就可以繼續接引過去身強大自己?」

過去唯一,但是不同時間點的過去,有很多。

可以接引!

但是,蘇宇本身不夠強大,需要承載物才行,但是殺地門中存在,居然可以強化本我,這就完全不同了!

人皇點頭,也露出笑容。

這一刻,兩人都笑了起來。

笑歸笑,人皇還是道:「地門雖然三門最弱,但是絕對不可小覷,昔年,我那個時代,地門開啟,我和文老二他們,其實對三門也很好奇,也曾想過探查三門……我是沒進去,但是文老二當時是想進地門內的,結果剛進去不久,就被打出來了!」

蘇宇一怔。

文王去過地門?

膽子可不小!

這位真夠浪,天門地門都敢進。

「那一次,對他出手的,是地門中一位強大的存在,混沌之主,當然,他是不是混沌時代的主人,誰也不清楚,但是對方極強,文老二不敢貿然和對方交手,選擇了退出!」

人皇解釋了一陣,最後道:「所以,你現在還是之前的想法,咱們提前進入地門中?」

蘇宇沉吟一會:「目前不好說,我在思考,我若是進入了地門,那會不會讓三門提前開啟……還是說,先小規模探查一下?」

接著又道:「而且我還有一件極其重要的事情沒完成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救人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時光師!」

這件事,很重要!

人皇一愣,忍不住看向蘇宇,「你……」

蘇宇吐氣道:「我得去救她,她處境不是太好!我有今日,時光師是主要改變我一生的人物,比起文王,時光師才算是我真正的傳承所在……」

筆道,蘇宇只是中途接觸一陣罷了,時光師的時光冊,才是蘇宇開天的關鍵。

蘇宇還記得,當日時光師在睡夢中,隱約給自己一些信息,她在哭泣。

說文王快死了……

蘇宇無言,文王也沒死啊!

果然,女人的嘴,騙人的鬼。

還有時光師目前什麼情況,蘇宇在歸這也有些收穫,可能被那什麼至強者抓走了,抓走了不殺……或者殺不了,這其實也是蘇宇古怪的地方。

既然明知道文王、武王不弱,要不幹脆放人,要不就直接殺了,別給文王他們任何機會,磨磨蹭蹭的,搞到現在,也沒殺時光師,幹嘛呢?

還有,時光師當年進入天門,應該是被算計的,或者說,有什麼東西吸引她,她知道危險,但是還是去了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蘇宇再次道:「我可能會先去天門一趟,未必是本尊,可能會分身進入,人皇陛下說你曾投影進入過,被人打出來了,是嗎?」

人皇點頭:「遇到了一個厲害的角色,後來為了不暴露我的天門位置,被這孫子發現,我就沒再嘗試了,主要還是因為,我天門投影,可能就在那傢伙的領地,所以也懶得去和他斗,這些年也沒精力和他斗。」

他看向蘇宇,輕聲道:「你想去救文鈺……這丫頭……當年就喜歡胡鬧,你真要能救她是好事,但是沒辦法的話……先讓文老二自己扛著吧!」

蘇宇本尊不能進入,進入了,天門易進難出,很容易出事。

你一個分身進去,能有多大作用?

但是,蘇宇要去,這個人皇也沒辦法勸阻,文鈺的時光冊,對蘇宇的確影響極大,人皇其實也能在蘇宇天地中看出文鈺的影子。

而蘇宇,此刻提起了時光師,也想多一些了解,問道:「陛下知道時光師的一些情況嗎?實力如何?她沒開天地,那連接了大道之力嗎?」

「文鈺……」

說起這個記憶中的丫頭,人皇笑了笑,「一個很能鬧騰的丫頭!當年,我和文老二打江山,她和星月作伴,她比星月要小,但是比星月要能折騰的多,星月性格柔和,她不一樣,她可能鬧騰了!」

說起時光師,人皇都忍不住笑了,「她打小就不消停,我和文老二他們出去征戰,將她和星月都留在了文老二那邊,星月能待得住,她可不行,時常會偷著溜出去。因為我們當年殺過不少地門中的古獸,這丫頭,吃了不少古獸,有些貪吃,非要自己出去收集材料,自己做飯……」

蘇宇嘴角一抽,食譜的由來嗎?

