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7章 死靈地獄(求訂閱)

第887章 死靈地獄(求訂閱)

三大強者降服。

然而,蘇宇礙於自己之前的決定,此刻,除了劍空能執掌劍道,黑龍和雪蓮這兩位來自禁地的22道強者,只能融入其他人。

曲,也順理成章,和裳一起跨入了20道。

羨慕的刀主他們都想哭!

憑啥!

他們也很想迅速進步,可刀主弄了好些天,也才進入了18道,至於雪龍,到現在也只是17道。

不羨慕都不行!

……

此刻,融入天地,執掌劍道的劍空,實力倒是沒下滑,隨著蘇宇進入29道,劍空融入后,居然還保持住了全部實力,也成了蘇宇目前麾下第一強者,22道。

日月若是沒被鎮壓,那也能恢復到22道之力。

這時候的劍空,顯得有些糾結。

他是降了,可他父親呢?

劍空忍不住道:「黑……劫主,我父不可能會降的,他是山主最信任的人,而且實力強大,他不會自降實力,降服劫主的!」

其他人投降,那是因為大多都是散修。

而劍空他們投降,一方面是生命的威脅,一方面是機會還是有的。

可劍尊投降蘇宇……有好處嗎?

沒有!

起碼目前一點都沒有,不但如此,實力還會下滑許多。

就算劍空將大道之力讓給了他父親,他父親也無法恢復到巔峰期實力。

又不能恢復,還背叛了最信任他的天穹之主,劍空糾結道:「所以我父若是真來了,更大的可能,只會和劫主死戰到底!」

劍修,脾氣還是很火爆的!

劍尊實力又強,憑啥投靠蘇宇?

猶豫了一下,劍空還是道:「而且我父實力強大……」

換句話說,你未必打得過啊!

是的,劍尊很強的!

蘇宇微微點頭:「我見過一次,大概在28道到29道之間,應該沒到30道之力。」

也就是和他現在相當。

可是……

蘇宇眯著眼笑道:「黑龍和雪蓮不說,你也不算,那不還是有18位嗎?」

18位一等!

聯手之下,加上蘇宇,你劍尊也得跪!

32道之前,一等強者當然有差距。

可這樣的差距,是可以彌補的,人海戰術!

32道之後,那實力差距就很大了。

其實也不是無法用人海戰術,可這樣的存在,很難殺死,納道入體,道在人在。

逃跑起來,你很難追到。

追到了,對方化為大道本質,你沒對應的辦法,也很難殺死對方。

劍空微微變色。

也是!

蘇宇這邊並非他一人,而是很多人。

一等的不說,二等的現在都快近百了!

還有大量的規則之主,整個天地中,此刻強者,達到了規則之主層次的,哪怕去掉了一些融道同道的強者,現在整體也超過300人了!

這還是有不少人,選擇了融道同道。。

蘇宇天地,此地只有720道,不過有些大道,算是相對生僻,修鍊的人不多,目前還沒找到執掌者。

300位強者!

劍尊不跪都不行!

蘇宇又笑道:「對了,一直說禁地強大,我很好奇,禁地到底多強?」

除了禁地之主,除了那些堂主、索魂使之類的,對於禁地實力,蘇宇還真不是太清楚,其實其他人也不清楚,包括曲這樣的人物,都不是太了解。

因為大家派系不同,在禁地,也很少會和其他派系交流。

主要還是地位不夠高!

而劍空不同,他父親可是兵堂首座,嚴格來說,都是天穹山第二人了!

聽到蘇宇問話,而且看的還是自己。

劍空遲疑了一下,一聲嘆息,如今,他這命運都和蘇宇糾纏到了一起,有些事,瞞著也沒用。

劍空開口道:「天穹山算是強大的禁地,總共有八堂,分別為兵、術、探、輔、巡空、御獸、破擊、內務八堂,設八堂首座!」

此話一出,不止蘇宇意外,連遠處黑龍都意外:「天穹山什麼時候有八堂?不就四大堂嗎?」

劍空有些蔑視,淡淡道:「后四堂,很少活躍罷了!但是戰力也不差!」

他懶得多說,再次道:「兵堂最強,據我所知,兵堂光是16道之上,就有9位!」

但是現在……就剩下6位了。

無他,他和另外兩位被俘了!

