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8章 文王,武王,蘇宇,死靈之主(萬更求訂閱)

第888章 文王,武王,蘇宇,死靈之主(萬更求訂閱)

古怪!

蘇宇看著冥土演戲,有些奇怪,當然,應該和自己無關,沒人知道自己的存在。

所以,必然是為了文王!

明白了!

據說,文王得罪了死靈之主……至於為啥得罪,蘇宇下意識地遺忘了,據說,可能是在萬界,有個人抄了死靈之主的老巢,死靈之主暴怒,遷怒了文王。

但是……跟我有啥關係!

互相背黑鍋罷了,誰倒霉,誰背鍋,蘇宇又不是沒給這些傢伙背鍋過,文王這些傢伙,當年乾的事,讓蘇宇這群人背鍋的可不少。

所以,對於這樣的小黑鍋,蘇宇壓根不在意。

此刻的蘇宇,隱藏在了暗中,一動不動。

釣魚嗎?

釣文王?

好有趣的樣子。

至於文王有沒有那麼容易被釣,蘇宇覺得,應該不至於,真要那麼簡單就上當了,文王就是大白痴了。

死靈之主,這釣魚手段不夠高明啊。

太過突兀了!

冥土大帝要出來,何必搞這麼大動靜,哪家20多道強者,去對付散修會搞的大張旗鼓的。

……

這一刻的蘇宇,潛藏在了暗中,準備看戲。

甚至說,期待見一見文王的手段。

文王在這,文王這個人,幾乎伴隨著蘇宇的修鍊道路,但是他不曾見過對方,幾次見面,要不是背影,要不就是隔空對話,還真沒面對面地接觸過。

對文王,蘇宇也是極其好奇的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死靈地獄邊緣,一尊白袍強者,臉色微變。

什麼鬼?

我剛來罷了,這就被發現了?

這冥土,是故意的吧?

關鍵是,我對冥土不感興趣,你拿冥土來釣我,是什麼意思?

文王皺眉不已。

一旁,武王盤坐虛空,氣息波動的厲害,卻是被文王封鎖了。

此刻,見文王不動,武王有些顫慄道:「怎麼……不走了……」

「好像被發現了!」

文王皺眉,忍不住暗罵一聲,接著低沉道:「不管了,無論如何,都要讓你安心晉級……這裡最合適!在這晉級,我們需要面對的,只有死靈地獄的反噬……但是在別的地方,你晉級,可能就是多位禁地之主的追殺!」

武王渾身顫慄,不是怕的,而是在忍耐著大道入體的痛苦,有些痛苦地呻吟道:「老文,你……到底要我在哪晉級?」

「廢話,我不是說了嗎?死靈地獄!」

「……」

武王眼珠子都快瞪下來了!

卧槽!

你說啥?

你帶我來這,我以為你找到了安全之地,合著,你這王八蛋要弄死我啊,你要在死靈地獄讓我吞道晉級?

文王嘆息,懶得解釋。

廢話,懂什麼!

這裡最安全!

無他,死靈之主和咱們一樣,都是人人喊打的角色,在這晉級,動靜再大,那些禁地之主知道了,來了,也會先攻擊死靈地獄,哪怕死靈之主說和他無關……大概也沒人搭理。

一起打!

都是壞人,既然文王他們來了,當然一起打才對!

那時候,為了保住死靈地獄,死靈之主只有兩個選擇,第一,迅速幹掉文王他們以證清白!

第二,干那些禁地之主,因為那些傢伙要殺他。

可殺文王和武王……一旦被創,禁地之主必然不會放過機會的。。

文王此刻只好叮囑道:「別廢話,記住了,咱們進去突破,就一點!死靈之主打你,你就瘋狂打他的死靈地獄,你打不過他的,但是你跑,邊跑邊破壞他的死靈地獄……拖延時間,等其他禁地之主到!」

其他人到了,才是活命的機會!

很諷刺!

敵人來了,才能活命。

但是,這也是文王計算出來的,最佳活命手段了。

否則,在別的地方突破,一旦被包圍,必死無疑!

而禁地之主若是不來,他們遲早會被死靈之主打死,所以,必須要都在。

武王都快罵死他了!

好瘋狂!

咱們在人家裡突破,合適嗎?

