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6章 我的孫,復甦吧!(萬更求月票)

第896章 我的孫,復甦吧!(萬更求月票)

大寂滅!

最後一擊,蘇宇帶著落魂谷主上路了。

前路如何?

不知!

他只知道,很爽。

這一次,是他自己選擇了寂滅,選擇了生死輪轉,至於無法復活……那就無法復活,萬界,他做了安排,人皇也在,蘇宇覺得,沒大問題。

至於這邊,唯獨武王陪他進入了寂滅。

其他人……蘇宇不在乎!

至於武王,蘇宇只能說沒辦法,抱歉,不過他殺了落魂谷主和魂域之主,搭上一個武王,其實也不虧,哪能面面俱到。

何況,復甦了,那一切皆大歡喜。

而且,最重要的是,蘇宇喜歡那種寂滅的感覺。

絕對的安靜!

絕對的平安!

不怕被人擊殺,不怕被人弄死,不怕萬界破滅,什麼都不怕,沒有怕的。

安心睡覺就行!

那種寂滅狀態,別人恐懼,別人害怕,蘇宇卻是喜歡,太喜歡了。

他懷念上次的時候。

至今,還在蔓延,文王和武王打擾了他,讓他從寂滅中復甦。

復甦之後,就是殺不完的仇敵,打不完的大仗!

逃避嗎?

也許吧!

容許我逃避一會。

……

這一刻,天地寂滅。

這一刻,一個黑暗的小空間中,蘇宇出現了,他不是真的死亡,他也沒想就這麼死亡,但是他渴望那種寂滅狀態,每一次進入,他都不想醒來。

太舒服了!

小小的空間中,沒什麼其他,唯有一張床,一道身影,蜷縮在床上,如同嬰孩時期,被母胎包裹。

那張床邊,放著一張全家福。

小小的蘇宇,睡的香甜。

無夢!

但是,嘴角卻是微微揚起,和之前的冷酷、惡毒、兇狠完全不同,這一刻的蘇宇,真的如同純真的孩子,蜷縮在小小的床上,睡的格外安穩!

若是可以,他想睡到天荒地老。

睡夢中,好像有一條大道在勾搭他,那是他吞噬的生命之力,好像想要讓他復甦,蘇宇卻是在睡夢中甩手,甩開了那條煩人的大道之力。

我想睡覺!

睡到永遠!

……

外界。

寂滅了。。

隨著蘇宇和落魂谷主同歸於盡,其他人全部陷入寂滅,整個天地安靜了。

第一個來的不是別人,而是劍尊。

劍尊破空而來,面色慘白。

如同瘋魔。

他到處尋找,很快,找到了星空邊緣的劍空,寂滅的劍空。

他一把抱起劍空,忽然嗚咽出聲。

「嗚……」

如同鬼哭狼嚎。

我的兒!

生活在這亂世,生活在這寂滅的時代,我本想為你爭取一線生機,不曾想,卻是先我一步寂滅了!

「蘇宇……」

他凄厲咆哮著,我的兒,死了!

都死了!

到處都是死人!

在這混亂的年代,死人太正常了,他也殺人如麻,他也殺戮無數,可是,那是為了求存,他不想自己的兒子就此寂滅!

他哭嚎著,踉蹌著,抱起兒子的屍體,瘋狂朝天穹山飛去。

他想救劍空!

這是一個破滅、衰敗、無秩序的時代,這裡,友情、愛情不可信,哪怕親情也顯得如此薄弱,可是,親情終究還是血脈相連,魂主願為落魂谷主犧牲,劍尊也不想兒子就此隕落。

對與錯?

沒有!

他們,只是想活下去而已,哪怕時代已經覆滅,可我們不是還活著嗎?

活著……那就繼續活下去!

這一刻的劍尊,踉蹌著,哀嚎著,抱著劍空飛速離去,唯有天穹山,才有希望,他感受的到,兒子好像還有一線生機!

當劍尊離去。

又過了片刻,一尊強大無比的存在,降臨此地!

這一刻,虛空生白光。

天地好像活躍了過來。

隔著老遠,他已經看到了遠方那在星空中飄蕩的屍體群。

都死了嗎?

死光了?

