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3章 手段(求訂閱)

第903章 手段(求訂閱)

時光師在這過的還算可以。

蘇宇很氣,當然,也只是氣,所謂的可以……正如時光師而言,苦中作樂罷了。

蘇宇其實還是有些無奈的,倒是會過日子。

也是,是哭哭啼啼地等待死亡,還是在死亡之前,過的開心,其實時光師有了選擇。

文王遲遲無法攻破永生山,她的機會其實越來越小。

此刻的時光師,也只是囚徒罷了。

還是多方算計的囚徒。

只是,她很豁達。

這樣的豁達,卻是讓蘇宇無可奈何,還有些想哭,反正我就是不希望你過的開心,你過的凄慘一點,我才覺得我之前不虧,不然我覺得太虧了!

而禁制內,時光師有些可憐兮兮的,又有些委屈。

我又不知道你要來救我!

一本副本罷了,我就隨便留一點東西,原本想著,會落到哪個強者手上的,誰知道會落在你一個小屁孩手上。

而且……你還真殺來了!

才幾年啊!

這一刻的時光師心中想著這些,忽然道:「你是人道聖地的?」

所謂人道聖地,便是日月他們所在勢力的自稱。

文鈺忽然想到,這傢伙……真的不是騙子?

不會是人道聖地又來忽悠自己的套路吧?

那這套路,就有點深了。

難道此人是人道聖地的強者?

之前的副本,其實被人道聖地截留了?

可是,她也給副本設置了一些阻礙,非萬界生靈,恐怕無法融合才對。

這點手段,她文鈺還是有的。

難道,他是人道聖地在萬界培養出來的?

此刻,文鈺不得不如此聯想。

沒辦法,太可怕了,幾年啊,你就飛躍無數,成為超等了?

文鈺一邊想著,一邊繼續吃著。

而蘇宇,天門一開,見她又吃上了,也是無語。

「我不是人道聖地的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人道聖地要是短短几年,可以培養出一位超等來欺騙你,那都不需要吞噬你了!我能進步如此之快,一方面和時光冊有關,一方面在於氣運的加成!人族的氣運,萬界的氣運,危機到來前的氣運……萬界,或者說,這個時代為了自救,誕生了無數氣運,想要培養出一位大氣運、大毅力、實力強悍之輩,去拯救時代!」

「在這個過程中,我戰勝了無數對手,每次勝利,都是一次氣運的提升,到了如今,萬界氣運匯我一身,我才有了今日的事事順利!」

到了今日,蘇宇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情況。

他的成功,來源於幾個方面。

時光冊不用說,他自己敢打敢拼,腦子活泛,這也是關鍵。

還有一點,氣運昌盛!

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昌盛,而是他不斷擊殺對手,橫掃諸天,在萬界迅速崛起,這是一個氣運集中的過程,所以,到了後期,他越來越順利,因為他聚集了太多的萬界氣運。。

一個時代,也知道自己要滅亡了,這個時代,會自然誕生一些危機感。

於是,便有了應運之人!

蘇宇便是!

修鍊到了蘇宇這個地步,很少有東西看不透的了。

萬界氣運匯於一體,這其實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,文鈺心中微動,繼續咬著羊腿,若是此人是人道聖地培養的,那萬界可就危險了!

如何排除這種可能呢?

文鈺笑嘻嘻道:「那是我誤會你了!對了,你見到我哥了?」

「見到了。」

「他有沒有說……」

「別試探了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沒意義!禁地之會即將開啟,無數禁地之主很快匯聚,你現在沒路了,要不等著15天後被殺,連你哥一起被殺,要不就只能和我合作,等待我的救援!」

蘇宇語氣平靜:「我救你,你成功了,你就賺了!你失敗了,你也沒什麼損失……最大的損失,是被法給吞了,法會強大!」

文鈺顯得有些憨厚的樣子:「那麼說,你是好人了?真的是來救我的?」

「別來這套!」

蘇宇翻著白眼,喝著酒,「你這套,我也會!我需要你真心相信我!」

文鈺頓時耷拉著臉,有些沮喪:「可你還沒證明,你不是人道聖地的傢伙!他們很壞的,比法還壞!你有什麼證據證明,你不是他們的人?我寧願死,也不會成全你們的!」

法變強,那就是一種成全!

我不樂意!

寧願魚死網破!

