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2章 初見時光師(萬更求訂閱)

第902章 初見時光師(萬更求訂閱)

時光師,蘇宇真的很期待見面,比想看到文王,還要期待和時光師的見面。

這個影響了自己一生的女人!

陽山之上。

蘇宇等待了一陣,禁地中天色漸黑,這一日過去,距離禁地之會只有15天了。

很快,蘇宇朝山下飛去。

路上,幾大脈主迅速出現,蘇宇也不廢話,冷冷道:「封鎖天地關,任何人不得出入!尤其是那外來者,但凡敢擅闖禁地……殺無赦!」

他看向幾人,陰冷無比:「也許有人投效了對方,但是記住了,此刻,法主還沒徹底投靠,人門就比我天門強大?就比我天門難纏?莫要忘了,大家到底在哪!」

他說著,看向幾位脈主:「互相監督,但凡有人敢異動,殺無赦!」

蘇宇殺氣十足!

幾人都是心中一凝,此刻,六大脈主中實力最強的死脈脈主低沉道:「日月脈主,我們知根知底,法主也還在山內,不至於如此……」

蘇宇冷哼一聲:「知根知底又如何?我醜話說在前頭,有人要是壞了我的事,我看法師叔到底是殺還是不殺?我沒死之前,這永生山,一半屬於我們,另一半,也輪不到一個不敢露出真面目的傢伙做主!」

人門中人!

到了這一刻,其實大家都很明白了。

而蘇宇身後,大量強者跟上,25道之上的沒有,但是16道之上的,也有十多人,此刻,都一副殺氣騰騰的樣子。

那老者,實力更強,也是一位24道強者。

之前,一直低調無比,今日也是氣息勃發,凝重道:「大人放心,真有人搗亂……屬下定當竭力斬殺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此刻,一個巨大的峽谷呈現在眾人眼前。

這裡,是禁地,真正的禁忌之地,平日,任何人都不會來這,也不敢來這。

而在峽谷四周,都是禁制。

唯一的入口,便是蘇宇口中的天地關。

此刻,蘇宇看向人群中一人,一位實力不強,甚至還很弱的老婦人,白髮蒼蒼,好像飽經風霜,是禁地中那種飽受欺凌的底層。

一眼看去,就帶著好人的面孔,慈眉善目,雖然實力微弱,身上卻是收拾的乾淨利落。

眼中,還帶著一些弱小者的悲哀。

不過,見蘇宇看來,老婦人很快挺直了佝僂的背,謙卑道:「大人!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你和她最熟悉,你帶我進入!其他人都不要進去,人多了,對方反而會懷疑……」

說著,蘇宇看向幾位脈主,又看了看那位24道的老人,開口道:「玉恆,此地暫時交給你負責,幾位脈主,希望能尊從玉恆的安排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我懷疑,那傢伙必然不希望我能成功,我的成功,法師叔雖然會強大起來,可不符合對方的利益,那時候……若是搗亂,導致我死了,法師叔別無選擇,只能一條道走到黑!殺他也無濟於事!真到了那一刻,我想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這一幕!」

他不斷給幾人製造一種危機感,一種同仇敵愾感。

將敵人樹立起來!

而那個敵人,就是黑影。

黑影未必會出現,就算真出現了,在蘇宇沒成功之前,對方也不一定會有什麼想法,可蘇宇卻是不斷給他們灌輸一種感覺,那人一定會搗亂!

此刻,幾位脈主也凝重起來,雷霆脈主聲音沉悶:「放心便是!我們也知輕重!日月道友,若是我們都無法信任,那也太過謹慎了!」

「希望如此!」

蘇宇不再說什麼,看向老嫗,開口道:「進去吧!」

老嫗點點頭,在前方帶路,蘇宇跟著一起,很快,兩人走入了天地口。

天地口外,眾人默默看著,還是有些小小的緊張。

這一次能成功嗎?

還有,人門那位……會出手搗亂嗎?

