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5章 以身鑄天(求訂閱)

第875章 以身鑄天(求訂閱)

此刻的蘇宇,掌握的大道還不算多。

他雖然對大道都有一些感悟,但是進入門后,蘇宇也就掌握了一二十條大道,掌握了20條大道,不代表就是20道的強者了,還得融合,大道之力能全部疊加,這才算是多少道強者。

不過,對蘇宇而言,融合其實沒有編織強。

編織成天地!

這才是最合適的!

之前,蘇宇尋思著,再等等,起碼等他掌握了足夠多的大道,再去嘗試開天,可這一刻,蘇宇心中有了別的想法。

現在開天!

一方面,兩位一等的確不好控制,要說殺了……蘇宇還想匯聚實力,讓自己這邊迅速成為一方大勢力,在天門內站穩腳跟。

另外一點,這只是開始,一旦手底下人多了,很快就潰散了,禁地之威,深入人心。。。

之前,蘇宇也許還不是太了解。

可今日,蘇宇懂了。

無他,他冒充了一下和文王他們糾纏多年的永生山使者,好傢夥,兩大一等,居然都不敢質疑,很快就妥協了,由此可見,禁地之威,在這早已深入人心!

禁地不可敵!

禁地之主,那更不可敵。

然而,蘇宇的對手,就是這些禁地之主,若是收集來的手下,一點膽子都沒,壓根不敢和禁地開戰,那蘇宇費心費力的,弄那麼多人幹嘛?

也正因為感受到了禁地對大家的震懾,蘇宇才想起了此刻開天之事。

這裡的人怕死,可是也不怕死。

並不矛盾!

在這裡,沒有足夠的利益,大家不想死,然而,當你有了足夠的利益,這些人也不怕死,只要能看到希望,看到機會,這些人殺人如麻,也不知死亡是何物。

正因為看透了這些,蘇宇才愈加有信心。

天地一開,那自己很快可以收攏一批亡命之徒!

眼前的雪龍,刀主,此刻看來都是軟蛋,直爆都不敢,然而,當他們看到了一等還能進步的希望,有希望成為禁地高層,那這些傢伙,絕對不惜拚命。

這一刻,蘇宇心思通透了許多。

自己既然來了這,就要適應這裡的規則。

不要談什麼情懷,沒有!

不要說責任,沒有!

也不要說感情,感情就是歸為了自己可以活下去,壓根不會管他那幾位好友死活。

這裡,只有利益!

或者說,這裡的散修,真的只有利益,禁地之中,也許還有一些情懷、人情、友情、感情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蘇宇環顧四周。

開天,去哪開合適?

動靜會不會太大?

他雖然不算太強,可開天,以往動靜都不小,包括藍天開天,那也是萬界皆知,雖說被蘇宇他們遮掩了。

還好,他沒到文王那地步。

否則,就文王現在這實力,想在這開天,大概全世界都會知道。

那死靈之主呢?

死靈地獄,到底是開的天地,還是只是寶物鑄造?

想到這,蘇宇問道:「死靈之主當年來這,開天了嗎?」

「開了!」

這一次,是刀主回話,刀主一臉緊張:「黑墓,我勸你別嘗試!當年死靈之主進入此地,一開始就和一些禁地之主發生了糾紛,後來愈演愈烈……到了最後,他要開闢死靈地獄,那時候我也知道一些情況,整個虛空都在顫動,無數死氣匯聚而去,那一日……你不知道,太可怕了……」

他都有些緊張和結巴!

雪龍也是凝重,點頭:「那一日我也看到了,數十禁地之主,駕馭禁地,破空而來,要阻擋死靈之主開天!甚至準備格殺他!」

蘇宇疑惑,然後呢?

死靈之主是強大,這點沒人否認,可那種情況下,他又是如何站穩了腳跟?

甚至有了現在的死靈地獄,還有許多人投靠了他。

這一點,他怎麼做到的?

雪龍見蘇宇來了興趣,深吸一口氣:「那一日,一開始動靜還沒那麼大,死靈之主先開了一小片天地,死氣匯聚,漸漸地,越來越多的強者趕到,當日,禁地浮空,也就是今日死靈地獄那一片,一些禁地遮天蔽日,當日大家都覺得死靈之主必死無疑……結果,死靈之主先是示弱……接著,在一些人敷衍出力的情況下,以絕強實力,格殺了一尊禁地之主,打爆了三處禁地,最後強行召喚自己在萬界的死靈界域降臨……」

蘇宇一怔!

