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0章 混入(求訂閱)

第900章 混入(求訂閱)

一番布置,其實也沒花費自己多少工夫。

可收穫卻是巨大的!

日月是真的信以為真了,到了這地步,縱然隱瞞,隱瞞的也只是有關一些門的消息,他對門還是抱有希望的,覺得還能再次復甦。

可法,一個死人了,倒是沒必要在意了。

擱在以前,日月不信禁地之主會死,那是不死不滅的存在,無數年來,也就死靈之主幹死了一個,可當現在,死靈之主都能死,法被反殺,那也理所應當了。

……

偽裝混入,還是很難的。

想瞞過一位禁地之主,難度不小。

而此刻的蘇宇,並未再次封印日月,此刻的他,正在和日月朝夕相處。

是的,如同當年和崔浪一起潮汐相處一樣。

蘇宇在模仿日月的一舉一動,模仿他的一切,模仿他的氣息,模仿他的功法,模仿他的舉動。

法,可能是見過日月的。

不,是一定見過的。

一個陌生人,法未必會信任他。

而日月,其實這兩天有些古怪,因為蘇宇一直跟著他,形影不離,他做什麼,蘇宇都要跟著他,這讓日月很苦惱。

他不知道蘇宇想幹什麼。

難道是……想問自己關於門的事?

可蘇宇沒提,他也只能裝傻,不去說什麼。

而蘇宇,這幾日,主要熟悉肉身、斂息、禁錮三道,這三道,也是日月修鍊的三道。

不過,此刻蘇宇還面臨一個難題。

大道之力連接時光長河!

非開天者,大道是連接時光長河的,除非納道入體。

而蘇宇,開了天,他的大道其實沒連接時光長河了。

當然,不開天門一般看不出來,可是,對方也許有別的手段呢?

日月擅長斂息法,可斂息法,那也是有大道的,對於超等而言,未必看不出來,這才是蘇宇偽裝最大的破綻。

此刻的蘇宇,思考的是,開了天之後,還能不能連接長河了?

在門外,其實還是可以的。。

蘇宇就試過!

比如當初,他就在肉身道中埋過書頁,偽裝掌握肉身道……就是沒怎麼用罷了,他太優秀,到哪都能散發出優秀的氣息,沒辦法的事。

「解決了大道連接的事,我就可以動身去永生山了。」

此刻,距離禁地之會只有17天了!

和日月,蘇宇浪費了足足五天時間!

三天給他突破,兩天來熟悉日月,蘇宇覺得,日月哪怕死都應該驕傲,因為超等的蘇宇,和他一起浪費了五天時間。

第五天結束,蘇宇看向日月,笑了笑:「這兩日和你接觸下來,我發現你還有潛力更進一步,但是你心思太多,一心想出去……不行,你得閉關修鍊,爭取突破到26道再出來!」

「不突破,你不許出來!」

話落,四周禁錮浮現,日月一臉無語,忍不住看向蘇宇,苦笑道:「劫主,我才剛入25道……」

這不開玩笑嗎?

蘇宇淡淡道:「我是為你好,好好閉關修鍊,百年過去了,外面早已是強者如雲,你沒有實力,你想什麼都是空的,好了,在這閉關突破吧!」

日月無奈至極!

可閉關,好像也是好事,蘇宇也是關心自己,他只好開口道:「多謝劫主賞識,日月感激不盡!」

「客氣了!」

蘇宇淡笑道:「你已經是我的人了,我當然希望你變強!還有,希望你的一些東西,對我有用,可以聯繫到時光師,她實力不弱,我這次也要出去一趟,找找時光師,談談合作的事!」

日月點點頭,「希望能幫到劫主!」

他這幾日,也和蘇宇說了許多,至於能不能有用,誰知道呢,都過去百年了,希望有用吧。

「可能有用!」

蘇宇點點頭,邁步走出:「你安心修鍊好了,無需擔心!」

「劫主一路順風!」

目送蘇宇離去,日月有些唏噓,其實蘇宇還是個挺好的人的。

當年被他擒拿封印,各為其主罷了。

而今,天地變幻,局勢變化,再想想,其實蘇宇人還是不錯的,又是幫自己突破,又是叮囑自己修鍊,擔心自己亂想,還特意禁錮了自己,不給自己出去亂跑,在這安心修鍊。

手下急需人手,也沒讓自己出去辦事,還是很能為下屬考慮的。

日月心中想著,搖搖頭,可惜了,現在不是百年前。

我說的那些東西,都成了往事了,沒太大作用的。

「昨日如夢幻……一去不復返!」

日月一聲感慨,盤坐而下,開始修鍊,26道,希望可以突破吧,不知道要多少時間。

……

天地外。

死靈之主默默看著蘇宇,再看看日月,半晌才道:「我以為你會封印他!」

蘇宇齜牙:「那不會,我不是那種過河拆橋的人……再說了,若是中途有些不明白的事,我說不定會回來聯繫一下他,要是封印了他,豈不是被他知道了?」

「……」

好傢夥,你還為之後打算呢!