當然,這不算首座。

「兵堂是最強的,其他八堂,要稍微差一些,但是算下來,16道之上,恐怕也有50位了!」

蘇宇吸氣:「這麼多?」

有這麼多嗎?

雖說他現在也見的不少,可這麼多一等,還是出乎預料。

整個禁斷峽谷,一等境,算上被殺被俘的,不算外來散修,其實也就20位不到。

天穹山哪來的這麼多強者?

劍空自傲道:「劫主,天穹山第一禁地之名,也不是吹噓出來的!你問問黑龍他們,天穹山強者,應該算是最多的,至於死靈地獄,據我所知,四大帝麾下,16道之上,不會超過30位!」

黑龍沒吭聲。

等蘇宇看去,他見蘇宇看來,悶悶道:「是這樣!冥土大帝是東方帝尊,實力最強,但是冥土帝尊麾下,16道之上也不過6位!」

說著,有些惱怒地看著曲,悶悶道:「現在……還剩三位!」

至於剩下的?

廢話,他和曲還有另外一位都被俘虜了,當然沒了。

雪蓮不需要蘇宇問,有些頹然道:「落魂谷和死靈地獄差不多,現在的話……落魂谷也少了3位!」

其他地方也不少,一大禁地都有接近30位一等,可怕的嚇人。

可是,也沒天穹山多。

兩大禁地加在一起,大概才和天穹山差不多,難怪天穹山底氣十足!

蘇宇有些好奇:「天穹山這麼強,一天到晚盯著人皇做什麼?」

那個天穹山主,閑著沒事幹了是吧?

「山主被人皇羞辱過,一直記著!」

劍空解釋道:「當年人皇在萬界釣我們附近的散修,整個西邊區域的強者,幾乎被他釣完了,那時候天穹山其實還不在現在的位置,更西邊一些,靠近天門那邊!」

「那時候,禁斷峽谷比現在要大許多的!」

他解釋道:「結果,整個西邊,甚至相當於現在整個禁斷峽谷這麼大的區域,被他釣完了,死了無數強者!後來,被山主發現了,人皇還出聲挑釁,猖狂不可一世!到了後期,更是直接要降臨天門,後來和山主一戰,山主擊潰了人皇投影……這才有了現在死盯著對方的事情。」

蘇宇暗暗失笑,人皇當年這麼猖狂的嗎?

也是,實力強大無比,又沒和禁地之主交手過,人皇看起來和善,骨子裡還是霸道的,他連三門都想鎮壓,還怕這些禁地之主?

結果卻是吃了虧,也惹急了天穹山主。

蘇宇想了想,忽然道:「那這麼多16道,也太多了,散修中的16道以上強者不少,可整個禁斷峽谷,甚至包括外圍,都被我引誘來了一大批……一家禁地,比整個散修還強嗎?」

劍空搖頭道:「也不是這樣的,散修中,一些強大的,其實也被吸引進入了禁地,如今的一些散修,其實都是當年挑選剩下的。」

他又道:「而且,禁地中的16道以上,一部分都是傳承下來的!」

蘇宇挑眉:「傳承下來的?」

「是,子承父業!」

劍空解釋道:「比如我現在,是22道劍修,我父和我雖不是同一條大道,但是大類一致!一旦我父覺得大限將至,就會將劍道感悟傳承給我,最後時刻,幫我融合他的劍道!」

「如此一來,禁地強者多,其實也不是一代人的積累,而是無數代的人,不斷積累,大道傳承,最終才有了禁地的強者!」

還真是……沒話說了!

禁地這邊,傳承不斷。

子承父業!

16道的父親,養了個兒子,一旦達到了七八道之力,其實就可以傳承自己的大道,扶持一程,自己掛了后,兒子也具備強大實力了。

不過蘇宇聽到了一句話,挑眉:「大限?」

到了規則之主境,還真有老死的?

