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0章 計劃開始了(萬更求訂閱)

第870章 計劃開始了(萬更求訂閱)

這一日,蘇宇進入了歸雲山。

不慌不忙,開始研究如何融合大道。

……

同樣,也是這一日。

文王微微凝眉,看向遠方,有些皺眉。

身邊,武王有些興奮,好像完成了什麼大業,看到文王皺眉看向遠方,奇怪道:「怎麼了?」

文王沒說話。

沒什麼,只是覺得,抽取天地之力難度大了許多。。。

拿了靴子之後,有了和自己天地的聯繫,蘇宇實力強大了許多,他抽取自己天地之力,速度相當快,可就在不久前,他嘗試著抽取了一次,忽然有些遲緩的感覺。

蘇宇出事了?

還是他關閉了天門?

萬界是遭遇了什麼麻煩?

又或者……他天門被動關閉了萬界的聯繫?

若是最後一種……那隻能代表一個可能,這傢伙,進入天門內了!

文王陷入了沉思中,是哪一種呢?

不管哪一種,文王還是忍不住想嘆氣。

搞什麼!

我這邊,剛連接上了天地,抽取天地之力,還沒抽多久,這小子就給我斷了,雖說不是一點不能抽取,可此刻,抽取的不算太多了。

沒有天地之力,他文王也是一等一的絕頂強者。

可能抽取大量天地之力,他才是真正的至強者。

現在,抽取的少了,速度慢了,還是有影響的,白瞎我高興了好些天。

文王頭疼了!

他朝那個方向看去,歸,好像消失了。

是否被蘇宇誘殺了呢?

那蘇宇,到底有沒有進入天門內?

他應該還弱,從天門強度來看,可能達到了一等,可就算達到了,現在來天門內,也是凶多吉少。

「看什麼呢?」

武王再次喊了一聲,你看個毛線啊,看了很久了!

等文王回神了,武王這才興奮道:「別看了,老二,你知道嗎?我感覺我就差一點點,就能跨過那個坎了!」

什麼坎?

至強者的坎!

真正意義上,31道跨入32道的坎,超脫一等的坎。

多少人,倒在了這一步。

而今的一些禁地之主,其實也沒能跨入這一步,真跨入了這一步,差距就很明顯了,到了這一步,也才真的有了逆天的實力。

武王被動挨打了多年,和文王聯手都得挨打,而永生山的那位,就跨入了這個坎,二打一,哪怕只差一道之力,也鬥不過對方。

文王微微點頭,輕聲道:「快是快了,可這一步,你也許覺得瞬間可以跨入,也許還是需要很久,別高興的太早了!」

到了此刻,也許明天武王就可以跨入,也許十年,也許還是一輩子!

武王撇嘴,很快笑道:「老二,你教教我,這一步到底怎麼跨出去?我沒什麼特殊感覺。」

文王壓下了蘇宇那邊的事,多想無用。

蘇宇真要來了,就從自己一些簡單的了解,一些推測,也不是甘於平凡寂寞的人,遲早會搞出點動靜,倒也不著急。

太山要跨入那一步,的確值得重視。

真能行,那對付法,把握就大多了。

文王思考了一下,開口道:「31道之力,和32道之力,看似差距不大,可實際上,你也感受到了,我們兩個都有31道之力,聯手之下,都無法對付法,一道之力,差距極大!」

武王點頭。

他不喜歡動腦,但是他喜歡聽人論道,尤其是文王和人皇兩人論道,他就很喜歡聽。

不止他們,哪怕弱者論道,武王其實也很感興趣。

能修鍊到這個地步,因為文王和人皇在,他懶得去算計什麼,可對大道感悟,卻是特別有興趣,唯武最純,也不單單是貶義。

武王喜歡和人論道,只是,他更喜歡聽,有些嘴笨,很多時候說不出來那種感覺。

「16道到31道之力之間,有差距,但是也不算太明顯,一道一台階,但是,16道殺17道,甚至殺18道,19道,這都不算事!」

武王再次點頭。

文王又道:「我算逆天了吧?可我在這,具備31道之力,我能殺法嗎?」

武王搖頭,不能。

就差一道之力!

