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4章 了不得的秘密(求訂閱)

第884章 了不得的秘密(求訂閱)

「禁斷峽谷有熱鬧可看了!」

最近,天門內的世界不復死寂,而是熱鬧了起來。

很多年了,也就死靈之主折騰出了點大動靜,而文王這邊,這些年一直和永生山在斗,並未蔓延,文王也擔心其他禁地之主聯手圍剿他。

安靜了許多歲月,不曾想,現在倒是熱鬧了起來。

以往的熱鬧,大家看不了,也看不起。

太強!

可這一次的熱鬧,大家可以看。

參戰的強者,雖然多,可還在散修接受範圍內!

禁地峽谷之外,有剛閉關出來的散修,聽到眾人議論,小心翼翼,隔著老遠問道:「敢問道友,禁斷峽谷有何熱鬧可看?難道是禁地之會開始了?」

「非也!」

那散播消息的散修,一臉笑容道:「道友不知,這禁斷峽谷,三大禁地起了衝突,以散修為基,正在鬥法!這幾日,不斷有三方禁地修者參戰!正在比斗,車輪戰,戰鬥不休!散修也可上場參戰,代表一方,贏一場,都有機會得到禁地認可,甚至有人可以拿到禁地客卿之令……」

此話一出,那剛出關的散修,頓時一驚:「禁地鬥法?」

「是!不過,現在還好,禁地中那些頂級存在還沒參與,目前,也只是劍尊、修羅使、冥土大帝幾位隔空鬥法,還沒到他們也親自下場的地步!」

這話一出,四面八方,都是一群人震動。

三大強者隔空鬥法!

禁地鬥法,很多年沒看過了。

「道友,這熱鬧在哪可看?」

「光明城!」

「光明城?」

「就是六方山和虎魄洞,也就是天穹山和死靈地獄幾家的附庸勢力,而今,都有禁地強者出面,現在還限制在25道之下的爭鬥……我看,這麼下去,禁地之會再不開,25道之上的強者都得下場廝殺了!」

「道友,那一起前往如何?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人,開始搭夥前往,單獨一人,擔心出事,人多更安全一些。

……

而此刻,整個禁斷峽谷,說是熱鬧,實際上空蕩蕩的,人都跑到光明城去了。

不止散修,連六方山這些大勢力,乾脆就把老巢都給搬到了光明城。

光明城中。

那個擂台,此刻血跡斑斑。

擂台之外,一層層光罩閃爍。

擂台之內,轟隆一聲巨響。

一位三等散修被格殺當場!

擂台兩邊,雙方強者劍拔弩張,六方山這邊,雪龍看到這一幕,眼神微變,喝道:「還有散修願替六方山出戰嗎?我六方山,奉天穹山之令,鎮壓禁斷峽谷,連勝五場,便可拿兵堂客卿之令!」

四周,一群散修,有人激動,有些忐忑,有人無奈。

沒那個實力!

這上場的,沒有8道以上實力,大多會被對手擊殺。

這已經是第三天了!

雙方鬥法的第三天!

一開始,還是兩邊強者交戰,接著,六方山率先發動散修,臨時出戰,連勝五場,直接拿客卿令。

別說,一開始還真有散修拿到了。

可是,虎魄洞這邊,也很快學著六方山,發動了散修。

三天下來,散修已經戰死了二三十位了!

