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9章 鎮壓四方(萬更求訂閱)

第879章 鎮壓四方(萬更求訂閱)

六方山。

蘇宇俯瞰四方,六方山高高在上。

四周,大量領地的散修強者,都已經抵達,但是作為東北區域的兩大霸主,刀谷和雪龍山的人還沒到。

這兩位,也是大家都指望著來抵擋六方山的強者。

大家不是不願意找個大勢力依靠,前提是,這個勢力要足夠大,對於那些二等強者而言,六方山的勢力,其實不弱,但是,有個前提,歸這些人還活著。

若是隕落了……笑話,誰願意臣服一個二等的黑墓?

而此刻,落雲和智谷幾人,也是個個面帶擔憂之色。。。

來的強者太多了!

兩大一等勢力還沒來呢!

一旦來了,16道兩位,二等超過20位。

這樣強大的實力,不是六方山可以抵擋的,哪怕黑墓真的進入了16道,也是雙拳難敵四手。

這時候,之前被收服的一位二等強者,一臉陰沉,低沉道:「黑墓大人,我覺得,可以請歸、墓、玉幾位大人出關了,否則這麼下去,外面議論紛紛,都說這幾位大人隕落了……那六方山可是沒辦法壓服他們!」

蘇宇看向他,笑了笑,「有道理!」

微微點頭,又笑道:「不急,這不是還沒開始嗎?主角,都是壓軸的!你看,雪龍山和刀谷,不是還沒來嗎?」

說罷,蘇宇笑道:「好了,急什麼,我都不急,你們急什麼?要死,也是我先死,你們等我死了,想投靠誰都行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剛剛說話那人低沉道:「屬下並非此意,只是幾位大人遲遲不出,大家……的確擔心!」

蘇宇點頭:「我理解,沒事,我之前已經溝通過了,一旦需要,這些大人都會出現的!」

說罷,蘇宇笑道:「去,請貴客們去大殿坐,等雪龍山和刀谷的人來了,此次禁斷峽谷東北區域的一統,也該開始了!」

「大人……」

「去!」

蘇宇轉頭,看向幾位新收服的強者,淡淡道:「怎麼,我的話,不頂用了?」

幾人不敢多說,黑墓喜怒無常,殺人無算,是個狠人,甭管六方山的六主死沒死,現在觸怒黑墓沒好處。

很快,這些人紛紛離去。

四面八方,一方方強者,開始朝六方山進發。

隱約還能聽到一些人在議論。

「聽說歸大人他們早就死了!」

「這黑墓,膽子可真大!」

「我看他怎麼收場!」

「嘿嘿,收場?我看收屍差不多!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強者,故意在說這話,聲音不小,連蘇宇這邊都能聽到一二。

蘇宇沒說什麼,在山頂上坐下,面前出現一張茶桌,身邊的侍女,迅速給他倒茶。

落雲和智谷走來,都面帶憂色。

這可如何是好!

誰把消息外泄了?

智谷沉聲道:「大人,一定是我們這邊有人背叛了!」

當日,六大領地,六位巡察使。

除了智谷和落雲,還有三位也知曉此事,其中還有一位二等名為七生,擅長治療手段。

此刻,智谷顯然是在懷疑這七生。

因為其他兩位三等強者,之前就了解的不多,也很難有單獨行動的機會。

蘇宇笑了笑,「那又如何?」

智谷一愣:「大人,這……消息外泄,我們……我們恐怕麻煩大了!」

蘇宇輕笑:「然後呢?既然都到了這地步,難道告訴大家,哦,六方山的六主真的死了?如今,唯有撐著!」

智谷欲言又止!

撐著?

說的簡單!

他嘆息一聲:「大人,等雪龍山和刀谷的人來了,必然會發難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又笑道:「不止如此,我看,兩大禁地使者也許都要摻和一手,還有其他區域,也許也有人想摻和一手呢!」

說罷,蘇宇又笑道:「好了,真不行,投降好了,你們投降,他們還能殺了你們?倒是我這首領,才是最危險的,我都沒說什麼,你們怕什麼?」

一旁,落雲也是憂心忡忡。

說是這麼說,可眼看著六方山可能隨時崩塌,落雲也是無奈至極,他有些埋怨,若是黑墓不這麼張揚,不想著一次性幹掉所有人,直接稱霸東北域,六方山可能還能佇立在這東北域!