……

這一刻。

高山大殿之中。

黑影幽幽道:「法主,這位可是一再污衊我,敵意極重!」

法淡淡道:「不理會便是!」

黑影卻是有些凝重:「法主,這位我覺得不簡單!按照一句老話說,會哭的孩子有奶吃,若是來了,老老實實,法主也未必會在意,而這位來了,鬧騰了一番……法主輕易將一脈交給了他,連其他六脈都暫時交給他掌管,未必是好事!」

法笑了,「難道,我的脈主們會背叛我?」

他雖覺得日月過於放肆,可正如日月所言,這也是一種威懾,雙方對彼此的威懾,日月他們怕自己背叛,而自己,其實還是希望日月成功的。。

至於掌管六脈……那又如何?

這有什麼!

我還在呢!

我在,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。

我若是不在了……那也沒問題,人都不在了,還用擔心這些?

他看向黑影,淡笑道:「好了,不說這些,玩弄人心多了,看誰都不是好人,何況,你和他,如今的確有競爭關係。」

黑影無言以對,許久才道:「法主還是謹慎一些,那邊希望你能成功,但是,當法主表現出不受控制的情況下,也要小心他們反將一軍,讓時光師吞了法主……」

法微微皺眉,淡淡道:「那不至於!文王不是白痴,誰算計的他,他其實也有一些數,文鈺不知,文王還是知曉的……」

「那殺了文王呢?」

黑影步步緊逼:「畢竟事關法主未來大事,我覺得還是需要謹慎一些!」

法主點點頭,許久才道:「我會小心!」

「那法主不如探查一二,看看他們說什麼……」

法這一次皺眉了,低沉道:「好了,你不是不知文鈺情況,我若是探查,那一旦被發現,之前的一切安排都徹底化為無用功!你們若是想爭取我……那拿出實際辦法來,而不是一再破壞!」

哼了一聲,法瞬間消失。

監察?

文鈺和自己同掌天地,一旦探查,很容易被發現,那所有的布置,都會徹底廢掉,這黑影,也沒安好心。

黑影見他消失,也是無奈。

我認真的!

誰知道天門那邊會不會這麼做?

何必將人心看的太善良!

人性本惡不懂嗎?

「終究還是那邊的人啊……這日月一來,就掌握了七脈實力,偏偏他還不在意……」

黑影心中想著,還是沒法比的。

法雖然有投靠之心,但是建立在人門可以幫他煉化時光師的基礎上,是純粹的利益合作,沒有任何人情可言,不過法對天門那邊,還是有些同門情分的感覺。

否則,這日月一來,直接就成了脈主不說,說執掌其他六脈,法也沒拒絕。

黑影相信,若是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……法會馬上幹掉自己!

這就是老東家和還不確定的新主的區別。

沒法比!

「天門真的有辦法嗎?」

「若是那邊成功了……法這邊可就沒辦法拉攏了……」

黑影一個個念頭浮現,別說,對方真要成功了,他還真想去搗亂一下,哪怕不能,也得離間一下才行,反正,這日月最好失敗!

……

天地口的盡頭,是一張水一樣的大屏幕,實際上是禁制,時光師就被困在其中。

此刻,那老嫗小心翼翼道:「大人,那文鈺最近有些暴躁,大人千萬小心一些,她實力極強,雖然被困,也有可能會暴起!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老嫗繼續帶著他往前走,等走到了那大屏幕之下,婦人取出一枚令牌,解釋道:「這是唯一可以開啟一絲絲禁制的令牌,主要是為了送一些東西進去準備的!而且對進入的人,實力有限制,正常情況下,沒有法主的許可,是絕對不可以進入其中的……」

「達到了規則之主境的修者進入,大道就會幹擾屏障,會被法主發現……所以大人最好就在屏障外和對方溝通,我會為大人開啟一個小小的裂縫,可以不用觸動屏障!」

蘇宇再次點頭,笑道:「這些年來,她沒懷疑什麼吧?」

「懷疑過,不過我們一次次地打消了她的懷疑。」

老嫗解釋道:「如今,她篤信我們是來救她的,是門后唯一願意為了人族出力的勢力!數年前的事,讓她更加信任我們。」

蘇宇點頭,「也對,我們連時光冊副本都幫她弄出去了!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,若是還不能取信她,那也不值得……那這些年,她從未提及過,將時光冊正本交出來?讓我們帶走嗎?」

