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5章 可怕!(求訂閱)

第865章 可怕!(求訂閱)

三門之外。

上界。

蘇宇正在修復天地,續接斷掉的大道之力。

之前那麼多強者自爆,雖說有神皇和蘇宇一起抵擋,明王斷道穩固天地,可數千大道,還是崩斷了上百條。

如今,蘇宇天地中,不少大道都很弱小,稍微強攻一陣,就會斷裂,這也是他不如人皇的一點。

蘇宇的天地中,強大的大道,那是一等大道。。。

弱小點的,卻是只有合道程度,甚至還有少數永恆大道。

而人皇的大道,其實相對比較均勻。

雖然數量少了點!

……

天地虛空。

蘇宇盤膝而坐,一條條大道呈現,斷裂的大道被他續接。

而藍天,也盤坐在一旁,默默觀摩,有時候也會幫蘇宇續接一些大道。

藍天分身極多,領悟大道也多。

不過,他可能算是弱化版的蘇宇,蘇宇好歹還有一些強大的大道之力,藍天連強大點的大道都沒有,最強的,也沒到規則之主的地步。

所以,藍天能匹敵一些弱小的規則之主,卻是無法匹敵那些二三等的規則之主。

看著蘇宇修補大道,藍天默默看著。

而蘇宇,一條條地修補著,修補了一陣,蘇宇忽然道:「有何想法?」

藍天看向蘇宇,笑了,「陛下以後可以當個織布匠!」

「織補的不錯,手法嫻熟!」

蘇宇失笑。

他繼續修補著大道,沒看藍天,一邊修補,一邊開口道:「瘋子藍天,不再瘋狂了。」

藍天陷入了沉默。

蘇宇平靜道:「融我天地之後,其實限制了你。」

藍天笑呵呵道:「陛下言重了。」

「不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「我的天地,畢竟不完善,遠不如時光長河!大道規則也少,更是不如時光長河,有的大道薄弱,還是不如時光長河!」

「當日你開道,動靜之大,開道之難,我想,除了開天者,無人能出其右!」

「而今,其他人紛紛跨入二等三等……而你,如今堪堪匹敵四等,在四等中,也是偏弱者!」

藍天笑道:「我不以戰力稱雄。」

「這年頭,誰不是戰力為王?」

蘇宇看著他,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你最好有兩個選擇,第一,想辦法繼續融道時光長河,可以給你提供更多的天地之力,規則之力。」

「第二……自己開天!」

藍天心中一震,蘇宇看向他:「你開天,可以走一些我的路,其他人開不了天,我也不建議開天,開天未必是好事,但是你,是有希望的!」

藍天陷入了沉思中。

蘇宇又道:「我建議你,還是開天的好,我可以給予你一些支持,算是分家,給你一些家當!」

蘇宇笑容燦爛:「你融我天地之道,可以帶走你融的那些大道之力的一半,如此一來,就有基礎了!至於奠基之物,獵天榜其實不錯,等級不算低。」

蘇宇又道:「另外一些大道偏弱的道,我可以讓人皇支援一些……你自己想辦法,去時光長河中抽離一些!」

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我懂的,你幾乎都懂!維持天地平衡,大道編製,形成閉環……當日還是你自己去給我當試驗品,我才能成功,所以,你比我更清楚如何形成閉環。」

