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9章 時光師大勝(求訂閱)

第909章 時光師大勝(求訂閱)

天門之內。

一座禁地之中。

當蘇宇他們在準備,在安排的同時,一位正在閉目修鍊的強者,忽然睜眼。

「大人!」

門外,有人輕聲呼喚。

強者微微蹙眉,大殿之門無風自動,直接開啟。

門外,一道黑影半跪,迅速道:「大人,永生山之前有大動作,召喚了幾位強者前去助戰,結果……拳聖幾人好像都隕落了!」

強者漠然,半晌才道:「如何隕落的?」

「暫時不知,黑月無消息傳遞迴來,而永生山正在封山,據說,可能是之前和文王交手,法受了傷……但是現在無人可以出入,消息也難以傳遞出來。」

下方,黑影低聲道:「大人,是否要嚴查?」

「下去吧!」

「諾!」

黑影迅速消失,不敢停留。

等人走了,老人睜眼,眼神冷厲,帶著一些遲疑,忽然道:「死了……法召人幫忙,恐有先滅殺文王,吞噬文鈺之心,是成了還是敗了?」

拳聖這幾位,又是怎麼死的?

黑月,又在做什麼?

拳聖好歹是31道的頂級強者,更是一方禁地之主,但是動靜好像不大,拳域是否破碎了,都沒人知曉,若是不注意,恐怕都不知道拳聖死了。

就在這時候,明明無人的大殿,卻是傳出笑聲:「無論是何結果,永生山還是要去一趟的,看看情況!另外,可能的話,最好見一見蘇宇……我來看看,此蘇宇是否是彼蘇宇?」

「蘇宇……」

老人淡淡道:「死靈地獄那個?」

「對!」

老人對著空氣說話,而空氣中,卻是漸漸勾勒出一道虛影,極其虛幻。

老人沉默一會:「你說的蘇宇,是萬界的那位?」

「不錯!」

虛影點頭:「我很懷疑,此地的蘇宇就是那位,但是……我無法確定!因為,此地的蘇宇已經進入了32道,是一位超等合一的強者……而萬界的蘇宇,據上次情報顯示,連16道都未跨入……」

「間隔多久?」

老人問了一句。

虛影想了想:「間隔多久……按照此地的時間,不過半年。」

「半年?」

老人瞬間無語了,「呵!」

半年?

你的意思是,一個半年前在萬界16道都沒有的修者,來了此地之後,不到半年,跨入了32道?

你開玩笑呢!

虛影卻是笑道:「不可小覷蘇宇,此人應該是萬界氣運之子,是一個時代自救,誕生的救世主!這樣的存在,越戰越強,不會輕易隕落!我原本以為,萬界的救世主是人皇,是文王……結果,此人卻是在最後時間崛起,在時代末年崛起……超乎想象的速度!」

老人淡淡道:「所以,你懷疑是他?可是,真要是他,他會輕易暴露本名?」

「真亦假時假亦真!真真假假,讓你們摸不清頭腦……也許就是他的目的!」

虛影好像對蘇宇相當了解,又道:「若是蘇宇的話……他可能有些盤算。拳聖幾人的隕落,是否和他有關?他好像繼承了之前文鈺的一些傳承……他既然來了,是否會主動去救援文鈺?」

老人微微皺眉:「一個半年前不到16道的修者……」

虛影淡淡道:「在萬界封鎖的情況下,他都能短短時間超越所有人……何況,他開了天地,有足夠的時間,自然可以迅速強大……而此地的蘇宇,也開了天地……」

「萬界的天地和此地的天地不一樣!」

老人說了一句,又道:「當然,我不和你爭!你既然懷疑,那肯定也有你的道理!幾日後,便要在永生山召開禁地之會……我也會去,那時候,蘇宇可能也會去!這一次,法的目標是擊殺文王,吞噬文鈺……而我們的訴求,那就是對付死靈之主和這蘇宇,他是不是萬界的蘇宇,其實都一樣!」

虛影微微點頭,不過還是補充一句道:「那也要謹慎一些,尤其是拳聖幾人出事,也許和他有關,法這邊……也要小心一些,免得出現一些意外。」

老人失笑:「法再怎麼說,也是一尊合一境,還是那位的得意門徒!拳聖這邊,也許是法翻臉了,也許是他們那邊的人翻臉了……和蘇宇,真有關係嗎?」

老人覺得虛影重視蘇宇沒問題,可自己嚇唬自己,一個勁地拔高對手,這就不好了!