就聽雪龍驚懼道:「等他和萬界的天地,短暫重合瞬間,一瞬間,四位圍殺他的禁地之主,都被他重創了!當然,很短暫的一瞬間,他解除了和門外天地的融合……可他也表明了,他有拚死一戰的實力,真要殺他,不死幾尊禁地之主是不可能的!」

雪龍又道:「今日,我說起來,感覺沒什麼!可真實情況是,當年那一戰,也打怕了所有人,加上死靈之主答應不會無故擴張,無故走出此地……所以,後來大家有了台階,彼此讓了一步,這才讓他在這紮根了下來。」

蘇宇瞭然,心中卻也是震動。

這麼強?

這不是關鍵,關鍵是,召喚了天地降臨!

這也行?

「他的天地,怎麼會降臨?」

「走天門!」

雪龍解釋道:「當日,他的天地,直接貫穿了天門,這也導致,後來他靠近天門……天門就可能復甦針對他,這也是大家後期不太針對他的一點,這位……想出天門難!」

蘇宇一愣!

死靈之主,當日召喚天地,貫穿了天門……於是,蘇宇當日召喚天門虛影的時候,天門對死氣格外的針對,強行將死氣逆轉成了生機。

當時,蘇宇就猜測,是不是因為死靈之主在門內導致的。

可進入天門后,蘇宇發現,這裡強者很多,死靈之主看起來也很低調,沒道理天門會針對他。

可現在……蘇宇懂了!

天門,曾復甦過!

不但復甦過,還針對這位,這就有趣了!

這代表一點,門,其實有自己的想法,就和通天一樣,也是,你好端端地,把我貫穿了,我當然得針對你!

怪不得,當日我用死氣接近天門虛影,導致天門虛影第一次展露出一些神威。

蘇宇笑了起來,這個他可不行。

死靈之主,那是牛叉,實力真的強。

這玩意,一般人學不來。

別說蘇宇,文王學死靈之主,都得被人打爆,別說多位禁地之主,就是一位真和文王拚命,文王也差了點。

蘇宇忽然道:「死靈之主這麼強,那他算是天門中第一強者嗎?」

雪龍沒急著說這個,而是有些疑惑道:「黑墓,你沒經歷過那個時代嗎?」

這個,當年動靜極大!

黑墓不清楚嗎?

蘇宇笑了:「我還年輕,你以為我和你們一樣,那麼古老?我誕生時間不長,嚴格來說,還是在文王他們出現之後才誕生的!」

「什麼?」

三人都驚訝無比,這麼年輕?

文王他們進入,可要比死靈之主遲多了!

「文王他們進入,也才數千年罷了……你……這麼年輕?」

意外,不敢置信!

而蘇宇,判斷了一下,數千年……外面都10萬年了。

不過,門內也和時光長河上游一樣,越是靠近萬界,流速越快,如今這裡一天,外界大概三四天的樣子。

按照這個演算法,文王他們都進來兩三萬年了。

可按照雪龍的說法,才幾千年。

這代表,之前,這裡的時間流速更慢,這邊一天,外界也許幾年都過去了。

蘇宇判斷,當雙方的時間流速一致,代表,三門便開啟了!

時間差越大,其實代表相距越遠!

就如大周王他們,之前是一天一月,最近隨著他們不斷朝下游流淌,也許一天也就相當於半月了,漸漸地,都會和萬界時間流速達成一致。

不過幾千年,其實也不短了。

強行召喚天地……不知道現在行不行,死靈之主當年干過一次,還惹怒了天門,現在也許行不通了。

蘇宇還在想著,刀主沉聲道:「黑墓,你居然是門中散修後裔,這太不可思議了!」

蘇宇笑了笑,「有什麼不可思議的?」

刀主沉聲道:「隨著時間流逝,第一批被封印的強者,有的隕落,有的老死,後裔的修鍊,其實比之前難了!很難有人再達到當年的高度了,因為……這是一個沒落的世界,被封印的時代!新生代若是越來越強,那就不叫封印的時代了!」

被封印的時代,只會越來越虛弱的。

若不是那些老輩撐著,門后,其實都沒什麼新生代強者,禁地中就算有一些,也很難超越那些老輩了,當年的禁地之主,現在還是,也沒見有人打破桎梏,成為新的禁地之主。

而蘇宇,告訴他們,誕生的時間很短暫,這才讓幾人震撼。

蘇宇淡淡道:「總有一些意外,何況,再沒落的時代,也會給人一線生機,而我……也許便是呢!」

刀主沒說什麼,也不想說什麼。

還可以接受!