「沒有!」

老嫗無奈道:「我們不能主動提及,其實前些年我們就以為那是正本,後來發現是副本,我們也很無奈,只能說,她警惕性還是很強的!」

蘇宇笑了笑,「行,我明白了,開禁制吧!」

「諾!」

婦人拿起令牌,對著屏幕劃了一陣,漸漸地,屏幕蕩漾了起來。

而就在這一刻,一聲清脆的笑聲傳來:「王婆婆,你來了!」

下一刻,忽然聲音一變,冷厲無比:「誰?」

「鈺大人,小聲一些……」

老嫗急忙開口,小心翼翼道:「是我!」

「還有誰?」

聲音帶著警惕和冷漠,老嫗急忙道:「是我人道聖地的一位強者,來談救援大人之事……」

「哦!」

文鈺淡淡回應了一句,好像興趣不大。

而蘇宇,此刻忽然額頭上浮現出一道門戶,一瞬間,看穿了屏幕,看到了一人!

文鈺!

一個如同鄰家姑娘的女子,這一刻,那女子嘴巴還在咀嚼著什麼,忽然一愣,嘴巴鼓鼓的,也陡然朝外看來,下一刻,額頭上也浮現出一道門戶,看向蘇宇。

這一刻,文鈺察覺到了,對方……看穿了禁制,看到了自己!

她瞬間將手中的東西收起,那好像是一隻羊腿,還有熱氣升騰,不知道從哪弄來的。

不止如此,鼓鼓的嘴巴,瞬間恢復了正常。

有些松垮的特製白袍,一下子恢復了正常,長袍一擺,秀髮飛舞,一下子好像成了一位女先生,女儒士。

嘴角好像還有些油膩,一下子也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蘇宇卻是嘴角抽搐!

你哭的好慘的!

你全家都要掛了的!

不止如此,那屏幕後的空間,此刻蘇宇覺得格外眼熟。

好傢夥,我真的好傢夥!

花谷,鞦韆,河流,瀑布,大院……

艹!

這不是文王故居的翻版嗎?

合著,你在這過著美滋滋的小日子呢!

不止如此,蘇宇好像看到了一些小動物在跑動……這是養殖園都給建起來了?

你可真行!

文鈺,你真的可以!

都快被人吞了,你還有心思在這開養殖場呢!

而此刻,文鈺也是迅速恢復鎮定,聲音帶著一些威嚴:「何人窺探本座?還不速速收回道法,非禮勿視,不懂嗎?」

「所謂君子,非禮勿視,非禮勿聽,非禮勿言……你豈可窺探女子閨房?無恥之徒,登徒子!王婆,替我送客!」

……

禁制之外,老嫗瞬間緊張起來,連忙看向蘇宇。

蘇宇沉默一會,天門消失。

但是,老子還是忘不了你吃的滿嘴流油的樣子,氣人!

合著,我被折磨了十幾年,來救的,就是你!

不平衡啊!

你要是真痛苦萬分,我還好受一些,你居然在大吃大喝,氣死了!

好一個食光師,好一個食譜……你都死到臨頭了,還不忘吃呢!

蘇宇無語中,但是很快恢復了情緒,算了,也許對方只是強裝鎮定,其實早就慌的一批,只能靠吃安慰一下自己,要理解她!

嗯,理解一下,包容一下。

蘇宇自己安慰了一下自己,不能想,一想,肺都能氣炸了。

很快,蘇宇自我介紹道:「我叫文宇!」

「什麼?」

文鈺驚詫聲傳來:「誰?」

「文宇!」

「文鈺?」

「宇宙的宇,非和你同名!」

這下子文鈺古怪了起來,聲音傳盪出來:「你姓文?」

「是,我乃文脈傳承……嚴格來說,按照輩分,你可以喊我一聲老祖宗……」

文鈺忍不住罵道:「去死吧你!」

一旁,老嫗也是眼神複雜。

大人,不必這樣吧?

但是,這麼說,其實也不算太大的毛病,文的後人……多正常!

日月說自己是日和月的後人,那現在,來了個文的後人,也沒毛病,關鍵是,你非要偽裝成文的後人幹嘛?

套近乎?

血脈其實都隔離了無數代,這個近乎,未必套的上啊!

而且,你還要裝文鈺的老祖宗,還取了個和對方差不多的名字,為何聽著聽著,都有些挑釁的意思了?