可拿到令牌的,寥寥無幾。

此刻,六方山發動散修,應者寥寥,都怕了。。

雪龍見狀,咬牙,喝道:「連勝三場,可得出天門名額一個,勝五場,名額一個,客卿之令一枚!」

此話一出,瞬間掀起軒然大波。

人群中,一位一等強者,頓時臉色微變,沉聲道:「雪龍,此話當真?你們還有出天門名額?」

雪龍沉聲道:「雖然還沒定,我們也不知道六方山可以拿到多少……可是,你們別忘了,我天穹山乃是第一禁地!」

「哼!」

對面,曲冷笑一聲,幽幽道:「第一禁地?你把我死靈地獄放在哪了?」

雪龍懶得搭理他,再次道:「天穹山幾個名額還是可以拿出來的!」

她側頭看向佇立高空,冷峻無比的劍空,喊道:「劍空大人,我天穹山,也有分配名額的資格吧?」

劍空微微點頭,淡淡道:「雪龍所言,便是我的承諾!連勝三場,我天穹山便贈予名額一個!」

他冷冷看向對面。

而對面,此刻也有強者無數,那黑龍化身的道人,冷笑一聲,幽冷道:「名額?說的好像誰沒有一樣……」

劍空冷笑:「你死靈地獄,還真沒有!黑龍,你以為你死靈地獄可以拿到?給誰,也不會給你死靈地獄!」

黑龍臉色微變。

而就在此刻,黑龍身邊,一尊如同雪蓮綻放般的冷艷女子,清冷無比,淡淡道:「死靈地獄沒有,我落魂谷還是有的,為我兩大禁地出戰者,無需連勝三場,累勝三場,我落魂谷自己不出去,也會讓出名額!」

「你……」

劍空皺眉,卻是沒再說什麼,俯瞰下方輔修,淡淡道:「天穹山多強,諸位心中明白!死靈地獄來歷,諸位也清楚!至於落魂谷……小家子氣十足,修鍊的大道,都是一些陰魅之道……」

「劍空!」

那如雪蓮般的女子,頓時臉色冰寒:「你敢誹謗我落魂谷?」

劍空淡淡道:「事實如此!這禁斷峽谷四大禁地,我天穹山最擅兵道,戰道,斗道!而永生山最擅法道!死靈地獄拋去外來戶身份,戰力也不弱……倒是你落魂谷,什麼情況,大家有數!」

他有些不屑:「事實在這,誰不清楚?」

的確,四大禁地,落魂谷最弱不說,六大索魂使,也不如其他幾家禁地強者,冥土、劍尊這些人,都是28道甚至更強一些。

而落魂谷最強的天魂使,也不過27道左右,其他幾大使者,可能都這是25道,那修羅使也就是這女子和裳背後的強者,可能最近達到了26道之力。

的確是頂級強者,可比起冥土和劍尊,還要差一些。

還有禁地之主,落魂谷的禁地之主雖然也好像達到了32道之力,可死靈之主、天穹山主,水不比他強?

至於法,這位修萬法之道的強者,隱約好像可開天了,戰力也是極強的,若不是如此,武王和文王也不會聯手都鬥不過他。

這一刻的劍空,也是被他們惹的心煩,直接就懟了上去。

修劍道,講究念頭通達。

可最近,六方山卻是隱約處於下風,幾次戰鬥都失利,死的人比對方要多,兩家聯手壓制這邊,黑龍來了還不夠,對面那女子,也是落魂谷的一位22道強者。

兩人聯手壓制自己,讓劍空更是不滿!

黑龍見狀,也懶得讓女子和劍空爭吵,實際上,他也這麼認為的,但是現在好歹同盟,倒是不好多說,見狀,喝道:「劍空,不敢再戰,就讓六方山認輸,廢話忒多!」

劍空冷笑:「不敢?」

他話都沒說完,下方,刀主陡然飛出,咬牙,帶著傷勢,喝道:「大人,我去!」

劍空微微皺眉,刀主只有17道之力,之前和曲交戰,受傷了,現在再戰……

果然,對面,那曲幽幽笑道:「你要找死,我成全你!」

話落,兩人瞬間進入擂台,動靜極大,一眨眼,打的天崩地裂。

而此刻,這樣巨大的動靜,也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。

連帶著城內,好像某個屋子,有些動靜,大家也沒在意了,誰修鍊被擾亂了吧?

……

而此刻的蘇宇,在天地中,一掌拍出!