他忍不住道:「那……那要是他非要堅持打死我們呢?」

別說沒突破,突破了,我也打不過那傢伙啊。

這位,可是目前已知的,第二位開天者!

強大無比!

惹急了,人家來個召喚天地,雙天合一,上次能打死一位禁地之主,這次也能打死他倆!

文王笑了:「怕什麼?真拚命,他也不好受,說不定就妥協了!我也沒辦法,你這傢伙,非要這時候突破,現在各大禁地達成了一致……你要是早些時日突破,哪有這麼多事,其他人未必管,巴不得我們糾纏法!」

他也很無奈的!

怪我嗎?

怪你自己啊,不早不晚的,非要這時候突破,還耽誤了我不少功夫,如今,我只能這麼做了。

富貴險中求!

成功了,武王突破,死靈之主和禁地之主開戰,自己看看能不能趁機干點別的,失敗了……真到了必要時候,召喚天地試試!

大不了,和這些傢伙干一場硬仗!

可是……可是死靈之主,如何發現我在附近的?

我藏的很隱秘的!

好歹也是31道半的強者,我都沒進入你天地,你就發現我了?

一下子,文王都不自信了!

見鬼了!

我要是這麼容易被發現,早就被法幹掉了,還能活到現在?

「奇怪啊!」

文王覺得奇怪,也覺得無奈,這被提前發現了……那就真的有些危險了啊!

而武王,也是很無奈。

他看向前方黑漆漆的世界,覺得文老二是要把自己送入地獄,太殘忍了,居然讓我去死靈之主老家打……

想到這,他忽然道:「對了,你讓我邊打邊跑,那你呢?」

「我?」

文王笑道:「我當然是留在外面接應了!順便把你突破的動靜搞大點,否則,在他天地內,被他遮掩了氣息,波動不大,你不是死定了?他殺你的時候,我去製造大動靜,讓禁地都感受到……你才有活命機會!」

還是給武王解釋了一下,不解釋不行,他怕這傢伙亂來。

武王很痛苦:「老二,非要這樣嗎?」

我不想去那!

太可怕了!

因為明擺著打不過,他還很討厭對方的死氣,煩。

「閉嘴,就這樣!」

文王罵了一聲,不是為了你,我能這麼干?

你32道了,也是個大拖油瓶……當然,真到了32道,也是個強大的拖油瓶,可以幫自己干一點衝鋒的事,武夫不衝鋒幹嘛!

武王愈發絕望!

算了,只能如此了。

希望老二靠譜點!

不過,這一刻,文王卻是有些遲疑了,因為,悄悄地進入,和對方有準備地進入,是不一樣的!

他看著冥土帶著人,小心翼翼地飛,一看就有些緊張的那種。

文王翻白眼!

這樣的演戲水平,當我看不出來呢?

算了,先蟄伏一下。

還不確定對方是不是針對我來著。

難道是別的禁地之主?

誰知道呢!

……

這一刻,冥土身後,一道虛影隱入黑暗之中,黑衣黑袍,也是安靜無比。

這一刻,以冥土大帝為核心,蘇宇三方,分別在三個方向隱藏著。

蘇宇最弱!

但是他有天地覆蓋,此刻,也能遮掩大道,若是尋常強者,大道早就被一眼掃出來了,但是到了蘇宇他們這地步,死靈之主都看不到大道之力。

至於武王,此刻也處於吞道邊緣,文王幫著遮掩,倒也面前遮掩住了!

隱藏在暗中的蘇宇,還是有些小期待的。

打啊!

文王和武王,他來到天門后,都沒見過對方出手,很鬱悶的,這倆這些年,天天打醬油是吧?

這一兩個月了,都不打架!

白瞎武王的名頭了!

「打起來最好,不至於一下子被打死了,真打起來了……我找機會,深入死靈地獄看看,看看這死靈之主到底如何勾勒天地的……」

參考一下!

三方都在等!

蘇宇覺得,對方是找文王的,文王覺得,未必是找自己的,而死靈之主覺得,肯定是文王藏在暗中,準備對付自己。

等!

等一方先忍不住為止!

……

武王感覺自己快忍不住了,有些鬱悶!

文老二,到底要等到啥時候?

還有……他都忍不住了,「冥土這白痴,在這轉悠了七八圈了,老二,是不是有事?」

「……」

你才看出來?