還是二打一,文王還很逆天,起碼在武王看來,他比那些禁地之主要逆天,然而,哪怕是文王,在這種情況下,依舊沒能做到逆伐!

當然,他很逆天,所以哪怕做不到逆伐對方,對方想殺文王,卻也是遲遲無法做到,正常情況下,也許幾次下來,就被對方抓住破綻擊殺了!

文王看向武王,考慮一番,想了想,用最簡單的說法解釋道:「32道大道之力的禁地之主,是多條大道累積力量也好,還是一條大道壯大到那個程度也好,都會迎來一次蛻變,也是一個臨界點!」

武王認真傾聽,文王繼續道:「這個臨界點,完成之後,完成了蛻變,會多出一些特徵!」

「什麼?」

武王發問了,疑惑道:「在你和老大身上,我沒看出有什麼特徵,有什麼特殊之處嗎?」

文王在外界,其實是達到過這個層次的。

人皇其實也是!

可特徵,沒感受啊!

文王笑了一聲:「你只是太熟悉我們了,加上我們也沒對你出手,你當然沒太多感受。可你和法交手多年,一點感覺沒有嗎?」

武王想了想,點頭:「有!感覺殺不死他,打不動他的大道之力!」

「對!」

文王點頭,笑了,「這就是禁地之主的特殊之處,或者說32道之力的特殊之處,到了這地步,簡單來說,大道可以脫離長河!」

「嗯?」

武王一怔,什麼意思?

他隱約明白了一些,但是具體的,還是不太懂。

文王笑道:「這麼說吧,32道之主,他就算不是開天者,也可以當開天者來看了,他的大道,若是專修一道的那種,他隨時可以讓自己的大道,脫離時光長河!你打法的時候,會攻擊他的大道,可他的大道,道身一體!大道入體,道就是他自己,他自己就是道!那我問你,你不擊敗他,如何攻擊他大道之力?」

武王忍不住道:「你的意思是,其實32道,都是開天者了?」

「是也不是!」

文王再次解釋道:「還是有差別的,開天者,一般是開闢天地,形成一個領域,天地領域!而32道之力的強者,他是一個個體!個人和集體的差別!開天者,可以領域覆蓋,可以輻射四方,可以將一個區域化為自己的戰場,而開道者,是沒辦法做到的,除非針對弱者,而開天者,是不分強弱的!」

武王若有所思,喃喃道:「懂了,納道入體,道身一體!道就是身,身就是道,大道多強啊,如此一來,道就是身,你除非打爆了這條大道,才能弄死他,否則,你根本無法擊殺他!」

他瞭然道:「我說呢,我和法交手,他明明肉身不算太強,結果倒好,我一拳打下去,他肉身沒什麼傷勢,幾乎沒有弱點存在了!」

以前他也問過文王,文王卻是沒細解釋,今日,因為他面臨這一步了,文王才仔細解釋了一番。

他再看向文王,疑惑道:「為何以前不告訴我?」

「說了,點破了這個關鍵,你會下意識地朝這一步去走,不好!」

文王笑道:「你不適合知道這個,要不然,你知道了,喜歡鑽牛角尖,容易誤入歧途!」

武王無語,想了想道:「一條道的,可以納道入體,那多條道,累積力量達到了32道呢?」

文王笑道:「那會多道融合,你知道五行道嗎?」

「知道!」

武王點頭,「當年五行皇挺強的,被人格殺了,據說是仙皇乾的……」

「不是仙皇!」

文王卻是搖了搖頭,「仙皇殺他幹嘛?我以為你知道,合著你不知道呢!」

「……」

無語了,武王鬱悶,廢話,我怎麼知道,我以為是仙皇,就沒問了,你們不都說是仙皇嗎?