一個半年前16道都沒有的修者,你一個勁地拔高……是故意嚇唬人嗎?

讓我覺得,萬界不好對付,必須要全部聽你的?

「你注意一點便是!」

虛影也不再說,他知道,有時候你說再多,其實用處不大。

說太多了,反而讓人厭煩,反而讓人不以為然。

任何人都是如此!

也是,一個半年前16道都沒有的修者,你誇上天去,對這些跨入32道以上的強者而言,都不值得去在意。

可虛影還是隱約覺得……可能真的和蘇宇有關係!

他沒再提,看到了就知道了。

……

而此刻的蘇宇,自然不知道這一切,可他知道,到了如今這個時候,各地都是暗流洶湧!

三門要開,各大強者都有自己的盤算。

而他自己,跨入了32道,雙天合一,雖然不是徹底融合,但是也只有34道之力,距離真正的無敵,還有一些路要走。

實力才是根本!

當然,腦子也是個好東西,光有實力沒腦子,那也做不成事,這兩者都是極其有必要的。

可如今,短時間內,蘇宇其實很難提升實力了。。

哪怕他把永生山的六脈之主都給融了天地,大概也難以增加一道之力了,越往上,越難!

否則,早些年就跨入超等的死靈之主,不會到現在在此地也只是35道。

那些早些年成為禁地之主的存在,有些進入32道之後,就再也不提升了。

32道后,納道入體,提升起來難度飆升。

就在蘇宇和文王他們喝酒的時候,一道聲音傳來:「我要融合天地了,來看看嗎?」

時光師的聲音!

她恢復好了,花了三天時間。

此刻,距離禁地之會只有4天了。

而今日,時光師要融合天地了,她和法爭鬥了多年,最終是她贏了。

文王看向蘇宇,笑道:「去看看?」

雖然不是開天,可這也是時光師融合整個天地,若是觀摩一下,也許也有些收穫。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那就去看看!」

蘇宇笑道:「我也想看看,她融合了整個天地,能達到什麼實力?若是能達到36道,那就賺了,若是不行,只有35道的話……恐怕是不敵一些強者的。」

比如空,石,穹……

穹之前是35道,但是,那是萬界十多萬年前的事了,現在不清楚。

空的話,他壓制了死靈之主,死靈之主雙天合一才戰勝了對方,代表對方要比35道更強。

法之前想吞噬時光師,其實就是想更進一步,成為那幾位那樣實力的存在。

但是時光師能否全盤接收,這是個問題,還有個問題,法畢竟消耗了太多的天地之力,時光師能強大多少,是一個未知數。

……

帶著這樣的興趣,蘇宇、文王、武王一起朝地下走去,如同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,外面是禁地,而地下,其實才是開闢的天地!

這好像是另外一個空間!

廣袤無邊,此刻,倒是有些春意盎然,有花有草,主要還是有大量的動物,看樣子,是時光師將自己的養殖園給放出來了。

此刻,天地中央,時光師穿著白袍,長發只是簡單地紮起,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。

很活潑!

