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6章 蘇宇當家(求訂閱)

第856章 蘇宇當家(求訂閱)

大周王是功是過,角度不同,想法不同。

最凄涼的,莫過於柳文彥。

他才是這幾十年來的第一天才,並未言過其實,一個騰空沒到的修者,承受了日月境的神文而沒意志海崩潰,這一點,哪怕蘇宇都沒去嘗試過,他可能做不到。

那個黃金時代,夏龍武這樣的存在,都在給柳文彥打下手,包括那個時期的夏侯爺這些人,都在以柳文彥為核心進行活動。

大周王,是想讓柳文彥繼承筆道的,繼承文王的道。

這一點,從那麼多強大神文,被柳文彥繼承,就可以看出。。。

最終,柳文彥卻是並未成功。

所以,柳文彥也許也算是大周王的棄子,因為一直沒成功,大周王對柳文彥失望了,甚至是放棄了,不再多管,有些事,可能更複雜。

蘇宇是柳文彥的學生,柳文彥帶了蘇宇五年。

此事,蘇宇無法替柳文彥去原諒大周王。

而蘇宇本人,也只能去遺忘這一切,因為,這樣的結果,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處理。

大周王是功臣嗎?

是。

起碼這個潮汐,他從頭到尾,都在庇護人族,否則,也許人族早就覆滅了。

第九潮汐的失敗,讓大周王更多了幾分警惕,做事手段,也更狠辣了一些,犧牲小部分人,成了大周王的選擇,而這小部分人中,就有柳文彥他們。

這一刻,蘇宇不再說這些。

人皇他們,也紛紛沉默。

蘇宇是當事人之一,大周王也是,蘇宇的老師更是,這些事,很難說出個對錯之分。

就如很久之前,白楓問蘇宇,戰場上,犧牲一隊百人衛,去滅殺一位敵方強者,划算嗎?

蘇宇一開始說,划算!

等白楓再問,那犧牲的那百人衛,有你父親呢?

蘇宇很快就變了口,誰敢這麼干,他殺了誰!

這才是人性!

……

人皇見氣氛有些凝重,很快輕咳一聲,開口道:「蘇宇,你過來,我們聊聊別的,我有話跟你說。」

他喊走了蘇宇,否則,這僵硬的氣氛,也許會一直持續下去。

……

兩人走到了無人地。

人皇輕嘆一聲:「抱歉。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人皇何必說這些?」

人皇輕聲道:「此事,還是由我而起,由文王他們而起!當年文王離開是一個局,我帶萬族離開,也是一個局!有人算計我們,我們也反過來算計別人!都是順勢而行,你在布局,我也在布局……結果,我這邊棋差一招,這才有了第九潮汐的變故,才有了百戰的背叛……」

文王離開,去天門,一方面是救妹妹,一方面也是反向布局天門,只是文王不敵那位,一直到現在沒能成功。

人皇帶著萬族進入時光長河,逆流而上,也有鎮壓三門之意,否則那個時期的萬族,未必一定會背叛。

武王的離開,可能是人皇自己叫武王去援助文王的,這一點之前人皇也隱約提過。

站在人皇的角度,這一切都是他該做的。

只是,計劃未必都能成功,他在萬界的布局,就出現了差錯。

而此刻,影響的,是蘇宇。

他不得不站出來,接下這一切,以免蘇宇出現一些想法。

蘇宇卻是平靜無比,「我早就過了那個時期,過了那個怨天尤人的時期,過了那個恨天地不公的時代,只能說,只是因為我不夠強,所以我才想變強,才想去逆轉這一切!」

「大周王也許是對的……起碼,他逼得我不得不去想辦法,強大我自己!」

蘇宇嘴角帶著一些嘲諷,一些自嘲,「我在求天天不應的那一日起,我就告訴自己,這世界,一切還得靠自己,靠拳頭,靠智慧,靠腦子!遇到了麻煩,自己去解決!」

人皇嘆了口氣,許久才道:「也是,我無需安撫你,你比我想象的要堅韌強大許多!對你而言,外人的安慰,不過是個笑話。」

人皇忽然平靜了下來,笑了,「算了,我擔心你會因此而憤怒……其實你不會,你也許早就猜到了一切,若是憤怒,也許早就爆發了。」

他忽然發現,不需要去安撫蘇宇,沒那個必要。

蘇宇是年輕,但是,蘇宇卻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孩子,他內心比誰都堅韌,很少有挫折,能擊潰蘇宇。