藍天不語。

蘇宇看了他一眼,繼續道:「我其實,希望大家能走出自己的道,不是一味地來融入我,雖然你撤離之後,我天地可能會削弱一些,但是不會太多。」

蘇宇嘆息:「你也好,萬府長也好,融入我天地后,我天地畢竟不完善,遠不如時光長河,其實浪費了你們的天賦,也浪費了你們的機緣!」

藍天當日開道,動靜何其大,萬界都感受到了震動,時光長河上游的人皇也感受到了。

而今,其他人在蘇宇天地中專心一道,不斷提升。

可藍天,卻是機緣渺茫。

其他人,如今在蘇宇天地加成之下,幾乎都有三等戰力了,在規則之主中都不算弱,藍天卻是無一道成為規則之主,因為他大道太多,和蘇宇極其相似。

他和蘇宇,也許可以相輔相成,可如今時間不夠,只能二人成全一人。

蘇宇也不可能將所有天地大道,全部轉交給藍天。

基於此……最好的辦法,莫過於讓藍天自己開天。

蘇宇嘆息一聲:「可惜,缺乏不少精純的不用分離的萬道之力,否則,倒是可以迅速強化天地,穩固天地!」

如今,混沌之力也好,時光長河之力也好,都需要一點點地去抽離,分離,產量不高。

指望自然讓天地強化,那需要的時間,會以千年萬年計。

這個,蘇宇也沒辦法。

所以,現在最好的辦法,就是直接殺人,奪道,融天地。

而這,也只是權宜之計。

蘇宇再次看向沉默的藍天,輕聲道:「我的想法是,藍道友開天,私底下開天,動靜小一點,我會遮掩,另外,我會想辦法,將暗部轉交到你的天地之中!」

「如此一來,我就有另外的底牌和殺手鐧了!」

蘇宇繼續道:「就趁著現在,我天地還沒修補完全,你撤離,沒人知曉,否則平日里,我天地平穩,你撤走了力量,會讓大家感受到巨大的波動!」

蘇宇之所以現在提及,就是因為如此。

反正天地不穩,力量混亂,走一個藍天,也沒人察覺到。

當然,作為天地氣運之靈的監天侯,應該能感受到一些,這都是無所謂的事了。

此刻,藍天開口了,帶著一些幽怨:「陛下要拋棄我了?」

蘇宇無語了!

他抬頭看向藍天,看了一會,笑道:「你想試試被我天地包裹,自己大道和自己大道深入交流一下的感覺嗎?」

藍天幽幽道:「我無所謂的,陛下喜歡就行。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懶得和他再說這些,這傢伙就是個瘋子,不正常,威脅都沒辦法威脅。

蘇宇笑道:「少廢話,有沒有這想法?作為我們這個時代,最有天賦的幾人之一,要不試試看?」

「開天啊……」

藍天幽幽道:「陛下還想將暗部送來,那都和我一樣了怎麼辦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笑道:「你別故意折騰就行!」

而藍天,考慮了一下,開口道:「真要開天,我也不想單獨開天,我想依附在時光長河之上,在長河上,開他個千萬個口子,蒼生為基,一道一口,汲取長河之力,迅速壯大我之大道!」

說罷,藍天又道:「那此事,就需要勞煩陛下,為我不斷開道,開口,編織萬道!」

說著,藍天又有些瘋狂,輕聲道:「陛下……我想將我的天地,開在萬界!」

蘇宇看著他,你既然依附長河,本就在萬界,何須再說?

藍天卻是愈加瘋狂,桀桀怪笑:「陛下,是開在真萬界!就是諸天萬界,一界開一個口子,我要分身千萬,一界開一道,合一才為天!」

蘇宇先是疑惑,接著臉色微變。

藍天笑的癲狂:「陛下,你覺得如何?諸天萬界的開闢,都是當年一些頂級強者,開天闢地,雖然不是開天者,可都是依託一道開一界!」

「而我,想在他們的大道之上,開一個口子出來!」

藍天笑眯眯道:「陛下,如今萬界,每一界,都有一條根基之道,哪怕陛下,也沒辦法抽取力量,無法摧毀他們的大道,是這樣吧?」

蘇宇想了想,開口道:「我可以摧毀一部分,但是有些是無法摧毀的!甚至,有些只是一些大道投影,比如仙魔神各界,開界的魔祖、神祖,應該都走了,在天門之中,他們的大道,也隨之遷移了……」

藍天卻是幽幽笑道:「那也未必!陛下,他們既然進入了天門,那您覺得,是否他們在天門之外,還有殘留呢?等待回歸,迅速合一!陰陽相合!」

「作為開界者,誰還沒點底牌?既然想著回歸,豈能不留點什麼?」

蘇宇看向他,藍天又道:「所以,各界的根基,我覺得還是存在一些東西的,萬界的機緣,萬界的底細,我們都沒挖掘出來!」

藍天笑呵呵道:「所以,我想開真正的蒼生天!」

蘇宇凝眉:「分身千萬,一界開一道,一道連一道,最終萬道匯合,合一之下,就是你的天?」

「對!」

藍天笑容燦爛:「陛下不提也就罷了,既然陛下提了,這工程量太大,我一個人完成不了,那得勞煩陛下,給我出點力了!」

蘇宇默然。

你真敢說!

