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1章 八卦黨的勝利(求訂閱)

第891章 八卦黨的勝利(求訂閱)

蘇宇沒和文王交流太久。

他是被人盯著的主要目標,他不在永生山附近,法沒了威脅感,也許很快就會發現他離開了。

此刻,蘇宇帶著武王和其他四位大帝,一路往前飛。

武王還是很惆悵!

蘇宇也沒安慰,不需要安慰。

他沒主動找武王說什麼,武王飛著飛著,卻是主動看向蘇宇,開口道:「小子,你不安慰一下老夫?」

「需要嗎?」

蘇宇扭頭,笑了笑:「有那個必要嗎?」

「我一個至強者,真融了天地,我會跌境的!」

武王鬱鬱寡歡。

蘇宇笑了笑:「那可以不融。」

「不融我就晉級了!」

「那就晉級!」

蘇宇無所謂地說著。

武王愈加鬱悶了:「不是你們說,我晉級麻煩很大嗎?」

「你不跟著文王,麻煩就不大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你自己一個人,獨自進入星空,找一個無人之地,哪怕突破了,文王也來不及來找你,禁地來就來,拚死看看能不能弄死一個,不虧!」

不跟著文王,牽連不到文王的,武王突破,大家殺他,文王也沒機會來救。

武王愈發鬱悶了!

「就沒個萬全之法?」

「有啊!」

蘇宇笑道:「禁地大戰,或者天門開啟,大家沒時間搭理你了,你就可以安心突破了!」

起碼現在不行。

武王一聲嘆息,無奈至極。

再看蘇宇,發現這小子對自己的到來,雲淡風輕,有些無奈,「那我好歹也是至強者,你一點不客氣一下?」

就這麼對待我的?

「如何客氣?」

蘇宇笑了笑:「前輩與我而言,不過是提升自己的一個手段,沒了前輩,我照樣可以想其他辦法,何況前輩融入我天地……誰虧誰賺,還不一定呢!」

「你還真自信,和文老二一樣!」

武王鬱悶無比。

蘇宇見他話多,笑了笑,問道:「武王前輩這些年進步不慢,對前輩,我別的不好奇,就好奇一件事,前輩當年和武皇衝突,怎麼想起來折辱他?」

武王看性格,也是大開大合之輩,哪怕有所謂的「奪妻之恨」,何必羞辱一位強者。

「武皇?」

武王微微一怔,好多年前的事了。

他見蘇宇突然提起,這才想起這位,半晌才道:「他解封了?」

「對,勢要找你報仇的那種。」

「隨便!」

武王無所謂,蘇宇卻是依舊好奇:「前輩為何要羞辱他?」

強者之間,大不了弄死,何必呢。

武王沉默一會,「報仇!」

「前輩的青梅竹馬?」

蘇宇揚眉道:「那也是那個時代鑄就的,何況……」

「你知道什麼!」

武王不以為然道:「什麼都不懂,屁大點年紀,還想說個和?」

武王這次沒給蘇宇面子,淡淡道:「的確是那個時代造就的一切,女人嘛,真跟了一位強者,在那混亂動蕩的年代,也未必不是好事!」

這下子,蘇宇好奇了,聽武皇這意思,也沒覺得「奪妻之恨」不妥,畢竟那個時代,的確動蕩,能跟著一位強者,也是保命的機會。

那又是為何?

武王對付武皇,一點不奇怪,各種因素綜合到了一起,對付他那是必然,關鍵就在於,手段太狠毒,對武皇而言,敗給武王不算什麼,敗而不死,屁股種花,倒栽三界,肉身鑄府……這些,才是巨大的折辱!

所以,他聽到武王的名字就暴怒。

而武王,從蘇宇已知的一些事迹,也不像那種故意羞辱人的強者。

要是文王……那倒是不奇怪了!

