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2章 天門亂起(求訂閱)

第872章 天門亂起(求訂閱)

「門后強者不少啊!」

看著下方那些強者,蘇宇不得不承認,門后的強者很多,不過多也沒用,亂糟糟的,人心不齊,別說人心齊了。這鬼地方,禁地就是一大勢力,禁地和禁地聯手都難。

只能靠征服!

征服了之後,一旦遭遇危機,恐怕就是一次慘敗,然後就是各方潰散。

別看六方山現在規則之主不少,打打順風仗,那沒問題。

一旦遭遇危機……呵,落雲這些之前推舉蘇宇上位的,都得馬上跑路,閉著眼都能猜到。

當然,打打順風仗也就完事了。。。

還能指望人給你賣命?

在這末日般的時代,大家都想著自己保命,自己撈好處,誰會在意別人死活。

禁地算是傳承沒滅,倒是還有可能。

禁地外的散修,那就是真的散修了!

而自己,就要做這散修中的老大,聯合所有散修,甭管如何,先沾點便宜再說。

……

蘇宇回到了山頂的大殿。

規則之主們都迅速進入,至於規則之主之下的,沒這個資格。

而蘇宇,也不廢話,開門見山,直接道:「廢話不多說,天門將開,沒實力的都是炮灰,諸位不想成為炮灰吧?不想的話,那就只能搶!」

蘇宇眯著眼:「咱們一方,六大強者閉關不出,卻也能威懾四方!我為先鋒,去打各方領地,先打那些沒靠山的,非16道的……」

馬上有人道:「大統領,太亂了,禁地會插手的……」

蘇宇冷笑一聲:「你知道什麼!現在禁地哪會管這個?他們巴不得我們馬上打起來,別給他們添亂!禁地現在自己懶得插手,懶得管,就希望我們自己完成了整合,選出幾個老大,然後幾位老大聽他們的就完事了,省心省力,還不用和太多人打交道!」

禁地的心思,蘇宇都能猜到。

他們也不需要所有人聽話,選出的幾位老大聽話就行!

蘇宇不管他們,迅速布下一層星空圖,此刻,星空圖中,浮現出四個光點,佇立在四方,蘇宇開口道:「東邊的死靈地獄,南邊的落魂谷,北邊的永生山,西邊的天穹山,這就是咱們這一片區域的四方老大!」

四大禁地!

將整個區域包圍住了,但是這中間區域,其實很大很大,只是大部分都是虛空。

此刻,蘇宇看向這巨大的星圖,笑道:「其他區域的人,稱呼咱們這裡叫禁斷峽谷,說的是咱們這一片,被四大禁地給斷絕了生路!」

落雲忍不住笑道:「那倒不至於,其實反而安全許多,四大禁地就在四周,那些人是羨慕嫉妒。」

蘇宇無所謂這個,一點星空圖,上面浮現出了六方山的位置。

處於東北方向,靠近死靈地獄和永生山,不過這兩地方不好惹,之前落雲倒是和南邊的落魂谷打過交道,距離落魂谷還要遠不少。

「這是咱們的地盤!」

蘇宇一指東北方向,笑道:「咱們將整個禁斷峽谷分成四個區域,咱們在東北區域,還有東南,西南,西北三方!」

眾人點頭。

蘇宇繼續道:「所以,目前,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拿下整個東北區域!」

此話一出,這群規則之主都是一驚。

落雲沉聲道:「按照大統領的劃分,東北區域,咱們是最強的勢力,這點毋庸置疑!」

他看向蘇宇,你懂的!

明面上,在東北區域,咱們最厲害!

他介紹道:「這東北區域,目前據我所知,16道之下的領地大概有數十個,但是16道強者坐鎮的領地,還有兩處!」

若是歸他們在,那還真不怕什麼!

關鍵是,咱們大家心知肚明。

那都是幌子!

咱們沒那麼多強者,就一位黑墓大統領,這才是真的最強者。

蘇宇齜牙,寒光閃爍:「是啊,我們既然是最強勢力,那怕什麼?16道的兩家,先不去招惹,但是16道之下的,我們怕他們做什麼?」

蘇宇眼神發冷,看向眾人,低沉道:「以往,歸大人他們在,一旦爆發戰鬥,戰利品是大人拿七成,兩成交公,一成屬於大家自己!」

是的,一成!

