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2章 過去身(求訂閱)

第832章 過去身(求訂閱)

6歲的時代,居然有一個人,一個至強者,跟著他父親。

不可直視!

強悍無比的存在!

蘇宇布下大陣,封鎖一切,抓著其他幾人,慢慢飄向自己的家,背對著飄去的,他沒正眼去看,以免被發現,打斷自己的記憶。

對這些,蘇宇還算熟悉。

記憶中,只要自己不細看,不仔細查,對方隔著16年,是很難發現自己的。

飄落到了自己家中,蘇宇背對著自己小時候,背對著父親,背對著那虛影,此刻,整個屋內,有蘇宇一伙人,也有那虛影存在,還有蘇龍。

蘇龍正和小蘇宇聊著天,心情好像很好,一個勁地笑道:「發財了!」

「爸,撿錢了?」

「差不多!」

蘇龍嘿嘿直笑:「反正發財了!兒子,給你看看,可別給別人看……看,這是你爹我撿來的,一本書!金書!」

「知道金書是什麼嗎?敢用金書,擱在過去,都是大人物用的……擱在現在,哪怕賣黃金,也發財了,我看重的很,找個機會給賣了……那就賺大了!」

「不過得小心一些,免得有人見財起意,那就麻煩了,反正是寶貝就對了!」

「就是打不開,不知道是打造成了書的模樣,還是我沒辦法打開……這玩意,搞不好是什麼修道至寶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蘇龍絮絮叨叨的,看樣子心情真的很不錯,蘇宇此刻判斷,也許真是父親無意中撿到的。。。

但是,蘇宇更感受到,那時光冊強悍無比,可蘇龍完全沒感受,也許……是被這虛影給封印了,擋住了時光冊的氣息。

時光冊,並非一來就是沒有能量的!

而是有能量,但是,被人封印了,這才被普通人撿走了。

「為何是我父親?」

蘇宇疑惑,這虛影,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?

為何會被我父親撿走了寶物?

我父親,並無什麼特殊之處,這是針對我父,還是針對我而來?

可就算針對我而來,那時候的我,也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吧?

一個個疑惑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時光冊,到底是時光師傳承來的,還是這虛影強行給我的,又或者其他?

這東西的存在,才讓蘇宇積累了足夠多的初始資本,否則,今日的他,不可能達到這個程度的。

虛影,也從頭到尾沒說話。

而蘇龍,很快,給兒子做了一頓飯。

蘇宇沒看,但是能聽到聲音,腦海中自然浮現出這一幕,也浮現出父親身後,一直跟著那虛影的一幕。

就在這種情況下,吃完了飯,蘇龍又開口了:「阿宇,你在家待著,別亂跑,我出去找找門路,回來給你換大房子,臨走幫你揍一頓吳阿三他爹……記得,不要亂跑!」

「哦,知道了。」

「還有,那金書我先放在家裡,你別拿出去顯擺,被人搶走了就沒大房子了!要是有人來了,就說爸爸不在家,別給人開門……」

「知道了!」

「乖,那爸爸出去一趟,找找老關係,看看能不能聯繫上夏侯爺,這死胖子有錢……這書咱們也不知道有啥用,死胖子看上了,騙他說是無敵至寶他也信!人傻錢多,夏家一般也不幹黑吃黑的事,咱們發財發定了……」

蘇龍繼續絮叨,蘇宇露出笑容。

自己這爹,當年膽子可不小,這是準備拿這東西去和夏侯爺交易?

這也是成功了,也就沒自己什麼事了。

很快,蘇龍走了。

而蘇宇,臉色微變。

蘇龍走了,虛影……卻是沒走!

這東西,不是跟著蘇龍,而是跟著時光冊來的。

時光師?

文王?

這時光冊,可是至寶,那這虛影,到底是文王還是時光師?

古怪!

此刻,大周王他們也很意外,和蘇龍無關,這人,到底是為了時光冊,還是為了蘇宇而來?