高大的男子,默默看著。

剛要跨前一步,一股滔天死氣沸騰而來,死靈之主帶著憤怒,帶著暴怒,帶著不甘,怒吼道:「混蛋!」

你死了?

你剛和我達成了協議,剛把我的四大帝尊騙走,你就走了?

混賬東西!

他很憤怒!

當他看到那高大男子,更是怒不可遏,「仙,你居然敢單獨過來!」

轟!

死氣覆蓋千萬里!

死靈之主帶著憤怒,無邊的憤怒,咆哮聲震蕩四方:「都來啊!真當本座不敢殺人了?一群王八蛋,害死了老子的四大帝尊,真當老子殺不了你們?都傳送過來!老子等著你們!」

那股憤怒,充斥天地!

高大威猛的仙祖,此刻也微微退後一步,眼神冷肅,看向死靈之主。

死靈之主卻是龍行虎步,踏空而來,帶著無邊的怒火,死氣席捲四方,生機之力被覆蓋,瞬間化為死氣,死靈之主瞬間壓制了對方!

這一刻的死靈之主,黑袍隨風而動,手中浮現一本書,大手一揮,天地被這本書覆蓋!

他帶著惱火,「都來!看看本座到底懼不懼?」

遠處,仙祖微微揚眉:「你只是死了四大帝尊,又不是自己死了,至於如此嗎?」

死靈之主咆哮一聲:「混賬東西,你知道個屁!」

蘇宇死了!

雖說,蘇宇傳授了生死天的轉換法,可是……有個屁用啊,具體如何操作,他還想讓蘇宇指點一二,這東西,說的簡單,死而復生……去你大爺的!

我敢輕易嘗試嗎?

沒任何經驗,不小心就是死亡,真的死亡,我敢嘗試?

現在蘇宇掛了,還帶走了自己的四大帝尊,他怒不可遏!

此刻,他一揮手,四大帝尊的屍體被他席捲而來,他看著四人,帶著一些無奈,完了,都掛了!

他剛想給他們收個屍……微微一怔。

咦?

沒死透?

是寂滅了沒錯,徹底寂滅,大道寂滅,意志海寂滅,肉身寂滅……

可是,這種寂滅,卻是稍微有些不同。

哪裡不同?

他是玩死道的專家,稍微感應了一下,眼神微動,為何感覺……有種死中帶生的感覺,讓他稍微有些觸動。

生死……

他心中微微一怔,生死轉換?

蘇宇……沒徹底死亡?

他在轉換生死?

也是,蘇宇在萬界好像開了生死天,但是在這,沒開生死天吧?

他想到了蘇宇之前丟給他的信息,生死天開闢很簡單,經歷真正的大寂滅,那種大寂滅,在蘇宇口中,是一件很爽的事,他還特意勸了一下死靈之主,若是經歷了,千萬要多留一會,爽一把!

生死寂滅!

死靈之主眼神微動,蘇宇……不會還沒徹底隕落吧?

他想著這些,忽然,一探手,將所有人的屍體全部抓入手中,尤其是武王的,他黑霧瀰漫,順帶著遮掩了一下,別給人看到了,這傢伙是武王!

而此刻,遠處,那仙祖也是眼神閃爍:「死主,此人……是你何人?」

一位強大無比的存在!

能殺禁地之主的存在!

而且一日間擊殺了兩位,他的名字叫——蘇宇!

當然,此刻他死了。

死靈之主冷冷道:「我孫子!」

「……」

仙祖皺眉,死靈之主卻是咬牙切齒:「看什麼?真是本座孫子!你們這群混蛋,害死了我孫子!」

「若不是你們搗亂,滅殺一個小小的落魂谷,我這天資縱橫的孫子,如何會死?」

他咆哮,瘋狂咆哮著!

「若不是我孫子,我豈會將四大帝尊交給他,你們這群畜生,本座今日必殺你們!哪怕召喚天地,也要幹掉幾個!」

他瘋狂咆哮著!

心中卻是沉思,蘇宇……進入了大寂滅?

可是,距離他來,已經過了一會了,不是說大寂滅很快嗎?

蘇宇自己都說過,上次大寂滅,裡面看似很久,外面其實就是一瞬間。

蘇宇很快就復甦了!

可此刻,距離蘇宇他們隕落,有一會了!

為何還沒復甦?

難道……失敗了?