黑嗎?

其實不算太黑,因為在這個時代,在這地方,除了領主,除了一些頂級存在,其他人,都是奴隸,打白工的那種!

心情好了,賞賜你一點,心情不好,想殺你就殺你!

歸他們能給人留下一成,那算是仗義了。

所以,這些人才捨不得離開六方山。

蘇宇齜牙:「如今,幾位大人閉關了,目前我做主,我這人,仗義!我拿三成,剩下的,還有5位巡察使,5位拿4成,怎麼分,你們自己算,我不管!剩下的3成,不需要交公了,要什麼交公,大人們閉關,又不在意這些,剩下的3成,歸大家自己!」

眾人眼神一亮!

蘇宇冷冷笑道:「我一人拿三成,不過分吧?」

「不過分,大統領仗義!」

眾人紛紛大喜,這三成,可不是說蘇宇的戰利品,而是其他人的,蘇宇自己的,那當然是他自己的!

至於上交,那是正常事,個人哪裡比得上勢力,還是六方山這樣的大勢力!

借了六方山的大勢力,那當然得付出!

蘇宇陰冷笑道:「既然不過分,我給大家的也比其他人多,那大家可就想好了,搶,要不要出力?是一起搶,搶的多,還是單獨去干,能賺的多?」

眾人眼神閃爍起來,蘇宇手指一點,整個星空中,東北區域全部化為血色,蘇宇冷冷一笑:「拿下這片區域,多少收穫?幹掉那些不聽話的,奪取天才,奪取生靈,都來依託我們的大道……只要敢幹,我們也能迅速進步!」

來自玉頂山的智谷,此刻微微抽氣:「大統領,怕就怕……大家感受到了危機,一起聯手反抗我們……」

還有一怕,怕禁地見他們太凶,會出來找茬。

蘇宇冷冷笑道:「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!天門要開了,現在不幹,等去了萬界,萬界又不是都是弱者,你想殺就殺,咱們去萬界,不說是炮灰,也是禁地的馬前卒!早死晚死都是死,不如現在干一票,若是不死,自然好處大了!」

他指向整個東北區域,齜牙笑道:「這地方,兩大禁地,死靈地獄和永生山,永生山那邊,現在沒時間管我們,死靈地獄……我修鍊的乃是陰死之道,真不行,我就去死靈地獄掛個名,就說給死靈之主大人賣命!只是先不入禁地,在外擴大禁地影響力……人家大人物,還在乎咱們這些人?」

落雲微微點頭,開口道:「那落魂谷也許也會找我們……近些年,落魂谷也在擴大在整個禁斷峽谷的影響力,因為永生山不管事了,死靈地獄不管非死亡大道修者,至於西邊的天穹山,天穹山主倒是極其強大,可早些年,好像遭遇了什麼強敵,這些年一直也沒什麼動靜……」

這個蘇宇有些猜測,可能和人皇有關。

那天穹山主,好像和人皇遭遇過。

人皇的天門投影就在他那邊,既然知道人皇在附近……附近隨時有人偷家,他不搬遷禁地,那就只能一直盯著,人皇又不是善茬!

如今,天穹山主,的確未必有心思管這些散修,毫無意義。

蘇宇也不在意,「那都是以後的事了,不說這些,咱們得趁著消息還沒徹底外泄之前,拿下東北區域,大家奪取好處,提升實力,然後想辦法奪取整個禁斷峽谷!」

眾人你看我,我看你,一時間沒說話,蘇宇忍不住罵道:「老子第一個上,遇到狠茬子,老子先來,若是這都不敢,散夥算了,現在散夥!」

「大統領息怒!」

落雲馬上道:「一切都聽大統領的!」

三成收穫歸自己,不少了,這個待遇還是很好的,又能借六方山的勢,也許值得干一次!

而蘇宇,看著他們這樣子,只能暗罵一聲,一群廢物!

混吃等死算了!