正想著,他臉色微變。

遠處,一股刀氣縱橫而來。

一柄巨大的大刀,橫空而來。

上面站滿了人,都是強者。

刀谷的人來了!

「是刀主!」

正在上山的那些強者,也是紛紛驚喜呼喝,刀主來了!

下一刻,一聲龍吟震蕩天地!

「雪龍山的人來了!」

「……」

兩大勢力的強者,都到了!

而兩大勢力,強者也是極多。

之前收服了一些人,原本就有二等,此刻,兩家都帶著3位二等強者一起到的,這一刻,此地一等兩位,二等高達23位。

蘇宇這邊,除了他自己,只有5位二等強者。

有兩位,是之前征戰收服的。

光是二等強者,一個東北域,不算蘇宇和刀主他們,都有28位,還有擊殺了一些。

若是沒殺,那人更多。

超過30位二等境!

哪怕天穹山那邊沒什麼人,其他三方,一個禁斷峽谷的二等,恐怕有百人了!

極其可怕!

一等的話,原本這片地域有5位。

也是極其可怕的數字!

要知道,萬族積蓄多年,一等也就7位,二等十多位,三等四等倒是不少,可比起這裡,還是少的多。

一個禁斷峽谷,比萬界實力都強!

蘇宇也是感慨一聲,嘆息一聲,很快化為笑容:「強者真多,真好!」

一旁,落雲兩人臉色變幻不定。

真好?

真危險差不多!

雪龍山和刀谷的人來了!

「去看看吧!」

蘇宇邁步,朝第八層走去,八層,也是今日會議的中心之地。

隨著整個東北域強者匯聚,整個六方山,也是氣機縱橫,這樣的實力,還是極其駭人的。

禁斷峽谷這樣的地域,在門內也不算太多。

四大禁地環繞,得天獨厚的條件!

在這,有個好處,四大禁地在,噬蝗不多,其他區域,其實比這殘酷許多,噬蝗極多,一直在滅世。

……

八層大殿。

氣機縱橫!

隨著兩大勢力的到來,眾人紛紛七嘴八舌地問候起來。

「刀主,這六方山野心太大了,若是真有實力,東北域一統,那也不是問題……關鍵是,據說那六主……早就隕落了!」

「是啊,就算一統,也是刀谷和雪龍山的事,輪得到他黑墓來發話?」

「就是,他還殺了不少領主,這傢伙心狠手辣,刀主和雪主可得為我們做主!」

「……」

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!

刀主一臉冷漠,也不搭理,自顧自地坐下,雪龍也是如此,兩人分立左右,在兩側坐下,有人又道:「二位大人,要坐,也得上座!哪能屈居這黑墓之下,他一個15道,哪有資格凌駕於二位大人?」

刀主看向說話之人,平靜道:「急什麼!歸這幾個傢伙,真死了嗎?一切等等再說,現在蹦躂,一旦這幾位真活著……你們來解決?」

此話一出,大殿中倒是安靜了一下。

也是!

現在還不確定呢!

這要是真活著,3位16道強者呢!

之前上躥下跳的幾人,也都安靜了下來,再跳,大家都得看他們了。

而就在此刻,腳步聲響起。

大殿外,蘇宇身後跟著5位二等強者,其他人都在門外等候,蘇宇身穿黑色披風,長發飛揚,踏步而來,淡淡道:「8道之下的出去!沒資格入內!」

此話一出,大殿中,有人臉色微變。

不是每一個領主,都是二等的!

蘇宇邁步而來,不看四方,不看其他人,目中無人,冷聲道:「8道之下的,站在門外聽!沒有規矩!此地,是你們能來,能坐下的嗎?」

他陡然看向幾位三等領主,那幾人,臉色瞬間發白。

15道的黑墓,對他們威懾力還是很強的!

有人朝兩位一等強者投去求救的目光,刀主微微揚眉,輕聲道:「黑墓,別太張揚了!好了,8道之下的還是出去吧,的確,太弱了,參與進來未必是好事!」

此話一出,不少人心中暗罵一聲。

果然,還真是弱肉強食!

連刀主,也是如此,壓根不希望帶著8道之下的修者參與。

一些領主無奈,只能起身離開。

一瞬間,整個大殿安靜了下來。

蘇宇這邊6人,其他勢力總共25位。

31位強者!

而門外,那些人並未離開,事關東北域的未來局勢,誰敢貿然離開?

哪怕無法進入,可也不妨礙他們旁聽!

門外,此刻聚集了上百的規則之主。

很多!

