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5章 提升,離去(萬更求訂閱)

第865章 提升,離去(萬更求訂閱)

五位強者,剛入萬界,就成了蘇宇他們的階下囚。

三大二等強者,大道之力被強行剝離,但是好在,肉身被打爆后,都恢復了,蘇宇的人也沒動手,僥倖留下了一命!

那個墓,直接被人皇都給弄的痴痴傻傻了。

倒是玉,此刻還在慶幸,他遭遇的不是那個可怕的傢伙,說的便是人皇。

這時候,加上歸,六位強者,都是一臉沮喪頹然。

沒法過了!

說好的萬界無強者,規則之主就可縱橫天地,結果倒好,他們這些一等二等,哪怕在門后,也不至於混成這鳥樣啊。

一來就是好幾十位強者!

這一刻,玉有些不甘心,看向蘇宇,咬牙道:「你便是蘇宇嗎?你最好放了我們,我乃門后禁地……」

砰!

一聲巨響,蘇宇一巴掌將他拍的粉碎,四分五裂,肉身迅速被天地吞噬。。。

四方,安靜了一瞬間。

剛剛還呆呆傻傻的墓,忽然瞳孔劇縮,歸也是如此,臉上滿是驚恐之色。

蘇宇罵罵咧咧的:「聒噪!」

他覺得有些惱火,有些丟人。

無他,剛剛人皇太牛叉,我都沒好意思出手,雖然嘴上沾了點便宜,可是,實際上高下立分,我在大家面前丟人了。

你這傢伙,還要聒噪!

玉……這讓他想起了仙族的玉王,也是個煩人的傢伙。

拍死你拉倒!

留那麼多門后強者幹嘛?

沒必要的!

剛好,心情不好,拍死算了,順便讓人看看,我一巴掌拍死一等的厲害,當然,人家自己剝離了大道。

蘇宇也是無語,你他么都剝離大道了,非要嘴上逞強一下,死要面子,不拍死你拍死誰?

而這一刻,剩下的幾位強者,臉色都是發白!

死了!

一位一等強者,哪怕在門后,也極難隕落的存在,被蘇宇一巴掌拍的粉碎,肉身意志海都被徹底吞噬。

再看蘇宇……只剩下驚恐了!

無限的驚恐!

剛剛痴獃的墓,都低下了頭顱,不敢再看蘇宇,而歸,更是喉嚨鼓動,蘇宇這傢伙,真可怕啊。

反覆無常!

說翻臉就翻臉,壓根不會和他說太多,他不爽你,能拍死你,瞬間就把你給拍死了!

人皇也看了一眼蘇宇,笑了笑,這小子。

他倒是沒太在意這個,笑了笑,看向眾人,開口道:「蘇宇說了,五條大道,能者居之!不分我的人,他的人,大家都可爭奪!」

儘管大家還為剛剛的事發怔,可死的又不是自己人,誰在乎啊!

此刻,天滅急忙道:「那個……大家實力不一樣,也要一起爭嗎?比如說,有的一等了,有的才三四等,會不會有些不公平?」

蘇宇瞥了他一眼,沒好氣道:「公平個屁,除了人皇的人,剩下的人,都差不多一起晉級規則之主的,前後差距不會超過一個月,你鬥不過別人,就是自己廢物!少廢話,贏了就是誰的,管他幾等,你的敵人會管你是幾等嗎?」

天滅鬱悶無比,咕噥道:「那現在,一等的不在,星月還是二等巔峰呢,她要是出手,豈不是全部搶走了?」

蘇宇瞥了一眼天滅,考慮了一下道:「也有點道理……算了,我加個前綴,道可以搶,誰都行,搶了一等道的,殺一個一等,搶了二等的,殺一個二等!光搶不殺的,天地大道不是在我這,就是在人皇那邊,下次大戰的時候,沒完成任務,那就封印大道之力,提升多少封印雙倍!」

人皇看了一眼蘇宇,無話可說。

天滅齜了齜牙,這個好!