對面那雄壯男子,儘管被他壓制,卻是暴吼連連,一股禁錮之力從身上爆發,禁錮蘇宇,不止如此,肉身也是強悍無邊,一拳打向蘇宇!

男子眼神露出焦急之色,帶著一些憤怒:「都是陰謀!混賬東西,都是陰謀!」

剛剛兩位一等,在外忽然戰鬥起來,動靜極大,也是因為蘇宇需要調集更多的力量,遮掩行蹤,不得不讓兩人去戰鬥一場,擾亂大家的視線。

這就是外面鬥法的好處!

動靜大一點,也沒人會在意。

而此刻,蘇宇卻是興奮,釣到大魚了!

釣到今日,總算是釣到了一條大魚。

他笑容燦爛無比:「你不是散修,告訴我,你來自哪家禁地?」

很強!

而且擅長的大道,不是一種,而是兩種,一種禁錮,一種居然是肉身道。

而實力,也強大的很。

24道之力!

這算是踏入至強者道路上的極限了,再往上,在禁地中,就是霸主一級的存在了!

24道,這也幾乎是散修中的極限,當然,散修其實很少有這樣的強者。

蘇宇不是拿不下對方,在自己的天地,怎麼可能拿不下?

可是……這地方,還有很多人呢。

不能用全力,否則天地之力全開,那光明城很容易暴露。

蘇宇看著對方,忽然道:「不對,你擅長三種大道,還有一種是斂息大道!」

差點都忘了!

這位,蘇宇之前沒深入探查,但是大體上也掃蕩了一下,大概18道的樣子,手到擒來,結果真來收服對方,卻是遇到了硬茬子了!

24道之力!

對面那男子,眼神冷厲,心中卻是駭然。

陰謀!

這光明城,就是個天大的陰謀!

什麼比斗,什麼鬥法,都是假的。

這地方,埋伏著一位強者,不斷襲殺那些散修,關鍵是……他感覺到自己被壓制了,他眼神閃爍,萬法領域?

此人,是永生山強者嗎?

永生山的萬法領域,倒是名氣不小。

可是,能壓制自己實力,此人難道是永生山的脈主?

沒聽說過!

他不再多想,逃!

轟!

一聲巨響,他一拳打向虛空,蘇宇卻是瞬間浮現,一掌拍下,這一掌和這一拳,結果都帶著一些禁錮之力,蘇宇忽然發現,自己動作僵硬起來。

有些驚訝,這禁錮大道不一般,還有些麻痹作用!

那男子別看肉身強大,其實都是幌子,並非肉身道為主,一眨眼,粗大的手掌,靈活無比,穿梭虛空,眨眼間在空中編織出了一張大網,迅速朝蘇宇落去。

他無心多戰,只想逃離。

此地不宜久留!

自己這次栽了,原想著此地最多幾位22道強者,哪曾想,暗中還有強者蟄伏。

大網迅速朝蘇宇落下,帶著強烈的禁錮之力,還帶著麻痹之意。

連蘇宇,都稍微被禁錮了一瞬間!

蘇宇迅速大道震蕩,將這股力量震退,笑道:「厲害!可惜,我不能全力以赴,要不然,還真要和你好好玩玩!」

此刻的他,大概也就爆發了23道之力左右,大部分力量,在維持天地運轉!

而蘇宇,對此人來歷更感興趣。

三條強大的大道!

禁錮、肉身、斂息。

看起來五大三粗的,憨憨的武夫,實際上不是,差點連蘇宇都走了眼,此人實力很強,更強的還是遮掩能力,蘇宇都差點看走了眼。

那一般情況下,只有禁地之主能看穿此人了。

禁地強者,雖然有些喜歡白龍魚服,可是,一位24道強者,也沒必要搞的如此小心翼翼,蘇宇知道,城內還有一些禁地強者,但是,也沒人和這位一樣,壓根看不出來偽裝。

「鎖!」

天地中浮現一把鎖,朝他落下。

不止如此,四面八方,一道道門戶浮現,封鎖了他的去路,在自己天地中想逃?

