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6章 我要通吃!(萬更求訂閱)

第876章 我要通吃!(萬更求訂閱)

虛空中。

一個人形生物,若隱若現。

身上,720個竅穴,如星辰燦爛。

一條條大道蔓延而出!

很弱小,但是,有根基。

不是無根浮萍!

大道蔓延,如同雨後春筍,漸漸成長起來,漸漸地,這些大道,蔓延成一個球,而這個球,包裹住蘇宇。

又過了一會,這個球……有些變形。。。

漸漸地……化為一道門!

正在孵化大道的蘇宇,陡然睜眼,眼如日月星辰,他陡然睜開眼,眼中帶著駭然,日月璀璨。

「門?」

720竅,可以組成人門。

720竅,可以組成天門!

當然,這720竅不一樣,一個全是肉身竅,一個是肉身竅360個,神竅360個。

地門,好像沒這麼複雜。

不管如何,720竅和門戶有關,這個蘇宇知道。

然而這一刻,蘇宇臉色卻是劇變。

720竅,720道,大道編織天地,沿著自然的方向去編織,蘇宇沒去管,可是,這一刻,這些大道,居然開始朝一座門戶編織!

蘇宇駭然失色!

門戶!

竅穴!

大道!

天地!

「不……不會的……」

蘇宇喃喃一聲,眼如日月,看向虛空,不會的。

門戶,終結時代的門戶!

我……好像在化為一道門戶。

門戶,劫難的開始,劫難的終結。

我的天地,好像在編織出一道門,一道可能不同於三門的門,那天地人三門,到底是什麼?

生物?

兵器?

還是……人?

修鍊出了最自然的狀態,化為了門戶,成為了封印時代的人。

「人……門……三門……」

蘇宇眼神複雜,這一切,到底意味著什麼?

這是否代表著,三門,其實是三位強者化成的?

而之前,通天門告訴蘇宇,這門戶能修鍊出來,代表門戶和血脈可能有些關係,比如蘇宇他們可以修鍊出天門,代表天門可能和人族血脈有關。

百戰可以修鍊出人門,代表人門可能和百戰這一脈有關。

獄王一脈可以修鍊出地門,代表地門和獄王或者炎火一脈有關。

什麼關係?

血脈的關係嗎?

門,是不是人?

就如豆包,大道化身,豆包的前身又是什麼?

豆包一直惦記著天古,可能豆包就是一位生前是仙族的強者,長生大道的主人?

也許是吧!

這個,文王一定知道。

豆包這些靈,生前可能是人,是仙,是魔……

那門,是否也是一種靈?

人,修鍊了天地,化形而成的門?

眉心處,劫難大道,若隱若現,這一刻的蘇宇,就這樣靜靜地,看著大道生長,漸漸地,將大道編織成了一個門戶。

「這算什麼門?」

「宇宙之門?」

「蘇宇之門?」

「還是什麼?」

「若干年後,這個時代,到底是我來封印,還是通天?通天……真的可以封印這個時代嗎?不,也許……我才是這個時代的門!」

蘇宇喃喃一聲,忽然,有了一些念頭,一些想法。

我這個時代,到底誰來終結?

可是,我為何要終結我的時代?

一個個念頭,在腦海中浮現,是否每一個時代,都會出現自己這樣的人呢?

是否每一次時代的終結,都會有人化為門呢?

是否在三門出現之前,比如天門時代,地門和人門都出現過呢?

而今,這個時代是否要終結了,所以三門出現了?

下一個時代再開啟……自己化身為門,封印了自己的時代,那下一個時代,是否是四門同時出現呢?

就這樣,一次次的循環。

一次次的,終結下一個時代!

為了什麼?

為了讓新的時代誕生嗎?

因為階級固化了?

所以,需要推翻上一個時代,開啟下一個時代嗎?

這一刻的蘇宇,千言萬語彙聚在心頭。

固化了嗎?

也許吧!