「食譜居然會落入一個廢物手中……」

就在這一刻,蘇宇他們耳邊,忽然響起了人聲,南王心中一震,動靜都有些大,蘇宇急忙按住了她,不要吭聲。

「可惜了!」

那人聲再起。

而就在這一刻,這虛影不知道做了什麼,忽然,小蘇宇的聲音響起:「你……是誰啊?」

蘇宇面露凝色,我小時候看到過虛影?

虛影露出了真身?

虛影還沒來得及說話,眾人忽然聽到一聲歡喜至極的聲音:「爺爺!你是爺爺?爸爸說爺爺好厲害,可以一個打十個城主,是爺爺回來了!」

蘇宇面露古怪之色,爺爺?

我爺爺死的早,哪來的爺爺,老子小時候就知道這事!

「爺爺?」

虛影聲音再起,帶著一些淡笑:「小傢伙,你認錯人了……」

「沒有,爺爺,你是我爺爺!」

小蘇宇歡喜至極,「孫子蘇宇,給爺爺磕頭了!爺爺,你可算回來了,有人欺負阿宇……爺爺,爸爸剛出去,我去喊爸爸回家,爺爺回來了!」

砰砰砰,好像小蘇宇真的磕頭了……

蘇宇臉色異樣,而這一刻,虛影也有些異樣的感覺,淡淡道:「好一顆七竅玲瓏心!小傢伙,你是怕我殺了你嗎?」

「沒……沒有啊……爺爺……爺爺怎麼會殺孫子……爺爺……」

「小傢伙,你要知道,當你強大到一定的地步,你的任何一舉一動,你的想法,都會被人掌握的!」

虛影說話帶著笑意:「我很意外,在這樣的家庭中,一個小小的孩童,也有顆七竅玲瓏之心,你是找你父親,來對付我嗎?大概……不行!他太弱了!」

大周王幾人也有些古怪地看向蘇宇本尊,你小時候真的這麼精明,為了活命,跪下磕頭就喊爺爺?

我的天!

他們幾個都差點以為,是真的蘇宇爺爺回來了呢!

或者乾脆小孩子認錯了!

「嗚……爺爺……要打我嗎?我是個沒媽的孩子……大家都欺負我,爺爺也要欺負我嗎?爺爺……」

蘇宇本尊,眼神閃爍。

這不是我!

大家聽錯了,我記憶中從來就沒這事,我小時候也不會亂給人磕頭,亂喊人爺爺。

6歲,也不小了,都到了上小學的年紀了。

給人磕頭喊爺爺這事……我蘇宇不會幹的!

當然,若是覺得是土匪啥的,也……不一定!

但是,記憶中的確沒有這一幕了,蘇宇自己都不記得了。

此刻,虛影帶著一些笑意,「可惜了……我此次並非為你而來,否則,倒也不介意收個徒弟……不過,此次,我乃是為了這食譜而來……天門封閉,我能留的時間太短了!」

短短一句話,卻是讓蘇宇心中再次震動。

什麼情況?

天門封閉,此人……難道是從天門中走出的強者?

所以,他和死靈之主一樣,無法停留太長時間,死靈之主,之前也是意志力投影而來,也沒辦法停留太久。

所以這虛影……非本尊?

不是本尊,就讓蘇宇感受到了強悍無比的壓力!

蘇宇心中不斷震動,大體上有了一條線,時光師出事了,時光冊被時光師丟回來了。

也許是時光師短暫開啟了天門,也許是這虛影本尊短暫開啟了天門,追隨著時光冊一起回來了,但是,他沒辦法停留太久。

而時光冊,原本可能是為了回歸文王故居,結果被我爹撿走了……但是我爹撿走了,這人為何不殺了我爹,反而跟著我爹一起回來了?

蘇宇疑惑無比!

他疑惑無比,小蘇宇好像也忘記了害怕,可能還跪在地上,好奇道:「爺爺,你不是回來看阿宇的嗎?」

「小傢伙……有點意思!」

虛影笑了,「我是來找星宇的……可惜了!我原以為文鈺遭遇危機的時刻,時光冊回歸,會去找星宇,帶我去星宇那邊……結果,居然不是!」

蘇宇心中再震。

找人皇的!

為什麼找人皇?

