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4章 再接天門強者(求訂閱)

第864章 再接天門強者(求訂閱)

蘇宇眼中露出異色,看向人皇,幽幽道:「天外是否有人也這樣俯瞰我們呢?」

人皇沉默。

許久,輕笑道:「你是說,時光之主?」

這萬界,最有可能做到這一點的,就是那位了。

此刻,藍天化為一張大網,籠罩萬界,大臉俯瞰眾生,芸芸眾生,卻是不知這天上有張臉,有雙眼,在俯瞰他們。

那一直神秘無比,消失無蹤的時光之主,到底在哪?

目的為何?

是否也如藍天這般,只是,比藍天處於更高層,隱約俯瞰眾生呢?

這一刻,蘇宇看人皇,人皇也看向蘇宇。

有這個可能嗎?

若是有,那目的何在?

而今,這諸天萬界,一切的一切,都建立在時光長河的基礎上,包括三門的存在,都是如此。

這位,才是最強者。。。

如同天道般的存在,不管不問,不聞不理,任由你抽取時光長河之力,好像只要你有能力,你就算斷了時光長河,他也不會在意一樣。

蘇宇很快不再去想,轉頭看向藍天化身的萬道之網,臉上,漸漸露出笑容。

有些變態的笑容。

人皇看他笑的如此變態,不由抬頭看天,嘆息一聲,不知,這又有何人要遭殃了?

天地可鑒,我星宇,仁善無雙!

蘇宇所造下的孽,和我無關。

他要做什麼,可別算在我頭上,我只是搭把手罷了。

而這一刻,藍天身影浮現,手持萬法圖冊。

一時間,蘇宇忍不住笑了。

他以文明志為基,文王那邊以萬道經為基,藍天以萬法圖冊為基,那人皇呢?

人皇的天地核心,現在是人皇印,可在這之前,天地開闢的那一刻,也可能存在別的核心,是否也是一本書呢?

蘇宇看向人皇,人皇先是茫然,接著笑了:「看我作甚?你想問,我的天地核心,是什麼?「

「對!」

人皇笑了:「皇道經!」

「真的?」

人皇似笑非笑:「不管真假,現在都是真的!」

蘇宇揚眉,忽然道:「陛下,你說……這開天者,為何都喜歡用一本書,來彰顯自己是開天者呢?」

比如時光師,若是開了天,那就是她的食譜為天,時光冊為天。

這是大家不約而同的選擇,還是說……其實是一種必然?

他再抬頭看天,半晌才道:「那時光長河中,是否也存在一本書,一本經文呢?」

蘇宇喃喃道:「一本刻畫萬道,彰顯開天身份的經文呢?神文化道,道化神文,規則為字,為何我覺得,這其實是時光長河的一種潛在規則呢?」

人皇看向他,沉聲道:「你的意思是,大家都受到了這規則影響?」

蘇宇點點頭:「我們互相彼此影響,那就罷了,想證明這一點,其實很簡單,問問死靈之主就知道了,我上次好像看到了一本書!死靈之主,開天之基,若是也是一本書,那代表,不是我們彼此影響,而是整個時光長河,在影響我們,這時光之主,也許是個讀書人,愛讀書,喜歡拿著一本書裝十三的那種!」

蘇宇忽然笑了,「要不然,按理說,死靈之主和我們沒多少牽扯,不會也是如此,可他很可能就是如此,人皇陛下,覺得有趣嗎?」

人皇沉吟一會,點點頭:「那的確有這樣的可能,我們畢竟都誕生在萬界之中,受到了萬界一些影響,受到了時光長河的一些影響,這也很正常!」

這麼說……人皇笑了:「唯有讀書人,才有資格開天嗎?」

兩人對視一眼,都笑了。

笑的意味深長!

武王、武皇這類莽夫,看樣子,是不可能有機會開天的,他們不配!

武夫,呵呵!