當然,這些人真能打贏幾場仗,吃到了甜頭,那就是惡狼,還是可以發揮不小的作用的。

「事不宜遲!」

蘇宇冷冷道:「那就現在動身,不要帶那些弱者,規則之主之上的,全部給我上!先去滅了幾家,吃點甜頭,再說其他!」

這麼快?

眾人都是一驚,這好快!

蘇宇卻是不給他們時間,幽幽道:「現在,馬上!一起!我不管你們之前和哪邊有過聯繫,現在在老子這,就聽話一點,吃到手的好處才是好處,懂了嗎?」

「明白!」

眾人心中一凝,看蘇宇這表情,哪敢說個不字。

而蘇宇,此刻不由笑了起來。

很好!

不聽話的話,反正都是可殺之人,殺幾個殺雞儆猴,也不是不行。

「那就動身!」

蘇宇斂息大道爆發,一下子遮掩了眾人的氣息,迅速破空而去,眾人都是一驚,這位大統領,感悟的大道可真不少。

……

蘇宇速度不算慢。

可就算是他,也花了半日時間,才帶著眾人,抵達了虛空中一處新領地,那是一位二等強者的領地,對方也有巡察使,三等實力。

和之前幾位二等強者差不多的配置。

蘇宇觀察了一下,森冷道:「我、落雲、智谷三人對付那領主,其他人,規則之主之上的全部殺了,之下的,全部掠奪帶走!速度要快,打他們個措手不及!」

「明白!」

眾人有些七嘴八舌地回著,蘇宇懶得管了,這些人,目前只能用利益維持著,想打造出一支精銳……沒希望的!

或者耗費極大的代價和時間才行!

算了,他不指望。

培養出一群餓狼就行!

至於反噬……時間長了,實力強了,反噬也是正常的,遲早要爆,可是……關我啥事?

我又不指望在這真的成為一統天下的君主!

在我實力還能壓制的時候,這些傢伙也不敢如何。

話落,蘇宇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遠處,一聲怒喝響起:「何人?」

轟!

死氣滔天!

「死靈地獄?」

一位強者騰空而起,帶著驚恐之色,是死靈地獄的強者?

「錯了,是六方山!」

蘇宇幽冷笑聲傳來:「六方山黑墓,前來拜訪!」

轟!

「黑墓!」

伴隨著一聲巨響,領地劇烈震蕩,無數死氣侵襲,蘇宇瞬間浮現在一位強者面前,也正是此地那領主,14道的強者,絕對不算弱。

當然,和蘇宇比,差距還大。

蘇宇放開了手腳,此刻的他,哪怕沒有天地加成,進入門后,放開天門中的那些天地之力,他也能爆發出20道之力。

雙方差距還是極大的!

蘇宇一抖手,無數雷霆爆發,轟隆,死氣覆蓋而來。

一瞬間,又有兩人浮現。

正是智谷和落雲,那手持巨斧的強者,臉色一變,二話不說,掉頭就跑。

沒有過多遲疑!

鬥不過!

既然如此,只能放棄了。

而這一刻,其他規則之主,也是紛紛殺出,一個個陰森森地笑著,瘋狂無比,迅速朝這領地殺去,領地中,幾位規則之主剛騰空而出,看到這麼多強者,頓時變了臉色。

「六方山!」

「我們投降!」

有人大吼,尤其是那三等的巡察使,大吼一聲,滿臉恐懼,在這,投降不丟人,連那遁逃的領主,都懶得去罵!

明知道要死,投降的確正常。

連他自己,若不是擔心被殺了,也想喊了,但是他是領主,此刻,還是先跑為妙,至於後期加入,那是後期的事了,此刻,他可不能投降!

然而,他剛遁空而去,蘇宇忽然出現在他面前,大手一揮,一股黑霧升騰而起!

一下子,將他包圍到了中間。

下一刻,蘇宇消失。

鑽入黑霧之中!

智谷和落雲來的也快,看到黑霧瀰漫,有些遲疑,要不要進入,正想著,一聲慘叫傳出!

下一刻,眾人心中一凝。

就見黑霧漸漸散去,轟隆一聲巨響,之前那手持巨斧的強者,被蘇宇一掌拍的四分五裂,大量的規則之力溢散出來,蘇宇探手一抓,無數規則之力被他納入手中。

蘇宇身上,死氣強悍,眨眼間,將對方的屍體腐蝕。

轟隆一聲巨響傳來,大道崩斷。

無數規則之力剛要溢散,卻是被蘇宇一下子抓在手中,一位二等就這麼隕落了。

智谷和落雲都是一驚!

