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0章 抉擇(求訂閱)

第840章 抉擇(求訂閱)

兩塊大陸,氣氛緊張。

對峙多年,其實人皇重傷后,大戰就很少了,也是避免人皇真實情況暴露。

而萬族,相對比較被動,雖然佔據優勢,但是極少會發起主動攻擊,就算有,也是小規模的戰爭。

不過此刻,雙方氣氛緊張的很。

是不是後方人族出事了,這也是所有人要考慮的點。

……

更後方。

此刻,蘇宇正在和星月聊天,此戰,也許還是需要星月幫助的。。

「你能牽引我天地之力,覆蓋而來嗎?」

這一點,蘇宇目前也無法確定,他的天地之力,雖然蔓延了很長,但是,還要在更後方,但是大戰當前,你退走的太遠,萬族也不一定相信。

若是能牽引到這邊來,那就不一樣了。

以星月為媒介,才有希望成功。

星月執掌生命大道,那是時光長河中的大道之力,還是有希望完成牽引的。

星月皺了皺眉:「這麼遠?」

她覺得很難!

她也知道蘇宇天地之力覆蓋,這一方人都會提升,對手會被削弱,若是成功了,那的確了不得,可牽引起來難度會很大的。

想了想,星月道:「那我試試看吧,不一定可以成功!」

說罷,看向蘇宇,皺眉道:「你剛來,就要發起戰爭嗎?」

蘇宇,真是個戰爭狂人。

蘇宇笑了笑,眯眼道:「這不是給大人長臉嗎?我們可都是大人的下屬,這人來了,不搞點動靜出來,豈不是被人小看了?」

「……」

星月心裡門清,忍不住想罵人,呸你一臉!

大騙子!

什麼給我長臉,信了你才怪了。

蘇宇笑了起來,很快道:「你嘗試一下接引天地之力過來,我去忙別的!」

星月微微點頭。

蘇宇看了看不遠處的通天,招了招手,通天侯急忙上前。

……

很快,蘇宇帶著通天侯朝後方走去。

通天侯有些茫然,單獨喊我來幹嘛?

而蘇宇一開口,第一句話就嚇了他一跳,只見蘇宇沉重無比道:「此戰想勝,你是關鍵!」

「……」

通天都想吸氣了,高看我了,陛下,別這樣!

「我們是死很多人,還是不死人,你也是關鍵!」

「……」

通天侯瞬間緊張了:「陛下,我說起來,才五等……算是來的人當中最弱的!」

「你是門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你是特殊的存在,你是一個哪怕在時光長河中,也能傳送,也能開門的存在!」

「我沒讓你融入我的天地,就是因為,我對門了解太少,你的道,我不懂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時光長河,限制了很多能力,包括對一些傳送大道的壓制,可對你……卻是沒這方面的壓制,是嗎?」

通天想了想,點頭。

蘇宇沉默一會,又道:「我會想辦法牽引一些天門的力量出來,你吞噬了,也許可以進入四等了!」

這個難度不低。

通天想著,但是能吃天門的力量,他喜歡!

蘇宇見他沉思,遲疑一會道:「通天,天地人三門,都強大無比,你也一樣,我相信,你未來也會成為這樣的存在!」

通天侯乾笑,我不敢想。

因為蘇宇現在誇他,代表他很危險!

通天侯是知道這個道理的。

蘇宇……也許想讓他干點極其危險的事。

我好怕!

心好慌!

「陛下,你……到底想讓我做點什麼?」

他還是問了,你快點說,我真的慌。

蘇宇凝聲道:「我想讓你做的事很多!」

很多?

「第一,遮掩我們!」

「萬族不是白痴,加上被坑多了,一定會考慮到人皇他們設陷阱的事,30多位規則之主,真要那麼容易隱藏,那早就被人埋伏死了!所以,我需要人來隱藏我們……你很合適,你把門戶開啟,讓我們躲進去……你門戶內什麼情況,我都不清楚,探查不到,門,太特殊了!」

通天面色掙扎,有些糾結。

藏入我的門戶中?