而此刻,藍天氣息微微動蕩,也笑了笑,拱手,「見過二位道友!」

「多謝二位道友!」

藍天懸浮在空,書本懸浮在面前,感慨一聲:「大道之途,得二位相助,畢生之幸!陛下助我得道,藍某無以為報……」

蘇宇抬手,打斷了他的話。

因為他怕,怕接下來來一句,以身相許!

那才讓人憋屈!

蘇宇看向他,笑了。

「不需要什麼報答,我希望有人強大起來,而不是我一人,我……很累!」

蘇宇笑容燦爛:「我更希望,能有一日,自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,而不是和人皇一樣,被這囚籠桎梏!」

人皇臉頰抽了抽。

蘇宇卻是不管他如何去想,笑道:「當你們強大了,我也許會去追求自己的道,自己的路,尋找自己想要的,這萬界,這人族,對我而言,始終都是一種桎梏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人有七情六慾,方為人!」

蘇宇笑道:「不,有七情六慾的是人,有枷鎖的是聖人!你願當聖人,而我不願!人皇,我們這些人,佩服聖人,但是,我們這些人不願成為聖人!」

人皇沉默一會,嘆息一聲:「你和文老二,為何都是這想法?」

他苦笑道:「我不是聖人,我只是覺得……」

「不要你覺得!」

蘇宇打斷了他:「你就是聖人,聖母,反正,我不願意成為第二個人皇,我若是願意,我早就在當初,繼承了你的大道之力,何必等到今日?」

人皇無言以對。

我聖人嗎?

算是誇讚嗎?

可是……算了,他其實沒這麼覺得,只能說,蘇宇和文王這些人,太過於散漫。

而蘇宇,再看藍天,笑道:「而今,你也有了基礎,開了天,剩下的路……自己走吧!你我如今都是大道路上的探索者,我並不比你強多少,不比你懂得更多!藍道友,道在腳下,咱們且走且看吧!」

藍天微微點頭:「陛下已經為我奠定好了最好的基礎,接下來,我會尋找我的前路,這萬界,陛下也可放心,萬界皆有我,隱入萬界,萬界便是陛下之地,任何東西,無一可隱瞞!」

直到今日,藍天才完成了對萬界的徹底滲透。

我,無處不在!

人皇也是唏噓,厲害了。

當然,不羨慕,藍天這種道,他也不喜歡,就如蘇宇不喜歡他的責任大道一樣,到了他們這層次,各有各的追求了,各有各的主攻方向。

而藍天的意思,也很明確,如今他開了不尋常的天,但是,他願意幫蘇宇看守這萬界。

甘當附庸!

蘇宇沒在意這些,再次看向萬界,考慮一下道:「你化個分身進我天地就行,顯示你還在,你自己修鍊自己的,我要做到,哪怕三門開啟,一切也在我掌控之中!」

三門強者出來,你也得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活著!

我隨時可以對付你!

藍天點點頭。

人皇倒是有些好奇:「你現在,算是什麼實力?」

藍天笑道:「分身千萬,一身一合道罷了!」

人皇無語,這是廢話,我當然知道。

「合一呢?」

「堪堪一等,但是,不持久!」

藍天也沒瞞著,這一次人皇也出力巨大,他也沒想隱瞞,「合一之下,我如今還有些無法維持,但是,可以維持一戰了!」

人皇露出一些笑容,這就很出人預料了!

關鍵在於,藍天的天地輻射範圍很大!

果然,藍天又道:「目前,整個萬界,我幾乎都可以輻射到,但是很難和陛下一樣,輻射到時光長河深處,因為我沒有特彆強大的大道,難以做到這一點。」

這樣也夠了!