蘇宇若是真達到了禁地之主那個級別,那才讓人震動,無法相信,因為真的無數年來,沒人可以成為禁地之主了。

蘇宇笑了笑,看向四周,笑道:「你們說,現在在哪開天更安全?」

「……」

幾人不想說話。

蘇宇眯眼道:「我要是亂開天,失敗了就算了,真成功了,動靜大了,被人發現了,我被人打死了,你們也難逃一死!」

心累!

刀主和雪龍對視一眼,這話,也不是沒道理。

雪龍迅速道:「別自找麻煩!我勸你……算了,你年輕,也未必會聽!反正,死靈地獄,你不能去,那邊太危險!永生山這邊也一樣……整個禁斷峽谷,被四大禁地包裹,其實都很危險,但是要出去,也危險,我們也不是太熟悉……你真想找死……去天穹山附近!」

蘇宇愣了一下:「那邊安全?」

雪龍點頭:「那邊,你就算搞出點動靜,天穹山主也不會出面,不會管,因為他好像在盯著一位強者,萬界的強者,可能是萬界的人皇?」

具體的,她不清楚,但是也了解一些,「你年輕,可能沒人提過,天穹山所在的西方,連散修領地都很少,甚至還不如死靈地獄這邊多。」

「因為那邊,之前其實不少領地,後來,被萬界一位開天門的強者,全部給誘殺了!」

說起這個,雪龍都是感慨,無奈,唏噓:「後來據說是統一了萬界的人族之皇!也是一位至強者!他不斷誘殺強者,導致那邊強者越來越少,直到有一日,他可能想降臨此地,被天穹山主發現,爆發了一場大戰,從那以後,天穹山就很少管其他的事了,而大家也知道他有任務,所以也很少有人會主動找天穹山的麻煩。」

因為人家在堵一位強者!

蘇宇笑了笑:「我有所耳聞,就是不知道,原來對方還真和天穹山主交手過,這麼說,人皇輸了?」

「這可不好說!」

雪龍解釋道:「對方降臨的也不是本尊,只是投影分身罷了,就算如此,也強大的可怕!而且到了現在,大家也不敢貿然降臨分身過去,甚至對方几次主動誘惑天穹山主降臨分身,也沒聽說有人降臨……」

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

蘇宇意外,這個你也知道?

雪龍解釋道:「這在一些禁地,其實不是秘密!人皇星宇,名氣還是很大的,早些年的時候,甚至在那一片,你還能聽到他的聲音,他會經常發出一些聲音,蠱惑人降臨分身過去,經常會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語……比如什麼,大家來了,都是好兄弟,一起打天下!大家都是自己人,沒必要傷和氣!大家一起開三門,萬界大一統,都是自己人……」

蘇宇目瞪口呆。

我去!

還有這茬?

太可惜了,我居然沒聽到。

雪龍說著,又笑道:「不過他現在大概不敢了!我不記得具體什麼時候了……文王他們降臨之後吧,他好像被幾位禁地之主埋伏了一手,據說,在他大戰的關鍵時刻,幾位禁地之主忽然強行探查他的天門位置,強攻他的天門投影……導致他差點隕落了,所以現在很少有他的消息了。」

人皇在這名氣不小,大家都知道人皇的存在,因為他是一個可怕的傢伙。

可太張揚了,不是好事。

蘇宇大概知道了!

人皇當年重傷,和這個有關,他說天門震蕩,蘇宇之前還以為是真門震蕩,現在看來,是有人鎖定了他的天門投影位置,之後強攻,強行要降臨,導致他天門被創,也導致他被萬族重傷!

一定是被人算計了!

蘇宇心中想著,否則,不可能那麼巧。

因為,若是平時,三五位禁地之主,哪怕投影了出去,三五位一等境而已,人皇那麼強大,不會解決不了。

可是,那一次他剛好又面臨了虛弱期,又剛好在和仙皇他們戰鬥……

太多的因素,聚集在了一起。

一定是有人給天門中的強者,傳遞了訊息。

「永生山之主對付時光師,牽制文王和武王……人皇被人算計,天門震蕩,重傷……」

當年,立志要打入三門的人皇和文王,就這麼被人拆開了。

都是一擊致命的那種!

