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4章 不是善茬(求訂閱)

第904章 不是善茬(求訂閱)

萬法殿。

法不動如山,蘇宇進門,他也不說話。

裝深沉呢?

有啥好裝的!

「法師叔!」

「見到了?」

法等他開了口,這才淡淡回應了一句。

蘇宇點頭:「見到了!」

「談的如何?」

「還好!」

蘇宇笑道:「不過我懷疑……」

「懷疑什麼?」

「懷疑她猜到了我們在騙她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不要小覷文鈺的智慧,她能在最危險的時刻,選擇融入天地,反制師叔。能選擇在我們欺騙多年的情況下,製造一個假的時光冊出來忽悠咱們……誰小看文鈺,誰必定倒霉!」

法微微皺眉,許久,點頭:「其實,我也有這樣的懷疑。」

蘇宇笑了:「那就好,我還擔心師叔覺得我在胡說八道,實際上,多年下來,她沒給我們任何真正的好處,其實就可以猜到一二!只是,大家還抱有一些幻想罷了。」

「可今日,我見了她,談了一陣,相談甚歡……這才是問題所在!」

蘇宇皺眉:「一個修道者,修到了這個地步,第一次見面,會開開心心和我聊這麼多?一點質疑都沒?這還是時光師嗎?這是白痴差不多!」

法看著他。

「你的意思是,無法讓她主動交出核心?」

「肯定的!」

蘇宇點頭:「幾乎是做夢!」

「那如何吞噬她?你既然來了,大張旗鼓,沒有其他辦法嗎?若是沒有,那隻能等禁地之會開啟了……」

蘇宇皺眉,開口道:「時光師這種人,必須要拋下誘餌!是必須,所以……我思考再三,也許只能冒險。」

「冒險?」

蘇宇點頭:「冒險!」

「如何冒險?」

法一臉平靜,他想聽聽蘇宇的意見。

蘇宇看向他,又想了想道:「也許……還需要幫助,人門的幫助!」

法微微皺眉:「你不是很討厭人門嗎?」

「不,我不討厭人門!」

蘇宇搖頭:「我只是討厭,他們想從我們口中奪食,想奪走了法師叔!若是法師叔自己有個公正的判斷,公正的選擇……我知道師叔還是有傾向的!」

蘇宇直視法,沉默一會道:「前提是,人門可以給我們提供足夠的幫助!」

「你需要什麼?」

法看向他,蘇宇考慮一下:「6位30道之上的強者,或者一位32道強者,又或者……更多一些!」

他看向法,法卻是皺眉。

沒說話。

考慮一下,法開口道:「說說你的意見!」

「不是意見,是聖地的一些決策!」

蘇宇糾正:「是始祖讓我給師叔帶來的一些辦法,一些手段,至於用不用,師叔自己決定!」

「說!」

「撤離天地之力,擊殺文王和武王,主動讓時光師佔據天地,以三成實力佔據天地,發揮出她的實力,同時,也是降低她的實力,逼迫她主動露出核心,擊殺她,吞噬她……」

蘇宇將之前的話重複了一遍。

法眼神微動:「偽寂滅?」

「是的!」

蘇宇點頭:「這就是聖地給出的答案,也是最好的決策!否則,任何方法……殺文鈺其實可以做到,但是,殺了她,天地受創,除非出現一位至高無上的存在,強行剝奪,否則,你和文鈺一體,她重創,師叔也會重創!」

「就算師叔聯手其他強者,殺了文鈺,最終的結果也是兩敗俱傷,不可能再進一步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所以,唯有冒險,用師叔的天地核心,讓她心動,讓她在那時候主動爆發,製造出師叔假寂滅狀態,甚至是讓她主動耗費力量去維持天地不會崩潰!」

