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3章 紛紛突破(萬更求訂閱)

第833章 紛紛突破(萬更求訂閱)

融個過去身而已,居然還有這麼多八卦。

關鍵是,還是自己的八卦。

還有大周王,七道強者,這七道強者,到底是七條大道,還是一種境界或者實力的命名?

「還有……文的血脈,若是南元到處都是文的血脈,這虛影也沒必要一定要選擇我吧?氣運之力,未來的氣運之力,還能影響一下過去嗎?」

如此一來,對方選擇自己,難不成和自己這次回溯記憶還有些關係?

那倒是厲害了,未來厲害,也能影響到過去嗎?

可不融時光冊,也沒未來的自己。

這玩意,倒是不好說什麼了。

蘇宇忽然道:「我融了這個時期的過去身,那我可否再次回溯,再次融合?」

萬天聖直接搖頭:「不可能的,過去唯一,未來千萬種!所以過去身,你融了,那就融了這個時期的過去,不會再有機會了!」

蘇宇遺憾,其實,我更想看看在在這之前一點點的記憶,或者說,比如在虛影出現的那一刻,我去看看大周王在哪。

而這時候,蘇宇想到了什麼,看了一眼南王,南王之前好像有點異樣。

南王見蘇宇看來,聲音有些消沉:「那人……可能正如大周王所言,就是星!我聽聲音,隱約有些熟悉……星……星所在的時代,其實不算太久遠,他和死靈帝尊可能算是一個時代的存在……」

死靈帝尊,蘇宇原本要帶他來的,結果死靈帝尊有些排斥本源,蘇宇猜測,大概是他本源合一了,這種本源合一的,在過去沒留下什麼印記,恐怕沒辦法進入記憶長河。

這一次,辰不在這,否則,也許可以認出虛影的身份。

不過,南王這態度不對啊。

你不是文王的迷妹嗎?

怎麼感覺聽到星的聲音,也有些不對勁啊。。

「南王和星有交集?」

蘇宇問了一句,南王沉默一會,忽然道:「沒,但是……我隱約記得,此人曾去過我族,和我族一位天女有關係!」

天女!

蘇宇心中微動,天人族!

果然,之前他就猜測,南王不是天人族就是魂珠,居然還真是天人族,天女好像是天人族領袖的稱呼。

南王低沉道:「那位天女……後來很慘,這星,不是個好東西,按照你的話來說,就是個老渣男!」

是嗎?

蘇宇意外,還有這八卦?

不過南王也夠古老啊,聽這話的意思,她可能在太古初期或者開天末期,聽到過星的聲音,和辰可能都算一個時代的人了。

對南王的過去,蘇宇一直沒提過,有些事,別人不說,他也不問。

可此刻,忍不住道:「南王……是開天末期的人物?」

南王沒好氣道:「我死的早,年紀不大!」

「……」

這話說的,我沒說你年紀大啊。

無語了!

女人,呵!

死的早,就算年紀不大嗎?

切!

好吧,你說不算就不算好了。

南王又道:「對方應該就是星,但是他應該早就進入天門了,居然沒死,那他出來是為了什麼?找星宇……星宇算起來,應該是他後裔,不知道這老渣男和誰生的!」

蘇宇無語,聽這話還帶著一些怨念,他忽然升起一個念頭,有些不敢相信,小聲道:「南王……不會是星的女兒吧?」

「呵!」

南王嗤笑,「怎麼會!只是……他當年撩撥的那位天女,是我一位長輩,後來下場凄涼,我看他,心情不好!」

是這樣吧?

好吧!

蘇宇也沒細問,陳芝麻爛穀子的事了,有些事,過去太多年了,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!

蘇宇忽然又想到了一點:「按照他的說法,文這些人,可能也活著,也在天門內,包括這星也是,他那麼強大,為何不幫文王他們?」

因為按照時光師當日留下的一抹印記,她快完了,而她的哥哥,文王,也快完了,無法匹敵強敵。

沒說有人幫他們!

這又是為何?

