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9章 歲月催人老(萬更求月票)

第899章 歲月催人老(萬更求月票)

門內,暗流涌動。

三大禁地之主被殺,不可能一點風波沒有,新的禁地萬劫山開設,也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。

死靈之主和蘇宇的出手,也是一個巨大的新聞。

而禁地之會,其實也快了。

而今,各大禁地其實已經浮現,禁斷峽谷外圍,如今已經有禁地直接就在此地佇立,沒有選擇離開,整個禁斷峽谷,此刻已經是強者如雲。

新出現的強者蘇宇,新的禁地之主蘇宇,也成為了很多人議論的目標。

當然,此刻的蘇宇,人在死靈地獄,無人敢招惹。

……

死靈地獄。

蘇宇展開了天地,此刻,一個竅穴中,被封印著一人,如同死人,但是還活著,哪怕寂滅,對他也沒任何影響,因為他此刻就處於一種寂滅狀態。

日月!

蘇宇不知道,這到底是不是他的真名字,但是此人,應該和星這些人是有關係的,和天門也是有關係的,一位24道的強者。

不算弱了!

再強一點,到了25道,那就引人注意了,被禁地之主看到了,都要關注。

因為25道,便是各大禁地的高層了。

24道,恰恰好。

散修中的頂級存在,禁地中僅次於幾大高層的存在,能說的上話,又不會太引人注意。

所以,24道實力的強者出現,還是很符合蘇宇的一些想法的。

距離禁地之會,不到一個月了,嚴格來說,還有22天。

對強者而言,一眨眼,睡個覺,練個功,22天就過去了。

而蘇宇,卻是希望能抓住這22天,不要虛度。

因為此地的22天,便是萬界的兩個多月。

浪費兩個多月,對蘇宇而言,那就是浪費生命。

兩個多月,太寶貴。。

在這個世界,無人珍惜,蘇宇卻是極其珍惜這樣的時間,時間於蘇宇而言,太過珍貴了,沒有任何人比他更珍惜。

17年前,他拿到了時光冊。

也許在這,只是過去了四五年,甚至沒人會想到,那個拿到了時光冊的人,會是他蘇宇,起碼蘇宇覺得,時光師很難想象到。

不止時光師,當日將時光冊融入他體內的星,恐怕也無法想象。

因為這17年,蘇宇過的很珍惜,尤其這幾年,進入學府後的五年,他太珍惜了,沒有浪費過任何一分一秒。

五年時間,蘇宇做了別人五百年,五千年,甚至五萬年的事!

人的一生,強者的一生,所有的事,他五年來都給他做了!

此刻的蘇宇,看著眼前被封印的日月。

嘴巴很嚴!

哪怕知道必死,也不肯吐露任何真話,這是一個有信仰的傢伙。

是的,唯有有信仰,才有這樣的意志。

唯有有信仰,才能不惜生命!

蘇宇很尊重這樣的人,哪怕是敵人……當然,尊重不代表心慈手軟,他沒有手軟的資格。

這一刻,蘇宇頭髮變白,如同歲月打磨,恢復了當日壽元耗盡的樣子。

白袍浮現,一身雪白的蘇宇,氣質都有了一些變化。

而蘇宇,考慮了一下,在日月身上摩挲起來,漸漸地,一縷縷壽元被抽離,很少,很微弱,時光之力微微沖刷了一會。

顯得歲月流逝,不留痕迹。

漸漸地,日月眼皮子微微顫動起來。

但是沒有清醒。

身上的氣息,也一點點恢復。

漸漸地,日月心中微微一震。

24道之力!

他恢復了24道之力,全部的力量!

在這之前,他可沒有恢復過24道之力,是有上限的。

我沉眠多久了?

我被封印多久了!

他隱約感受到身邊有人,黑墓?

他睜開了眼,忽然,臉色微變。

此刻的蘇宇,氣息滄桑,好像就在他跟前,卻是又好像很虛無。

那種感覺……不一樣!