缺少生命力?

也許有這個可能!

這一刻,死靈之主氣息爆發,而四周,隱約間,空間波動,好像有禁地在遠處虛空浮現。

這一刻,一座光明聖山浮現,有宏大神聖聲傳來:「死主,昔年你來此地,吾等見你安分守己,多年來不願征伐,而今,你卻是讓人攻打落魂谷……」

死靈之主咆哮一聲,一拳打出!

這一拳,死氣席捲三萬里!

轟!

神聖爆發,卻是被死氣一拳打滅,死靈之主這一刻霸道無雙,咆哮道:「廢什麼話,你要戰嗎?當年老子斬了一尊狗屎的東西,站穩了腳跟,裝什麼大頭!本座話丟在這,今日不給老子一個交代,老子召喚雙天合一,必殺你和仙!」

「……」

神聖巨山沉寂,遠處,仙祖也是微微皺眉。

和我們何干?

我們來的早一點罷了!

何況,你是否太狂了?

真以為大家聯手,奈何不得你?

而死靈之主就是狂!

他狂的無邊,帶著怒火,其實是在思考,蘇宇到底能不能復活?

若是能,開生死天,代表真的可以。

因為他親自感受到了蘇宇的寂滅!

若是連這樣的寂滅,都可以復活,那代表什麼?

代表……他可以死一次!

再復活!

這簡直不可思議,他這樣的存在,死一次,幹掉一個禁地之主沒難度吧?

用命去拼!

結果,大家好不容易殺了他,好傢夥,他轉頭復活了,哪怕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,可別人不知道啊,一下子,就足以嚇死別人了!

殺不死的存在!

每次殺死他,他都可以復活,無限復活……誰敢和他斗?

誰也不敢!

所以這一刻的死靈之主,是充滿了期待的,蘇宇,能不能復活啊?

都過去好一會了,不會徹底掛了吧?

他餘光看向長生天之主仙祖,若是可以……我缺足夠的生命力讓我復甦,你來了……我想幹掉你!

一個個念頭,瘋狂閃爍。

此刻,四周,漸漸地,一些禁地浮現。

都沒說話!

仙祖被死靈之主盯了幾眼,微微皺眉,生死不和,這也是正常事,死靈之主看他難受,他看死靈之主也難受。

此刻,仙祖淡淡道:「死主……」

「你才是死豬,你全家都是!」

死靈之主罵了一句!

仙祖微微皺眉:「你非要找事嗎?」

「那又如何?」

死靈之主冷哼一聲,此刻,遠處的死靈地獄忽然消失,下一刻,浮現在他腳下,他腳踩天地,帶著濃郁的死氣,冷冷道:「一直不屑於搭理你們,本座只想安心出天門,你們倒好,一再找麻煩,那就來試試!」

仙祖微微皺眉:「是你的人,先攻擊落魂谷,如今導致魂域和落魂谷紛紛寂滅!」

這人,怎麼還倒打一耙了?

死靈之主不是文王!

他是真正的頂級存在,多年前就格殺過禁地之主,不到萬不得已,沒商量好,大家不想和他開戰,何況,他可以召喚死靈天,雙天合一!

這樣的存在,威懾力比文王大的多!

文王多年來,也沒能斗贏了法。

所以大家不怕什麼!

可這位,大家還是有些忌憚的,儘管此刻來的人多。

死靈之主冷笑一聲:「攻擊就攻擊了,又如何?殺了就殺了,又如何?混賬東西,若不是你們搗亂,我孫子會死?我麾下四大帝尊會死?此事,你們必須要給本座一個交代!」

「交代?」

虛空中,有人冷冷道:「你要什麼交代?給臉不要臉!讓開,本座感應到了,殺落魂谷主的那個蘇宇,好像開了天地……你是不是想獨吞?」

至於是不是死靈之主孫子……不好說!

但是有這個可能!

因為,第一,對方開了天地,這個,沒人開天地指導,其實很難開天。

第二,需要生機陽氣,恰好,死靈之主也是陽間人,他不是天門封印的存在。

第三,四大帝尊追隨赴死,不是自己人,死靈之主會派遣帝尊出手?

第四,死靈之主一直阻攔其他人前來,不是自己人,他沒必要插手。

文王和武王被人追殺多年,也不見他插手,這次卻是親自出手,阻攔眾人傳送,所以死靈之主說蘇宇是他孫子……可能性還是有的!