蘇宇微微點頭:「可以了,已經很不錯了,如此一來,哪怕我們不在,萬界還有一分底氣解決問題!」

說罷,蘇宇又笑道:「這麼多天過去了,歸的那些好友,一直在滲透力量,也許也可以出來了!解決了他們,將大道融入我天地,大概也能讓我天地穩固下來了!」

天地穩固,再加上五條強大的大道融入,蘇宇再消化了之前的收穫,那他就可以恢復全盛,甚至超越之前了。

接下來,他就該忙自己的事了。

藍天一聽到歸的名字,頓時露出笑容,笑的有些異樣:「歸,很有趣的!陛下居然沒讓我多玩一段時間!」

蘇宇無語。

藍天又笑的異樣起來:「不如陛下,將歸的好友,也送入天地中玩玩?或者乾脆送到真的萬界來玩玩!」

得了吧!

蘇宇才沒這興趣滿足藍天的愛好。

他哪有時間玩弄這些人。

「行了,你自己安心修鍊,人皇陛下,走了!」

「去哪?」

「回去殺人!」

蘇宇無語:「難道陛下覺得,我一個人可以對付五位強者?」

「……」

繼續給你打工?

人皇發現了,蘇宇是真的閑不住,才消停呢。

「你給我休息兩天可以嗎?」

人皇問了一句,蘇宇皺眉:「這一個多月,不都是休息嗎?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心好累:「我感覺,這一個多月,比我以前百年都累!」

你管這個叫休息?

蘇宇無語了,是真無語:「我以為你是一位勤政愛民的好陛下,結果,你說你百年乾的事,都沒這一個月休息來的多?難怪人族一直無法崛起!」

艹你大爺!

人皇怒目而視,你這變態,這一個多月,我天天在打洞,這算休息嗎?

我要是幾萬年來,天天這麼幹活,我早就累死了!

還能活到現在?

「你註定活不長!」

人皇罵道:「勞逸結合都不懂!」

蘇宇嗤之以鼻,「一個樣,我死了,你也沒好日子過。」

說笑間,兩人消失在原地。

藍天看著他們消失,笑了笑,有人皇在,蘇宇其實輕鬆多了,擱在以前,哪有現在這麼輕鬆,這一個多月,對蘇宇而言,也許真算是休息了。

……

上界。

人皇和蘇宇同時浮現,很快,其他人也紛紛接到了命令,迅速匯聚到了蘇宇天地。

此刻,規則之主眾多。

人皇這邊,規則之主的數量,比之前有增無減。

之前,人皇麾下,50多位規則之主,戰死了8位,收服了萬族4位,已經不到50人,而今,卻是超過了60位。

而蘇宇這邊,哪怕戰死了兩位,數量也超過了40位。

雙方規則之主數量,超過了100!

當然,時光長河中,還有一些在留守。

儘管如此,此地匯聚的強者數量,也超過了60位。

這時候,眾人紛紛看向蘇宇。

而蘇宇,卻是看向人群後方,躲躲閃閃的歸。

大家的目光,也瞬間全部聚集到了歸的身上。

歸一臉的無奈,見蘇宇看來,只好道:「宇皇陛下……有何吩咐?」

蘇宇笑道:「你說,這一個多月下來,他們是不是差不多了?可以本尊降臨了?來吧,說說五人的具體實力,手段,你看如何?」

歸很無奈,「這……我出賣了朋友……」

「那算了!」

「別!」

歸可是很怕死的,只好道:「這五位,按照萬界劃分,一等的有兩位,二等的有三位,兩位一等實力都和我相當,二等的,也是二等巔峰!」

歸解釋道:「他們是我在天門中的好友……」

一群人鄙夷,好友你也坑?

歸被他們看著,無奈,廢話,那我能怎麼辦?

當然,他現在選擇自殺,掛了,所有印記消散,那天門那邊的人,可以感受到的。

也就是說,用命去提醒他們,萬界很危險!

否則,他沒別的辦法了!

