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9章 歸雲山(求訂閱)

第869章 歸雲山(求訂閱)

門內世界。

虛無,死寂,荒涼……

連個落地的地方都沒有,這鬼地方,簡單來說,不到騰空,你都沒辦法出門。

蘇宇就奇怪了!

這地方,無數歲月,就沒新生代?

那新生代,都住哪?

禁地中?

散修聚集地?

合著,一輩子可能只能待在一個地方,而且未必有多大,那這樣,不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嗎?

而且,這裡和萬界最大的不同,在於沒有光明!

是的,不夠光明。

這裡,昏沉沉的,雖然對蘇宇沒影響,和白天一樣,可對普通人而言,這樣的環境,能生存嗎?

禁地中,也許有不一樣的寶物,可以製造出光明來?

這倒是可以!

「門內,真夠寂寞的!」

這地方,待久了,百分百會壓抑的!

蘇宇想著記憶中的地圖,這附近,好像也有領地,最近的一個,應該就是歸的歸元山了,歸提升到了一等,在這地方,也算是一方小霸主了。

歸元山,在散修當中,還是有些名氣的。

然而,哪怕距離最近,對很多人而言,也是一輩子無法跨越的距離,對蘇宇而言,也要相當長時間才能趕到。。。

蘇宇行走在虛空之中,感悟著這裡的一切。

大道之力!

這裡,看似混沌,但是,的確不是混沌,因為這裡的大道,也被梳理過,不是那種混沌中的雜亂無章,這裡原本可能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地域,但是後來荒涼了。

可這裡的大道,都是有條理的。

這也是分辨混沌的辦法。

「這是一個世界,而非混沌!」

蘇宇很快有了結論,他感應到了一些大道之力的存在,不止如此,他隱約也感受到了時光長河的存在,此刻,蘇宇眉心處一個小小的天門呈現,但是被蘇宇收斂了。

在這,天門爆發,陽氣太足!

蘇宇感悟著大道,心裡盤算著,自己如何領悟此地的大道之力?

他感應了一下,之前在門外,他掌管了數千大道,強的一等,弱的也有合道之力。

可在這,感悟大道,好像有些阻礙。

那種阻礙,讓他有些無法突破一層薄膜的感覺,雖然大道就在眼前,我甚至知道這條大道如何修鍊,但是,我就是沒辦法將自己的感悟融入大道規則。

好像,他和大道不處於一個時代!

是的,不處於一個時代!

「這裡的道,不屬於我們那個時代嗎?所以產生了隔閡,可若是不連接此地大道,如何冒充門內之人?如何在此地開天?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那種隔膜感,如何去打破呢?

要不然,現在偽裝倒是可以,可遇到了強者,很快可以看透,既然想偽裝,那得偽裝的逼真。

若是太假,有何意義?

「歸他們又為何可以續接門外大道呢?」

「難道是因為大道斷裂了,沒了道,所以可以續接大道?」

可我,也沒大道啊。

當然,他的大道都在自己天地中。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有些疑惑,那種隔膜感不打破,那是沒辦法和此地大道共鳴的,甚至調動此地的一些力量,其實都有些隔閡。

「隔閡,不是這個時代的人,如何辨別是否是這個時代的人呢?」

蘇宇摸著下巴,這是關鍵。

這個問題不解決,那會很麻煩,他可不想和文王他們一樣,進入后,就被人追殺到死,太可憐了。

文王這研究員,也不知道有沒有研究過,或者有沒有時間去研究這些。

死靈之主,也許研究過,不知道他的死靈地獄,是開的天地,還是寶物之類的,若是開的天地,那代表他一定有很深的造詣。

要不,我去觀察一下死靈地獄是怎麼開闢的?