他都沒聽說過!

當然,規則之主之下是有的。

劍空點頭:「大限!其實很正常,沒人可以不死,不外乎早晚罷了!但是實力強大的,活的長久一些!實力弱小的,活的短一些!」

他又解釋道:「因為這是破滅的世界,我父曾經說過,此地大道其實不完善,陰氣極重!所以是存在大限的,其實這些年有人老死過,無藥可救!」

周邊,也有人點頭,刀主點頭道:「這個有的,我就見過,一位7道的傢伙,就在我面前老死了,瞬間大道崩斷,化為飛灰!」

劍空點點頭,「劫主也許年歲不大,沒見過!但是,年歲小其實也沒用,按照我父的話說,在這個世界,你若是遲遲無法回歸萬界,遲早都要死!」

他嘆息一聲:「這些年,其實噬蝗都變多了,也不知道大家感受到了沒有,破滅的氣息,正在傳盪,這個世界可能要毀滅了!」

「三門開啟,就是一個契機,若是這一次拿不下萬界,無法回歸萬界……那天門再次封閉,我們都要死!」

沒活路了!

滅世之威!

蘇宇沉默一會,卻是道:「這一次打不下萬界,下一次不能再開天門了嗎?可我記得,地門比我們還要早一個時代吧?」

人家都沒滅呢!

其他人也是疑惑,對啊,地門比我們還早呢,雖然沒我們強!

劍空卻是搖頭:「不一樣的!地門的古獸,有許多沒有連接時光長河,其實都是修混沌大道,混沌不知歲月,時光大道也很難腐蝕他們……所以地門中的存在,會比我們活的長,但是也不代表無壽元!到了萬界時代,差不多也到極限了,所以這一次,是地門和天門必須要出去才行……至於人門,我就不清楚了!」

四周,散修們一個個都很凝重。

「劍空大人的意思是,這次拿不下萬界,我們就沒退路了?」

「那當然!」

劍空點頭:「要不然,你看那些禁地為何如此積極,一個個的,都急不可耐地要出去?」

蘇宇也是若有所思。

背水一戰嗎?

那三門這一次開啟,恐怕的確是血戰了!

還有,禁地強者很多,但是聽劍空的意思,是存在一批二代甚至三代四代的。

都是繼承大道而來,子承父業!

這樣的話……其實未必有多難對付。

天穹山自然還是極其強大的,可死靈地獄、落魂谷,未必不能對付,當然,死靈之主就算了,太強。

落魂谷!

蘇宇心中念叨著,落魂谷。

他忽然看向裳和雪蓮,淡笑道:「二位是落魂谷修羅使的門下,修羅使實力一般吧?」

一般?

兩人無言,不過裳還是很快道:「修羅使大人不算弱,在六大索魂使中還是排名靠前的,起碼有26道之力了!」

這個,就是弱。

有什麼好辯解的!

蘇宇想了想道:「六大索魂使,若是被我全部拿下的話,再拿下落魂谷,希望大嗎?」

眾人無言。

劫主真的要對付落魂谷嗎?

幾位來自落魂谷的強者,你看我,我看你,一時間也是無言。

蘇宇摸著下巴道:「如何把修羅使他們引出禁地?」

雪蓮忍不住道:「劫主為何非要攻打禁地?就算真的要再立禁地,那就立禁地好了……」

蘇宇無語,嗤笑,「廢話!不抓捕更多的強者,如何讓我成為32道?我需要抓捕大量強者,哪裡有?禁地有!我會越戰越強,而大家,也會水漲船高,懂了嗎?」

不是我要打,是我不打,天天指望釣散修,太慢了!

還有,我動靜搞的這麼大,遲早會被發現的!