第一感覺,便是活潑,心情愉悅的那種。

時光師是個很好動的性子。

遊盪萬界,在時光長河中遊盪,駕一艘孤舟,看到哪裡有人快死了,就去收屍……她也是個可怕的存在,被萬界一些頂級強者忌憚了無數年。

很多人,其實是懼怕的。

蘇宇倒是沒那種感受,他也不需要懼怕。

而且,蘇宇也知道,其實很多時候,殺人的事,未必是時光師做的,可能是獄王冒充她做的。

此刻,看到蘇宇幾人來了,時光師笑容燦爛:「哥哥,太山哥哥……蘇宇小朋友……」

蘇宇笑了笑,也不生氣,背負雙手,一臉淡然:「過河拆橋了?之前可不是這態度。」

時光師笑的燦爛:「你好古板無趣!」

古板?

蘇宇古板嗎?

那倒沒有,但是見了時光師,他總是想起一個哭泣的時光師和一個吃著羊排的時光師,看著來氣!

不給好臉色!

時光師笑嘻嘻道:「感覺比我哥還老古板,不能多笑笑嗎?」

蘇宇笑了!

燦爛無比!

看著她,笑的愈發燦爛,時光師瞬間無聲,半晌,沮喪道:「算了,你笑的好賊,和我哥他們幹壞事的時候,笑的一樣!」

文王也笑了:「瞎說!善意的笑容,讀書人,豈會做有辱斯文之事?」

蘇宇默默點頭,對的。

時光師也不理會他們,很快,兩本書浮現,一本是萬法冊,一本是她的時光冊。

「法的天地大道數量不多,但是很強!」

此刻,時光師看向蘇宇:「若是法的天地,和我哥,還有星宇大哥他們一樣,那我們的天地,就是多而雜,但是不精通!」

「所以,我們需要一些人填充大道之力,而我哥和星宇大哥,其實不太需要,因為他們的大道本身就不弱。」

時光師又道:「嚴格來說,時光萬道,潛力會更大!但是,實力未必強!」

蘇宇默默點頭。

他的道,和時光師的的確類似。

當然,主要核心大道,也許有些區別。

蘇宇笑道:「你的大道,核心難道是吃?」

「……」

時光師不樂意了,「論道呢!別想著吃!」

蘇宇無語。

時光師繼續道:「法開天地的時候,開道不多,他一直想吞噬我,其實是為了時光冊中的一些大道種子,大道之基!」

「而時光冊正本中的大道之力,具備一些他們所謂的陽間之力!如此一來,吞噬融合,陰陽合一,大道更強!」

蘇宇點點頭,這次倒是沒再說什麼。

文王也點點頭道:「所以,你現在融合天地,也是雙天合一……」

他剛說著,時光師搖頭道:「也不算是,其實,我不太喜歡這種融合,融合法的道。所以我有一些想法,一方面是不想打破我時光冊中的大道平衡,一方面是想進行一些分割……」

這一刻,蘇宇和文王都微微皺眉,看向時光師。

時光師笑道:「我的想法是這樣的,互補,互拆!」

蘇宇來了興趣:「什麼意思?」

「法的大道,上百條,每一條大道都很強大……」

她看向蘇宇:「你的天地之力,其實我也探查了一番,但是,大道均衡差距很大,而且,你我大道之力,很類似,我有些想法……你現在不是開720條陰間大道嗎?那盡量給你湊齊720條差不多強大的陰間大道,法的一些大道,和你現在一些不太重合的大道,你可以抽走!」

她又道:「而你替換下來的一些大道,我也需要,可以納入我的大道體系!」

她有看向文王:「而我哥……可以做一個收破爛的!」

文王嘴角抽搐。

時光師卻是不在意他的態度,繼續道:「蘇宇,大道不在於多,不在於一條大道的強大,而是在於一個均衡,不失控!這就是所謂的木桶理論,你有些道太弱,其實影響了整體!有些道太強,你也未必可以發揮出來全部大道之力。」

蘇宇微微點頭。

不過還是皺眉道:「可就算如此,也做不到全部的均衡!」

時光師嘆息:「廢話,肯定不行啊!所以,你是不是大道修鍊多了,忘了功法了?」

蘇宇一怔。

時光師又道:「我看你開天,肉身開天,360元竅、360神竅開天!蘇宇,一竅一道,不是你這麼用的!」

她看向蘇宇:「你學過功法嗎?」

廢話!