蘇宇不斷嘗試著,許久,忽然陷入了沉思中,武王這些人,在這,應該也能發揮出實力,那代表,他的大道,在這其實也可以用。

時光長河都有,天門雖然隔閡,可時光長河中的力量,其實是通用的,比如歸,他們到了萬界,也是一等強者。

「天地的力量不能用,因為天地之力,不屬於時光長河!」

「而大道之力可以用,因為大道都在時光長河內。」

「儘管流淌到這后,力量的屬性可能出現了一些變化,但是,還都處於一條河內!」

「現在,我在長河中沒有力量,所以只能靠自身實力和天地力量那微弱的輻射……這麼說,武王他們,在這也許比文王還要強大嗎?」

因為武王可以繼續用自己的力量,而文王,卻是無法用全部的天地力量。

一個個念頭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這一刻,蘇宇倒是來了興趣,很久都沒去思考,沒去研究了,如今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,感悟不一樣的大道之力,其實是很有趣的一件事。

他很喜歡思考,可惜,他沒太多時間,在學府初期,蘇宇倒是弄了元神研究所,包括天門的雛形,陽竅和陰竅,其實都是蘇宇自己研究出來的,當然,沒少借用時光冊。

而今,在這,相當於重新開始,蘇宇倒是對修道,來了探索慾望。

「得找一個人,仔細觀察一下才行!」

蘇宇自言自語了一句,得觀察一下,這些門內的存在,在門內,又是一種什麼樣的生存姿態。

「歸元山……」

蘇宇速度加快,朝一個方向飛去,歸元山,歸的老巢,也聚集了一批人。

天門內的散修,來歷也有些複雜。

有些是禁地中人,因為禁地人多了,就會放逐一批人,是的,放逐,因為禁地就那麼大,強者不會為了個別人,就會擴張自己的禁地,禁地也不是想擴張就擴張的。

在門內,生育是一件很兇險的事,最大的危險莫過於被驅逐!

驅逐出禁地!

人多了,禁地就會流放一批人出去,而出了禁地,是很危險的一件事,因為在虛空中,是存在一些大危險的,一些開天時代的荒古妖獸,一些喜歡吃血食的老怪物,都可能生存在無盡虛空之中。

不止如此,在門內,其實還存在一種生靈,也很危險,或者說,是各方都需要面對的危險,噬蝗。

一種如同蝗蟲一般的生物!

這種生物,會吞噬所看到的一切。

門內如今呈現出這樣荒涼的跡象,和這種噬蝗關係很大。

按照歸他們的說法,這是時代結束,天地規則中出現的一些生物,或者說的更明顯一點,這種東西,誕生自時光長河,如同水中的蟲子,源源不斷地從各地冒出來,吞噬整個門內世界。

就是要滅亡這個世界!

門內世界,遲早會滅亡,這是歸他們都知道的。

只是如今,一些禁地之主強大,也會時常掃蕩一下這些噬蝗,這才給了門內一些弱者生存的機會。

而散修,一部分來自禁地,一部分是開天時代的一些強者孕育,或者是當年一些強者帶進來的族人,遺落在各方,隨著當年的強者隕落,這些人分散到了各地,繼續開枝散葉。

蘇宇曾問過幾人,開天時代,如何被封印的。

歸給出的答案,很簡單,一日間,天翻地覆,所有強者好像經歷了斗轉星移,就出現在了門后,而一開始的門后,沒這麼荒涼,後期被噬蝗吞噬成了這樣子。

這樣的答案,蘇宇也是無語。

一日間就進入了這種世界?

那麼多強者,就沒人感應到?

按照歸的說法,蘇宇只能判斷,是時光之主做的,否則,誰也做不到這一點,要知道,開天時代的強者,真的多,那時候,開闢萬界,大量強者出現。

開天闢地,時光長河剛出現的時候,和蘇宇天地很類似,大量強者進入天地,藉機佔據大道,成為強者。

蘇宇的天地,若干年後,大道都被人佔據了,那後人其實也很難超越前人的。

前人不斷進步,等到了大道被全部佔據了,後來人怎麼辦?