可此刻,不管有沒有,大家猜測,這蘇宇應該是一位開天者,而且實力極強,可能也是32道存在,否則,如何殺落魂谷主?

天地殘骸,道則餘韻……

數位強者死去,這些東西呢?

可不能讓死靈之主帶走了!

當然,若是真是他孫子,只能說,這位隱藏的太深。

關鍵在於,為何這一次非要對落魂谷出手,其實大家還沒想通,難道是因為當年落魂谷圍攻了他,他一一報復?

那樣的話,更要阻攔死靈之主奪取天地殘骸了!

……

死靈之主臉色鐵青,冷冷看向那邊,低沉笑道:「好一個不怕死的傢伙,你確定你要用這種語氣和本座說話?老東西,別看你活的長,可在我眼中……算個屁!」

他也算是絕世天驕!

開天末期的存在,在場的,資格幾乎都比他老,那又如何?

他比他們強!

強者為尊!

在這,他才是最強者,可惜,大家都要打他,否則,單獨一個人,他得讓對方知道什麼叫實力強大才是爹!

這時候的死靈之主,也在暗罵,能活嗎?

不能,我就走了!

真一個勁地叫囂,逼急了大家,這些人聯手打他……他哪怕打死了個把,被人打死了,那也巨虧!

「要不是想知道,你這混蛋有沒有騙我,生死天到底能不能開,老子都懶得管你了!」

「大寂滅之後,他人在哪?」

死靈之主有些疑惑,想起了什麼,據說,上次文王他們好像看到了大寂滅后的蘇宇。

怎麼看到的?

天門!

蘇宇,真的還存在嗎?

是否就在附近呢?

開了天門,能看到蘇宇的存在嗎?

死靈之主也不知道。

畢竟兩次寂滅的場地不一樣,狀況也不一樣!

此刻,四周來了不少強者,死靈之主也是壓力山大,可不能再多停留了,要不跑路,要不就打一架!

這一刻,他冷喝一聲:「別想動我孫子的遺骸!雖然骨頭都炸沒了,可那也是我孫子,你們敢動試試?召喚天地,干一場,我看你們當中誰想死?」

「你威嚇誰呢!」

有人幽冷道:「你上次召喚死靈天,已經讓天門排斥,本座也想看看,你此次召喚,是否會讓天門徹底復甦,那倒是好事!」

這話一出,不少人眼神微動。

也是!

死靈之主自從上次召喚了天地,一直被天門排斥,這一點大家都知道,因為死靈之主開天之後還想回去,結果到了真天門那,直接被真天門攻擊了!

很強大的攻擊,不是一次,而是好幾次!

所以大家都知道,他被天門排斥了!

死靈之主冷笑:「你可以試試!你是魔域的傢伙?膽子不小!魔族,我可沒少殺!魔,別來挑釁本座,否則,你可以試試看!」

此刻,他已經看到了六七位禁地之主,還有禁地在傳送而來!

來的越多,越麻煩!

當年他開天,就是趁著人不多,這才打死了一個,嚇住了四方。

此刻,他忽然一咬牙,下一刻,死氣滔天,暴吼一聲:「天降!」

轟隆隆!

遠處,無盡虛空,忽然,一座巨大無比的門戶呈現!

帶著無比強大的光芒!

而這一刻,一座死靈天地,在萬界震蕩,下一刻,好像要進入天地之中,進入天門之中,四周,那些禁地強者,紛紛倒退!

迅速倒退!

這讓他們想到了無數年前,這位乾的好事,那一次也是如此,召喚天地降臨,那時候還不是雙天合一,門內天地那時候才剛開闢。

比起當年,他又更強了!

此刻,大家可不想當他要殺的目標,得等人多了才行!

而死靈之主,瘋狂咆哮著,額頭上浮現一座天門!

死氣覆蓋天地!

等到人退走了,他還在瘋狂咆哮,喊的大聲,卻是雷聲大雨水小,貿然開天門,大家會懷疑他幹嘛,現在正好,他看看,蘇宇在不在附近。

這孫子,到底死沒死?

他天門隱入眼中,四處探查,沒看到什麼,有些疑惑,蘇宇真掛了?