與其如此,不如出其不意,趁著大家還沒在意,先打下一家禁地,站穩了腳跟再說。

這一次,他一下子釣走了這麼多強者,還有一些禁地強者,禁地一時半會的沒在意,但是,很快還是會注意到的。

「冥土可能連接了死靈之主的天地,劍尊實力強大,未必會投降……那就先拿落魂谷開刀,拿修羅使開刀!」

蘇宇看向裳,笑了起來:「有辦法讓修羅使來這嗎?」

裳陷入了沉思。

以往的頂級上司,而今也成了劫主的目標了。

她思索了一番,點頭:「辦法還是有的!」

「說說看!」

裳輕聲細語道:「修羅使喜歡殺人為樂!也是六大使中最喜歡殺戮的!殺戮大道為主!但是,一般人他沒興趣殺,太強的,殺了也可能會引起一些爭鋒,早些年,修羅使殺過一位禁地強者,20道以上實力,結果導致禁地之間出現了一些摩擦,後來谷主警告了他一次……現在收斂的多!」

蘇宇看著她,大概知道她的意思了。

果然,裳很快道:「我們可以繼續偽裝一下,此地散修多,我們假裝俘虜了大量散修強者,包括六方山強者,讓修羅使秘密來這,擊殺我們的俘虜,他是有可能親自來的!」

說著,又道:「他喜歡殺一些天才……我們甚至可以傳信他,劫主回來了,而且突破到了20道,劫主並非禁地嫡系,只是掛著天穹山客卿之名……修羅使也許更感興趣!那時候,來此的機會很大!」

蘇宇笑了起來,「好,那就試試看!光明城繼續開啟,騙一個算一個,附近的散修,來一個算一個!等修羅使來了,解決了修羅使……我們想辦法釣其他索魂使,然後,我一旦達到了30道,也許可以去試試落魂谷的強大!」

眾人都有些緊張。

對付禁地!

這是大家很懼怕,但是又很期待的一件事。

怕禁地,因為他們太強。

期待,那是期待打下了禁地,他們就是禁地,不止如此,他們甚至可以趁機撈取大量好處,成為強者!

而蘇宇,此刻心思也有了一些變化。

劍尊,這位暫時不好招惹,實力未必比自己弱,那就從弱到強,一個個對付,先把修羅使拿下!

冥土……死靈之主的人,也許連接了死靈天地,目前斷道,對方必然會知曉。

算來算去,只能先對付落魂谷了!

還有,不能守株待兔!

蘇宇還有點心思,他要去殺噬蝗,吞噬噬蝗大道,完善自己的劫難大道,劫難大道作用還是很大的,屏蔽危機,感應危機,這一點,就是最大的好處!

想到這,蘇宇看向四周這些強者,開口道:「都聚在這,沒什麼用!諸位,禁斷峽谷附近,噬蝗還有不少,既然散修清剿了不少,那接下來清剿噬蝗……就說打造一個安全的禁斷峽谷!」

「擊殺噬蝗后,能剝離大道,就剝離大道,不能的話,對方好像也沒什麼大道之力,都是那種破滅的規則碎片……都給我帶回來!」

「諾!」

眾人紛紛應聲!

「裳,你們別走,繼續釣魚,釣修羅使過來!」

「諾!」

幾人急忙點頭,蘇宇又道:「還有,禁地那邊,繼續召集人過來助戰!一日沒發現,一日壯大一些實力!」

「諾!」

眾人再次應聲,一個個的,倒是激情的很!

……

蘇宇吩咐完了屬下去幹活,那修羅使,也不知何時才會來。

此刻,他也想出去走動一二了。

一直在這等著,也不是回事。

四大禁地,他最想去的,其實是永生山,不過那邊,現在是核心,一旦有些變故,很容易被人關注到。

落魂谷的話,最好不要打草驚蛇。

而他進來的第一天,其實就想去死靈地獄,所以……蘇宇想去死靈地獄那邊看看,無他,想念死靈之主了。

好吧,真實情況是,蘇宇想去看看,死靈之主在這構建的天地,到底如何了。

看看,能否有一些收穫,完善一下自己的天地。

這位開天者,算是目前的老前輩了!