大道不夠用了,難道堵死了後來人?

想著想著,蘇宇有些意動。

也是,開天時代,強者佔據了太多的大道之力,導致後來人很難超越前人,那開天時代的覆滅……是否和這個有關?

時光之主,也許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場面,於是他出手了,將這些老古董給封印了,然後,分割出了陰陽兩界,分割出兩種不同的大道,讓後來人繼續修鍊?

噬蝗,倒是有些末日清理者的意思,算是清道夫嗎?

一個個念頭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很快,蘇宇面前,黑暗中,浮現出了一座大山,很大很大,感覺不比上界的人山小,而這,就是歸元山了,蘇宇一眼認了出來。

因為,這座大山,有點像個糖葫蘆,一串串的那種,佇立在黑暗虛空之中,溢散出淡淡的光輝。

蘇宇還沒靠近,一道氣息傳盪而來,帶著一些警惕,能在虛空中行走的,就沒弱者,此刻,一聲喝問聲傳來:「敢問來者何人?此乃歸元山,歸至尊領地……」

蘇宇眼神陰翳,低沉道:「吾乃天墓領巡察使,墓大人走之前,說是來了歸元山訪友,卻是多日未歸,而今,天墓領遭受噬蝗威脅,吾來此,是稟報墓大人,回歸天墓領,敢問我家大人,現在何處?」

一瞬間,虛空中呈現出一道人影,中年模樣,帶著幾分警惕,但是還是回道:「此事,我也不知……」

蘇宇冷喝一聲:「我家大人,到底在哪?」

蘇宇怒道:「我曾發出多道密訊,都沒能得到大人回復!而大人走之前,說了,乃是歸元山發出的邀請,他要來此地拜訪好友歸大人,那歸大人現在何處?」

「……」

中年男子有些無奈:「大人也多日未回了……」

「你們……」

蘇宇眼神冰寒:「難道,你們……」

「道友誤會了!」

中年男子解釋道:「當日,大人和墓、玉多位大人,一起出了歸元山,說是出去有事,之後便一直未歸……」

蘇宇冷冷看著他,皺眉道:「那可曾說,何時歸來?還有,可否聯繫到歸大人,讓他轉達我家大人,早日歸來,天墓領附近,出現了一頭強大的噬蝗,帶著大量噬蝗,正在朝天墓領飛來,時間一久,天墓領必要出事!」

這的確是個難題!

再不回去,天墓領要滅亡了!

中年男子沉吟一會道:「那我嘗試聯繫一下大人,可道友也知,在這無盡虛空,傳訊未必有用……」

蘇宇有些急切,也有些惱火,「天墓領真滅了,我不好交代,你耽誤了正事,你也不好和我家大人交代,我家大人本和歸元山交好,一旦天墓領被滅,我家大人,難道不會遷怒歸元山?到了那時候,都沒好處!」

這中年男子,也有些鬱悶。

這倒也是!

若是歸離開了,歸元山出了事,他也得著急。

「那敢問道友,天墓領附近,那噬蝗頭領,實力如何?」

「15道之力以上!」

中年男子微微吸氣,這可不弱,他肯定是沒辦法應對了,要是弱小的話,他倒是可以在聯繫不到歸的情況下,和這人一起去解決一下。

可此刻,事情已經超過了他的能力範圍。

蘇宇其實也在判斷這人的實力,強者不出手,很難判斷具體,但是氣息不隱藏,倒是可以通過氣息判斷一下,仔細判斷了一下,大概在8到10道之力之間,不算弱。

在這種散修領地,一般情況下,會有一位主人,歸那樣的角色,另外,還會有一位巡察使,也是強大的存在,巡查整個領地附近的安危。

太弱的話,沒實力巡查危機。

至於天墓領的巡察使,按照墓的說法,之前不幸隕落了,而且天墓領人跡稀少,和歸元山距離相當遠,除了一些頂級強者會交流,其他人,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去天墓領。