文王笑了:「不是仙皇,是炎火做的!炎火當年走火行大道,看他五行道不弱,想奪取他的五行道……算了,這個不關鍵,關鍵在於,五行道的融合,其實也是一個例子!」

文王解釋道:「走多條道的強者,到了32道之力,大道融合,會出現像五行道這樣的情況,也能納道入體,從而具備一些特殊狀態,很難殺死!」

「比如說,走火行道,到了這地步,會化為一朵至高火焰,這時候,其實很難殺他,除非熄滅了這朵火焰,要不以絕強的實力,熄滅這火焰,要不,只能用對應的手段,去殺他!比如用水行大道澆滅他!」

武王喃喃道:「你的意思是……哪怕我也達到了32道,可我未必能殺了法,哪怕擊敗了他,他化為大道本質,我也沒辦法弄死他,是吧?」

「對!」

文王點頭:「到了這地步,就難殺了!起碼對你而言,是如此,但是開天者,其實很特殊!」

文王解釋道:「開天者,也是多道融合的一個特殊情況,哪怕死靈之主,別看他好像只有一條大道,不是的,他的大道中,包含的大道很多,比如冥、死、亡、毀、滅、枯寂、寂滅、黑暗、絕殺……」

「開天者,大道多,有領域,哪怕對方也是32道強者,但是沒用,你化身為火,那我就是水!你是生命,我就能是死亡!你是陰,我就能是陽!」

文王笑道:「開天者,是可以有辦法,擊殺這種存在的!而你們,卻是很難很難,所以到了禁地之主這個級別,他們不太怕同階,但是怕開天者,也怕屬性針對的同階,容易出現隕落!」

「哦!」

武王點頭,有些鬱悶,聽文王這意思,哪怕他也達到了這個層次,可是想殺法,也幾乎不可能。

武王又道:「那多道強者,和開天者的差距在哪呢?比如說,我大道合一后,難道除了沒領域,大家就差不多了?」

文王笑了:「這算一點,但是開天比多道更難,更需要積累和天賦,也不是白白開天的,開天者除了大道多,除了領域,關鍵一點,還在於可以脫離!」

「脫離?」

「完全的脫離!」

文王想了想又解釋道:「完全脫離對時光長河的依賴,也就是說,時代滅亡,你也可以不被封印!」

「這算什麼好處?」

武王嗤笑:「開玩笑呢!感覺沒什麼吧?」

文王看著他,看的武王訕訕,文王這才淡淡道:「你懂什麼!死靈之主,是開天者之一!開天時代被封印,其他不開天的,再強,都被鎮壓了,被封印了!可死靈之主,那是自己犯賤,想找機會突破,才主動進入天門內的!他要是不主動進入……那現在,他就可以安安穩穩地待在死靈界域睡大覺!」

懂什麼!

武王還是鬱悶:「是嗎?那……就是如此?」

還是覺得,不夠厲害。

文王見狀,再次嘆息:「好吧,再說的直接點,就是門的力量,對開天者,幾乎不存在桎梏,門,是無法封印開天者的,懂了嗎?」

武王一怔,下一刻,忍不住看向文王:「啥意思?你的意思是……開天者,是可以出入三門的?」

那也沒見你出去啊!

文王見他這表情,笑了笑,「看什麼,我是開天者沒錯,可我不是沒帶著我的天地嗎?簡單來說,你攜帶著你的天地,你就可以進出無阻,但是,正常人,誰會帶著天地到處跑?」

「不是,帶著不是更好嗎?」

武王不是開天者,對這個真不了解。

文王只好再次解釋道:「我們的天地,算是現在的天,帶到三門中,其實不好!容易被侵蝕和污染!但是,若是我們這個時代被封印,我和星老大,是可以不被封印的,若是願意,我們可以活到下一個時代,繼續睡大覺,你就不行,你會被封印的!」

「簡單來說,開天者不死不滅,長生不老,真正成了怪物!」

他看向武王,笑呵呵道:「這下懂了吧?」

「明白了!」

武王點頭,但是還是道:「不過感覺還是沒啥用,活太久,有意思嗎?你看,死靈之主活的久,不也照樣就這鳥樣!」

「……」

沒意思嗎?