妹妹,是文王的死穴。

責任,是人皇的死穴!

都被人抓住了!

這背後之人,算計起來,都是恰到好處,文王和人皇也是步步為營之輩,實力又強……這幕後之人,算準了他們必然入瓮!

「人門!」

這一刻,蘇宇心中想到了一點,人門,最為險惡!

仙皇死的時候,說了這麼一句。

而當年,人皇也是為了對付仙皇,想先殺了仙皇,這才出了事,那仙皇……也許也是這一環中的一員,至於仙皇知曉不知曉,蘇宇猜測,可能知道一些東西。

人門勾結了天門強者,甚至插手了萬界,也在地門中有些布置。

嚴格來說,文王他們,是在和三門戰鬥,在和人門彼此算計,結果,人皇他們輸了!

蘇宇狀若無意,好奇道:「當年誰強攻了人皇的天門?」

雪龍也沒在意,隨意道:「落魂穀穀主,長生天仙祖……其他的,我不太清楚了。」

長生天!

蘇宇意外,仙祖?

仙?

蘇宇上次還懷疑,永生山之主,是不是仙祖,結果墓說不是,因為永生山的叫法!

現在,蘇宇知道了,真不是!

因為,居然還有個長生天禁地!

蘇宇不知道這情況,也不奇怪,他也不藏著,疑惑道:「長生天,仙祖,這禁地在哪?」

雪龍淡淡道:「你不清楚很正常,光是禁斷峽谷,就足夠我們活動一輩子了!四大禁地,就足夠我們追求一生了!去別的地方,也沒意義!長生天在死靈地獄繼續往東的方向,很遠,起碼100個地元距。」

遠嗎?

其實一位四等規則之主,全力趕路個一百天也就到了,對這些規則之主而言,生命很長,一百天不多。

可是……誰他么敢這麼趕路的?

路上的噬蝗呢?

狩獵的那些虛空妖獸呢?

可能遭遇的領地和禁地強者呢?

所以正常情況下,不想死的,是不會跑這麼遠的,除非實力足夠強大,又有大背景大靠山,還喜歡到處跑,才會走那麼遠。

否則,一個禁斷峽谷,足夠你這樣了!

蘇宇瞭然:「那是挺遠!對了,禁地是可以穿梭虛空的吧?」

「那當然!」

雪龍笑了:「否則,如何能迅速集結?當年死靈之主開天,禁地都是直接穿梭虛空,迅速趕來!不過禁地挪移,每一次代價不小,所以沒有極其重要的事,也不會挪移!」

蘇宇點點頭,明白了!

長見識了!

長生天……還真是到哪都有仙族的事,不過現在都到了仙祖了,仙族的開闢者,除了仙祖,沒有更往上的了吧?

仙祖……是人族嗎?

也許是!

因為按照一些說法,人族其實是起始,時光之主可能就是人族,當年人族就是從混沌中第一個遷徙進入萬界的,之後,人族中一些強者修鍊的功法不同,道路不同,開闢了新的體系。

於是,造就了仙族、魔族、神族這些種族,人形生物,天生的那種,幾乎都是人族的一支,只是早已分家千萬年,沒什麼同族情分了。

那還是開天時代分家的,巨人族還是太古時代分家的,現在也沒什麼情分可言,不對,獄王那一脈若是存在下來,這聖族還是近代分家的,也沒見有什麼情分可言。

這一刻,蘇宇好奇心都被滿足了!

不錯!

小有收穫。

長生天,永生山,落魂谷……這些勢力,可能都和人門有些關聯。

而人皇對付仙皇他們,這應該算是絕密,或者說,當時除了人族,會提前知道,人皇會對付他們,沒人知道吧?

那如何會把消息提前泄露出去,導致人皇被人伏擊了?

「叛徒嗎?」

蘇宇想了想,人皇身邊開天門的,可以迅速傳遞消息的話,也許有嫌疑,明王?

若是如此,只有明王有嫌疑了!

可是人皇又不是傻子,蘇宇第一時間想到了明王,那人皇也會想到,若是如此,明王早就被幹掉了,還能等到現在?

人皇重傷的事,明王可是知道的,這些年,也靠明王和明王妃兩位一等撐著,才能堅持下去。

「難道不是明王……那消息如何外泄的?」

他們在時光長河上游,一般人,是無法得到情報的。

萬族那邊,也不會提前知道人皇的計劃。

「當日不知道具體情況,倒是沒想太多……人族剩下的那些人中,有叛徒?還是說,有強者一直在盯著人皇他們?」

叛徒……真要有,人皇多年來不會一點反應都沒。

這位,又不是白痴。

那也就是說,人皇可能被人盯上了!