法陷入了沉思中,半晌才道:「那按照你的說法,六大脈主若是加上你,足以對付她了!」

「不!」

蘇宇搖頭:「六大脈主……真的可靠嗎?不一定!何況……」

蘇宇淡淡道:「六大脈主,誰知道有沒有真的和時光師勾結的?就算沒有,也許也有和人門勾結的,或者和我們有聯繫的……師叔不怕嗎?」

蘇宇略顯嘲諷,很快壓下:「還有,和時光師戰鬥,也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,人門既然想要拉攏師叔,行啊,讓他們派人來!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師叔成功了,方法是我帶來的,是始祖提供的,我在思考,師叔到底會更偏袒哪一邊?而且師叔真的成功了……翻臉還不是簡單的事?」

法陷入了沉思。

「你的意思是,讓人門也派人來,一方面是為了對付文鈺,一方面是為了維持平衡……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也有,畢竟六大脈主也有萬法域,說句難聽的……師叔和文鈺的天地核心都出現了破損,也許有人可以趁機奪取!不說成為36道,對幾大脈主而言,也許也是成為禁地之主的唯一機會……財帛動人心!」

說到這,蘇宇又淡淡道:「也是為了防止一點,防止師叔覺得,我聖地有何想法……引出人門監督,雙方彼此都會忌憚一些!否則,危險的便是師叔了!」

法這一刻,有些微動。

他看向蘇宇,許久才道:「那若是人門那邊來的人,盯上了我的天地核心呢?」

「前怕狼后怕虎,那就沒辦法了!」

蘇宇搖頭道:「這也怕,那也怕,那什麼事都沒辦法做了!哪怕雙方都不會做什麼,師叔還得擔心會不會鬥不過文王……那我無話可說了!」

法淡淡道:「事關性命,不得不防!」

蘇宇點頭,表示理解:「此事師叔自己衡量……我可以和時光師繼續聊下去,哪怕她知道我在騙她,可為了解救文王,師叔寂滅的那一刻,她也得爆發,才能震蕩天地,解救文王!就怕師叔帶著七成之力,反而被文王和武王給擊潰了,那才是最大的笑話了!」

法笑了:「不可能!」

蘇宇卻是搖頭:「不,有可能!因為始祖復甦的剎那,曾說過,之前天門微微震蕩,可能有人天地之力蔓延了進來,十有八九是文王!文王是有底牌的,而不是師叔想的沒有底牌!就在三月之前……差不多就這個時間,是有一股天地之力蔓延進來的……」

蘇宇又道:「所以,師叔,你要是小覷了文王,反而真被他擊殺了……那就是天大的笑話!」

法忽然回想了一下,三月前,天地之力蔓延……那時候文王很自信,主動來找他麻煩。

一瞬間,他想到了什麼。

心中微微一震!

忍不住看向蘇宇,許久,低沉道:「文王,可能真的將自己的天地之力蔓延了進來……」

蘇宇點頭:「那樣的話,文王還怕師叔嗎?未必吧!何況,還有個武王助戰!」

蘇宇笑道:「所以,此事想成功,內外兩個戰局,都要有絕對的把握,可以取勝!否則,任何一方失敗,都是大麻煩!」

「師叔若是有禁地之主級的好友,倒是可以邀請來助戰!」

好友?

廢話,真有,也不能邀請禁地之主級別的。

在這鬼地方,人心最難測。

看到你受創了,好友也巴不得吞了你!

倒是32道之下的,要是數量多一點,還是有可能的。

而他,也有一些把握可以控制,而不是被人反水了,都沒辦法壓制。

「偽寂滅……引出天地核心……主動暴露缺陷……對付文王,讓文鈺不得不暴露核心位置,不想暴露也得暴露……」

法心中閃爍著這些念頭,看向蘇宇,過了一會才道:「我抽離力量后,真的可以出現寂滅狀態?」

蘇宇點頭:「可以的!」

這個是真的,沒騙你。。

方案又不是我出的,而是天門那邊出的。

在日月眼中,百年過去了,天門沉眠了,那這方案毫無意義了,可實際上,卻是還有用,是可以製造出假寂滅,不會讓天地波動爆裂的。

否則,抽離7成天地之力脫離天地,那天地必然會崩潰動蕩。

這和戰鬥消耗不一樣的!