也許是吧!

文王也不反駁,但是還是笑道:「其實還有關鍵一點,開天者潛力無限,天地可以無限開闢,有朝一日,還是可以達到時光之主那個境界的,可你在時光長河上開一道,你能達到嗎?你達到了,那你就是時光之主了!潛力,開天者要大的多,知道了嗎?」

武王這次,這才露出了羨慕和嚮往之色,「是嗎?那開天真的挺爽,我感覺,我一輩子是沒希望達到那個境界了!」

武王期待了一下,又繼續道:「你還沒說,我如何能達到納道入體的地步呢?」

我就差一點了!

文王吐氣道:「這個,看個人,哪怕我也沒辦法給你太多的指點!當你的大道,有種瓜熟蒂落的感覺了,當你覺得,你可以隨時取走你的大道,納道入體了,你就成功了!這時候的你,甚至可以化為時光長河的一部分,殺你,有時候會有一種絞殺時光長河的感覺!到了那時候,你就是真正的超等了!」

文王笑道:「到了這地步,很難殺死!」

「可你之前說,老大可能被人重傷了!」

武王忽然道:「萬界的那些傢伙,對付不了老大吧?」

他忽然想起了這個,文王搖頭:「老大不是被萬界的傢伙重傷的,他應該被一些老傢伙算計了,可能是當初融本源,本源中的一些漏洞被人抓住了,提前讓他進入了一個虛弱期!」

「三門中的老傢伙,都在算計他,樹大招風,沒辦法!」

文王嘆息一聲:「當年文鈺出事,我就知道,有人盯上我們了,老大心太大,大家都看的出來,他想聯合萬界之力,主動打入三門,三門扶持的傢伙也不少,又不是感受不到,提前下手罷了!」

武王咬著牙:「法一定是主導者之一!」

文王點點頭,法這個層次的存在,肯定是知曉內情的,而且可能就是話事人之一,是不是和三門其他人聯繫的,還是就是天門主導的,此事到現在還不清楚。

文王看了看武王,考慮了一下道:「你納道入體,難度可能比一般人大,你的大道畢竟在外面,雖說你用規則之力沒太大影響,但是根基還是在外面的!」

武王撓頭,那怎麼辦?

文王看了看他,開口道:「之前,我一直讓你不要融此地大道之力,就是為了現在準備的!」

武王疑惑。

文王笑了起來:「借融道之力,突破最後一步!你走萬武之道,刀槍劍戟、斧鉞鉤叉,所有近戰之道,你都可以融合,融合一些強大的大道,可以陰陽交合,瞬間突破這個桎梏,連接陰陽,將你萬界的大道牽引而來,陰陽合一之下,你突破的機會就來了!」

武王先是興奮,接著皺眉:「可以嗎?在這,我感覺我對大道有些隔閡,能融入嗎?這裡的道,好像沒辦法融入我的大道中!」

文王笑道:「你當然沒辦法,可我是誰?這簡單的問題,當年我剛進入,其實就有了想法,但是一直阻攔你,沒告訴你,只是為了等待今日,否則,你早期融入太多,現在就缺少了那種瞬間合一的巨大爆發力,恐怕難以完成突破,進入超等!」

武王咧嘴笑。

老二還是很靠譜的!

跟著老二混,不怕沒飯吃,他急忙道:「說說,咋融?這麼多年了,我都沒感覺有什麼好辦法,你咋看出來的?」

「這叫智慧!」

文王笑容燦爛,太山這傢伙,對大道感悟雖然不弱,也喜歡去聽,去鑽研,可很多時候,看不到關鍵,還是智商低了點,哪有我厲害!