大家都很沉重。

而蘇宇,自顧自地走上大殿上方,原本大殿上方有六張椅子,蘇宇這大統領,其實沒位置,可此刻,蘇宇隨手一揮,五張椅子粉碎,只留下一張,他直接坐上!

此舉,眾人一震!

他身邊五人,都是臉色一變。

下方,更是有人驚訝道:「黑墓,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這算是直接承認了,六方山六主隕落了嗎?

我的天!

這黑墓,瘋了吧!

蘇宇看向說話那人,淡淡道:「聒噪,輪得到你來質疑?」

眾人心中一怔,紛紛看向雪龍山和刀谷,刀主和雪龍對視一眼,雪龍開口道:「稍安勿躁!黑墓既然讓我們來,那我們聽聽再做決定,急什麼?」

眾人見這兩位都沒翻臉,只要按捺下來,不再開口,一個個心思各異。

黑墓……瘋了吧!

一來就摧毀了六主的位置,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大家,六方山沒有什麼六主嗎?

都死了!

而蘇宇,淡定無比,看向四方,平靜道:「好了,人還沒到齊,我黑墓出來了,該出來的都出來,還想坐收漁翁之利嗎?死靈地獄和落魂谷的人到了嗎?」

「呵呵……」

一聲輕笑傳來,動蕩人心,好像讓人魂魄都要消散,在眾人駭然的眼神中,一位妖冶無比的黑絲女子出現,帶著一些笑容,嫵媚無比!

落魂谷!

有人心中劇震,禁地來人了!

不止如此,下一刻,又一聲沙啞的笑聲傳來:「黑墓,你總算願意見我們了!」

話音落下,遠處,大殿之外,一道黑影憑空出現,死氣沸騰,四周那些規則之主,紛紛避退,一個個臉色劇變,死靈地獄的人!

兩大禁地來人了!

「見過二位大人!」

就在這一刻,外面,又有笑聲傳來!

一瞬間,有三人浮現。

兩男一女。

加上兩位禁地強者,眨眼間,出現了五位強者!

而且……好像都是一等!

一下子,整個大殿安靜無比,不少人紛紛變色,五大強者!

「天蠶領!」

「磐石崖!」

「虎魄洞!」

有人認出了三位後來的強者,都是變色,這……這是禁斷峽谷,其他區域的三大強者,三方勢力都很強,有些,甚至不止一位16道強者!

這一刻,眾人都是震動。

居然都來了!

而且,關鍵在於,跟著兩大禁地使者一起來的!

沒有什麼太多的寒暄,沒有什麼隱忍,不需要。

跟著兩大禁地使者來的,還需要這些嗎?

不需要!

當他們感應到,黑墓擊潰了五張座椅,再探查一番,在六方山沒發現什麼強者蹤跡,他們選擇了第一時間現身!

無需等待什麼!

一個黑墓,算的了什麼?

至於刀主和雪龍,的確不弱,可是,今日他們可是跟著禁地使者來的,兩人雖強,那又如何?

一瞬間,五位強者出現在大殿之中!

那妖嬈女子,來自落魂谷的使者,笑容嫵媚:「黑墓,你倒是膽大包天,居然敢偽裝六位強者活著,建立六方山,這就算了,你還想攪動風雲,擾亂整個東北域……」

蘇宇看著她,面色平靜,「這裡,是永生山和死靈地獄的交界地,和落魂谷無關吧?東北域,還不是落魂谷的地盤!」

此話一出,眾人心中劇震!

瘋了!

你敢這麼和禁地強者說話?

那女子也是一愣,下一刻,笑容漸漸收斂:「黑墓,你是不是瘋了?」

她是誰?

禁地來人!

這黑墓,真的瘋了!

是不是覺得自己死到臨頭了,所以無所謂了?

他居然這麼和禁地強者說話!

此刻,她身邊,那來自死靈地獄的瘦小老人,陰森森笑了一聲,倒是覺得有趣,幽幽笑道:「黑墓,聽聞你修鍊陰死之道……倒也未必會死,求我,也許可以留下你……」

他笑了起來。

蘇宇卻是皺眉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死靈地獄這邊,誰是你上司?你是哪一位大帝麾下?死靈之主,何其強大,霸道,囂張!霸道囂張,不是愚蠢!怎麼,跟我賣弄一下你的身份?求你?你在開玩笑嗎?」

那瘦小老人眉頭皺起,你瘋了吧!