和他記憶中的黑墓,完全不一樣了,不單單是氣質,還有氣息。

白髮垂落的黑墓,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感覺。

好像歲月流逝,好像滄桑無比!

他有些震動,不對,這氣息,這種氣息……他隱約有些熟悉,瞬間臉色微變:「合一……」

這是合一的氣息?

我沉眠多久了?

怎麼可能!

那黑墓,之前20多道,到合一,這得經歷多少歲月才行?

他有些驚恐,我到底沉眠了多久?

「醒了?」

蘇宇睜眼,眼如星辰,看著他,帶著一些滄桑,一些笑意。

「你……」

「黑墓?」

他甚至不確定眼前這人,是否是黑墓了?

「不,蘇宇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認識我嗎?」

「蘇宇……」

日月想了想,搖頭,這個名字不熟悉,他只記得黑墓!

「你……你是黑墓?」

「黑墓……久遠的名字……久遠的稱呼……都快被我遺忘了!」

蘇宇笑了笑,帶著一些回憶,笑道:「那個歲月,真美好!」

日月愣住了!

他仔細看蘇宇,半晌,結結巴巴道:「你……你什麼實力了?」

「我?」

蘇宇自嘲一笑:「哎!見笑了,剛跨入超等三十年……蹉跎歲月!」

超等!

合一?

日月臉色徹底變了,有些緊張道:「我……我被封印多久了?」

「不久!」

蘇宇笑了,「沒多少時間,剛過了百年罷了,百年前封印了你,我都快遺忘了,今日閉關,忽然想到了你,一眨眼,百年時光了……」

百年?

長嗎?

不長!

百年時間,眼前這個人,從20多道,跨入了合一,而且還跨入了30年,這算什麼?

天才!

絕世天才!

不愧是開天者,天賦絕頂,無法想象。

也就是說,對方在遇到自己后,僅僅70年,跨越了無數難關,進入了合一,這是不可思議的事。

這一刻,日月在思索一切。

百年過去了嗎?

那自己當初奉命前往永生山的任務……早就結束了!

禁地之會,都結束百年了?

而這百年,自己卻是被徹底封印了!

他正想著,下方,有人沉聲道:「劫主!」

蘇宇微微皺眉,看向下方,而日月,也下意識地朝下方看去,微微一怔,這位……有些眼熟啊!

對,冥土!

冥土大帝!

他……他怎麼在黑墓這?

「何事?」

蘇宇淡淡說著,冥土沉聲道:「劫主,萬劫山……」

蘇宇擺擺手:「不用說了,自己去處置!」

冥土只好應聲離去。

日月等他走了,仔細看了一會,這才道:「冥土?」

「你認識?」

廢話!

日月有些古怪:「他不是死靈地獄的人嗎?」

怎麼會在你這!

「死靈地獄?」

蘇宇失笑,「死靈地獄……早就沒了,哪來的死靈地獄!不過現在,也有個新名字,萬劫山!」

「什麼?」

蘇宇輕笑道:「這種感覺,真有趣……忽然覺得,有點回憶的美好了!死靈地獄啊……」

他說完,天地旋轉,下一刻,日月出現在了一個地方,四方黑暗一片,死氣沉沉。

但是,有人!

看到蘇宇,一群人紛紛崇敬無比:「拜見劫主!」

日月震撼,這……好像是死靈地獄!

我在死靈地獄中?

怎麼可能!

這可是死靈之主的地盤!

死靈之主呢?

蘇宇沒管他,微微點頭,笑道:「都免禮吧,該做什麼做什麼!」

說罷,蘇宇帶著他,遊走在虛空之中,感慨一聲,搖頭:「死靈地獄……死靈之主……白痴一個!」

日月心中微微一震。

「80年前,這白痴,非要和天門較勁,鬥了個魚死網破……可惜了他一代雄主,落得個凄涼下場!」

蘇宇自嘲一笑,「可惜了……真可惜……也可惜,我居然是他後人,而今,卻是要背負起這如山的重擔!」

「你……你是死靈之主後人?」

日月震撼無比!