可能嗎?

此刻,那男子也急了,咬牙吼道:「你再糾纏不休,我若是死戰到底,此地秘密暴露,你也沒好下場!永生山居然暗中打造光明城,對付散修,甚至想對付三大禁地……你在找死!」

蘇宇冷笑,不理他,一道道大道之力浮現,朝他攻殺而去!

對方被他壓制,大概也只有23道之力,蘇宇也只能爆發出這麼多的力量,再強,天地動搖,那就容易被人發現異常了。

同階!

起碼此刻算是同階。

蘇宇還真不信了!

他一直越階而戰,還鬥不過一個同階強者。

「這也是我提升之後,遇到的第一位戰力不錯的對手……大個子,打的過癮了,我就放了你!」

「哼!」

男子冷哼一聲,說的簡單,誰會信?

他也不再廢話,一拳打出,這一拳,也夾雜著封印之力,蘇宇一刀劈出,劈碎了那些封印之力,兩人瞬間交手到了一起。

轟隆隆!

一陣巨響傳出,蘇宇各種大道之力爆發。

雷霆、封印、禁錮、靜默、嗜血、破滅、腐蝕……

各種大道爆發!

男子越戰越心驚,蘇宇一開始好像不太熟練,可能是新晉強者,可是,越戰越是熟練,很快,對方就熟練了戰法。

層出不窮的戰鬥手段,讓平日里同階幾乎無對手的壯漢,漸漸地感受到了壓力!

他有些焦急!

這麼下去不行!

再這麼下去,他可能會被對方擊敗,擊敗不可怕,主要是這什麼鬼地方?

兩位20多道的強者戰鬥到現在,卻是沒有任何人來。

這可是在城內!

那麼多強者,還有幾位22道強者,就沒一人發現嗎?

他還想鬧出大動靜,讓人來探查,讓此人自己撤離呢!

此刻,男子也忍不住了:「此地到底是什麼地方?」

蘇宇笑了,不理。

什麼地方?

我體內!

他只是想熟練一下提升后的戰鬥手段,手生了,否則,他自己現在不能抽取大量力量,可是,就在這層天地外,這時候佇立著近百位強者。

其中,一等強者都有6位!

二等的超過30位!

真要全部出手,別說你24道,你26道,都得被打爆!

不過蘇宇不急,他現在天地還穩固,先和此人斗下去再說。

蘇宇各種大道之力爆發,對方越戰越心驚。

永生山的萬法道?

萬法道,也是大道極多,算是融道中的一種,有些禁地之主,走的就是多條大道融合,之後合一,達到了32道的水平。

有些和武王一樣,那種一道到底,直接壯大到32道之力。

萬法道,顯然屬於前者。

可這麼多大道……也是少見。

萬法道號稱萬法,實際上,哪怕法這個超等,修鍊的大道,也不會超過百條。

而眼前這個年輕人,此刻已經動用各種大道數十條了,甚至還在不斷動用新的大道!

「你是法的什麼人?」

男子低喝!

此人是法的嫡傳?還是血脈?

在禁斷峽谷,會這些的,也就永生山了。

蘇宇懶得接話,不斷轟殺,各種大道不斷調試,此刻,蘇宇還是發現了一些弊端,自己大道,又出現了一些失衡。

不一樣強度的大道,差距太大的話,上一刻還是一等,眨眼間就是四等,落差太大,這種情況下,一旦遭遇比自己強的對手,抓住了契機,很容易格殺自己!

蘇宇微微皺眉,沒辦法。

這大道,又不是說,自己想融入什麼大道就融入什麼大道的,終究還是有偏差的。

他只能盡量去調整平衡!

蘇宇不斷出手!

轟隆隆!

整個天地中,或者說竅**,打的天翻地覆,比外界兩位一等戰鬥要強烈的多。

那男子越來越急切了!

我到底在哪?

哪怕是萬法域,這麼戰鬥下去,也該破了,卻是遲遲沒有。

對方越戰越勇!