死靈之主也是無語了,看著他,認真道:「你考慮清楚了,你這貿然混進去,一旦被困在了那邊,我是不會去救你的!」

「不需要!」

蘇宇笑道:「也就十多天而已。」

好吧!

死靈之主不再說什麼。

不過蘇宇考慮了一下還是道:「不過我若是想提前拿下法,可能會有些大動靜……其實按照我的想法,哪怕我拿下了法,也要繼續召開禁地之會,將那些傢伙誆騙來……所以能瞞住,那是最好的!」

死靈之主都無語了!

艹!

你真敢想!

蘇宇這是上癮了嗎?

冒充日月還不夠,這是想拿下法之後,冒充法,繼續開啟禁地之會,我他么只能說好傢夥了!

好傢夥,這是還想成為禁地內的領袖?

領導那些禁地之主?

這要是成了,天門就成了大笑話了!

「對付一位禁地之主,動靜極大,你之前對付過落魂谷主,你知道的……」

蘇宇點頭:「可若是時光師能順利壓制,甚至侵吞對方的天地,那動靜未必會大!到了他們這個境界,納道入體,只要大道不爆裂,平日里也沒什麼大動靜,死了都沒有……」

死靈之主沉吟一會,開口道:「那你想要我為你做什麼?」

蘇宇笑了:「永生山有大戰,是正常的,文王一直都在攻打永生山,所以動靜大一點關係其實也不大……我主要是擔心有禁地之主提前抵達,提前挪移到了永生山附近……而前輩需要做的,就是不給大家提前挪移到那邊!」

死靈之主思索了一下,點點頭:「這個不難,我只要往那邊跑幾次,他們就不敢貿然分開!」

「那勞煩前輩了!」

蘇宇客氣了一下,死靈之主看著他,許久才道:「不客氣,看到你……我覺得,萬界可能比想象的還要強大,沒那麼容易被覆滅!」

他輕輕吸了口氣,「我向來自認天下第二,不單單是實力,還有天賦、才情、計謀……」

算了吧!

蘇宇沒說啥,你會啥計謀?

當然,他實力強大,也不太需要就是了!

蘇宇等他誇讚了自己幾句,笑了笑,「前輩這次幫我完成了任務,那我回來,我會告訴前輩一個秘密……」

「秘密?」

死靈之主看了他一眼,半晌才道:「策反了我那股遺留的意志力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愣了一下。

死靈之主面不改色:「作為一位掌握雙天地的強者,你還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?我問你,你天地中的靈,有了二心,你知道嗎?」

蘇宇挑眉,笑了笑,沒說話。

死靈之主卻是不太在意這個,無所謂道:「他就是我,我就是他,其實我知道,但是沒管,任由他去感悟亡靈之道,對我而言,也是一種補充!你會擔心你天地中的強者,去感悟其他的大道嗎?」

不會!

蘇宇巴不得!

此刻,隱約倒是明白了死靈之主的意思,不由笑道:「前輩還是霸道,霸氣!」

死靈之主一臉傲然!

開天末期成為了開天者,很快超越了無數人,開闢了死靈界域,他有資格霸氣和傲氣!

蘇宇笑了笑,低聲道:「不像我,23歲了,還是個32道,才開了兩重天地,不如前輩遠矣!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眉毛抖動,狠狠地看了蘇宇一眼,眼神極其不善!

就這一句話,一切的霸道和傲氣瞬間消散了。

23歲,32道……

死靈之主皮笑肉不笑,「年歲小,那也只能當孫子了,小小年紀,當爺爺是當不了了!」

蘇宇齜牙笑了笑,「可以打的人喊爺爺!」

死靈之主懶得搭理他,瞬間消失在原地,不太樂意和蘇宇說話,此人很煩,他現在不喜歡和這人待在一起聊天,太煩人了!