而大周王,幽幽道:「陛下,他們……也未必就有文王強大!」

「嗯?」

蘇宇愣了一下,大周王苦笑道:「陛下……他們是古老,也強大,可要說一定比文王強……那不見得!文王按照當年的劃分就是一等!如今,若是一等還有之上……文王可能是一等之上!陛下,文王是至強者,真正的至強者,你不要覺得文王很弱……」

是個人,你就覺得比文王強大嗎?

大周王又補充道:「文王和人皇陛下,是太古之後,最強大的存在!定鼎萬界,便是人皇和文王大人為主,鎮壓萬族,鎮壓萬皇!所以,文王和人皇陛下在的時候,哪怕人族總體規則之主比對方少很多,依舊可以鎮壓萬界!但是,二者少了一人,很快,就發生了變故。」

總的來說,文王很厲害!

蘇宇點點頭,大周王又道:「按照現在的一些情況推測,文王和人皇陛下,是僅次於死靈之主他們的至高強者!而人皇陛下的先祖,星,他也許還不如人祖強大……應該是沒有的!按照如今的說法,人祖是人族之主,他們只是一個部落的領袖,是人祖的下屬……實力是沒人祖強大的!」

「人祖可以匹敵死靈之主,也只是傳說,星這些強者,是不如人祖的!那大概率,也比不上文王他們……」

蘇宇意外道:「合著,你的意思是,他可能只是個一等?是沒有現在的文王他們強的?」

「我判斷是這樣!」

蘇宇點點頭,也有點道理,可是,蘇宇皺眉:「那他出天門,還說鎮天門……」

大周王心累:「他要是能輕易出來,早就出來了,我懷疑,應該是藉助了時光師的力量,他才能勉強出來一下,實力應該不如死靈之主的!」

蘇宇仔細一想,有點道理,「也就是說,這位實力……還未必比得上時光師?可能是時光師全力一擊,打破了天門,他跟著後面,撿了個便宜,才出來了?「

「大概率是!」

大周王再次開口,蘇宇摸著下巴,看了一眼大周王,為何如此篤定呢?

大周王再次心累:「其實……不難猜,他喊我七道至強……這位……咳咳,恐怕實力一般!陛下覺得,文王和人皇陛下,看到我,會喊一聲七道至強嗎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嘴巴一張,我去,你說的,好有道理!

這話,我無法反駁啊。

蘇宇笑了:「合著,他可能只是一位一等強者。」

只是?

這話,讓大周王也不好接。

一等,上古人王和人皇的地步,也到了只是如此的地步了嗎?

大周王想了想道:「具體的不清楚,但是大概率不如人皇強大的,您聽他所言,要找星宇,而星宇,在他口中也是至強者……那可能,他是不如人皇陛下的!」

好吧!

聽大周王這麼一說,一判斷,蘇宇也覺得是如此。

「所以,對方只是藉助了時光師的力量出來的,但是,我猜測,他和時光師沒什麼交集,他可能知道一些事,甚至暗中觀察,但是,他應該和時光師他們沒溝通……否則,時光冊是去找人皇的,還是回家的,時光師不會不說!」

蘇宇眯著眼:「所以,這些人,未必是好人!」

看著時光師落難,沒去幫忙,而是暗中跟著時光冊出來了,是來找援兵的?

還是另有目的?

反正,這星,不見得就是好人,可能還沒他無數代的後裔人皇強大。

這時候,蘇宇沒再說話了,身上,一股股滔天氣息沸騰而起,肉身轟隆作響,不斷崩裂!

過去身,很強大!

星的力量,時光冊的力量,都聚集到了那一刻的蘇宇身上,小蘇宇,一定很強大!

而就在大家以為蘇宇要融合過去身的時候,蘇宇忽然一把抓出了小蘇宇,一拳打的粉碎……

「……」

眾人看呆了!