武王見蘇宇八卦地看著自己,有些無語:「你和文老二一樣,什麼屁事都喜歡追根究底,難不成你和那老小子還有關係?」

蘇宇點頭:「我手下!」

「……」

武王無語,許久才哼了一聲:「當年不是猖狂無比,死不認慫嗎?而今,也不過如此!」

鄙夷了一聲,武王這才道:「他要找我報仇,隨時等他,一巴掌拍死他!」

蘇宇還是好奇,為什麼羞辱他呢?

武王被蘇宇看的煩躁,不耐煩道:「看他不爽就羞辱他,不行嗎?」

好吧,看樣子不想說。

蘇宇也不再問,繼續飛行,武王見他不問了,也不再提,疑惑道:「現在去哪?找落魂谷?」

「不急!」

蘇宇笑了笑,「稍等一陣,再安排一下!」

安排啥?

不太明白!

蘇宇也不需要他們明白,很快,迅速飛到了光明城。

……

光明城中,如今進來的散修,很快都會被拿下。。

當蘇宇回歸,武王幾人消失了。

沒讓他們現身。

曲這幾人,迅速趕到,裳急忙道:「劫主,修羅使恐怕快來了,劫主不來,我們也準備通知劫主回來了!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看向劍空,想了想道:「可以和你父親聯繫嗎?」

劍空微微變色。

劫主還是要對付自己父親?

他自己投降了,那沒什麼,可父親大概率不會投降的。

「劫主,我……沒辦法聯繫我父親……」

蘇宇笑了笑:「沒想殺他!沒那個必要!」

蘇宇考慮一下道:「你告訴你父親,說我六方山想攻打落魂谷!」

愣住了!

劍空一臉茫然,蘇宇的心思,他知道。

可是,好端端地告訴我父親幹嘛?

蘇宇笑道:「以防萬一的手段!若是我們攻打落魂谷,天穹山插手……雖說概率不大,但是以防萬一,那位天穹山主忽然來了興緻,一旦前來,還是極其麻煩的!」

「你告訴你父親,一旦真爆發了衝突,幫我們拖住天穹山主!」

劍空茫然道:「劫主,就算山主來了,也應該幫我們才對……」

幹嘛要阻攔?

蘇宇笑道:「不說這個,我就問你,你父親有辦法,或者說願意幫著阻攔嗎?」

劍空思考了一番,「山主出手的可能性不大!當然,可能會因為興趣,也許會來看看……不過我父親若是勸阻,對天穹山沒威脅的話……山主未必會出手!或者提一下人皇的天門,父親只要說他攔不住,山主大概率也不會離開!」

這是和人皇杠上了?

蘇宇明白了!

他開口道:「那你父親願意幫忙嗎?」

劍空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修者到了這地步,幾乎無牽無掛,但是嫡系血脈,還是很重視的!前提是,我沒危險,不會死……」

他看向蘇宇,沉默一會道:「哪怕進了萬界,也不會死的那種!」

蘇宇看向他,微微揚眉。

劍空低著頭,「我們所追求的,不過是一個活下去的機會!至於跟著誰,怎麼活下去,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想法,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想法。門內的大人物和門外的大人物,爭的是一個控制權,一個話語權,而對我們而言,距離我們太遠,我們只想活下去!」

他低著頭,沒看蘇宇。

話中的意思,卻是極其古怪。

蘇宇看著他,再看看四周的刀主他們,幾人東張西望,都沒說話。

蘇宇眼睛眯起。

什麼意思?

我說了門內門外的事嗎?

劍空繼續低著頭,好像沒能等到蘇宇的回話,繼續道:「劫主,對我們而言,求存才是第一位!門內未必是一心,門外也未必是一心!大人物不好安排,小人物,還是有活下去的資格的……對劫主、山主、法這些大人而言,爭的是時代,對我們而言……時代,太過高大!」

懂了!

蘇宇沒說話,這劍空,懷疑自己的身份了。

蘇宇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所以,對你而言,或者對你父親而言,時代的勝負不重要?」

「不!」

劍空搖頭:「對我而言是如此,但是對我父親而言,他會為天穹山而戰,因為他是山主的好友……但是,他也是我父親!在不傷害天穹山的情況下,我父親他會希望我活下去……」

明白了!

