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0章 人門(求訂閱)

第910章 人門(求訂閱)

梳理大道。

文鈺只是給出了一個體系,一個理論,其實也是萬界的功法理論,只是前面的開天者太少,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,也很少會彼此交流,所以並未有成熟的開天體系出現。

而時光師,她不一樣,她是看過不少天地的,而且和法的天地糾纏多年,所以這些年才梳理了這個開天體系。

而蘇宇和文王,欠缺的其實就是一個引子。

因為他們都太忙,沒時間去思考,當有了實力之後,唯一的想法就是爆發更強的實力,大道合一這個道理大家都懂,所以蘇宇和文王,其實都在走這條道。

但是,這樣的話,難度會提升許多。

強行融合大道的意思!

而今,時光師的理論,其實也充斥著一些文王的體系,文王的理論,因為文王曾經的學生,推演過大道拆分法,將筆道拆分成99枚神文體系。

而這個體系,其實也來自文王。

只是文王這些年來,沒時間去整合,蘇宇看著時光師大笑的樣子,微微搖頭,又看了看不遠處笑呵呵地看著妹妹的文王,也笑了起來。

時光師的理論,其實借鑒了他,但是這位好像並不在意,倒是有些欣慰的感覺。

文王對時光師,倒是有些對女兒的意思,長兄如父,他對時光師顯然是極其疼愛的,否則,不可能這些年明知道法是為了纏住他,他照樣入瓮,甘心入瓮。

浪費了他無數時間,否則文王只會更強大,而他放棄了萬界,放棄了自我提升,只為了在外圍幫文鈺拖延時間。

這一刻,蘇宇默默看著。

這就是萬界的情!

七情六慾,這就是親情,文王哪怕修鍊到了這個地步,依舊被情所俘。

蘇宇正看著文王,文王也朝他看來,笑了笑,微微點頭。

蘇宇也笑了笑,微微點頭:「文王早日開天,早日強大,早點回萬界!萬界還有人等著文王呢!」

「大哥那邊不著急。」

「沒說人皇,說的是南王。」

「南王……」

文王愣了一下,半晌才道:「死靈界那位?「

「對!」

「……」

文王看著他,若有所思,半晌才道:「從你的語氣中,我感受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意味。」

蘇宇笑了:「南王挺好的,現在復生了,又不是死靈!」

「……」

遠處,武王繼續默默聽著,我好像聽懂了,這一次我懂了!

蘇宇,是不是在萬界幹啥了?

要給我找二嫂?

而文王,顯得有些心累。

懶得理會,默默閉眼,默默感悟大道,老子又沒開口,你說了不算,蘇宇這傢伙,是不是借我之名,勾搭了南王,讓人給他賣命了?

可能性極大!

因為,扯虎皮,是一位讀書人經常會幹的事。

不當人子!

兩人說話間,時光師開始正式融合天地了,兩本書冊,漸漸靠攏。。

一縷縷大道之力被抽離!

但是,時光師不是所有大道之力都要,也不是所有大道之力都吸收,一些不需要的,或者會打破她大道平衡太多的大道之力,她都在摒棄。

這些,一部分會給蘇宇,一部分蘇宇不需要的,會給文王。

而蘇宇,也開始梳理自己的大道。

開元九竅!

這是修鍊過程中,第一時間會修鍊的九個竅穴,眼竅、耳竅、鼻竅、口竅、百匯、紫闕。

眼竅納日月或陰陽,口竅納吞噬,百匯納聚元,紫闕納精神,耳竅納探聽,鼻竅納聞嗅……

這些,蘇宇都做了一些梳理。

之前開天的時候,其實他也有梳理過,但是沒有現在這麼清晰,各種竅穴,對應匹配大道,而大道匹配之後,還要根據是否能融合,再進行二次篩選。

此刻的蘇宇,不斷進行調整。

一些不需要的大道,其實可以將其融合到一些匹配的大道之中,這樣的話,可以空出一些竅穴位置。

這一刻的蘇宇,也在強化自己。

而時光師,挑挑揀揀的,將一些不需要的大道之力直接丟出,整個天地中,一波波的大道之力洶湧澎湃,席捲而來!