蘇宇想著,忽然眼神閃爍,時光師笑道:「懂了嗎?」

蘇宇恍然,一臉震動,半晌才點頭:「你覺得……這樣也可以嗎?」

「當然!」

時光師笑道:「學過五行神訣嗎?」

蘇宇點頭。

「你五行神訣,你都知道,當然也知道,36神竅為一法,可分可合,五行合一,那就是一套完整的五行神訣!那我問你,是五個36神竅的修者聯手強大,還是一個180神竅的五行神訣強者強大……一切都建立在差不多的基礎上。」

「當然是180神竅的強大!」

蘇宇想都不想,時光師又笑道:「那我問你,這些神竅都蘊含一樣的能量,為何拆分成五個,就不如一個強大呢?」

蘇宇揚眉:「因為五套體系,自然不如一套體系完善!」

「那我再問你,既然如此,你為何將你的720道,拆分成了720個體系,就算融合,也只是雜亂地融合呢?」

時光師一臉無語:「你既然懂這個道理,為何做起來卻是很差呢?」

蘇宇欲言又止……

文王此刻也微微挑眉:「文鈺,你的意思是,蘇宇開天方法不同,所以,他可以重新編織天地之道?」

時光師一臉無語:「哥,你也傻了嗎?為何不可以?」

文王苦笑:「不是,我們都沒這方面的經驗,我們開天的手段,融合天地的手段,其實和蘇宇都一樣,都是混雜融合,而按照你的意思……不是這樣。」

時光師再次無語:「我覺得,蘇宇肯定沒看過我時光冊副本的完整版本!」

蘇宇一愣,什麼意思?

時光師看向蘇宇:「因為我發現,你編織大道,其實融合順序和我的不一樣,其實,我是按照順序排列的,也就是說,當初你要是按照順序,從第一頁開始,到最後一頁……其實是自成體系的!」

文鈺解釋道:「為了推演這個順序,我是花了很多年時間,一點點地去推敲的!」

蘇宇愣住了,下一刻,忽然有些無奈,有些抓狂,苦笑一聲:「你的意思是,你的時光冊頁面排序,是有根據的?而不是胡亂排序的?」

時光師翻白眼,一臉鄙夷……等看到蘇宇要變臉,這才很快收回,點頭:「那當然!作為一個好的廚師……咳咳,好的讀書人,你讀書,你給書頁排序,難道不按照順序來?而是隨便一頁頁的放置?」

蘇宇尷尬,是的,我的文明志就是這麼弄的啊!

當初為了編織大道開天,蘇宇差點失敗了,後來,藍天挺身而出,用他的分身,為蘇宇一次次嘗試,炸裂了許多分身,導致藍天重創。

而那時候,蘇宇真的沒想到,時光冊其實是按照順序排序的!

他以為和自己一樣,就是隨機的!

這下子,文鈺愈加鄙夷了,「那也好意思說是讀書人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臉色發黑:「那我也成功了!」

「所以雜亂無章,和法一樣,和我哥也差不多……」

文王聳肩:「別說我,我的還好,而且我開天時間早,沒什麼經驗可以借鑒。」

對這個妹妹……他也沒無奈,傳音蘇宇道:「我妹,讀書的話……可能比我多一點,我們當年搶……借回來的萬界書冊,她幾乎都看過……是個有文化的廚師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語了,你妹的本職,是廚師嗎?