法若有所思,看了一眼蘇宇,忽然道:「你就不怕,人門出力更多,最終我會選擇人門?」

蘇宇笑了:「我相信師叔是明智的,在聖地不願意出力的情況下,師叔也許會選擇人門!可如今,聖地給出了方案,也願意協助師叔,甚至始祖會親自傳遞一些力量來幫助師叔偽寂滅……這裡,畢竟是天門內,而非人門內!」

「我可以將偽寂滅之法,傳授給師叔,其實不難……難就難在,沒有始祖的幫忙,師叔很難被徹底封印,脫離天地!」

「但是,只要當日大戰激烈,師叔逼出了文王或者武王的天門……甚至是文王主動借用天地之力,那始祖的力量,必然可以傳遞一些過來!」

法閉目思考了起來。

冒險嗎?

還是要冒險的!

風險大嗎?

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文王那邊,想殺自己……能殺早就殺了,之前不行,現在也不行。

關鍵在於天地之內!

到時候,自己不在,誰知道會不會出事?

對付時光師,說的簡單,哪怕三成實力,對方恐怕也有30道之力,那是最少的,甚至是31道!

時光師手段也多,她31道實力的話,一般的31道可鬥不過她!

法忽然睜眼,看向蘇宇,開口道:「文鈺會在那時候,爆發嗎?」

蘇宇點頭:「會!因為我說了,禁地之會快開啟了,這次師叔是鐵了心要解決她這個麻煩,解決文王這個麻煩!在禁地之會開啟之前,她不選擇搏一次,那她就徹底沒了機會了!」

「這是陽謀,哪怕她知道,我可能是在逼迫她呈現天地核心,她也得吃下這個餌!」

蘇宇笑容燦爛:「她必須得吃!」

法看了他一眼,忽然道:「黑月!」

一瞬間,黑影浮現。

「法主,有何吩咐?」

法沉默一會,淡淡道:「你這邊可以調動多少30道和31道修者?」

黑月有些震動,「這,法主……是準備……強殺?」

「回答我!」

黑月迅速盤算了一下,很快道:「最多三位!法主要知道,這樣的強者,哪怕不開禁地,也是禁地中的頂級高層!甚至有些就是禁地之主!三位……極限了!」

「三位?」

法陷入了沉思中,又道:「可以秘密前來永生山嗎?」

「這個……很難瞞過文王!」

「我可以糾纏他,或者他們在外圍等待也可!」

黑月糾結道:「法主要這些人是來……聯手對付文王還是對付文鈺?畢竟,這是冒險的事。」

「對付文鈺!」

那還好一點。

文鈺畢竟被限制了,還是沒有文王可怕的。

而一旁,蘇宇也是暗暗心驚,人門在天門中發展的不錯啊,居然可以調動三位30道以上的強者,關鍵是,這個黑月,又是什麼身份?

若是身份不高,如何說調動就調動?

何況,安插在法身邊,法這邊,其實是萬界和門內的一個溝通核心,這裡安插的強者,地位不會太低。

應該具備一些決斷權!

而法,也是思緒萬千,調動外人來幫忙,未必靠譜的。

若是可以,他還是想要自己對付,坐鎮禁地,保證萬無一失。

可是,他不離開禁地,文鈺不會發動,不發動,天地核心無法呈現,那又回到了老路上。

還有,人門和天門……真的會安心幫自己掌握天地?

那也未必吧!

眼前這個日月,這個黑月,是否會在那一刻,選擇取而代之呢?

一個個念頭,在法腦海中浮現,法忽然道:「黑月,你聯繫一下,讓他們趕來!」

黑月遲疑道:「法主……」

法淡淡道:「若是合一之下,你們都不願意調動幾人來幫忙……人門的誠意,我是一點沒看到,那黑月,合作,便到此為止吧!」

黑月忍不住看了一眼蘇宇,你不反對嗎?