人皇又笑道:「她和文老二一樣,很有天賦!一開始,我和文老二的意思是,讓她走正統修鍊之道,後來,她自己居然瞎胡鬧之下,弄出了所謂的時光冊,也就是食譜。」

「那時候,她其實也找到了自己的道了……」

人皇感慨一聲:「她其實很有天賦,真的,也許是跟著我們,見識較多,她不想按部就班,走那種開道、融道之路,她說,時光長河覆蓋的萬界,就是一個養殖場,想吃哪種食物就吃哪種……所以,她要自己開個養殖場!」

蘇宇眼神微動。

人皇笑道:「別在意,我知道你會聯想,但是養殖場就過分了,你就說你自己的天地,你把你的天地當養殖場了嗎?」

蘇宇想了想,沒再說。

人皇繼續道:「她後來開始完善自己的食譜,想要重開一天,我和文老二都是支持的,那時候,我和文老二其實也都有這樣的想法,但是我們和文鈺不一樣,我們是先開道,再去開天!」

「文鈺不開道,按照她的想法,她會直接開天!」

蘇宇想象了一下,點點頭,「時光師,很厲害,也很有決斷力,直接開天,鑄時光冊,都是很厲害的手段!」

人皇也笑了,「就是太能折騰了,到處收屍,弄的我和文老二沒辦法,只好裝不認識,那時候,萬界剛平定不久,她到處收屍,容易逼反了萬族,所以她自己也不敢暴露身份,後來,大家叫她時光師,她也就默認了。」

「她不開天,那她多強?」

蘇宇問了一句,人皇想了想道:「不弱!她巔峰期,用時光冊,恐怕也有接近一等之力了!」

見蘇宇看來,人皇笑道:「覺得她不強?」

「你要知道,那個時期,整個萬界,一等的才幾個?我,文老二,武王也才堪堪跨入一等,明王那個時候才二等巔峰……她那時候的實力,已經可以在萬界排名前十!」

人皇感慨了一聲,繼續道:「後來,她的時光冊漸漸完善,她也有開天的心思了,她心可不小,我們其實早就勸她早日開天……她不幹,說萬道不全,感悟不深,還想再多一些感悟,收集更多的萬道,想要一舉開天,達到超越我和文老二的地步!」

蘇宇都吸氣了:「這心思……還真夠大的!她的時光冊,我給融了,但是也沒覺得她開天後能到很強的地步,不過……若是她自己開天,開個一等出來,倒是沒問題。」

已經很可怕了!

可是,這可達不到時光師的要求。

人皇笑道:「她送出來的時光冊……你就知道是本體?」

蘇宇一怔,什麼意思?

人皇笑道:「文鈺的核心力量,都在時光冊中,一旦真送出了時光冊,又被你弄壞了,她早就跌落到了日月境了,那不是早就死了?她可能送出來的是拓本或者副本之類的。」

蘇宇一愣。

不至於吧?

人皇解釋道:「文鈺這人,古靈精怪的,她也不是那種只會哭哭滴滴的孩子,她也會自救,明知自己陷入危機,豈會將最大的希望,全部交託出去!所以你的時光冊,可能是副本。你說,星當年跟著時光冊一起出來的,是吧?」

蘇宇點頭。

人皇笑道:「星如何能跟著時光冊一起出來?文鈺若是真的利用時光冊破開了天門瞬間,那也是和強敵戰鬥,星哪來的實力去跟著出來?」

蘇宇再次發怔,一方面人皇的話讓他發愣,一方面這位對自己的老祖宗,可不夠客氣的。

人皇卻是沒管他,繼續道:「所以,文鈺這丫頭,可能有自己的一些想法。危機肯定是有的,不然她也不會弄出時光冊,可文老二既然到現在還活著,那文鈺也不會那麼快隕落。」

蘇宇挑眉:「人皇的意思是,時光師也有自己的安排?」

「肯定是有的。」

人皇看向蘇宇,笑了,「你不就是嗎?」

「我?」

蘇宇若有所思,人皇笑道:「怎麼了?難道你不是她的後手?你看,你不是崛起了嗎?」

蘇宇苦笑,也是。

「可我當初看到她的一些印記,她哭了……」

人皇無奈,嘆息道:「多正常?會哭的孩子有奶吃,博取一下同情罷了,文鈺給人收屍的時候還會哭一下呢,假哭一下,悼念一下,也沒見她吃一些古獸含糊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齜牙,半晌無言。

我去!