而蘇宇,沒管他們,打碎了小蘇宇,繼續吞噬力量,同源之力,蘇宇一邊吸收,一邊解釋道:「蘇宇只有一人,什麼過去未來,我也不需要全部融入,抽取本源力量就行!」

「力量也許有些損耗,但是不會出現被人打爆一身,另外一身虛弱的情況……」

南王沒忍住:「你……自己把自己小時候打死了?」

太兇殘了吧!

不是個人啊!

蘇宇解釋道:「那不是我,也不是我小時候,只是我本源的一些印記……」

「你打死了你小時候!打死了小蘇宇!」

此刻,南王卻是較真了,不管是不是印記,你就是兇殘地把自己小時候打死了!

蘇宇,好凶!

蘇宇無奈,女人,呵!

什麼我小時候?

印記而已!

就跟我照個照片,我撕了自己的照片,這算是打死了我自己嗎?

什麼邏輯啊!

他只是不喜歡,自己戰鬥的時候,忽然冒出一個小蘇宇,6歲的時候,小時候的樣子,出來打架而已。

那才無趣!

何況,融三身,又不是為了多兩條命,不需要,蘇宇需要的只是本源力量,他再次道:「不現在打碎了,而是選擇融合的話,三身反而會均攤實力,三身合一才能增強,三身分離,反而會導致衰落……這不是好事,所以融三身,要不不融,要融,就在融的瞬間,打爆了自己過去未來,融入自己!」

幾個男人倒是理解,南王其實也理解,不過還是道:「你太殘忍了,這麼小的孩子,太慘了,媽媽死的早,你還打死了他!」

「那是我自己!」

蘇宇暈了,無語道:「南王,別同情心發作了,行不?那就是我!」

我自己可憐,不是這影子可憐!

幹嘛呢?

南王想了想,點頭,也是,這就是蘇宇自己的經歷,她想了想道:「你還是小時候可愛點,要不……你以後沒人的時候,恢復小時候的樣子,這樣的話,更可愛一些!」

我去你的!

蘇宇無語,你要是男的,我一拳打的你哇哇大哭!

什麼鬼話!

大周王幾人憋笑,蘇宇懶得理會,不斷吸收本源之力,強大自己,肉身也不斷漲裂,蘇宇嘆息一聲,搖頭:「想多融幾個過去未來都不行,我的本源應該還沒被我全部融入……看樣子,我肉身無法融入了……這樣的話,唯一的辦法,就是用人主印,再接引一個未來過來……用的時候合一,不用的時候就丟一邊好了!」

「等我足夠強大了,肉身夠強了,打死了未來身,再給吞了……」

眾人聽他說著打死自己,說的平靜,都是汗毛豎起,這傢伙,是真的狠,對自己狠,對外人也狠!

而蘇宇,想了想又道:「未來……不需要太強,和我現在差不多就行,否則,太虛幻的未來,其實不靠譜!我一直覺得,未來身,其實是最不靠譜的,力量虛幻,甚至……存在借力的可能!」

眾人看向他,萬天聖沉聲道:「你的意思是,現在融入的未來身,是借力……借了某一瞬間的力量?」

蘇宇點頭,「這麼說吧,比如說,我融了未來身,未來身是未來我成為一等的某一刻,現在也許沒影響,但是,當我本身真達到了那個地步,走到了那一時刻,那個時刻的我,可能會突然失去力量……因為被過去的自己借走了!」

「力量這東西,不可能憑空誕生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比如過去身,我現在借用的,其實就是當年時光冊和星的力量,被我臨時抽走了!所以,時光冊很多年都無法恢復!而未來身,不要太強,否則,你抽走的力量太多,一旦關鍵時刻,你未來某一刻在戰鬥中,可能自己會害死自己……所以,未來身盡量不要融,融,也不要融太多!」

眾人若有所思,萬天聖開口道:「那我只融下一刻的自己,下一刻,我是不是就失去力量了?」

蘇宇想了想:「也許吧!可以試試看,反正大家融未來,一般都會選擇很強的一刻,而不是選擇下一刻……」

說到這,蘇宇笑道:「我倒是可以試試,但是下一刻,我可能會被我自己抽走了未來的力量,會進入一個衰弱期,這個時間會持續多久,我不清楚!幾位要是有興趣,其實可以做一個實驗看看!」

最近倒是不太忙,其實可以試試看。

反正不急著馬上去上游。

蘇宇想到了,那就會去做。

這時候的蘇宇,忽然召喚出一方大印,那是他的人主印,至強大印!