比如這個時代,沒有蘇宇的話,其實,很少有人能出頭,能修鍊到文王和人皇他們這個地步了。

「那三門,是否又是拯救時代的失敗者,最終,化為了門戶呢?」

「這門戶,到底是在封印時代,還是在保護這個時代呢?」

「起碼門戶的存在,讓這個時代,保存了下來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」

一個個聯想,浮現在心頭。

蘇宇睜著眼,看著那漸漸成型的門戶,笑了,有意思啊,真有意思。

到了今日,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。

大道還在蔓延,汲取蘇宇的一切,他的意志力,他的肉身之力,和上次開天一樣,此刻的蘇宇,又有些被吸死的感覺。

天地,或者說門戶還沒成型。

因為,蘇宇知道,劫難沒過。

劫難之道,此刻閃爍著光輝,開天必有劫,這個蘇宇知道。

他看向遠處那如同蝗蟲過境一般,飛來的噬蝗,陷入了沉思。

這就是這一次開天的劫嗎?

死靈之主開天,有劫,無數禁地之主殺來,這就是最大的劫。

蘇宇雖弱,可這些噬蝗,能奈何自己?

他朝遠處看去,鋪天蓋地,很多。

隱約間,也感受到了不少規則之主境的氣息,規則之主恐怕也不少,的確難纏,可是……若是如此,就小看自己了!

「我開天,具備一等戰力,那來的劫難,起碼要超過我現在的境界,才算是劫難!」

「上一次,最後來了混沌龍,五等規則之主境,而我那一刻,只有天尊戰力……」

蘇宇覺得,這樣的劫難,不夠強。

而不夠強,往往代表著,還有下一波。

此刻,蘇宇能感受到,自己的實力在增強,不是萬界天地的力量,而是此地的天地力量在加強,自己若是之前在此地,不用萬界之力,大概也就15道之力。

用了,那就快有21道甚至22道之力了。

而現在,蘇宇將自己在萬界的力量,全部剔除,他感受到了,自己已經突破了那個臨界點,算是正式跨入了一等!

在這個天地,跨入了一等。

很快的速度!

這就是經驗!

而這個實力,還在增強,但是速度緩慢了下來,大道編織之下,已經有些接近尾聲的感覺,一旦門戶徹底成型,代表蘇宇開天成功。

難度不大!

最難的,其實就是形成閉合圈,可這一次,對蘇宇而言,幾乎沒難度,一方面是經歷過,一方面是720道之力,都是經過蘇宇自己挑選的,還有一點,720道之力,是通過720竅之力自然在成型編織。

如此一來,開天者最難的一步,到了蘇宇這,就輕鬆許多了。

速度,也快了一大截。

否則,一個初次開天者,此刻可能還在編織大道。

蘇宇忽然露出了笑容!

這就有意思了!

天無絕人之路,比如上次,他遭遇了八翼虎、混沌龍,都是開天沒成功的時候,在開天途中遭遇了危機,可這一次,他迅速開天,現在都接近尾聲了,那邊的噬蝗都沒過來。

時間差!

蘇宇忽然笑了,這樣的時間差,才有趣,否則,若是自己此刻還在編織大道,對方就來了,那對蘇宇而言,就是致命危機!

而現在……等噬蝗到了,蘇宇大概都晉級成功了,開天也成功了!

「時間,果然才是最值錢的!」

早一刻,晚一刻,那是截然不同的結果。

他想到了死靈之主,死靈之主在這開天,大概也有經驗,開天成功,打的也是時間差,就是在禁地強者沒全部出現之前,忽然爆發,解決了一位禁地之主,打爆了三大禁地,然後,導致其他人膽怯,沒能做到統合。

這一點,大概也有他開天速度快的原因!

有過一次經驗,所以他度過了危機。

轟!

一股劇烈的震蕩,傳盪天地!

720條大道,瞬間化為了一個門戶,一眨眼,720個竅穴,被蘇宇納入體內。

而那個門戶,也烙印在了原本天門所在的位置。

這一刻,蘇宇肉身呈現,漸漸地,泛現出一些金色,蘇宇成功了!

是的,就這麼輕鬆地成功了。

而劫難……距離他還有一點距離。

他已經可以看到噬蝗了,距離他不遠,再有幾十秒,最前面的噬蝗就能飛來了,一等境,大概16道之力的樣子,不弱了。

而蘇宇,此刻開天成功,他感受了一下,大概18道之力,說的是此地天地之力。

提升不小!