是嗎?

假哭?

那不至於吧?

對文王的這個妹妹,蘇宇一時間也是無言了,許久才道:「那她現在不會過的很滋潤吧?」

「那應該不至於。」

人皇都笑了,「但是她應該也沒那麼慘,所以,你可別被她誤導了!」

蘇宇都無奈了!

這年頭,果然,賣慘才行,虧自己還想著,時光師要掛了,哭的凄慘,我得儘快去救人呢。

「當然,這些只是我的推測,也許真遇到了危險。」

人皇還是加了一句,免得不是這麼回事,給蘇宇誤判了。

蘇宇無語了,廢話,我知道你是推測。

……

談話間,一群人,已經抵達萬界。

撕裂虛空,蘇宇一群人進入了上界。

此刻,蘇宇也看到了人皇的天地,泛現著金光,此地,還有一些強者留守中。

雲霄這些人都沒跟去,此刻,看到蘇宇他們回來,剛剛警惕的幾位強者,都鬆了口氣,雲霄急忙上前道:「嚇死了,陛下,你之前那個天地震蕩,監天都差點翻白眼掛了,沒事了吧?」

「沒事!」

蘇宇笑了笑,看向人皇道:「那各回各家,你穩固你天地,我穩固我天地,一些天王、天尊什麼的,都儘快融入你天地中,我這邊的話,暫時不需要了!」

人皇點點頭,想了想道:「那行,你要是想進天門,提前告訴我一聲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別無聲無息地就進去了,容易出事!」

「知道。」

蘇宇擺擺手,一步跨入自己的天地中。

而身後,一群人剛要跨入,就聽雲霄詫異道:「定軍,你來這做什麼?你家在人皇陛下那邊!」

「……」

定軍侯都想吐血了!

可是仔細一想,我去,還真是,我在人皇天地續道的,我去蘇宇天地,壓根沒用啊!

一時間,在人皇天地融道的那些人,都很無奈。

而明王和戰王,也是無奈。

兩片天地,可現在,亂糟糟的,也沒那麼分明了,他和戰王還融了蘇宇的天地呢。

可關鍵是,他們和蘇宇不算太熟,還得去人皇天地中主持一些大事呢。

一時間,大家也不知道該去哪才好了。

……

而蘇宇,不去管這些。

這一戰結束,他受傷不輕,還得療傷才行,穩固一下天地,免得真崩塌了。

既然沒崩塌,蘇宇也不會主動讓自己天地崩塌。

之前只是沒辦法了,才想著大不了都送到人皇那邊去。

這一次,殺的人多,但是收穫沒有預期的那麼大。

不過也有一些好處,比如武皇進入一等,大周王進入一等,明王融道,戰王融道……

接連多位一等誕生,一等大道感悟融入天地,蘇宇現在也就天地殘破,否則,一定會有提升的,多了不敢說,多出幾位一等境,他自己在天地中,幾道之力還是能增加的。

蘇宇進入人主印中,開始進入了修養期。

這一次,他起碼要花一段時間才能恢復了,也許得個把月才行,上游都過去一天了,說好的三月內解決萬族,剛好,萬界差不多三個月了。

……

此刻,蘇宇和人皇都在修養,在恢復。

同一時間。

其他各處,也有人在為接下來的三門開啟籌備。

地門之中。

混沌深處。

人皇之前的一拳之威,震懾四方,讓地門氣勢受挫,之前一心要打出去的士氣,一下子有些下滑了。

而就在這一刻,深處,一聲笑聲傳出:「人門使者,求見混沌之主!」

聲音一出,一瞬間,一道虛影浮現。

虛影看向外圍,看向遠處那人影,聲音滄桑,淡漠無比:「你能代表人門?」

「也許能。」

虛影,也便是混沌之主,帶著一些不可置否,淡漠道:「何事,說吧。」

「三門將開,重現萬界!天門、人門暫時無法出入,地門卻是有了裂縫,萬界之中,人皇、文王、蘇宇都是萬界妖孽之輩……這些人不除,萬界難平……」

混沌之主依舊漠然,等對方說了一陣,平靜道:「人門這些年,你不是第一個使者,我相信,也不會是最後一個!但是,每一次都是這套說辭,換個花樣吧!好處呢?利益呢?對我而言,你們能給出什麼?」