誰敢全部搶走了,殺兩個一等,三個二等……這可不是開玩笑的,蘇宇說到也會做到的,做不到,那就等著倒霉吧!

蘇宇也不說什麼,起身,看向歸這幾人,「跟我來,其他人自己搶,自己煉化!人皇陛下主持!」

人皇看了他一眼,我又給你幹活了?

這小子,現在越來越不把自己當回事了啊!

人皇腹誹了幾句,算了,我大人不記小人過,蘇宇這小子,還沒文老二靠譜,文老二好歹還能幫著操心點雜事,蘇宇這傢伙,壓根不管。

……

蘇宇的確懶得管。

若是以前,他會仔細分配,誰最適合大道,他就分配給誰,可自從上次,同等數量的強者,還沒打贏萬族,他就想通了,這種情況不行。

反正大家都等著按需分配,而不是按勞分配,那出力多還是少,其實都一樣的。

拚命與否,收穫也是一樣的。

既然如此,真要遇到了生命危機,我還需要搏一下嗎?

這種情況,現在還不是太明顯,但是蘇宇擔心,放任下去,就會很危險了,一定會出現磨洋工的傢伙,這不是好辦法。

只能從現在開始,糾正這一切,按勞分配!

按實力分配!

強大的傢伙,奪取了大道,也許不一定能全部消化利用,可是,對方得接下這因果,需要用一位強者的命去償還,沒能耐最好別接,接了,沒還回來,蘇宇是不會客氣的。

而且,以後有好處,也不會輪到那些人了。

蘇宇一邊朝人主印那邊走,一邊思考著。

前期,主要是為了強大大家實力,現在,三門開啟還需要一段時間,倒是暫時不需要太著急了。

而身後,歸這幾人,卻是忐忑不安。

剛剛被人皇折騰的傻傻的墓,此刻,小心翼翼傳音罵道:「歸,你這混蛋,你坑死我們了,玉就這麼被殺了,你這混蛋,該死的傢伙!」

歸一言不發,我也不想的,可我有什麼辦法,我也只是階下囚。

「你不是說,這蘇宇只是三等嗎?現在,你告訴我,他是三等?」

歸很無奈,傳音道:「少抱怨了,我有什麼辦法?我出來的時候,比現在兇險多了,當時他們正在和萬族強者廝殺,規則之主成片地死,一等都死了一堆,我當時不讓道,早就死了,我哪有機會告訴你們?總不能讓我死了,去通知你們危險吧?」

交情還沒到這份上呢!

墓很無奈,傳音道:「那現在……他要帶我們去哪?不會和剛剛一樣,宰了我們吧?」

玉,死的太冤了!

一等強者啊!

在任何時代,任何地方,都是絕世強者了啊,剝離了大道后,非要嘴硬一下,好傢夥,就被拍死了!

都沒掀起什麼浪花的!

歸也不知道,蘇宇找他們何事,只能默默跟著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蘇宇進入了自己在人主印中的大殿,笑容出現,「坐吧!」

幾人卻是不敢坐。

蘇宇又笑道:「坐下聊。」

幾人還是忐忑,蘇宇再次笑道:「坐下吧!」

語氣,稍微加重了一些,歸迅速坐下,其他幾人見狀,也急忙坐下,蘇宇這才笑容燦爛:「乖,聽話!這才是好孩子,不聽話的,就可以喂我天地了!」

幾人心寒無比。

剛剛再不坐下,會被打死吧?

歸不敢說什麼,墓沉默了一會,開口道:「蘇……蘇人主,想做什麼,問什麼,如今我們為階下囚,也拒絕不了,人主直言便是。」

蘇宇笑了笑,「一人給我寫一份天門內的地形圖……」

「沒法寫!」

墓剛說完,見蘇宇變了臉,急忙道:「真的沒法寫!門後世界和萬界不同,門后都是虛空,如同沒開發的混沌,只能標註一些禁地的位置,這也是唯一能標註的……當然,也有一些小的聚集地,比如歸所在的歸元山,我所在的天墓領……可我們,隨時可能會遷移!不止我們,哪怕禁地,都可能會隨時遷移,或者隨波逐流,在整個天門中飄蕩!」