從15道,到了18道,這就是大道編織之後,給蘇宇增加的實力。

720條大道,有些其實很弱小。

正常情況下,如第一次那樣,現在的蘇宇還在想辦法編織大道,那撐死了還是15道之力,對上16道的一等,那就麻煩大了!

何況,這些噬蝗,還不止一頭,而是無數,哪怕其他弱小許多,也不是蘇宇能抵禦的。

「時間啊,站在我這邊!」

蘇宇肉身震蕩,笑容燦爛無比!

720條大道之力,在體內蔓延。

肉身呈現金黃色,強大無比。

這一刻,蘇宇眉心處,浮現出兩道門,一道是天門虛影,一道是剛剛凝聚的門戶。

「文明之門!」

蘇宇笑了笑,給自己的門戶命名了。

或者……劫難之門?

這一刻,他天門徹底內斂,而文明之門,徹底將整個天門覆蓋,遮掩,如此一來,蘇宇所有的萬界氣息,這一刻,徹底消散!

這時候的蘇宇,才有了點真正意義上門內中人的趨勢。

在這之前,他的天門之力,還是有些影響的,弱者看不出什麼,比他弱的,更是無法感應到什麼,可一旦遇到25道之上的強者,就有可能洞察出蘇宇的身份。

他有萬界之力,那蘇宇可能來自萬界。

可現在,當文明之門覆蓋了天門,所有的一切,全部消失,不止如此,為了隱藏身份,蘇宇那是毫不客氣,一瞬間,將天門封死,一眨眼……文王天地蔓延的通道,被他全部堵住!

抱歉了!

我要做個低調的人,做個真正的門內中人,文王現在又不戰鬥,我幹嘛還給他輸入天地之力,這不是給我自己增加暴露的機會嗎?

你躲著好了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永生山範圍,黑暗虛空,文王臉色一變,腳下的小白鞋,瞬間化為黑色,一下子,文王對外界的天地之力,感應力降低到了最低點!

好在,他也有天門,此刻,天地核心的靴子在這,雖然不是萬道經,可多少有些力量可以通過自己來輸送。

然而……比起之前,差的太多。

文王臉都綠了!

我艹你!

你要不一開始完全不給我輸入,我當沒這回事算了,可蘇宇這孫子,先是個自己輸入了許多天地之力,然後現在……他徹底關閉了,沒了!

文王都要瘋了!

我的計劃,正在進行中呢,原本借天地之力,他能達到32道之力,可現在……算什麼?

31道半嗎?

半步超等?

想吐血,有沒有?

文王臉色發綠,武王感應到了,好奇地看著他,文王忽然罵道:「該死的傢伙,你好端端地此刻要突破,耽誤了我多少時間?」

不是為了給這混蛋護道,老子早就去完成計劃了!

我真想錘死你!

蘇宇不在,沒辦法,他現在只能對武王發泄了!

武王一臉無辜,忍不住道:「你罵我幹嘛,是不是你兒子給你找麻煩了?被你感應到了?那也別找我發泄啊,我要突破,那我也沒辦法……」

文王欲哭無淚!

半晌才咬牙切齒:「你突破了也沒用了!」

大爺的!

我原本想著,等你突破了,我倆聯手,呵呵,兩位超等,二打一,搞不死你個混蛋法。

可現在,自己斷了天地之力聯繫,指望武王,怎麼殺人?

抵抗可以,但是殺人……超等難殺!

武王能和對方斗,甚至有可能會勝,當然,只是有可能,可想殺超等……沒戲了!

唯有自己,才有把握擊殺法!

這一刻,文王心累無比,他看向遠處,蘇宇是不是進來了?

大概率是的!

關鍵,他在哪?

為何突然關閉了天門所有的聯繫,一點通道都沒留下,這傢伙,應該知道自己需要的吧?

是身份暴露了?

還是……被人幹掉了?

沒那麼容易就被人殺了吧?

此刻的他,忽然朝西方看去,微微凝眉,和那邊有關係嗎?