蘇宇看著他,淡淡道:「看什麼!再看,你人門也只是錦上添花,而我天門,才是雪中送炭!」

黑月再次沉吟了一會,出聲道:「好,我儘快……」

「需要多久?」

法問了一句,黑月盤算了一下:「這三位,有人未必能及時趕到,想都趕來……起碼十天!」

「太遲!」

法微微凝眉道:「15日後,禁地之會開啟,若是他們10日才能趕到……那就遲了一些,給你七日時間!若是做不到,那就算了!」

「好!」

黑月點頭,算是應下了。

而這時候,黑月又道:「法主,確定此次可以成功?我擔心有人算計法主,若是無法成功,也許會有一些麻煩,那還不如再等等,等我們這邊安排好了,或者乾脆等到禁地之會開啟,大家驅逐或者擊殺了文王他們,那機會更大!」

他說的有人,顯然是蘇宇。

蘇宇一臉冷笑,也不辯駁。

而此刻的法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並未多說,也沒呵斥。

餘光看了一眼兩人,繼續閉目。

送客之意明顯!

蘇宇也不多說,直接離去。

黑影也迅速離去。

蘇宇一邊往外走,一邊陷入了沉思中,法……答應的太痛快了,這是有別的打算,還是覺得,這是最好的選擇?

沒讓蘇宇多勸說,超乎想象的果決。

很快就答應了的那種!

他怎麼想的?

一個個念頭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按照他的想法,法其實是個謹慎的人,不會貿然就去冒險的。

……

而就在蘇宇他們走後不久。

法的身後,忽然又冒出一道身影,身影虛幻,帶著一些恭敬之色:「父親!」

法睜開眼,輕聲道:「在這個世界,在這個骯髒的時代,什麼師徒、師門、屬下、禁地、朋友……都不可信,哪怕父子之間,往往也不可信!」

法輕聲道:「人門也好,天門也好,在他們眼中,我只是棋子,沒有我,還有其他人!我,並非不可或缺,他們需要的只是實力,有足夠的實力,去幫他們效力的人!」

「日月和黑月,一旦真的看到我偽寂滅,文鈺一旦被擊潰……天地核心融合,他們不會動心嗎?」

法笑了笑:「他們若是動了心思……也是個很大的麻煩!我寧願自己被算計后,便宜了自己的兒子,也不會便宜外人,哪怕……我的兒子,未必會感激!」

「父親,我……」

身後身影有些想辯駁,法卻是擺擺手,淡淡道:「讓你當影子,你未必樂意,可在這個時代,不存在的人,其實比存在的人更安全!」

「日月的話,你應該聽到了,我不知他是否有什麼其他心思……也許他沒有,但是,不得不防!」

身後,他的兒子有些遲疑道:「聖地那邊,會算計父親嗎?沒這個必要吧,父親真出了事,哪怕有人繼承了父親的天地,也成不了36道……」

「財帛動人心,誰知道呢?」

法笑了笑,「不過沒關係,當日,我會讓黑月和日月,陪我一起去!」

法眼神瞬間明亮起來:「而他們走後,群龍無首,你來領導其他人!一起去對付文鈺!你若是覺得,你可能扛起這片天,那你可以趁我不在,奪取了我的天地核心……我不會在意!」

「便宜了你,我也不會便宜了這些外人!」

身後,虛影沉聲道:「父親,我定當守護好父親的天地核心……任何人想奪取,都要從我屍體上跨過!」

法卻是真的不在意,淡淡道:「隨你!兩處,我必須要在一處,這裡,我不放心交給任何人!此刻,黑月和日月也許覺得,我會將他們留下……不會的!這兩人在,都可能會製造一些麻煩出來!帶走了他們,新來的人,哪怕再強,不到合一,也不敢貿然作出錯誤的決定!」