而蘇宇,卻是不在意。

我偽裝了嗎?

沒啊!

按照星的說法,南元一系,其實都有文的血脈,那我姓文有毛病嗎?

回歸祖姓罷了!

所以,我叫文宇,這也是真名吧?

我說是文的後人,也沒什麼毛病吧?

至於我和文王他們輩分誰更大……誰知道呢!

也許文王的祖宗,二十年就生一代人,我們家祖宗一開始是萬年傳承一代,這麼一算,我輩分更大一些呢!

蘇宇心中想著。

對,就得這麼算!

而禁制內,文鈺氣呼呼的,很快又有些惱火,「你是來挑釁的嗎?」

「不,是來救人的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王婆,你先退避,去幫我盯著點,別給人闖進來了,我和文鈺單獨聊聊!」

「諾!」

王婆迅速離去,臨走的時候,眼中還有些憂慮,日月大人不按套路來啊!

這麼刺激文鈺,不會前功盡棄吧?

而門內,文鈺很快鎮定下來,忽然笑嘻嘻道:「你真的是文的後人?我們一脈的?那你來的時候,帶了吃的來嗎?我餓了!」

餓你個頭!

蘇宇暗罵一聲,你餓什麼,我都幾年沒吃東西了,你也好意思說你餓了!

「沒帶吃的,很快就能出去了,我看你院子中不少好吃的,殺一隻羊,招待一下我!」

文鈺無語了,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和我搶吃的傢伙!

「沒有,你看錯了,都是障眼法,我這哪來的吃的!」

蘇宇笑道:「有朋自遠方來,殺只羊招待一下都捨不得?真正的食光師,也要學會分享美食,獨樂樂不如眾樂樂,一個人吃的再開心,吃獨食,也沒太多滋味,人多了,才有滋味,不是嗎?」

文鈺古怪的很,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和我在吃的上面較勁的傢伙!

「你在外面沒吃的嗎?」

「沒時間去吃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太忙,忙著救你!」

說著,他幾乎有些咬牙切齒:「是的,忙著救你!為了救你,我寢食難安,好不容易今日看到了你,很快就可以把你救出去了,可我現在忽然不想救你了!」

禁制對面,文鈺眨眨眼,這話聽的……怎麼有些咬牙切齒,情深意切的意思。

好像……感覺上,對方就是這麼想的,也真的這麼做的。

古怪!

騙子現在手段更高了啊!

是的,騙子。

她又不是白痴,其實早就懷疑了,當然,演戲而已,誰不會啊。

真能演戲演出去,也是好事嘛。

哪怕不行,也能混吃混喝,沒看她這邊好東西不少嗎?

都是混來的!

人嘛,既然被困住了,那就對自己好一點。

可今日,對面的騙子,怎麼感覺比我還能演?

這語氣……不知道的,還真以為是為了救我寢食難安呢!

「那個……你為了救我,這麼拼的嗎?咱們又不熟……」

蘇宇咬牙切齒道:「對啊,可是,我得救你啊!我若是救出了你,關在一個小黑屋裡,五年,不,五十年不能吃喝,不能睡覺,每天都派擅長精神大道的傢伙去折磨你!」

「……」

文鈺都懵了!

你們現在都用反套路手段了嗎?

故意用這種手段,博取我的信任?

太好玩了!

她忽然笑了,「文宇……你真叫文宇嗎?你這麼說,不怕我翻臉?」

「不怕!」

蘇宇忽然笑了:「我怕什麼,你敢翻臉嗎?你能翻臉嗎?你翻臉……有的是人教訓你!你哥都救不了你!」

好大的口氣!

「你好像沒多強!」

蘇宇幽幽道:「沒多強?強起來,怕嚇到你!」

「呵!」

文鈺都快笑了,切,吹牛誰不會啊!

蘇宇沒好氣道:「殺頭羊出來嘗嘗,別廢話,我現在心情不好!」

喲呵,好囂張啊!

文鈺也樂了,好有意思,這傢伙演戲好真啊!