他快有些承受不住了!

想到這,男子陡然一咬牙,暴吼一聲,在蘇宇有些震撼的眼神下,男子氣血暴增,大道爆發到了極致,蘇宇急忙道:「別,那邊不能打破……」

男子大喜!

找對地方了!

去你大爺的!

就在這,生路!

而蘇宇,真的急了,別啊!

那邊打破了,外面是一百多位強者,這要是一下子出手打死了這位,太不划算了,蘇宇急忙喊道:「不要殺他!」

男子都沒聽到這話,聽到了也懶得搭理。

他拳頭一瞬間爆發到了極致!

一拳打出!

轟!

天地壁壘破了!

男子看到禁錮破了,頓時大喜。

「哈哈哈,我……」

他想狂呼,我出來了!

你完了!

這永生山的強者,暗中埋伏,沒人知曉,和這壁壘有關,現在我出來了,你死定了!

我一定要揭穿你的陰謀!

可當他大笑出聲,剛想說幾句,忽然臉色劇變!

就在他前方,上百位強者佇立,有人震撼。

出來了?

劫主沒拿下對方?

當然,都是強者,不妨礙他們出手,一瞬間,領頭的6位一等,紛紛吼道:「出手!」

轟!

上百大道,紛紛爆發!

弱的四等,強的一等。

一股滔天之力席捲而來!

男子臉色狂變,卧槽!

我到底進了哪?

他原以為,是逃出生天了,現在才發現,這哪是逃走了,這是掉入狼窩了!

他再強,遭遇百來位強者同時出手,他也擋不住啊!

真能擋住,他就不是24道,早就跨入超等了!

「不……」

男子絕望大吼!

這次死定了!

而這一刻,蘇宇再次吼道:「不要殺了他……」

與此同時,蘇宇不斷抽取力量,抽取那些人的力量,削弱他們的爆發力!

轟!

一聲巨響!

男子肉身哪怕強大,也無法抵擋,一瞬間,被這一擊打的肉身破碎,意志海浮現,那些大道之力剛要覆滅他的意志海,蘇宇總算趕到,一把將所有力量全部汲取,泯滅!

蘇宇長長舒了口氣。

而那男子,肉身再次恢復,臉色慘白,肉身虛弱,看向蘇宇,再看那上百強者。

只見那上百強者,一個個膽戰心驚,紛紛單膝跪地,齊聲喊道:「劫主恕罪!」

蘇宇擺擺手:「沒事!只是擔心你們殺了他,我損失太大!」

眾人瞭然!

的確強大!

雖說大家不是拚命,還被蘇宇削弱了不少力量,可一擊之下,沒能瞬間將對方肉身和意志海一起打爆,這位的實力,也超乎尋常了!

而男子,一臉駭然,看向蘇宇。

劫主?

誰?

沒聽說過!

可這麾下實力,卻是不弱,足足6位16道之上的強者,還有上百位規則之主。

他咽了咽口水,這下子算是知道,為何剛剛這位不讓自己從這跑了。

找死啊!

此刻,他忍不住看向蘇宇:「你到底要做什麼?」

他咬著牙:「你可知道,你若是殺了我,一定會付出代價的,哪怕囚禁我,我遲遲不回去,你也會遭殃的,此地的秘密,遲早會暴露!」

他迅速道:「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在光明城,在幾大禁地的眼皮子底下設下這樣的局!」

蘇宇笑了笑。

看向男子:「實力不弱!」

說著,又笑道:「設下這樣的局,那又如何呢?」

男子咬牙:「你別太囂張了,禁地如今大量強者奔赴此地,你大概沒想到吧!六方山和虎魄洞,會引來如此多的禁地強者!」

甚至連三大帝尊級強者都被引誘來了!

可想而知,有多危險。

蘇宇笑眯眯地看著他:「這話說的,我怎麼沒想到了?沒想到,我還能讓刀主、曲他們引誘這些人來這?」

「……」

男子一驚,駭然地看著蘇宇,什麼意思?