蘇宇嘿嘿直笑。

下一刻,三條大道之力從身上浮現,隱約朝長河貫穿而去,蘇宇三大竅穴閃爍,不需要徹底和時光長河相連,只要看起來在時光長河內就行。

……

片刻后,蘇宇離去。

他一走,死靈之主浮現。

又過了一會,冥土出現,看向死靈之主,低聲道:「主上!」

死靈之主沉思一會,開口道:「你不用回來,讓其他三人回來!蘇宇天地大道,死靈大道就一條,其他幾人在他天地都廢了,你留在那就行……剩下的死靈道都回來!」

冥土沉默一會:「需要問問劫主嗎?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側頭看著他,冥土尷尬無比:「不是,我的意思是,我們這貿然離開了,會不會導致天地出現變故!」

死靈之主無語,很快笑了笑,「覺得他如何?」

「主上,他是您孫子嗎?」

「你說呢?」

「不是!」

冥土搖頭:「倒是希望是,但是感覺不是,主上對待他的態度也不像……主上很多年沒這麼笑過了,倒是有些感覺遇到了同道道友的感覺……」

死靈之主再次笑了,回想了一下自己的過去,輕笑道:「和我年輕一樣,有衝勁,天不怕地不怕,那時候我也覺得,我遲早可以超越時光之主,可事實證明……越老,越懼!無知者無懼!但是,他知道,他也不懼……是個人物!」

是個人物!

這是他對蘇宇的評價。

冥土好奇:「那文王和他,主上覺得如何?」

「文王?」

死靈之主考慮了一下,笑道:「文王其實也是個人物,可惜……命不是太好!他早早就進入了這盤棋局,進入天門后,其實就被限制了!不止如此,盯著他的人太多,導致他根本放不開手,加上妹妹被人擒拿……各種負擔,各種枷鎖,文王打不破這樣的枷鎖,很是遺憾!」

他搖頭,替文王惋惜,接著又道:「而且文王和他比,其實還少了一樣東西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絕望!」

「嗯?」

冥土一臉疑惑,死靈之主輕聲道:「文王沒他那麼絕望……他那種絕望,發自骨子裡,已經絕望到了極致,一樣東西到了極致,其實反而就變了,蘇宇這人,沒有不敢幹的,任何事,他都敢做!」

冥土若有所思,沒再詢問。

而就在這一刻,一道人影從遠處破空而來。

死靈之主微微揚眉,瞬間,武王落地,看向死靈之主,沉聲道:「前輩,晚輩有一事相求!」

「說!」

「我想打破天地桎梏!」

死靈之主微微皺眉:「蘇宇沒告訴你,打破桎梏,要不他更強,要不就是遇到特殊情況,才有希望打破桎梏,現在他恐怕難以短時間提升了……」

武王點頭,沉聲道:「我知道!但是……我還是想打破桎梏!」

「你想怎麼做?」

死靈之主看著他,武王沉聲道:「我知前輩想要寂滅重生,生死輪迴!我無他想,前輩若是生死輪迴期間,可否帶我一起,進入寂滅之中?此事,我無法做到……但是,我希望可以在那一日,前輩帶我一起,我會吞道寂滅,再次復生,復生之後,能否打破禁錮?」

這個,死靈之主還真不知道。

但是他思考了一下,緩緩道:「你的意思是,將你大道重生……脫離天地限制?」

「是!」

「倒是個有趣的想法……你怎麼想到的?」

吞道寂滅,然後重生,大道新生……那是否能擺脫天地限制呢?

這個,死靈之主真的不知道!

但是,是有這個可能的,可是,死靈之主很快搖頭:「希望太小,我自己都沒把握,蘇宇其實也沒把握,每一次寂滅,都可能會徹底寂滅,難以復甦!何況,你不是生死道的掌握者,你是完全寄希望我能帶你寂滅,你去重生……這難度更大……」

「我知!」

武王點頭,「但是,前輩也知,我遲遲不出,還是會被發現異常的!哪怕蘇宇完成了什麼計劃,遲遲看不到我,大家會去想,武王去了哪?那時候,可能就暴露了!所以,我希望在這之前,我可以具備強大的實力,再次回歸到那邊!」

死靈之主揚眉:「那也還早……」

武王卻是低著頭:「我知道,可若是……若是前輩願意幫我一把,拿我當一個試驗品……先讓我寂滅如何?找一個30道左右的強者擊殺,剝奪生命之力,以死亡之力寂滅我,以生命之力復甦我……也許我可以提前回去!」

死靈之主這次忍不住吸氣了,瘋了吧!