歸懶得理會他們,又道:「宇皇陛下……他們……能否和我一樣,讓出大道后,續接一條大道,讓他們繼續可以為宇皇陛下效力?」

終究還是有點朋友情誼的,歸還是求了個情,因為他知道,這五位老友來了,沒好下場的。

反抗,必死無疑!

倒是讓道,也許還有一線生機,和自己一樣,隨便修條道湊合著過,但是,起碼還能活下來,還是有機會的!

五人雖然強大,可也要看看,他們在哪。

這地方,我的天,超過60位規則之主!

蘇宇一等,人皇一等,前線的那些還沒回來,回來了更可怕!

而且蘇宇這邊,二等的也不少。

明王很快就跨入了二等,畢竟是一位一等多年的強者,星月也是二等巔峰,雖說這位幾乎沒出手過,但是有她在,大家有點小傷,幾乎能瞬間恢復。

除此之外,人皇這邊,也有幾位二等強者,包括武王二媳婦,都在此地。

原本二等巔峰的戰王,倒是只保持了三等巔峰,目前還沒能跨入二等。

這麼多強者,如何匹敵?

蘇宇笑了:「可以考慮!這五位的大道之力,我也有些感覺,但是具體的,不好判斷,說說看,都是什麼大道。」

歸介紹道:「兩位一等境,一位叫玉,是散修,修槍法之道!一位叫墓,修天墓之道……」

「等等!」

蘇宇來了興趣,「什麼叫天墓之道?」

這個,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聞。

歸解釋道:「墓戰鬥的時候,會呈現出一具棺材,封鎖對手入棺材之中,其實有些類屬於領域和天地的感覺,他戰力其實不弱!也有點封鎖大道的意思!不過,和一般的封鎖大道比,墓的大道,有些局限性……比如說,一般的封鎖大道,隨時可以封鎖對手,墓的大道,必須要對方處於棺材之內才行,局限性較大!」

人皇笑了笑,看向蘇宇,解釋道:「這種大道之力,其實不少,就是封鎖大道的一種變種,但是修鍊者,自我禁錮,或者說,沒能力將封鎖大道擴張……其實你應該能理解,獄,你知道的。她一開始的地獄之道,和這個類似,只能封鎖處於她領地中的強者,但是,後來她自我擴張,完成了大道升華!」

蘇宇瞭然。

又道:「散修是什麼?」

「散修?」

歸有些異樣道:「在天門之內,混沌黑暗,但是,存在一些禁地,所謂禁地,就是一些頂級強者,開闢世界,庇護一方,或者乾脆也是開天者……在這禁地中,就和宇皇和人皇陛下的天地一樣,可以壓制對手,禁錮敵人,提升自己……當然,不都是開天者,也有可能是一些頂級強者,修道之後,用自己的兵器、證道之兵、遺蛻,打造了禁地!」

「這些人,傳承完整,古老的存在,依舊活著,天門之內,並非都是開天時代的人,也有後期誕生的,但是禁地之主,必然是開天時代的強者!」

蘇宇異樣:「那開天之後,就沒人能成禁地之主?」

「能!」

歸點點頭:「但是……也幾乎不可能!因為難度太大,時代被封鎖之後,其實進步極難!禁地的修者,有勢力,有傳承,有強者,亘古而不滅,他們就是正統修者,而一些沒有禁地,後來誕生,或者開天時代的小人物……都算是散修!」

「簡單來說,非散修……背後就有禁地之主!」

蘇宇瞭然,「那這些人,實力如何?」

「都是一等頂級,甚至是超越一等!」

他解釋道:「一等,是萬界說法,門后,都用多少大道之力來判別實力!那些人,弱的也有30道之力,強的,都超過了,具體的我不清楚,但是,禁地之主,都是極其可怕的存在!」

人皇唏噓道:「有什麼可怕的,老子巔峰時期,投影入天門,你們一位所謂的禁地之主,和我投影戰鬥,老子也沒落入下風多少,要是本尊……我有把握格殺他!可惜了!」

歸微微吸氣,真他么可怕。

這樣的存在,到底怎麼修出來的?