蘇宇微微凝眉,淡淡道:「那就寫出現在的情況!」

墓尷尬道:「我們跑的地方未必多,而且,我們有些人很久才出來一趟,我主要是擔心,我們知道的消息,不一樣!比如我們可能看到一個禁地,之前在這,我看到的時候在一個區域,其他人看到的時候,在另外一個區域,被人主知道了,還以為我們故意欺騙,從而斬殺我們……那就太冤枉了!」

蘇宇笑了:「有點意思,果然,修鍊非常規大道的,比那些修鍊肉身道的,槍法道的,刀法道的,的確要聰明一些!」

也是事實。

若是這些傢伙不說清楚了,給的地圖不一樣,那蘇宇可能的確會以為他們欺騙,先殺幾個威懾一下。

而墓,也是背後都在冒汗。

他知道和蘇宇交談很危險,但是,必須得說啊。

歸這蠢貨,一臉傻子的樣子,修鍊肉身道的,的確蠢笨,現在不說明白了,待會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。

蘇宇笑了笑:「沒事,這樣吧,你們一人給我來一份,不一樣也沒什麼,但是……若是我知道了你們故意欺騙我,呵呵……比如故意把我往哪個危險之地引,那就走著瞧好了!」

墓連忙堆笑道:「哪敢,何況,我們和天門內的一些強者,也沒什麼聯繫,都是散修,真敢亂說,也沒人願意給我們出頭,何必自尋死路呢?」

蘇宇摸了摸下巴,笑了笑,「那先畫出地圖,標出你們知道的一些禁地,散修聚集地,一等所在地!」

幾人無奈,只能開始幹活。

……

過了好一會,蘇宇拿到了五份地圖。

的確有些差異。

而且給人的感覺,都他么太簡陋了,這裡標個點,那裡標個點,反正都是虛空。

蘇宇仔細看了看,若有所思,又道:「再問你們一個事,門內的時光長河,是什麼樣的?」

墓剛想說話,蘇宇看向一位二等,修鍊火行之道的,指著他道:「你來說!」

那火紅色頭髮的男子,有些僵硬,有些不安,開口道:「和……和萬界的差不多,就是,水流有些渾濁,比萬界的還要渾濁的多,水流湍急的那種,修鍊起來,簡單一些,但是更暴躁一些。」

蘇宇微微點頭,「還有嗎?」

火行修者,考慮了一番,想了想道:「還有,門內的時光長河,沒有種族界域之分,大道都差不多在一起的那種……這個算嗎?」

他畢竟修鍊到了二等,對這些還是有些了解的。

蘇宇點點頭。

又道:「那知道真的天門位置嗎?我看你們沒標註出來。」

火行修者搖頭道:「這個我們沒辦法確定,只有一些禁地強者,知道在哪,但是我們知道一個大體上的區域,因為不了解具體位置,所以沒有標註。」

蘇宇再次點頭。

「門內的強者,尤其是這些禁地之主……是否是當年萬界的一些開界強者?」

「有一部分是!」

蘇宇考慮了一會,再道:「那這個永生山禁地,難道和仙族有些關係?仙族倒是喜歡自稱永生,是仙祖所在?」

「那倒不是!」

此刻,歸也忍不住插話,「這個我有些了解,永生山之主,真實名諱是法,而仙族之祖,真實名諱是仙……就一個仙!就如魔族先祖,也是魔!因為他們開創了這一脈,所以,種族之名,其實就是他們的名!」

蘇宇挑眉:「那人族的祖,叫人不成?」

這個就不知道了!