這……這其實相當於蘇宇他們洞開意志海,給人觀摩意志海的那種,對通天而言,光是這一點,其實就有些難以接受。

他沉默了。

何況……通天有些糾結道:「陛下,這麼多強者,都進去……我想鎖住氣息,我自己可能會被撐爆的!」

蘇宇開口道:「不會的,我會先壓制大家的大道之力,你把門戶開放,應該不會撐爆,若是真的危險……我可以不進入!」

他不進去,最大的負擔就沒了。

通天有些無奈,半晌才道:「那好吧!」

雖然難以接受,可是,如今他還得靠著蘇宇提升呢。

蘇宇說的好聽,是來找他商量的,其實……通天侯老聰明人了,你若是不願意出力,蘇宇還養你幹嘛,沒說的,不是被蘇宇幹掉,就是被放棄。

蘇宇這人,也很現實的。

現在,給面子了,還來特意找你商量一下。

蘇宇露出了笑容,「那辛苦通天侯了!通天侯與眾不同,不止可以隱藏,還能潛入河底,不受太大影響!如此一來,通天侯哪怕被人發現了,也沒大礙,只是一位規則之主罷了,還不是三等二等……」

通天侯點點頭,算了,既然不能反抗,那就……爭取主動一些!

通天侯堆笑道:「陛下,你說這是第一,那我還要做點什麼?」

「第二,大戰爆發后,你負責掌控全局……」

通天急忙乾笑:「陛下,你說笑了!」

「沒有說笑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就是你!因為我會參戰,未必有時間管,就算有,我也沒有你管用!你,還有天命、無命三人,不參戰!」

三人不參戰!

通天心中微動,蘇宇沉聲道:「你們三人,負責掌控全局,調集兵力,拯救參戰人員!一旦遭遇危機,你們迅速傳送我們的人離開!」

「要不不打,要打,就要打的漂亮!你能給所有人刻下印記嗎?隨時可以傳送他們離開……包括對手自爆!」

通天吸氣,好艱巨的任務!

此刻,他聽懂了。

蘇宇想打個漂亮仗,所以,他壓根不希望死人,一旦遭遇危機,哪怕對手自爆,也要通天侯迅速傳送離開,而無命和天命,是負責觀察氣運,卜算危機,進行預判的!

蘇宇繼續道:「你的任務很重,不止是救人,還有判斷局勢,隨時徵調強者圍剿對手!比如某人隱藏了實力,太強大,你必須要觀察全部戰局,進行抽調兵力,圍剿對方!」

「還有,抽調了之後,不會造成局部動蕩,出現隕落……」

通天侯越聽越是心驚,這……太難了!

這麼一來,整個戰局可以說,全部在他掌控之下。

一旦他判斷失誤,或者操作失誤,那可能會導致整個局面出現變化,甚至是全軍覆沒,他要是有點異心,在蘇宇授予他巨大許可權的情況下,他完全可以將一些強者,抽調到一起,讓萬族強者圍殺蘇宇這邊的人……

稍有不慎,真的會全軍覆沒的!

而這樣的戰場決斷權,之前一直都在蘇宇自己手中,而今,他要給通天。

通天侯忽然感覺壓力大的他有些無法喘息,乾巴巴道:「陛下……這……我……有些……有些壓力……我不擅長這種大規模的作戰,我對規則之主的手段也不是太了解,判斷失誤的情況下……我……承擔不了這個責任!」

30多位規則之主!

不,還有人皇那邊,一旦蘇宇這邊全軍覆沒,人皇那邊可能也會完蛋。

將80多位規則之主的未來,交給他通天……通天侯都快崩潰了,有些戰慄。

蘇宇沉聲道:「作為門族,天地人三門,封印了一個時代!而你,現在面對的不過是200位規則之主的命運,你若是連這點壓力都無法承受,你想超越三門?」

通天都快哭了:「陛下,我……大局觀不行啊!我未必能判斷出局勢,還有,天命和無命靠譜嗎?他們要是瞎指揮……那我……我也承擔不了這責任啊!」

這一戰,蘇宇居然把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,通天侯真要崩了!