而此刻,一旁,武王有些煩躁道:「阿鈺,說話直接點!」

「……」

文鈺鬱悶,但是太山哥哥也為了救自己,付出了很多,她雖然覺得自己說的很透徹了,可此刻,還是一點點掰碎了道:「我的意思是,功法無數,最簡單的功法,9竅聯合就是一種功法!蘇宇現在開720條大道,但是他每次出手,效率其實很低,正常情況下,720條大道一起爆發……他浪費了大半的實力不說,其實都內耗掉了!」

「可現在,我讓他9竅聯合,形成一種大道功法,那這9竅,就比單獨的9個竅穴爆發的實力要強大!」

這個道理,大家其實都明白。

成體系的,比不成體系的要強!

文鈺繼續道:「不止他,凡是開天者,其實都可以如此!當你無法一瞬間掌握所有大道之力,同時爆發,還能具備絕對的效率的時候,那就拆分掌握!我哥應該很擅長這一道,他掌握筆道的時候,其實就研究過拆分之法……不知到了天地的時候,為何就不再研究了……」

文王欲言又止,廢話,還是有些不同的,何況,我也沒太多時間啊!

這些年,不是忙著救你嗎?

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閑!

而蘇宇,眼神卻是雪亮道:「所以,你現在的意思是,我可以先湊齊一部功法的道,比如36竅功法,36條大道,進行重新編織,讓這36條大道,爆發出比之前更強大的力量?這樣,一點點地去加強,發展到72竅,108竅……一直到我能施展大周天功法,720竅穴大道同時爆發……我就可以發揮出比現在強大幾倍的力量?」

「對啊!」

時光師點頭,嘆氣道:「可我發現,你們都是蠻子,為何你們總是想著,一起去爆發呢?我這些年,能抵禦法,以三成天地之力,抵禦法的七成天地之力,就在於此!因為我比他更能發揮天地之力的作用和效果,否則,我早就被他吞了好不好?」

蠻子?

這是蘇宇和文王,第一次被人罵蠻子!

被鄙視了!

蘇宇張了張嘴,無言以對。

我一直罵別人蠻子,但是,今日我居然被時光師罵我蠻子了……

我他么還沒辦法辯駁!

蘇宇半晌才道:「我覺得大道和竅穴之力,其實還是不同的……」

「當然不同!」

時光師打斷道:「所以,你有些竅穴的大道排序,其實就是錯誤的!你就是蠻子,讓大道野蠻地生長!你之前說,你天地大道結合,是一道門……那我問你,你發揮出這道門的作用了嗎?」

蘇宇一愣。

時光師繼續道:「其實,按照我的一些推測,當你真的720竅穴大道結合,呈現出一道門的時候,這道門……是極其恐怖的!如同三門一樣,封印時代,無所不能!哪怕沉眠的門,你現在可以匹敵任何一位門嗎?」

不能!

「所以,你就是蠻子,有問題嗎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一時間很無奈,很沮喪,艹!

我被打擊了!

可我,無話可說。

時光師繼續道:「你的720條大道,其實有些是不需要的,或者說,你不應該飢不擇食,什麼道都融!而是根據需要!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可我萬界大道,其實不是720條……」

時光師心累了,無奈道:「你怎麼是個木魚腦袋呢?萬界的大道,其實收集齊全了,應該是3600條,達不到一萬條!所謂萬道,只是虛指!而3600條……你還不懂嗎?」

蘇宇臉色微變:「你的意思是……一竅五道,其實,到了萬界,我是可以壓縮大道,五道合一的?」

「當然!」

時光師點頭:「所謂3600條大道,其實可以壓縮,壓縮到720道,然後,720道壓縮到360道……就和當年開天門一樣的!」

她看向蘇宇:「大道其實也是融合的,和竅穴融合是一個道理!當你大道合一,蘇宇,這就是時光長河!」

她手指天空:「這就是時光長河中,河水萬道合一,你知道嗎?」

蘇宇心中劇震!

一瞬間,無數念頭浮現,時光長河……大道合一……萬道混雜……

他當初其實還在思考,自己的天地,萬道涇渭分明,為何時光長河的河水,萬道之力混雜的很,但是又很均衡!

但是,蘇宇沒深入去想。

可現在……他忽然懂了!