蘇宇提出了想法,他答應的痛快,因為他知道,這可能是唯一的選擇,最好的選擇。

既然如此,沒必要多遲疑。

但是,日月也有可能有自己的心思,他得防著。

法想了想,又笑道:「記住了,不要相信任何人!在這秩序、規則都破滅的時代,唯一能相信的,其實只有自己!」

他淡淡道:「記住這句話,包括我,也不需要全部去相信,去信任!當初誕生血脈,隱藏你,一方面是為了保護,一方面也是為了留下一些後手!你無需感激我,我也不需要這些……」

「父親……」

「退下吧!」

虛影有些掙扎,還是很快退去。

法等他走了,這才起身,走出大殿,俯瞰天地,俯瞰蘇宇,俯瞰黑月。

你們,不管是什麼想法,這裡,是我的地盤。

天門也好,人門也好,不過都是彼此利用罷了!

談何信任而言!

……

而這一刻,黑月卻是主動找上了蘇宇,帶著一些笑意,瞬間浮現在蘇宇身邊,輕笑道:「日月道友,何必對我有如此大的敵意?你我嚴格來說,也是盟友。」

蘇宇笑了:「是嗎?那問你個問題,你是人門中的存在,還是說,只是人門的走狗?人門那邊,應該沒辦法來人吧?我很好奇!當然,人門先於天門,也許你當年開過人門,和人門中的存在,有些接觸?」

天門,那是蘇宇時代才會開啟的。

天門中封印的存在,是沒辦法開啟的……廢話,當初都沒天門,如何去開天門!

但是人門和地門,都在天門之前。

那當年有人開了人門和地門,還是有可能的。

這黑影,大概率不是土生土長的人門中人。

黑月笑了:「重要嗎?」

「也對!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不重要,只是好奇,你居然能調集3位30道以上的強者過來,你什麼實力,我有些看不透,介意告訴我嗎?」

「28道。」

「這麼厲害?」

蘇宇笑了:「28道,可以調動30道以上的強者?這麼說,你要不是人門的開啟者,要不就是大人物的嫡系,在這天門中,還有一位強大的存在,是人門的走狗?」

「走狗……很難聽!」

黑月笑了笑,卻是不太在意,而是問道:「見了文鈺,你覺得有把握拿下嗎?」

「盡人事聽天命!」

「法主忽然讓我召集強者來援,你們的打算,又是什麼?我到現在可是一頭霧水。」

蘇宇聳肩:「打算?從始至終,不就一個目的?解決文鈺,強大法師叔,過程重要嗎?」

嘴巴還真嚴,這是一點不肯透露了。

「道友如今進入了25道,可距離32道差的還遠,而天門將開……」

蘇宇直接打斷:「不用慫恿我,忽悠我,誘惑我!」

此刻,蘇宇忽然虔誠無比:「在這黑暗的時代,骯髒的時代,作為一個人,我還是有信仰的!而我的信仰,你不懂,你們這些人,只知道利益,只知道自私自利,我不同!」

蘇宇這一刻,忽然有些神聖,帶著一些冷意,帶著一些桀驁:「我有追求,有夢想,有信仰!我知道我需要去做什麼,如何去做,如何拯救時代,拯救人族!」

「法師叔也許遺忘了這些,而我不會,因為……我和他不一樣!」

「你們可以拉攏法師叔,我就算了!」

黑月看著他,這一刻,忽然有些自慚形穢!

因為這一位,可能真的有強大的信仰!

強大的信念!

他雖然不算太強,可是,這種人卻是比那些只認利益的強者要難纏的多。

這一刻,黑影選擇了放棄。

算了!

他其實不太願意和這種人打交道,玩弄人心,利益交換,可以換取很多人的支持,可是,對付這種信仰堅定的人,難度極大!

……

這一刻,法其實也在默默看著。

一時間,有些恍惚。

信仰……

曾幾何時,自己其實也有的,可是,當他走出來,看多了黑暗,看透了黑暗,他就明白,信仰不能當飯吃!