此刻,人皇帶著一些疑惑:「你才二十多歲,很少遭遇失敗……」

蘇宇笑了,「很少嗎?不,很多!我得感謝時光師……她讓我知道了一個道理,失敗沒什麼,死也沒什麼,你撐過去了,你就贏了!」

人皇眼神微動:「她那個食譜?」

想到這,他忽然想起來,自己可能忽略了一個問題,有些異樣:「你多大繼承了她的食譜?」

「6歲。」

6歲!

人皇臉色微變,有些異樣:「食譜很強大,哪怕只有一絲絲餘波,對你而言……也是不可抵擋的威能!」

他喃喃道:「食譜中,萬道威能溢散,哪怕被封印了,被擊潰了,穿梭消耗了力量……溢散出一絲絲威能……對你本人實質上沒影響,但是應該會有一些精神烙印留下……你經常做噩夢?」

他陡然看向蘇宇,眼神微動:「你能開這個天,開數千大道……我想,我明白了什麼!」

他忽然有些明白了!

蘇宇的天賦……和別人的天賦不一樣,他有些吸氣:「每次,若是都出現一點意志烙印,那就是大道殘留,每一次,都會擊潰你的精神意志,留下一點大道之力……所以,你能感悟萬道,而實際上,很多人其實是很難感悟,或者說需要絕對的時間去感悟……」

蘇宇開天,是藉助了眾人之力,可若是他自己沒一點感悟,那蘇宇連頭都開不了,其他人如何幫他完善?

所以,蘇宇是真的完成了萬道的感悟!

而這個,不是憑空來的,不是他真的天賦強大到了絕頂,超越所有人。

而是因為,蘇宇從小就不斷被一條條大道之力洗刷本我,衝擊精神,所以蘇宇勾勒神文,都是瞬間完成,不是他比別人牛,而是他本就掌握了一些大道,只是太小太弱,蘇宇又不會運用,無法呈現出來罷了。

神文既規則!

規則化神文!

遇到白楓的那一刻,蘇宇其實已經掌握了許多規則雛形。

後來,不斷勾勒出神文,別人都是慢慢勾勒,唯獨蘇宇,瞬間化成,因為別人需要一個過程,去了解規則,而蘇宇不需要,他只是需要一個體系,一個感悟,將規則之力凝聚成型罷了!

然而人皇卻是有些明白,這個過程,一定充滿了兇險,充滿了危機,充滿了痛苦!

蘇宇,太小了,也太弱了。

那個時期,他可能都沒修鍊,卻是在承受規則的傳承和衝擊。

也直到此刻,人皇才明白,眼前這個年輕人,到底經歷過什麼。

人皇忽然道:「你那時候,不曾絕望,想過放棄嗎?」

一死了之!

他捫心自問,自己若是在那個時期,遭遇這樣的事,會如何選擇?

每一日,每一夜,都要承受痛苦,承受噩夢,承受絕望……自己會選擇了結自己的生命嗎?

蘇宇笑了,「絕望?有過!一開始,我很絕望,我太恐懼了,我甚至不想睡覺,一輩子都不要睡覺……我那時候,恨不得我就是強者,可以不眠不休,現在我其實做到了。」

6歲以後,到如今,十多年了,蘇宇好像不曾睡過一次完整的覺。

哪怕在學府中,那時候不怎麼做夢了,因為大道之力差不多都被他體驗了一遍,可那時候,蘇宇就開始忙著修鍊了,每日睡一會就足夠了。

完整的覺,是什麼樣的感覺?