蘇宇笑容燦爛:「怎麼了?」

「你……你什麼意思?」

蘇宇笑道:「合著,你還沒認出我是吧?介紹一下,六方山之主,黑墓!哦,還有虎魄洞之主,磐石崖之主,天蠶領之主……」

蘇宇笑容燦爛:「懂了嗎?」

「……」

男子駭然失色!

懂了!

這傢伙,不是隱藏在這,不是避著那些散修勢力做這事,而是……那些散修勢力,都是他在執掌!

這……不可能!

他可是知道的,如今,外面兩方勢力,足足有14位16道以上強者的!

他驚駭道:「不可能,禁地怎麼可能會配合你,會臣服你……」

蘇宇笑道:「沒,只是利用一下罷了!外面那14位強者,黑龍、劍空,包括落魂谷另外兩位都不是我的人,我的人只有10位在那!」

當然,現在不止14位了,雙方又在調兵,落魂谷那22道的女子,就是剛來不久的,而劍空也在徵調人手。

蘇宇這邊,其實到現在,也就16位一等。

也就!

男子臉色愈加複雜,「你……好大的膽子!」

瘋了!

這是在和三大禁地為敵啊!

他迅速看向那些人,急忙道:「我認識你,地究,你們也瘋了嗎?」

他認識一些散修!

這裡,好像都是散修,都瘋了吧!

散修居然敢和禁地作對!

是不是被這黑墓蠱惑了?

而此刻,他喊的那位一等強者,笑了笑道:「我們沒瘋!沒想到道友如此強大……至於禁地,禁地又不是與生俱來,也是人開創而來……既然他們能成禁地,劫主大人在,我們散修,自然也能開創一方禁地!」

「你們瘋了!」

男子吼道:「他?他是很不錯,大概24道之力的樣子,可你們根本不懂禁地的強大,那些禁地之主,大多都是32道之力,哪怕弱小的禁地之主,最弱的,也沒見過低於30道之力的,而且還都有一些特殊手段……」

一旁,蘇宇笑了笑,有些不好意思道:「那個……不好意思啊,剛剛打你,我大概用了兩成力!」

男子陡然轉頭,忽然冷笑:「虛張聲勢,怎麼可能……」

裝強大嗎?

蘇宇嘆息,其他人也是嘆息,那地究一臉唏噓:「道友……真是愚蠢!這光明城,乃是大人天地,大人需要維持光明城,說兩成力對付道友都算大人謙虛了!」

地究一臉崇拜道:「大人實力滔天,開闢天地,很快,大人就會成為禁地之主級的存在……」

這一次,不需要蘇宇再去解釋什麼。

這些人,上百人,七嘴八舌地不斷朝男子灌輸一些情況。

開天者,720條大道,融道天地,建立禁地,禁斷峽谷所有勢力早已臣服……都是自己人!

這一切,聽的男子駭然。

不可能!

開天者?

他不信!

男子下一刻忍不住吼道:「不可能的!這個時代,不可能再有開天者!你們被他騙了!你們懂什麼?在這個時代,不會再出開天者的,除非出去過,進入過萬界,汲取過大量的陽界氣息!又或者早就在當年開過天地,否則,不可能開天的!」

他忽然發現,這些人被騙了!

他吼道:「你們被他欺騙了!哪怕永生山的法,其實早就能開天,可是,他陽氣不足,不得不汲取文鈺的陽氣,想辦法開天……結果被文鈺算計了……你們什麼都不懂!」

一群蠢貨,你們都被騙了!

為了取信他們,他急忙道:「法多強?可是哪怕他,修鍊了百多條大道,也無法開天,他只能汲取文鈺的陽氣,汲取她的萬道之力,去開創自己的天地……他算是半成功了,可也失敗了,他開闢的半個天地,充滿了大量文鈺的大道之力,文鈺並未失控,反而轄制了法,這才造成多年下來,文鈺依舊沒被殺的情況……你們什麼都不懂!他說開天,你們居然會相信!」

一群人茫然,什麼鬼?