那也太遺憾了!

若是真死了……那我可以走人了!

至於蘇宇天地殘骸……殘骸個屁,他是肉身開天,肉身都沒了,人都死了,哪來的殘骸,若是萬界開天,用的人主印、文明志這些寶物,那倒是還有可能留下殘骸!

又看了一陣,的確沒看到蘇宇。

那蘇宇真的掛了?

他正想著,有些遲疑了,要不我走吧?

視線朝其他人那邊看了一眼,陡然一愣,接著,嘴巴張大!

卧槽!

我看見了!

真的看見了,蘇宇真的在寂滅狀態,一種很特殊的狀態,這不關鍵,關鍵在於……位置!

是的,蘇宇的位置!

我的天!

死靈之主都想喊一聲了,我的天,這傢伙,居然在……一位禁地之主腳下!

我去!

我說怎麼沒找到他,合著,他在人家腳下。

怎麼炸到那了?

我還以為和武王他們在一起呢,不過就在這附近,炸到哪都正常!

此刻,死靈之主看到了蘇宇。

特殊的狀態,特殊的環境中。

蘇宇在睡覺!

彷彿已經死亡。

可死靈之主卻是心神狂震,對方沒死,原來生死之間,真的存在一種寂滅狀態,開生死天的人,不會輕易死亡的!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他嘴巴張大,下一刻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,可是,你這位置太好了吧!

而此刻,被死靈之主盯著的那位禁地之主,微微皺眉,眼神閃爍,有些不安,帶著一些低沉,沉聲道:「大家別被他嚇到了,他敢召喚天地嗎?」

魔祖!

是的,是魔祖!

而死靈之主,看著他,實際上沒理他,而是看著他腳下的蘇宇,帶著一些震撼,我去,這是什麼狀態?

就在人家腳下都沒人發現!

開天門才能看到!

可惜,現在開天門的,大概也就自己了,所以其他人,恐怕看不到這副驚悚的場面了。

「可是,為何不復甦?」

「是不能,還是如何?」

死靈之主也陷入了沉思中。

蘇宇既然陷入了寂滅中,那為何不能復活呢?

這也過了挺久了!

「刺激不夠嗎?」

一時間,死靈之主陷入了沉思中,而此刻,其他禁地之主,卻是越來越異樣,紛紛看向魔祖,這位不會真打定了主意,要幹掉魔祖吧?

而魔祖,也是眼神冷厲!

殺我?

我後來的,你要殺我?

仙第一個來的,神第二個來的,你要殺,我也排不上號吧?

可是,死靈之主一直盯著他,死死的盯著,讓他還是有些心虛,艹,為何老是盯著我?

此刻,遠處,仙祖漠然道:「好了,死主,你也不想拚命,既然如此,你離開,回歸原地,此次,和你無關!」

「和我無關?」

這一刻,他天門呈現,眼神冰寒,沒看說話的仙祖,而是看著魔祖,帶著宏大的聲音,好像要震蕩天地,厲吼道:「豈會和我無關?吾孫蘇宇,天賦出眾,開天闢地,你們謀殺了他,你們說和我無關?」

「我那孫子,蘇宇,死的悲慘,和我無關?」

「蘇宇啊,你死的太慘!」

死靈之主咆哮,聲音如洪鐘!

沒對著其他人,就對著魔祖,魔祖皺眉,心中暗罵!

你對我說什麼?

又不是我殺的!

「我可憐的孫子……蘇宇啊,你還能活過來嗎?」

死靈之主咆哮著,還是對著魔祖!

他凄厲吼道:「蘇宇,孫子,你就不睜眼看看你爺爺嗎?你死的太凄慘了!白髮人送黑髮人啊!」

眾人都是皺眉。

你死了一個天才孫子,可以理解,可你堂堂死靈之主,在這如同白痴似的,對著魔祖瘋狂咆哮……難不成,你覺得是魔祖殺的?

可魔祖,也沒幹這事啊!

魔祖也是臉色鐵青!

這傢伙,一直對著自己吼,聲音震蕩的他耳膜都有些疼痛,太強了!

這是盯緊了我?

我他么太倒霉了吧!