蘇宇又道:「速度點,邊吃邊聊,就這麼隔空對話,太累了!我順便給你說個小故事,放心,現在法不會竊聽,第一次罷了,真等咱倆面對面地聊著天,聊到了時光冊核心,他才會想辦法竊聽!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文鈺陡然一驚!

什麼意思?

她聲音瞬間變了,變成了警惕,變成了凝重:「什麼意思?」

蘇宇哼道:「你被騙了嗎?我看你是在騙吃騙喝吧!你鬼精鬼精的,誰都說你不好惹,你哥都不會上當,你會?」

「……」

文鈺獃滯,什麼鬼?

外面到底是誰?

你怎麼知道我在騙吃騙喝……呸,我沒有,瞎說!

我相信你們人道聖地的!

「你……你胡說什麼,你不是人道聖地的人?你是法的人?對不對?」

「少廢話!快點,殺頭羊來!」

文鈺有些鬱悶,她還是第一次被人一個勁地懟,懟的還很無奈的那種感覺。

她有些不樂意,但是……很好奇啊!

他會對我說什麼故事?

或者說,怎麼演戲?

片刻后,她考慮了一下,還是探手一招,一隻羊浮現,很快,羊毛消失,開腸破肚,文鈺手法嫻熟,問道:「你吃紅燒的,烤的,燉的,清蒸的,還是鹵的……」

「烤的!」

蘇宇盤坐下來,面前浮現出一張桌子,過了一陣,裂縫中,一個羊腿飛了出來。

「你嘗嘗!然後可以說故事了!」

蘇宇沒說什麼,拿起羊腿吃了一口,這一刻,忽然覺得,這也許是自己吃的最好的食物。

香,嫩,爽口,烤的外焦里嫩,肥而不膩,恰到好處……

蘇宇沒想過第一次和時光師見面,會是這樣的場景,但是,這一刻,又忽然覺得,其實挺好的。

這女人,不愧是打造出食譜的存在!

蘇宇吃著,吃了一會,開口道:「來點酒,有嗎?」

「你還要?我沒多少儲備的……」

要酒,文鈺有些不樂意了,我真沒多少的!

而且釀酒很麻煩的!

「反正快出去了,速度點,出去后,要多少有多少!」

忽悠誰呢!

文鈺無語,你一個忽悠,來我這忽悠,我信你才有鬼了。

可為了聽故事,她決定還是出點血好了,選了最小的,最差的一瓶酒傳送了出去,蘇宇一打開,花香四溢!

酒香味也蘊藏在其中,這是用花釀造的酒。

蘇宇喝了一口,頓時只覺得酒真是個好東西,以前,他不愛喝,也很少喝,可這一刻,卻是喝了一口,只覺得酒真是個好東西!

喝著酒,吃著肉,蘇宇平靜道:「這個故事,要說起來,得從17年前,一個偏僻的小城說起!」

「在那個小城中,有個孩子,那一年6歲!」

「他從小就沒了母親,父親獨自撫養他長大,而那時候,這小城不太平,或者說整個世界都不太平……當然,雖貧困,但是日子過的很舒心。」

「內憂外患,種族滅亡,天地覆滅……其實都和這孩子無關,太高大,太遙遠……而一切的變化,得從17年前說起!」

「那個孩子,有一日,得到了一本書,融入了體內,記住了,他才6歲!」

禁制中,文鈺也在吃著,一邊吃著,一邊好奇地聽著。

好多年都沒聽故事了!

「可自從這孩子融入了那本書之後,他苦日子就來了!」

蘇宇平靜地敘述著:「你經歷過那種精神被撕裂的痛苦嗎?讓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那種?6歲的那一天,他經歷了,記憶不太清晰了,只記得,是一頭強大的猛獸,在夢境中撕裂了他的身體,四分五裂,肉身破碎,血肉迷糊……」

「痛苦,劇烈的痛苦!他不是修者,不是戰士,不是兵士,他只是個從小沒有母親,只有父親陪伴的單親家庭的孩子,他很小……他不知道該如何敘述,不知道該去找誰求援,他只能痛苦地煎熬著,他只能求他的父親,救救他,他好怕,好痛,他病了……他做了噩夢,夢到了有妖怪殺他!」