「你不是文王後人嗎?」

蘇宇失笑:「還記得當年的話呢?」

廢話,對我而言,就是昨日!

什麼當年的話!

在我這邊,昨天你跟我說,你是文王後人,結果今日,你成了死靈之主的後人!

什麼鬼?

死靈之主死了嗎?

那麼強大,怎麼可能!

他環顧一圈,仔細判斷,障眼法?

自己好歹也是24道強者,他仔細感應了一番,一點點地探查,蘇宇也沒阻攔他,探查了一陣,他心臟狂跳,艹,真的是死靈地獄!

造假若是能造成這樣,能造成這種威勢……那也太不可思議了!

這一刻,日月有些懵!

到底發生了什麼?

百年過去了,死靈之主隕落了,黑墓……不,蘇宇成了劫主,真正的禁地之主?

這一刻,他懵的不行!

冥土成了他屬下,死靈地獄都被他繼承了。

什麼鬼?

「我們還在門內?」

蘇宇微微點頭,嘆息一聲:「在門內!我祖父,和你們那位首領打的兩敗俱傷……白痴的選擇!這天地,快要覆滅了,門戶卻是無法開啟……門,重傷了!再次陷入了沉眠,誰能想到,門,居然如此強大!」

蘇宇苦笑一聲,很快,又笑道:「也好!挺好的!只是,苦了我了,我那白痴祖父,一番舉動,讓我舉世皆敵!」

「而今,各大禁地之主出不去了,隔山差五地找個麻煩……也好,要不是如此,區區70年,我也難以跨入超等!」

這一刻的日月,腦補了許多。

死靈之主和首領大戰,死靈之主隕落,首領再次沉眠,門戶無法開啟,門內越來越糟糕,禁地之主遷怒蘇宇,不斷廝殺……百年下來,他繼承了死靈地獄,還成了禁地之主,正式跨入了合一!

這百年,想必是波瀾壯闊!

一定充滿了各種傳奇色彩!

日月想著這些,忍不住道:「那……那當年的禁地之會……」

「禁地之會?」

蘇宇笑了:「亂,亂成了一鍋粥,一切大亂,都是從那一日開始!這些年,大量禁地之主隕落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禁地之主死了?

「有禁地之主死了?」

蘇宇失笑:「我祖父這等強者都隕落了,何況其他人?落魂谷主死了,魂主死了,魔祖死了……」

說到這,蘇宇笑道:「死了的多了!」

日月張大了嘴巴!

發生了什麼?

死了這麼多禁地之主?

「不可能……他們……他們都要出門內,怎麼會互相殘殺,死了這麼多人?」

「白痴!」

蘇宇搖頭:「當你無望出去之後,你會絕望嗎?絕望之下,一切都有可能!」

說著,搖頭道:「還有法那個白痴,要不是他亂來,也不會死那麼多人!」

蘇宇冷笑一聲:「想謀奪時光師的時光冊,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,被時光師控制了天地,逆轉乾坤,被反殺了…」

「不可能!」

日月無法相信,「法……被反殺了?」

「廢話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這些年,門內之亂,也和他們有些關係!」

蘇宇卻是沒說太多,多說多錯。

而日月,卻是已經無法想象,這百年來,到底發生了多少大事!

而蘇宇,笑了笑道:「今日,難得心情愉悅一些,這些年,大家都愁眉苦臉的,倒是日月你,讓我開心了不少,不如帶你玩個刺激點的?」

「什麼?」

蘇宇笑道:「帶你去找其他禁地之主玩玩,這些時日,這些傢伙一直想殺我,對我恨之入骨……你沒感受過禁地之主的憤怒吧?我帶你去玩玩……看看你喜歡不喜歡?」

什麼玩意?