你居然讓我去萬界,給你開口子,不止一個,藍天這意思,那是讓蘇宇給他開無數個口子,連接無數條大道,一個藍天執掌一個口子,分身匯合之下,那就是蒼生天!

所謂的蒼生天……他么的,就是在時光長河,就是在萬界之中,再勾勒第二層天地!

這想法……

蘇宇都得吸氣,他看向藍天,齜牙,「我剛剛開玩笑的,藍天,你繼續留在我天地好了。」

藍天笑眯眯地,點頭:「可以。」

蘇宇卻是吐了口氣,有些無奈。

我提出來了,沒想到你會順桿爬啊,還爬的特高!

他陷入了沉思中,藍天這瘋子,想法比他的想法還要瘋狂,關鍵是,蘇宇忽然覺得,藍天這傢伙,這麼搞下去,最後不會超過我吧?

蘇宇摸著下巴:「你開個道,一等一的難,你開個天,也和別人不一樣,為何我覺得,你才是萬界的主角?」

的確如此啊!

這傢伙,開道難,開天難度更大。

蘇宇忽然覺得,比自己難度都要大的多,指望藍天他自己,壓根沒辦法完成的。

藍天笑眯眯道: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,陛下既然有這個實力了,有這個經驗和能力,那我們這些後來者,不得沾點便宜?」

你這不是佔一點,你是占很多!

蘇宇思考一番,「難度很大,但是……未必不行!我一個人,也許沒那麼多精力和時間,但是你也別忘了,這個時代,這裡,可不止我一個開天者!既然那位早早開天,對這些也了解許多!」

蘇宇笑了:「讓他打工吧!」

找個打工的!

一般人不行,但是,找個打工仔,還是特別厲害的那種,兩個開天者,為一人護道開天,那希望就大多了。

藍天笑了:「陛下覺得可以嗎?」

「當然!」

蘇宇笑道:「這是他的責任,不是嗎?他就是當保姆的,誰讓他自己選擇了這條路!」

一時間,兩人對視一眼,嘿嘿直笑。

有道理!

找個厲害的打工仔,這樣,希望就更大了。

……

人皇天地。

他的天地,現在被他不斷壓縮,雲霄不給他擴張,人皇無所謂,濃縮才是精華,懂不懂?

此刻的他,正在消化所得。

忽然,危機感大盛。

人皇一驚!

遲疑了一下,陡然扭頭朝另外一片天地看去。

這孫子,算計我?

什麼個情況?

我又招惹你了?

我他么連天地都不擴張了,你不是在療傷嗎?

你療傷的過程中,好端端地想起我作甚?

人皇很無語,你不會一邊療傷,一邊想著我吧,這會讓我很害怕的。

他正想著,忽然,蘇宇聲音隱約而來,帶著一些勾搭之意:「人皇,來啊,嘮嘮嗑!」

「……」

來你大爺!

人皇閉目,繼續修鍊,懶得理會。

「來啊!」

蘇宇聲音繼續響起。

人皇睜眼,帶著一些無語,傳音道:「老子要搬家!」

這天地,不能留在這了。

蘇宇這孫子的天地包裹了自己,弄的自己現在四面八方都是蘇宇的天地範圍,這哪是開天者,這是在蘇宇這孫子天地中開小天啊!

煩人!

「來啊,聊聊!」

人皇頭疼無比,蘇宇這瘋子,平時也沒怎麼發瘋啊,這沒人的時候,發什麼瘋呢?

喊我去,不會是對我有什麼不良企圖吧?