那遙遠的地方,他隱約感受到了一點東西,但是不太清晰,不過能傳播到他這,已經很可怕了,剛剛那麼一瞬間,就是蘇宇封閉天門的剎那,那邊,好像也有一股特殊波動傳來了!

「蘇宇在那邊嗎?」

「天穹山附近?」

這一刻,他有些疑惑,蘇宇之前的天門投影,應該靠近永生山和死靈地獄附近,現在又可能出現在了天穹山……這小子,到處跑,還是被人追殺中?

那股有些特殊的波動,和他有關係嗎?

一個個念頭,也在文王腦海中回蕩,此刻,信息太少,哪怕他聰明絕頂,也沒辦法推導出太多的東西,沒辦法,蘇宇那傢伙,也沒來找他,完全沒有任何信息可言。

「哎!」

一聲嘆息,有些時候,還是覺得武夫可愛,再看武王,沒那麼煩了,看看,多聽話啊!

蘇宇那種人……一點不聽話!

武王被他這麼一看,撇撇嘴,低不可聞地罵了一句,咕噥道:「你全家都是武夫!」

「……」

文王意外地看著他。

武王懶得理會,老子還不懂你的眼神意思,每次在讀書人那邊吃了癟,都得這麼看我,好像在安慰自己,肯定又得腹誹一句,武夫還是不錯的。

果然,老子猜中了!

武王閉目,繼續修鍊,懶得理會他。

武夫怎麼了?

等我突破了,一拳打死你這個鄙視武夫的傢伙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當蘇宇門戶成型的那一刻,一股波動,很細微,卻是在傳盪。

弱者沒感覺,頂級強者才有一些微弱的感應。

一時間,很多人都有些疑惑,發生了什麼?

與此同時。

萬界。

地門微微震蕩了一下!

人皇瞬間浮現在地門前,看向地門,帶著一些疑惑,看向地門,古怪道:「要復甦了?你剛剛是不是有點意志溢散了出來,你要復甦了?」

三門一直在沉眠,哪怕有些動靜,也是本能反應。

可剛剛那一剎那,他好像感受到了,地門在顫動了一下,有些微弱的意志力溢散出來了。

他看向地門,皺眉,三門要開了嗎?

而這一刻,地門溢散出一股淡淡的意志力,很微弱,如同天外之音,但是卻是在人皇腦海中回蕩:「第四門出現了……這個時代……要終結了!」

人皇變色,陡然,一把抓向虛空,忽然,通天侯出現,帶著一些茫然,看向人皇,怎麼了?

我又招惹你了?

人皇看著他,皺眉,半晌才道:「你剛剛乾嘛了?」

「我?」

通天侯有些心虛:「我……我沒幹什麼啊!」

「說!」

人皇陡然威嚴無比,通天侯無奈,小聲道:「真沒幹什麼……我……我沒偷吸明王的門戶之力,就是路過,看明王在修鍊,我給他護道一下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語,懂了,這傢伙剛剛在明王附近轉悠呢,我說抓他的時候,他一直在轉悠什麼,合著是為了吸明王的門戶之力。

「滾吧!」

人皇將他甩開,再看地門,地門卻是沉寂了下來,好像剛剛只是瞬間的清醒,而此刻,再次陷入了沉眠中。

「第四門出現了?」

人皇皺眉。

時代要終結了?

人皇忽然冷哼一聲:「笑話!這個時代,才開啟罷了!想終結這個時代,也要看你們三門實力如何!第四門出現又如何?」

這第四門,到底指什麼?

通天,還是什麼?

一時間,人皇也不清楚。

但是,出現不出現,那又如何?

人皇氣息陡然強大起來,一時間,震蕩諸天萬界!

人定可勝天!

我不會讓這個時代,就這麼終結,不會!

我不想這個時代被封印,沒道理被封印,也許我活夠了,可是,很多人的人生才開啟,我不甘心就這樣結束了這個時代,和天門、地門中那些存在一樣,成為下一個時代的眼中釘肉中刺!