他很快開口,聽的武王一愣一愣的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歸雲山。

一股死氣,瀰漫天地,遮擋了一層。

一層中,許多人陷入了昏迷中。

而在外界看來,恐怕都是凶多吉少,這死氣,相當濃郁。

而這一刻,蘇宇手上帶著一些鮮血,再次剝離了一條大道之力,眼神閃爍:「原來這麼簡單!我還以為多難呢!」

蘇宇露出一些笑容,微微搖頭,感慨一聲,「一葉障目,感覺簡單,其實真不難,還真是……幸好!」

蘇宇笑容燦爛,就在這一刻,身上走出了一道人影。

很小!

一個小不點,不大的孩子,6歲的蘇宇,當初被蘇宇打死的小蘇宇,融入了體內,其實這孩童,只是過去本源的一些象徵。

蘇宇感慨一聲:「幸好修了三身法,融了一些過去本源,感情只要過去本源融入此地時光長河就行,那要是沒修三身法,還沒辦法了?」

說歸說,蘇宇還是咧嘴笑了,管他呢,反正我融過三身!

這就夠了!

此刻,這小小的蘇宇,6歲的蘇宇,實際上是過去本源的化身,在蘇宇的注視下,騰空而起,在其他人看不到的情況下,天空中,一道黑色的長河浮現,那是此地的時光長河。

而小蘇宇,瞬間鑽入時光長河,過去本源融入了此地。

一下子,蘇宇忽然覺得,自己和這個天地,聯繫緊密了許多,之前的一些隔閡感,一下子就消失了。

蘇宇齜牙笑了!

太簡單了!

我還以為多難,感情就這麼簡單,這玩意,自己之前多想想,也許不用研究,都能得出結果。

此刻,蘇宇齜牙咧嘴!

有意思!

這就打破隔閡了,過去本源……融入此地長河,那對自己有什麼影響嗎?

算了,管他呢!

這本源,自己拋棄了都行,又不是非要不可,作為開天者,作為天地之靈的蘇宇,不靠這些本源活著。

「所以,現在就該偽裝了,修鍊一條大道!」

蘇宇摸清楚了此地的規則套路,很快就露出了笑容,初到一地,研究透徹當地的規則套路,這是蘇宇一直在做的,去學府如此,去諸天戰場如此,但是很久了,他都不需要這麼做了。

而今,倒是有了點當初的感覺了。

小心謹慎一點!

摸清楚規則,規則這東西,你弄清楚了,只有好處沒壞處,比如此刻,自己就可以完全融入這裡,把自己當成本地人了。

「融規則……打文王!」

蘇宇摸了摸下巴,不錯的選擇,對,就要這麼干!

俺有點小想法,不知道可不可行。

天門將開,我也想當一回老大。

一個個想法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很快,一條陰死大道浮現,在門內世界,大道不分種族,幾乎都緊挨著,無主的大道,你都可以修,同一條大道,和萬界一樣,都有很多。

蘇宇天地特殊,他只設立了一條同類大道,否則,他也可以將肉身道拆分,拆分成很多,但是沒意義,這些大道,最終還是會歸一的。

因為蘇宇知道,大道遲早要歸一,同類大道,若是有一位達到了很強的地步,他一定想去將其他同類大道收服,那時候就是道爭了!

同類大道的爭奪!