你居然這麼跟我說話?

他也有些驚呆了!

而這時候,其他三方強者,一位雄壯的中年男子,額頭上還有一些金色毛髮,那是來自虎魄洞的強者,見狀,冷笑一聲:「好大的膽子!二位大人,看我拿下他,斬了他,為二位大人謝罪!」

這黑墓,徹底瘋了!

也好,借著機會,直接殺了對方……

他剛要出手,刀主刀氣溢散,喝道:「好了,地虎,這不是你們虎魄洞,這是東北域!還輪不到你來東北域囂張!」

那雄壯男子微微一怔,看向他,低沉道:「刀主,你要做什麼?這黑墓羞辱兩位禁地使者,你要為他出頭不成?」

刀主淡淡道:「殺不殺,不是你說了算,沒看二位大人都沒開口嗎?輪得到你來賣人情?二位大人收不收這人情,也不是你能做主的!」

說著,刀主看向雪龍,冷冷道:「三位遠道而來,跟著二位使者,難不成,還想做我東北域的主?」

說著,他看向二位使者,低沉道:「二位禁地來的大人,六方山也好,還是其他,都是東北域的人,東北域這邊,按照歸屬,屬於死靈地獄和永生山……今日永生山沒來人,那死靈地獄這邊……也不管閑事,為何今日二位大人,會跟著這幾位一起來這?」

那落魂谷的女子,看了一眼刀主,有些意外。

好大的膽子!

這些人,都瘋了不成?

這是在挑釁落魂谷嗎?

誰不知道,如今四大禁地,就落魂谷最為活躍,整個禁斷峽谷,很多勢力,其實都是他們培養的,包括這次來的三方強者,其中,天蠶領、磐石崖都是他們暗中培養的。

實際上,都快成明面上的了。

只有虎魄洞,靠近東南區域,落魂谷和死靈地獄,對他們都有一些影響。

既然如此,落魂谷插手東北區域的事,那也正常!

何況,就算離的遠,禁地插手,你還敢質疑什麼不成?

妖嬈女子笑了,也不多說什麼,不理會刀主,畢竟對方也是16道強者,她看向蘇宇,嫵媚笑道:「黑墓,之前找你,你避而不見,膽子可不小!六方山想一統此地,我看……你還沒沒這個資格!」

說著,看向蘇宇身後幾位二等,笑道:「過來吧,此次落魂谷來這,便是要扶持你們,配合天蠶領和磐石崖執掌此地……而今,局勢變化……」

她都沒說完,死靈地獄的老人嘿嘿笑道:「誰說你們有資格決定什麼了?東方冥土大帝有令,雪龍山、刀谷整合,配合虎魄洞,執掌東北域!落魂谷插手的太多了,此地,你們還沒資格插手!」

上方,蘇宇抱著胳膊,翹著二郎腿,就這麼看著。

身後,五位二等強者,你看我,我看你,此刻,有些小心翼翼,下一刻,有人迅速離去。

包括之前的三大巡察使!

其中,剛剛還一臉擔憂的智谷,都迅速離開,一下子就避開了蘇宇,躲到了落魂谷使者身後。

蘇宇身邊,落雲臉色一變,急忙看向智谷!

智谷叛變了!

那……消息很可能是智谷傳遞出去的!

不,下一刻,那位擅長治療的七生,也是悶不吭聲,瞬間躲入了死靈地獄使者身後,蘇宇一愣,這次倒是來了興趣,笑道:「七生,你很有意思,死靈地獄可是喜歡死靈大道的強者,你一個生命大道屬性的,你跑死靈地獄去了?」

這個,我真沒想到!

我知道有人背叛……太正常了!

包括智谷,他也沒覺得意外,可這七生一個生命大道的,跑去了死靈大道那邊……這才是新聞和八卦!

那七生,瘦瘦弱弱的,面色發白,聽聞此言,看到蘇宇,稍微有些忌憚,低聲道:「黑墓,我也不想的……可你連禁地都要欺騙……我可不想和你一起找死!欺騙禁地,後果太嚴重了!」

至於為何投奔死靈地獄,不需要他解釋,瘦小老人冷笑道:「幼稚!生死一體,你以為死靈地獄只收攏死亡大道的強者?錯了,生命大道的修者,也是我們需要的!」

蘇宇一怔!

下一刻,若有所思,死靈之主!

有意思!

這是察覺到了,他的天地屬性太過單一,想要生死合一嗎?