你跟我一起寂滅,你還有一點點希望。

你讓我提前幫你寂滅……說實話,死靈之主倒是知道怎麼做,但是,他眼睛會,步驟也會,可真弄起來……可能不是寂滅,而是直接死亡!

他皺眉道:「何必呢!」

武王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因為……我是武王!戰鬥之王!」

因為,我看到了蘇宇的絕望。

外面的時代,已經瘋狂了,已經絕望了。

而我,是那個時代的戰爭之王!

我在這繼續等下去嗎?

等待蘇宇強大起來,幫我恢復實力?

我不知道需要多久,我知道,也許很快,可真到了那時候,還需要我強大起來嗎?

「昔年,一統諸天,老大和老二都很強,老三天賦也比我強……而我,從未掉隊過!」

武王低沉道:「因為,我敢戰,我能戰,他們修鍊一日,我便修鍊十日,殺戮十日,戰爭十日……我想,努力終究還是有回報的!老大老二甩下了無數人,卻是始終沒能甩下我!」

死靈之主看著他,微微皺眉:「你確定?」

「確定!」

武王沉聲道:「太山並非孩童,吾乃戰爭之王!此生殺戮無數,征戰無數,軍中一諾,便是軍令,豈會輕易開玩笑?」

死靈之主陷入了沉思中,「你要知道,我從未試過,倒是看過一次,也聽過一次,可是寂滅這東西,稍有不慎就是隕落!」

武王沉聲道:「戰爭沒有必勝!只要是戰爭,就有勝負!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」

死靈之主瞭然,點頭,想了想道:「你有此決心……那若是能在17日內,寂滅回歸,也許的確是好事!」

17日內回歸,恢復,甚至突破……那都是好事!

30道之力……

此刻,武王只有28道之力,30道之力的強者,倒是夠了,足夠他復甦了!

可是,30道之力的強者,也不好殺,不好找啊。

這麼說來,還得自己幫他殺一個30道強者才行!

30道強者,要不自己開了禁地,要不就是強大的禁地中的頂級存在!

死靈之主看向冥土:「最近有獨自行動的30道修者嗎?」

冥土迅速思索一下,開口道:「有……但是……主上,不好惹!」

「誰?」

「空的屬下!」

冥土低沉道:「空那邊,他本人還沒出現,空域也沒出現,但是他麾下第一強者,光明聖虎出現了,最近在禁斷峽谷附近有些動作……」

「光明聖虎!」

死靈之主想了想,笑了:「這個好,生命力強大,還有凈化之能!」

「主上!」

冥土帶著一些擔憂:「空……主上,還是不要招惹……」

本就是四面皆敵!

現在得罪了門內三大至強之一的空,這不是好事。

死靈之主卻是笑了,冷笑,「我會怕他?什麼三大至強,我若是雙天合一,三人聯手來,本座也不懼!」

說著,沉聲道:「就他了!給我盯著他,看他什麼時候遠離禁地……這樣的存在,覺得無人敢招惹空,不會太謹!」

說罷,看向武王,幽幽笑道:「等我斬了他,就讓你寂滅試試!不過做好了準備……徹底寂滅的準備!」

「多謝前輩!」

武王不再說什麼,躬身致謝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死靈之主看著他離去,微微揚眉。

好傢夥,一個個都要發狂了?

這死水一灘的天門內,自從來了個蘇宇,大家都不甘寂寞了。

也好!

我多年沒活動一下了,上次打的不過癮……這次若是空真的來了,本座也不懼之!

「主上!」

冥土一臉擔憂,死靈之主卻是冷笑:「做什麼?哭喪?你懂什麼!我越是如此囂張,如此猖狂,越是能讓大家忌憚,因為我連空都招惹了,大家反而看不透,我到底要做什麼,為什麼敢都得罪?是不是真的可以復生!」

死靈之主喃喃道:「很快,大家都會知曉,唯有戰鬥到升華,升華到了極致,在極致中隕落,才有希望復生……這樣的話,大家反而不敢和我廝殺到底,因為他們發現,只有讓我戰鬥到了極致升華隕落,我才會復生……那最多,大家只會重傷我!」

冥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沒再說話,也無法勸說。

但是,他知道,寂靜多年的主上,這一次好像受到了一些刺激,不再沉默!

「找到了人,確定了位置,告訴我!」

「諾!」

冥土應聲,死靈之主也很快消失。

偌大的死靈地獄,再次恢復了安靜,一如既往,可隱約間,卻是多了一些活力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化身日月的蘇宇,行為舉止,一舉一動,都像極了日月。

三條大道,此刻極其微弱,幾乎看不出來,這也符合日月的低調,正常人看來,蘇宇只有十多道之力。

強者看來,一眼也難看出什麼。

至強者可以看出,眼前這人,24道之力。

永生山!