記憶,早已模糊了。

蘇宇自己都不清楚,6歲之前,睡一個安穩的覺,會是什麼樣的感覺?

而今,他想過嘗試,但是壓在心中的東西太多,上次死亡了瞬間,他去體驗了一下,可惜,被文王和武王打斷了,實際上不打斷,蘇宇也沒時間去體驗。

人皇默默地看著他。

直到這一刻,他好像才有些明白了蘇宇,許久,輕聲道:「外人都說,你蘇宇天賦絕頂,而今看來……也許只是一般!食譜一方面讓你體驗大道之力,一方面護住你不讓你崩潰……這是來回捶打敲擊的一種體驗,將人不當人,若是強者,也許還可承受,對一個孩童而言,太過殘忍!」

時光冊一方面在不斷敲擊蘇宇的意志,一方面在敲擊之後,又去修補,百鍊成鋼。

然而,這個過程,其實冰冷的,是毫無人性的一種摧殘。

也許蘇宇不會被直接敲死,但是,他會崩潰的。

人皇說著,又道:「文鈺大概也沒想到過,她的寶物,會被你拿到手,一個6歲的孩子……」

他苦笑一聲:「按照道理,不該被你繼承才對。」

蘇宇笑了:「那得感謝星,也就是你祖宗,不是嗎?」

此事,蘇宇之前提過一次,人皇此刻再聽,沉默了一會,開口道:「也許也是害了你……至於星……也許是祖宗,也許早已沒有任何關係,倒也不用在意。」

隔著一門,什麼都變了。

人皇再次看向蘇宇:「你沒過崩潰的時刻?」

蘇宇看著他,就這麼看著,露出笑容,燦爛無比。

人皇微微一怔……

半晌,他心中有了個判斷。

有的!

不止有,而且……一直都是!

眼前這個白髮青年,其實早就崩潰了,瘋了,他歇斯底里,他瘋狂絕望,但是,他沒有和其他人那般,表露在人前,他瘋在了心裡。

「文鈺……」

人皇心中呢喃一聲,你大概也不曾想過吧?

文鈺,成全了蘇宇!

但是,也害了蘇宇。

她也許不知道,她製造了一個瘋子出來,歇斯底里的瘋子。

冷靜而又瘋狂!

這一刻的人皇,和當日的周稷一樣,都看出來了,蘇宇,從頭到尾就是瘋子。

然而,這個時代,好像只能靠這個瘋子來拯救。

人皇深深看著蘇宇,蘇宇卻是笑容燦爛,許久才道:「我臉上有花?人皇不會對我有什麼想法吧?」

人皇失笑,過了一陣,才低不可聞地說了一句:「你也許需要三門開啟……」

蘇宇看著他沒說話。

而人皇,已經邁步離開,去繼續和岳王他們交流了。

蘇宇,也許需要三門開啟。

因為,他需要戰爭。

戰爭的壓力,會讓蘇宇壓下一切。

否則,人皇擔心,當蘇宇沒了壓力,失去了戰爭的逼迫,他會變成什麼樣?

徹底崩潰?

還是能漸漸恢復?

他不知道!

但是他的確猜到了,看到了,蘇宇早已處於一個崩潰的邊緣,也許,只要稍微安靜下來,蘇宇可能就會崩潰了,也許不會,因為他眼中的蘇宇,太堅韌了!

就如趙立第一眼看到蘇宇,就認定了蘇宇,覺得蘇宇可以繼承他的衣缽,這傢伙,堅韌不拔的超乎趙立的想象。

……

看著人皇離去,蘇宇笑了笑。

我需要三門開啟?

這話說的!

不過話說回來,三門開啟,這才刺激,不是嗎?

這要是不開,還真不夠刺激。

蘇宇呵呵直笑,忽然喊道:「跑什麼,正事還沒談呢!」

那邊,人皇擺了擺手,急什麼。

讓我消化一下!