文王無語,廢話。

……

他們忍不住了,死靈之主其實也有些憋不住了。

不在?

不可能!

他能隱約感受到,附近可能有人在盯著這邊,而冥土身上那股霉運,依舊還在!

「哼!」

想瞞住我,不可能!

太明顯了。

你小看我了!

縱橫天地無數歲月,這點東西,自己還看不透嗎?

下一刻,他也受不了冥土的繞圈子了,忽然,一股波動擴散開了,朝四方席捲而去,帶著冷意:「既然來了,還不出來?」

無聲!

……

蘇宇一點不緊張,不是說我的,我和死靈之主又不熟,他也不知道我來了此地。

顯然,他是發現文王了!

……

文王一開始,也有些無語。

可下一刻,死靈之主冷笑聲傳來:「你一直打冥土的主意,真當我發現不了你?」

文王瞬間古怪!

沒啊!

我好端端地,打一個28道修者主意幹嘛?

沒那個必要啊!

這麼說,真的不是我?

文王有些抑鬱,誰啊?

哪個王八蛋,忽然打冥土的主意,被死靈之主給發現了,這下好了,連累了我,真倒霉啊!

……

而這時候,蘇宇也有些古怪。

文王好端端地打冥土主意幹嘛?

對你沒影響啊!

冥土這邊,蘇宇倒是打了一些主意,但是前提是,這傢伙大道之力沒連接死靈地獄,連接了的話,也得等到自己快暴露了再說!

他倒是一直惦記著冥土,可不是還沒下手嗎?

應該不是說我!

……

這一刻,死靈之主身影浮現了,冷笑道:「不敢出來嗎?你們這些穿白袍的,就是陰險,膽小!」

這下子,蘇宇和文王都愣住了。

說我呢?

可有些事,對不上啊!

死靈之主到底說誰呢?

……

蘇宇愈加鬱悶,你到底是不是說文王,文王也穿白袍的,可文王不會打冥土主意吧?

難道說我?

可我來,沒人知道啊!

奇怪!

而就在此刻,一股波動,席捲四方,空間也在波動,一股淡淡的死氣,開始蔓延。

死靈之主額頭上,浮現出一隻眼!

如同死神!

俯瞰蒼生!

那隻眼,伴隨著這樣的波動,蔓延開來,眼中映射出世界本質,腐朽、枯寂、衰落、破滅。

死靈之主的聲音,繼續傳盪:「真以為本座找不到你?可笑!你縱然開了天地,我也能找到你!」

他說文王呢!

他一直覺得,文王是開了天地的,大概在萬界。

而這時候,蘇宇卻是有些緊張了,難道不是說文王,而是死靈之主真知道自己來了,找自己?

因為他說的,自己都對的上!

當然,文王可能也都對得上!

而此刻,蘇宇也感受到了,那股波動正在蔓延,迅速蔓延,眼看著就要快蔓延到自己這邊來了,蘇宇微微皺眉,對方也是開天者,還是頂級強者。

既然說,能發現,可能真的會發現藏在暗中的自己。

我要不跑吧?

我可是得罪過這位的,很危險的!

對方那麼強大,我也算倒霉,好像真的沖我來的,可我剛來,怎麼就被發現了呢?

蘇宇鬱悶無比!

而就在蘇宇剛想遁逃算了,忽然,死靈之主第三隻眼陡然看向一個方向,那個方向,忽然有大道之力波動,劇烈波動的那種!

一瞬間,兩道身影浮現了出來!

文王狂翻白眼!

鬱悶!

不是我藏的不好,是武王要突破了,大道波動的太厲害,稍微被牽引一下,結果就引起了大道波動。

真他么倒霉!

今天出門踩狗屎了?

文王真的鬱悶,此刻,隔空看向死靈之主,帶著一些無奈:「你提前發現我了?」

有這麼神嗎?

沒覺得啊!

死靈之主冷冷笑了起來,笑的得意,陰冷道:「你隱藏的很好,錯就錯在,不該打冥土的主意!而且,惡意太明顯了,死之道,惡之道,都一樣!你惡意太明顯,本座眼睛瞎了嗎?真的一點看不出來?那你太小看我了!」

果然,這倆孫子真的在這!

可惡!