哪怕劍尊知道了蘇宇的身份,但是蘇宇在不對付天穹山的情況下,給他兒子活命的機會和希望,那他願意幫忙。

「什麼時候發現的?」

蘇宇笑了笑。

劍空低著頭,「那個24道散修說的那些話……劫主忘了,很多人聽到了!」

日月說的!

非門外人,不可開天。

也許大家不信,但是,不可能一點不在意。

聯繫一下黑墓的突然崛起,說開天就開天,速度奇快無比,終究還是有些聯想的。

而一旁,刀主幾人都一臉掙扎。

許久,刀主也悶悶道:「劫主,歸、墓、玉幾人都死了,天穹山沒做,落魂谷也沒做,永生山沒時間去做……而他們消失的手段……其實當年有過一次!」

蘇宇揚眉。

刀主悶悶道:「當年,西邊區域,就有過這樣的大範圍消失案例!然後證明了,有人在那邊開了天門虛影,誘惑那些人降臨了萬界……然後就沒然後了!」

之前,沒深想。

等到日月說,也許非門內之人,再去想,歸他們到底去哪了?

就這麼無聲無息地消失了?

好歹也是三位一等吧!

那如何消失的?

其實,再去深入思考一下,他們也許就明白了什麼。

「我們只想活下去……當個人,活下去!」

刀主聲音沉悶,「我們,不想當這亂世的狗……哪怕當狗,也想當那太平盛世的狗……陽間總比陰間強!」

蘇宇笑了:「有點意思!」

他以為日月的那番話,大家聽聽就算了,當日在場的一些散修,都沒表露出什麼,反而不屑一顧,蘇宇便沒管了,沒想到,還是有人上了心。

也許,那時候就有人猜到了什麼。

果然,真到了這地步,其實很難隱瞞的。

有人揣著明白裝糊塗罷了!

蘇宇看向劍空:「也就是說,你能活下去,你父可以周旋,不會讓天穹山插手?」

劍空沉默一會:「不止是周旋……若是有需要,我父……可以暗中出手,也不是不可!」

蘇宇皺眉:「你已經聯繫過劍尊?」

劍空沉默,又過了一會才道:「沒有,但是我血脈波動過一次,告訴我父,我還算安全,並無大礙,也許是機緣,我父便不再擔心……但是他現在……可能就在附近!」

蘇宇失笑:「小看你了!」

出乎預料,劍尊可能已經知道了。

劍空頭顱低下,「末世,都想活!誰也不例外!」

眼前的黑墓,在萬界,必然也是大人物!

不管是不是真的文王的私生子,還是萬界的大佬,都是萬界的大人物,文王的私生子,那身份也是極高!

所以,想到了萬界,還能活命……雞蛋也未必都要放在門內,門外世界,既然機會來了,為了不可以博一次?

蘇宇環顧一圈,18位一等都在!

合著,他走之後,這些傢伙可能彼此還商量過,蘇宇雖然限制了一些傳訊手段,可這些人,也不是真的沒機會聯繫外界。

只是,有敵意的話,蘇宇其實可以通過大道感應到一些。

結果,這些人也許也知道,並未露出敵意。

融道天地,不是心神被控,不是傀儡,這些傢伙,思想都在,只是大道受控,所以,還是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的。

蘇宇摸著下巴,一時間沒說話。

考慮一番才道:「約劍尊談談?」

劍空搖頭:「不需要,我父知道該如何做……但是,他不會和劫主談的!」

怕被拿下,也怕受不了一些誘惑,背叛了穹主。

蘇宇笑了。

看了一眼眾人,玩味道:「那便這樣吧,不過我也直接,現在的我,想贏落魂谷還是很難的,但是,我必須要打,我時間不夠了!」

不打不強!

唯有打下強者,才能強大自己。

越戰才能越強!

所以,哪怕沒有十足的把握,蘇宇也準備發動了,隨著動靜越來越大,遲早會被人發現的。

劍空低著頭:「願追隨劫主,登頂四方諸天!」

「願追隨劫主!」

眾人齊喝!