你這瘋子,我這一走,還不知道你要幹什麼呢,我得考慮一下了。

……

隨著岳王幾人到來,蘇宇這邊,戰力再次有了提升。

人皇和幾位新來的傢伙,聊了一陣,因為這幾位,有當年留守的頂級強者,也有斷後的強者,還有文王天地的靈,他得多聊聊。

順便,也了解一下靈的存在,融合天地后的感受和實力。

人皇的眼光,還是極其毒辣的。

不需要蘇宇介紹,他其實就看出了書靈的狀態。

……

而這時候,萬天聖走到了蘇宇身邊。

他見蘇宇一人在看對面的萬族,輕聲道:「不用把剛剛的事情記在心上,我們的事,我們自己解決,你老師的事,也由他自己來解決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「我無所謂,老師那邊……戰爭結束后吧。」

或者平定了萬族之後再說。

萬天聖也不再提,看向對面,那邊,一道道氣息縱橫,強大無比,他沉聲道:「萬族不好對付,哪怕現在,戰力依舊強大。」

之前的一次大戰,倒是讓萬族團結了。

萬族,每一次都是如此。

而蘇宇,沉思了一陣,開口道:「府長最近進步慢了,是不是斷道融入我的天地,感悟反而少了?」

萬天聖和藍天,之前進步很快,現在倒是慢了許多。

萬天聖到了此刻,也才和其他人一樣,堪堪三等罷了。

這還是得益於他掌握的大道多,不過有些大道,萬天聖也沒到掌控的地步,只是融合了而已,否則,光是七情六慾,就有13條大道了,何況,他修的人道,不止七情六慾。

都掌控的話,他怎麼著,現在也是個二等了。

萬天聖想了想,點點頭,的確,比起蘇宇的進步,或者比起其他人,他在這個階段,並沒有太過特殊。

不是他萬天聖非要特殊,而是作為這個時代的頂級天才,他必須要特殊。

考慮了一下,萬天聖輕聲道:「我掌七情六慾,喜怒哀樂,貪嗔痴惡……更多的還是一種泛指,而非固定!這些時日,我也反思了一番,我六欲不強!」

「給你找個女人?」

蘇宇打趣了一句,萬天聖失笑,「瞎說!所謂六欲,不是單純的色慾,六欲囊括許多!對生死的渴望,對未來的求知,對強大的期盼,對安定的寄託……」

他說了很多,談道這事,他很久沒和蘇宇聊了。

上一次,還是聊時光長河的時候。

萬天聖說了一陣,繼續道:「我想了想,也許,最近因為你的存在,定鼎一切,讓我少了一些對未來的忐忑和不安,缺了一些危機感……」

蘇宇失笑:「我才剛跨入一等,你就少了危機感了?」

萬天聖也笑了:「何止我,其他人也是!因為……你百戰百勝!」

蘇宇笑了起來,側頭看了一眼,再看萬天聖:「你的意思是?」

「打一場硬仗吧!」

萬天聖吐氣道:「你總是一個人想承擔起一切,總是擔心有人隕落,總是想謀划完成一切,可你要明白,哪怕人皇他們謀划多年,也有失敗的時候!」

「趁著此刻,還沒到戰敗既死的地步,剛好萬族實力和我們相當,打一場硬仗吧!」

萬天聖認真道:「你專心對付你的對手就行,你操心的太多了,管的太多,未必就是好事。」

蘇宇沉默了一會,「這也是大家的意思?「

「對!」

萬天聖點點頭:「打一場硬仗,這一次萬族剛好和我們實力差不多,我們隱約還能佔據一些上風!你這麼下去不行,強行提升大家,大家自己會愈發依賴你,導致大家自己對大道感悟不深,這其實不是一位合格的將帥該做的事!」

「蘇宇,你沒發現,大家越來越不喜歡去思考什麼了嗎?」

「這麼下去……大家都會出現退化。」

蘇宇笑了:「管的多,也不好?」

「可能是的!」

萬天聖也笑了,「適當的放手!」

「所以,你的意思是,這一次人皇離開……我們打一場硬仗?」

「不!」

萬天聖看著蘇宇,忽然笑了起來:「為何非要人皇離開?為何非要人皇走了,等他斷了道,你才戰?蘇宇,這不是你的風格!趁著人皇還在,還能壓下他手底下的驕兵悍將,咱們此刻就打一場!和人皇這邊磨合一下!人皇坐鎮後方,威懾萬族更好!」