「文王……時光師……」

其實,這兩位蘇宇也很想見見。

考慮了一下,還是放棄了。

算了,這倆目標太大了。

誰讓這倆都在大家眼皮子底下!

蘇宇也是行動派,安排好了其他事,通知了一下幾人,讓他們在修羅使到來之前,及時通知自己,蘇宇就迅速離開了。

去死靈地獄!

……

無盡虛空。

一座黑暗的世界,佇立在虛空之中,死氣沸騰。

如同地獄!

但是,和萬界的死靈界域比,這裡,卻是多了一些生氣,這裡的修者,不再是萬界的那些死靈,而是真正的修者。

此刻,一座如同地獄的大殿中。

死靈之主正在皺眉。

他穿著黑袍,稍顯冷峻,但是又不是那種死氣逼人的感覺,死意之中,倒是有股特殊的生機在沸騰。

漆黑的長發,順滑無比,簡單披著,也未束起。

這時候的死靈之主,稍顯煩躁。

許久,忽然悶哼一聲,接著,陡然睜眼,眼睛如同浩瀚星空,此刻,卻是帶著一些怒火,聲音有些低沉:「為何?」

「生與死,還是無法轉換……難道,死的極致,並非生嗎?」

他有些皺眉,喃喃道:「當初在萬界,開了死靈天,就不該再在這開死靈天,應該開生靈天,那些混蛋,沒給我時間!」

他帶著一些怒意!

死靈之主,也是絕世霸主,絕世天才!

他來此地,是想打破在萬界的桎梏,在這開啟生靈之天,和蘇宇一樣,他也在彌補自己的天地偏差,他專精死之大道,但是在這,他本意是想開生靈大道的。

可是……被禁地之主阻攔,為了迅速具備強大實力,他不得不再次開啟了熟悉的死靈天!

然而,這不是他的追求!

此刻,死靈之主頹然無比,咬著牙:「雙天合一……都是死靈之天,再合一,也就那樣!無法彌補我的缺陷,生死無法平衡,反而會越來越偏差大!」

越想越氣!

多年來,他不斷嘗試著扭轉局面,將此地的天,轉成生死之天,哪怕不能成為單純的生命之天,也要生死參半。

可是,沒能成功!

這也是他這些年來,一直蟄伏不出的原因。

他都懶得搭理那些人!

別招惹我,我可不是為了你們而來。

他是為了追求自己的大道而來!

非但如此,他還有別的雄心壯志,當然,這需要更強大的實力,比如……吞了時光長河,做真正的天地第一人!

三門又如何?

三門化身的三個老鬼,他不怕!

天門化身的老傢伙,他也不怕,真要怕,他就不來了!

死靈之主,也是霸道無雙。

任由三門暗中布置一些東西,就等著坐收漁翁之利,不過,目前實力還不夠,他需要將天地轉換成生死之天才行!

「生死難明,死的極限,不是生嗎?」

喃喃一聲,他有些煩躁了!

開天者……

開天闢地,可惜,他缺乏一些例子去觀察。

「哎,就沒有人能開生死天嗎?」

不對,他么的,就沒人能開天嗎?

門內不說,門外的傢伙,有沒有出幾個開天的?

星宇?

還有其他人有希望嗎?

「不對……上次那個小子……」

他忽然想到了什麼,想到了上次那個小子,而且,上次文王還威脅他,說那人開了生死天,會去自己在萬界的死靈界域搞破壞!

「對……他開了生死!」

雖然對方很弱,可開天,管他弱不弱,術業有專攻,對方能開生死天,這才是死靈之主疑惑的事。

當然,每個人有自己擅長的地方。

蘇宇開了生死天,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關鍵在於,他死靈之主沒開啊!

他極其需要生死天的一些參考和感悟!

一旦他能將此地的天,開成生死天,那他實力會有進步的,不止如此,他一旦回歸萬界,雙天合一,他會比現在更強大!

「生死天……蘇宇……」

死靈之主呢喃一聲,接著忍不住罵了一句,那混蛋東西,居然敢在萬界掠奪我的大道本源!