日月,還是太年輕了!

但是,他信仰之堅定,哪怕法也感受到了。

「也好!」

法喃喃一聲,年輕,總得有些追求。

……

第二日。

蘇宇又去了禁錮中心。

禁制內外,這一次蘇宇沒說什麼,只是繼續討要吃食。

別說,時光師的手藝真的不錯。

吃了一會,蘇宇這才開口:「法答應了,但是他答應的太痛快了,沒太多猶豫,沒太多糾結!我覺得,他可能會有一些安排!」

時光師也在吃,吃的滿嘴流油,無所謂道:「安排還是不安排,也沒什麼差別。」

「那也難說!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重新選擇……若是你不想吞噬天地了,我現在救你走,甚至想辦法擊殺了法!這樣,會更穩妥一些!」

他的確有些擔心!

而且,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我若是在這,他有什麼安排,其實我不怕,哪怕再來一位禁地之主,我也敢戰敢殺!怕就怕,他不放心我,非要我陪他一起去戰文王!」

這也是最大的麻煩!

他一旦離開了,時光師就得一人獨自戰鬥……那就危險了!

他在這,32道之力的他,連法都不怕,何況其他人。

「他帶走你?」

文鈺好奇道:「你才25道之力,起碼展露的便是如此,他帶你走……不怕被人道聖地誤會,他故意想殺了你?」

「你覺得到了他這地步,還會在意這些嗎?」

蘇宇微微凝眉:「其他的好說,若是他要帶我走……那我就爆發,哪怕殺不了他,哪怕剝奪了你天地之力,我也會帶你離開!」

活下來就行!

實力能不能進步,其實無所謂!

文鈺吃著東西,思考了一下,開口道:「不,我想試試!」

「你是想逝世差不多!」

蘇宇沒好氣道:「我還特意讓人門來了幾位強者,原本是想著一網打盡,給我天地增加一些好處,可現在……未必是好事!我若是法,那我可能會把我自己和黑月都給帶走,這樣,群龍無首……更放心一些!我就是好奇,他帶走了我們,這裡如何組織起來聯手對付你?沒人組織的話,殺了一個,可能就會崩盤……法會這麼愚蠢嗎?」

至於讓某位脈主帶頭,脈主們未必能指揮的了其他人,倒是蘇宇和黑月,一個是人門使者,一個是天門使者,其實地位很高。

哪怕人門來的人,蘇宇也許也能指揮,排斥未必有那麼大。

文鈺卻是堅持:「我想試試!我不想我哥哥,太山哥哥他們耗費了無數時間,你也付出了無數代價,最終救出來一個廢人!」

時光師笑嘻嘻道:「廢人,在這個時代……是最不值錢的!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,我若是能成功,那皆大歡喜,我覺得不虧,我哥哥他們覺得不虧,你也覺得不會太虧……可若是救出來的是廢人……何必救我?」

她吃著東西,面帶笑容:「你說你的那麼可憐……我出去后,我罩著你呀,你要是救出去的只是一個廢人……那不是累贅嗎?」

她要博一次!

其實,現在蘇宇都能把她就走,放棄天地之力,放棄之前的積累,大不了連接蘇宇天地大道,感悟還在,她很快可以成為20道,甚至30道的強者……

可是,沒有之後了!

她的時光冊沒了,她的一切沒了,一切重頭開始,不知何年何月,才有希望晉級到超等了!

「我若是強行格殺了法,也許你也有機會掌控天地……」

「不可能的!」

文鈺搖頭:「他和我一樣,天地糾纏,你強行擊殺了他,而不是天地核心被掌控,那天地也會坍塌!若是強行殺了對方,就贏了,那他早就殺了我了!我可不是他對手!」

說著,她奇怪道:「你怎麼婆婆媽媽的?」

蘇宇閉嘴不語。

婆婆媽媽的?

我只是希望,帶著活著的時光師離開,而不是死的!