或者說,願意博一次,他們想活!

門內,快要滅世了。

出去,才有希望。

禁地雖好,可誰知道,禁地就一定能贏?

門外,難道真的那麼容易對付?

何況,對禁地而言,他們是炮灰,現在給蘇宇當炮灰,而且這個炮灰,起碼還能讓他們有增強的機會,那還是不一樣的。

「那行,準備一下吧!」

蘇宇不再說什麼,他很快消失在原地。

等他走了,眾人鬆了口氣,有人看向劍空,有些埋怨。

劍空等蘇宇走了,卻是抬起了頭,一臉傲然,看什麼看!

我怕那位,又不怕你們!

如今,既然已經上了賊船,別無選擇,何況,未必就不是機會?

不是嗎?

……

這一刻,距離光明城三四個地元的距離。

虛空中,一尊長發劍修,一劍劈死了一頭強大的噬蝗,看向遠處,看向那溢散出淡淡光輝的光明城。

他默默看著。

空兒被人拿下了!

那黑墓,到底是誰?

跟著我,一直在天穹山,有希望嗎?

劍尊不知道。

但是他兒子,想博一次,他不知道該如何辦,這算是背叛天穹山,但是,這也是兒子的機會。

跟隨穹主,目標太大。

而且穹主在內外,和人關係都不好,內部被人忌憚,外部得罪了萬界人皇……我願追隨穹主一戰,可我子嗣,也許也有自己的選擇。

就在這一刻,氣血波動。

他默默感受著。

「攻打落魂谷!」

劍尊瞳孔微縮!

連禁地都敢攻打了嗎?

他沉默一會,轉身離去,迅速遁空穿梭,速度極快!

不知過了多久,一座亘古不變的大山出現。

他迅速踏入巨大的群山當中。

最高處的天穹山上,一人正拿著一方大印,還在看著,感受到動靜,頭也不回道:「回來了,法那個傢伙怎麼說?」

「他說他會衡量!」

「哦!」

天穹山主把玩著人皇大印,微微點頭,繼續把玩著,淡笑道:「心緒不寧,劍修當一往無前,斬斷一切,你這六根不凈,如何踏入劍修之巔?」

劍尊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穹主,殺入萬界,我們有機會贏嗎?或者說,我天穹山有機會,保住所有人?」

「難說!」

天穹山主輕笑道:「一切都很難說,萬界畢竟才是現在這個時代的主人,到了萬界,一切都有可能!星宇、文王、武王這些人,都是至強者……何況,時代的危機,也會誕生另外的強者,促進他們進步!殺戮中,必然會有新的英雄崛起!」

劍尊瞭然,考慮一下道:「我想給空兒謀個出路!」

天穹山主笑了笑:「也好,需要我幫忙?」

「不需要!」

劍尊搖頭:「不過我想自己去幫個忙……穹主,短時間內,我恐怕沒時間完成一些天穹山的事。」

「無妨,天穹山能有什麼事?」

天穹之主不在意,只是提醒道:「禁地之會要參與,雖說我不在意,可你不去,就要小心被人瓜分了你,所以,這會,得參加!」

「明白!」

劍尊微微躬身:「多謝穹主!」

「去吧!」

劍尊退後,迅速消失在原地。

等他走了,天穹山主朝東方看了看,微微皺眉,掐指盤算了一下,「劍空……無根無源……是投了死靈地獄?」

應該不是。

劍空乃是劍修!

可根源不在,道基消失,要不納道入體……不可能!

要不斷道融天!

他又朝西方極限看去,「難道是那邊?」

那是門戶所在!

也不對!

一個個念頭浮現,他沒問,但是他太強,他可以算到一些,仔細判斷了一下,他忽然笑了:「六方山有關?」

有意思了!