這是鼓勵天地內的同道強者相互廝殺,也許有時候適合,但是現在是不適合蘇宇的。

「陰死大道……算是死亡大道的一種,小類別的那種,但是按理說,都是死靈之主的菜,所以這位,建立了禁地,不安好心啊,果然心黑的很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下一刻,大道震蕩,一眨眼,蘇宇大道感悟蔓延,幾乎是眨眼間,將大道掌控。

他的天地內,死亡大道在星月那,都達到了二等境。

他感悟起來,幾乎沒任何難度。

此刻,一瞬間,他大道之力,達到了四等境。

後期想壯大,強行擴張,或者吞噬一些同類大道,很快,他就可以成為二等強者了,甚至是二等巔峰,不過一等難度不小。

畢竟,蘇宇天地內,自己的死靈大道,都沒達到一等。

「文王這些年,就沒融一些此地大道?」

蘇宇覺得,自己能發現,這麼簡單就發現了,文王應該也不會太久。

那文王,這些年是沒時間融合此地大道,還是因為覺得融道后,提升不大,還和此地長河有了一些牽扯,所以不樂意?

蘇宇摸了摸下巴,管他呢!

很快,蘇宇繼續融合大道,這一次,他不走一道,蘇宇考慮了一下,又開始融合一些大道,最好多融合一些大道。

一條大道,忽然到了二等,大家會懷疑的。

但是,多條三四等的大道,彼此結合,累積力量達到了二等,那大家就不會太過在意了。

這時候,蘇宇的一道道感悟,順著大道之力,蔓延到了此地的時光長河之中。

一條條規則,很快被蘇宇掌握!

此地的無主大道,多的嚇人。

蘇宇懷疑,當年開道者多不勝數,後來肯定死了一大批!

要不然,沒這麼多規則大道的。

蘇宇身上,死氣越來越重,至於掌控大道的動靜,也被他輕鬆壓制了下來。

蘇宇發現,這門后,就是寶地啊!

這些大道,哪怕自己全部剝離了,現在出去,都賺了!

難怪,門內的想出去,門外的想進來,開天門,就是送福利的啊,算是准入證,一般人,還沒這個資格進入。

「人皇可惜了……當年要不是責任心太重,直接本尊進來算了……也許可以撈一筆好處,文王倒霉,要不然,也許也能撈一筆!」

蘇宇笑了笑,文王被人盯著,大概進來就被人盯上了,我可不同,如今,可沒人盯著我。

一條條大道齊聚,漸漸地,蘇宇身上氣息,徹底轉換了。

他本是天地之靈,哪怕離開了天地,身上也有大量天地之力,這時候,卻是被蘇宇將力量,全部融入了自己的天門虛影中,再用此地的大道包裹天門虛影,將所有萬界力量,全部遮掩了起來。

這樣的話,除非對方探查到了自己的天門存在,否則,就沒辦法發現什麼了。

蘇宇主要防的,還是死靈之主。

防止被死靈之主發現什麼!

他繼續融道,一條又一條,漸漸地,身上也浮現了差不多12條大道之力,符合落雲的推測了,蘇宇笑了笑,差不多了。

他對大道感悟很深,提升起來倒是快,一等之下難度都不大,難的是進入一等后,那時候感悟耗盡,想提升就難了。

一揮手,原地的死氣全部消散。

一瞬間,落雲浮現,看向蘇宇,帶著一些驚疑不定,再看地上躺著許多弱者,但是好像都沒死,他有些意外:「道兄這是……」

沒殺人?

蘇宇笑了笑,他對殺這些底層的可憐蟲不感興趣,毫無意義,何必手染鮮血。

蘇宇笑道:「不需要,我只是感悟一些死之力罷了,給他們製造一些夢境,不斷體悟死亡,每一次死亡,都是一次特殊的體驗,效果很不錯,道友也可以試試看。」

落雲眼神微動,很快又搖頭道:「那得對幻境有很深的掌握,我可不行,我大道唯一,難道道友……對幻境之道也有一些涉獵?」

他有些驚異道:「道友並非專一大道修者?」

蘇宇笑著點點頭:「不是,但是以陰死大道為主!」

落雲佩服道:「修多道,其實比單修一道更難!我們其實也知道,多道同修,更有希望破境,更有希望增加大道之力,可是,陡然換道,重新開始……還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!」