也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了?

另外,還有一件事,蘇宇其實也疑惑,那就是星,這位,當年追著時光冊離開了天門,可能是投影出去了,實力大概不算強大,畢竟一個稱呼七道都喊至強的傢伙……倒是有些二等的作風。

二等強者,為了自抬身價,也喜歡喊一些七八道的強者,為至強者。

比如落雲,他喜歡喊歸為至尊!

好傢夥,一個剛入一等的,在他口中,就是至尊了!

7道,三等巔峰罷了。

一般二等,可能會喊一聲至強者,由此來抬高自己身價!

星若是只是二等……他何等何能,能跟上時光冊,從天門從穿梭出來?

還有,他想找人皇幹嘛?

聽他的意思,他出來,可能是想見人皇的,結果沒見到,很失望。

難道是因為知道人皇強大,是他後代,所以這位,想來沾點光?

畢竟,人皇的確是星不知道哪一代的後裔。

星……人皇自己不是太在乎,因為他說了,門后的存在,都防著點,不是一個時代,早就不是一類人了。

還有,據說文,這位文王的祖宗,可能也在天門中。

當然,蘇宇……或者說南元這一城的原住民,都可能是文的後裔,就是隔著無數代,血脈早就遠了。

那文王在這多年,這個文,他知道自己後代中出現了文王這樣的強者嗎?

至於蘇宇自己……他也沒興趣去管文這個老祖宗……別說隔著無數代,真隔個五代六代,都沒那麼親了,何況不知道幾十萬年前的老祖宗了!

除非拉關係,否則,誰還會太在意。

這些人,就算活著,也許不是太強。

一等二等撐死了。

禁地之主的話……可能沒戲。

畢竟,禁地之主,都是當年能開一脈的存在,文、星這些人,當年也只是部落首領,遠不如人祖這些人,比起仙祖他們,也是弟弟,都是一些開天後期的人物了。

人皇那邊是不是有叛徒,蘇宇沒辦法去在意了,此刻,趁著朝天穹山那邊狂飛的功夫,蘇宇又道:「雪龍,刀主,我好像是人族……禁地內,有沒有人族的聚集地?」

「人族?」

雪龍有些異樣:「有啊,死靈之主是人族,永生山主大概也是人族,天穹山主可能也是人族,長生天的仙祖其實也是人族……你要不要去投靠?」

這傢伙,年輕人,還真是少見多怪!

刀主都忍不住道:「我血脈稍微有些雜,算是開天中後期的人族,可我刀域之主,也是人族……人族聚集地多了,怎麼了?」

他都忍不住笑了:「在這,你以為是萬界呢?當年開天結束,時光之主離去,混沌中,就兩種生靈!人形的,統稱人族!非人形的,統稱混沌族!後來才有了細分!年輕人,果然不懂這些!你見到本體是人形的,都算是人族……那個時期,其實分的不細,包括如今萬界的仙魔神……那個時期,其實也只是按照部落首領的名字稱呼部落罷了,後來,才有了種族的說法!」

蘇宇點點頭,也不介意被他們鄙視一下,笑了笑道:「我知道,我只是問問,有沒有那種,到現在還堅持說自己是人族的聚集地?和門外的萬界一樣,對種族看的很分明的那種,開天時期後期,不是有了清晰的種族之分嗎?」

這倒也是!

雪龍想了想,開口道:「可能有吧,但是就算有,應該也不強!可能在哪個犄角旮旯的地方,有領地?誰清楚呢!我們也就對禁斷峽谷這邊有些了解,哪怕禁斷峽谷,也很大,誰會太過在意這些。」

蘇宇點點頭,沒再問。

星這些人,在這名聲不顯,看樣子,不算什麼大人物,也是,一等都不算,何況二等。

蘇宇好奇就好奇在這,星,怎麼和時光師扯上了關係?

難道和文有關?

讓星出去,是因為星知道人皇在外面是老大,所以派了這位人皇的祖宗回去?

那星、文這些人,也許在一起,抱團取暖!

雪龍他們不清楚,也許只是因為知道的太少。

蘇宇不再問什麼,此刻的他,對整個門內局勢,通過和兩位一等交流,知道了不少,歸他們就是廢物,正宗的散修,而這兩位知道的要多一些,因為背後有禁地存在!