至於人皇是否撒謊,沒那個必要。

此事,蘇宇也知一二,笑道:「你交手的那位,你認識嗎?」

「不認識,但是他報了來歷,好像是什麼……天穹山的主人!」

此話一出,歸臉色微變,蘇宇迅速看向他,歸齜牙道:「天穹山……我知道的!天穹山算是天門內,最為頂級的禁地之一,禁地之主,曾橫掃過附近幾個禁地!沒想到……沒想到人皇陛下遭遇的是他。」

這下子,有些懷疑人皇吹噓了!

因為人皇說,自己本尊進入,可以格殺對方!

而人皇,多精明的一人,見他那眼神,淡淡一笑,淡淡道:「我看他,最多35道之力,就算是最頂級的存在了嗎?我巔峰時期,可不比他弱!」

蘇宇露出疑色,朝他看去,人皇傳音而來:「看什麼?我巔峰時期,的確不比他弱!文老二巔峰時期,大概也有32道之力,當然,他入了天門,大概是沒了這實力,這些年也不知道有沒有進步。」

「你……這算是超過一等了吧,那你還對付不了萬族那些傢伙?」

蘇宇無語了,你太廢了!

人皇惱怒,傳音道:「你懂什麼,我都說了,不是對付不了,而是對付了之後,會付出不小的代價!何況,我說了,那時候是為了封鎖三門,目標不是對付萬族,結果真想對付的時候……不是被坑了嗎?」

「自己作的!」

蘇宇那是毫不同情!

都是你自己的鍋!

能對付的時候,不願意付出代價,結果想對付的時候,沒機會了,又是天門動蕩,又是未來身反噬,虛弱期到來,沒被打死,算你運氣好!

蘇宇沒再說什麼了,繼續道:「那剩下的三位呢?」

「剩下三位,一位修火行之道,一位修泯滅之道,一位修棍棒之道……」

剛說到這,下方,一人陡然瞪大眼睛!

那眼睛,瞪的比牛還大!

「我!」

天滅暴吼一聲,蘇宇眼睛一瞪,天滅瞬間偃旗息鼓,卻還是躁動不安。

他很焦躁!

蘇宇卻是懶得管他,看向歸,笑了笑道:「都算常規大道了,除了那個墓之道,剩下的倒是都還行。」

歸乾笑一聲,也沒說什麼。

而天滅幾人,卻是一個個有些躁動起來。

五條大道!

他們可是看到了,武皇直接從二等成了一等的,這種天門內的大道,提升起來,簡直恐怖!

這五條大道,給誰?

槍法之道,其實會的人不少,比如定軍,大秦王之流,武極其實也能用,但是他沒在意,因為肯定沒他的份。

這可是一等大道!

用槍的強者,可不止一人。

棍棒之道,其實也有許多人可以用。

火行大道不用說,天火、火雲侯都可以。

泯滅之道,這種大道,算是極致的破壞大道,也有類似大道,比如碎空之道,都可以去修。

一時間,大家都有些躁動不安。

想要,但是又不好意思說。

天滅不要臉,他們可不行。

而蘇宇,卻是看了眾人一眼,半晌才道:「任人唯親,是我正常情況下會做的,但是,此刻,乃是戰時,我更應該任人唯賢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大道五條,想爭的,自己切磋,分個勝負!一條大道,可以匹配多人,覺得自己可以承接的,自己報名,比如棍棒之道,三月、巨竹、武極、天滅……甚至包括大秦王,戰王,都是可以修鍊的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自己選擇,自己報名,自己切磋!勝者通吃,我不搞什麼平均分配,若是有能耐,你五條大道都可以吃掉,那你報名五次,戰敗所有對手,你一個人可以吃下五條!」

眾人心中一震!