哪怕這網破不了,她死,也不會讓法好過。

文鈺哼了一聲:「我在這堅持了這麼多年,法一直想侵吞我的控制權,卻是被我一次次擋了回去,我不會因為你的一個故事,一句話就會信任你!這種套路,我也會,想反套路我嗎?」

蘇宇笑了:「你連你半個傳人都不信?」

「為什麼要信?」

文鈺不以為然:「你們太壞了,當年我被拖入法的禁地,就是你們做的,真以為我不知道嗎?」

她也不傻,文王的妹妹……也不可能傻。

她不是星月那種腐宅,時光師喜歡遊走天地,遊走時光長河,她很活潑,很喜歡到處走動,見識一下諸天的種族,順帶著收集一些食材。

她見過的,看到的,在文王他們身邊耳濡目染,她其實什麼都懂。

蘇宇繼續喝著小酒,有些想笑,這一刻,倒是沒那麼生氣了,喜歡動腦子倒是好事,就怕一點腦子都沒,那才麻煩。

此刻的蘇宇,也不著急。

取信時光師,未必太難,就算無法取信她,那也不算什麼,你配合就行了。

這一刻的蘇宇,不在意這些,而是問道:「當年你怎麼會想著弄個副本出去?」

「人道聖地一直糾纏不休,我看拖延的太久,不給點甜頭……他們就不會給我送好吃的好喝的來了,加上那時候,我也想傳遞一些信息出去,就選擇了分割出一些力量,製造了食譜副本。」

對這個,時光師倒是沒什麼隱瞞。

畢竟,東西都被這位拿走了。

可是,文鈺還是有些好奇道:「可是我就算傳遞了出去,也不該被你拿走才對,你說你才6歲,很弱小的,怎麼會到你手上呢?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你的時光冊,朝你和文王的老家飛過去了,穿梭時光,消耗了太多力量……」

「老家?」

文鈺一愣,許久,否定道:「沒有啊,我送回老家有什麼用?食譜副本被我下了一些定位之能,我哥他們就在外面,所以我定位了星宇大哥的氣息……不應該回到人境的。」

蘇宇一愣,他想起了記憶中星說的話,他也覺得,這食譜副本,應該去人皇那邊才對。

而文鈺的意思,她的確是往人皇那邊傳遞的。

蘇宇沉聲道:「你是往人皇那邊傳遞的?」

「對啊!」

文鈺繼續吃,不吃太浪費了,這些年她也很節省的,一邊吃一邊道:「我知道人道聖地也許會看出來,甚至派人跟著,可星宇大哥也是很滑溜的……」

滑溜?

這個詞……蘇宇聽的有些無語。

文鈺繼續道:「所以人道聖地想忽悠星宇大哥,可能性不大的,但是我可以傳遞一些信息過去,讓星宇大哥知道一些情況……」

文鈺說著又道:「當初我都沒想用食譜副本培養什麼強者,這萬道之力,對星宇大哥來說其實很弱小的,他拿到了,也不會和你一樣,被不斷折磨,根本不會有事的!」

文鈺也奇怪:「為何會落到老家那邊?」

蘇宇皺了皺眉:「你覺得,扭轉你的定位體系,需要多強才能做到?」

「不需要太強吧,畢竟我只是布置了一個追蹤體系……破壞了這個體系就行了,穿梭天門之後,力量其實耗空了,有個一二十道之力,應該就可以扭轉了吧?」

文鈺說著,又道:「你懷疑被人扭轉了?有人不希望這東西到了星宇大哥手中?」

她也是聰明人,一下子猜到了點什麼。

蘇宇點頭:「我猜測有可能是被人做了手腳,但是,當初隨著這個出去的,還有星的投影,大概也有接近二等之力了,在他眼皮子底下扭轉了這些……」

誰能做到?

想做到,那可能在傳輸出天門的剎那,就被扭轉了,而且,還完美避開了人皇他們,否則,天門本尊在時光長河上游,哪怕順流而下,也是先進入人皇他們那邊。

如今想想,星是直接出現在萬界的!