這……太厲害了吧?

殺14道強者,哪怕16道,也得費點功夫,這黑墓,是不是強大的有些離譜了?

這也太可怕了!

這才多久?

而其他方向,其他規則之主,見狀頓時駭然,駭然的同時,也是大喜,一瞬間,那些規則之主紛紛爆發起來,高聲吼道:「大統領威武!」

之前一些磨洋工的強者,紛紛全力以赴,在那幾位規則之主,喊著投降的情況下,還是迅速格殺了他們!

而蘇宇,他才不管什麼大道之力,他都能用。

一眨眼,將這二等強者的規則之力,全部納入體內,看向智谷兩人,臉色陰冷:「下次出戰,還是全力以赴的好!此戰,戰利品就沒二位的了!昔日,我和墓大人交手多次,也沒太過落入下風,如今明知是博取機會,不全力以赴,難道等著被人當炮灰?」

蘇宇冷哼一聲,兩大強者不敢多言,都很凝重,這黑墓,太強了,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強許多,甚至隱約給他們的感覺……要進入16道了!

這下子,兩人是又喜又驚!

這麼厲害,當然要歡喜。

可驚的是,這位對他們的不出力,有些不滿,落雲急忙道:「第一次和大人配合,我們不太熟練,下次再和大人配合,我們一定全力以赴,赴湯蹈火!」

蘇宇沒說什麼,在戰力差距極大的情況下,幾乎是一瞬間,這座散修領地,被迅速攻破!

轟隆一聲巨響,一尊規則之主一鎚子將整個領地打的劇烈一顫,不少強者,被殺當場,都是規則之主之下。

蘇宇看了一眼,淡淡道:「好了,殺這些弱者有個屁用,浪費!帶回去!」

說罷,看向那領地中惶恐的生靈,淡漠道:「六方山辦事,諸位以後就是六方山的人了,好好聽話就行,六方山比這鬼地方好的多!」

落雲也急忙喊道:「此乃我六方山大統領黑墓大人,還不叩謝大人!」

一瞬間,這領地中,數萬生靈,紛紛跪下叩拜,高呼:「叩謝大人!」

眾人帶著羨慕,崇拜,惶恐。

領主被這位強者,很快擊殺,誰不惶恐?

而蘇宇,也懶得多管,淡淡道:「後續的事,你們來做,我的那份,落雲,你去收起來!準備下一家,趁著風聲沒傳出去,先奪取多少領地算多少!」

「諾!」

此刻,落雲和智谷的態度,完全不一樣了!

之前,大家只是聽聽,不知蘇宇實力具體如何,可今日,對方迅速格殺一位領主,兩人瞬間察覺到了雙方的差距,哪敢再有任何想法。

先跟著蘇宇混吧!

……

這一日,四大禁地中間的禁斷峽谷,東北區域,不斷傳來震蕩。

一日間,被蘇宇拔除了三大領地。

若不是距離太遠,趕路耗費了大量時間,他一日間,能掃蕩更多領地,而此刻,有人投降,有人被殺,六方山掃蕩的事,也被一些路過的虛空強者傳播了出去。

……

東北區域,除了六方山,還有兩大一等道場領地。

此刻,其中一處,名為雪龍山的領地。

一頭白色巨龍,陡然騰空而起,一瞬間,身邊多了幾位強者,那巨龍迅速化身為一尊冰冷的女性,眼神冷厲,皺眉道:「六方山在掃蕩四方?」

「是!」

下方,一位壯漢迅速道:「大人,今日足足有三處領地被他們掃蕩一空,殺的殺,奪的奪,三大領地被摧毀!」

「歸還是墓做的?」

「都不是!」

壯漢沉聲道:「據說,那幾位還在閉關,是之前天墓領巡查黑墓做的,這黑墓,如今是六方山大統領!帶著一群人,掃蕩四方,橫行無忌,大人,六方山野心不小,恐怕有橫掃稱霸此地的意思……」