無奈歸無奈,他還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。

……

片刻后,他出現在蘇宇附近。

蘇宇一臉笑容,笑容燦爛無比。

身旁,還有個藍天。

蘇宇笑眯眯道:「藍天,招待一下陛下!」

藍天瞬間化為妖嬈美女,一揮手,茶桌浮現,接著,一把掏向虛空,一個小女孩出現,藍天拔了對方几根頭髮,茶樹一臉茫然,看著藍天,藍天笑容嫵媚:「姐姐接待客人呢!」

「哦!」

茶樹點點頭,消失在原地,頭髮化為茶葉,很快,藍天給人皇沏茶,人皇面無表情,泰然自若,就這麼坐下。

藍天開始泡茶,泡完了茶,開始給人皇捏背。

人皇也不阻攔,只是有些無奈,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,有些哭笑不得:「說吧,找我何事?」

搞這一套?

我星宇縱橫天地無數歲月,這點小場面,那還真不算什麼。

蘇宇笑眯眯道:「我有個想法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嘆息:「現在打三門嗎?」

這麼瘋狂?

咱倆都沒恢復到巔峰呢!

「不!」

蘇宇笑道:「小事罷了,打三門太難,我找陛下,只是一件小小的事,和藍天有點關係。」

哦!

那的確是小事!

蘇宇笑眯眯道:「藍天的情況,陛下看到了吧?」

人皇側頭看了看藍天,點點頭:「看到了,難道你想讓我幫他萬身合一?」

人皇凝眉:「難度很大,這不是我可以控制的,他只能自己去嘗試著,消滅一個個不同的意志,做到合一!」

藍天這是精神分裂,多重人格。

人皇其實也覺得,這樣不妥,能救,他也願意救,關鍵是,無藥可救!

蘇宇笑了:「不,他不需要消滅那些意志,他很正常,只是想法多,有何不妥?「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言,嘆息一聲,瘋子的眼中,瘋子也是正常的。

這一刻,人皇覺得,自己以後,真的有必要拯救一下他們。

「陛下,不說這個,我找陛下,只是為了讓藍天能順利開天!」

「恩?」

人皇一怔,接著微微揚眉:「也是……別說,他開天還真挺合適!萬道萬身,他開天成功率極高,但是……他能穩固天地嗎?」

「能!」

蘇宇點頭:「我的天地,穩固起來,其實都是藍天道友自我融合之後,給我做了樣本,我才能穩固天地,他自己更簡單,稍微調整一下就行!」

人皇笑了:「那此事我當然義不容辭,需要什麼,你儘管說……」

「簡單!」

蘇宇笑了,「藍天道友不希望開正常的天,太普通了!他想給時光長河,給萬界,生個兒子!」

「……」

我去你的!

人皇想吐血,這叫什麼話?

蘇宇又笑道:「就像現在,陛下的天地,在我的天地包裹之中一樣,也像文王的天地,在萬界包裹中一樣!而藍天道友,想法更特殊一點!」

蘇宇笑道:「他想開萬天,一天一道,一道一界,萬界相融,萬道相合,庇護蒼生,開蒼生之天!」

人皇先是思考,接著,臉色微變,陡然看向藍天。

此刻,藍天一臉笑容,「人皇哥哥……」

人皇打了個冷顫,別來這套,他眼神微微閃爍,沉聲道:「你的意思是,你要在萬界開界中界,最終界域相連,在萬界之下,開個另外的萬界?」

他都忍不住想吸氣,這是真的要當第二個時光之主了!

不,這是要當時光之子的意思了!

藍天笑容燦爛:「有點想法,還得人皇哥哥幫忙呢。」

人皇無言,看向蘇宇,再看手中的茶,忽然覺得不香了,他知道蘇宇的意思了,有些哭笑不得,無奈道:「喝你一杯茶,你犯得著給我弄這麼的的難題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陛下的道,那不是責任大道嗎?責任,教化,庇護,藍天,他不也是陛下的臣民嗎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苦笑,再看藍天,最後看看蘇宇,感慨一聲:「魄力無雙!」

不知是說蘇宇,還是說藍天。

到了蘇宇這個地步,藍天如今在他天地中,他卻是要藍天獨立出去,再開萬天,甚至不惜喊來人皇,兩位開天者,一起幫一位瘋子,這樣的魄力……絕無僅有了!