我幸好發現了,否則,冥土可能要遭殃!

文王卻是無語了,忍不住看向武王:「你打冥土主意了?」

武王無辜,鬱悶道:「我打他一個骷髏架子的主意幹嘛?又不能吃!」

這話說的!

武王覺得文老二瘋了,居然問自己這樣的問題。

而這一刻,文王也古怪,覺得很無辜,四處看了一眼,喃喃道:「我可沒打你手下那骷髏架子的主意,就算真有想法,你也沒那麼容易感應到……你這是冤枉我?」

我好像被冤枉了呢!

真打冥土主意,那麼容易就被你發現了?

遠處,死靈之主看著他,笑了。

「死鴨子嘴硬!」

被我發現了,你還否認!

可文王知道,我他么好像真的給人背鍋了,完全和我無關,我他么連冥土的名字都沒去想,與我何干?

哪個孫子乾的缺德事!

敢打冥土的主意……不弱!

真要弱,誰敢對付一位28道強者?

所以第一時間,他真沒去想蘇宇,哪怕蘇宇進來,他猜到了一些,可再猜,他也沒辦法猜測,一個前不久還是日月的開天者,進入門后,沒多久,敢去對付冥土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蘇宇微微一怔,死靈之主是通過敵意,才探查到了什麼?

這麼說……是我?

文王都否認了,都被發現了,那沒必要否認。

這麼說……是我的想法,映射到了天地?

「果然連接了天地!」

蘇宇心中有數了,否則,死靈之主沒那麼容易感應到的,同時,蘇宇也是極其警惕,這些強者,這麼厲害的?

那我得收斂一點了!

他迅速屏蔽了自己一切想法!

劫難大道微微波動,遮掩一切!

靜默大道發動!

他也感覺到,好像又讓文王背鍋了,合著,還真是因為我才被發現的?

不過也不算背鍋,文王也來了,還藏的死死的,顯然,也沒安好心。

「文王不在永生山附近待著,跑這來幹嘛?」

他餘光朝那邊看去,看到了武王氣息波動的厲害,蘇宇心中隱約一動,這是要突破?

一等的突破?

突破到所謂的超等?

32道!

我的天,這武夫進步這麼快的嗎?

武皇還是死心吧!

武皇如今才16道,和武王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,從一等到超等……下輩子看看吧!

要不然,希望極其渺茫!

「武王都快突破了,好端端地來這幹嘛?」

蘇宇心中想著,判斷著。

「一等到超等,一定動靜不小,在永生山附近,現在是禁地核心,一旦波動太大,一定會被人圍殺……這麼說,來這,是躲避圍殺的?」

「可死靈之主,也不會幫他們的,這位也不是什麼好人……」

「那該怎麼辦?」

「禍水東引?」

蘇宇隱約有些懂了,齜了齜牙,我好像明白了什麼!

文王這是準備帶著武王,到死靈之主的地盤突破,然後讓死靈之主,不得不出手?

難度可不低!

一下子,蘇宇明悟了!

……

而這一刻,死靈之主也看向武王,淡淡道:「沒想到,倒是進步不慢!開天之後,倒是誕生了不少奇葩!這是要納道入體,進入合一了?」

合一,超等,32道,禁地之主……都代表了一個意思,都是一個層次朝另外一個層次的跨越。

他笑了笑:「他都快突破了,你居然還敢帶著他亂跑,還來我的地盤,動靜不小,你也不怕……」

愣了一下!

是啊,快突破了,亂跑幹嘛?

下一刻,他好像明白了什麼,陡然看向文王,瞬間死氣沸騰,有些按捺不住的憤怒:「混賬東西!」

我懂了!

你還是個人嗎?

文王笑容燦爛:「我說誤會,你信不信?」

他知道,這位懂了。

可是……誤會一場,別這樣!

死靈之主都氣的想爆炸,他冷冷看著他們,「你們倆,非要一再招惹我?」

過分了!

我懶得搭理你們,你們也太過分了!

他氣息漸漸強大起來,帶著冷意:「好大的膽子,想在我這突破,讓本座替你們阻擋強敵?想的,是否太美了?」

這倆混蛋,過分了!