「蘇宇啊!孫子,活過來啊!」

死靈之主聲音如同喪鐘,不斷咆哮,他瘋魔一般,忽然咬牙:「我要招魂,對,招魂復甦你!」

話落,他取出一桿大旗!

瘋狂揮動!

天地之間,死氣瀰漫,他如同瘋子,聲音顫動:「蘇宇啊,魂歸來兮!」

「蘇宇啊,你父等著你呢!」

「蘇宇啊,你忘了,你還有宏圖大志嗎?」

「蘇宇啊,你到底聽沒聽到你爺爺的話?」

「孫子,回來吧!」

「……」

眾人都是皺眉,有人傳音:「他瘋了吧?難道他孫子死了,他受創太大?」

「不好說……不會……真能復甦吧?他掌死靈,搞不好真有希望復甦?」

「怎麼可能!又不是一般弱者,這次死的可是一位最少30道以上的開天者,要是這都能復活……呵呵,那別戰了,反正殺了對方,對方也能復活!他有這本事,早就復活一些強者為他征戰了!」

有人嗤笑,明擺著不可能的事!

可對方,裝神弄鬼的,也不知道到底在幹嘛!

而且,那招魂幡,好像一直對著魔祖,這是鐵了心要殺魔祖?

……

魔祖此刻也是陰沉無比!

他也氣的夠嗆!

這是盯上了我?

他傳音四方:「諸位,他裝瘋賣傻罷了!故意盯著我,也許是想讓諸位故意放鬆警惕,他要是真殺了我……下次就能用這套殺了別人!別上當!」

還真有些心虛!

他也是鬱悶,我殺了你孫子?

我他么後來的,什麼也沒幹!

按理說,你要殺,殺仙祖才對,生死不容,你盯著我魔道做什麼?

「蘇宇!」

此刻,死靈之主還在癲狂中,真的癲狂。

搞什麼?

還不醒?

刺激不夠嗎?

到底能不能復活了?

他看到了,看到了蘇宇睡的香甜,嘴角上揚,可是……別睡了!

現在亂的很,未必有人發現什麼。

真等自己跑了,大家搜索之下,強者手段多,也許就發現了,那你可就死定了!

「蘇宇,你死的好慘!」

「你爹被殺了,你媽被殺了,你全家都被殺了……你不復活報仇嗎?」

「魂歸來兮!」

「復活吧!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禁地之主,被他喊的頭皮發麻。

這套有用嗎?

此刻,仙祖也開口了,微微凝眉:「夠了,你到底想如何?非要逼我們殺你?」

死靈之主懶得搭理。

他想到了什麼,咬牙切齒,怒吼道:「你們想殺那萬界的文王是吧?殺了就殺了,別殺那文鈺!那文鈺,可是我給我孫子留的天地補充來源……」

「永生山之會,文鈺被殺,那我孫子復活了,天地如何壯大?」

「我可是知道時光冊的……」

你孫子都死了!

你還打文鈺主意呢!

你是自己想奪取吧?

眾人也是無言了!

要不走算了?

和這瘋子,沒法溝通,裝神弄鬼的,裝瘋賣傻,可偏偏實力極強,一時間,大家也不好下定決心,要不要圍殺他。

「你們要殺文鈺啊!」

「你們要滅萬界!」

「萬界覆滅了啊!」

「可憐我孫子沒看一眼萬界,萬界就覆滅了啊!」

……

無數的嘶吼聲傳盪四方。

而這一刻,睡夢中的蘇宇,不斷翻滾,繼續翻滾,還翻滾。

堵住了耳朵!

煩啊!

好煩啊!

哪個畜生,干這種混賬事啊?

蘇宇捂著耳朵!

煩啊!

他想殺人!

他睡的太香了,不想睜眼,可是……他太煩了。

睡的最香甜的時候,一隻蒼蠅不斷在你耳邊飛舞,是人都煩,蘇宇很想拍死那蒼蠅!

「文鈺死了……」

「文王死了……」

「萬界滅了……」

「孫子啊,蘇宇啊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這樣的聲音,不斷回蕩在蘇宇腦海中,他要抓狂了!

死就死了,為何一直喊我?

「嗯,文鈺死了?」

「文王死了?」

「萬界滅了?」

這一刻,蘇宇意志有些復甦,思索著,和我有關?

對,和我有關!

他們死了?