「然後,開啟第二戰,第三戰……一直打到萬族不敢抬頭,這時候,人皇離開,哪怕斷了道,萬族也擔心,是不是陷阱,是不是有問題存在!」

萬天聖忽然笑了,笑的奸詐:「你甚至可以說,人皇隕落了!每一次都說……幾次下來,大家不信了!還有,那些想融道人皇天地的強者……你為何不廢物利用了?」

「咱們自己人,你都知道在斷道之前,炸他一次……怎麼,到了人皇的人,你捨不得下手了,還是不好意思下手?」

萬天聖舔了舔嘴唇,笑道:「就得趁著人皇在,壓下他那些驕兵悍將!當著人皇的面,去壓制!我看的出來,人皇是支持的!蘇宇,我知道,你未必在意這些人,也沒心思和人皇奪權……但是你不想,其他人呢?」

他笑道:「不是奪權……而是……大家會下意識地去思考,我是該聽人皇的,還是該聽你蘇宇的?人皇的人,大戰的時候會想,人皇走了,那我要聽蘇宇的嗎?人皇又不是死了,一旦聽你的,損失慘重,那人皇會不會削弱?」

蘇宇看著老萬,人生有很多迷茫的時候,有時候自己度過,有些時候卻是要人來提點。

萬天聖,其實指點過蘇宇許多次。

他化身人魔的那一日,告訴蘇宇,什麼才是達則兼濟天下,那一次,蘇宇深有感悟。

也正因為那一次,蘇宇在登上人主的時候,第一時間強行收權,不贊同自己的,強行鎮壓,沒顧忌絲毫。

而今,萬天聖又開始給予自己一些感悟了。

蘇宇原本的想法是,人皇走了,斷道的時候,自己再考慮戰鬥的事,可萬天聖的意見,卻是和自己不一樣。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過了一會,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,我還是要收攏人皇的人?」

「當然!」

萬天聖沉聲道:「你可以有事和人皇商量,但是,人皇不在的時候,你必須給大家一個印象……你的話,就是唯一!」

「不,甚至要做到,哪怕在,你的話,也是唯一!」

萬天聖低沉道:「可以事後找人皇去申訴,讓人皇來找你,你可以和人皇洽談,但是,你不需要和他們去說太多!」

萬天聖看向蘇宇,「他們要做的,就是聽令!在人皇沒有反對你之前……他們的話,你可以不用理會,而你要做的,就是讓他們聽話!」

蘇宇陷入了思考,過了一會笑道:「會不會不太好?」

「這有什麼?」

萬天聖笑了:「對你而言,人皇和大秦王有區別嗎?當初,你成人主,你不也照樣壓制了那些老古董?四百多歲,還是四萬多歲,在你眼中,都是老古董,你管他們多大!你可別區別對待,不然大秦王大概該悲傷了,為啥和人皇待遇不一樣?」

蘇宇笑了起來!

有點道理!

萬天聖又道:「如今,不是太平時期,人皇又遭受重創,文王不在,武王離開,明王不擅長做大決策,那此事,只能你來!」

蘇宇笑了:「也是,除了我,誰有這能耐?」

萬天聖頓時笑了起來,這傢伙,總算恢復了,他笑道:「你對人皇,其實還是多了一些敬畏之心,因為你覺得,他可能永遠都是對的,你不希望因為這些事,和他產生了隔閡……可你要知道,大秦王會因為你懲罰一些人,就和你產生了隔閡嗎?越是明白人,越是懂的這個道理!」

「真要因為這些事,人皇就覺得你做錯了……那恰恰證明,人皇其實不夠明智!」

「那他,連大秦王都不如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你老是說大秦王幹嘛?大秦王聽到了多悲傷!」