還有,此人現在在萬界,想對付他都難。

否則,倒是可以一觀生死天。

「真不行的話……可以等出了天門,第一時間去找他!」

天門,想到這,他又嘆息一聲。

天門那邊,也不好辦。

不就是當初貫穿天地,沒和你打招呼嗎?

現在,他一靠近那邊,好傢夥,對方就要發瘋。

死靈之主冷笑:「發瘋有什麼用?本座還是想貫穿就貫穿!」

當然,也就那麼一說。

現在,不好辦。

對方接觸他多了,很容易復甦,復甦的話,不太好,容易提前解放那傢伙。

死靈之主說著,起身,有些煩躁。

生死轉換不了,讓他很失望!

他走出了自己的大殿,背負雙手,看向某個方向,陷入了沉思中。

三門快開了,四方匯合。

萬界雖弱,卻也不好招惹,不知那星宇恢復了多少。

還有,周去了地門之後,現在發展的如何了?

還有……

他正想著,忽然,眼神微動,看向東方,微微蹙眉:「冥土,來見我!」

一瞬間,冥土大帝出現,躬身道:「主上!」

死靈之主看向他,微微皺眉:「古怪,你被誰盯上了?」

「嗯?」

冥土大帝一愣,死靈之主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「好像被強者盯上了,最近招惹誰了?我看你霉運蓋頂!」

作為絕世強者,常年和死氣打交道,他也是眼光毒辣無比。

冥土大帝微微一怔,開口道:「劍尊?」

「劍尊?天穹山的傢伙?」

「是。」

死靈之主看了一眼,搖頭:「不像!你這像是被人算計了,一直惦記著,劍修要對付你……沒那麼多花花繞繞!」

說著,皺眉道:「那個傢伙?」

「主上是說……」

「姓文的那個!」

死靈之主冷冷道:「這傢伙,之前就來我這轉悠過幾次!可惡的傢伙!懶得理會他罷了,他願意和法糾纏,那是他的事,再敢招惹本座……休怪我不念同為陽界之人的情分!」

說到這,又冷笑一聲:「這傢伙,被門盯上了,法這邊,也不好惹,還有心思算計我的人!」

搖頭!

法和門之間,應該有些聯繫,前幾年,永生山內爆發了一些特殊波動,死靈之主感應到了一些,但是被門接引出了門戶。

法的來歷,很成問題。

可能是門的門徒,或者當年的死忠。

死靈之主強大無比,也能看穿許多東西,當然,懶得對外說,他更喜歡靠實力碾壓那些傢伙。

他看了一眼冥土,繼續道:「你小心一些,最近最好別出去!」

「另外,安排人,幫我打探一下長生天的情況……」

冥土急忙看向他,死靈之主冷冷道:「生死轉換又失敗了,我可能欠缺一條極其強大的生命之道!長生天那位,實力不弱……當年我就想殺他,可惜,沒能成功!」

他想幹掉那傢伙!

也就是仙祖!

「三門將開,現在不殺他,等出去后,被他撈到了好處,再提升,那就難殺了,而且到了那時候,強者多了,各種妖魔鬼怪都出來了……容易起變故!」

冥土心驚!

主上這是要開戰了嗎?

他急忙道:「主上,一旦對付長生天,那其他禁地……可能也會插手!」

這也是死靈之主頭疼的事!

這些傢伙,就是見不得我好。

他冷哼一聲:「讓姓文的攻打永生山,製造混亂,我趁機去攻打長生天!」

冥土無語!

人家又不是你孫子,怎麼可能呢!

你讓文王去打,他就去?

他又打不過!

能斗贏,早就斗贏了!

死靈之主也是鬱悶,也是,文王不聽話!

這樣的話,自己攻打長生天,很容易被其他禁地制止,甚至聯手對付自己!

越想越是煩躁!

我實力蓋世,卻是被一群小人給限制住了,有種單打獨鬥!

當年能殺一尊禁地之主,現在也能。

單打獨鬥,除了那天穹能和自己斗一斗,其他人,算什麼玩意!