這代表,有力量將他傳遞到了萬界這邊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蘇宇迅速道:「你確定嗎?」

文鈺無語了,「廢……咳咳,確定!」

對方很厲害的,我還是別罵他了,要是故事是真的,也很可憐的。

蘇宇心中隱約浮現出一些念頭,這樣的話,有些事,可能會有一些串聯。

而此刻,文鈺聽他提及了老家,也不由道:「我家肥球還活著嗎?」

「活著!」

蘇宇冷笑一聲:「要不是因為肥球,我都懶得許下諾言!你們倒好,一走就是十萬年,肥球傻乎乎地在那地方,給你們澆了十萬年的花,三日不澆,花朵枯萎,十萬年不眠不休……也是人乾的事!」

文鈺沉默了一下,半晌才道:「它傻乎乎的……我沒說讓它一直澆花……只是讓它在家看家……」

她有些沮喪:「別罵我了,我也不想的!當年我被法的萬法領域氣息吸引,沿著時光長河尋找,為了完善我的食譜大道,我只是按照尋常的辦法,尋找能幫我提升的機緣罷了……哪知道,我天門暴動,忽然就被傳送了進來,要不是我精明,在法吞噬我之前,融他天地,奪取了一部分控制權,我早就死了好不好!」

文鈺有些委屈,有些沮喪:「我被好幾個強大的存在算計了,我哪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。」

幹嘛老是怪我!

我都坐牢幾千年了!

蘇宇也是無語:「繼續裝,裝的可憐一點,學學那一次,再落下一滴淚……」

文鈺一臉鬱悶,「才不要!」

我幹嘛要哭?

都修鍊到了她這地步,才不會哭哭啼啼呢。

說著,文鈺忽然化悲為喜,樂滋滋道:「肥球還活著呢?那有沒有變大,有沒有變肥?」

「變黑了!」

「啊?」

文鈺頓時想到了什麼,欲哭無淚道:「不會吧!你不會刺激出它的噬日神犬血脈了吧?黑狗很醜的,白狗才可愛……」

「黑的厲害!」

「你……太沒有審美觀念了!」

文鈺覺得和蘇宇三觀不合,黑狗多醜啊,白狗多可愛,至於實力……她要肥球有實力幹嘛?

蘇宇冷嘲熱諷:「你倒是有審美,把狗的顏色,弄成了你哥的顏色,怎麼想的?」

「……」

這……好有道理的樣子!

「喂,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?」

文鈺愈發沮喪:「你別總這麼凶,要樂觀一點,陽光面對人生!」

文鈺當起了人生導師,勸誡道:「向前看,人生不要總是回憶過去……你才多大啊,就算真的吃了很多苦,可未來是光明的!」

「未來是三門齊出,天地覆滅!」

「你太悲觀了!」

文鈺嬉笑道:「小小年紀,卻是一點不陽光,你看我,被關了這麼久,有個傢伙還天天想吃我,我還是很樂觀的!等我真的出去了,為了感謝你,我給你做一頓萬獸宴怎麼樣?可好吃了!」

樂觀……

文鈺倒是真的挺樂觀,可樂觀的都快掛了。

蘇宇也不再和她廢話這些,直接道:「廢話少說,現在人道聖地這邊,有了辦法對付你!一旦成功,你會被法吞噬掉……」

「我早有準備!」

文鈺笑道:「真如此,那也沒辦法……」

「你的養殖園不要了?」

「死的時候全部吃光了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覺得和她談生死,沒多大意義,這位真的做好了死亡的準備,也是,這麼多年了,始終無法逃脫,該絕望的,大概也絕望完了。

蘇宇不再嚇唬她,沉聲道:「天門那邊,已經想到了辦法定位你的核心所在,你和法同時執掌天地,所以這個天地,雖然不完善,但是具備兩個核心,一個是你的時光冊,一個是法的核心所在!」

「你吞噬他,或者他吞噬你,二合一之下,天地都會徹底被一人掌控,而且還不會出現太大的波動,因為你們都在執掌!」

「我若是沒猜錯,你執掌的沒有法多?」

文鈺沮喪道:「是啊,我當時又沒他厲害,臨時開闢了天地,爆發了最強戰力,可哪怕最強……那時候也就20多道之力,連超等都不是!」

文鈺又道:「其實,這個天地,這些年也被他蠶食了一些,現在,他執掌了七成左右,我才執掌了三成左右,所以他可以禁錮我,壓制我,吞噬我……我卻是反擊都難!他唯一擔心的,是我不管不顧,爆掉了那三成天地,那可能會引起整個天地的崩塌……哪怕不崩塌,他也會受創嚴重,所以這些年來,他一直想逼我交出核心!」

說著,文鈺又有些無奈:「我哥他們這些年一直在糾纏他,就是在拖延他的步伐,否則,他都可能掌握八成甚至九成天地了……那時候,我哪怕自爆,也沒辦法重創他了!所以我哥他們再救不出我……我想著,等我吃完了我養的那些食物,就和法決一死戰!」

說著,還給自己鼓了鼓氣:「我能贏!」

蘇宇翻白眼,贏個屁!