他有些佩服道:「道友大道之力,超過10道了吧?」

蘇宇笑著,點點頭,「嗯,不過……距離16道,還是差一些,可惜了!」

蘇宇嘆息一聲:「若不然,我都想自己開個領地算了!」

說著,蘇宇笑道:「算了,不管這些了!」

說到這,蘇宇皺眉:「我閉關有些時間了吧,大人們有回話嗎?」

「還沒!」

落雲微微皺眉,搖頭:「不知他們去哪了,道友,若是天墓領真撐不住,那就只能放棄了,以道友的實力,到哪都能站穩腳跟了!」

蘇宇卻是皺眉,搖頭:「你不懂!現在天門將開,沒有16道以上強者在,怎麼站穩腳跟?到時候,你有沒有就機會出天門都難說!」

落雲也是無奈,搖頭:「那沒辦法,我們畢竟沒到那個地步!」

蘇宇卻是凝眉,「墓大人他們,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!不會出事了吧?」

落雲心中微震,那不至於吧?

「不會,大人的大道之力,還很完善……」

完善個屁!

蘇宇都看出來了,歸的大道之力,正在削弱,這代表著,正在不斷被武皇融合,一旦徹底融合,這些人就知道,到底正常不正常了,修鍊歸大道的那些人,不是死了,就是陰陽衝擊炸裂,運氣好能活,運氣差都得死!

而這個時間,不會太久!

蘇宇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個念頭,許久才道:「希望如此,我其實很擔心……要是真出了事,沒有16道強者坐鎮,在這天地之間……很難有立足之地!去禁地的話,人家不收,去別的16道強者領地,人家還怕咱們奪權,哎!」

落雲被他說的心有戚戚,可還是道:「我覺得道友過慮了,幾位大人都很強大,這次足足有6位強者一起離開……」

「誰知道呢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反正我可以想辦法去死靈地獄,真出事了,那就只能去那邊了!」

這下子,落雲有些不淡定了。

大人不會真出事了吧?

他朝山中那些修鍊肉身道的強者看去,原本倒是沒察覺什麼,此刻,隱約卻是感覺有些不太對勁,他陡然看向蘇宇。

蘇宇也看向他,眼神閃爍,意味深長,輕聲道:「我以為你看出來了,你才發現嗎?有些不太對勁……歸大人的大道之力,好像在消弭……有些……有些類似於被人吞噬的感覺!」

「……」

落雲臉色陡然一變!

是的,他也有些感覺,只是不敢說出來,此刻,蘇宇一說,他心中劇震!

大人……死了?

之所以沒有大動靜,是因為大道被人吞噬了!

而蘇宇,幽幽道:「一點動靜都沒,直接剝離了整個大道,這才會如此,一點點吞噬……禁地之主做的嗎?肉身道的禁地之主?」

落雲被他一引導,一下子也想到了這一點,臉上瞬間露出驚恐之色。

蘇宇又道:「不止歸大人,墓大人也許也出事了,還有玉大人……其實再去玉大人的領地看看,也許就知道了,真要都如此……那代表他們都出事了,大道被人剝離了,還是瞬間剝離的那種……一點點在吞噬,一位修鍊了多道的禁地強者嗎?」

落雲咽口水,帶著驚恐,看向蘇宇,忽然有些六神無主!

不會吧?

蘇宇輕嘆一聲:「不行的話,去玉大人的領地看看,不知那邊的巡察使實力如何?若是也有8道之力以上……我們三位一起,雖說不如之前,但是也能頂得上一處領地了,起碼,不能讓大家的多年積蓄,被人奪走了!」

「趁著現在沒人知曉,我們找機會,早早進入16道,否則……恐怕就麻煩了,當然,我最好還是去死靈地獄……」

落雲卻是瞬間變色,急忙道:「別,死靈地獄太危險了,黑墓道友,我覺得,我們還是自己鎮守一地更好,和那些禁地之主打交道,太危險了!」

這一刻,他態度變了!