萬天聖無語,很快也樂了:「那也不見得,我看大秦王樂在其中,可沒悲傷的意思。還有一點,在戰場上,分成兩個團體,其實是很不明智的一件事!萬族就是教訓,這樣的話,會導致協同、配合、救援都出現一些問題,所以,趁著人皇沒走,得協同配合起來才行!」

蘇宇摸著下巴:「那樣的話,我們得主動出擊才行……」

蘇宇看向對面:「我的天地現在倒是能蔓延到那,但是一旦對方繼續朝上游跑,我就無法覆蓋了!」

「那有什麼!」

萬天聖不在意道:「那就逼迫對方繼續前往上游,此刻,前往上游,會逆流的厲害,消耗極大,其實在這,已經是極限了,否則,人皇他們沒必要順流而下,一直保持原地不動,豈不是最好?」

蘇宇認真聽著。

身邊多一位老人,時不時地給點建議,其實也不錯。

蘇宇很少聽人建議,但是有些人例外,比如萬天聖、趙立、牛百道、朱天道、柳文彥他們,給蘇宇的建議,蘇宇哪怕不認同,也會認真思考。

不過,如今跟著蘇宇的,只有萬天聖了。

其他人,大多被蘇宇藏了起來。

因為他們太弱!

蘇宇,自然也有自己的私心,人人都有私心,多少而已,他的父親,他的老師,他的一些好友……他都給藏了起來,不給任何人知道。

他甚至考慮過,自己戰敗后的下場,死無全屍那是必然的。

萬天聖說到這,也不再說了。

剩下的,蘇宇自己都清楚。

……

蘇宇還是認真思考了一下,也許老萬的想法,比他之前的想法,要更合適。

很快,蘇宇轉身,朝人皇走去。

人皇見他走來,也上前和蘇宇短暫交流了一陣,聽到蘇宇的想法,人皇思考了一下,微微點頭,算是認同了蘇宇的建議。

蘇宇說的不錯,雖然人皇此刻有些著急,想回去融合天地,但是蘇宇這麼做,對接下來也許更有利一些。

……

眾人這時候還在聊著,談著,說著。

而就在此刻,人皇輕咳一聲,頓時讓所有人停下了動作。

人皇輕聲道:「諸位,我的情況,大家知道!不適合參與一些激烈的戰鬥了,再戰一場,也許我就要徹底隕落了!」

眾人凝重。

人皇笑了笑道:「我想了想……蘇宇,大家都看到了,看到了他的實力,他的能力!也知道了他在萬界的所作所為,可以說……他是傳奇,也許比我差一些……哈哈哈,但是,他的確很傳奇!」

眾人露出笑容,他們喜歡人皇的自信,雖然覺得人皇又吹牛了!

人皇笑聲爽朗:「所以我考慮了一下,接下來,大家便聽蘇宇的命令,服從軍令,進行一些戰鬥,在戰場之上,大家跟了我多年,都知道一點……軍令如山,令行禁止!」

眾人心中微微一凝!

人皇又道:「當然,大家未必都認同蘇宇,但是……有意見,大家可以在戰鬥結束后,和我說,咱們做一些戰後總結,不足之處,就加以改進……但是,絕對不能在戰場上違令!」

人皇聲音陡然嚴肅起來,帶著肅穆和鄭重:「都是老兵了!很多弟兄,一路跟著我從人境殺到了諸天,從諸天殺到了時光長河上游!到了今日,不會不懂!所以,哪怕是錯誤的軍令……我會及時制止,或者戰後跟我說,不要戰鬥中途,給我出什麼幺蛾子,丟了我們的人!」

此刻,明王若有所思,輕聲道:「陛下,那若是蘇人主讓我們去送死呢?」

他笑了笑道:「比如,蘇人主說,你們全部去自爆,先炸萬族個人仰馬翻,其他人再去收割……我們也答應嗎?」

人皇淡淡道:「蘇宇應該不會下這種無腦的指令……」

不遠處,蘇宇抱著胳膊,忽然插話:「那也難說!」

人皇無語了,你跟我唱反調呢?