作為開天者,蘇宇心中有數,一個執掌三成,一個執掌七成,你必死無疑,最多也就把天地給崩了,法大概率會被重傷,但是不會死。

當然,法肯定不樂意!

那樣的話,他甚至可能會跌落境界!

所以這些年,一直和文鈺在爭奪控制權。

三成……還是少了點!

以小吞大,難度還是很大的。

不過,蘇宇也是開天者,他知道,也了解,開口道:「你們同時執掌天地,那天地的本質、感悟,他會的,你應該也都會,相當於一位超等,和你分享了數千年的感悟,所以,你其實也能迅速執掌天地,對嗎?」

「能是能……可是你有辦法?」

文鈺期待道:「要不你和我哥他們聯手,把法打成重傷,我試試看?」

「算了吧,你哥目標太大!」

一群人盯著呢!

法也死死盯著,怎麼可能聯手。

「你唯一的辦法,就是吞噬他的天地核心,當然,還需要我去壓製法,你想辦法,在最短的時間內,把他吞噬掉,這樣的話,哪怕他死了,也不會造成天地崩塌!否則,動靜太大了!」

文鈺咋舌,口氣好大啊!

文鈺也不說什麼,問道:「你說人道聖地,可以對付我,他們怎麼對付我?我把天地核心隱藏的很好的,除非我死了,可我死了,我會自爆,他們怎麼奪取我的天地核心?」

她不太相信!

蘇宇冷笑:「別太自信了!你所謂的自爆,那也得建立在你死之前,核心沒被奪取的情況下,否則……你自爆就自爆好了,又能如何?」

「你的天地核心,說難找,很難!說好找,其實也容易找到。」

文鈺不服氣:「那你找給我看看!」

「其實真不難,只要法夠膽魄,絕對可以找到!」

「你說!」

文鈺還是不信。

蘇宇笑了:「作為開天者,時間長了,自然還是有些了解的!法其實只要做一件事,就可以讓你的核心主動出現!」

「快說!」

文鈺急了,怎麼做?

「簡單,抽離天地之力,露出核心!」

蘇宇解釋道:「你們開天雖然不晚,可天地不完整,而且彼此爭奪,對天地掌控度不高,不懂!法只要把天地中所有的力量,全部抽取出去,將天地化為空的領域,你的核心也好,他的核心也好,都會出現!當然,那時候他的核心比你的強大,所以你一定會被他吞噬!」

「抽離?」

文鈺疑惑,有些皺眉:「怎麼抽離?我不答應我的三成被抽離,他抽走了自己掌控的部分,我就可以殺他!」

蘇宇搖頭:「你真以為開天者無所不能?我問你,法的天地,七成力量消散,你覺得你還有多少力量?」

蘇宇盤算了一下,開口道:「法現在大概在32道之力左右,這是因為沒完整掌控天地,也就是說,他掌控的力量,足以發揮出32道之力,而你,失去了他的依託,撐死了30道之力!」

「可能更少!」

「別的不說,一旦你不具備32道之力,那六脈脈主聯手,你覺得你能抵擋?別鬧了,沒有質變,六位脈主絕對可以斬殺你!而你此刻就算選擇自爆,其實威力不大,因為引起不了整個天地之力的共鳴……」

抽離!

文鈺陷入了沉思,有些疑惑:「可抽離了力量,那他可就沒辦法恢復了,這些天地之力,存在哪?還是直接消耗掉,浪費掉?」

「這就是天門的手段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天門那邊,給了原本的使者,一套功法,或者說是一個思路……天門那邊的意思是,讓法抽離所有的力量,暫時脫離天地,找到文王,用這些力量自爆,弄死了文王和武王……而六大脈主,會在天地內對付你,法一旦斬殺了文王和武王,再回歸,你必死無疑,你哥他們也必死無疑……當然,也許可以逃生,那得看運氣,但是,再也沒人會阻攔!」

「暫時脫離天地?」

文鈺陷入了沉思中:「怎麼暫時脫離?」

脫離天地,還是有些難度的。

否則,她都能脫離了。

蘇宇笑了:「偽寂滅!」

這一刻,他說出的話,倒是和之前武王和死靈之主說的類似,而這,的確還是人道聖地給的辦法,如此一來,可以讓法解決掉文王他們,而又不會導致天地崩潰。

擊殺了文王和武王之後,吞掉了時光師,法雖然會陷入短暫的一段時間實力話落期,但是很快,他就可以恢復,而且還能更強大,需要的時間不會太久!