蘇宇淡漠道:「我手底下的這些人,我希望都有獨當一面的能力!我已經給大家當了很久的保姆了,難道每一次都要讓我來?你們這些人的作用,就是打個醬油?」

蘇宇低沉道:「你乃是門族,就真比三門差這麼多?」

通天吸氣,再吸氣,半晌才道:「陛下……那……萬族要是針對我……」

「你可以抽調兵力,保護自己!天命、無命加上你,你若是覺得不夠,我再抽調一位強者來保護你,甚至是武皇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你……才是此戰的關鍵,所以,哪怕武皇來保護你,也是可以的!如此一來,哪怕一等規則之主想殺你,也需要時間,足夠你調集力量了!」

通天侯真要哭了!

好可怕!

別這樣!

武皇這位二等,蘇宇都要派來保護自己,一下子,通天侯壓力大的快要自爆了!

下一刻,蘇宇笑道:「不行的話,我親自來保護你,如何?」

「……算了!」

通天侯乾笑,這個還是算了,我的天,你在我身邊看著,我壓力更大,那我會崩潰的。

通天侯考慮了一下開口道:「陛下,那若是……若是無法匹敵這些對手,我們怎麼辦?」

蘇宇笑了笑,低沉道:「那關鍵時刻……撤!」

「撤?」

跑路?

通天一驚,那這可就把人坑慘了,人皇會崩潰的。

蘇宇笑了:「不是跑,是撤到人皇他們那邊,你負責傳送,瞬間傳送我們過去,擊殺另外一伙人!當然,這個時機也需要你來把握!」

通天侯齜牙,又是我!

蘇宇拍了拍他的肩膀,「你可以的!通天,這一次,我將30多位規則之主的命,不,80多位規則之主,數十上百位的天尊天王的命,全都在你手上了!」

「全交給你!」

通天苦笑,真夠看得起我的!

可到了此刻,他也沒辦法,蘇宇拿定了主意,他也無法反駁。

……

通天很快去準備了。

他實力不強,起碼在這不算強,還必須要在其他人身上栽種印記,而且對方不反抗的情況下,才能輕鬆傳送,否則,他也沒辦法強行傳送比他厲害的人物。

要是可以,那就簡單了,蘇宇乾脆讓他把萬族強者傳送的到處都是,分散開,那就完事了,一個個圍殺好了。

既然無法傳送萬族,那就傳送自己人好了。

安排好了通天,很快,蘇宇喊來了天命和無命,將之前的任務交代了一下,半晌,沉默了一下,蘇宇開口道:「二位都是聰明人,命族這邊……我沒問命皇當年是如何選擇的,但是命皇已經隕落了……我也不關心他是如何選擇的!」

「此戰,關係重大!」

「通天這邊,我雖然相信他不會亂來,但是……我也不會將所有希望,全部寄托在他身上!」

蘇宇聲音有些飄忽:「一兩次失誤,沒太大關係,但是……若是多了,二位知道該如何做!」

天命和無命對視一眼,紛紛點頭。

知道!

蘇宇便是如此,他就算再信任,也不會將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通天完全不會亂來的情況下。

也正因為如此,蘇宇才能百戰百勝。

……

交代了這三人,蘇宇喊來了武皇。

武皇,還是有些不服不忿的,但是,也沒敢和蘇宇炸毛。

蘇宇見他來了,笑了一聲:「幫我做個事。」

「啥事?」

「認識太山嗎?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無語:「化成灰我都認識!」

「那就好!」

蘇宇笑了一聲:「冒充他!你我一起,我冒充文王,你冒充武王,威懾萬族,讓萬族懼怕瞬間,肝膽欲裂,趁機搏殺他們,一次冒充,擊殺三五位規則之主都有可能!」

「我不幹!」

武皇憤怒,讓我冒充太山嚇唬別人?