這……

蘇宇平靜道:「包括人皇這邊,也一樣!誰想要,誰來報名!未必都是我這邊的人!以實力,以功勛來分!不止如此,這一次就算了,下一次,我要計算功勛,這一次,看實力!以後,功勛制度繼續開啟!」

蘇宇看向他們:「我不希望,上次的事情重演!在戰力佔據優勢的情況下,被萬族打了個兩敗俱傷,我要的是精銳,不是平庸之人,那些人,養老就行!」

「免得浪費了資源!」

蘇宇瞪著天滅:「某些人,一天到晚精力旺盛,打架卻是沒贏過!」

「……」

天滅一臉無奈,說我呢!

你乾脆點我名字好了!

我也沒辦法,我實力不如人家,我打不過好吧!

而歸,也是無言以對。

都沒出來呢,蘇宇這邊開始分名額了。

哎!

我那幾位可憐的老友啊!

……

蘇宇說完了這些,看向人皇,「看情況,若是一個個出來,那好辦,直接鎮壓了,若是都出來了,我鎮壓一個一等,你鎮壓一個,剩下的三位,讓其他人來解決!」

人皇微微點頭。

很快,笑道:「你也就是一鎚子買賣了,你把人都給弄沒了,遲早跟我一樣,天門附近連個鬼影子都沒!」

合著,你也干過這事?

蘇宇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看明王那邊,明王呢?

蘇宇想了想,傳音道:「明王這邊,你不會已經弄死了他的連接者了吧?」

人皇笑了笑,半晌才道:「不是我,是文老二乾的!文老二心黑,早些年就干過多次!要不然,你以為文老二開天沒多久,他的天地就那麼完善了?這傢伙,之前沒少幹這種事!天門中的存在,也就不太清楚這些,否則,早就弄死他了!明王附近的強者,也被釣完了!」

蘇宇服了!

想了想道:「那就武皇這邊,也許還能釣到人?上次你說,武皇差點弄開了天門,我沒細問,到底什麼情況?」

情況允許的話,我也來借武皇再多釣一點啊!

「他?」

人皇嘆息一聲,傳音道:「這二傻子,你別看他實力一般,膽子也小,還怕死,也不敢創新,更不敢亂開道……」

就差把武皇說成狗屎了!

「但是!」

還是有轉折的,人皇無奈道:「那傻子,他天門投影,可能在真的天門附近!他大概也對天門有些研究,統一人境前期,他不知怎麼研究出了勾連天門內的法門,可能是想試試看……那一次,卻是導致時光長河暴動,我和文老二迅速觀察了一下,應該是引起了一些強大的存在的注意!」

「那一次,可能有多位禁地之主發現了情況,好像是準備打通他天門投影和天門之間的聯繫,在真天門上,開個口子,以他的天門為基礎!」

蘇宇意外,「你的意思是,他的天門,就在真門附近?可以連通真門?」

「對!」

人皇點頭:「所以,後來武王和他翻臉,文老二就慫恿武王,把他給封印了!」

蘇宇挑眉,看向人皇,似笑非笑:「是嗎?可我看文王的萬道經,他明明說,是有人說武皇胡亂殺戮,得讓武王懲罰一下,武王這人,我不認識,但是,一般人說話,他會在意?會聽?」

除了文王,你呢?

不是文王慫恿的,不用說了,你慫恿的,裝啥呢!

你還給武皇設置了一道封印,不就是防著他解封嗎?

我說呢,你何必還特意給武皇封印了一下,感情是因為你不想他解封,壞了事,是吧?

百分百人皇慫恿的!

這位,叫悶壞!

偷著壞的那種!

人家文王壞,大家好歹知道,你一個大聖人,私底下也壞的很啊!

人皇無語,算了,不解釋!

本來就是文老二乾的,你害我幹嘛?

「文老二寫的東西,你也當真?你會寫自己很壞?」

人皇說了一句,不再多說。

愛信不信!