蘇宇還在記憶長河之中,這一次,沒走遠,就在入口處,朝下游探手一抓,抓了一個蘇宇出來,和現在的自己,幾乎沒差別!

這個蘇宇一出現,瞬間融入了人主印中。

而人主印上,懸浮出一個蘇宇,力量也很強大,一瞬間和蘇宇融合了,這一次蘇宇沒打爆未來身,打爆了,他現在也吞噬不了更多的力量。

不過,這未來身,不弱!

和此刻的蘇宇,實力相當。

而這時候的蘇宇,其實實力還在攀升中,隱約臨近二等,差不多和武皇那樣,馬上要跨入二等了,這是在天地之外,其實已經提升很多了!

在天地內,蘇宇大概算是二等偏強,一等的話,大概還差點。

可是,還有個未來身!

當未來身和蘇宇合一的時候,蘇宇氣息猛地一變,轟隆一聲,長河震蕩,蘇宇眾人從長河中跌落出去,而蘇宇的氣息,卻是強大無邊,大周王一看,就吸了口氣。

融合了未來身的蘇宇,真的到了二等!

在天地外,達到了二等!

那在天地內,蘇宇到沒到一等的地步?

這太可怕了!

蘇宇的天地,開啟沒多久的!

蘇宇笑了笑:「別看了,在天地內,也沒到一等,一等和二等的差距,還是有的,而且不小!」

他自己有些感受,文王他們所謂的一等二等,每一次變化,都會有一個界限存在!

他能感受到這種界限!

自己哪怕在天地內,也沒達到那個層次,但是在天地內,應該算是強大的二等規則之主!

在外,也具備二等之力,但是不算太強。

很快,一個差不多的蘇宇,從蘇宇體內飛出,蘇宇氣息下滑,又達到了三等巔峰。

蘇宇搖頭:「一般般!」

兩個三等巔峰的蘇宇,倒是可以合成一個二等蘇宇,但是,這未來身……蘇宇看的不太順眼,我不喜歡和我一樣的傢伙,沒智慧還好!

有智慧,很不好!

這玩意,算是本源印記,和亡靈之主其實一樣,是可能存在自己的智慧的,也是一個奸詐的蘇宇!

別自己被自己背叛了,那才倒霉!

當初,就有人修三身法,修鍊的走火入魔!

未來身蘇宇,一出現,就露出笑容:「道友……」

他和現在身打招呼!

剛打完招呼,蘇宇本尊忽然一拳打出,剛打出,對方也一拳打出,下一刻,人主印顫動,一下子就未來身力量驅散,蘇宇笑了笑,一把抓過未來身,搖頭:「大爺的,下一刻的我,都不想成為第二個我,而是想成為唯一的我……這概念,根深蒂固!改不過來了!所以這傢伙,是可能會反叛的,很坑的!」

蘇宇又道:「所以,三身法可以修,但是,一定不要搞什麼過去未來身,直接打爆了融合就行!」

萬天聖卻是有些無言:「你這……反叛的心思太厲害了,我們也曾撈取過過去未來,沒你這個這麼暴動!」

一出現,就要反叛,想乾死本尊!

這其實也是蘇宇!

但是,這種念頭很深,我就是獨一無二的!

而蘇宇本人,一點也不奇怪,隨口道:「正常事,我就是不想出現第二個我,所以他肯定也是這麼想的,我不用猜都知道,這傢伙現在想著怎麼幹掉我!不過三身法有個好處,現在為尊!過去未來為輔!」

說罷,他將未來的蘇宇揉吧揉吧,塞進了人主印,隨意道:「當成一個力量源泉就行,等我肉身強大了,我再打爆他,把他給吃了!任何人不得和他說話,我得把他封印了,免得你們被他忽悠了,那才麻煩!」

大家一臉異樣,這話沒毛病!