人皇喃喃道:「也許,你是想讓我們給新人讓出一條路……可我要告訴你,時代的更替,不是這樣的!時代的衰亡,不是這樣的!這樣的更替,這樣的衰亡,強行讓我們封印……我不願意!」

「我可以被推翻,可以被滅亡,但是……我不接受被封印,人不人鬼不鬼,我不接受!」

人皇氣息越來越強!

他不接受這樣的結果!

是否是時光之主的意志?

也許是!

但是,哪怕是你,我也不接受!

「消滅三門,橫掃諸天,那所謂的滅亡……你親自出手嗎?」

人皇仰頭看天,冷哼一聲,那你親自來了再說!

否則,這個時代,就是永恆!

……

此刻的蘇宇,不知三門有了一些異動。

知道了,他也不會太在意。

第四門?

管他呢!

封印時代……得了吧,我不接受!

活在天門內這樣的環境中,蘇宇才不幹,與其如此,我寧願消亡!

這一刻的蘇宇,氣息震蕩四方!

開天完成,天地內斂,我身鑄天,天地是我,我便為天地!

蘇宇瞬間浮現在那些噬蝗面前,這些噬蝗,沒太多意志,唯有一股信念,吞噬,摧毀!

破滅!

蘇宇感受到了,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這些強大的噬蝗,很混亂,比混沌古族要混亂的多。

「破滅之道?」

蘇宇笑了!

好東西啊!

我喜歡這樣的力量,或者說,這是劫難的力量,此刻的他,眉心處,浮現出一朵火焰,如同滅世火焰!

這噬蝗,是劫!

而我,也需要劫難的力量!

劫難大道,蘇宇還是很喜歡的,在弱小時期,幫助他度過了無數危機,而今,蘇宇發現,這噬蝗,簡直就是最佳補充劫難的力量啊!

他很少遇到這種力量,今日遇到了!

一種大破滅,大難臨頭的感覺!

而這東西,沒什麼意志力,這也是蘇宇最喜歡的,他喜歡欺負傻子,混沌古族有點傻,這噬蝗更傻,看到蘇宇的瞬間,也不管實力強弱,一股吞噬之力爆發,破滅之力爆發,朝蘇宇殺來,要吞噬蘇宇,消滅蘇宇!

「來吧,我的小寶貝!」

蘇宇嘿嘿一笑,一條大道之力,瞬間浮現,大道蔓延四方,蘇宇忽然化身巨人!

一個竅穴浮現,一把將那一等之外的所有噬蝗,全部納入竅穴之中!

這一刻,720條大道之力匯聚,轟隆一聲,在竅**炸裂,大量噬蝗被蘇宇磨滅,而吞噬這些噬蝗的竅穴,很快,將那些破滅之力,劫難之力抽取,輸入眉心竅!

眉心竅穴中,劫難之道,迅速成長起來。

蘇宇心情不錯,和那一等噬蝗迅速交手,硬碰硬,打的那強大的噬蝗,不斷倒飛,但是,對方不在乎死活,不在乎受傷,依舊一往無前,不斷朝蘇宇殺來。

這玩意,和蝗蟲差不多,但是多了一張很尖銳的嘴巴,這東西,和蚊子嘴巴倒是有些類似,一旦被扎入,那大道之力,都會被它吞噬掉!

蘇宇不斷和這一等噬蝗交手,四周,還是有大量噬蝗湧現,好像永無止境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遠處。

三道身影,不斷朝這邊靠近,兩男一女,忽然,領頭的白髮老者,有些意外:「有人來了!」

有人在和噬蝗戰鬥!

在這鬼地方,除非噬蝗入侵領地,否則,很少有人會管噬蝗的,主動擊殺噬蝗,更是少之又少,當然,有一些修鍊毀滅、破滅、吞噬大道的強者,倒是會殺一些噬蝗,完善他們的大道。

可吞噬噬蝗之力,很容易發狂,遭遇一些不可名的劫難!