文王一擺長袍,一臉斯文:「君主誤會了!我輩讀書人,豈有此意?恰好路過罷了!」

「你覺得我信嗎?」

死靈之主一步步朝前走去,冷冷道:「現在滾開,滾遠點!否則,哪怕召喚萬界天地,本座也要迅速擊殺了你們!」

文王無奈:「君主這話說的……我本無敵意,大家都來自萬界,又不是敵人……何必呢……「

「滾!」

死靈之主一步步踏出,氣息強大!

不是敵人?

你幾次想禍水東引,真當我不敢宰了你?

文王步步後退,無奈道:「別這樣……我們真的只是路過,誤會!何況,我們一旦戰鬥,豈不是讓那些禁地之主撿了便宜?」

「君主何必如此……」

他步步後退,好無辜!

誰他么坑了我?

否則,我早就帶著武王進去了,現在沒在對方天地中,那就不太好辦了!

阻攔在天地之外,和天地之中,還是有差別的。

文王一時間也是無語,不斷後退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也是無語。

大爺,別退了!

再退,你都要踩我腦袋了!

他和文王武王距離還是有點遠的,可現在看對方退後的方向,艹,朝我這邊的啊!

別啊!

剛剛死靈之主都沒發現我,你現在踩到我,我多無辜啊!

雖說,可能是我坑了你,可是,你也別坑我啊。

我這麼弱小!

我才29道!

你別退了,再退,我真要被發現啦!

此刻,剛剛好,符合蘇宇對文王的印象,背影對著我,可我現在不想看你屁股,你能不能直接飛走算了?

人家都發現你了,你不飛走,在這一步步後退,你玩呢?

蘇宇很想哭!

我不想和文王第一次見面,就被他踩腦袋!

還有,我壓根沒想到,我們第一次見面,可能會在這種場合下。

很狼狽的,知道嗎?

我們這些要臉的讀書人,豈能在這種偷雞摸狗的場合下見面,不尷尬嗎?

多尷尬啊!

還有,文王,你能不能別穿著我送你的小白鞋,一步步的靠近我!

……

前方,文王步步後退。

有些焦急。

武王,等不了太久了。

這次被死靈之主發現了,那對方肯定防著,這進入不了對方的天地……那麻煩很大的。

他不想走!

他不想走,死靈之主自然也感受到了,帶著濃烈的憤怒,一步步朝他走來,虎虎生威,聲音冰寒刺骨:「讓你滾,你還不走,你非要逼我對你出手嗎?」

他有些忍不住了!

不是不能打這兩個混蛋,關鍵是,打了,動靜太大,其他禁地之主來了,那大概是……三個一起打!

你說無辜不無辜?

這倆混蛋,明顯給自己找麻煩!

文王再次解釋道:「真的誤會,君主,我們豈會有那個意思?都是君主自己猜想罷了,我們真是路過,藏在暗中,也只是不希望君主誤會,誰知道……還真誤會了!」

誰信誰傻!

而就在文王解釋的時候,後方,蘇宇嘆息一聲,無奈至極。

艹!

我得出來了,我不想被你踩腦袋,真踩了,靠的太近,對方也會發現的!

這一刻,蘇宇很無奈!

就在文王話音落下瞬間,文王臉色微變,身後不遠處,有人輕聲道:「我要是說,也是誤會,路過,幾位前輩,可願相信?」

天地安靜一片!

遠處,死靈之主都驚呆了!

在我眼皮子底下,還有人藏著?

而文王,也是一臉震驚,誰?

聲音……好像有些耳熟!

可是……不可能啊!

蘇宇一個日月境,開天到現在,我算算……多久?

上次哪怕他成為一等了,進來也就兩個月左右吧,然後……我都差點被瞞過去了?

不是蘇宇!

對,不是。

文王暗暗想著,肯定不是!

是我誤會了,想多了。

而此刻,他身邊的武王,忽然回頭,一臉驚訝,看著蘇宇,很快搖頭:「差點聽錯了,你是誰?你若是換個白袍,我還以為是我大侄子……我就說不可能!」

他也聽過蘇宇的聲音。

所以,一開始也誤會了,等看到眼前這人,不是白袍,他又覺得,自己誤會了!

當然,武王也很警惕。

哪來的強者?

居然藏的這麼深!

他要突破的事情,可不能外泄,此刻,他也急了,要不現在嘗試著突破算了。

文老二好像計劃失敗了!