「可他父親,也很弱小,他父親只是以為他生病了,因為他沒看出來,孩子的精神力被撕裂過,然後又被一股力量復原了!」

「他父親帶著他,找了很多人去看,但是什麼都沒看出來……」

「而這樣的夢魘,一直伴隨著孩子,那時候,每一天,每一日,只要一閉眼,就會做夢,夢中,各種怪獸咬碎他的身體,咀嚼他的血肉,吞噬他的靈魂……」

「一日接連一日,他不敢睡覺了,他熬著……熬的雙眼都是血絲,熬的走路都想閉著眼睡覺,熬的不想吃不想喝,恨不得馬上死去!」

「可他捨不得……他捨不得父親,捨不得就這麼死了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在敘述著,時光師臉色卻是漸漸異樣起來。

17年前,一個6歲的孩子,每日都持續不斷的夢境,精神一次次被撕裂……

有種熟悉,但是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的感覺。

而且被蘇宇這麼一說,她聽的有些身臨其境的感覺,此刻,不由道:「那書應該是寶物吧,夢境應該是每一日都在淬鍊他的精神……只是太強大了,撕裂了他的精神,這樣的寶物,不該是一個小孩子繼承的,那會讓那個小孩子徹底崩潰的……不是精神上的滅亡,而是意志上的寂滅,那孩子一定死了!」

時光師篤定道:「不死的話,也應該徹底成了瘋子,瘋瘋癲癲,自我崩潰,對不對?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你聽我說完!他沒死,也沒瘋,他就這樣,挺過了12年,一直持續到了18歲,經歷了數千次噩夢,他還活著,活的很好!」

「不可能……」

時光師意外道:「那樣的經歷,除非有高人幫他化解,否則不是死了就是瘋了!」

「也許吧!」

蘇宇低沉笑道:「文鈺,你覺得這孩子要不要感謝這位贈他寶物的強者?沒有那本書,他沒有這12年的日日夜夜的淬鍊,也沒後來的強大,你知道他後來的情況如何嗎?」

「你還沒說呢!」

文鈺急切道:「那他後來怎麼樣了?他到了18歲后呢?沒了噩夢,應該過的還不錯吧?」

「挺不錯的!」

蘇宇笑了:「他18歲進入了書院學習,學習修鍊之道!正式跨入了修鍊之途!而就在那時候,他被捲入了之前贈送他書籍的那位強者的哥哥傳承之中!」

「這一家子,和那孩子,真的有緣!」

蘇宇笑的燦爛:「他開元時期,你知道開元嗎?」

「開元?有些印象……」

蘇宇繼續道:「那時候,他成了那個多神文系的唯一繼承人,哦,不對,他還有個師姐,至於師父、師伯都是上一代的了,也一直被打壓……他因為不甘心被欺壓,一直反抗,惹怒了對方,後來被一些日月帶著許多人追殺……」

文鈺詫異道:「然後被殺了?」

「沒,他暗中聯絡了其他人,反殺了對方!」

「真厲害……」

文鈺說著,又道:「後來呢?」

蘇宇笑道:「繼續聽我說!」

他將大夏府大明府的事情都說了一遍,文鈺聽了一陣,唏噓道:「那他後來就在大明府一直搞研究了嗎?」

「怎麼會!派系的磨難,老師們的磨難,他哪能幹看著……於是,蟄伏了幾個月,跨入騰空之後,他去了諸天戰場……」

蘇宇繼續敘述著。

文鈺聽著聽著,有些憐憫道:「好慘,他去了諸天戰場,也被一路追殺嗎?他好可憐,後來呢?是不是被殺了?換成我,還不如被殺了算了……好可憐!」

「哪能啊!」

蘇宇笑呵呵的:「他後來可厲害了,你繼續聽著,好好聽著!」

蘇宇說的咬牙切齒:「後來的故事還多著呢,尤其是當他堅持不下去了,有一日,他書中忽然冒出一個人,告訴他,她好慘,她要死了,她堅持不下去了,她的哥哥在戰鬥,她哥哥的兄弟在戰鬥,都快死了,她需要救援!」

「而這個孩子,死心眼,他覺得吧,自己受人恩惠,是的,這書籍雖然帶來了苦難,但是也帶來了天賦和實力,他受人恩惠,定當湧泉相報,他得救這人啊!何況,他還擔心了那人的狗,一定會救它的主人!」

「他雖不是君子,可也一諾千金……為了有實力救她,他瘋狂地去強大自己,去殺戮敵人,去征戰諸天,去一次次地搏殺那些強者,五年,整整五年,他不合眼,不休息,他不斷地殺戮,不斷地去強大自己……只因為,他每次都會想起,那人悲傷的背影,告訴他,她撐不住了……」

……

這一刻,禁制內。

時光師臉色徹底變了!