我正在給你授權呢!

蘇宇淡淡道:「戰場之上,一切皆有可能,大戰激烈,自爆才能勝利,那我讓你自爆,你難道要抗令不成?」

蘇宇漠然道:「犧牲小我,成全大我,這不也是很多人追求的嗎?只要戰爭勝利了,一切不都可以解釋嗎?」

眾人下意識地看向不遠處的大周王,熟悉蘇宇的明白,他這是又開始針對大周王了。

明王笑了笑:「也是……可是……我們怕就怕,蘇人主更信任嫡系,收割的時候是嫡系,犧牲的時候,就是我們了,那我們可不服氣!」

「不患貧而患不均……這也並非空話!」

明王看向蘇宇,這個,你又該如何解決?

蘇宇想了想,隨意舉了個例子,玩味道:「就在當初我去上界的時候,我當時統領著一批合道,包括萬府長、大周王、定軍侯、暗影侯、雲水侯、南溪侯、天滅……一大批人!」

「此事,我不知道雪蘭這些人有沒有告訴你們……當日,我讓所有人自爆!」

有人心中頓時一凝。

蘇宇淡淡道:「當日聽令的人,都活了下來,無一隕落!當日沒聽令的,沒自爆的,暗影、雲水、霧山、江海全部死了!南溪這邊,我只是既往不咎,懶得追責罷了!雪蘭這邊,沒聽令,但是也被敵人自爆,粉碎了肉身,若不是雪王留下了保命的封印,她也早就隕落了!」

蘇宇淡然道:「若是這個例子,大家還是無法接受,那我說再多,都是沒用的!聽我的,我自然會盡最大努力,去讓你們活下來……不聽我的,這種人死了,與我何干?」

明王沉思一會,又道:「那我們若是和蘇人主,有些不同意見呢?」

「憋著!」

蘇宇淡漠道:「等戰鬥結束了,去找人皇哭訴,人皇自然會來找我!我自然也會給人皇一個交代!至於你們……沒資格和我討價還價,當然,覺得我太霸道,可以不參加,和人皇一起在後方坐鎮就行!我醜話說在前頭……覺得我蘇宇沒資格領導你們的,那就可以退出,我不介意少一些人,若是都不願意,我帶著我的人,照樣可以抵擋萬族!」

有人覺得被羞辱了,戰王悶悶道:「蘇人主這話說的不妥,我們既然在這征戰無數年,那就沒有怕死的,真要怕死,當年就逃了!」

蘇宇笑了:「我沒說你們怕死,諸位前輩在前線廝殺多年,我不否認前輩們的功勞……可是……」

蘇宇頓了頓,肅穆道:「可是,我們也不是吃閑飯的!你問問在場的這些人,這些年,廝殺了多少場?既然都是英雄……再說一些誇讚的話,沒有必要!比起殺人……諸位恐怕殺的沒我們多,我們從人境,殺到諸天,殺到上界,殺到死靈界域,而今殺來了上游……誰怕死?怕死,沒必要跟著我來!」

論功勛,在場的都有大功勛,蘇宇懶得多說什麼。

誇功,這些人的功勛,也未必就比大秦王他們大。

不遠處,人皇看了一眼蘇宇,笑了笑:「蘇人主,我對你,沒別的要求,就一點,或者說是我的底線……戰死可以,不能被冤死!明明可以救,而不救!明明你的嫡系死一人可以解決,你讓我的這群老弟兄死三個,死五個……那就是你私心太重!」

人皇又道:「一些正常的偏袒,我是可以理解的,比如說,同樣要救援兩人,一人是戰王,一人是萬府長,你只能去救一人,救了萬府長……大家可以恨你,但是,我們依舊不會反對你……可若是你都可以救,救完了萬府長,不管戰王……那你就不配當這個領袖!」