而對面的中年男子,這時候也在判斷衡量著什麼,很快,看向蘇宇道:「那道友……要不進入歸元山休息片刻,這旅途奔波,我看道友好像也受了些傷……」

此刻的蘇宇,死黑色的古袍有些血跡和划痕,氣息稍顯紊亂。

蘇宇微微凝眉:「怎麼,沒辦法迅速聯繫到我家大人和你家大人嗎?若是能迅速趕回,我得馬上回去才行,天墓領雖然人不多,可也是大人多年來的心血所在,一旦被攻破吞噬一空……」

「道友,這就算聯繫到了,也不一定何時才能歸來,稍安勿躁……」

蘇宇面色變幻一陣,有些惱火的樣子,許久,咬牙,嘆息一聲:「算了,先等等,大人真不回來……我……我也不回去了!」

「……」

中年男子無言,不過也可以理解。

墓真要不回來,眼前這人,顯然無法應對危機,作為散修,領地被毀,那也只能繼續流浪虛空,此人留在此地等待墓的歸來,那倒是沒什麼了。

中年判斷了一下,以往大人出去,也不會太久,這次算是較長時間了,要回來的話,應該也快回來了。

若是不能回來……

中年沒去想,16道強者,在哪裡都是強者,何況這次出去了3位,還有3位也是12道以上的強者。

這麼多強者,除非被禁地之主遇到了,否則,還真沒什麼危險。

「道友就在此地先休憩一段時間,我會儘快通傳大人!」

說著,中年笑道:「不知道友尊號?」

「黑墓!」

蘇宇也道:「道友尊號為何?」

「落雲!」

「那勞煩落雲道友了!」

蘇宇行了個古禮,「我看那噬蝗,也許用不了幾日,就會抵達天墓領,若是大人還是無法歸來,只能期待,它們會轉移路線了,否則……天墓領必然會消失在虛空之中了!」

一聲嘆息!

而落雲也是嘆息一聲:「希望能讓幾位大人速速歸來吧,可惜,我們不是禁地,無抵禦強大噬蝗的能力,這些噬蝗,已經越來越嚴重了,朝不保夕,越來越多的散修領地被吞噬,好在據說天門快開啟了,否則……這麼下去,我們都快沒有生存空間了,建造一處散修領地,需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,好不容易有了棲息之地,很快又被吞噬掉……」

一時間,落雲也是心有戚戚,不過又笑道:「不過,墓大人和歸大人都是16道至強,其實若是大人們在,15道的噬蝗,解決起來雖然麻煩,也不是不行,我們比那些一般散修強多了!」

到了他這個境界,其實真被摧毀了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大不了繼續換個領地,甚至自己都可以開創了,好歹跨入了二等規則之主境,也是強者了。