這時候的蘇宇,迅速朝西邊的天穹山方向趕去。

在這開天,也許動靜不算太大,不會引起一些強者注意,可還是防著點好,主要在於,這裡靠近死靈地獄,也靠近永生山,這兩家,都和蘇宇有仇。

至於天穹山,和人皇有仇,那和蘇宇也有仇……不過人家盯著人皇,有點小動靜,也未必會在意。

蘇宇一路疾馳,速度極快。

……

而此刻,被他禁錮的幾位強者,刀主有些鬱悶,傳音道:「這傢伙,瘋了吧,我看他真要去天穹山那邊,難道真想開天?」

「大概是真的!」

雪龍也是無奈,「他開天就開天,把自己開死了,那也是他的事,我怕他拉我們陪葬!當然……」

雪龍笑了,「他若是真能開成功……那才有趣了!」

刀主無語,廢話!

你覺得呢?

禁地永存,無數年了……好吧,還是被死靈之主幹掉了一位,但是無數年了,也就這位被幹掉了,也沒見其他禁地崛起啊!

還開天,真是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!

黑墓,又不是什麼知名的天才。

真正的天才,都在禁地呢。

外界出現的,也被拉到禁地去了,黑墓,也就在禁斷峽谷的東北域,最近幾日才有了點小名氣罷了。

……

而這次,蘇宇速度極快,以他一等之力,也花了一日,才趕到了天穹山區域。

這也是第二日了!

按照他之前的說法,明天是第三日,三日後,就是後天,大量強者,會前往六方山!

所以蘇宇時間很緊,他吐氣道:「今日開天,明日回返,爭取在後日大家聚集的時候,我能趕回去!」

「……」

好傢夥,雪龍三人都無言了,你這是把開天當過家家呢?

時間都算的這麼死!

還今日開天,明日回返……幾人都是無話可說了!

蘇宇繼續道:「刀道和冰封之道,我都會,若是開天成功,我現在就有不弱的實力,開天成功,可能會稍強一些,但是也不會強太多,開天一開始,提升不大的……」

幾人再次無語,說的你好像開成功了,而且還有經驗一樣。

我去你的吧!

你一個人自言自語,自娛自樂,自己給自己裝,有意思嗎?

「所以,那時候,幾位有興趣的話,可以加入我的天地,但是,不加入,我就殺了幾位,直接填充天地了!」

「……」

三人不吭聲。

沉默一會,雪龍笑道:「當然,若是黑墓你開天成功了,那可是巨大無比的潛力,比那些禁地之主都有潛力……我們還能不投靠?」

帶著一些隱藏的打趣意味!

蘇宇卻是相當認真:「那樣的話,兩位16道強者,加上一位15道強者融入……別說,這樣的情況下,我一下子就有了不弱的實力了,提升不會太小,果然,開天幫助還是很大的!」

「……」

求求你,別裝了!

三人都好心累啊!

而蘇宇,沒管他們了,四處探查了一下,不止如此,還朝外飛行了一陣,距離領地太近,那不好,距離天穹山太近,那也不好。

得離的遠一點!

還有,蘇宇不斷判斷,這一次開天,以自己為基,到底可不可行,可行的話,那會不會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?

可其他寶物,他真拿不出來了。

就自己,天地之靈,算得上寶物!

「也許是可行的,以竅穴為基……」

蘇宇喃喃一聲。

他想到了百戰,想到了開了720竅的那些人祖一系,想到了據說可以和死靈之主打個平手的人祖……人祖……不會也和自己如今類似吧?

不是開了尋常意義上的天,而是以720竅為基,開了個肉身天?

這,還真有點可能啊!

那自己這麼做,倒是有些學人祖了?

學誰不重要,只要可以變強就行,人祖很強,毋庸置疑!

開過一次天的蘇宇,對編織大道這些倒是無所謂了,他很熟練,還幫藍天編織過,也幫人皇穩固過天地,還進入過文王天地……

可以說,蘇宇見過的天地,幾乎超越了所有人,別忘了,死靈界域他也經常去,萬界也算天地。

蘇宇自己還掌控了天地一段時日,還是天地之靈……

其他問題,都不是問題。

「關鍵是,大道如何和竅穴連接?一竅一道,一竅一武技,一竅一神文……」

神文既是道,武技也是道!