我不喜歡!

剛想說話,忽然眼前一黑,穿梭空間,速度奇快無比。

下一刻,他可以看到星空了,忽然,臉色劇變。

那裡……虛空中,殘垣斷壁!

好像是……落魂谷?

那是落魂谷?

真的覆滅了?

他看到了,他不敢相信,一大禁地,他封印之前還好好的,強大無比,眨眼間,就沒了!

而就在這一刻,一聲冷喝,響徹天地:「蘇宇,你想找死嗎?」

此刻,蘇宇笑聲爽朗:「路過……我來看看魔祖死後,有沒有遺留什麼寶物……你們都在呢,誤會,誤會,我先撤,我沒敵意……」

這一刻,日月急忙朝那邊看去,數位禁地之主,從虛空中浮現,強悍無邊!

氣息滔天!

說話的好像是神祖!

這群禁地之主,聚在這做什麼?

看他們的樣子,也極其敵視蘇宇!

而蘇宇,馬上遁逃,聲音在日月耳邊響起:「先跑,艹,出門沒看黃曆,這幾個傢伙聚在了一起,倒霉!若是單獨一個,今日讓你看看,吊打禁地之主……可惜了!」

日月早已驚的說不出話來!

真的!

他敢保證,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,這造假……造不出來啊!

那氣勢,那威壓,那威嚴……

不可能造的出來的,造出來了,也沒必要糊弄我啊!

我一個24道,不值得這麼大場面!

落魂谷真的滅了,魔祖真的死了,天下大亂……

我這百年沉眠,到底經歷了什麼?

三門還沒開呢,居然感覺好像過了萬年,十萬年!

滄海桑田!

這片天地,都不再是他認識的天地了!

……

很快,蘇宇帶著他回歸死靈地獄。

蘇宇很快帶著他回到了自己天地,有些遺憾道:「可惜了,我其實是想帶你去看看空和石的大戰的,那倆最近發了瘋,在那邊大戰……結果,這群孫子一天到晚盯著我!」

此刻的日月,有些消化不良了,半晌,問道:「那……那門那邊……」

蘇宇聳肩:「別問我,我不知道!當年我祖父第一個殺出去,結果和門大戰,導致門戶重傷,他隕落,具體那邊發生了什麼,誰也不清楚,這些年來,天門一直不開,大家都煎熬的要死,只能一直熬著,熬著熬著都快瘋了,你看,那些禁地之主,看了我,跟看到殺父仇人似的,廢話,我也不想門戶不開,我也不想在這等死,可這又不是我想要的結果!」

日月已經有些恍惚了!

百年歲月而已,一切都變了嗎?

他看向蘇宇,有些緊張道:「你……把我復甦,是想問我什麼?」

蘇宇搖頭:「不重要了,門好像又自我封閉了,和門有關的一切,現在知道還是不知道,都不重要了!當然,也許你能告訴我,如何讓門復甦,讓大家一起出去……現在,都瘋了!」

蘇宇苦澀:「你知道如何復甦門嗎?你肯定不知道!不是激將你,而是你實力太低,地位太低,他重傷后,如何復甦,你能知曉?」

日月苦笑,我也不知道!

「那別的門開了嗎?」

「不清楚!」

蘇宇搖頭:「如今隨著門徹底封印,我們已經斷了和外界的一切聯繫,現在……對外界一點不了解了!」

日月一臉沮喪,忽然道:「你……你可以……帶我去門那邊看看嗎?」

蘇宇暗罵一聲!

看你大爺啊!

都這麼真了,一切都是真的,你還懷疑呢?

蘇宇微微皺眉:「去門那邊?我倒是想,可是,天穹山主現在見了我就不爽,不許我路過那邊,我一旦過去,他必然找茬,我可不是他對手!」

你連天穹山主都給招惹了?

你怎麼活到現在的!