只是,一般人也不願費這個精力罷了。

蘇宇沒說什麼,朝整個大山看去,別說,地方還挺大,糖葫蘆一樣的大山,說是山,其實對這些生活在其中的人而言,也是他們的全部世界了。

一層又一層的,每一個糖葫蘆,其實都是一個世界,一個領地,這落雲,如同天外神靈,在這為這些人提供庇護。

當然,散修也不是那麼好心,非要開闢一塊領地出來,庇護他人,費時費力,還不討好。

之所以開闢領地,其實是為了壯大自己的大道之力。

就如肉身之道,歸開闢了一條肉身道,那他領地中的人,都要修鍊肉身道,融入歸的大道之中,讓歸強大起來。

就如浮土靈,五行族如今都在修鍊五行大道,其實也是為了讓浮土靈迅速強大起來。

歸的肉身大道,如今被武皇給吞了,陰陽合一了,但是此道未斷,還存在。

所以,這時候倒是沒什麼感覺。

不過,遲早會出現問題,被人發現端倪。

尤其是玉被殺了,槍法之道,被戰王直接吞了,玉的大道斷裂,他若是有領地,領地中的存在,可能已經發現他死了,當然,這就不是蘇宇關心的事了。

落雲,修鍊的並非肉身大道,這些二等強者,都有自己的大道,只是依附在歸名下,歸的領地中,一部分人,也會修鍊他的大道,不過數量不會太多。

在這,人口,其實也是一個好東西。

數量多,有好處。

但是,又不能太多,太多了,資源不夠,地盤不夠,那隻能和禁地一樣,驅逐一些弱者,留下強者,這樣才能保證質量不會下滑。

此刻,蘇宇一眼看去,有些羨慕:「你們領地,生靈不少,質量也不錯!我看,有部分生靈,還在修鍊落雲道友的大道,可惜,我天墓領人少……」

落雲笑了笑: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墓大人的大道,我也知曉,乃是天墓之道,一般人無法領悟,歸大人修的乃是肉身大道,能感悟的人多,所以依附大人的生靈也多一些!道友修鍊的不是天墓之道吧?」

蘇宇搖頭:「不是,真要是,我也修不到這地步,我走的乃是陰死之道!」

此話一出,落雲意外:「那道友……沒去死靈地獄?」

死靈地獄,名氣還是很大的。

你不去那邊,跑到墓的地盤,當個巡察使,何必呢?

死靈之主,怎麼說,也是禁地霸主之一!

一般人難進,但是,你修鍊陰死之道,按理說,是沒什麼門檻的。

蘇宇卻是眯著眼,低沉道:「那地方……可不一般,你想想,都是同類大道,吞噬同類大道……我可是聽說,那裡的死亡率極高!墓大人的領地,雖然進步難,但是也安全……我們這些人,雖想提升,可不到萬不得已,也不想去送死。」

「我看黑墓道友的實力不弱,去了,可未必是找死!」

落雲笑道:「我先聯繫一下歸大人,若是無法聯繫到,天墓領真要被摧毀了……道友也不是無處可去,倒也不用太過憂心。」

蘇宇微微點頭,沒再說什麼。

此刻,他和落雲,一起落到了那歸元山的頂峰,這裡有一座大殿,就落在糖葫蘆之巔。

這裡,大概也是歸的宮殿。

不過,此刻歸不在這,倒也沒什麼生靈敢來這邊。

落雲看向蘇宇,笑道:「那道友稍侯片刻,我先去想想辦法,道友這邊,若是需要什麼吩咐,讓人來辦就行……」

話落,招了招手,大殿之外,一位窈窕女子走來,朝蘇宇微微施禮,柔聲道:「奴婢聽雨,大人有何吩咐,告知奴婢即可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沒說什麼,盤坐在大殿之外的亭台之中,落雲很快離去,看樣子是去想辦法聯繫歸了,在這無盡虛空,聯繫人,也很麻煩,有時候還得通過一些寶物,或者強者留下的意志烙印,才能聯繫到對方。

落雲離去,聽雨很快給蘇宇上了茶。

蘇宇默默觀察了一下,肉身道。

實力的話,其實不錯。

按照萬界的說法,其實是具備合道之力的。

歸的一個侍女,都有合道境,其實很不錯了。

不過在這也正常,人少,都是精英,太弱的,其實都被淘汰了。

在門內,弱肉強食,其實很明顯,比萬界還明顯。

一定時間內,你沒辦法給此地的主人提供足夠的回報,你就會被驅逐,驅逐出去,你是死是活,那看你運氣了。

包括禁地,都是如此。

人多了,那些弱者就會被淘汰,赤裸裸的弱肉強食,強者,到了哪,都有口飯吃,弱者,到了哪都會被人嫌棄。

比如落雲這樣的二等,雖然不是和歸同道,但是問題也不大,他巡查附近危機,歸也樂得有這樣的幫手存在,一位二等,自己開闢領地也不成問題。

蘇宇端起茶杯,喝著茶,歸的大殿,其實有點意思,在這,如同透明一般,是可以俯瞰整個歸元山的。

歸元山,這不大的山,還分成了九層。

歸的宮殿,就在第九層。

越高,強者越多。

一層,卻是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殘,甚至還有不少孩童,但是強者倒是極少,就算有個別永恆,也是傷勢不輕,或者壽元將近。

強弱分的很明顯,而且,種族也不是一樣的,很雜,很亂!