就和當年合竅一樣,合一竅,而道,也是合一道,合道到最後,化為時光長河,真正的長河。

時光師,在理論上都已經走到了時光之主那個層次的。

而蘇宇,其實差了一籌!

此刻的蘇宇,忍不住看向時光師,一時間,心情那叫一個複雜。

時光師說的其實不多,也很簡單,但是,卻是為蘇宇梳理出了一些大道體系。

此刻,時光師繼續道:「我曾研究過死靈之主的死靈天地,其實,他也在進行一個合道的過程,和死亡、毀滅、破壞的大道有關的大道,他都在合一……但是,他可能沒有這個概念,沒成體系,但是他是知道該如何修鍊的,如何走的,所以,死靈之主是極其有天賦,有智慧的……」

死靈之主的大道,在蘇宇看來,其實相當簡單,不完善……可如今再回頭去看……

死靈之主能成諸天第二人,蘇宇覺得,不是運氣。

而是這位,他其實知道自己的方向,但是,他缺乏一些能力,將這個體系,整理出來,整理成理論,算是實幹派,而時光師是一位理論派的強者!

這時候,文王也是眼神微動:「阿鈺,你已經完成了道的體系?」

文鈺搖頭:「還沒有,我正在推導,推演,壓縮!這些年,其實我也沒都閑著,有空的時候就會進行一些壓縮,大道匹配,但是我現在,只能將大道擴展……比如,我可以做到360道的同時爆發,但是,我無法做到將這360道壓縮成36道……我正在朝多的方向發展,但是,接下來我要做減法……做減法,其實更難一些!化繁為簡,在修鍊體系中,是一件比創造更難的事!」

此刻的文鈺,還在做加法,可就算如此,也走在了蘇宇前面。

這時候的蘇宇,不再和文鈺斗什麼氣了,帶著一些嚴肅:「那你做加法,現在做到了什麼地步?」

文鈺笑了笑:「1200道!」

蘇宇深吸一口氣,「這麼多了?」

文鈺卻是搖頭:「不多,反而很少,接下來我要朝3600道努力,然後開始做減法……時光之主才是真正的厲害,天才,絕世強者!」

她有些佩服道:「他才是真正的至強者,他已經簡化到了一道!而死靈之主,他的死亡大道中,道也許不多,他做的加法也許沒我多,但是,他已經在做減法……他也是天才,但是他理論不行,我看他的天地,其實不太完善,還有,他現在減到了極致,因為大道不完整,其實他很難再減下去了!」

蘇宇點頭:「對,所以他現在希望再做加法,將和生有關的大道,都給加入進去!然後再去做減法!」

文王接話道:「其實這樣難度很大,因為中途加入了一些大道,也許還要推翻之前的大道……」

三人聊的熱火朝天,此刻,甚至忘記了文鈺要融天地的事。

蘇宇也顧不上了!

文鈺的一番話,瞬間讓他打開了一個新天地,自從到了規則之主境,其實蘇宇都不太會修鍊了,摸著石頭過河,主要還是剝奪別人大道強大自己。

自主修鍊……蘇宇只能進行一些大道融合,但是不成體系。

可今日,文鈺正在說著開天者的體系!

一個完整的體系!

大框架其實都做好了,如今,需要做的只是一些填充。

天才!

是的,這一刻蘇宇覺得,文鈺才是真天才,他之前就覺得時光師厲害……嗯,不錯,之前就是這麼覺得的,現在證明,他蘇宇眼光還是不錯的。

時光師在修鍊一道上,的確就是天才!

這一次討論,足足花了一天時間。

蘇宇其實還想繼續下去,武王卻是憋不住了,不得不咳嗽一聲提醒道:「幾位,時間不夠了!」

在這關頭,這幾位居然聊的忘乎所以!

當然,關鍵在於,我有些格格不入!

上次也是!

蘇宇他們幾人聊的忘乎所以,忘了自己,這次又是!