若是如此……這位野心可就大了!

想執掌生死!

難怪連生命大道的強者,都要收攏。

蘇宇身後,另外兩位之前投靠而來的強者,可能沒背叛,或者沒找到禁地,也沒資格去找,此刻,猶豫了一下,迅速朝刀主和雪龍那邊跑去。

不管如何,先跟著這兩位本土強者再說。

最後,蘇宇身邊,居然只剩下了落雲這位二等。

蘇宇也是意外,回頭,看向落雲,意外道:「你不是和落魂谷的人有些交情嗎?你沒背叛?」

古怪!

是的,在這個地方,禁地來人了,不背叛才是稀奇事!

背叛,那才是家常便飯!

所以,蘇宇是一點也不奇怪,其他人,其實也不奇怪,而對於蘇宇這邊,還有一位落雲留下,這反而讓人奇怪,你哪怕之前沒背叛,此刻,也該離開黑墓了!

因為黑墓太瘋狂了,他居然辱罵兩位禁地強者!

落雲沉默了一會,半晌,有些無奈,「大人……我……無路可走!之前那位和我有些交情的……死了!」

蘇宇意外,而下方,那妖嬈女子,微微一怔,忽然笑道:「有趣,你是說那個被我幹掉的白痴?怪不得呢!你是怕我殺了你?」

落雲無奈,看向蘇宇,是的,我也沒辦法!

我其實……其實想來著。

可是,和我交好的那位,被這女人幹掉了,據說,落魂谷那邊有些動蕩,內部洗牌,他交好的那位,派系被覆滅了!

倒霉!

現在找上落魂谷,那是送死!

至於死靈地獄,人家也不收他啊!

而雪龍和刀主這邊……落雲也很無奈,歸在的時候,和他們關係也不好,連帶著他,和這兩位其實關係也不太好。

蘇宇這邊,雖然要沉沒了,可是自己……好像沒路可走啊!

蘇宇同情地看了他一眼:「你真可憐!」

落雲心中狂罵!

可憐你老母!

你呢?

你這白痴,非要折騰,是你更倒霉!

你居然還同情我?

事到如今,這六方山之會,都成笑話了,而黑墓,大家也無視了!

他死定了!

而東北域,到底誰為王,兩大禁地說了算!

大家更忐忑的是,到底誰會來執掌東北域?

六方山之會,倒是一個契機!

若不是如此,早就被人揭穿了,畢竟智谷這些人,是知道情況的,早就出賣了蘇宇。

兩大禁地要是願意,之前就拆穿了。

沒拆穿,就是等!

等大家都聚齊了!

現在,話題就和黑墓無關了。

那瘦小老人直接道:「落魂谷可以滾蛋了,別忘了,這裡是我們的地盤,我主強大無邊,難道落魂谷想和我死靈地獄開戰?」

妖嬈女子冷笑,「開戰?死靈之主的確強大,可你也別忘了,這是在天門內!」

「天門內,又如何?我主強大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在上方繼續看著,看了一會,笑道:「打一架好了,誰贏了誰做主,這不是常識嗎?怎麼打起嘴炮來了?」

眾人一怔!

這一刻,大家都愣住了。

你這是生怕自己不死嗎?

兩大禁地此刻沒時間搭理你,你還上癮了?

兩大使者,三大一等,紛紛朝蘇宇看來,五位強者看著蘇宇,帶著一些殺意,你這是非要先殺了你,你才高興?

那妖嬈女子冷冷道:「殺了黑墓,誰殺了他,這東北域,誰做主!」

瘦小老人也是陰沉道:「可以,好歹是一位15道,地虎,你們三位出手,誰殺了他,誰執掌東北域!」

禁地,就是如此強大!

一言可決!

這一刻,三大強者,都是眼神一震,心中狂喜。

殺黑墓?

誰殺了對方,誰就能拿下此地?

那太簡單了!

當然,此刻最難的是,誰能殺他,對手是另外兩人。

一瞬間,三人出手了!

但是,不是對蘇宇,三人一起朝蘇宇衝殺而去,那虎魄洞的壯漢,化為猛虎,利爪寒芒閃爍,速度極快。

可天蠶領那位女子,忽然口中吐出無數絲線,切割虛空,一部分殺向蘇宇,一部分阻攔另外兩人。

來自磐石崖的那位,瞬間石化了四方,一步踏下,整個大殿都被石化了!

那女子的絲線,猛虎的利爪都被他石化了!