死靈之主正想著,忽然微微一怔,再次看了一眼冥土,微微凝眉:「你大禍臨頭!」

「……」

冥土愣住了。

而死靈之主,陡然朝界外看去,皺眉,「難道姓文的,潛伏到了老子天地附近?」

有可能嗎?

很有可能!

膽子真的很大啊!

這是想殺了冥土,還是想怎麼著?

他陡然冷笑一聲:「你出去!姓文的可能真的靠近了我這邊,我沒感應到,斂息手段一流,大道內蘊,就是這傢伙的特徵,不是開了天,就是大道內藏!大概率還是開了天,天在萬界,所以難發現他!」

他看向冥土:「對方可能想對付你,我看你霉運蓋頂,你去給我把他釣出來!」

冥土臉都白了。

我去釣文王?

我可不是文王對手啊!

這要是……

死靈之主冷冷道:「怕什麼?他還能是我對手?釣出來,打死這狗東西!一直在我這邊轉悠,我若不是被人盯著,懶得理他,早就錘死他了!」

說著,又冷笑道:「也好,讓他知道,不是誰都能招惹的!上次那萬界的蘇宇,吞噬我本源,也是白衣白袍,可能和他還有點聯繫,血脈可能是同源……也算在他頭上了!」

冥土無奈,只好道:「主上,那……我出去引他出來?」

「當然!」

「可文王精明,一旦我主動出去,他會不會知道是陷阱……」

「怕什麼,知道又如何?」

廢話,會吞了餌啊。

當然,這話不敢說。

冥土磨磨唧唧地,半晌,在死靈之主嚴厲的眼神下,只好無奈離去,倒霉。

我這才算是霉運蓋頂!

主上有時候,未必那麼靠譜的。

等他走了,死靈之主背負雙手,陷入了沉思中。

姓文的膽子可不小,這時候來我這邊,真和我糾纏上了,我不殺你,法這些人也不會放過你,這次的禁地之會,說是為了天門,明擺著就是為了對付你!

「也許可以利用一下!」

他笑了笑,踏空離去,跟著冥土,但是也沒靠的太近。

太近,被那傢伙發現了怎麼辦?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蘇宇剛抵達死靈地獄區域,忽然,死靈地獄中,一道強大的氣息沸騰而起,一瞬間,一位強大的存在,從死靈地獄中飛出!

冥土大帝,聲音帶著憤怒,喝道:「來兩尊16道以上,隨我去光明城!天穹山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欺我死靈地獄!」

一瞬間,兩位一等飛出。

而蘇宇,微微一愣。

喊這麼大聲幹嘛?

這麼生氣?

不對啊!

那邊,我讓曲不要聯繫你這邊啊,只是讓繼續釣魚罷了,還沒到你上場的時候啊!

蘇宇都懵了。

這要把冥土給引誘過去了?

這就很麻煩了啊,因為黑龍被融入大道了,冥土一去,看到了,必然會暴露的啊!

「什麼情況?」

「曲沒聽我的話?」

蘇宇皺眉,不至於啊!

曲再蠢,也知道,此刻引誘冥土過去,沒好處的。

我讓他們引誘修羅使,你們怎麼把冥土引過去了?

「不對勁!」

蘇宇看著遠方三大強者,陷入了沉思。

一時間,卻是不知道哪裡不對勁。

我這才剛來,演戲?

演戲給誰看?

不會是給我看吧?

怎麼可能!

都沒人知道我的存在!

蘇宇失笑,何況,我就是光明城主,若是演戲給我看,也不會說那些話了,這不是讓我懷疑嗎?

「嗯?」

蘇宇微微一怔,不是給我看的……難道是演給別人看的?

誰?

片刻后,隱約有些明悟,難不成,演戲給文王看?

文王在這附近?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據說,文王好像也來過這邊幾次。

「文王來這了?」

蘇宇四處張望了一下,一時間,有些狐疑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87章 死靈地獄(求訂閱)

91.1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