他斷定時光師的時光冊飛出天門,會去找人皇,但是,結果顯然不是如此,時光師的意志,是要回家!

只是想回家!

「星宇?星宇就是我啊!」

這時候,小蘇宇忽然開口了,欣喜道:「爺爺也知道我名字啊?我就是星宇啊!我叫蘇宇,但是我媽媽姓星,我也叫星宇的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一頭黑線,扯淡!

還有,我小時候就喜歡騙人嗎?

沒有吧!

我小時候是個老實孩子!

大周王幾人知道,這一次變故,蘇宇應該是沒事的,還繼承了時光冊,此刻,一個個異樣無比,這位強大無比的存在,你不會被你這小屁孩給騙了吧?

要不然,這位明顯一開始不是為了來找你的,如何會把時光冊給你?

難道……真被你忽悠了?

至於對方找人皇,是為了殺人皇,還是為了和人皇合作,又或者其他,大家不好判斷。

但是,眾人都知道結果。

時光冊,到了蘇宇那!

而此刻,虛影也笑了,「星宇?你不是星宇,小傢伙,星宇,是一位很強大的強者!不過……你也許可以叫文宇……文的血脈嗎?這裡,是南元……文鈺他們當年所在嗎?文的領地……倒是大多有文的血脈傳承……文也不比我弱,你隨便亂改祖宗,你祖宗未必會高興!」

這一刻,虛影話中帶著笑意:「文、日、月、宙……這些人,都是強者!不過無數歲月後,血脈倒是都淡薄了,人族,得天獨厚……我看這小小的人境,強者血脈不少,可惜,都淡化了!」

虛影感慨一聲。

而蘇宇幾人,要說意外,也意外。

要說不意外……其實真不算意外。

人境這邊,強者血脈真的多,大多可以當做不存在,比如人祖後裔,姓周的,都敢說自己是人祖後裔。

老祖宗,可能就那麼一些人。

往上推,都是強者後裔。

但是無數代之後,也可以當成不存在了。

南元這邊,文王當年的封地,難道說,不止如此,在這之前,還是文王他祖宗,文的領地?

若是如此,南元人有點文的血脈倒也正常。

蘇宇是沒太在意這回事的。

大周王這些人,也許還有人祖血脈呢。

而此刻,小蘇宇可能不懂,繼續甜膩地喊著:「爺爺,那你也姓文嗎?」

「我?」

虛影好像不著急,蘇宇也不知道他說他時間不多,還有閑工夫跟個小屁孩聊天,是為了啥。

此刻,這虛影笑道:「我不姓文……」

沒再繼續這個話題,他又道:「這食譜,我該拿走了,不是你可以消受的!小小的年紀,心倒是通透,可惜……太小了,也太弱了……沒時間給你成長起來了……」

帶著一些笑意,他好像要拿走時光冊。

這時候,蘇宇來了興趣。

我他么到底怎麼把時光冊留下來的?

對方這意思,是要帶走時光冊的,至於為何不開始就拿走,蘇宇也沒弄明白。

蘇宇還在思考著,小時候的自己,面對這情況,該如何反應?

而就在這一刻,遠處,忽然一聲炸雷般的喝聲響徹天地:「何方妖孽?大膽!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,狂妄!」

一聲暴喝,驚的蘇宇都一跳。

這一刻,一股氣息掃蕩而來。

大夏王!

大夏王發現了此人?

蘇宇心中微震!

他好像……知道什麼了!

而就在此刻,那虛影好像也是一驚,「發現我了?」

「永恆而已……倒是有些強者血脈……」

話都沒說完,虛影忽然一驚,「嗯?誰!」

就在這一刻,又一股氣息升騰而起,若隱若現,其他人還沒什麼反應,大周王忽然臉色微變,有些異樣起來。

下一刻,一道人影忽然浮現在附近,蘇宇穿透牆壁,朝遠處看去,微微一怔。

那是……大周王?

只見遠處,大周王四處張望了一下,帶著一些疑惑之色,好像喃喃自語,好像發現了什麼,「長河動蕩……大道震動,發生了什麼?」

陡然,大周王朝蘇宇這邊看來,好像發現了虛影,又或者……發現了蘇宇在這看他!