磐石崖的老人,呵呵直笑:「二位,還是讓我磐石崖來好了!」

他速度極快,一閃而逝,一瞬間就出現在了蘇宇面前!

而這一刻,下方的刀主和雪龍耳中響起蘇宇的聲音:「擊殺那兩個,速度一點,我壓制他們,你們不會比他們弱!」

這兩人雖然只是二等巔峰,可這裡……目之所及,都是蘇宇天地!

無法提升他們,那就壓制對手!

大家都到了二等,那自然有希望擊殺,何況,兩人還帶著幾位二等呢。

兩人眼神一動,下一刻,刀主直撲猛虎。

而雪龍,也是瞬間冰封那天蠶女子。

他們帶來的二等,此刻都是有些震動,聽到了雙方老大的傳音,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,金鋒倒是沒有任何遲疑,迅速跟著雪龍直撲那天蠶!

這一幕,看的兩大禁地強者也是一怔。

妖嬈女子臉色一變,頓時怒喝道:「大膽!」

這些人,瘋了嗎?

我帶來的人,你們也敢動手!

挑釁禁地嗎?

而就在這一刻,蘇宇聲音響起,帶著冷漠:「你們代表不了禁地,小小的東北域,在禁地眼中,算的了什麼?假公濟私罷了!真搞亂了你們的任務,等著禁地處罰你們吧!囂張什麼?」

眾人一震!

黑墓?

他還有時間說話?

這一刻,眾人迅速朝蘇宇那邊看去,他們剛剛被刀主他們吸引了注意力,都沒來得及看,因為不需要看!

磐石崖的那位,必殺黑墓!

哪怕需要一點時間,那也是必殺!

然而,這一看,眾人眼珠子都瞪爆了!

在他們駭然的眼神中,蘇宇如同神人,冷笑一聲,雙手扣住了那磐石崖的老人雙肩,低喝一聲,轟!

四分五裂!

一位一等,直接被蘇宇撕裂,血濺四方!

不止如此,在他們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,一股強大無比的陰死之道,瞬間爆發,死氣腐蝕天地,連那死靈地獄的使者都是一臉駭然,瞬間倒退一步!

而死氣,一瞬間將所有血肉全部腐蝕一空!

蘇宇速度快的驚人,好像肉身撞破了虛空,一拳打出,這一拳,打出了雷霆之力,雷霆咆哮,轟!

一聲巨響!

虛空中,一條大道好像被他一拳打斷!

咔嚓一聲!

一聲慘叫傳來,蘇宇探手一抓,虛空中,一個圓球狀的意志海,被他抓入手中,在眾人駭然的眼神下,蘇宇齜牙,忽然,眉心裂開,好像多了一張嘴,那眉心處,一條大道呈現,一口將這意志海吞下!

轟!

大道徹底崩斷!

快的無法想象,在眾人駭然的眼神下,蘇宇聲音冷漠傳來:「二位使者不要動,禁地使者,我還是給面子的,否則……別怪我不客氣!」

妖嬈女子駭然,嫵媚之色早已消失,帶著不敢置信,「20道……」

比她強!

這不是關鍵,她不是沒見過20道以上的強者,她只是駭然對方的大膽、狠辣、殺伐手段!

一位16道強者,哪怕不如對方,也不會那麼輕易被殺!

可是……事實在這!

就這麼一瞬間,對方被蘇宇格殺了!

因為,完全沒想到。

而且,對方居然敢靠近蘇宇,靠近蘇宇的剎那,蘇宇的肉身壓迫力達到了一個巔峰,硬生生將此人壓迫的無法抬頭,無法說話!

壓迫力大到了極致!

這一切,也造成了對方被蘇宇幾乎秒殺的結果!

兩大使者,一瞬間震動不已,卻是真沒敢動彈。

因為,他們感受到了殺氣!

還沒來得及多想,不遠處,一聲巨響,天蠶領那女子最先倒霉,被瞬間冰封之後,一柄金色長刀劃過,金色大道之力爆發,直接將對方頭顱斬下,但是瞬間恢復。

可依舊一下子重創了對方!

因為天蠶領那女子,忽然發現,自己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壓迫力壓制住了,實力的陡然下滑,讓她一時間沒習慣,一下子就被兩位二等巔峰重創了!

還沒來得及遁逃,一個拳頭出現了!

蘇宇瞬間浮現!

天蠶!

我對這個,還真熟悉!