這一點,不少人都知道。

所以到了現在,連那些修鍊毀滅、破壞之道的強者,都很少會去殺噬蝗了,倒是禁地,為了防止噬蝗太多,有時候會定期清理一下。

老人有些疑惑,這附近,沒什麼領地了。

因為人皇,導致這附近的強者,不是被殺了,就是遷移了。

天穹山附近的散修領地,是最少的。

可此刻,居然有強者在殺噬蝗。

老人帶著一些疑惑,感應了一番,迅速道:「去看看!」

後方兩人,一男一女,都看起來很年輕,實際上年紀都很大,此刻,紛紛點頭,和老人一起朝遠方飛去,他們也感應到了!

……

而這一刻的蘇宇,一邊和這噬蝗戰鬥,一邊感慨一聲,輕笑一聲。

劫難!

第二波!

幸好啊!

他這一刻也明白了,噬蝗只是自己開天第一波劫難,但是,還有第二波,這新來的三位強者,就是第二波劫難。

他若是開天慢了點,哪怕他殺了噬蝗,耗盡了心血,這時候,這三位到了。

開天過程中,這些人還是能發現一些端倪的。

一看,有人開天啊。

還是不認識的陌生人……那會有什麼反應?

按照門內的習慣,當然是滅殺!

或者,抓捕回去,獻給禁地之主!

「來的這麼快!」

蘇宇也是感慨,他開天持續時間不長,可對方這麼快就來了,要不之前就在附近,要不……那禁地之主,天穹山主人,在自己開天的剎那,就感應到了一點什麼,所以來的人極快。

這裡,距離天穹山還有5個地元距離。

四等規則之主,得飛五天才行!

對方,甚至可能穿梭了空間,不知是否是禁地之能,要不然,空間道強者,自己應該有所感應。

從蘇宇開天到現在,真的不久,嚴格來說,可能只有一個小時。

這速度,也快的驚人了。

對方一個小時來了,哪怕都是一等,也太快了!

蘇宇可是特意挑選,距離天穹山遠一點的。

「有可能是禁地輻射範圍內,他們可以傳送……天穹山輻射範圍不小,對方也許可以瞬間傳送到輻射範圍邊緣,之後,再飛行而來!」

蘇宇判斷了一下,八九不離十!

「三位一等……果然可怕,禁地實力,超乎想象,兩位大概初入一等,但是其中一位,恐怕不下20道之力,甚至更強!」

開天,真的太危險了。

蘇宇開天成功了,也才18道之力,結果,第二波劫難,居然是三位一等,還有一位20道之上的強者!

正常人開天,不死才怪了!

當然,能開天的也沒正常人。

就在這一刻,前方,一聲蒼老喝聲傳來:「前方是哪位道友在清理噬蝗?」

蘇宇眼神微動,身上力量變幻了一下,一部分陰死之力,一部分吞噬之力,一部分破滅之力,此刻,蘇宇朗聲道:「六方山大統領,黑墓!」

……

「黑墓?」

遠處,老人微微一怔。

六方山……

他看向身後兩人,那年輕男子想了想,開口道:「我聽說過,六方山,前幾日才成立的勢力,在死靈地獄和永生山附近!由幾位16道強者創立!」

男子說完又道:「黑墓……對,我也聽說過一次,六方山大統領,原本天墓領的巡察使,15道巔峰強者!」

年輕男子還是知道這些的,作為禁地強者,對四周,尤其是禁斷峽谷內的一些大勢力還是知道的,真要不知道,禁地那也太廢了。

老人只是不負責這方面的事情,沒在意罷了。

可此刻,老人卻是皺眉:「15道巔峰?」

騙鬼呢!

他能感受到,對方很強,起碼有18道之力,這和15道可是天壤之別!

年輕男子也感受到了,那頭噬蝗頭領很強大,和他恐怕相當,可卻是被那黑墓壓制,顯然,這黑墓很強!

此刻,他只好道:「恐怕是之前隱藏了實力,今日暴露了,據說,這黑墓前幾日,橫掃東北區域,六方山好像想成為東北區域的霸主,大概是知道了名額的事!」

老人微微點頭,大體上有了些了解,很快,聲音傳盪而去:「黑墓道友,這些噬蝗……」

蘇宇聲音迅速傳盪而來:「前面是天穹山強者吧?我來此地,只是為了擊殺一些噬蝗,完善我的破滅、吞噬大道,並無敵意……」

老人當然不怕他有敵意,笑話,你一個18道,你還能吃了天穹山?