蘇宇對這地方,可是極其期待的,期待看到法,期待看到時光師,時光師啊……改變了自己人生的一個人,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唯一一次聽到她的聲音,是她在哭泣。

哭泣,她哥快死了……屁,文王活的好好的!

大騙子!

時光冊按照此地時間,大概是在五年前左右傳遞出去的,其實沒多久。

五年前,文王要死了嗎?

才怪!

帶著各種念頭,蘇宇小心翼翼,避開了一些人,避開了一些散修,繼續朝永生山靠近。

一直到了距離永生山極其近的地方,蘇宇此刻很擔心……擔心文王這傢伙來打我!

那我……沒處說理去啊!

可別遇到文王,遇到了,我這暴露身份吧,法也許會感應到,我這不暴露吧,被文王偷襲打死了,我他么真要哭。

文王,此刻是蘇宇面臨難關的第一步!

蘇宇心中祈禱著,別遇到文王……別遇到!

可他其實也知道,文王這傢伙,這些年就守著四周,可能真會出現。

那就麻煩了!

正想著,蘇宇心中嘆息一聲,讓你別來,你還要來!

蘇宇小心翼翼地迅速離去,朝永生山靠近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,文王在黑暗中浮現。

微微揚眉。

一位24道的修者!

這是要進入永生山嗎?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法正在閉目,忽然,睜開眼,眼神微動,禁地外有些小動靜,誰來了?

之前劍尊來過一次,不過文王沒管。

文王也不傻,認識劍尊,殺了劍尊,大概天穹山主就要來找麻煩了,他不想節外生枝。

可此刻,不認識……24道……殺了就殺了!

「不會是使者吧?」

這個時間點,沒到禁地之會開啟的時候,一般人不會提前來,因為都知道,文王在這附近。

那會不會是使者來了?

距離禁地之會快了,使者再不來,法都想問問,到底什麼情況了。

此刻,他眼神微動,忽然道:「來人!」

一瞬間,幾位強者浮現。

法平靜道:「文王好像有些動靜,聯手去看看!」

「諾!」

幾位脈主不說什麼,單獨一人倒是怕,不過幾人一起,不用太擔心,何況,法就在禁地之內,幾人迅速消失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的蘇宇,暗罵一聲。

倒霉!

你還真來了,也好,來了倒是可以演的更好一點。

不來,反而不現實。

這一刻的蘇宇,一邊飛翔,一邊道:「文王大人可在附近?小人只是路過,替一些散修打探一些消息,並無任何惡意……」

後方,文王身影浮現,沒說任何話,瞬間衝殺而來!

蘇宇急忙遁逃,有些尖銳吼道:「別殺我,小人真的只是路過……」

蘇宇迅速遁逃,可速度哪有對方快。

一眨眼,文王就浮現在他眼前,探手一抓,虛空生成囚籠。

蘇宇驚恐大吼一聲:「饒命,小人馬上滾……大人饒命!」

文王不理,既然遇到了,那就殺了了事!

廢什麼話?

就在此刻,蘇宇一個翻滾,囚籠落下的瞬間,他一拳打出,打的囚籠微微顫動一下,接著,蘇宇也是反手禁錮文王,文王一掌拍出,禁錮破碎。

可蘇宇,也趁機翻滾著逃離。

文王微微皺眉,還不錯!

比一般的24道要強!

就在此刻,蘇宇也看到了禁地中飛出幾道身影,急忙吼道:「小人有要事稟報,幾位大人救命!」

下一刻,四位強者浮現,都在25道以上。

四人看到文王,也不多說,一瞬間,風雨飄搖,雷霆閃爍。

永生山的幾位脈主。

風雨雷電。

大風刮過,雨水如針,雷霆閃爍,電閃雷鳴。

轟!

一聲巨響,而蘇宇,連滾帶爬,在虛空中迅速遁逃,朝幾人靠近。

那雷霆脈主冷喝道:「滾到一邊!」

誰知道是什麼人?

他不許對方靠近,文王手段多端,這種事也不是沒幹過,和武王一起偽裝,一個追殺,一個被殺,結果引出了幾位強者,被他幹掉了!

這些年來,永生山脈主都被乾死過。

蘇宇也不多說,迅速朝遠處飛去!