什麼人都有!

蘇宇感應了一下,有些古怪,門內,如同一個大雜燴,什麼種族都塞到了一起,甚至許多都是混血。

在這,生存是第一位。

種族之分,好像不明顯,蘇宇甚至還感受到了一些人族的氣息,但是,也很雜亂,按照人境的說法,那都是雜血,而且雜的很徹底。

甚至有一些弱者,哪怕有人族氣息,身上也會呈現出一些獸類特徵。

在這個天地,最多的大道,就兩種。

一種是肉身道,一種是落雲修鍊的大道,蘇宇判斷了一下,應該大概率是一種兵器類大道,他看到不少人都佩戴著兵器,類似於繩索,可能這就是落雲的大道。

觀察了一陣,蘇宇餘光看向身旁的侍女,眼神有些異樣。

那侍女,見蘇宇看來,笑了笑,露出輕柔笑容,不是太魅惑,但是充滿了柔情,對這些人而言,若是能和蘇宇這樣的行走虛空的強者,搭上一些關係,那就是飛黃騰達的開始。

可惜,這侍女不知蘇宇的心思,蘇宇的想法是,要不剝離她大道,然後一點點探查一下,看看如何能融入大道,要不解剖一下試試看?

若是聽雨知道蘇宇的心思,大概就沒心思露出此刻的眼神了,而是驚恐。

蘇宇一直在看聽雨,不知過了多久,落雲的笑聲傳來:「黑墓道友旅途奔波,要不為道友安排一下,先找個地方,小憩一陣……」

笑的有些曖昧,不過也沒太在意,這些都是小事。

修鍊到了他們這個境界,女色都是旁枝末節。

蘇宇具體實力,落雲也不好探查,但是感覺不比自己弱,也是強者,這些小問題,他倒是不介意幫蘇宇解決。

蘇宇看了看他,微微凝眉:「這些先放一邊,道友可曾聯繫到歸大人?」

「這個……大人暫時還沒回話!」

落雲搖頭:「但是大人看到了,一定會回話的,現在不知是離開的太遠,還是處於某處禁地範圍。」

在禁地範圍,禁地有強者輻射天地,也難聯繫。

說罷,他又道:「要不道友先等等,也許大人很快會給一些回復!」

蘇宇嘆息:「算了,就這樣吧,只能等!我也儘力了,墓大人若是回來遲了,天墓領沒了……我也沒辦法!」

說著,又一聲嘆息:「真不行,就去死靈地獄好了,雖然危險,但是也是機緣,天門將開,死靈之主大人,聽說在萬界也有不小的勢力,只要不死,也是前程!」

落雲點頭,笑道:「我倒是羨慕道友,修鍊的乃是陰死之道,整個無盡虛空,那麼多禁地,死靈地獄強大無比,卻又好進,但也難進……這些年,多少人想修鍊和死亡有關的大道,可惜,沒這天賦就是不行,否則,我都想修鍊這樣的大道了!」

能進入死靈地獄,還是很好的,一尊恐怖的存在,會庇護你,內部廝殺不斷,那是正常的,但是外部危機卻是不大。

不過說著,他又笑道:「不過最近,我勸道友還是不要去那邊,聽聞,最近萬界的文王時常會過去,之前,甚至連永生山主大人都去過……一旦遇到這些人,也是必死無疑!」

蘇宇挑眉:「他們去那幹嘛?」

「那我就不清楚了。」

落雲笑了笑道:「都是頂級的存在,我們在他們面前,什麼都不是,何況,距離我們也遠,只要不打到我們這就行!」

蘇宇不以為然:「真來了,也未必會在意我們,我們雖然也是規則之主,甚至在規則之主中也不算弱者,可十多道大道之力,對他們而言,算什麼?」

落雲心中微震,10多道大道之力!