忽然,目光投向蘇宇這邊,輕聲道:「我感受到了……」

喃喃一聲,他居然朝蘇宇這邊走來。

而虛影也是有些異樣,帶著一些古怪之色:「發現了……人境,居然還有強者鎮守……」

虛影陡然看向小蘇宇,忽然嘆息一聲:「古怪的小傢伙,運氣……不是一般的好!奇怪,你這氣運,難道還真是文的嫡傳?彷彿隔空傳來……奇怪,太奇怪了!」

這一刻,他探手一抓,蘇宇本尊微微顫動了一下,一股滔天氣運浮現。

而那虛影好像並未發現什麼,異樣道:「好濃郁的氣運之力,不可思議……隔空傳盪而來,文的福澤還在嗎?」

這下子,輪到蘇宇古怪了!

什麼鬼?

這傢伙是真的強大!

強大到,自己在這,對方居然隔空感受到了自己本尊的氣運之力!

厲害啊!

可是……這不是我小時候的氣運!

不過,小時候的我,也是我。

說是我的氣運,倒也不算錯。

蘇宇正想著,那虛影忽然感慨一聲:「罷了,這食譜,倒也古怪,不願隨我走……只願意跟著你父親走,也許真是來找你的,或者找你父親的……文的血脈之力嗎?我本想找機會離去……沒想到,你比你父親血脈恐怕還要濃郁一些……」

虛影說話間,大周王快走來了。

下一刻,蘇宇幾人感受到了一股波動,好像是虛影拿到了時光冊,一下子壓入了小蘇宇體內!

「命這東西,有時候,不得不信……外面這人,倒是強大,遲早可以發現食譜……與其給了他,還不如給你……看他氣息,恐怕和那星宇有些關聯……可惜了,食譜可不能給了他,已經成型,資質一般,斷尾求生,無拼搏之心,給他,還不如給你,未知,比已知更值得期待……」

虛影感慨著,「小傢伙,記住了,若是真能崛起,記得來天門中找我……」

話落,一股強大的氣息,在他身上爆發,很快,小蘇宇身上,也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!

那是時光冊的力量!

而這一刻,外圍,大周王好像感應到了什麼,剛要前來探查,忽然冷哼一聲:「調虎離山?周稷的氣息……你敢來我人境?」

一瞬間,大周王消失!

蘇宇眾人,看的古怪。

這又是什麼情況?

周稷?

而蘇宇身邊,大周王也是異樣無比,什麼情況?

他見蘇宇看來,迅速傳音道:「這……我有點印象,當初好像就是此刻,這邊大道震蕩,我以為出了事,前來探查,結果並未發現什麼異常,倒是大夏府那邊,周稷的氣息突然出現,我以為是調虎離山之計……」

「你知道周稷?早就知道?」

蘇宇問了一句,大周王悶不吭聲,廢話,不知道,我怎麼告訴你,百戰有兒子的?

此刻,他繼續道:「可能是周稷那時候也感受到了什麼,氣息溢散,他偽裝萬明澤,也許也察覺到了異常……所以,我感受到氣息之後,就迅速離開了……沒想到,就在我幾步遠,差點和陛下見面了!」

而蘇宇,沒說什麼。

此刻,他還古怪呢。

這虛影,到底是好是壞?

感覺很奇怪!

他好像是來找人皇的,但是,為何時光冊會帶著他來找人皇呢?

他和文王還有時光師有關係嗎?

太多的疑惑,衝擊著蘇宇。

蘇宇倒是沒太擔心自己小時候……只是記憶中的一幕罷了,自己應該是融合了時光冊的,可這融合時光冊,好像也是變故叢生。

一會大夏王出聲,一會大周王出現,蘇宇都不知道,自己小時候就差點遇到了大周王,雙方就隔了幾十米罷了。

大周王,當時沒感應到這虛影存在嗎?

奇怪了!

若是沒感應到,為何又會出現在這呢?

他正想著,後方,虛影忽然罵了一聲:「貪生怕死,幸好沒把食譜留下給他,只是溢散出一些氣息,此人居然就逃了……無恥之輩,果然沒看錯人!」

蘇宇一愣!