遠處,那人影笑了,「好處自然有,只要混沌之主,願意此刻強行開啟地門,先進攻萬界,人門開啟之後,可以幫混沌之主,抵擋天門!天門強者極多,禁地之主多位,混沌之主雖強,可在天門之中,恐怕也只是一尊禁地之主……」

混沌之主平靜無波,「所以,地門為先鋒,你人門躲在背後收割?想的很美,天門強者是多,那又如何呢?地門最弱,人門最神秘,要對付,天門也是會先對付人門,難道還是對付我地門?」

說著,混沌之主滄桑道:「不要再說這些空口承諾了,毫無意義!」

「那混沌之主,想要什麼?」

人影笑道:「可以開條件,我們所求不多,地門先開,也免得給人皇、蘇宇他們時間,他們在拖延時間,時間拖延的越久,對他們越有利!混沌之主若是對他們有所了解,就當知道我所言不虛!也許三年,也許五年,他們就能提升一大截!」

混沌之主沉默一會,忽然道:「我要萬道石!」

人影微微一怔,詫異道:「混沌之主……說笑了!何況,您走的不是萬道,何須萬道石?」

混沌之主平靜道:「難道不可以?昔年,那位開時光長河,開萬界,以人門為基,那一日,我看到了,萬道起源,奠基之地,出現了一些萬道石,應該落入了人門之中……既然想合作,拿這個來換!」

人影苦笑:「這個……就算有,也早就用完了!那是至寶,誰拿到了,會放在手上不用?」

混沌之主平靜道:「那我不管,想讓我們地門當你們的探路石,那就拿這個來換!這些年,你們也好,天門也好,包括萬界,都有人進入地門!那裂縫,不也是你們主動弄出來的嗎?本座也懶得去管……你們隨意!可想讓本座給你們出力……萬道石,最少三塊!」

人影都快窒息了,半晌才道:「那位開天,開道,開萬界,起源的確在人門,可當年,也沒多少萬道石出現……」

「當年是沒有!」

混沌之主沉聲道:「當年的萬道石,那是起源石!可這些年,時光長河,從上游到下游流淌,萬道之力匯聚,應該也有不少萬道之力,匯聚而成的萬道石,這種算是萬道規則之石……我要一塊起源石,感悟那位的大道規則領悟,另外兩塊可以給我萬道規則之石!」

「這個……我無法決定。」

「那就滾吧!」

混沌之主淡漠無比:「無法決定,你還來做什麼?讓有資格的人來找我,下次沒資格的話……再來騷擾我……」

轟!

一爪探出,遠處人影直接崩碎,不止如此,一道混沌之力,蔓延而出,不知道蔓延到了哪裡,陡然傳來一聲悶哼,混沌之主聲音依舊淡漠,順著那道混沌之力蔓延而出:「你也聽到了,這次只是小小懲戒,我要的東西,給了我,我會考慮,否則……沒必要再談!」

話落,混沌之主虛影消失。

整個地獄之門內,再次安靜了下來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天門之中。

一座大山,佇立天地之間,橫亘虛空,輻射千萬里。

山中,如同一方世界。

萬物生靈,生存在這座大山之中,生活在這片禁地之中。

這座大山,如同星辰,耀射出淡淡的光輝。

永生山!

強大了無數歲月,不死不滅,生人勿進。

可今日,一道白色身影浮現天地之間,佇立高山之巔,聲音帶著笑意,傳盪而出,覆蓋這巨大的永生山。

「法!交出我妹妹,否則,我定當蕩平永生山!這麼多年了,你殺不了我,那我遲早會殺了你,不要不識抬舉!」

「大膽!」

「找死!」

「殺!」

永生山中,一道道強大的身影浮現,迅速朝文王殺去。

很多年了,他們一直都在和這兩位戰鬥,熟悉他們,此刻見他又來了,永生山沒有太多的慌張,只有憤怒,這傢伙膽子太大了!

居然敢直接靠近禁地!

文王是強,可這裡是永生山!