我才不幹!

這事,沒得商量!

蘇宇笑了,「那你覺得,你自己可以威懾住萬族嗎?」

武皇張了張嘴……

蘇宇平靜道:「你沒那個威望!為什麼?你弱!作為弱者,這時候,不是死鴨子嘴硬,不是一味的無腦莽撞!你不傻,冒充太山,可以製造更大的戰果……而戰果大了,獲得的回報才多。你才有希望報仇!」

「我問了,武王還有9個老婆活著,一等一位,二等一位,三等7位!你呢?剛入二等,連他二老婆都未必可以匹敵,你要去找太山報仇嗎?我答應過你,幫你攔下文王他們,可沒答應你,幫你攔下他老婆!」

武皇張了張嘴,半晌,掙扎到:「他……道侶這麼強?」

「就是這麼強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所以,此刻你要做的,不是死要面子,而是想辦法提升自己!大戰順利,我們才有希望提升自己,否則……你遇到武王,也是被一拳打死的命!」

武皇陷入了沉思中。

蘇宇又道:「另外……你願意付出一些代價嗎?」

「代價?」

武皇看向蘇宇,什麼意思?

蘇宇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關鍵時刻,若是有些麻煩,你把天門召喚出來,給通天吃了!」

「什麼?」

武皇一臉懵,開什麼玩笑,那會讓我損失慘重的!

哪怕可以恢復,也會和開了地獄之門的那些人一樣,重傷的!

蘇宇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因為到了那時候,我們可能需要通天來扭轉戰局!還有,真到了必要的時候,你自爆你的二等大道,回頭我會在我天地中,給你留下武道!」

武皇有些忍耐不住了:「你天地中最強的,現在也只是三等,連二等都到不了!你讓我融入……那我……那我怎麼追趕太山?」

讓我爆天門,爆大道,那我還有什麼?

就算蘇宇給自己留了一條大道,那最多也就到三等,是無法達到二等的,現在的蘇宇,天地中除了蘇宇本人,是不支持他人達到二等層次的!

我本就不如武王了,一旦跌落到了三等,那就更不如了!

蘇宇看著他,任由他發怒,等他怒完了,這才繼續道:「付出才有回報,你還差我4位規則之主……你若是不願意……那就想辦法殺了四位規則之主,多弱都行,殺完了,你就可以走了!你要找太山報仇,我會守諾,文王和人皇這邊,我幫你解決!此戰之後,可以分道揚鑣了,我不會再阻攔你!」

武皇看著他,皺眉:「你不攔我?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沒必要!」

武皇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選擇才好了,半晌才道:「那……那你覺得,你接下來還有大幅度提升的機會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……」

武皇有些糾結了,「你……連個承諾都無法給嗎?」

蘇宇淡淡道:「我承諾的事,一般都是可以做到的,做不到的,懶得去承諾!信我的人,那就會篤信,不信,再多的承諾也沒必要!」

「可你好歹給我一點希望啊!」

武皇怒了,「你這麼說,我一個二等,完全沒希望了,你就讓我爆大道,爆天門,我能樂意嗎?」

給個台階,懂不懂?

他么會說話嗎?

你不給一個台階,我怎麼下台階?

蘇宇笑了:「那就有希望,我一直覺得,我希望很大!這次真能殺了幾十位規則之主,屍體融入,大道融入,那我肯定有一個提升期!」

「其他人不說,你本就是二等,那我若是達到了一等,你再次跨入二等,不難!」

武皇糾結了一陣,悶悶道:「我……看看局勢再考慮,你看怎麼樣?」

「可以!當你是備選好了!」

蘇宇也沒太在意,一位二等規則之主,當年就是四極人王級別的存在,猶豫很正常,何況,還是武皇這傢伙。

武皇頹然無比!

他么的,融入蘇宇天地,那我不是要受他控制了?

有些小憋屈!