雪龍化身的女性,微微揚眉:「黑墓?什麼實力?」

「據說達到了15道巔峰!」

「那的確不弱,黑墓……之前沒太聽過……」

雪龍說著,喃喃道:「當年我去過一次天墓領,那巡察使不叫黑墓吧?」

算了,不是什麼大事。

這地方,時常換人,自己去天墓領都多少年前的事了,這很正常。

她沒太在意這個,沉聲道:「這六方山想做什麼?難不成,還想掃蕩我們不成?」

她皺眉道:「刀谷那邊有動靜嗎?」

刀谷,東北區域第二家一等道場。

此刻,雪龍還是有些皺眉的,六方山實力很強,之前大家平安無事,歸這些人都是各自為政,現在忽然聯手,她也覺得有些麻煩。

三大16道強者,也不好惹。

何況,還有數位15道強者。

壯漢沉聲道:「大人,刀谷那邊的巡察使,之前傳訊我們,希望可以談一談,刀主可能想和我們聯手,抵禦六方山的威脅!」

雪龍卻是沒說什麼,遲疑沉默了一會。

片刻后,她忽然眼神一動,朝遠處看去,就在此刻,一頭虛幻的小龍,迅速朝她飛來,雪龍一把抓住那虛幻的小龍,小龍瞬間消失。

雪龍好像在查閱什麼,很快,臉色微變:「我說怎麼這麼大的膽子!明知禁地不喜散修壯大,還要出征四方,原來如此!」

她看向身邊幾人,沉聲道:「要變天了!」

眾人心中一震。

「天門將開,各大禁地很快要召開禁地之會,商討第一批進入萬界的名額!散修這邊,一些領地會獲得一些名額,也許不久后,這些領地,會獲得禁地的認可,許以一部分名額,待到天門開啟,就會第一批進入萬界!」

眾人心中一動,紛紛看向雪龍,雪龍沉聲道:「所以現在,不止此地,其他區域,有些人收到了消息,也在不斷吞併各大小領地,我說六方山之前沒合作,現在怎麼忽然就合併了,原來如此!」

「大人,那我們?」

幾人有些緊張了,這是代表混亂再次開始了嗎?

雪龍沉聲道:「六方山未必敢輕易招惹我們……但是,不能幹看著,既然六方山掃蕩四方……我們也這麼做,聯繫刀谷那邊,可以先合作!免得六方山對我們下手,單獨對上,誰也討不了好!」

「諾!」

幾人迅速應下,也有些激動,要開天門了嗎?

可以出去了?

名額,名額有多少?

有人忍不住,問道:「大人,這名額……我們能拿到嗎?」

雪龍輕聲笑道:「也許有機會!目前來看,一些禁地的想法是,將散修道場,分為五個層次,名額都會給一些,最弱的五等道場,也許會給1個名額,四等、三等不清楚……一等的散修道場,也許名額有數十!」

「這……如何劃分道場層次?」

「看實力,還能看什麼?」

雪龍眼神閃爍道:「可能要看16道以上的數量,甚至更高一些,看一些領主,有沒有超越20道之力的,這些不好說,現在還沒確定下來!」

「但是,要在這之前,強大實力,等到禁地之會開啟,一些領地,也許會受到邀請,去禁地參加商討,禁斷峽谷附近,有四大禁地,靠近天門……若是選擇一處禁地開會,也許就會在四大禁地之中……而禁斷峽谷這邊,誰名氣大,誰實力強,可能會受邀前往禁地!」

雪龍之前知道的不多,此刻,卻是好像瞬間知道了很多絕密消息。

其他人沒太在意,他們知道,這位可能和一些禁地有關係,甚至就是禁地的人!

可對大家而言……這個不重要!

背景越深厚越好!

「大人,那六方山這邊……我們若是遭遇到了……」

「先避開!」

雪龍開口道:「這些傢伙不太好招惹,強者太多!」

歸,墓,玉,還有如今這個聽起來實力不弱的黑墓,雪龍暫時可不想和他們起什麼衝突。

……

也是這一日,整個禁斷峽谷區域,很快,也有一些小道消息流傳。

只是傳播速度不快!