什麼意思?

再看大周王本尊,大周王臉色異樣,沒吭聲。

蘇宇看著他,大周王尷尬無比,傳音道:「那個……我說實話,感受到了一些,但是忽然有氣息爆發,很強,我擔心我出事,所以先逃了……」

蘇宇震撼!

你……感受到了?

大周王愈加尷尬,傳音道:「陛下當知我的情況,我不能在這拚死,對方太強了,我必須要離開,我擔心人皇陛下出事,我也真以為是調虎離山,有人想對付人皇!」

蘇宇一臉無語!

所以,虛影說的是真的,當時,大周王感受到了虛影的存在,而虛影,也知道被大周王發現了,所以,選擇了將時光冊融入蘇宇體內,是這樣嗎?

合著,還是大周王幫我融入了時光冊,是這意思吧?

關鍵是,這孫子感應到了強者氣息,他居然跑了!

跑了啊!

還找借口,什麼周稷氣息爆發,都是扯淡!

真不是個人!

人境來了強者,你不該來探查一下嗎?

而大周王,尷尬傳音:「我後來其實回來了,但是什麼都沒發現,所以我以為只是簡單的調虎離山之計……」

「我還以為是百戰一伙人做的,所以……」

蘇宇懶得聽他解釋,此刻,他感受到背後氣息升騰而起!

那虛影罵了一句大周王,很快又道:「小傢伙,你……運氣不是一般的好!早知此人如此膽小,不該將此物融入你體內的,現在後悔也遲了……我也不曾想到,能定日月之輩,會貪生怕死成這樣……」

帶著唏噓,虛影嘆息一聲:「現在,我也無力再去尋找星宇了……剛剛那人……十足小人,有機會,斬了他了事!堂堂七道至強,連敵人都沒看到,就逃離了……此人若是在我那個時代,也是個小人……當殺!」

話落,虛影再嘆:「被他一弄,天門無法鎮壓了,要徹底關閉了,我得走了,便宜你這小傢伙了!罷了罷了,命中注定,該走了!」

轟!

一股滔天氣息沸騰,一瞬間,那股氣息和蘇宇體內氣息同時爆發。

蘇宇陡然回頭!

這一回頭,剛好看到自己小時候渾身浴血,肉身爆裂,而那虛影,力量沸騰,瞬間重塑自己肉身,接連爆發,將時光冊力量鎮壓了下來,帶著一些疲憊和無奈。

「那個傢伙壞了我的好事,下次遇到他,我一定會打死他……」

蘇宇身邊,大周王臉色微變。

而就在這一刻,那虛影好像感受到了什麼,忽然一怔,喃喃道:「氣運隔離……記憶回溯?是你本尊回溯……還真崛起了?」

帶著一些意外,下一刻,虛影破碎,帶著一些遺憾:「也好……不知你是否聽見,去找星宇……告訴他……」

轟地一聲巨響,蘇宇看到了一扇門戶浮現!

那虛影,瞬間消失。

話都沒說完!

蘇宇一怔,什麼鬼,你話都沒說完,你就沒了!

無語了!

重要的話,你不能在破碎之前說嗎?

讓我去找人皇,關鍵是,你倒是說啊,讓我告訴他什麼?

去你大爺的!

蘇宇也是鬱悶無比!

此刻,他也看到了自己,氣息開始衰落,整個人都陷入了昏迷之中!

蘇宇無奈,算了,再不融合,來不及了!

氣息徹底衰落的話,融合進入體內,這過去身就不算強了。

剛剛,這虛影氣息和時光冊氣息融合的時候,才是自己最強的一刻。

蘇宇不再多說,低喝一聲,趁著雙方氣息都沒消散,陡然探手從無盡虛空中抓出,隔著一個世界,甚至不在一個時空,這只是當年留下的一些本源印記罷了。

但是,在這個時期,有多位強者到來,讓這個時期的本源,格外強大。

蘇宇低吼一聲,探出大手,抓住了記憶中的小蘇宇,一把拉扯而出,拉出了這個世界!