他笑了笑,開口道:「老朽無他意,只是要提醒道友,這噬蝗體內之力,吞噬過多……恐怕會危及生命,此事道友可知?」

蘇宇聲音傳盪而來:「知曉,可我也知,實力才是根本!名額即將分配,六方山若是不能拿下大量名額,我們出了天門,就是炮灰!」

蘇宇聲音爽朗,帶著笑意:「既然如此……管他未來如何!」

這話一出,老人也理解了蘇宇的心思。

也是,博一次!

至於劫難,至於危機,那都是以後的事了,先讓實力強大了再說!

很快,三人朝前方飛去。

大量的噬蝗,被三人迅速擊殺!

三位一等!

在任何地方,都是強者了。

聯手行動,沒有25道以上之力,恐怕難以匹敵。

那個老人,蘇宇沒敢深入感應,但是看對方出手擊殺噬蝗的情況,,大體上判斷了一下,心中有數。

「三人,白髮老人22道之力的樣子,修鍊的是劍道!」

「那個男的,16道,修鍊的是……空間道?」

蘇宇簡單判斷了一下,的確是空間道,一出手,都是空間大道切割,難怪來的這麼快。

而第三人,那個女的,也有16道之力,是用兵器的,兵器比較特殊,是一張白色的大網,大網一把席捲天地,大量噬蝗被她拉入網中,眨眼間就化為了飛灰。

那張網……蘇宇判斷了一下,起碼有兩種大道之力,第一,禁錮!

第二,破滅!

修鍊兩道,兩道融合,倒也不弱。

三人……

蘇宇迅速判斷著,若是出手,自己再爆發出自己天門內的天地之力,此刻合一,他起碼也有26道之力了!

能殺!

但是,動靜不會小,一旦動靜太大,那就麻煩了,天穹山之主也許可以感應到……那時候,一位32道之力的強者殺來……算了,蘇宇不可能匹敵對方的!

起碼現在,他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放棄!

這算是隱藏劫難了,蘇宇開天若是此刻還在持續,哪怕真的擊潰了這三人……好傢夥,人家老大親自來了,那開天就完了。

這是完全不給人活路啊!

不過現在,倒是問題不大,他成功了!

成功,就是最好的辦法。

提前終結了這次開天之難!

趁著他們三人殺來之前,蘇宇眼神變幻,瞬間暴喝一聲,一股雷霆之力迅速爆發,轟隆一聲巨響,炸的面前的噬蝗甲殼破碎!

蘇宇手中凝聚出一柄破滅之劍,暴喝一聲,一劍斬出!

那噬蝗也不知躲避,被這一劍,直接斬成兩半!

蘇宇探手一抓,陰死大道爆發,腐蝕屍體,眨眼間,屍體化為濃水!

接著,蘇宇竅穴開啟,一股劫難之力,被他吞噬!

這一切,如行雲流水!

此刻,三人剛好斬殺了擋路的噬蝗,將四周噬蝗清掃一空,剛好看到蘇宇擊殺了這頭16道噬蝗,老人眼中露出一抹異色,很快笑道:「黑墓道友,實力強悍,佩服!」

沒誇張,真的強,極其擅長戰鬥。

戰鬥經驗,手段,都是一等一的!

16道的噬蝗,的確沒什麼智慧可言,可就算沒有,那也是16道!

結果,被這18道的黑墓,輕易給擊殺了!

當然,三人抵達的一瞬間,其實忽然有股厭惡之感誕生,好像眼前的黑墓有些討厭,甚至想要對他出手……不過,很快三人沒太在意了。

因為,他們也感受到了,好像是噬蝗被殺后爆發出來的力量,被這黑墓吞噬了,導致的錯覺,這也正常,門內的人,都厭惡噬蝗!

每次看到噬蝗,的確會厭惡!

而蘇宇,這一刻劫難大道吞噬一切劫難之力,迅速遮掩一切異常,仁善大道,聖之大道,都在體內瀰漫。

我是好人!

善良之人!