而蘇宇,卻是大體上知道了一些,武皇這門,不能亂動,一動,容易引起變故,釣出大魚,難怪大家沒指望武皇去釣魚。

至於蘇宇的門戶投影,附近大概沒什麼強者,不對,歸其實也算強者了,不過比起那些禁地之主,差的還遠。

也不知是運氣,還是倒霉。

蘇宇不再拖延,看向眾人,開口道:「五位一起出來,那就大家對付三位二等,記住了,不要打死了,能讓道最好,不讓道,也要一點點磨!免得把我們的大道打的四分五裂,那就不完整了!」

「知道了!」

眾人紛紛應話!

而蘇宇,看向歸,笑道:「歸,你在一旁勸降!告訴他們,投降不殺!」

歸很無奈,「我……知道了。」

哎!

真的是入了賊船了,可憐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天門虛影旁,蘇宇聲音傳出,卻是歸的聲音,蘇宇自己偽裝的,他懶得讓歸去裝,麻煩,還不如自己來。

此刻,蘇宇很快道:「諸位道兄,萬界如今太平了,諸位可以降臨了,我們得一起才行,免得星宇那群人回來了,那才麻煩!」

說著,又道:「大家一個個來,別一起來,我怕蘇宇撐不住!」

……

門內。

五人你看我,我看你,此刻,有人傳音道:「一個個去?」

「那可不行!」

「小心被歸算計了,這傢伙,他現在應該提升了不少,讓我們一個個去,我們可能會被他逐一擊破,這傢伙,指不定怎麼想的!」

「得一起,哪怕他提升到了25道之力,我們一起,也不怕他!」

「他出去時間不長,提升再快,能到25道,也是極限了!」

「所以要不不去,要去,就得一起,大家記住了,我們五位,可得守望相助才行!」

「……」

幾人彼此溝通了一下,要不就不去,要去,那肯定要一起才行,這樣足夠安全!

商量了一陣,幾人也不管蘇宇能不能撐住,死不死的,拉倒!

反正他們出來后,也沒指望再回去。

至於接引別人……現在沒人發現蘇宇的天門所在,也接引不了了,蘇宇掛了就掛了好了。

所以,幾人也沒和歸打招呼,我們就要一起降臨!

你不樂意,那也無所謂。

……

而這時候,蘇宇也感受到了,面帶一些笑意,嘆息一聲:「猜到了!」

真的猜到了!

所謂的一群好友,還是各有各的心思的。

要不然,歸都說了,一個個來,這些人不也照樣擔心被歸算計了,非要一起降臨!

好事!

要不然,真弄死了一個,被其他人發現了,不敢再來,也是麻煩。

此刻,一股股淡淡的威壓,就在蘇宇他們面前浮現。

五個地方!

其中三地,附近都差不多有20位規則之主,一個個刀槍劍戟齊全,做好了準備,出來就打!

而蘇宇和人皇身邊,也各有一道印記。

蘇宇這邊,人主印懸浮。

人皇那邊,人皇印懸浮。

兩枚大印,正對著他們出來的地方。

蘇宇不慌不忙,一道道禁錮大陣開始布置,而人皇那邊,也是悠然自得,這種準備好了,完全等著人入坑的事,他也不是第一次做,輕車熟路。

各種陣法密布,人皇印溢散出淡淡的光輝,大量的責任之力充斥著天地,一邊布置,一邊和蘇宇交流道:「你不懂,我這樣做,對方一出來,他得降臨,得吸收力量,一下子就會把我所有的責任之力吸收入體,一瞬間,他會對我好感暴增,覺得不應該對付我……你待會看看,我的力量,有多強大,教化,才是萬道本質!」

蘇宇眼神閃爍,心中暗罵,別說,真有道理。

他懷疑,對方出來,可能會瘋狂吸收力量,一下子就成了人皇的附庸,人皇這道,太可怕了!