未來的你,肯定和你一樣能忽悠。

而剛把未來身封印,蘇宇忽然氣息溢散,蘇宇本人倒是有些準備,忽然笑了:「我就知道,但是沒想到這麼快,還真是借用未來之力……我召喚了未來身,不知道會虛弱多久……現在處於虛弱期了!」

這個未來身,距離他現在太近了,一般人,都會尋找一個遙遠的未來,最強大的時候,而蘇宇,選擇的就是下一刻,此刻,蘇宇鬆了口氣:「還好,把我的未來封印了,要不然,我一旦進入虛弱期,這傢伙沒有,他可能會幹掉我,自己把自己殺了,那才委屈!」

「三身法的弊端,很嚴重!」

蘇宇邊走邊道:「最好乾脆不要融未來身!這玩意,太兇險了,第一,可能會反叛!第二,你在未來某一刻大戰的時候,可能會導致你力量被抽離……那你死定了!」

「我現在只是抽取了下一刻的未來身,但是這種力量溢散,不知道持續多久的情況,也很麻煩!」

「我甚至擔心,每一次使用未來身,都會在未來某一刻還回來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比如我的未來就在下一刻,一旦我現在動用未來身,可能我的下一刻就會虛弱!永遠都是如此!」

蘇宇微微凝眉:「這樣其實很不好!若是從我剛剛對他出手來算,大概……出手后一分鐘?」

「他就出手了幾招而已……但是我抽取他,會有一個虛弱期!」

蘇宇盤算了一下,迅速道:「也就是說,現在的我,會進入一個虛弱期,這個時間不一定!下一次,我再融入未來身,可能會出現,我用未來身戰鬥20分鐘,20分鐘后,我就會虛弱20分甚至更長時間!」

萬天聖沉聲道:「那為何……我們之前修鍊三身法,還沒這樣的弊端?」

蘇宇失笑:「你們抽取的未來,都是很遠的時候,比如十年後,百年後……有時候到了這時候,你忽然虛弱,你可能已經被敵人殺死了!就算沒死,你也未必能想到是當年某一刻,抽取未來身導致的!很正常,說不定你還以為是修鍊走火入魔了呢!」

此話一出,大周王一怔,開口道:「還真有!三身法修鍊,我們曾說過,會有一些弊端,走火入魔之類的,當年就有過這事,修鍊的時候,忽然有人力量全無,那位覺得自己走火入魔了,急躁之下,忽然爆裂了!」

蘇宇聳肩:「正常,你現在沒準備的,忽然發現自己力量全部消失,你也會急的想自殺,但是爆裂……可能是力量又恢復了,忽然失控導致的!」

蘇宇搖頭道:「所以,未來身,是極其不靠譜的!」

「不止未來身,過去身也一樣!」

蘇宇告誡道:「不要修三身法,修,也要打爆了修……」

說著,蘇宇一怔:「你們說,人皇他們是不是其實知道這事……知道三身法的弊端如此大,這才沒讓大家去修鍊!」

此話一出,幾人點頭,還真有這個可能!

而蘇宇,眼神閃爍,忽然傳音大周王:「你確定人皇是受傷了,而不是虛弱期?」

人皇不會已經抽取了過去未來的力量,現在剛好處於一個未來期抽取的過程,導致整個人力量失控吧?

大周王也是一怔,很快傳音道:「是受傷……很重!若是按照陛下說的力量虛弱期……那可能早就過去了,有可能是人皇陛下在虛弱期的時候,忽然力量失控,被對手趁機重傷了,否則,我也覺得人皇陛下很難會受傷這麼重!」

蘇宇摸著下巴,這個倒是有可能。

人皇實力強大,也不會貿然用自己去冒險,他知道自己死了,會惹出多大麻煩。

可是,他偏偏受傷了,還極其重!

那代表,人皇可能沒料到,在戰鬥的時候,出現了虛弱期!