人皇忍不住道:「你其實可以嘗試著,讓他去連接萬界之道,通過他,來擴大你自己的天地!」

他就是這麼一說。

但是,這麼做,蘇宇本人可能會得到極大的好處。

而蘇宇,卻是笑眯眯道:「太無趣!修道修道,連個道友都沒了,太寂寞!而今,大家融我天地,其實有好有壞,朋友也成了屬下,師長也成了屬下,一切都是我為主……不妥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開天,大家融入,可這天,畢竟是我的天!是好事,也是壞事!對資質不夠,機會不夠的人而言,是好事,可以強大!對那些天才妖孽,不是好事!」

修道,道友……

人皇沉吟一會,點點頭:「你倒是看的通透,也是,這修道修了一輩子,是很孤獨的,身邊無三五至交,無人論道,的確寂寞!」

他笑了笑,看向藍天道:「你運氣不好,但是也好!」

好還是不好,人皇都無法去辨別。

這是一個被時代憋瘋的天才,但是,正因為瘋了,他才有機會,今日開自己的天地大道,而恰好,另外一位瘋子,願意去幫助他!

不止願意,還喊上了自己。

人皇考慮一下道:「可以試試,剛好,也能讓我熟練一下,如今化身天地之靈,我也想多完善一下天地大道,趁著這機會,也是溫故而知新的一個機會!」

說著,人皇又道:「萬界之界……萬界當年的開界者,也許大部分都在天門之中,也許還活著,也許在本界中還留下了點什麼,包括他們的道,在天門外的道,也許還是存在的,否則,萬界的壓制力就該消失了!」

他看向蘇宇,解釋道:「這些天門中的強者,當年被封印,可能還是留下了一些大道本源之力,等待有朝一日,陰陽相合,那時候,他們出來就能變強!如今,藍道友要開天,也許也是一個機會!」

剛剛,藍天也提及了此事。

蘇宇笑了笑:「我知道了,陛下,那咱們宜早不宜遲,就開始幹活了?」

無言以對!

這麼急?

人皇想了想道:「有具體安排嗎?」

藍天此刻開口了,妖嬈笑道:「有的,開萬口,連萬道,最終,將所有大道之力,牽引至獵天榜,也就是萬法圖冊之上!以萬法圖冊為核心,構建天內天!」

人皇迅速思考,很快道:「文老二的萬法圖冊,其實不弱!但是……未必能支撐住,因為萬法圖冊是固定死的,很難提升上去!」

他和蘇宇不一樣,一個人皇印,一個人主印,都是強大無比,還能不斷提升的那種。

人皇考慮一下道:「萬法圖冊不差,但是潛力不大,你現在倒是無所謂,哪怕你到了一等,也無所謂,文老二還是很厲害的,但是,你一旦想超越一等,那就難如登天了!」

蘇宇露出一抹異色:「陛下,你還有好寶貝嗎?」

「……」

我就知道,你會打我主意。

可是,我也沒有了。

人皇思索一下道:「算了,現在先用著吧,三門一開,好東西必然有!別的不說,三門本身就是頂級寶物,真不行,打爆一道門,當根基,那也一樣,潛力無限!」

好傢夥!

人皇這口氣,蘇宇都驚訝。

厲害了!

你都想著打爆三門了!

而藍天,那也是順桿往上爬,笑嘻嘻道:「謝謝人皇哥哥,送我三門本體!」

「……」

我說了嗎?

人皇也是無語了,半晌才道:「不說這個,那就開始,這是要開萬界之口嗎?幸好時光之主不見了,要不然,能活活打死我們!」

太狠了!

蘇宇卻是嘿嘿直笑,有什麼啊!