……

打發走了武皇,蘇宇又喊來了一人。

三月。

看著三月,蘇宇沉默了一會:「一月不在這邊。」

三月點頭。

「他在萬族那邊?」

蘇宇問他,三月搖頭:「不知道,我之前問了明王,明王也說不清楚……我不清楚具體情況,可能在,可能不在。」

他也不清楚情況。

一月呢?

在萬族那邊嗎?

可是,按照他的了解,一月是擺明了和人族混的,一月要是在萬族那邊……萬族還不早就防著一月,甚至驅逐擊殺一月了?

這很奇怪!

哪怕人皇想埋釘子,埋別人還行,埋一月,感覺萬族都不會相信!

蘇宇也陷入了沉思。

一月呢?

在萬族那邊的概率,其實不大。

人皇又不是白痴,一月送過去當間諜……幾乎是送菜給別人吃。

這事,他之前沒問,人皇也沒說。

難道真在萬族那邊?

萬族真傻到,把這些傢伙也納入麾下了?

蘇宇不太清楚,此刻,很快道:「此事,可能是人皇安排的一些後手,他可能不止明面上這點實力!喊你來,也沒什麼多說的,必要關頭,把人祖的竹竿爆了!」

「好!」

三月點頭,知道了。

雖然捨不得……可蘇宇此次顯然是想製造大戰果,爆了竹竿也不稀奇。

……

蘇宇不斷安排著。

他也只是安排自己這邊,至於人皇那邊,不需要他去操心,人皇統一諸天無數年,老奸巨猾的,看起來是個老實人,實際上老實人早就掛了。

所以,他既然有把握髮起戰爭,誘敵深入,分割殺之,那人皇肯定有自己的辦法和手段的。

而蘇宇,唯一要做的就是,自己這邊要損失最小,製造最大的戰果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人族大陸,氣氛凝重,劍拔弩張!

人皇,好像真有開戰的意思。

但是,又有些收斂。

一副只是威懾,不希望開戰,但是又要震懾萬族的意思。

……

這下子,萬族這邊,也坐不住了。

萬族大陸。

虛空中。

幾位頂級強者匯聚,紛紛朝人族大陸那邊看去,有蒼老聲傳來:「人皇是什麼意思?按照他的性格,真要開戰,直接就殺來了,沒必要如此,此刻,倒是有些恫嚇我們的意思!」

和人皇打交道太久,大家也知道人皇的性格。

此刻,稍微有些不符合人皇的性格。

有些猶豫的感覺。

「乾脆殺過去算了……我們人多,還怕他們?人皇搞不好早已是強弩之末,早就該主動出擊了!」

這是魔皇的聲音,當然,並非那位炎火魔皇。

炎火……都算是上一代魔皇了。

其他人沒理會,廢話,你要是有能耐,讓大家都不怕死,都上,那就可以主動出擊!

「為何覺得,人皇有些虛張聲勢,恫嚇我們的意思?」

有人再次開口,人皇這一次,的確有些虛張聲勢的感覺。

「他是不是有什麼事要做,不希望我們阻攔,所以恫嚇我們?」

「……」

大家猜測著。

又有人道:「人皇到底有沒有重傷?他本尊到底在哪?很多年都沒看到了!」

「不好說,也許是引誘我們冒險出擊……人皇詭計多端,如今,萬界局勢不明,很快,我感受到了,我們快回歸萬界了,人皇也許想在回歸之前,把我們的威脅降低到最低……」

一位位強者議論著,但是,始終沒辦法作出主動攻打的決定。

在這,強者很多,種族很多。

可也正因為如此,更難達成一致。

一時間,眾人只能選擇防守,戒備,小心,不給人族可趁之機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萬界。

上界。

人山。

人山一如既往,佇立在上界。

此刻,人山卻是微微顫動,大周王身影瞬間浮現在人山之上,看到人山顫動,臉色微變。

怎麼了?

這是發生了什麼?

好像……人皇在召喚!

人山不會輕易顫動,一旦顫動,人皇召喚,大周王知道,人皇傷勢並無好轉,這……這……不會是殊死一搏吧?