而這一刻,死靈之主看著蘇宇,皺眉,微微凝眉,隱約有些熟悉,一時間卻是不知道為何熟悉,漸漸地,臉色有些異樣。

卧槽!

又一個開天者?

什麼情況!

是的,好像是開天者!

怎麼可能!

文王開天,不算太稀奇,眼前這人,要不納道入體,要不就是開天者,可納道入體,不是這樣的!

氣息,也沒納道入體強!

所以,眼前這人,也是個開天者!

而開天者……能有幾人?

這個時代,不會出開天者的,他臉色微變,喃喃道:「開天者!」

而這一刻,文王閉目,有些痛苦。

卧槽!

真的是蘇宇,因為他之前就有些懷疑了,聲音太熟悉了,可對方很強,他不確定,當死靈之主說出這話……蘇宇的身份,暴露無遺了!

死靈之主其實也是聰明人,一瞬間,想到了很多。

開天者……人皇?蘇宇?

對!

蘇宇!

不可能啊!

之前,他投影才對付過蘇宇,很弱小的。

不可能!

此刻,他瞬間看向蘇宇,一臉古怪,我剛想著抓了這小子,然後看看生死天,對方……還真出來了!

而這一刻,蘇宇知道,自己暴露了!

很無奈地暴露了!

我多無辜啊,若不是文王他非要踩我,我怎麼會暴露?

在一個開天者面前,隱藏自己,幾乎不可能。

果然,這一刻,文王和死靈之主,異口同聲道:「是你!」

蘇宇嘆息一聲,身上黑袍轉白。

我暴露了啊!

而這一刻,武王一愣,「你以為你換上白袍,你就是我大侄子了?」

其實……心中隱約知道了。

一時間,震動的都快掛了,大道都不穩了!

我去!

不可能的!

這傢伙,怎麼可能在這,就算在這,怎麼可能在我們這些強者面前藏到現在!

化為白袍的蘇宇,一臉無奈,嘆息一聲:「見過幾位道友!有禮了!幾位道友繼續,我真的只是路過!」

文王此刻轉頭了。

當蘇宇看到他的面目的那一刻,愣了一下,別說,跟我還真有點像呢!

而文王,也是微微一怔。

這一次,倒是看清楚了蘇宇的樣子,上次蘇宇死了,不對,半死不活之下,他倒也看到了,但是不清晰,此刻,他也笑了。

蘇宇也笑了笑。

兩人對視一眼,互相打量了一下彼此,蘇宇白袍陪著黑靴,文王白袍配著白靴。

都是長發束起,隨風飄揚。

此刻,兩人對視一眼,蘇宇微微行禮:「晚輩見過前輩!」

文王也作揖了一下,「不才老朽,見過後輩俊傑!」

「前輩謙虛了!」

「年輕人別謙虛!」

「前輩,你剛剛差點踩到我了……」』

「後生,是你先坑苦了我!」

文王也是無奈,我也沒想到啊,我會和你在這見面,現在,我算是知道,為何冥土被人盯上了,原來是你啊,那就不奇怪了!

關鍵是,你真不是人!

你才來幾天啊?

你怎麼感覺都有快30道之力了!

不可思議!

而這一刻,這倆的對話,被人打斷了,武王詫異道:「不會是他吧!」

他這邊剛說完,死靈之主也是臉色異樣,低沉道:「還真是……不可思議!」

當日在萬界剝奪他本源的混蛋,居然進來了!

一時間,三方四位強者,面面相覷,你看我,我看你,一時間都無言了。

蘇宇一臉的無辜:「晚輩路過此地而已,若有得罪之處,前輩們還請寬恕!」

說著,步步後退:「幾位前輩,你們繼續!」

死靈之主冷笑!

文王輕笑。

武王憨笑:「你都來了,大侄子,你跑哪去,咱們一夥的,你別亂跑,外面危險!」

「……」

我去你的!

誰是你大侄子?

還危險……我跟著你,我才危險,你看看,你都把文王坑成啥樣了!