這傢伙,比自己還要強啊!

他頓時更客氣了一些,「那倒也是,道友可否有其他要幫忙的……」

「不用了!」

蘇宇搖頭,「找個地方,我休息一陣就行,不需要道友一直陪著我,道友該巡查巡查去吧。」

說著,蘇宇忽然低沉道:「對了……有沒有什麼不需要的廢物,我修鍊陰死之道,此地陰死之氣太淡,不需要的雜物,我廢物處理一下,也免得我回頭自己去找,給道友添一些麻煩!」

此話一出,落雲瞬間懂了,要利用死人修鍊了!

修鍊此道,的確有些邪。

他想了想,很快道:「倒也不算大事……道友若是不介意,一層那邊,隨便取用!但是一層之上,還望道友不要亂來……」

落雲一副請蘇宇理解的眼神,一層之上,都是有用的。

一層,那都是可有可無,甚至隨時會被驅逐出去的存在,修鍊死亡之道的強者,往往也會在一些禁地外等候,每一次禁地驅逐人,都是這些人的盛宴!

蘇宇笑了笑:「我有分寸,放心吧,這是歸大人的地盤,我也不會亂造殺孽,畢竟陰死之道,不是殺戮之道,殺多了也沒用。」

「理解!」

落雲笑了笑,點頭:「那道友自便便是,我會吩咐下去,其他人不會幹擾道友。」

「多謝了!」

「客氣!」

落雲還是相當客氣的,而蘇宇,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,猜到了就是這樣的結果,一位二等強者,在這,無論如何,也會比那些可能會被驅逐的廢物有用。

對歸他們而言,一層的人,其實是浪費糧食,浪費天地之力的存在。

蘇宇也沒興趣殺人,他只是想研究一下,如何融入大道,這些人,倒是符合自己的目標。

「那我去去就來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他一走,落雲眼神微變,輕聲道:「起碼12道之力!」

厲害!

這樣的存在,自己開闢領地沒什麼大問題,不過看樣子,這位黑墓沒這心思,天墓領真沒了,對方也許真會去死靈地獄,一旦在那邊崛起,也許很快就會成為禁地中的大人物了!

「結個善緣也好!」

落雲笑了笑,很快,看向身邊的侍女:「你去一層,若是這位黑墓道友有什麼需要,不太過分,都滿足他!12道大道之力的強者,我看他剛剛對你很有興趣,若是運氣好,也許也有些好處!」

「多謝大人!」

那侍女頓時大喜,拜謝了一陣,急忙朝一層飛去。

……

而此刻的蘇宇,心情大好。

一層比其他幾層,要有趣的多,各種雜亂的大道都有,顯然,這些人可能不是一開始就修鍊肉身道,而是其他地方的散修,或者領地破滅,或者因為其他原因,流落到了這邊。

而歸,顯然不太看重。

可對蘇宇而言,大道越多越好,越雜越好,這樣,樣本多,也方便自己探查一下,如何融入大道。

「很好!」

省了蘇宇很多時間,他喜歡這裡,修道,何須打打殺殺,偽裝一下,和平相處,這不很好嗎?

很快,蘇宇探手一抓,一層中,瞬間消失了一批人,其他人看到了,有害怕,有恐懼,也有木然。

早已習慣了這種日子!

在這,弱者是沒有任何人權可言的。

還有一些人,眼中露出了羨慕崇拜之色,強者,在這,哪怕犯下滔天殺孽,也是大家崇拜的對象,這是一個病的世界,走向毀滅的世界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69章 歸雲山(求訂閱)

89.3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