日月也是無語了,忍不住道:「他……不給你去……」

「是啊,我祖父乾的好事……我算是倒了霉!」

蘇宇苦笑,無奈!

見日月好像有些遲疑,蘇宇笑道:「那要不……我帶你玩個好玩的,去找茬一下天穹山主?」

你瘋了吧!

而蘇宇,眼珠子轉動一下,笑道:「對,帶你去玩玩,和他好好說,他要是不攔我,那我們就去門那邊玩玩,你畢竟是那邊的人,也許可以感受到什麼,說不定能開門,要是過不去……那就沒辦法了!」

日月有些期待,又有些害怕。

天穹山主很厲害的!

你可別亂來!

而蘇宇,說做就做,迅速穿梭空間而去。

速度極快!

……

天穹山上。

天穹之主還在研究人皇印,忽然眉頭微微一皺,蘇宇?

朝我這邊來的?

幹嘛?

他正想著,忽然,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:「山主,我來是想借八堂堂主用一下,都是自己人,讓他們融入我天地行不行……」

「滾!」

一聲憤怒的咆哮,響徹天地!

下一刻,蘇宇頭也不回,迅速朝回飛,此刻,一臉無奈,傳音日月道:「不好玩,這傢伙老遠看到我就發現了,沒辦法了!」

日月一臉懵!

真的是天穹山主,而且……這位不多管閑事的存在,見了蘇宇,隔著老遠,居然就讓蘇宇滾,蘇宇這邊,把人得罪狠了啊!

這能活到現在,太不容易了!

那股其實,日月感覺,自己只要看一眼,都有被撕碎的感覺!

他也是尷尬無比,恍惚無比,忍不住道:「劫主……如何得罪了這麼多人?」

「都說了,門被關了,大家遷怒我……可是,和我有關係嗎?我也沒辦法!」

蘇宇鬱悶無比:「這不,百年來,我麻煩不斷,連死靈地獄都不敢出去,現在還好了,打了幾場,自從我進入超等,大家也忌憚了一些……可惜,還是太弱了!」

日月此刻也是頹然無比。

百年時間,其實也不算長啊,可是,居然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。

眼前這人,成了劫主,禁地之主。

門封閉了!

死靈之主死了……他確定死了,不死了,蘇宇要是外人,大張旗鼓地一次次地朝他天地飛,早就被打死了!

打死日月也想不到,這一切發生的時間,加在一起不到一個月。

……

當兩人再次回到蘇宇天地。

蘇宇笑道:「算了,別跑了!當年我封印你,如今時過境遷……最近我麾下戰死不少人,有沒有興趣在我這效力?反正門自封了,現在天下大亂!你為我效力,我幫你進入25道……如此,你也是一員戰將了!」

日月知道他的意思了,收編自己!

這是損失太大,才想起了自己?

這要是沒想起來,我還要被封印多久?

他有些欲哭無淚!

「劫主……這……你祖父和我的首領……」

蘇宇擺擺手:「那是他們的事,他們付出了代價,你只是個小人物,區區24道而已,我麾下這些年,戰死的24道沒有三十也有二十了……但是我現在缺人!」

區區24道!

如今,24道都不值錢了嗎?

日月想到這,有些無奈了。

我該何去何從?

蘇宇的這場戲,太逼真了,或者說,除了蘇宇說的是假的,日月看到的一切,感應到的一切,都是真的!

一群禁地之主,在配合他的演出!

眼見未必為實……可日月無法想象,一個20多道的,幾天不見就是禁地之主了,那不可能。

也不會想到,幾天不見,就死了多位禁地之主。

這些人,永恆不滅的!

可現在,都沒了!

也不會想到,幾天不見,蘇宇之名,就傳遍了天地,大家都認識他,連禁地之主看到他,都想吃了他!