而這個世界,開始破碎!

蘇宇一行人,瞬間出現在記憶長河中,而整個記憶長河,也在迅速動蕩,蘇宇這邊,身後,隱約浮現出一尊小時候的虛影。

閉著眼睛,但是身上兩股氣息衝擊,氣息極強,比如今的蘇宇,感覺還要強大不少。

而蘇宇,顧不上融入,而是瞬間轉頭看向大周王,帶著一些凝重:「什麼七道至強?你當年是故意不管,還是真逃走了?」

大周王嘴巴張了張,蘇宇冷冷看著他。

大周王齜牙,無奈,連忙道:「他……他隨口那麼一說……」

「說實話!」

蘇宇後方,記憶長河都開始坍塌了,蘇宇不管,「不說,你就留在這算了!」

大周王無語,迅速道:「不是什麼七道至強……就是……就是我修鍊了七條大道……」

蘇宇冷冷看著他,大周王見狀,愈發無奈,只好道:「好吧,我掌握了七條大道之力,但是真算不上什麼至強者,而且其中多條大道,被我封印了,我沒辦法運用的!」

他帶著無奈,迅速道:「真較真,是不如陛下的,七條垃圾大道,撐死了三等巔峰!何況,還有大量的大道被封印,我真要那麼強,我早就打死百戰那群人了……百戰、虞他們聯手,我是無法匹敵的,陛下,這個我可真沒騙你!」

蘇宇冷冷看著他,三等巔峰?

無法匹敵百戰他們聯手?

可能性存在,但是,很可怕的傢伙,掌握了七條大道!

蘇宇迅速朝記憶長河前方走去,一邊走,一邊融入自己的過去身,身後,那小小的蘇宇,陡然睜眼,一股強悍的氣息升騰而起!

蘇宇無數疑惑浮現,邊走邊道:「那影子,你知道是誰嗎?為何能順著時光冊來到人境,而且還要找人皇?」

「不太清楚……」

大周王見蘇宇臉色難看,只要鬱悶道:「是不太清楚,大概率是天門中早就被封印的存在!我……我猜測,找人皇未必是要對付人皇,他一個投影,也難對付人皇……我猜測啊,他是不是……星?」

他不確定道:「可能是有事要告訴人皇!」

「星?」

蘇宇一震:「人皇他祖宗?」

「可能是!」

「從哪判斷的?」

蘇宇疑惑,我怎麼沒看出來,他是星。

大周王迅速道:「之前,小蘇宇……咳咳,陛下小時候說,你是星宇,他後來說,文也不比我弱,不要亂改祖宗,我覺得,他可能就是星!」

「找人皇陛下,可能是有事告知,或者其他……他只是投影,殺人皇顯然做不到,那投影,撐死了二等之力,還未必能堅持多久……」

「所以,我猜測,可能不是為了殺人來的,而是為了轉達什麼訊息。」

大周王又道:「至於沿著時光師的時光冊而來,找人皇陛下,其實也可以理解,這個時代,最強大的就是人皇!時光師要找人幫忙的話,最好找人皇陛下!而人皇和文王關係莫逆,對時光師也很熟悉,按理說,時光冊找人救援,就該去找人皇才對……」

蘇宇不知道他判斷的對不對,但是此刻的他,也沒辦法獲知更多的訊息了。

他只知道,這位強大的存在,在自己小時候居然和自己打過照面。

而自己融入時光冊,充滿了各種玄奇。

大周王、大夏王都曾在自己附近露過面,大夏王不說了,那傢伙大喊一聲,蘇宇判斷,大概是因為感受到了什麼,覺得有人潛伏,故意喊那麼一聲打草驚蛇。

而大周王的出現,卻是真的發現了那位!

結果,他跑了!

蘇宇繼續融合自己的過去身,氣息漸漸強大起來,他帶著一些凝重:「什麼個情況,人皇他們的事情還沒解決掉,現在,人皇他祖宗都出現了!這麼說,開天時期的一批人,真的都還活著?都在天門之後?若是他是星,那他口中的文、日、月……這些人,是否也還活著?」

蘇宇皺眉,強者多,不是好事,會幹擾自己的一些計劃。

當然,天門中強者多,也是早有預料的,只是不知身份罷了。

現在也許知道了!