他笑容收斂,化為了嚴肅,說的也很直接。

偏袒一些,那是必然的。

但是,蘇宇不能太過了,否則,那蘇宇就不配當這領袖了,他也不會將自己的人交給他去送死。

蘇宇笑道:「你督戰便是!」

人皇點點頭:「我會看著的!」

蘇宇也不多說,直接看向戰王他們這群人,平靜道:「人皇的話,大家聽到了,諸位有何意見,此刻可以提,過了此刻,我說一不二,質疑不許存在!」

人群中,之前顯露三隻眼的瞳王遲疑了一下,開口道:「蘇人主,那我們是戰時聽令,還是戰後也需要聽令?」

「戰時,戰後隨便你們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宇皇府,也沒興趣再招收新人,人皇不還活著嗎?我現在算是借兵,借兵期間聽我的便行,當然,戰後也許你們捨不得離開我,哭哭啼啼地求我收你們入宇皇府……那時候再說吧!」

氣氛,瞬間不再凝固,而是有些異樣。

一群人,有些彆扭。

這話說的!

誰會哭哭啼啼地求你收留,這多不給人皇面子啊?

人皇也是哭笑不得!

好傢夥,你這是沒把我放在眼裡啊?

而蘇宇,也眯眼笑道:「一切都很難說,別現在覺得不可能,以後自己打臉!」

眾人乾笑,也不接話。

你開心就好!

我們也懶得反駁你。

蘇宇很快,幾乎是瞬間變臉,肅穆道:「從現在起,便是戰時,所有人聽令!」

眾人一凝!

蘇宇喝道:「改口,叫我宇皇!」

「……」

戰王他們一怔,萬天聖笑了起來,一群人迅速躬身,齊喝:「拜見宇皇陛下!」

「……」

戰王他們,你看我,我看你,一個個的,半晌,明王笑道:「拜見宇皇陛下!」

下一刻,數十位規則之主,或無奈,或鬱悶,紛紛開口:「拜見宇皇陛下!」

蘇宇大笑,再次吼道:「請人皇退後,退出戰區!」

眾人對視,只得跟著呼喊:「請人皇退後,退出戰區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語了,但是,還是笑了笑,開始後退,退出了蘇宇劃出來的戰區,一人獨自站在了後方,帶著一些笑容。

這一刻的人皇,不知該是欣慰,還是苦惱。

蘇宇,還是有點意思的。

而且他也相信,只要蘇宇私心不是極重,那自己這邊的老弟兄,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,磨合幾次,就可以發起大規模作戰了。

而就在他欣慰的下一刻,蘇宇陡然一聲暴喝:「聽我號令,衝鋒,殺!」

話落,瞬間沖向萬族所在方向!

萬天聖他們毫不遲疑,紛紛衝出,戰王他們一愣,都驚呆了!

艹!

明王他們也呆了,卡了一下,下一刻,一個個的有些發狂,你……你這就衝上去了?

一群人猶豫了一下,也紛紛咬牙跟上。

對面,陡然氣息大漲,一位位強者懸浮。

而蘇宇,瞬間止步:「停,退回去,一群混蛋,為何要猶豫?」

蘇宇大怒!

在對面萬族獃滯的眼神下,瞬間帶著人撤離回去。

不到五分鐘,蘇宇再次暴喝:「衝鋒!」

轟!

一群人,迅速跟著衝鋒!

「撤!」

蘇宇帶人撤回!

這下子,萬族懵了,明王他們也懵了,因為蘇宇很惱火,不斷訓斥那些遲緩的人,一下子,讓那些老牌強者面紅耳赤,我……我只是沒想到,你說沖就沖,說撤就撤。

沒反應過來!

真的被蘇宇弄的有些發懵!

而蘇宇,不斷重複著這一幕,漸漸地,對面,萬族強者都凝重了起來,並未放鬆警惕,而是極其凝重。

他們隱約看出來了……蘇宇好像在磨合隊伍。

起碼,此刻做到了令行禁止。

人皇的那些人,在蘇宇一聲令下,再也沒有遲疑,說沖就開始沖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56章 蘇宇當家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