大周王臉都綠了。

蘇宇大概才到那邊吧?

這……人皇就準備殊死一搏了嗎?

此刻,大周王臉色一變再變,這可不是什麼好事,蘇宇也該知道其中的兇險,人皇也當知道,一旦出現變故,就是天大的麻煩!

可是,此刻人山還在顫動,有要跨入時光長河的意思。

「要回歸了嗎?」

大周王喃喃一聲,人皇還在召喚,這是靈召喚肉身過去,準備靈肉合一的意思了。

可是,多年的修養,沒能讓肉身恢復,意志海也還重創,這麼過去,哪怕合一了,也會很快出事的!

而自己……該去嗎?

這一刻,時光長河忽然裂開!

人山劇烈顫動起來!

要離開了!

大周王臉色變幻不定,不斷地變化,按理說,他該護送人山過去,可是……蘇宇臨走時候,讓他留守萬界。

此刻,人山顫動之下,長河波動的厲害。

而遠處,地獄之門忽然隱約有些顫動的意思。

這……難道因為長河動蕩,影響到了地獄之門?

那我一旦離開……地獄之門爆發,忽然出來一些強者,那可如何是好?

這一刻,遠處,藍天身影浮現,只是默默看著,並未靠近大周王,隔著一段距離,就這麼默默地看著大周王。

人山的事,他其實有些了解。

蘇宇臨走的時候,其實也招呼過幾句。

大周王……會走嗎?

藍天不知道。

他也不想知道。

他只知道一點,大周王走了,那就是違抗蘇宇的軍令,蘇宇哪怕看在人皇的面子上不殺他,但是,大周王從此以後,就會從蘇宇體系中消失。

因為,蘇宇臨走之前,可是將整個萬界的安危,全部交給了他,而不是藍天。

大周王,才是現在萬界的最強鎮守者!

而大周王,臉色變幻不定,前線出事了,大事!

人皇要召喚肉身回歸!

是的,肉身。

人皇的肉身,就在人山之中。

當年人皇重傷之後,肉身順著時光長河流淌,回到了萬界,是大周王撈回了肉身,藏入人山之中,一直默默等待人皇肉身修復。

可哪怕到了現在,也沒修復完成。

人皇太強了!

就算抽取了整個肉身道的力量,都未必可以滿足人皇的修復。

現在,人皇在召喚肉身,那我……到底要不要護送人皇去上游?

大周王糾結無比!

遠處,地獄之門的確有些顫動,不會我一走,就有強者出來吧?

而今萬界,還有藍天、茶樹在,雲霄也快跨入規則之主了,出來個把規則之主,還有希望,但是出來兩三位……茶樹和藍天是無法抵擋的!

不會那麼巧吧?

他不斷想著。

他擔心人皇肉身出事,在半道上,若是出現一些變故,此刻,人皇肉身,是完全無意識的,一旦出事,擋都擋不住!

此刻,已經沒有太多時間給他思考了!

整個人山,隱約有些上浮,要跨入時光長河了!

這一刻,大周王忽然嘆息一聲,朝人山拜了一拜,「陛下……一路順風!我還需……鎮守萬界,鎮守地獄之門……老臣……無法護送陛下了!」

他有些苦澀,這不會是蘇宇那傢伙故意給我出的難題吧?

這一刻,真有些忠孝兩難全的意思。

一方面是人皇肉身可能會出事,一方面是萬界可能會出事,他太難以抉擇了!

一聲長嘆,下一刻,人山忽然龜裂!

就在此刻,一具金燦燦的肉身,忽然從人山內部飛出!

就這一瞬間,那肉身瞬間浮現在大周王面前,大周王感慨一聲,嘆息一聲,忽然,一步跨出,和那肉身融合,一眨眼,氣息暴漲!

肉身頭頂上,浮現出7道大道之力!

而大周王本身,頭頂上浮現出兩道大道之力!

足足9道!