你是白痴吧!

我們好歹也是強者,是不是開天,我們能不清楚嗎?

我們斷了道,我們續了道,我們還活著,我們實力都在……你是個蠢貨嗎?

光明城都在呢!

你知道個屁啊!

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消息,就敢胡說八道,質疑劫主!

人群中,那地究笑道:「劫主,此人冥頑不靈,造謠生事,我看,不如殺了算了,想收服他,很難!」

男子急了,「真的,我乃24道修者,而且來歷非凡,我豈會欺騙諸位!」

一旁,蘇宇卻是托著胳膊,摸著下巴,陷入了沉思。

有意思了!

開天……無法開闢的?

因為陽氣不足?

也就是萬界的氣息不夠,所以無法開天,除非來自萬界,或者在天門封鎖前就開天成功!

法開天無法成功,但是他開了,借用了時光師的力量。

而時光師,也是個牛人,她好像控制了對方的天地核心,藉機反制了對方,導致法這些年,一直沒辦法擊殺時光師!

都是絕密啊!

蘇宇忽然對此人身份來了興趣,這些事,知道的人沒幾個吧?

反正他認識的一等,沒一個知道這事的。

否則,早就該質疑了。

而今沒人相信,因為大家都成功了,有時候,真理不在少數人手中的,大家都篤信,你說出來,那就是假的,造謠了!

顯然,男子的話,沒人信。

因為大家都體驗到了融入天地的感覺!

而男子,有些悲哀,他吼了一陣,沒人信他。

男子悲哀無比:「一群蠢貨,都被他黑墓欺騙了,你們知道嗎?怎麼可能開天……我們是過去的時代,過去的人物,只有過去,沒有未來,開天代表了未來……都已經破滅的時代了,怎麼可能會出開天者!」

太悲哀了!

這黑墓,如何做到的?

他相信,大家不至於那麼蠢,輕易就相信了他,可是,現在這些人如此篤信,到底是因為什麼?

蘇宇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他,許久,笑道:「說夠了嗎?」

男子咬牙看著他:「你這魔鬼,你欺騙了這些人,他們也很愚蠢,居然都相信了你,我是不會相信你的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你叫什麼?」

「哼!」

男子冷哼一聲!

蘇宇搖搖頭,「一點不聽話,也不可愛!你這種人啊,就該強行解決!」

說著,不管那麼多,直接上前一步,抓住了重傷的男子。

算了,你不信沒關係。

老子自然有辦法讓你相信!

強行相信!

現在你不說什麼,待會,你三觀被顛覆,自然會說了。

蘇宇強行剝離他的大道之力!

果然,三條強大的大道浮現出來,男子咆哮道:「你休想讓我上當,你殺我,你一定會後悔的……」

他劇烈掙扎!

可是,重傷的他,此刻,如何能掙脫蘇宇的控制?

何況,附近還有這麼多強者。

蘇宇一條條大道,強行剝離。

等剝離了肉身大道,蘇宇遲疑了一下,還是道:「算了,肉身道我一直不給人修,你不弱,先修著吧!」

他之前,不太願意再修鍊一些萬界強大的大道。

可現在,這位真不弱。

斷了肉身道,有些可惜了!

先續著吧!

轟!

肉身大道崩斷!

蘇宇直接汲取對方的肉身大道之力,續接自己的大道,笑道:「自己融入感悟,當然,不急於一時,感悟都在你自己心中,你要是願意一直弱小下去,不感悟也行!」

他繼續崩斷第二條大道。

然後是第三條。

都很強大!

男子先是絕望等死,接著滿臉駭然,再接著,一臉獃滯。

等到三條大道都被續接上了,他因為沒融入感悟,大道雖強,可比起24道差的遠,但是,他可以確定,自己還活著。

他獃滯道:「不可能的……都是假的!是幻境?假的!除非從萬界中走出,或者汲取了大量的萬界力量,否則,不可能開天成功的……我不信……」

這顛覆了他的三觀!