探手一抓,一些情報,之前沒時間沒興趣去看,現在卻是被他拿了起來。

仔細看了一會,天穹之主微微沉吟一會,忽然對著虛空中一座門戶道:「你萬界,除了你,還有強者嗎?」

「怎麼了,怕了?」

「呵呵!」

天穹山主冷笑,很快又道:「截殺到了人門使者嗎?」

「快了!」

天穹山主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,無所謂了,他又道:「之前我這邊消失了6位修者,被你釣走了?你怎麼做到的?還是別人做的?」

「什麼?」

「裝,繼續裝!」

天穹山主淡淡道:「若不是你,你也會承認,故弄玄虛,星宇,你暴露了!看來,真有人進來了!」

人皇聲音傳來,笑道:「對,是有人進去了。」

真真假假的,你管我怎麼說,還想套路我!

天穹之主沉默一會,又道:「多一個不多,少一個不少,死靈地獄都在這,我還怕了這些?」

「那你為何不讓我出去?」

人皇也是鬱悶:「你都說了,死靈之主都在,那為何不讓我進入?」

憑什麼?

你幹嘛不去找死靈之主,欺軟怕硬是吧?

要不是這個王八蛋,我早就進入了!

天穹山主淡淡道:「因為……我樂意!你敢挑釁我,就要承受這樣的代價!你原本進還是不進,和我無關,你敢將我天穹山附近的散修一網打盡……我落了面子,你想好過?」

是的,因為面子!

我天穹山主,天下第一!

當年相信他的散修很多,跟著山主混,不怕沒肉吃,也沒人敢招惹,好傢夥,沒多久……當年天穹山附近的散修沒了!

強者都死完了!

這是人乾的事嗎?

人皇也很鬱悶:「那都是自願的,那些人要是願意告訴你,早就說了,明擺著不告訴你,一個願打,一個願挨,關你屁事?」

這就是你盯著我多年的原因?

想想都很無奈!

心中也在思考著,蘇宇是不是被人發現了,不過到現在才被發現,算晚了。

蘇宇進去兩個月,在萬界,卻是都過去半年了!

半年時間,蘇宇沒搞出動靜,這才是最奇怪的事。

最近,蘇宇那邊的人,都懷疑蘇宇跑到哪去了,是天門,還是地門,或者其他地方?

反正,大家都猜測,蘇宇不在外界了。

半年不出門,一般人可以,蘇宇……不信!

而今,人皇也迫切希望獲得蘇宇的一些訊息,這孫子走後,那是真的一點蹤跡都沒了。

天穹山主沒說什麼,沒理會他。

他判斷了一下,算了一陣,忽然道:「你忽然扭轉戰局,反敗為勝,是不是有人幫你了?」

「呵呵,我需要人幫我?」

「那人是否進來了?」

「呵呵,你說是就是!」

天穹山主自動過濾了他的一些話,微微凝眉:「希望不要來招惹我,否則,我會讓你們知道,什麼叫天怒!」

人皇很無奈,這傢伙實力是真的強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光明城中。

蘇宇看著武王,武王也看著他,蘇宇問道:「下定決心了嗎?」

武王考慮了一下,搖頭:「現在還沒有,你說,臨時融入可以嗎?就是先去干架,干輸了,我再融?」

蘇宇摸了摸下巴,「也不是不行!」

武王眼神瞬間發亮:「我還真想試試,我現在能不能打一個禁地之主,給我爽一把,我考慮一下,你看咋樣?」

「隨你!」

蘇宇也無所謂。

「你不怕我身份暴露了?」

蘇宇嗤笑:「怕什麼?你暴露了,大不了我躲起來,大家都知道文王單身了,當然會去找文王麻煩,他目標最大,我怕什麼?」

也是啊!

武王瞬間頹然:「也對,真麻煩!」

在這邊,日子還是很憋屈的!

思考再三,武王道:「你會幫文老二嗎?」

「不會!」

武王瞬間臉色變了,蘇宇平靜道:「我幫他幹嘛?當然,我會救出時光師,這是我的承諾,至於文王……自己看著辦。」

「你要救文鈺?」

「這是我此次前來,最大的目的!」

武王有些意外,你最大的目的居然是救文鈺?