「那就動身吧!」

三人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萬界。

如今的萬界,蕭條無比,大量強者被殺,大量強者遁逃,多界覆滅。

諸天戰場上,倒是多了一些人,都是來撿漏的。

不過,撿漏的機會不多。

一些遷移走的界域,如今,也有人敢進去闖蕩了,包括人族,四處分散,連仙魔神這些界域,如今都也遍布人族。

蘇宇他們抓捕強者,抓捕生靈,未必就全部抓完了,寶物也未必全部拿走了。

此刻,倒是給了弱者機會!

……

蘇宇幾人不管他們,他們也看不到蘇宇他們。

如今的蘇宇,也達到了那種不可看,不能看,無法看到的地步。

他就算站在這些人面前,除非主動現身,否則,對方是沒辦法看到他的。

第一站,人界。

人皇站在人境上空,沉吟一會才道:「人境無壓制力,要不是開界之人死了,要不就是開界的存在,放棄了在人境留下什麼,當年,我們在的時候,有一些壓制力,是人祖的肉身道留下來的,但是後來,文老二嫌棄壓制人境,不利於人境成為萬界核心,就把這壓制力取消了。」

「但是,人境不是人祖開闢的……」

人皇介紹了一陣,蘇宇點頭,忽然,他探手一招,筆道浮現,時光長河中的筆道。

南無疆和雲塵正在療傷,看到蘇宇,有些意外。

蘇宇笑道:「二位,開啟一下筆道,壓制一下人境看看!」

兩人對視一眼,很快,筆道之力蔓延。

此刻,蘇宇明顯能感受到一股壓制力,開始呈現在人境,片刻后,蘇宇笑了笑:「當年,說是神文證道,可以開啟人境壓制力,都是扯淡,起碼要能掌控筆道的地步,他么的,那都得一等了!」

哪有證道就一等的!

當然,當初蘇宇若是真的執掌筆道,也許還真能很快達到一等的地步,那所謂的神文證道后,可以開啟人境壓制力,也是可以的。

可是……我都一等了,開個毛線壓制力啊!

這麼說來,這開啟人境壓制力,就是個幌子,毫無作用,大周王這坑貨,就是想讓人繼承了筆道罷了。

人皇也笑了笑,沒多說什麼,迅速道:「那就在人族的肉身道上,開個口子,連接藍天的肉身道,但是開天和開道不同……藍天,你得自己將你的肉身道本源,寄生在人族肉身道上!以後,你就是寄生蟲了!」

「……」

藍天這次也無語了,你才是寄生蟲!

而蘇宇,也笑了一聲,陡然將肉身道中的一頁書頁撤走,笑道:「少廢話了,就趁著現在,開個口子,人皇可以的吧?別開太大,太大了,萬道匯聚,藍天自己就爆了,人皇你自己上次開的那個天河口,開的太大了,後來我封閉都難!」

人皇無言,廢話,當年我多強啊!

現在想開這麼大的都難!

不需要多說,蘇宇也好,人皇也好,包括藍天,都是行家,很快,蘇宇和人皇,直接牽引出肉身大道,呈現在人境之中。

這也是人境最強的一條大道。

兩人迅速聯手,一人鎮壓大道波動,一人開始開口子,強行開!

以前,蘇宇還得偷摸著來,現在不需要了。

尤其是和人皇聯手之下,此刻的人皇,明顯也具備了一等之力。

兩人聯手之下,對付這種無主大道,還是很容易的。

沒多久,肉身道中,陡然出現了一個人頭大的口子!

而這一刻,藍天浮現,蘇宇天門開啟,可以清晰看到,藍天萬道連接自己天地,蘇宇也不多說,將藍天的肉身道剝離出來,順便抽取了一些力量,融入他的肉身道中。

一個強壯的藍天浮現,笑了一聲,朝蘇宇拱拱手,瞬間飛入肉身大道,這強壯的藍天,很快,通過那個口子,埋下了自己的肉身道。

肉身道蔓延,片刻后,肉身道藍天浮現,朝蘇宇和人皇拱手,笑道:「多謝二位道友,人境藍天,見過二位,有禮了!」

話落,這個藍天,忽然崩潰,消散在了人境天地之中。

蘇宇和人皇對視一眼,都笑了起來。

有點意思了!