不能讓蘇宇離開!

否則,這地方,很可能會成為一些人的眼中肉。

蘇宇看向他,皺眉:「什麼意思?」

落雲咽了咽口水,接著,咬牙道:「黑墓兄,我覺得……我們找一找其他幾位大人的領地,也許沒出事,幾位大人都是好友,就算出了事,一位活著,也能依靠一二……若是都……都出了事,我們……我們聯手,大不了想辦法合併領地,也比投靠了別人強!」

「而今這世道,道友不是不知道其他人有多黑,不了解的,遲早要出事!」

蘇宇失笑:「落雲道友,你我也不了解。」

「不一樣的!」

落雲卻是急忙道:「真的不一樣!我們的領主都是好友,我們雖然彼此不了解,可此刻,大家都是同道中人!而且,我們所處的區域,都在這附近,不算太遙遠……合併領地,也有天然的機會!」

蘇宇皺眉:「這可不好辦……」

「黑墓道友!」

落雲沉聲道:「還是先去其他幾位大人的領地看看,也許只是我們看錯了,也許……也許是歸大人在晉級?」

這話,他自己都不信!

此刻,他也有些慌了神,一時間,只能想到,必須要留下蘇宇才行,這位比自己強,好歹有機會。

而蘇宇,遲疑了一下,點點頭,有些不太情願。

心中,卻是迅速盤算著一切,很快,隱隱露出笑容。

很好!

不需要我去證明身份,落雲自然會幫我證明身份,至於天墓領,鬼影子都沒幾個,而且噬蝗過境是真事,墓自己說的,只是之前他盤算著都不回去了,也懶得管,懶得和一位15道噬蝗爭鬥,傷了自己。

現在,天墓領也許徹底完蛋了!

這樣一來,自己就完美融入了此地,而且,自己也許可以混個老大噹噹!

嗯,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崛起,多不好。

可一個領地大頭目崛起,這就很正常了!

總有新人崛起嘛!

而蘇宇,一邊點頭,一邊嘆息一聲,輕聲道:「我距離16道,恐怕還有一點距離,就算真合併了領地,一位16道都沒,也是問題……想成為16道,恐怕還需要一點時間。」

落雲心中一震:「道友……到底多少道了?」

蘇宇看向他,笑了笑:「15道之力,和那噬蝗頭領差不多,可是……我一人,也難敵四手!」

落雲先是震動,接著大喜。

好事啊!

這樣的話,哪怕歸他們真出了事,也不是事了!

這位,也許可以進入16道!

哪怕不能,15道的二等巔峰,在這門內,也算是頂級存在了,之前離開的幾位,就有三位是15道強者。

可不都是一等!

「道友……不,黑墓大人早說啊,這樣的話,那倒是安心許多了!」

落雲鬆了口氣,瞬間緩和了下來,他還真擔心歸完蛋了,歸雲山被人盯上,若是黑墓……嗯,黑墓好歹也算是半個熟人……雖然只是他們的老大彼此熟悉,但是也差不多。

這一刻,蘇宇真的笑了。

弱肉強食,就是這麼明顯啊!

比起不熟悉的強者,顯然,落雲對自己的接受程度要高的多,很好,那這麼一來,我自己在這也能迅速當個老大,然後,也許可以拉著人去打文王了?

蘇宇心中發笑!

隱約間,一些計劃浮現,我蘇宇進來了,與大家為敵,難度太大,與文王為敵……文王這萬界之人,人人得而誅之,他也沒時間找自己麻煩,這就很不錯了!

對,得立個口號才行!

誅文王,破萬界,殺人皇之類的……

一瞬間,蘇宇心中浮現了很多念頭,想想,心情就開心不少,計劃,就從這裡開始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70章 計劃開始了(萬更求訂閱)

89.4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