而就在肉身和大周王融合的一瞬間,這9道大道之力間,忽然,又蔓延出一道大道之力!

雙方合一之下,氣息暴漲,大道感悟。

一眨眼,便多了一道大道之力!

10道!

大周王再次嘆息一聲,此刻的他,卻是和之前完全不同了。

年輕,儒雅,柔和,但是肉身彪悍,氣息強大,震蕩整個天地!

大周王苦笑一聲,一把抓住人山,低喝一聲,一道道大道之力,封鎖在了人山之上,下一刻,將人山送入長河之中,再次躬身:「陛下,還望……旗開得勝!」

人山,順著一股牽引力,朝長河上游,逆流而去。

大周王一直在看著,久久無言。

這一刻,忽然有些空落落的……我……到底做的對不對?

陛下,你可知,我在你身邊太久,也被你影響了一二,你那責任之道,忽然……深入我心,人族……傳承……責任……

傳火者!

我當傳承人族文明之火,所以,陛下,我無法護送你回歸了!

遠處,藍天看他一臉惆悵,氣息強悍無比,咧了咧嘴,迅速消失,而就在此刻,忽然,好像沒了人山的坐鎮,地獄之門陡然顫動起來。

隱約間,門后,有巨獸虛影出現,不止如此,還有一些人影浮現!

可能是獄王一脈強者。

大周王微微凝眉,真有希望出來了……這……幸好沒走,否則,後果不堪設想!

下一刻,大周王飆射而出,瞬間抵達地獄之門門前,並未出手,而是氣息爆發,震蕩天地,冷喝一聲:「大膽,還不速速退去!」

他無心讓這些人出來,來個釣魚執法,蘇宇不在,大戰一起,太容易出事了!

門后,那些虛影微微震動。

強者!

頂級強者!

沒想到,萬界還有頂級強者,顯然,有些情報,好像不準確,門后,隱約有冷笑聲傳來:「看來……那蘇宇……並未逆流而上?」

顯然,裡面的人,知道了一些情況,但是對方給他提供的情報,好像是說,蘇宇會逆流而上。

然而,此刻門外有頂級強者坐鎮!

試探,失敗!

下一刻,陰冷聲消失:「撤!」

很快,一道道虛影消失在門后。

而門外,大周王臉色變幻不定,通天的封印太弱,地獄之門本就面臨開啟的狀況,這些人,也許不需要外人接引,就有希望直接出來了!

此刻,他更是無法離開了。

大周王嘆息一聲,看向遠處,蘇宇的天地,隱約懸浮中,而天地中的力量,也隱約朝時光長河深處輻射而去。

大戰……可能真要爆發了!

否則,人皇肉身不會離去,而蘇宇這邊,也不會這麼快就接引天地之力過去。

大周王苦笑一聲,真是個瘋子!

你才走了多久?

你恐怕才到那邊吧!

人皇,怎麼也和你一起發瘋了!

此刻爆發戰爭,真的可以對付萬族嗎?

「哎!」

嘆息一聲,無可奈何!

再看蘇宇天地……大周王懸浮在空,陷入了沉思,我……要把剩下的8道,融入蘇宇天地中嗎?

融入,蘇宇會變強。

但是,從此以後,我這10道強者,就會徹底被蘇宇掌控了!

這一刻,大周王也陷入了掙扎中!

此刻的他,10道匯聚,比武皇其實還要強一些。

不止如此……此刻的他,還有別的道,也有希望成功掌控。

多年來,他修鍊的大道太多了!

超乎想象的多!

靜默,空間,忍耐,封印,破攻……

有的大道沒辦法突破,有的,主人已經死去,還是有機會的。

這一刻,大周王天人交戰。

他,也許很快會跨入更高層的!

甚至……16道!

再掌握6道之力,他就是真正的一等,成為整個萬界,最至高無上的一群人!

此刻,大周王閉目不語。

人生的每一次抉擇,都會走向不同的路,哪怕他,也無法輕易做下決定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40章 抉擇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