「偽寂滅?」

時光師皺眉道:「怎麼偽寂滅?」

「這個其實不難,當他和文王武王他們決戰的時候,只要算計得當,你哥,必然會上當……主動給他製造出寂滅的機會,他納道入體,納天地入體,只要露出頹勢,你哥會不會封印他?」

文鈺想了想,點頭:「會的!」

「甚至可能會動用天門之力,一旦動用,門就可以傳遞一些力量過來,將法徹底隔絕在天地之外,製造出一種偽寂滅的效果……也就是不在天地之中,此人已經隕落……」

時光師有些古怪,再次吃了一口羊排:「真的可以?」

「當然!」

蘇宇笑道:「你以為這是假的?門,畢竟是一位開天多年的強者,對天地了解極深!只是之前,可能有別的想法,或者沒有復甦,所以這才沒給法一些建議……實際上,這樣一來,法可以一舉解決所有麻煩!他以32道之力為代價,不說殺了文王和武王,重傷一定沒問題!那時候,你到哪掙扎去?」

時光師判斷了一下,思考了一下,這樣的辦法,到底能不能行?

理論上來說,是可行的!

但是,危險不小。

一旦失敗,可能會出現一些麻煩。

「所以,人道聖地,連我哥都算計了進去?」

蘇宇笑道:「你哥不被算計,武王也會入套!何況……他們不得不入套,只要法表現出必殺你的姿態……他們必須要入套!要不是你,文王也沒必要一直和法糾纏,可為了你,他不得不糾纏!」

文鈺頓時有些難過:「嗯,要不是因為我,我哥一個人獨自行動,早就不會這樣了,說不定也開天了,門內門外都開天!」

起碼不會比你差!

文鈺心中嘀咕著,有些難受,可是她也沒辦法,除非她自己馬上自爆,可她捨不得就這麼死去,她死了,哥哥也不會開心的。

蘇宇又道:「所以,只要法掌握了偽寂滅,那就可以肆無忌憚,迅速擊殺或者重創文王他們……而後,你也死定了!」

「我……我那時候若是能在他偽寂滅的時候,吞噬他的天地核心呢?」

「那你就贏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可是,你有機會嗎?六脈脈主,上百位規則之主,一等境的也不少,你能斗贏?」

不能!

「可這都是理論上的……法未必敢做!」

蘇宇笑道:「那可不一定,只要把握大,為何不敢做?而且,法畢竟是開天的後輩,到了這時候,其實人道聖地也沒必要欺騙他,真把他弄死了,對人道聖地沒好處!法大概率還是會做的!」

「那我死定了?」

蘇宇笑道:「我不是在嗎?」

文鈺訕笑,不敢相信你啊!

我總覺得你不是好人!

「哎!」

蘇宇一聲嘆息,女人啊,太傻了不好,太精明了也不好,文鈺想的很多,懷疑自己,那也是應該的,畢竟我蘇宇的一生太傳奇!

跟聽神話似的!

可是,優秀的人,哪怕把自己說的垃圾一點,他還是照樣優秀,我總不能一直貶低自己吧?

如何證明自己是個好人,倒是個麻煩。

想到這,蘇宇開口道:「這樣,你熟悉你哥,我給你看一段影像,這玩意一般人弄不到,能弄到,不知道能不能證明我是個好人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蘇宇也不廢話,很快,一副影像浮現,文鈺急忙開啟天門查看。

這一看,頓時一愣。

虛空中,兩個人。

此刻,一個人騎在另外一個人脖子上狂揍對方……

文鈺看的傻眼,喃喃道:「星宇大哥打我哥的影像……我好像有點印象,這是……這是太山哥哥錄製的,那一次我哥喝多了,說星宇大哥那麼精明,星月姐姐卻是憨子,一定不是一個爹媽生的……還說星宇大哥腦袋有包,當初說說罷了,結果自己把自己騙了,騙成了人族聖人……」

然後就被揍了!