歸也不好說什麼,悶悶道:「這個不清楚,我們常規意義上的人祖,說的都是人族一統時期的第一位領袖,也就是人祖周!」

「仙魔神這些大族,都是後期開闢出來的種族,所以有開脈之祖!」

蘇宇瞭然。

「那仙祖這些人,在天門中?」

「應該在!」

歸想了想道:「可天門範圍很大,窮其一生,也未必可以飛躍!我們這些人,活動範圍其實不大,所以哪怕知道他們在門內,也未必知道在哪,而且這些強者,和我們不是一個圈子中的!」

歸解釋道:「他們有自己的圈子,比如禁地和禁地交流,但是禁地很少會和散修交流!」

蘇宇考慮了一會,又道:「禁地除了和天地一樣,有壓制別人,提升自己的作用,還有別的嗎?」

「這個……」

歸搖頭了。

而墓,卻是笑了,開口道:「有,這個我還真有些了解,我曾認識一位禁地強者,當然,不是禁地之主,對方曾無意中透露過,禁地之所以被稱之為禁地,那些什麼壓制別人的功能,都是附帶的,禁地真正的用處,是具備橫穿天門的作用!」

蘇宇挑眉:「什麼意思?」

墓想了想道:「具體的,他沒多說,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,天門也沒開啟過,誰也不知道我們到底能不能走出天門,但是聽他的意思,禁地可能在天門開啟的時候,具備穿梭天門的作用,不在禁地中的,哪怕天門開啟,也有可能無法降臨萬界……具體是不是,也只是我的一些猜測。」

他說到這,又道:「或者,禁地具備弱化天門的作用,比如說,可以通過天門虛影,穿梭過來?」

他看向蘇宇,小心翼翼道:「具備天門的強者,可以進入天門內,但是,進去了,未必可以出來!所以,我懷疑或者猜測,禁地具備從天門虛影中出來的能力。」

蘇宇眼神微動:「你的意思是,如果我們進入天門,打下了一座禁地,而禁地,在天門沒有開啟的情況下,是可能穿梭天門虛影,送我們出來?」

「有這個可能!」

墓開口道:「我只是猜測,因為不是禁地中人,所以不知道情況……」

蘇宇笑了:「我倒是覺得,你有點慫恿我進入,找禁地麻煩的意思,是這樣嗎?」

墓瞬間臉色發白:「人主誤會了,我沒這意思!」

蘇宇嗤笑一聲:「算了,我這人大度,懶得和你計較!」

說到這,蘇宇繼續道:「目前就到這吧!有什麼不知道的,我會繼續問你們,至於你們幾個……隨便融條道,保命吧!我看你們,陰氣森森的!」

的確有些這種感覺,蘇宇幽幽道:「你們,也許才是真正的死靈!和常規意義上的死靈不同,你們一群存在於過去的人,應該都死了,按照我的劃分,也許你們算是地獄中人了!」

墓和歸幾人,瞬間沉默了下來。

也許吧!

其實,他們自己也知道,門內中人都知道,所以,他們想歸來,融合此地的道,再次佇立萬界,成為萬界的強者,而不是門內的強者。

……

蘇宇不再詢問,將幾人直接囚禁在了人主印中。

外界的爭鋒,蘇宇也不去管。

但是,他閉關期間,可以感受到幾條大道的分配。

總共五條大道。

一等的兩條。

槍法之道,會的人不少,最厲害的應該是岳王,但是他不在,這條大道,便宜了戰王,戰王融了蘇宇的天地大道,修的是戰意之道!

逢戰必爆發的那種,戰的就是一個意志和士氣!

他和槍法之道,其實未必匹配,但是,戰王擊潰了大秦王,這位也是兇悍無比,因為已經融入了蘇宇大道,他才不管適合不適合,這時候,他唯一的訴求就是迅速恢復實力。

雖然人皇暗地裡都勸說了戰王一次,將槍法大道,讓給大秦王,畢竟這些大道,都是蘇宇奪取來的,可戰王不願意,堅持要爭,人皇都沒辦法。

最終,槍法大道被戰王融合,這位融合之後,沒能提升到一等,但是恢復了二等巔峰戰力,他和武皇之前有些不同,之前武皇就是二等了,戰王之前跌境了,跌到了三等。

此刻,能恢復二等巔峰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而另外一條一等大道,墓的棺材之道,被明王奪取了,明王本就恢復到了二等,這棺材大道,其實也算是封印大道,封印和陣法有關,倒是和他陣法之道,相當匹配。