蘇宇心中一驚,死了,這可不行,我答應過肥球的,得救回他們……肥球?

肥球誰啊?

對,肥球,萬界,一隻看家十萬年的狗!

這一刻,蘇宇意志有些復甦了,眼睛,緩緩睜開,他想聽聽,是哪個孫子一直在喊我!

煩人!

太煩人了,他差點氣炸了!

而剛睜眼,死靈之主好像看到了什麼,瞪大了眼睛,死死瞪著魔祖,陡然咆哮一聲:「魔,你踩到我孫子的頭了,我可憐的孫子,他的亡魂,就在你腳下,他會找你報仇的!」

「我孫子,蘇宇啊,你死的好慘,我為你招魂,居然有人踩在你亡魂頭上啊!」

死靈之主大聲咆哮!

眾人都黑著臉!

而魔祖,也是忍不住了,冷冷道:「你故意找茬是嗎?」

什麼狗屁亡魂!

不過別說……忽然有些冷嗖嗖的感覺!

心理陰影!

對,這傢伙居然恫嚇我!

魔祖到了這境界,豈會相信什麼亡魂,除非本源復甦,否則,哪來的復甦?

那麼強的強者,死了就是死了!

哪來的復活?

到了蘇宇這一步,要是還能復活,那豈不是亂了套?

魔祖哼了一聲,故意找茬!

而死靈之主,咆哮道:「你會遭報應的!快點滾,別再踩著我孫子的腦袋!」

他不喊就算了,喊了,魔祖真要走了……那太丟人了,顯得他怕了!

對他這位禁地之主而言,因為他的瘋言瘋語就怕了,那也沒臉見人了!

魔祖冷笑連連,就是不動!

嚇唬誰呢?

此刻,大家都蠢蠢欲動,想聯手幹掉這傢伙了!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清醒了。

清醒之後,先是茫然,接著,抬頭。

他看到了!

是的,看到了。

一雙腳!

巨大無比的腳,好像隔著空間,踩到了自己的頭上!

那雙腳,覆蓋了天地。

蘇宇就這麼木然地看著,我死了……然後,我醒了!

我還沒睡夠呢!

睡的很爽,如果死靈之主這老梆子不一直喊自己孫子,他想,自己會睡的更舒服。

可此刻……蘇宇不舒服了。

我在睡覺,但是,有個畜生一直踩著我腦袋!

是吧?

而這一刻,死靈之主好像人來瘋一般,陡然臉色一肅,「招魂術!」

大旗陡然飛舞!

天地顫抖!

「蘇宇,魂歸來兮!」

「復生吧!」

「死靈天地,復活吧!」

陰風呼嘯!

一時間,天地中冒出無數聲音。

其他人聽的毛骨悚然!

別鬧,搞的跟真的一樣,誰信啊?

而死靈之主,卻是不再瘋狂,桀桀冷笑:「多年來,不想和你們斗罷了,你們逼我的,凡是死去的,都將歸來!我自死亡中誕生,死亡中復甦,我永生不滅,死而復生,生生世世,永不滅亡!」

這一刻,其他人不信。

蘇宇卻是懂了!

老梆子嚇唬人呢!

等我真復甦了,其他人大概會嚇的半死,死靈之主真的可以復甦絕世強者,那他是不是真的不死不滅?

蘇宇有心不復活,讓這老傢伙丟人現眼!

可想想……算了,給他個面子,這樣的話,安全性更大,大家怕了!

死靈之主他們都可以死而復生,誰不怕?

蘇宇也是無言,沒想到啊,看你霸道無雙,沒想到也會裝神弄鬼!

他看著頭頂的那雙大腳,笑了笑,忽然浮起,兩隻手對著兩隻腳,笑了,我從地獄爬出來,抓住你的腳後跟……你會嚇死嗎?

好像,很有趣的樣子!

而死靈之主,見狀,渾身顫抖,各種咒語不斷念出。

「歸來吧!復甦吧!復仇!」

「啊!」

一聲凄厲慘叫冒出,魔祖的聲音,帶著無限驚恐!

其他人嚇了一跳,什麼鬼,什麼事能讓一位超等嚇的尖叫?

PS:寫不動了,哭個慘,雙臂腫脹……求保底月票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96章 我的孫,復甦吧!(萬更求月票)

92.1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