其實就是萬界的龍蠶,不過龍蠶算是龍族和天蠶的雜交,天蠶更純粹一些,蘇宇可還是記得龍蠶的,畢竟,一位吞了王虎,又拉出來,氣的對方改名滅蠶王的,這個得記住了!

龍蠶,也是萬界第一個滅族的,有永恆坐鎮的種族。

今日,看到這天蠶,蘇宇有些回憶起了這些,帶著笑容,在那女子駭然的目光下,一拳砸出,雷霆之力瞬間爆發,轟隆一聲巨響!

天蠶直接被炸裂!

無數絲線崩斷!

一瞬間,雪龍冰封之力再起,將所有血液和碎片全部冰封,蘇宇笑了一聲,探手一抓,再次將整個冰塊抓入體內一個竅穴!

嘎吱聲不斷!

片刻后,一聲尖銳叫聲傳出,在眾人駭然失色的眼神下,規則之力爆開,整個六方山都在劇烈顫動。

轟隆隆!

大量規則之力爆開,席捲四方!

太快了!

快到不可思議!

兩位一等,一下子被殺了。

簡直難以置信,而另一邊,刀主一刀劈出,一刀接著一刀,劈的那位也被壓制的猛虎,爪子直接斷裂,此刻,這猛虎眼中帶著駭然和絕望!

「你們不能殺我,我乃虎魄洞……」

嗡地一聲,冰封之力席捲而來!

雪龍化為巨龍,白色巨龍,瞬間冰封天地,金鋒化為金龍,如同一道金芒,穿梭而過,直接將對方頭顱洞穿。

後方,蘇宇一臉冷漠,一腳踢出,腳上露出無數的死氣,覆蓋了整個大殿。

一眨眼,一聲凄厲響聲傳出!

三大強者,都沒準備好,都在針對蘇宇,還沒反應過來,磐石崖老人被殺,接著天蠶領的女子被殺,緊接著,這位虎魄洞的強者,在蘇宇幾人聯手的情況下,眨眼間被擊殺當場!

這一刻,大家都反應過來了!

逃!

不可思議!

黑墓是頂級強者,而刀主和雪龍,已經投靠了黑墓!

就在他們要逃亡的瞬間,蘇宇幽冷聲傳來:「都別動,跪下,饒你們不死,誰逃誰死!」

轟!

一抹刀光,映射天地,蘇宇一刀將剛要逃竄的七生斬殺當場!

下一刻,轉身一拳,靠著那妖嬈女子的身子,一拳將智谷活活打成了肉泥!

血液,濺射到了女子臉上!

她臉色有些發白,咬著牙:「你……」

蘇宇淡淡道:「閉嘴!以我的實力,加入禁地毫無難處,旁邊這小老頭實力也不如我許多,我加入死靈地獄,死靈之主絕對會接納,所以……真殺了你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!他也是,死靈地獄殘酷無比,殺了他,我這陰死大道的強者加入,大概很受歡迎!」

身後,那瘦小老人臉色微變,沒有吭聲。

是的,死靈地獄,也是弱肉強食!

黑墓真殺了他……然後投奔了死靈地獄,冥土大帝會接納嗎?

會的!

而蘇宇,冷漠道:「何況,待我收攏了此地這麼多強者,一起加入,任何一個禁地,都不會拒絕我的加入,所以二位……還是消停一點,我不想和禁地為敵,但是,你們代表不了禁地!」

話落,蘇宇冷哼一聲,喝道:「跪下!」

轟!

一腳踢出,活活將一尊二等強者踢的四分五裂,蘇宇喝道:「雪龍,刀主,但凡站著的,除了兩大使者,全部擊殺!六方山、雪龍山、刀谷強者聽令!凡是站著的,殺!」

原本,這些人未必會聽話!

當三大一等被殺,兩位使者被震懾,一瞬間,這些人迅速變了,再也不是和之前一樣不動彈了,包括剛剛逃到雪龍山和刀谷的那兩位,也急忙和其他幾位二等強者,迅速出手,擊殺那些想要逃離或者站立的強者。

紛紛暴吼道:「跪下!」

「殺!」

「……」

場面,極其的詭異!

兩大禁地強者,一動不動,額頭上汗液都在滲透,因為蘇宇比他們強,而且,一直鎖定他們,他們不能動,動,可能會被殺!