「星月你救了嗎?」

「復活了!」

「你現在還要救文鈺?」

武王吸氣:「你真行,英雄救美,你是一個不放過啊!」

蘇宇失笑,「星月和文王有關係嗎?」

「當然!」

武王點頭:「她和文老二……嘿嘿……算了,開個玩笑話,不和你這小輩開這種玩笑,星月當年被殺,和文老二有點關係!」

蘇宇意外,這個他還真不清楚。

沒人提過!

「星月之死,和文王有關?」

「嗯!」

武王點點頭:「當年我們跟著星宇老大打天下,那時候剛冒頭不久,實力一般,比起萬族,比起一些人族老古董,其實還差不少!星月擅長生命大道,也是我們重傷后治療的保障,星月一直都在後方,不會貿然去前線……」

他聳聳肩道:「後來老二有點飄了,覺得天下無敵,當初正在和各族征戰,老二覺得每次到後方療傷太麻煩,便讓星月上前線,他來保護,問題不大……」

「所以出了事?」

「沒出事!」

武王搖頭:「老二手段還是有的。」

蘇宇無語,那你說什麼廢話?

武王笑呵呵道:「可這次一來,星月就暴露了,懂了嗎?之前大家不知道,我們這邊誰執掌生命大道,這次之後就曝光了!大家才知道,原來是星月……然後就出事了!究根結底,還是老二把人喊上了前線……星宇老大沒說什麼,但是那段時間,老二也難受的很,他妹是妹,老大的妹妹也是妹妹……所以老二後來就想法設法地幫她復活,可惜,沒能成功!」

「星月當初被誰殺的?」

武王沉默了一下:「當初下手的人都死了,不過,有個王八蛋,還活著!」

蘇宇眼神微動:「武皇?」

「嗯?」

武王看著他,有些意外。

蘇宇也意外:「武皇殺星月,不至於吧?真要如此,你們早就殺了他了!」

還能讓他活著?

武王訕訕,半晌才道:「不算是他下的手……可這孫子,那一日在召喚天門,天門大亂,老大老二都去幫忙了,我們力量削弱了,才會被人找了機會,殺了星月,你說……我羞辱他,難道不應該?」

他咬牙道:「老大不給殺,不然,我早就宰了他!」

蘇宇一臉意外,原來如此!

人皇說過,武皇的天門就在真門附近,一旦開啟,都會引起一些人注意,甚至殺進去。

這麼說來,當年正因為武皇開天門,導致人皇他們去鎮壓天門……這才導致星月被殺,說起來,能怪武皇嗎?

蘇宇想了想,武皇自己大概都不清楚。

可站在他們的角度,武皇罪大惡極!

人皇不殺他,那是真的仁善了,倒是武王,恩怨分明,氣不過,如此一來,折辱武皇,倒是成了必然,殺,又不給殺,這傢伙兄弟情義為首,能不惱羞成怒?

這事,蘇宇也不好說什麼。

武皇瞎搞,也不是第一次了!

可武皇,也算是背了鍋。

武王此刻有些無奈:「你們這些人,太聰明,遲早會禿頂!我就這麼一說,你怎麼就想到了他?」

很無奈!

算了,不提也罷。

他又笑道:「好在星月現在活了,老二心也算是放下了!」

蘇宇看著他,微微皺眉道:「你不關心一下自己的後裔,自己的道侶,一天到晚關心你兄弟……你這人,不夠有責任心!」

武王平靜道:「也許你是對的!可你不懂!我在戰場上出生入死,我大哥和二哥救了我很多次,否則,我早就死了!我那些道侶,我早就說過,有朝一日,大哥二哥他們出了事,我先救他們,然後有機會才會救自家人……他們跟了我,我說過,那就要做到!」

「你兒子在第一潮汐就戰死了!」

「死在沙場上不虧!」

蘇宇這一刻,有些複雜,這傢伙,他不知道該如何去說,許久,才悶悶道:「我若是你後裔,我恨你一輩子!」

「放心,我兒子死了也不會怪我!」

武王撇嘴,「你以為都是你這種人?我兒子從小跟我沒學別的,就一點,義氣為先!他知道他爹去救人了,那他就沒怨言!我告訴過他,咱學武之人,有恩必報!哪怕家破人亡!」

蘇宇沒辦法說什麼,也許武王說的對,他的道侶,他的後裔,都在支持他。

否則,鎮武王豈會帶著她的那些姐妹,一起奔赴戰場。

但是,蘇宇還是無法接受。

換成自己是他兒子……肯定會氣的發狂。

武王一臉的不在意,各有各的選擇。

我兒子,我知道。

哪怕戰死在了沙場,也不會覺得他父親做錯了!