大家隔的太遠。

可黑墓之名,這一日,還是有些傳播開了,起碼在整個東北區域,算是傳開了,大家都知道,六方山大統領黑墓,實力強大,擊殺了兩位10道以上強者。

當然,此刻,也只是局限於東北區域的一些散修道場。

幾大禁地,目前還沒管太多。

倒是知道六方山成立了,可也只是知道,歸、玉、墓這些人,黑墓還不是一等,也不是六方山之主,此刻,名氣還不大。

……

第二日,六方山繼續掃蕩四方。

整個東北區域,開始混亂了。

不止六方山,雪龍山、刀谷,也迅速出擊,兩位一等強者,甚至親自出面,威懾四方,東北區域,以這三家為基礎,迅速爆發了戰鬥。

而東北區域,其實靠近文王他們所在。

也是永生山輻射範圍。

……

此刻。

永生山附近,武王最近要破關,文王倒是沒再繼續去找事,有些事,得壓一下才行,先讓武王破境,這才是大事。

至於妹妹,一時半會的還死不了,要死,早就死了。

而且,也用不了多久。

此刻,文王目光投向遠處,永生山附近倒是沒什麼人,或者說沒人敢來,這地方,他們大戰太多次,路過的都容易被殺。

一般情況下,沒人敢來的。

文王看的也不是人,而是一些其他的東西,此刻,他額頭上,一尊小小的天門,隱約浮現,文王眼中也露出一些精芒,看向遠處。

「混亂……殺機……動蕩……」

他皺了皺眉,古怪。

一下子,整個區域,殺機就旺盛了許多,甚至隱約可以感受到,最近有強者死亡,也許對他們而言,不算太強大,可絕對超過10道之力了。

平日里,混戰也有,可是,不會無端端地一下子就出現強者被殺的跡象。

「什麼情況?」

他感受了一下,皺眉,好像就是在自己所在的這片區域!

這樣的話,不會幹擾自己的一些計劃吧?

「不會和蘇宇有關吧?」

他想了想,很快失笑,怎麼可能。

那傢伙不說不一定來了,就算真進來了,也就這幾日的事,這忽然爆發動靜,也需要一些時機,哪有那麼巧,蘇宇就算來了,大概還得熟悉環境呢!

一旁,武王陡然睜眼,有些惱火:「你笑什麼,我修鍊錯了?」

「……」

文王無語,沒好氣道:「你修鍊你的,沒笑你!」

「那你笑什麼?想到美人了?別說,還記得雪王嗎?長的挺好看,她男人死了,雪王要是還活著……你回去了,可以勾搭一下……」

「滾!」

文王惱火,看著他,我去你的!

聳肩,武王也不在意,也看向遠處道:「奇怪,感覺這片區域有點亂了啊,老文,你感受到了嗎?好像爆發了大亂,是吧?」

「也許吧!」

文王沒說什麼,而武王也不是太在意,笑呵呵道:「殺吧,互相殘殺,死光了最好!門內的強者還真是多,開天時代,是人是狗都能開道,可惜了,我們那個時代,修鍊起來難度大多了!」

文王淡淡道:「還可以,現在的時代,修鍊起來才更難,道都被大家佔據了,修鍊,只會越來越難!這也是三門存在的意義,不能斷了後人的路……可惜,誰會甘心呢?」

他自嘲一笑:「你甘心嗎?甘心被當成垃圾,掃入墳墓?等待死亡?」

「不甘心!」

武王搖頭!

文王嘆息道:「所以啊,門內的存在也不甘心,為何我們要被清掃?既然如此……那就出門,滅了這個新時代,再恢復舊時代好了!人嘛,都這樣!」

說罷,他再次看向外圍,微微蹙眉。

大亂將起了嗎?

可能和天門將開有關。

這倒是沒什麼,怕就怕,之前一些作壁上觀的強者,會摻和進來,天門將開,那些傢伙會來對付我嗎?

麻煩!

我這邊,連法還沒解決掉呢!