而大殿中,一些想要逃離的強者,還沒來得及逃離,忽然,身邊有人暴起,直接出手,這些人見風使舵可是極其厲害的,一下子,有人吼道:「黑墓大人,我效忠大人,他想逃,我去殺了他!」

「大人,我投降!」

「……」

這就是一群散修!

當蘇宇強大的時候,這些人,一下子知道該如何選擇了!

投降!

這也是禁地放任散修強大的原因,因為他們不怕,一旦有強者殺來,這些人很快會投降,從無例外,今日禁地使者不管用,那是因為這倆不夠強大!

被蘇宇震懾住了!

否則,有一人擋住蘇宇,那很快,禁地之威,要遠大於蘇宇之威!

一眨眼,多人被殺當場!

下一刻,刀主半跪在地,刀上染血,咧嘴笑道:「大人,不聽話的,已經伏誅!」

放眼看去,屋內屋外,跪著上百規則之主!

蘇宇忽然一聲嘆息,搖頭:「烏合之眾!」

上百規則之主!

這要是在萬界,哪怕散亂的萬族,沒有七八位一等,都沒辦法震懾住對方,結果……在這,不需要!

領頭的幾位被殺了,其他人,瞬間就投降了!

跪的比跑的還快!

這不是烏合之眾,哪還能是什麼?

哪怕現在,這些人齊心反抗,蘇宇其實也沒辦法鎮壓,至於擊殺……一起跑,蘇宇能殺十個,算他牛!

真實情況是,都一起跑,蘇宇能殺七八個,那就是極限了!

而現在,卻是跪著滿地的規則之主,一個個膽戰心驚,壓根沒有心思跑,也沒心思反抗!

蘇宇一聲嘆息,就這種垃圾,帶出去打禁地?

別鬧了!

當然,真要融入天地……也許還有希望,可以限制了!

否則,不受限制,蘇宇要說帶著他們打禁地,不需要三秒,他身後的人能跑光了!

嘆息之後,便是笑容燦爛!

這一刻,還活著22位二等強者,三四等的,上百位!

活著就行!

死了的,沒人在意。

而這一刻,他面前,兩位禁地使者,都是微微變色。

變色之後,眼神卻是變幻不定。

這黑墓,很強!

可是,現在就算鎮壓了,那又如何!

禁地一聲令下,這些人,都會逃走!

不需要多,禁地來一位22道以上的強者,壓下這黑墓,他手下人就會將黑墓的人頭送到禁地之中!

而此刻的蘇宇,卻是不管這些,笑容燦爛!

發出了猖狂笑聲!

「六方山,從此,只有我黑墓才是唯一首領!諸位,看來,是我贏了!」

他看向兩位使者,忽然齜牙笑了起來。

殺?

不好殺!

不殺?

我看你們不爽!

要不,也斷了道,融我天地算了?

剛剛殺了三個一等威懾!

現在蘇宇後悔了,我需要強者,一等的,我很需要,這倆不能殺了,得留著,你們,得進入我天地!

至於禁地那邊……一時半會的誰知道?

我還能逗留很久不成?

迅速打下禁斷峽谷,強化天地,不需要太強,等我能從禁地之主手中逃生了,我連你禁地都要干!

眾人被他笑的頭皮發麻!

兩位一等,也是臉色微變。

這黑墓,不會瘋狂到要殺他們吧?

而蘇宇,手上一塊令牌閃爍,笑道:「我奉天穹山之令,執掌禁斷峽谷,二位,有事去找天穹山說!其他人,也無需擔心,我乃天穹山客卿,奉劍尊之令,執掌禁斷峽谷,山主實力蓋天,哪怕死靈之主和落魂谷主,又能如何?」

此話一出,四周,忽然喘息聲響起。

大家瞬間瞭然!

原來如此!

難怪黑墓如此猖狂,原來是有禁地兜底!

這下子,倒是安心了!

有禁地當靠山就行!

其他的,都是禁地的事了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天穹山。

那強大的身影,忽然眉頭一皺,看向遠處,微微皺眉,抬頭看天,喃喃道:「是誰?」

好像在算計自己,又好像不是。

古怪!

他掐指一算,微微皺眉,「強者?隔絕天地?」

愈發古怪!

可能還是一位隔絕了天地的強者,在算計自己,心血來潮,恐怕不是什麼好事!

是禁地之主嗎?

誰?

天穹山主陡然冷笑一聲:「來便是!」

實力滔天的他,根本無懼!

膽大包天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79章 鎮壓四方(萬更求訂閱)

90.3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