比如很早之前,人皇就抽取了自己的未來身,若干年後,忽然爆發了,人皇自己都沒想到,沒想好……

「悲哀!」

蘇宇默默同情了一下人皇,他覺得這種可能性極大!

借力,一定會還力的!

過去唯一,未來不確定,未來的力量你也敢借,蘇宇都不太敢,所以只是借用一下下一刻而已,看看,現在他就進入虛弱期了。

從剛剛的三等巔峰,到了現在,現在身恐怕只有四等甚至五等的地步。

這要是剛剛和強敵大戰,他一下子就會被人打死!

「人皇不至於沒想過,未來會還力……但是,真到了那時候,也來不及了!」

蘇宇很快道:「萬府長,你們也可以嘗試一下,融合過去,麻煩不大!前提是,不要找太強的,容易把自己撐死,融合過去,還是可以的!肉身都足夠強大,可以融合!未來的話,第一需要承載物,第二是充滿了不確定性,最好不要做,你們也很難找到承載規則之主的承載物……」

萬天聖沉聲道:「不過我現在,很難進入記憶長河,陛下,這該如何進入?」

蘇宇笑道:「這個不難,開時光長河的時候,不斷回想過去某一個時刻就行,這記憶長河,我大體上有些了解了,其實就是本源的召喚……日月時期,修鍊三身法,可以自然進入!過了日月時期,只能自己想辦法進入了!日月境是被動的,超過日月,就需要我們主動了!」

蘇宇說著,又露出笑容:「哪怕不融未來,融一個強大的過去,大家的實力,也會有巨大的提升!四等進三等,三等進二等,都是有希望的……」

當然,難度不小,越強越難提升!

蘇宇倒是不著急,他先度過虛弱期,這個期間,強大一下肉身,然後,度過了虛弱期,他就把未來身打死,融入一下看看,自己可能就徹底具備二等之力了!

到了這時候,蘇宇其實就很難再提升了!

下一次,倒是可以繼續抽取過去未來,他沒抽完呢!

本源力量還有,但是下一次,前提是他肉身足夠強大,以肉身為承載物,人主印的話,用了一次,會消磨一些力量的,用的次數多了,會導致人主印破損,那反而不划算!

一次三身法的運用,蘇宇對這些更了解了,又道:「這三身法創始人,一定是想削弱時光長河的力量,但是這功法……詭異是詭異,好處未必那麼大,尤其是未來身的抽取……這不是個好辦法,這位創始者,心思不定,不一定是什麼好人,這種情況,很容易坑死一批人的!」

也就蘇宇深刻懂的一個道理,白來的,一定會付出代價!

付出多少,才能收穫多少。

過去身,是過去付出的代價。

未來,那也會在未來還回去!

蘇宇又道:「過去的力量,只是你過去遺留在時光長河中的,這屬於拿回自己的東西,但是未來……就是借!提前透支,提前消費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所以……最好乾脆不要動用任何未來力量!這是最把穩的!」

穩妥起見,未來的力量,用都不要用。

蘇宇想好了,等自己度過了虛弱期,就想辦法把未來身打爆了,這玩意,不是什麼安定的因素。

何況,還容易造成精神分裂!

幾人對視一眼,點點頭。

萬天聖笑道:「不管如何,能融過去,也能讓我們強大一截了!」

蘇宇點頭:「這倒是真的,但是融了過去……大概就沒辦法復生了!自己考慮吧,不過過去也不止一個,不融光了,代表還有復生機會!」

他算是給他們做了個試驗,蘇宇也不介意做個試驗。

很快,一行人再次回到了上界,回到了蘇宇的天地中。

而接下來,就是讓大家融過去身!

……

蘇宇這一次的虛弱期,持續了不短的時間!

足足半個月!

這要是大戰期間……半個月?

半分鐘你都死無全屍了!

所以,未來身就是個大坑!

超級巨坑,遲早要還債!

當然,現在用的爽,未來身融入,三等變二等,當然爽!