而文王,微微皺眉,來的真快。

以往法就算要出手,也沒這麼快,這一次幾乎是自己一動,對方感應到了,瞬間就派人出現了。

他視線投向蘇宇,微微凝眉。

此人很重要嗎?

要不然,一個陌生24道,法怎麼可能第一時間調集四大脈主前來援救。

……

而此刻,法其實也出來了。

他懸浮在空中,也遠遠地看著蘇宇,眼神微動,此人……有些熟悉。

難道……真的來了?

此次到來,有沒有帶來什麼不一樣的消息和結果?

而就在這一刻,忽然,法臉色微變。

因為這一瞬間,文王好像也感受到了,此人可能很重要,忽然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再出現,已經到了蘇宇身邊,手中出現一支巨筆,一筆點向蘇宇!

法頓時暗罵一聲,對付一個24道,至於如此嗎?

法迅速朝那邊殺去,喝道:「大膽!」

眼看著蘇宇就要被筆點中,就在這時候,蘇宇身後,陡然浮現出一道小小的門戶,帶著一些憤怒,低吼一聲,忽然氣息瞬間提升到了25道之力!

一眨眼,門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,砰地一聲,將巨筆攔住,蘇宇倒飛,吐血,卻是一瞬間遁向法那邊,法耳邊響起蘇宇的聲音,帶著憤怒和焦急:「為何不早點出手?你……非要看我去死?」

法臉色微微變幻,沒說什麼。

他只是不確定而已,此刻確定了。

門的力量!

而文王,卻是臉色微變,瞬間止步,帶著一些疑惑,看向蘇宇,微微凝眉,再看到來的法,帶著一些狐疑之色,半晌,幽冷道:「門?」

法微微揚眉,「你想死?」

文王步步退後,看了看蘇宇,又看看永生山那邊,冷著臉:「你們想殺我妹妹……走著瞧……你不可能成功的!」

話落,他瞬間消失!

卻是有些狐疑,那股氣息,是門的力量,天門?

這到底是天門賦予的力量,還是真的開了天門的力量?

古怪!

「蘇宇?」

他冒出一個念頭,有些難以置信。

或者……就是門派來的人!

……

而這一刻,法也看向蘇宇,蘇宇眼神有些陰冷,很快化為正常,低著頭,咬牙道:「多謝法主救命之恩!小人感激不盡!」

好像帶著一些怨念!

法大體上知道他的心思,沒說什麼,只是傳音道:「來的太遲!」

「路上出了點變故,光明城化為了萬劫山,我必須要繞路!」

法沒說什麼,迅速消失,聲音傳來:「帶他回永生山!」

而此刻,蘇宇傳音而去:「法師叔,我有要事要稟報……」

師叔!

法並未回話,也沒說什麼,不急於一時,何況,還是要驗證一下的。

下一刻,四大脈主浮現,紛紛看向蘇宇。

蘇宇露出笑臉,謙卑道:「多謝幾位大人相助,小人感激不盡!」

幾人也有些狐疑地看著他,法主親自來救,什麼情況?

儘管不是太清楚,幾人也沒多說,雨脈主冷冷道:「好了,跟我們回山!」

「多謝幾位大人……」

蘇宇謙卑地跟著他們一起朝山內飛去,而法,卻是一直在隱約觀察著。

倒不是懷疑什麼,只是小心無大錯。

那邊,其實很久沒聯繫自己了,每次來,都是不同的人。

此人他見過,但是是很久之前的事了。

何況,他也要判斷一下,一個24道的到來,到底有沒有什麼大用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的蘇宇,跟著幾位脈主,很快,進入了永生山。

進入的剎那,蘇宇就感受到了,這是一片天地,而不是禁地,不是寶物,這是天地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峽谷深處。

一道身影在一片禁制中隱約浮現,只有那雙明亮的眼睛清晰可見,此刻,帶著一些疑惑和不解。

很疑惑!

很不解!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意志海中,一樣沉眠許久的東西,微微顫動了一下,那是一滴淚!

時光師的淚!

這一刻,蘇宇隱約朝大山深處看了一眼,時光師……在那!

他迅速將淚水壓制!

免得時光師是個傻子,也感應到了什麼,忽然大吼大叫,那就麻煩了。

他一下子將淚水全部封印!

……

就在他封印的剎那,之前那雙明亮的眼睛,很快帶著一些疑惑,有些黯然,虛影消失。

感應錯了嗎?

為何……我好像感應到了什麼,可又很快消失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00章 混入(求訂閱)

92.5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