兩人馬不停蹄,開始奔赴各界,去其他各界,開闢這樣的口子,選擇各界最強之道,開口子,讓藍天融入,然後編織萬道,最終將萬道根基,匯合到萬法圖冊之中。

那樣的話,藍天就有了合一的契機。

……

接下來幾日,蘇宇和人皇不斷忙碌著。

一開始還聯手去做,很快,分散開了,各自帶著大量藍天分身,去各界去做這樣的事。

整個萬界,此刻,若是有頂級強者存在,恐怕能隱約看到一些東西。

一張大網,正在密布整個萬界。

這張大網,被時光長河鎮壓住了,此刻,出現了一些排斥,因為藍天這樣做,會導致時光長河和萬界,看似還在一起,實際上,有些被隔離了。

藍天,就是要在萬界編織這樣一張網,化為自己的天地!

開個天中天!

一個個界域中,都有一條線蔓延了出來。

此刻,還能看到一二。

可惜,萬界無強者了,有,也只是人族的。

……

蘇宇和人皇的時間,都很緊張。

可是這一次,兩人沒吝嗇時間的消耗。

足足一個月!

為了給藍天編織萬道之力,兩位頂級強者,沒去療傷,沒去消化所得,足足給藍天打了一個月的工。

這是兩位開天者!

也許,從古至今,也就藍天享受到了這樣的待遇。

一個月後。

諸天戰場。

人皇臉色慘白,蘇宇也是如此,兩人匯聚到了星辰海上空。

蘇宇看向下方,笑了:「藍天若是第二層天,那文王就是第三層了,時光之主是爺爺,藍天要當爸爸……看來,文王只能當兒子了!」

無語!

人皇哭笑不得:「文老二聽到了,少不得找你麻煩!」

而此刻,一個藍天,也迅速飛來。

這也是掌控一切的藍天,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本尊。

此刻,藍天手持萬法圖冊,看向天空,也是臉色慘白,「就差最後一步,萬道編織,融合,將線頭束縛,進入萬法圖冊了,之後,萬法圖冊,就是我的天地核心了!」

「動靜不會小!」

人皇開口道:「而且,還要小心時光長河的壓制!」

他看向蘇宇,笑道:「你擅長編織大道,你幫他編織,我去抵禦長河壓制力,免得萬道還沒編織完成,就被壓垮了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又道:「壓制所有動靜,別給萬界感受到了,藍天編織第二層天,以後也許有大用!」

人皇點點頭。

這一刻,兩人再次分工合作。

……

而藍天,手持萬法圖冊,陡然一聲低喝,虛空中,萬界之道,蔓延而來。

蘇宇探手一抓,抓住一條大道之力,迅速看向四方,選擇了一條可以融合的大道,深吸一口氣道:「你自己梳理萬法圖冊!別把萬法圖冊撐爆了!」

「明白!」

藍天也嚴肅了起來。

千古難逢的機會!

這一次,他沒道謝,沒說太多,有些事,也不需要說什麼。

蘇宇和人皇,這兩位強者,這一整個月,消耗都巨大無比,開天之情,難以還清了。

很快,蘇宇開始負責融合大道。

藍天本人坐鎮萬法圖冊,一條條大道,被迅速融合編織起來,整個諸天萬界,好像都有些顫動,但是動靜極其微弱,而人皇,高高懸浮在天,就在時光長河之下,一枚大印浮現,抵禦長河壓制之力!

在長河內開天,必然會導致長河壓迫的!

這未必是時光之主的意志,但是,這是天地本能的排斥。

……

一天,兩天,三天……

蘇宇不斷融道!

他好像又經歷了一次自己上次開天的過程,而且難度更大,上次他融道,大道都是無根浮萍,他沒借外力,藍天卻是連接了萬道之力,融合難度更大。

若不是蘇宇達到了這個層次,還真沒辦法幫他融道。

而藍天,不斷用萬法圖冊收斂大道,氣息,也不斷在增強。

當融合了百條大道,藍天氣息已經真正達到了四等規則之主的層次。

當融合了千條大道,千位藍天匯合,他氣息隱約已經達到了三等境!