這一刻,日月一臉頹然,帶著一些不甘心,帶著一些無奈:「我……當年若是我能及時趕到,也許……也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。」

蘇宇失笑:「你一個24道,你太高估你自己了!我知道情況,你和法,嚴格來說,是一夥的,可你去了那邊,又能如何?當年的禁地之會,參與的強者多了,你一個24道,能改變什麼?」

蘇宇笑了起來,安慰道:「跟你沒關係,當年法自己太大意了,被文鈺扭轉了乾坤,那是他命薄……」

日月無奈道:「那也未必!當年我若是能及時趕到,也許就不會如此了!」

他嘆息一聲:「若是能改變一切,那死靈之主,我們的首領……也許都不會出事,不會有現在的亂局!」

他很鬱悶!

蘇宇笑而不語,但是明顯沒當回事的感覺。

日月見他不信,有心想說點什麼,又忍不住嘆息一聲,時過境遷,一切都過去了,我還能說什麼?

而蘇宇,卻是暗罵一聲,他么的,你說啊!

你說,我聽著!

你欲言又止的,我都快急死了,你知道嗎?

都過去百年了啊,這麼點破事,你還要瞞著嗎?

蘇宇見他不語,笑了笑,開口道:「當年你去了,又能如何?當然,這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日月道友考慮一下,我這邊現在需要人手……你也融了我天地,其實,你也沒別的選擇了不是嗎?若是當年,我都懶得說這話,你有你的追求,我有我的追求……可如今,你的信仰再次沉眠了,說句難聽點的,你佔據了我幾條重要大道……」

蘇宇笑了笑道:「道友也感受到了,幾條大道現在都很強大,足以支持26道甚至28道強者!咱醜話說在前頭……既然都到了這地步……道友還是覺得不能跟著我……那我只能選擇……擊殺道友了!」

蘇宇臉色變的嚴肅了一些,對他當年的事好像不感興趣,只是敷衍一說。

而關鍵在於,他佔據了幾條大道!

日月臉色一變!

是的,我還佔據著人家的天地大道呢!

他面露苦澀,若是當年……你殺了就殺了好了,我不怕死,我有追求,有信仰!

可如今……門戶再次沉眠,需要多少年復甦?

百年,千年?

那我呢?

我在這乾等著嗎?

不,我在這等著都沒時間,顯然,蘇宇要殺自己,他這次解封自己,只是因為幾條大道,需要剝離,但是恐怕也難以找到合適的人選繼承……

一時間,日月心亂如麻!

半晌,日月低下了頭顱,帶著一些茫然無措,天下,無我容身之地了啊!

我……還要活著嗎?

對,活著!

門還沒徹底死亡,只是再次沉眠,也許事情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,那些人,也許還活著,就活在門內呢?

但是,我需要時間,需要實力,去喚醒首領!

這一刻,日月有了決定,下一刻,抬頭,看向蘇宇,沉聲道:「我……願效忠劫主!」

蘇宇笑了起來,卻是沒太多驚喜和意外,點點頭:「我知道,日月道友會識時務……那不多說什麼,你如今也沒的選擇,我助你跨入25道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關鍵在於,你得有足夠的領悟,當然,我昔日吞噬過一些魔祖的領悟之力,他死的時候,我就在附近,但是,你未必能接受!不管了,試試吧,等你突破了25道,才能在我這站穩腳跟,才能在這亂世站穩腳跟!」

而日月,卻是頹然道:「我可以的,其實當年我就可以,可是當年我若是25道,目標太大……算了,劫主,給我一點時間,我自己突破!」

蘇宇皺眉:「時間很緊急,現在可不是過去!」

「放心,劫主,給我三天……我必能突破!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那給你三天!」

蘇宇瞬間消失!

……

下一刻,死靈之主浮現,微微皺眉:「一個24道,你用得著和他演戲嗎?」

還大張旗鼓地,去了外面,招惹禁地之主。

瘋了吧?

為了一個24道的弱者!