而此刻,文王也是一聲嘆息:「真沒想到!出乎我預料!」

蘇宇也是嘆息:「是沒想到,我預想中的見面,是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場合下……」

文王也是嘆息,點頭:「最好在一個書院,我讀著書,你來見我……」

蘇宇點頭:「最好有杯茶,我傾聽前輩讀書聲,為我開智,聆聽前輩大道之音……」

文王接茬:「最好下著雪,落葉繽紛……」

蘇宇贊同:「陽光明媚,那是最好的!」

文王點頭:「希望可以有點微風……」

遠處,死靈之主臉色冰寒,冷冷道:「要不,再加點屍體,我想,一劍封喉,可能更美!」

因為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,這無盡虛空,居然出現了太陽!

不止如此,微風拂過,雪花飄落,一座書院浮現,四周,郎朗讀書聲傳出!

蘇宇和文王,說話間,大道波動,製造了這樣的場景。

言出法隨!

而死靈之主說話間,天地之間,真的浮現出了無數屍體。

而那邊,武王咧嘴笑:「書院沒有修鍊武道的武修嗎?」

於是,就在幾人附近,出現了一群呼呼喝喝,哼哼哈嘿打拳的少年!

蘇宇嘆息一聲,文王也是。

掃興啊!

一瞬間,天地破碎,恢復了剛剛的無盡虛空!

武王還有些意猶未盡,死靈之主冷笑連連。

文王和蘇宇對視一眼,同時嘆道:「別笑了,你又不敢現在開打!」

說話間,兩人對視一眼,都很無奈。

別學我!

而死靈之主,冷冷看著他們。

蘇宇輕笑道:「前輩,別看了!我們三是不如你,可真鬥起來了……召喚天地,你會,我會,文王會,到了那時候,你能瞬殺我們嗎?不能……那就不好玩了!」

蘇宇輕笑道:「我在此地開天29道,我在萬界時間更長,前輩猜我開天多少道?真要召喚天地,前輩覺得,我能不能有32道,甚至更強之力?」

死靈之主冷冷看著他。

而文王也輕笑道:「君主,我想,我召喚一下,一個32道,還是可以的!三位超等,君主非要廝殺,讓人看笑話嗎?」

死靈之主皺眉,看向蘇宇,冷冷道:「本座不信你真能達到合一!」

我他么死都不信!

太駭人了!

這才幾天啊?

我上次投影過去,你才什麼實力?

蘇宇再次嘆息一聲:「還是算了吧,大家都別說狠話了,真召喚天地,把咱們人族的始祖刺激醒了,順帶著一起幹掉咱們幾位……那就不划算了!」

死靈之主冷哼:「笑話,他出來了,誰勝誰負,也未可知!」

文王若有所思,「是未可知,可到時候,截斷了咱們的天地聯繫,還是有可能的,所以,君主還是算了吧!」

武王茫然,什麼鬼?

就我格格不入嗎?

這一刻,死靈之主也是皺眉不已,能打嗎?

能!

可正如蘇宇和文王說的,打,那就被人撿便宜!

嚴格來說,他們幾個未必是一夥的,但是,一定和此地的禁地之主不是一夥的!

這一刻,幾人對視一眼,都沒吭聲。

而武王,有些忍不住了,齜牙:「我……快壓制不住了!」

三人紛紛變色!

這可不行!

文王看向蘇宇,再看死靈之主,尷尬道:「二位……可否借用一些天地之力,再稍微壓制一二,否則,太山一旦突破,所有人都知道我們在這密謀大事了?」

死靈之主臉都是黑的!

誰他么跟你們密謀大事,我只想安心等天門開啟,我出去合天地!

可這一刻,還是判斷了一下利弊,哼了一聲,一股天地之力蔓延而來,而蘇宇,也是無奈搖頭,一股天地之力蔓延而去!

一瞬間,武王身上落入兩股天地之力,之前動蕩的大道,這下子才平復起來!

而文王笑道:「君主,我有一個好主意!」

蘇宇也接話道:「我也有個好想法!」

死靈之主冷笑:「你們的好想法,就是我們合作,然後我幫你們當打手!」

呵呵!

我傻嗎?

真以為我不懂!

蘇宇看向文王,文王看著蘇宇,好像都在說,你看看,怎麼忽悠他?

很快,兩人轉開視線。

我們不是那種人!

這一刻,氣氛詭異。

這一刻,武王覺得,這三人好像拋棄了自己,他們居然都不問我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88章 文王,武王,蘇宇,死靈之主(萬更求訂閱)

91.2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