文鈺一臉獃滯:「你哪來的?」

「武王給的!」

「也是,除了太山哥哥,其他人也沒有……我都沒來得及錄製……後來大哥和星宇大哥打了他好幾頓,都沒要到……」

文鈺還是不解:「太山哥哥怎麼會給你呢?我大哥他們那段時間天天揍他,他都不給,死都不給,怎麼會給你?」

太古怪了!

「被我人格魅力俘虜了!」

「不要臉……」

文鈺小聲說了一句,忽然來了興趣:「可以給我複印一份嗎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語了!

談正事呢!

「我這算證明了自己身份嗎?」

文鈺想了想道:「不知道,但是太山哥哥給了你……要不他被你騙了,要不連我哥都被你騙了,要是他們都被你給騙了,那你騙術太高了,你在萬界,也許還把我星宇大哥也騙了……那我也沒辦法了!」

就一副影像,她決定相信蘇宇了!

沒辦法,因為真到了那地步,她信不信,其實都無所謂了。

而且她也篤信,太山哥哥不會隨便把這種影像給一個外人,哪怕這個人很厲害,哪怕這影像其實也沒什麼,只是朋友之間的樂趣。

可太山哥哥還是很維護大哥的名聲的,他不會隨便給別人的,看都不可能,何況直接把影像給了別人。

「說真的,你怎麼騙……不是,怎麼忽悠……也不是,怎麼從太山哥哥那邊要來的?」

蘇宇笑道:「我給了他一次打禁地之主的機會,他報答我,自己送我的!你不知道有沒有感應到,前些天,我幹掉了三位禁地之主,給他也過了把癮,他心情好,事後主動送我的!」

蘇宇又笑道:「他還答應了,等哪天我幫他幹掉一位禁地之主,他連你哥女裝的影像都送我!」

「……」

文鈺頓時激動道:「真的?我都沒看過呢!只是聽太山哥哥隱約偷著炫耀過一次,我去偷過幾次,都沒偷到呢,他真的會給你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嘿嘿笑道:「那當然!」

「那……那你拿到了,分我一份?」

「憑什麼?」

「我……我給你做好吃的?這裡材料不夠,不然我做的菜可好吃了,我大哥他們都喜歡吃……可我不樂意做給他們吃。」

「再說吧!」

蘇宇笑了一聲,看了看時間:「今日就到這了,接下來,我會每天都來找你一次,現在距離禁地之會還有15天,10天內,必須要解決麻煩!其實救你,不難,難的是,如何救你之後,還能讓你保持實力,甚至更進一步,否則,我現在也可以帶著你離開……強行離開,甚至格殺法!」

文鈺點點頭:「你是希望我能出來的同時,還能吞下這個天地,直接成為超等,而不是剝離實力離開?」

「對!」

蘇宇說著又道:「當然,你也會冒險一些……」

「我喜歡冒險!」

文鈺笑的眼睛都眯起來了:「我最喜歡冒險了!」

也對,時光師豈會不喜歡冒險。

蘇宇不再多說,銷毀了一切,起身,轉身離去,帶著一些如釋重負:「救出你之後,我再也不欠任何人的!救下了你,你的傳承之恩,你哥的傳承之情,肥球當年的贈血之恩……這些情分,我都還掉了!那時候的我,是蘇宇,不再是你們的傳人!」

蘇宇說的有些絕情,但是,時光師卻是沉默了,見他走遠了,忽然道:「對不起……我……之前沒想過,會把這個傳承給你的……」

「不用了!」

蘇宇頭也不回:「沒有時光冊,也沒我今日,一飲一啄,我承認時光冊對我的幫助,但是,也讓我承受了苦痛,我再救下你……恩怨一筆勾銷,至於以後,以後再說吧!」

那時候,也許我就少了一些負擔了。

蘇宇心中默默想著。

當我沒了負擔,也許我可以隨心所欲了,也許可以不用再去考慮,我寂滅之時,非要醒來了……

……

當蘇宇消失在眼前,時光師有些苦惱。

我也沒想的!

故事若是真的,的確好可憐的樣子,可是……我沒想過,一個副本,可以製造出一位絕世強者的。

「大不了……給你做點好吃的唄……多吃點,就可以遺忘一切了……」

嘀咕一聲,時光師關閉了天門。

我……也許真的可以獲救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03章 手段(求訂閱)

92.8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