蘇宇眼神帶著笑意:「不好說,此人是我目前唯一能抓住的和人瑞有關的存在!法,你也說了,應該就是那位的得力支持者!而他上次應該是想路過光明城,去永生山的,可惜,被我半路給抓了!」

「他此次前去,可能帶著一些任務,禁地之會還沒開啟……我想,人瑞的部下,也不會輕易走動,這位可能就是唯一的聯繫人!」

蘇宇笑道:「若是他能吐出一些東西,也許我可以藉機進入永生山,甚至知曉一些秘密!而對他而言,這些,都是百年前的事了,時過境遷,當年的秘密不值錢了!」

「嚴刑逼供好了!」

死靈之主還是覺得沒必要,蘇宇無語,廢話,我不知道嗎?

可是,這位是硬骨頭!

有信仰的存在!

必須讓他信仰崩塌才行,否則,哪有機會撬開他的口!

「你造謠我死了……」

蘇宇淡淡道:「我這不是說我祖父嗎?我說你了嗎?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無語,也是啊!

這便宜占的,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壞。

「那你就等他突破?」

「對!加強他的信心!」

好吧,死靈之主也無所謂,隨你好了,反正幾天時間罷了!

……

就這樣,蘇宇在虛空中等待了三天。

不得不說,這日月,真的有25道的感悟,只是之前沒突破罷了,三天後,氣息震蕩!

蘇宇瞬間浮現,帶著一些笑容:「恭喜!沒想到,還真自主晉級了,恭喜了!」

日月也笑了笑,笑的沒那麼愉快,是突破了,可是……有何用呢?

這三天,他其實想了很多。

此刻看到蘇宇,忽然道:「劫主,若是我想復甦……首領……」

蘇宇大喜:「真的?好事啊!卧槽!真要能復甦,大家都出去了,沒人盯著我了吧?現在大家出不去,都瘋了,一個個的,都盯著我打!我哪怕32道,也不夠他們打的!」

日月其實也猜到,蘇宇可能願意,可也擔心他因為死靈之主的事,不會答應。

此刻,他是帶著一些糾結才說的!

蘇宇笑道:「不用擔心當年的往事,說實話,過去近百年了,我現在就一個想法……出去!不出去,我遲早要死!」

日月鬆了口氣!

下一刻,忽然道:「時光師還活著嗎?」

「對!」

「那劫主也許可以找她聯手……」

蘇宇失笑:「聯手?開玩笑呢?」

「不!」

日月認真道:「劫主知道我們的身份,時光師未必知道!在時光師眼中,我們其實是幫她的……」

蘇宇微微皺眉,「你是說當年的事?這都多少年了,她還能記著這個?」

日月卻是鄭重道:「我覺得她會記得!因為當年我們還安插過文進入永生山和她商談過……對了,文王死了嗎?」

「死了!」

「那最好,文王死了,時光師未必知道什麼!」

日月急忙道:「當年我若是能趕到,也許就不會有現在的亂世發生了,可惜……我沒趕到,領地大概也沒派其他人過去,導致出了差錯!否則,法應該可以成功融合時光師的……」

他遺憾的不行!

蘇宇無語:「說的簡單,當年的事情,我後來也聽說過,可沒那麼簡單,法被人家控制的死死的!」

「這個我知道!」

日月苦笑:「這事,其實還和我們有關!為了讓時光師文鈺心甘情願地在這開闢她的時光冊,我們費了很大代價,才說服了她,甚至幫她掌控了一半的天地控制權,才讓她相信了我們……否則,她不開天,法就沒辦法開天,那就沒辦法融合她!否則,法成功了,可能會成為35道的強者,甚至衝擊36道……太可惜了!」

他遺憾的不行!