而融合,還在繼續。

諸天萬界,說是萬界,實際上,如今存在的界域,也就三千左右,有的,更是早就無人居住了,成為了死界。

兩千條大道匯聚,萬法圖冊劇烈震蕩起來!

藍天的氣息,也在不斷攀升之中。

隱約間,接近二等了。

不過,藍天卻是有些鎮壓不住了!

咬著牙,他死死鎮壓著萬法圖冊,這是機會,天大的機緣,錯過了這一次,蘇宇和人皇,哪還有那麼多時間,哪么多精力,去給他來第二次!

高空之中,人皇也是低吼一聲,大印懸浮,鎮壓長河,長河排斥力越來越大了!

而蘇宇,也是氣喘吁吁,面色慘白,不斷幫他融道,大道越多,融道越難,反震力越強,蘇宇還得防止藍天無法鎮壓住,被撐爆了。

漸漸地,一條條大道之力,不斷匯聚。

一張大網,開始成型,瀰漫整個萬界之中!

藍天的萬法圖冊,也是越來越大,有覆蓋天地的趨勢!

要將萬界都給包裹住!

這一刻,萬界開始震蕩,讓人心悸。

一股強大的氣息,也在瀰漫。

星辰海中,文王的天地都在微微動蕩,好像感受到了一點異常,有人想在時光長河之下,再布一層天地!

2500條大道匯聚!

此刻,藍天氣息,已經穩定二等。

開始朝一等進發!

但是藍天,身體不斷顫抖,萬法圖冊,也有些顫動的厲害。

但是藍天忍著不說什麼,兩位強者,付出大代價,就是想讓他成為另一個殺手鐧,二等……沒資格當什麼殺手鐧的!

最好的結果,就是成為一等,或者二等巔峰,然後抽取長河之力,短時間內讓自己進入一等才行!

2600條,2700條……

漸漸地,萬界震蕩之力越來越強!

人皇聲音傳盪而來,帶著喘息聲:「快,必須要完成了,長河動蕩的厲害,待會還有一次最大的反震,我們不能此刻將力量消耗完了!」

他面色發白,蘇宇也是,沒回話,迅速開始繼續融道。

2800,2900條……

轟隆隆!

萬界之中,已經出現了轟鳴聲,讓無數人意外,疑惑,又開戰了嗎?

就在這一刻,最後一條大道,被蘇宇一把融入其中。

陡然,藍天氣息暴漲。

一張大網,瞬間呈現在天地之中,很快消失。

萬法圖冊,也是遮天蔽日!

就在這一刻,時光長河劇烈顫動了一下。

蘇宇臉色微變,陡然騰空而起,迅速出現在人皇身邊,兩人身軀壯大無數倍,陡然暴吼一聲,轟!

兩人聯手,將那股強大的震蕩力,強行鎮壓回去!

而蘇宇,這一刻暴吼一聲:「人皇,你輸了,我才是萬界第一強者!」

「……」

萬界皆聽到了!

而人皇,此刻倒飛而出,聞言,臉色一變,卧槽,你這時候占我便宜?

那可不行!

我要面子的!

人皇也是暴喝一聲:「笑話,我三分力打你都能贏,蘇宇,再來戰!」

這一刻,萬界所有人都是無言。

合著,這倆在單挑呢!

可怕!

難怪萬界震蕩,原來如此!

閑得慌!

一個人皇,一個蘇宇,誰都不好惹,大家連觀戰的膽子都沒有,怕死。

所以一瞬間,大家都不再關注了!

而蘇宇,微微鬆了口氣,看向遠處的藍天,此刻,無數個藍天浮現,呈現在那張大網上,這大網,漸漸形成了藍天的樣子!

蘇宇看向人皇,忽然有些不寒而慄:「這傢伙……好像天人,俯瞰萬界,一張臉一直都能呈現在萬界,觀察萬界,挺可怕的!」

人皇也是抖了抖身子,關鍵是,對方還是個瘋子,真可怕!

此刻的藍天,那張臉上,隱約已經露出了一等氣息,這才更可怕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65章 可怕!(求訂閱)

88.94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