蘇宇當日為了修鍊筆道,修鍊了無數武技,勾勒成了神文,神文化道,對這個,他也熟悉。

而百戰,當日也是一竅一道,一竅一武技。

「所以,不需要考慮太多,按照當日我修鍊的竅穴武技,勾勒成神文,大道自然連接到了自己身上……」

「然後大道編織……其實就是竅穴融合……」

一個個念頭閃爍,蘇宇那是毫不耽誤,一瞬間,他徹底封印了雪龍幾人,不給他們觀摩,這幾位不配,又不是自己貼心人,幹嘛給他們觀摩開天!

而蘇宇,很快躺倒在了虛空,自己肉身迅速放大,一眨眼,肉身好像化為天地,意志海都懸浮了出來,360個肉身竅,360個神竅,都在溢散著光芒。

此地,好像化為星空!

720顆大星,一瞬間露出了光芒。

「竅穴種道!」

蘇宇想到了武皇,屁股種花,而他自己的屁股,也有個通天竅……通天竅,我得種什麼神文,勾勒什麼大道呢?

蘇宇不去想這些,沒人看到,不要在意。

誰在乎這些啊!

「通天竅,仙族開闢,也許種個生命大道就不錯!」

這一刻,蘇宇感覺,自己好像一棵樹,一個個竅穴震蕩起來,他要在竅**種出一個個大道,一瞬間,一枚枚神文浮現!

那是大道雛形!

日月神文浮現,瞬間進入雙眼,眼竅為日月!

探查、窺探神文出現,進入耳朵,耳竅觀四方,聽八路。

聞、嗅神文浮現,進入鼻竅,鼻竅感應天地。

很快,又一枚神文浮現。

劫!

蘇宇陷入了沉思,劫字神文,劫難之道,這條道,又該匹配哪個竅穴呢?

思索一番,忽然,額頭上,浮現出一道小小的門戶。

眉心竅,也是一個竅穴。

魔族開闢!

魔心起,天地大劫!

我若開魔心,那便是劫難之始!

這一刻,「劫」字神文落入眉心竅!

一朵火焰在眉心綻放,妖艷無比!

此道開,此竅開,必有劫!

世間有魔族,無真魔,我便當這真魔!

一枚又一枚神文,不斷浮現,很快,一個個竅穴,都被蘇宇種上了大道之基!

我以我身為基!

開門內天地!

漸漸地,一股股大道之力,從蘇宇體內湧現,肉身,開始蘊養大道,而肉身,也開始迅速枯萎!

一枚枚神文,迅速被壯大!

此刻,若是有強者看到,恐怕會駭然!

因為,此刻的蘇宇,如同大樹……不,如同刺蝟,身上,一條條大道在汲取他的血肉,汲取他的大道規則,汲取他的一切,在壯大大道之力!

以身為基,開第二天地!

轟隆隆!

四周,隱約有雷霆浮現。

遠處,漸漸地,有一些噬蝗出現,從時光長河中直接湧現,好像聞到了什麼。

在這沒落的時代,在這被封印的時代,在這該結束的天地中,不該再有開天者了!

所以,天地會有劫難的!

就如上次蘇宇開天,混沌古族來擾一樣!

今日,也是如此。

那滅世的噬蝗,漸漸朝這邊匯聚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遙遠處。

一座巨大無比的大山,天穹之主早就將天穹山,搬到了人皇天門投影附近,或者說,乾脆就用天穹山鎮壓人皇天門虛影!

此刻,忽然睜眼,微微揚眉,看向遠處。

古怪!

好像時光長河波動,噬蝗出現,大量的出現。

「滅世之兆嗎?」

輕嘆一聲,天門將開,好事,再不開,這片枯寂的世界,遲早會滅亡的!

殺出天門,是必須要做的!

「好像……還有點別的東西……」

天穹山主微微皺眉,要不要去看看?

可是……自己走了,這星宇感應到了什麼,一下子闖入進來,這可是自己天穹山老巢,被這傢伙弄壞了怎麼辦?

下一刻,他傳音遠處:「去東方看看,大量噬蝗出現,小心一些,盡量滅殺一些噬蝗!」

「諾!」

一瞬間,數位強者浮空,消失在原地。

天穹山主看了一眼,沒再管。

因為最近,星宇可能想闖入進來,天穹山主冷笑一聲,你敢出來,那最好,進來試試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75章 以身鑄天(求訂閱)

89.9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