虛空中,文王看著他們,笑了一聲,「以往,我擔心擾亂天地,天門開啟,不欲和你們計較,你們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?」

話落,一雙白鞋浮現天地之間,一腳踢出,那白鞋瞬間浮現在一位強者眼前,一眨眼,砰地一聲,直接將對方頭顱踢爆!

追殺出來的強者,紛紛一怔,接著就是大駭!

怎麼可能!

而此刻,永生山中,一股氣息升騰而起,文王眼神閃爍,笑了一聲:「法,出來,陪你玩玩!!」

一瞬間,一道身影憑空浮現,看向文王,淡漠道:「你變的大膽了。」

如同嘮家常,語氣也很平靜,一步步朝文王走去,「你是想死了?」

文王笑容燦爛:「有點!」

話落,文王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而那人影,看著他離去,微微揚眉,眼神如日月璀璨,看著他遁走,輕聲道:「你要誘我離開嗎?那我便陪你走走。」

他一腳邁出,腳下生金蓮,瞬間跨越虛空,一步千萬里,眨眼間,文王身影再次出現在他眼前。

前方,文王笑了笑,回頭看了他一眼,笑容燦爛:「法,告訴我,誰讓你困住我妹妹的?我可以讓你死的安心一點!」

被稱為法的永生山之主,輕聲道:「你先殺了我再說!」

腳下生蓮,法一步跨出,再次逼近文王。

而文王並未停留,在虛空中迅速遁逃,法追了一陣,忽然止步!

與此同時,遠處,浮現出一座黑漆漆深淵地獄般的世界。

就在這一刻,一道宏大聲傳盪而來:「你們倆個,想死嗎?本座不找你們,居然還敢來我領域,都想死了?」

一尊強悍無比,死氣沖霄的身影浮現!

死靈之主!

後方,法微微凝眉,文王想做什麼?

這傢伙,可不好惹。

到他領地,只會讓局勢更亂!

而文王,卻是笑了,開口道:「死靈之主,幫我幹掉他!」

「……」

遠處,死靈之主覺得他瘋了。

你算老幾?

我需要聽你的?

哪怕在這天門之中,他也是頂級霸主,別說文王,就是這法,在他面前,也沒資格囂張什麼!

文王笑了:「看什麼?我已聯繫到了外界,蘇宇實力與日俱增,我正在讓他破你死靈大道,你還想不想回歸后,繼續接掌死靈大道?不怕被斷,你就不幫我!」

死靈之主都氣笑了:「你說那個混蛋?他有那個能耐嗎?別說他,就算你出去了,又能如何?」

文王再次笑了:「他掌握了生死道,開了天地,你知道嗎?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瞬間沉默。

文王幽幽道:「我沒開生死,當然奈何不得你,可是……開了生死,你的道,又不是不可破,裝什麼無敵,你要是在外界,他自然不可敵你,可你現在,不是不在嗎?考慮一下,殺了法,我們可以好好談談!」

死靈之主冷笑一聲:「威脅我?那就讓那傢伙試試看!開了死靈之道,又能如何?我開道無數歲月,豈是他可以影響的!」

「你這人……無趣!」

文王笑了一聲,迅速消失,「罷了,你隨意就好,法,繼續,來追我!」

法微微揚眉,文王到底要做什麼?

追,不好追。

這傢伙,實力雖然比自己弱,可是,手段很多,跑的也快。

他原以為他指望的是死靈之主,結果不是,他好像只是來這轉悠一圈。

一時間,法有些遲疑。

考慮了一下,法迅速消失在原地,回永生山,至於文王……給他自己去跑,追沒必要,他遲早還會回來的!

而不遠處,死靈之主也看了兩人一眼,半晌,消失在原地。

同一時間,文王也止步了下來,帶著一些笑意,很快,再次回返,朝永生山飛去!

法,我會陪你好好玩玩的。

這麼多年,你這傢伙,可是沒少找我麻煩。

趁著天門沒開,得儘快解決掉這個麻煩才行。

PS:今天就一更了,我得考慮一下接下來的劇情,三門劇情也許就是最後一個比較大的劇情了,都沒時間去思考了,這章算下個劇情的引子,開新劇情最麻煩了,得好好考慮一下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64章 三門(就一更了,理理下個劇情思路)

88.8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