可等還錢的時候,你就得哭了,還不起,你就掛了。

蘇宇也不在意,最近沒事,太平的很,而且他的天地還在擴張,還在消化,加上大量的強者,開始晉級,蘇宇很容易就把這個空白期度過了!

不止如此,他連肉身都強大了一截!

整個天地都在強化,蘇宇本身的力量,其實也在提升。

這也是殺了百戰他們之後的紅利期。

這個期間,蘇宇在提升,大家都在提升。

等蘇宇度過了虛弱期,時間,距離大戰,已經過去了一個月!

而到了這時候,新宇元年,其實都快結束了!

安平352年結束,蘇宇就將353年定義為新宇元年。

那時候,萬界還沒徹底打下,但是神魔仙自封界域,蘇宇打下了鳳、龍四界,趁著那一次大勝,蘇宇選擇了改元!

到現在,萬界徹底平定,仙魔神撤離萬界,百戰被殺……

包括蘇宇開天地,再到打破封印,解封上下界,等一切全部都平定了,不到一年時間,這一年,也是蘇宇收穫巨大的一年!

而這一切,距離蘇宇從南元走出,也才剛好4年時間。

……

又過了差不多一個月,這一個月時間,蘇宇安心修鍊,強大肉身,為了打爆未來身做準備。

他沒興趣一直養著未來身。

到了這地步,他也不想自己身上出現什麼岔子。

等到正式跨入新宇歷二年,蘇宇天地中,他肉身震蕩之下,一拳打爆了剛從人主印中被他抓出來的未來身!

在這,未來身沒有反抗之力的。

「小樣,還想跟我斗?」

蘇宇撇嘴,未來的你,跟現在的我斗,顯然是不行的,因為,未來的你固定了,而現在的我,每一刻,都在變化,一個工具人,還想翻盤!

蘇宇迅速吞噬這未來身的一切力量!

溢散的力量很多!

但是蘇宇無所謂,溢散了就溢散了!

此刻,他肉身震蕩,天地也在震蕩,蘇宇知道,自己要徹底跨入二等了!

在外,跨入二等!

在天地內,也許算是二等巔峰。

這樣的實力,也差不多了,再想提升,難度就太大了,沒有天大的機緣,蘇宇大概難以跨入一等了!

「夠了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肉身震蕩,一股滔天之力升騰而起。

而他天地中,一些人,也在這一刻,趁著蘇宇提升的瞬間,紛紛有了新的感悟,有人晉級了!

還不止一兩個!

而這一刻,蘇宇默默體會著這種感覺,聲音震蕩天地:「兩月已過,三月之期不遠!一月後,所有人匯合,名單中未達規則之主境的,不需要我多提!」

「一月後,奔赴上游!」

蘇宇聲音再次震蕩!

他這一次,說三月,就給了大家三個月時間,倒是沒再提前了!

可現在,已經過去兩個月了!

一個月後,名單中的30人,若是還不能突破……蘇宇只能踐行承諾!

……

一個月!

整個天地中,很熱鬧,不斷有人突破,但是,也有人焦躁不安。

三月之期將至!

可是,30人名單中,還是有人無法突破。

從開始的一線,到這次突破失敗,退居二線,開始養老生涯……這不見得是大家想要的結果,真想避戰的,也未必願意讓出現在的大道給別人。

這一次,蘇宇算是大方的,給了大家三個月!

而且這三個月,蘇宇本人也在提升,他提升,其實也帶動了大家去提升,去感悟,所以實際修鍊效果,還是很強大的。

因為蘇宇也處於一個提升期!

若是固定了,已經到了極限了,那大家全部得靠自己去提升,此刻,不少人卻是依靠蘇宇的突破,自己也突破了!

蘇宇從三等,正式突破到了二等!

這其實,是一個極大的契機!

然而,終究不是人人都是蘇宇,也不是人人都資質非凡。

一眨眼,最後一個月,已經到了尾聲!

這期間,不斷有人突破,可是,還是有人無法突破!

……

蘇宇天地中。

天滅焦躁不安!

他很煩躁!