而就在這一刻,五處,同時溢散出淡淡的光輝。

緊接著,五道身影浮現。

而五人呈現出一個圈子,有人還沒出現,就有聲音傳來,帶著笑意:「歸兄,我們考慮了一下,一起降臨,動靜小點,也能免得一個個來,時間拖長了被人發現了……」

總得找個理由才行!

而就在五人身影浮現的瞬間,忽然,五人都瞪大了眼睛!

轟!

無數攻擊,陡然爆發,歸在那邊,無奈喊道:「讓出自己的道,讓道不殺,幾位老友,別掙扎了,這裡規則之主上百,一等數十,沒必要找死!」

他都沒喊完,蘇宇一直盯著人皇那邊,此刻,陡然牙疼。

人皇那邊,是一等強者墓,這位強者,剛出現,看到人皇,迅速吸收力量,呈現一具棺材,就要爆發,忽然,眼神有些迷茫,再看人皇,微微一愣,喃喃道:「人族不可殺……」

蘇宇都愣住了,一時間都不想管那個玉了。

而人皇,一臉仁善,仁慈笑道:「對,人族不可殺,守護人族是責任!聽話,把大道讓出來,我給你換一條合適你的大道之力……」

在人皇的魔鬼誘惑下,那一等強者,有些掙扎,有些痛苦,然而,這時候人皇印上,浮現出無數規則之力,不斷湧入他體內。

漸漸地,他臉色變的平和下來,感慨道:「今日方知我是我,我當為人族出力,此道,讓出來也罷!」

「嗯,你會造福人族的!」

話落,那墓,強忍著痛苦,將自己的大道之力完整剝離!

這一幕,看的蘇宇牙疼不已,看的其他人心寒不已,看的歸狂咽口水!

我的天!

什麼鬼!

太可怕了吧!

而蘇宇,也是無奈至極,大爺的,這什麼責任道,就是魔鬼之道,什麼情況!

為了人族可以犧牲一切……我的天,人皇骨子裡其實是個魔鬼!

聖極而魔啊!

而其他三方,轟隆聲不斷,二十打一,還是在準備了無數的情況下,幾乎是毫無懸念的結果!

三大二等,迅速被打爆了肉身,大道被封印!

而蘇宇這邊,那位持槍的玉,臉色慘白,被蘇宇大道鎮壓,一時間不敢動手,狂咽口水,等看到自己隔壁的墓,直接自己剝離了大道,那額頭上,汗液都瘋狂滴落!

這……太可怕了!

他陡然看向蘇宇,這一刻,居然多了幾分安心,我這邊,好像沒那邊恐怖,起碼,他覺得墓可能已經瘋了,自己起碼還有意識!

太可怕了!

玉心中震動不已,后怕不已,半晌,看到其他人迅速完蛋,再看歸,眼中多了一些憤怒和絕望,半晌,低沉道:「我願降!」

歸,艹你祖宗!

你居然坑我們!

他差點氣炸了!

可此刻,卻也無可奈何。

蘇宇笑了起來,看向人皇,聳聳肩:「我不需要出手,最厲害的,莫過於不戰而勝人之兵!」

人皇無語!

廢話,沒我的恫嚇,這傢伙這麼容易降服?

算了,不和蘇宇一般計較。

而蘇宇,笑呵呵地,開口道:「大道剝離出來,讓你們和歸一起作伴,對了,歸說很想你們,非要喊你們來做客,你們好好聊聊!」

幾位強者,迅速看向歸,帶著憤怒,厭惡,痛恨!

而歸,滿臉的無奈!

這些人,真的一個個不當人了!

我好歹算是降臣啊,怎麼能這麼對付我?

一時間,歸也很絕望,這萬界,都是魔鬼!

天門內的傳說,都是騙人的,萬界不軟弱,反而很可怕,比禁地要可怕的多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64章 再接天門強者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