他不斷思考著法的可能做法,過了一會開口道:「我若是真走了,那你就危險了!除非我能迅速在外解決了法,而前提是,他的天地核心呈現了出來,否則,也沒任何意義!」

「可我擔心一點,你未必能撐住!」

時光師不屑一笑:「我什麼大風大浪沒經歷過?一群臭魚爛蝦罷了!殺一個,其他人馬上膽寒!」

「也許吧!」

文鈺笑了:「吃點吧,多吃點,好上路,怕什麼!」

「……」

這話,怎麼聽怎麼不吉利!

蘇宇也是無語了,這女人,蘇宇還是不得不說,極其樂觀,彷彿只是小事罷了。

……

時間,一天天過去。

距離禁地之會,越來越近了。

這幾日,蘇宇每天都會去禁地那邊,和時光師閑談幾句,當然,除了這個,他也不是一點事情沒做,比如說,沒事就讓六大脈主出去溜達一下,幾次喊上幾位脈主,找到了黑月,也不說話,就圍著黑月不動彈。

蘇宇其實沒別的目的,就一點,讓幾位脈主熟悉這種狀態。

讓他們產生一個固有印象,當法不在的時候,他說了算!

法若是不帶他去戰文王,那最好,這裡就是他說了算。

若是帶走了自己,等自己回歸的剎那,這幾人也會瞬間產生一種意識,聽我的!

因為我是這裡最大的!

這就是蘇宇的目的。

而這一切,法也好,黑月也好,其實都看在眼裡,他們都沒太在意,因為沒太大作用,因為這一切都需要一個前提,法不在!

而蘇宇,會單獨和這些人在一起,那時候,才會有用。

可法,不會給蘇宇這樣的機會!

等到黑月來信,人到了,法知道,成敗,就在此一舉了!

……

大殿中。

法看著兩人,半晌才道:「二位受累,此次要陪我一起前往尋找文王、武王,二位不需要正面迎敵,只要幫我纏住武王,或者圍住他們就可!」

黑月沒說什麼,蘇宇卻是臉色微變:「我才25道!」

法笑了:「你可以借門的力量,不是嗎?」

蘇宇臉色有些難看,「你是不放心我?師叔,我只是25道之力,我在這,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,而且我也有能力,帶著大家一起剷除了文鈺!」

法平靜道:「日月,在哪,有區別嗎?」

蘇宇低沉道:「那我為何不可以留下?」

「黑月就沒有任何意見!」

法聲音也冷漠了許多,「還是說……你要留下,觀摩一下我的天地?」

蘇宇沉默許久,嘆息一聲,帶著一些無奈,悶聲道:「那便按照師叔的意思來!」

法這才露出笑容!

這就很好!

……

片刻后。

大殿中人更多了,下一刻,一道人影浮現,法笑了笑,看向所有脈主。

「我要出去剷除文王他們,而這裡,文鈺可能會暴動……所以,接下來大家一切安排,聽從法天的安排!」

眾人紛紛看向新出現的青年,眼神異樣。

蘇宇也是臉色微變,30道的強者,關鍵是……對方好像是法的後人!

這一點,誰也沒提過。

沒人說過,法還有後人!

而法,這一刻也是露出笑容:「不錯,法天是我的血脈,只是一直在閉關,而今出關了,大家有任何麻煩,都可以讓法天來處理!」

「諾!」

「謹遵法主之令!」

眾人紛紛應話,而蘇宇,心中吐了口氣。

得見機行事了!

文鈺這邊,恐怕難以成功了,不行的話,只能想辦法先幹掉法,迅速回歸,或者乾脆不管法了,先救走文鈺再說。

這些老傢伙,果然沒幾個善茬。

而法不管蘇宇他們,也不給他們多說的機會,笑道:「黑月,日月,跟我走!」

話落,天璇地轉,蘇宇和黑影都被他籠罩,進入了他的領域,一起朝外飛去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04章 不是善茬(求訂閱)

92.96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