開天,他知道的。

死靈之主在這開天的時候,他還問過一些老人,結果人家給他的答覆,都是一樣的,不行!

在門內開天,過去時代的人,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禁地之主也不行!

別看現在外界傳聞,一些禁地之主開天了,都是扯淡!

法,倒是真的開了半個天。

可惜,也正因為貪婪,正因為妄圖長生不死,不死不滅,結果反而被文鈺給限制住了,否則,也沒必要和文王他們糾纏到現在。

而現在,一個開天者,在他面前出現了!

他真的續接了大道!

他不信!

他一拳打出,那種真真實實的爆發感,不是假的!

「不,不會的……對,我太弱了,現在看不透,我恢復實力,我就可以看透了,都是障眼法……」

他迅速融入感悟,強大大道!

三條大道,瞬間強大起來!

他的氣息,也在迅速變強。

眨眼間,就達到了16道之力。

而蘇宇,此刻也默默感悟著,體悟著,享受著。

漸漸地,氣息有些變化。

有點朝29道進發的意思,然而,還是感覺差了一點點,蘇宇微微凝眉,還不夠嗎?

一位24道強者啊!

這麼說來,等收服了劍空了他們,才能跨入29道了,那30道……難度就大了!

「30道的話,難道需要幾位強者?」

哪幾位?

當然是劍尊他們了!

蘇宇心中嘆息一聲,而此刻,男子氣息一路恢復到了20道,這才戛然而止!

是的,20道。

此刻,蘇宇的天地,足以支撐20道強者了。

不過,蘇宇並不是太滿足。

等他到了20道,可能會支持24道的強者,因為越往後,他也越強大,他提升一道之力,其實比之前要強的多。

但是,想維持25道之上的強者,難度就很高了。

可能需要更進一步!

而男子,恢復到了20道之力,也愣住了,喃喃道:「不……這是……天地之主的禁錮?」

他陡然看向蘇宇,「你連這個都知道……你……你偽裝的真像,你居然知道天地之主,實力不夠,會禁錮天地中的強者實力……你……認識一位天地之主?還是有人告訴你的?」

你裝的可真像啊!

蘇宇撇撇嘴,忽然禁錮了他的實力,接著,無數雷霆從天而降,轟隆隆地劈的男子大聲慘叫!

不止如此,空中,皮鞭浮現,一鞭又一鞭的劈打!

打的對方不斷慘叫!

蘇宇淡淡道:「都是障眼法,別怕,打不死你,什麼時候說不是障眼法了,再來找我!」

話落,蘇宇一揮手,對方消失,出現在了遠處,被雷霆和皮鞭打的凄厲慘叫,卻是死也不信,怒吼道:「都是假的!」

「我不怕!」

不可能有開天者的!

而其他人,一個個也是無語,活該,打死你這孫子!

還假的呢!

打成那樣了!

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蘇宇正在忙別的,忽然,聽到了一聲微弱至極的痛苦呻吟聲:「我信了,真的,別……別打了……」

當蘇宇再次浮現,男子被打的已經不成人形,凄慘無比,虛弱無比,打的渾身血流如注,凄慘道:「我……信了……是真的……假的大道之力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讓我痛不欲生……」

「可是……不應該啊……」

他凄然道:「不應該啊……除非……你……你從萬界而來……或者……你是文王他們在此地生下的後裔……」

他忽然一愣,陡然看向蘇宇,駭然無比!

你……難道真是文王這些人在這門後生下的後裔?

「不……不可能啊……文王他們……有……有時間……誕生後裔嗎?」

他結結巴巴,一臉駭然,我……難道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?

我的天!

此人,可能是文王或者武王的後裔!

門后誕生的後裔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84章 了不得的秘密(求訂閱)

90.8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