你們這麼看不起武夫嗎?

欺負人啊!

當然,武王其實也一直在聽,記下了所有的話語,他是強者,有些東西哪怕不懂,但是記下來沒問題。

不止如此,他甚至其實偷偷地在完成他自己的自傳,或者說日記。

這其中,記錄了太多的東西!

包括很多強者天才的論道,包括文王、人皇這些人對大道的闡述和理解,以及蘇宇、文鈺這些人之前的話,他其實都有記錄。

我是不行了……但是,我的後代,或者若干年後,誰能拿到自己的日記,那武王相信,這是一本超越一切功法的至寶!

因為,這裡記錄了他和一些絕世天才的點點滴滴,他不懂,那沒事,後人能懂就行!

一整套的完整理論,所有論道的過程……

武王都在記錄!

當然,這事沒告訴任何人,他得自己偷著記錄下來,畢竟還有一些人的黑歷史,他可打不過這些人。

這本日記中,記錄了許多人智慧的火花碰撞。

聚集了多個時代的天才大道理論!

文王、蘇宇、時光師、人皇、獄王、死靈之主……

一個又一個絕世天驕,在他的書中,留下了燦爛的一筆。

這一刻,武王迅速在腦海中刻錄下了這一幕,今日幾人聊的,他聽懂了,但是無法有切身體會,但是他相信,若是有絕世天驕,今日這一切,一定會對對方有極大的影響。

三大天才,三大開天者齊聚,敞開了談,比上次和死靈之主論道,更要乾脆和直接,因為都沒什麼隱瞞。

上次,三人還有些隔閡,隱瞞了不少關鍵信息。

而此刻,蘇宇真的有些意猶未盡,等聽到武王的提醒,不得不壓下心中的渴望,有些不舍道:「那就先談到這,文鈺,你先融合天地,我先梳理一下我的大道,你說的對,我的大道之力,太過散亂……我先把9道融合的路走出來,這個難度不大……開了頭,後面就好辦了!」

而文王也迅速道:「阿鈺,你和蘇宇先弄,但是剩下的一些雜亂的道,可以先剝離大道之力給我……我現在有時間了,可以嘗試著開天,開陰間天!」

他還是決定了,先當個收垃圾的!

但是,他開天動靜一定很大,想到這,他又道:「我可以先準備,不一定要馬上開,但是關鍵時刻,我可以直接開,如此一來,陰間天開闢成功的話,那接下來,我也有些把握!」

這個不需要蘇宇他們幫忙了,他自己完全沒問題。

文王可不是武夫。

而文鈺,此刻一臉得意,有些猖狂囂張的樣子,點點頭:「行,你們好好努力!蘇宇,你呢,還是要低調一些,我的本事,你學到了三成罷了,不要覺得自己很厲害,知道嗎?要謙虛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嘴角抽搐,硬是沒法反駁!

這一刻,忽然覺得,自己這個讀書人……其實很多東西都建立在時光冊的基礎上,而時光冊,是時光師的!

他其實沒做到青出於藍而勝於藍!

時光師若不是被困,恐怕早就完善了她的體系,在萬界開出了強大無比的天地!

時光師見他沮喪,笑了!

讓你狂!

這下不狂了吧?

手中浮現一個大雞腿,塞到蘇宇嘴裡,笑嘻嘻道:「多吃點,吃了補腦子!現在腦子不夠用,沒關係,遲早你會和我一樣聰明的!」

蘇宇無語,不理她,轉身去邊緣地帶,完善自己的大道體系了!

而時光師,猖狂得意的笑!

忽然有種鎮壓全世界的感覺!

而文王……也是無奈,不吭聲,算了,給她得意去。

這一刻,武王在自己的日記上書寫了一行字——時光師文鈺,論道大勝,蘇宇黯然落淚,文道痛哭流涕,狀若瘋狂……

PS:下一章8點左右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09章 時光師大勝(求訂閱)

93.5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