時間快到了,可是,他沒能突破,不但沒能突破,竹竿丟了不說,他可能還得讓出自己的大道!

三月比他先突破了!

不但三月,前幾日,巨竹都突破了,他們畢竟在天王和天尊層次沉浸多年,不是天滅這種後晉之輩,在他之前,都突破了。

竹竿,丟定了,這個沒辦法。

可是,他不成規則之主,他連現在的大道都無法保住!

此刻,天滅很焦躁,很煩躁。

他不想這樣!

可是,他對大道感悟,還是沒達到那個地步,無法掌控他的大棒之道!

「瑪德!」

天滅大罵一聲,想一拳打爆眼前的洞穴,好煩!

我這是註定要被拋棄了?

留守二線?

可這,不是他想要的生活,他想和蘇宇一起去前線,去上游,去和那些昔日的強者戰鬥,當年他一個無名將軍,連封號將軍都不是!

現在,他想去和那些上古王,上古皇切磋切磋!

可是,他好像沒機會了!

「大多都突破了,為何我不能?」

天滅愈加心煩意亂,越是到這時候,他越是沒辦法鎮定下來。

就在他心煩意亂的時候,忽然,一聲輕喝在腦海中響起:「安靜!心煩意亂,如何突破?盤坐,修鍊,聽我為你讀書!多讀書,也不至於此刻只能抓耳撓腮……」

天滅大喜!

蘇宇!

「多謝陛下,果然,我就知道,陛下不會忘記我……」

天滅歡喜的不行,艹,果然,我這老資格還是有好處的,陛下給我開小灶了!

「不要告訴別人,否則,大家會以為我不公……」

「一定的!」

天滅暗暗欣喜,廢話,這種事,當然是我自己保守秘密,哪能告訴別人呢!

……

而此刻的蘇宇,忙的夠嗆,一邊叮囑天滅,一邊呵斥豆包:「你可以的,少廢話,快點給我修鍊,不要告訴別人我給你開小灶……」

這邊剛呵斥完,那邊又惱怒道:「英武,上古侯中,我最看好你,比嵐山都要看重,你太讓我失望了!我大道對你徹底敞開,你好好聽我為你傳授道蘊……不要讓我再失望了,記住,不要告訴其他人,你是我最看好的一位!」

「嵐山,你這蠢貨,英武都快突破了,她那白痴性格,我看她就煩,你是我最看好的,你居然還沒突破……」

「犼皇,你父是武王坐騎,而我親自為你換道,就是不希望,你也去當坐騎……而今,你卻是遲遲無法突破,罷了,你再不突破,你只能放棄吞噬大道了!你要知道,九月、炊餅都是吞噬大道,而我,卻是將吞噬大道交給了你,讓九月去修碎空大道,讓炊餅去修噬元大道……我看好你,你卻是讓我如此失望……我最後給你講解一遍吞噬大道,若是還不行,你就放棄吧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還沒突破的那些人,蘇宇都在開小灶,而且,一個個地告訴他們,我最看好你!

你是我不想放棄的那一個!

我特意給你開了小灶,這是任何人都沒有的待遇!

而這些人,顯然,一個個都頓時精神抖擻!

陛下,最看重我!

在這關頭,居然偷著給我開小灶了,這下子,激動的那些人,再也不絕望了!

果然,在陛下心中,我才是最值得信任的!

……

而蘇宇,累的夠嗆!

講道,不是單純的說說罷了,而是給對方闡述大道,講明大道,這東西,有時候想講的通透,還是很複雜的!

把複雜的東西簡單化!

而蘇宇也發現了,大爺的,智商越低,突破越難!

看看誰突破的時間晚,就知道誰智商低一點了。

當然,巨斧這種不算,早就天尊了,直接就成了規則之主,那沒法說什麼。

其他人,都是笨蛋莽夫突破的更慢一點!

這個,蘇宇也沒辦法。

不開小灶,那莽夫都沒法突破了,沒莽夫在,帶著一群聰明人去救援,蘇宇反而不放心,還得讓莽夫突破才行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33章 紛紛突破(萬更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