蘇宇知道,作為自己的第二波劫難,這些人也許會厭惡自己,哪怕不知道原因,都可能會產生衝突,這是大道影響,沒辦法。

但是,他可以避免這些事。

此刻,不宜和禁地作對,要不然,他馬上就是第二個人皇,或者第二個文王,被禁地盯上,一直盯著,那就沒辦法做什麼了!

剛剛那瞬間擊殺噬蝗,也是為了轉移視線。

果不其然,這幾位眼中厭惡之色一閃而逝,很快消失。

蘇宇心中暗暗發笑,果然覺得是噬蝗導致的嗎?

很好!

不枉我在這一刻擊殺了噬蝗!

「前輩謬讚了!」

蘇宇擊殺了噬蝗,此刻,也露出笑容,「比起禁地強者,差的還遠!」

老人笑道:「道友高估禁地強者了,都是修者,哪有什麼強弱之分,你們散修在外更難,更擅廝殺,就說剛剛這噬蝗頭領,哪怕是我,想要擊殺,也要費一番手腳,道友殺之,如行雲流水,倒是好手段!」

蘇宇哈哈笑道:「前輩說笑了!」

話落,看向三人,笑容燦爛:「我殺了這噬蝗,三位禁地強者……不會覺得我奪取了幾位的戰利品吧?若是幾位介意……我可以想辦法再去別地引誘一頭16道噬蝗過來……之前的確疏忽了,這裡距離天穹山不算太遠,我想著距離還有5個地元……沒想到幾位強者來的太快……倒是讓我尷尬了!」

老人哈哈笑道:「噬蝗算什麼戰利品?我巴不得道友多殺點!」

說著,笑道:「黑墓道友來自六方山?」

蘇宇訕訕,乾咳一聲:「是……不過……六方山就是個名頭,其實就我一位16道以上修者,至於歸、墓幾位道友,都不知道去哪了,可能出事了……我怕一人之力難敵四方,故意打了個六方山的名頭!」

老人一怔,後方兩人也是一愣。

下一刻,三人忽然都笑了起來!

老人更是失笑道:「原來如此,道友,這可是秘密,你……怎麼一見面就說出來了!」

忽然覺得,眼前的黑墓挺可愛的!

蘇宇訕訕:「禁地強者……別說六方山的16道強者是假的,就算真的,那又如何?與其被禁地自己發現,還不如主動交代,也免得前輩覺得我不誠,到時候發現了異常……那不是平白得罪了禁地?」

「道友還真是……」

老人笑的燦爛,有趣!

通透!

這黑墓,之前剛剛那一瞬間,他還有些厭惡,這一刻,忽然覺得這黑墓聰明的很,而且也果決異常,當然,對禁地也充滿了敬畏之心!

六方山?

假的?

有關係嗎?

沒關係!

因為眼前這黑墓,18道強者,這就足夠了!

哪怕假的,六方山也是散修中的大勢力了!

這一瞬間,老人頓時誕生了無數想法,東北區域的霸主,18道強者,而天穹山附近的領地都快消失完了,散修都死光了,要不就是逃了。

天穹山這無數年來,光和人皇鬥上了!

山主不在意,可現在,天門將開,天穹山也許也該發展一些外圍勢力了,這黑墓……很有意思啊!

不過,好像修鍊了陰死之道!

那不會和死靈地獄有點聯繫吧?

這一刻,老人腦海中浮現出無數念頭,要不要和這黑墓談談?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面帶笑容,眼神純潔。

心中卻是不斷念叨著,要不要拉攏我?

我18道啊!

我擅長廝殺啊!

我還在統一東北區域,很快會成為霸主!

要不要拉攏我一下,給我點好處,我給你們當附庸?

好處我吞下,至於附庸……賣命就算了!

不止你們,蘇宇甚至有些想法,老子要當四家的小弟,是的,四大禁地,誰來,我都給人當小弟,我要通吃!

誰發展勢力,還會通告天下不成?

蘇宇笑容燦爛,快,拉攏我一下,我矯情幾下,馬上投靠你們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76章 我要通吃!(萬更求訂閱)

90.0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