明王本就對大道感悟極深,早就是一等強者,如今,也藉機將陣法大道,強行提升到了一等,這也是蘇宇天地內,第二條一等大道。

第一條是肉身道,至於大周王,那是多條大道集合,不是一條大道具備一等之力。

兩條一等大道,都被上古強者奪走,其他人都沒辦法去搶,尤其是和明王爭搶大道的,幾乎都是瞬間敗陣,壓根沒法打,這位之前的一等強者,四極人王之一,哪怕只是恢復到了二等,也不是那些人可以匹敵的。

奪一道,太輕鬆!

三條二等巔峰的大道,火行大道,居然被浮土靈奪走了,天火和火雲侯沒能斗過浮土靈,也是出人預料,火行大道,直接被浮土靈強行融入了他的五行大道之中。

而之前名聲不顯的浮土靈,居然一下子跨入了二等,雖然只是新晉,但是也讓人驚掉了下巴。

泯滅大道,這一次則是被豆包奪走了,奪走之後,豆包自己沒用,而是送給了炊餅,泯滅大道和炊餅的吞噬也有一些關聯。

豆包借著幻化大道的能力,在不少人爭奪的過程中,居然奪走了大道,也是讓蘇宇意外。

而炊餅,也借著這次的機會,吞噬了二等巔峰之道,跨入了二等境,比豆包還要強。

而棍棒之道,搶奪的人就多了。

天滅、三月、九月、巨竹、武極,包括之前敗陣的大秦王,這些人都參與了爭奪,天滅叫囂了半天,結果沒用,實力還是不如人,最終,這條大道,還是被大秦王不要命的姿態,給強行奪走了,氣的天滅差點原地爆炸。

五條大道,這一次,差不多都被強者奪走了,沒再按需分配。

要不然,大秦王更適合槍法之道,而不是棍棒之道,其中必然是有一些浪費的。

然而,蘇宇不在乎!

他就是要這樣!

效果也很好,五條大道,一等的,蘇宇這邊,一個都沒搶到,關鍵在於……這五位,全他么都在蘇宇天地之內,包括明王和戰王,雖然是人皇的人,可現在大道都在蘇宇天地中。

而明王麾下其他人,不知是不想爭,還是人皇下了命令,最後沒多少人參與,五條大道,最終還是都落入了蘇宇囊中。

而借著這五條大道,明王恢復了一等,其他四位,戰王恢復了二等巔峰,其他三位都是勉強跨入了二等境。

……

一下子誕生多位強者,蘇宇的天地,也開始迅速穩固起來!

整個天地,繼續開始擴張!

至此,蘇宇天地中,一等有了明王、武皇、大周王,足足三位一等強者,二等巔峰,有星月、戰王,初入二等的也有大秦王、炊餅、浮土靈。

至於藍天,跨入一等,悄無聲息,哪怕藍天消失了,大家也不會太在意,這傢伙本就是神神秘秘的那種,無處不在,誰知道他藏哪去了。

……

這一次,蘇宇穩固天地,擴張天地,消化所得,還是耗費了一些時間的。

原本,仙皇戰死,蘇宇吞噬了不少仙皇大道的能量,可惜,仙皇大道崩斷之後,應該不是元聖就是天古,也迅速進步,再次佔據了仙皇大道,蘇宇倒是沒吞噬到足夠提升的大道之力。

要不然,藉此機會,可能有機會讓星月跨入一等的,不過現在,倒是沒辦法了,除非徹底崩斷了仙皇大道,吞噬了對方的大道之力。

不過天地內,接連誕生了三位一等強者,多位二等強者,蘇宇天地中大道之力強化了許多。

之前不穩固的天地,恢復了穩固不說,他本人,在天地中的實力,也有大幅度的提升。

此刻,人主印中。

蘇宇身邊,若隱若現地浮現出了24道小金龍遊盪,那是24道大道之力的標誌。

16道為一等,也代表著,蘇宇算是跨入了一等中期的地步了,甚至開始朝後期進發。

這樣的提升速度,還是極其快的!