「不說這些了!」

他也不想多說這些,和蘇宇,沒啥共同語言。

很快,武王開口道:「你說的也對,我出手,也許會暴露了老二那邊的虛弱!融你天地,也可以,但是我有一個要求!」

「說!」

武王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若是有辦法……幫我復活我兒子……死靈之主說的本源聚集法,也許可以復活他!」

蘇宇皺眉:「不好說,我盡量!他好像難以收集強者的本源,到了規則之主境,他的死靈界就無法收集了,否則,早就復活了!」

「希望吧!」

武王也沒再說什麼,此刻,大道波動,笑了笑:「來吧,大侄子,喊你大侄子都是給你抬高輩分了,看什麼看,看你大爺呢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愣住了,你瘋了吧!

武王不以為然,我沒瘋!

但是,我看你這孫子的樣子,你好像要報復我,既然如此……老子趁著實力還在,多罵幾聲過把癮,反正都是一樣的結果!

「孫子,快點,磨蹭個屁啊,你們這些人,心眼多,辦事也磨蹭!」

蘇宇嘴巴張大,你真瘋了!

「孫子,還看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咬著牙,沒吭聲,牽引天地中的武道,武王齜牙咧嘴的笑:「孫子,你叔叔夠不夠威風?」

說著,還收起了手中的錄製符,感慨道:「真爽啊!雖然會倒霉,可是,我記下了!以後傳承出去……」

蘇宇一怔!

卧槽!

我被人錄製了?

武王一臉的笑容:「看啥,和你們學的!老大,老二都喜歡幹這種事,別說,挺爽的,以後有機會我給你看看,嘿嘿嘿,我收集的八卦可多了……比如老二喝酒後發酒瘋的樣子,老大有一次騎在老二頭上打他的事……嘿嘿嘿……」

蘇宇頓時一臉激動:「給我複製一份,我就不報復你!」

「嘿嘿嘿!」

武王笑的燦爛,來了興趣了吧,我就知道!

老子多聰明的一個人啊!

但是,不給!

「那不行,以後再說!」

蘇宇心痒痒的,這八卦,你居然不分享!

不是人啊!

你不分享,你說個什麼勁!

這一刻,武王開始融入天地,蘇宇卻是沒了興趣,有些心痒痒的,連實力提升都顧不上,問道:「還有別的嗎?」

「有啊,都有!嘿嘿!」

武王笑呵呵的:「戰王的,雪王的,明王的,獄王的……都有!」

他笑容充滿了得意,「雖然被他們揍了很多次……但是我都沒銷毀!嘿嘿嘿,我藏起來了,誰也找不到!」

蘇宇一臉遺憾,好多八卦!

「最勁爆的是什麼,能說說嗎?」

「最勁爆的……」

武王想了想,嘿嘿笑道:「老二偽裝成女的,去勾搭當年的一位霸主,夠不夠勁爆?」

蘇宇眼神雪亮!

夠啊!

這也有?

你咋錄製的!

武王得意一笑,不告訴你!

這一刻,蘇宇心癢難耐,武王得意洋洋,知道你們這些傢伙好這口,嘿嘿……吊著你胃口,就是不給,這樣,每次你想報復我,我可以送一個出來!

等送完了,咱們也打完了!

我太聰明了!

這一刻,蘇宇無奈,一時間覺得,實力提升,一點不香了,實力啥時候都能提升,這有什麼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91章 八卦黨的勝利(求訂閱)

91.6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