而蘇宇,心中微動,總算是說到正題了,這一刻,他要是不好奇,那才有假,蘇宇頓時好奇道:「真的?還有這麼一回事,當年可沒有這情況,法就那麼被時光師控制了,給幹掉了……」

「應該是出了岔子!」

日月解釋道:「否則,時光師也沒那麼容易控制法的!他們在天地中,各自佔據一半的控制權!保持一個平衡,這也是讓時光師願意融合時光冊的妥協之一……但是,我們其實也在想辦法,加大法對天地的控制權,而我當年去永生山,其實就是為了給法送去解決時光師的辦法!」

「不止如此,我們還有別的安排,禁地之會,其實是為了推動法,成為門后的領袖的……結果……居然失敗了!」

推動法成為門內領袖!

這就很有趣了!

而日月繼續道:「法要是真成功了,那就會成為石、空、穹幾位同階的強者,而那幾位,都很低調,也不太有興趣聯絡其他各方……其實成功的希望很大!」

法要是成為領袖,那帶著禁地之主,解決了文王、死靈之主這些人,禁地這邊,能達成一致,那殺出門外……就是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了!

蘇宇頓時來了興趣:「來,和我詳細說說,我倒是好奇,百年前失敗的事,你到了,又能玩出什麼花樣來?」

此刻,日月見他來了興趣,考慮了一下,還是開口詳細敘述起來。

都百年前的失敗計劃了!

如今,這可是新主子!

他還要借蘇宇的力量,再次復甦首領呢,法死了,沒了法支持,靠自己,也許連門戶都沒辦法靠近了,沒看天穹山主都不給任何人過去了?

既然蘇宇感興趣,反正都過去很多年了,他也就不在意了,開始解說起來。

其實,這幾日,他也感受過一番,自己真的老了百歲!

加上那些看到的,蘇宇變強大的速度,百年都超過他想象了,要不是蘇宇說百年,他都以為過去萬年了!

這一刻,蘇宇興緻勃勃地聽著。

眼神卻是微微變幻!

有意思了!

……

而外面,死靈之主一臉的唏噓!

騙人……這麼簡單的嗎?

不,其實超級難!

只能說,蘇宇騙人的條件太好了,他要是還是29道,你看日月懷疑不懷疑?

可蘇宇到了32道!

這樣的先決條件,想不信都不行!

而且,真死了幾位禁地之主,這個……大概常人一輩子也想象不到,封印幾天,亘古不滅的禁地,一下子沒了三座!

而不久前毫無知名度的蘇宇,一下子,人盡皆知,這一點,也是關鍵,正常人做不到幾天內被所有人知曉,蘇宇做到了,因為他殺了禁地之主!

死靈之主此刻也是無奈搖頭,這個讓我去騙,一樣的手段,大概都沒人信!

只能說,蘇宇這傢伙,太牛!

「這是……要混入永生山了?」

他吸氣了,這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啊!

這些人倒霉,非要招惹他,這下好了,這小子知曉了日月的一切,雖然日月未必全部說了,可大體上不是太隱秘的事,他也沒必要隱瞞。

偽裝一下,只要不被對方發現真實身份,混進去沒難度!

死靈之主活了無數年,第一次覺得,蘇宇這傢伙,年紀輕輕的,坑蒙拐騙,已經超越了無數老前輩!

……

片刻后,蘇宇出來了,一臉唏噓,看向死靈之主:「你覺得可信度多大?」

死靈之主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你覺得,一個正常人,會把百年前一次失敗的計劃,當成絕密對待嗎?」

也是!

那可信度還是很高的!

蘇宇摸了摸下巴:「你說,我混進入,難度大不大!」

「你肉身開天,天地內斂,只要不傻到直接和法干架……問題不大!」

說到這,他忍不住道:「你閑不住嗎?這才幾天啊,你又要搞事情?」

蘇宇無語:「我休息兩天了!」

「……」

去你大爺的!

誰到了這境界,算時間是按照天算的,我們都按照百年、千年算了!

我老了啊!

這一刻,死靈之主很唏噓,歲月催人老,我真的老了!

PS:雙倍月票快結束了,來一波啊!可憐兮兮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99章 歲月催人老(萬更求月票)

92.4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