現在來了,我就麻煩了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永生山之內。

一座巨大無比的宮殿中,一尊看不清面目的強者,俯瞰天地,大殿中,群臣佇立。

有人出列,高聲道:「道主,各大禁地已經傳來消息,欲要開啟禁地之會,協商出天門之事,我永生山卻是被文武兩人,糾纏不休,遲遲無法擺脫……老臣有些想法,不如邀請諸方禁地強者,進入我永生山協商……若是時機合適,還能一舉藉助各方之力,殲滅那兩人!」

「老臣附議!」

「道主,文武兩位,必須要迅速剷除,否則天門一開,其他禁地可以直接出天門,我們卻是遲遲無法出天門……慢一步,步步慢!」

「借各方之力,擊殺他們,最為合適,其他禁地,想要作壁上觀,坐視我永生山和他們廝殺,既然如此……那就讓各方來我永生山會盟!」

「……」

高台之上,法淡淡道:「不是想要他們來,他們便會來的!」

下方,有強者低沉道:「道主,可以借文鈺之事,邀請諸方前來!」

法微微凝眉,冷漠道:「你可知,你在說什麼?」

下方,那將軍裝扮的強者,低沉道:「老臣知曉!可文鈺之事,還需要儘快解決,殺了文鈺,文武兩位必然會不顧一切,衝擊我永生山,那時候,也是殺他們的最好時機!」

他抬頭,看向法,沉聲道:「道主,到了此刻,我覺得還是將文鈺的消息,分享給其他禁地,這樣,利大於弊!」

法一臉冷漠。

那將軍再次道:「道主!為了永生山,為了回歸萬界……老臣覺得……」

「好了!」

法淡淡道:「本座會考慮!」

「道主……」

「夠了!」

法擺了擺手,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永生山深處,法的身影浮現,帶著一些冷意,看向深處那禁錮中的存在,平靜道:「天門將開,糾纏多年,文鈺,你該明白,你沒有活路了,現在出來,也許……還有機會!」

那禁錮之中,一聲女聲傳出,帶著一些笑意,不以為意:「你進來!進來,我就破了你的禁地核心!老不死的,你再不放我出去,你遲早要完蛋!對了,送點吃的進來,你這裡面的珍獸,我都吃完了,還有沒有了?」

「哼!」

法一聲冷哼,帶著一些冷意:「你在指望誰?指望你哥哥?多年來,他能救你,早就救了!你只要交出你那天地核心,我便放你離去,如何?」

「什麼天地核心?上次不是給你了嗎?」

文鈺笑聲再次傳來,法臉色有些難看,「文鈺,你是不知死活!」

「切!」

深處,不屑聲響起:「少廢話,能殺我,你早就殺了,一天到晚除了威脅就是威脅,有意思嗎?快點,再送一點吃的進來,不然,我要吃你的禁地核心了!」

法臉色愈加幽冷,半晌,有了決定。

「你不識抬舉,莫要怪我不給你活路!」

他轉身離去,既然你不知死活……那我只能將所有禁地,召集來此了!

想到這深處的女人,他愈加冷漠。

多年下來,這女人不斷蠶食自己的禁地,可惡,可恨!

可惜,殺也不好殺,為了維持禁地,他只能慢慢去消磨對方,可外有文王和武王搗亂,多年來,他還是無法消磨掉這女人所有的印記!

早知如此,就該在一開始,痛下決心,哪怕禁地被摧殘大半,也要擊殺了她!

可惜,那時候,還需要用文鈺釣文王他們。

到了現在,倒是有些尾大不掉了!

越想,法越是頭疼,有些憤怒,此事,那些傢伙,也該給自己一個交代,這些年來,引來了文王和武王,那些傢伙卻是不管了,也是可恨!

若不是自己惦記文鈺的那書冊,早就不管了!

可一想到,那萬道齊全,大道之力濃郁的書冊,法心中又火熱起來!

吞了此物,也許我不會比死靈之主離開,吞噬了萬界的死靈界域效果差!

這文鈺,多年來,侵吞自己的禁地甚至是大道,可是,對自己而言,也不是全無好處。

「可惜了……」

越想,越是不甘心,不到萬不得已,他也不想讓其他人來殺文鈺,一起聯手殺了文鈺,那書冊……一旦爆出,自己還能獨吞嗎?

這一刻,法也是嘆息,這麼多年了,真捨不得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72章 天門亂起(求訂閱)

89.6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