她陡然開啟天門,看向外面的蘇宇。

蘇宇吃著東西,喝著酒,面上帶著笑容,燦爛無比,「於是,有一日,那個孩子成長起來了,冒著無數危險,他殺來了,來救那個書的主人!而那本書,叫食譜!」

蘇宇笑容燦爛,「他用了17年時間,走到了這一步,花了五年時間,去搏殺諸天強者,他來救人了!履行自己的承諾!而那一刻,那位哭泣的,悲傷的,要死的女人,在愉快地吃著東西,吃的滿嘴流油,你覺得,他是該恨,還是該哭,或者……該笑?」

蘇宇笑了,笑的燦爛無比,笑的時光師一時間忘了該說什麼。

不可能!

不可能的!

他是那個孩子嗎?

我不信,這不可能!

五年,搏殺諸天,殺到了她的面前,只為了救她……

時光師徹底沉默了,許久,有些艱難道:「你……你的故事……不好聽,我不喜歡聽這樣的故事,太悲傷,我喜歡……喜歡陽光一些的……」

「悲傷嗎?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不悲傷,只是有些曲折,但是,最終的結果,他成功了!他來了,來到了那位影響了他一生,改變了他一生的女人面前!」

「他吃上了她做的菜,喝上了她釀的酒!他不怪她,因為她也沒想到會選擇那個孩子……只能說,造化弄人!可是,當他看到她吃的很開心的時候……他很憤怒,你知道嗎?」

時光師嘴中的肉忽然不香了!

忽然有些委屈:「可是……我唯一的愛好就是吃……那我總不能天天在這哭吧?」

蘇宇咬牙:「那也別讓我看到!」

「我又沒給你看!」

時光師愈加鬱悶了,半晌才道:「我還是不信!」

蘇宇哼了一聲,手中忽然浮現出一滴淚,咬牙道:「我想知道,這是淚,還是口水?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天地安靜了!

禁制內,時光師眼睛陡然瞪到了極致!

而下一刻,一本食譜浮現……只是封面依舊存在,蘇宇咬牙道:「告訴我,這是不是淚水?」

「……」

時光師迅速扭頭,瘋狂扭頭,不看蘇宇。

完了!

他會殺了我的!

「嗚嗚……我也好慘的,真的,法天天想吃我,我只能靠吃東西安慰自己,不然這麼多年,我早就死了,不是被殺死了就是被嚇死了……」

蘇宇哼了一聲!

陡然有些無力!

我他么都不想救你了,讓你吃,繼續吃,吃就算了,你還在裡面開了個養殖園,我都快氣炸了!

有酒有肉,過的比我好的多,我能不氣嗎?

手中的淚珠,到底是不是眼淚,真不好說。

搞不好就是口水!

信不信我一拳打的你哇哇大哭!

而時光師,一邊叫屈,一邊偷偷看蘇宇,這一刻,真的震撼!

不可能吧!

一本副本,真的可以幾年時間,培養出一個來自己面前解救自己的人?

我為什麼有些夢幻呢!

我哥都沒這麼厲害!

這一刻,時光師好像經歷了他的一生,忽然道:「你要是說你騙我的,我可以不報復你,不然,我會報復你的,我在酒菜裡面下毒了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你要是能毒死一位32道的開天者,還是開雙天的存在,那你就毒死我好了!」

「……」

時光師震撼,「32道?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你覺得呢?你以為我是你那個一天到晚光會裝厲害,實際上不厲害的哥哥!」

「……」

怎麼能這麼說呢!

時光師很沒底氣道:「我哥……也很厲害的!」

蘇宇心累,也許吧!

這一刻,默默吃著,不吃一點東西,實在是無法安撫我的心啊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02章 初見時光師(萬更求訂閱)

92.7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