此刻,蘇宇總算是消化完了之前的收穫。

越到後期,越難提升,很正常。

蘇宇也不是太在意,他更在意的是,自己的大道,自己的天地,現在出現了一個問題,偏差太大。

蘇宇皺著眉頭。

三千大道,其中2000多條弱小無比,強的都到了一等,這樣的差距,是一個大問題,遲早會出大事,會出現天地大道偏頗!

導致天地不穩!

倒是人皇的天地,文王的天地,甚至藍天的天地,都比蘇宇的穩固!

偏科太嚴重,不是好事!

如今,想解決偏科嚴重的問題,只能擊殺大量門內強者,融入大道,強化大道才行!

或者,獲得大量規則之力,去補充萬道,不要讓大道偏差太過巨大。

「麻煩!」

蘇宇搖頭,提升快,弊端還是出現了。

他有些大道之力,還不如藍天,藍天還依附著時光長河,蘇宇沒有,也沒足夠的規則之力,去補充那些弱小的大道。

除非他現在,也學藍天,去和時光長河勾搭,可這不是蘇宇想要的結果。

一時間,蘇宇也是頭疼。

不好辦!

天門,也許是個辦法。

多殺一些人,培養自己的弱小大道之力,這倒是個好辦法。

此刻,閑下來的蘇宇,開始考慮,要不要投影分身進入天門中了。

本尊的話,他現在還沒興趣進入天門找麻煩。

看情況!

若是情況允許,能找到文王,打下禁地,可以自由出入天門,倒是可以考慮一下,本尊進入天門的事。

而這時候,蘇宇被外面的一些聲音,吸引了注意力,很快,探查而去。

……

人主印外。

此刻,大明王跟個三歲的寶寶似的,死死抓著明王的胳膊,哭訴道:「老祖宗,現在陛下的天地穩固了,您該還我大道了!」

一等啊!

為了這一等大道,大明王也是拼了,當著很多人的面就開始哭訴,快還給我!

之前,你說陛下天地不穩固,最近陛下的天地還在擴張,你該還我了!

別賴賬!

一等大道,太誘人了!

明王無奈,遇到這麼個不要臉的子孫後代,真的很頭疼,這傢伙,都追著自己哭訴了好些天了。

他很無奈,再次道:「別急,現在宇皇陛下這邊,天地其實不穩固,你沒看出來,陛下的天地大道,強弱太明顯,是很容易崩塌的!你呢,對陣法大道,研究不夠深,是無法維持天地運轉的!不信的話,你問問宇皇陛下,陣法大道,本就是為了穩固天地的,你一旦掌控,你又掌控不了一等的力量,反而會失控,一旦失控,那宇皇陛下就完了,天地崩塌!」

說到這,明王看向四周看戲的那些傢伙,嘆道:「諸位,我可不是占孫子的孫子的……孫子的便宜的人!我是沒辦法,要是諸位想看到宇皇陛下天地崩塌,那我就把這陣法大道,讓給朱地主,諸位覺得如何?」

大明王都沒來得及說話,四周,不少人變色!

很快,有人道:「大明王,要不你還是換條道吧,明王前輩說的有道理!」

「是啊,老朱,換條道吧!」

這話一聽,就知道是大秦王的話,大秦王很快道:「別說一等,我這勉強跨入了二等,我都覺得我有些失控了,你掌握一等大道,顯然沒戲,容易導致大道崩塌!」

「是啊,算了吧!」

「……」

一位位強者,都開始勸說起來。

明王又道:「這樣,陣法大道,你是沒辦法執掌了,我最近研究了一下,陛下天地中,有條類似於陣法大道的道,沒人執掌,你可以試試!和陣法大道類似,囚籠之道,其實和當初的獄,大道類似,你要知道,獄都走到了接近文王的地步……不說人品,她大道之力還是極強的!你可以試著執掌,等哪天宇皇和人皇陛下幹掉了她,你吞噬了獄的大道,瞬間一等,馬上超等!」

大明王心中狂罵!