真的是一批開天時期的強者被封印了!

蘇宇頭疼!

天門,到底什麼鬼?

誰封印了這些存在?

這虛影,找人皇想說什麼?

最後話也不說完,就沒了,搞什麼幺蛾子!

還有大周王……

蘇宇再次看向大周王,大周王一臉無奈,別看了,他只好開口道:「陛下,我真沒什麼隱瞞了!我之所以不想說太多,有些事是因為陛下知道了,沒太大幫助,有些則是……當初被百戰弄的怕了!」

他也很無奈的!

只好道:「南元當年的事,其實我真以為是百戰他們弄的,這些傢伙,賊心不死!而且對方爆發的氣息,大概有二三等規則之主左右的力量……我以為是虞闖入了人境……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扯淡,那時候虞都沒破封!」

大周王解釋道:「陛下,我們這些人,其實可以短暫爆發一些氣息的,不一定非要解封!我其實和他們狀態一樣……」

「真一樣,我破開人皇的封印,你就該解封了!」

蘇宇冷冷道:「這麼說,你現在掌握了七條大道?不,也許是9條,忍耐兩道,你是後來掌握的,所以,你現在是九條大道的強者!你最少也有個二等!」

「真沒有……」

「沒有也得有!」

蘇宇冷冷看著他:「你就是變,也要給我變成二等!9條大道,就算再弱,一條大道之力,也不算太弱了,何況9條!」

大周無奈:「陛下,我真要到了二等,我早就去上遊了,我距離二等……這麼說吧,和武皇差不多,還是差了一些的。」

「呵呵!」

蘇宇冷笑,此刻,氣息不斷震蕩!

我不信你!

「你要是變不了二等……我自然有辦法收拾你!」

蘇宇傳音兩個字:「人山!」

大周王臉都綠了,欲哭無淚:「陛下,我真的只是三等,不騙你,到了這時候,我也沒必要欺瞞陛下,我最大的秘密都告訴陛下了,何必在這上面欺騙陛下?」

蘇宇不管他!

真也好,假也好,不變成二等,我自然會找你麻煩。

雖然大周王一直隱瞞很多東西,蘇宇也懶得和他計較,主要是被百戰弄怕了,可那是百戰的事,你被百戰這個渣男欺騙了,你一直對我防著,這就很不妥了!

這就跟你被前任綠了,你老是防著現任綠了你,這很不應該啊,後任是老實人,招你了?

一旁,大周王無奈,不說什麼了。

而其他人,一個個不出聲,而是回想著剛剛的那一切。

虛影,時光冊,大周王……

還有,小時候的蘇宇,也是個壞胚子啊。

磕頭到處認爺爺!

難怪當初崛起的時候,也到處認親戚,合著,小時候就這樣了!

大周王也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,轉移話題道:「陛下居然和文王還是一個祖宗……」

蘇宇嗤之以鼻:「廢話,按照他那說法,南元人都是和文王一個祖宗!」

這有什麼?

姓周的,還都是人祖後裔呢!

早就過去無數歲月了,血脈雜亂,如今的人族,已經沒有真正的純血人族了,都有點雜亂。

好吧,大周王也是無言以對,沒法再繼續了。

而蘇宇,很快回歸到了記憶長河進入的口子,忽然道:「剛剛的一切,都遺忘了!」

「諾!」

幾人應聲,瞭然於心,不是忘了別的,忘了你小時候磕頭喊爺爺的事,多大點事。

那時候你才多大?

大家沒在意的!

而蘇宇,也沒多說,心思卻是千變萬化,這虛影,真的是星嗎?

天門之後,蘇宇真的來了興趣。

死靈之主在,文王在,武王在,時光師在,還有無數強者,開天時代的萬族老祖好像都在!

那天門后,到底是什麼樣的場景?

「先融過去身再說,回頭融未來身……其他的,不管了!」

蘇宇壓下了一些念頭,現在,天門比人皇那邊危險的多,不是自己可以去的地方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2章 過去身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