得了吧!

那條道,他知道,弱小無比,現在執掌了,他也只是一個五等規則之主,也許在天地加成下,能成四等,可是……比起之前還要弱好吧!

老祖宗真不準備當人了!

這是死賴著不走了啊!

大明王心累,他知道,老子搶不過老祖宗了,搶不回來了,此刻,鬱悶無比,開口道:「老祖宗,我也不是非要陣法大道……囚籠之道也行,這樣,老祖宗,我聽人說,你當年殺過一位頂級二等強者,屍體還保存著,要不送我吧,勉強補充一下我的大道之力……」

明王暗罵,就知道你這孫子打著這個主意!

果然!

我說呢,你都知道一等大道難以掌握,非要死纏著我,原來就是為了這個!

他考慮了一下,剛想拒絕,大明王就一副哀怨無比的眼神,你不給,我他么真要哭了!

明王無奈至極!

半晌才道:「好好好,那給了你,咱倆算是兩清了……」

「好!」

這一次,大明王答應的痛快,很快,和冥王達成了一致!

蘇宇聽著,哭笑不得,這朱家的人,就沒一個好東西,一個比一個能算計。

嘴上喊著老祖宗,心裡巴不得掏空了對方!

他聽了一陣,樂呵了一陣,也沒露面,很快,他消失在原地。

……

人皇天地。

人皇正在閉關,忽然睜眼,無奈道:「進門打個招呼會死人?」

蘇宇笑道:「人皇陛下還能發現不了我?」

人皇無語,這話說的!

蘇宇又道:「我想進入天門探查一下。」

人皇早就料到了,想了想道:「我大概是沒辦法進入其中了,附近有個厲害的角色,我進去,很容易被發現!你要是真想進去……也不是不行,記住一點,沒把握,千萬不要本尊進入,否則,能進不能出,你只能和文老二他們等待天門開啟才能出來了!」

說著,人皇又道:「還有,不要招惹太多強者,沒必要!等他們出來了,我們再好好對付他們,時間,是站在我們這邊的!」

蘇宇點點頭。

人皇又不厭其煩地叮囑道:「進去后,不要相信任何人,文老二和武王不說……其他人,包括遇到什麼文、星之類的,都不要太過相信他們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不是一個時代的人了,所謂的血脈傳承……隔了十萬八千里,仙魔神嚴格說起來,也是人族,你把他們當人族嗎?千萬不要婦人之仁!」

蘇宇笑了:「我比人皇陛下狠吧?」

人皇無語:「廢話,我是對自己人仁善,在外人眼中,我比魔鬼都要魔鬼!內聖外王!你懂什麼!你是刀子嘴豆腐心,聽不得軟話!太年輕!」

你跟我比?

星還是我老祖宗呢,你看我搭理嗎?

他不得不提醒蘇宇。

提醒了一陣,又道:「還有,千萬不要擅自闖禁地……超過一等,那實力會超乎你想象,甚至可以通過滅殺分身,斬殺本尊!」

蘇宇瞬間凝重,點頭,這個得記住了!

人皇又絮叨了一陣,蘇宇也默默聽著,很快,蘇宇離去。

人皇看他離去,嘆息一聲。

希望這傢伙不會遭遇什麼麻煩,也希望這傢伙,千萬別亂來。

沒一個省心的!

文老二,武老四,這些人,都是如此。

「當個大哥……真累啊!」

人皇搖頭,嘆息一聲,以後不當大哥了!

當大哥的,只能給這些混蛋擦屁股!

……

而這一刻,離開的蘇宇,笑了一聲。

心情很好!

如今他離開,去哪,都沒太大壓力,本尊跑了,他都覺得沒什麼,人皇不是在嗎?

很爽的!

難怪文王當年想跑就跑,真爽啊!

還是人皇這種人好,擦屁股水平很高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65章 提升,離去(萬更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