……

「法主在融合文鈺嗎?」

此刻,地面上,六大脈主都陷入了沉思中,禁地在微微顫動。

而有人卻是在思考……到底是法主融合文鈺,還是……文鈺融合法主?

不敢深想!

這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!

但是此刻,大家別無選擇,無論誰融合誰,短時間內,永生山還是永生山。

而這時候,山外,其實有一些散修開始匯聚了。

禁地之會快開啟了!

……

永生山之外。

禁地強者還沒來,不過大量散修開始匯聚了,別看蘇宇收服了不少,殺了不少,可整個門內世界很大,他之前解決的也只是禁斷峽谷以及一小部分外來者。

8道以上散修,都可參會,這也讓永生山外的散修越來越多。

不過大多都是成群結隊的來,因為文王還在附近,文王和法上次交手之後就安靜了,大家也沒在意,這倆這些年交手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也許文王又再次蟄伏了。

而此刻,散修中,有人開口道:「我們都到了,禁地之會很快也要開啟了,結果永生山山門緊閉,咱們不會就在這開會吧?」

「咱們散修就別抱怨了,大人物不來,人家能給你開山門?」

「可散修也是修者,何況,這次不少16道之上都來了呢!」

「……」

散修中,有人不太樂意,有些不滿。

這樣不滿的情緒,也在蔓延著。

都快開始了,散修們提前到來,各自在一方也是大人物,結果在這,門都進不了!

與此同時。

虛空角落處。

幾道人影浮現,此刻,都有些遲疑,幾人都是散修裝扮,有老人有女人,這時候,有人傳音道:「散修有些躁動,感覺有點像人門的手筆……或者其他禁地想做點什麼?這是慫恿散修對永生山出手不成?」

「不管他們!這些都是小事,現在的關鍵是,日月到底在不在這邊,上次三重天地衝擊,代表三位強者在萬界有天地,文王、死靈之主……那最後一位是誰?」

「是和法交手的時候,忽然爆發了三重天地……你們覺得,法會不會出事?」

「……」

這一刻,幾位偽裝成散修的強者,都皺眉不已。

「始祖剛復甦一些,就被死靈之主擊傷,再次沉眠,沉眠前留下的信息太少,但是沒說法出了事情……應該沒事吧?」

「當日死靈之主忽然對空的人出手,其實也是個問題……感覺有些內在聯繫,而那蘇宇……之前並未出現,你們覺得,是否是這蘇宇之前出手了?」

「……」

幾人看著眼前緊閉山門的永生山,都很沉重。

出師不利!

始祖剛復甦一些,就被三重天地衝擊,死靈之主甚至親自出手攻打,無奈之下,只能再次進入沉眠中。

而今,對永生山的情況,他們也一無所知。

「人門的勢力,各大禁地之主,還有其他人……亂七八糟的!麻煩!」

幾位強者,看著永生山,也未貿然過去,現在散修太多,進去的話,被人看到了不妥。

「若是日月來了,不知道法有沒有成功?」

「成功了的話,也未必會聽話……這傢伙有些反骨!早就看出來了!」

「……」

他們在議論著。

而就在此刻,遠處,也有一道道人影混在散修中出現。

這些人,都很安靜。

觀察著那些散修。

一位可能是頭領的強者,在一些人耳邊傳音著:「注意觀察,看看是否有人道聖地的傢伙來了,這麼大的事,他們不可能不來人!」

「人道聖地的傢伙,影像我給大家看了,但是強者改變太簡單,但是記住了,人道聖地,而今人道八部,只有日月星、天文明六部還在。另外,便是那位的四位門徒……法是其中之一,另外三位,行蹤不明……主要尋找八部領袖!」

「這些人,特徵還是有些明顯的,仔細觀察,還是可以看出一些區別,非陽間人,也非陰間人……」

這位首領不斷叮囑著,讓這些人去找尋人道聖地的強者。

他們不信,人道聖地不來人,必須要掌控清楚才行。

……

混亂,混雜!

這就是山外的散修勢力。

而此刻,天穹山,天穹山主微微凝眉:「永生山不給面子?」

法好像不太給面子!

說了,來我附近開會,可永生山好像沒有挪移的意思,這麼不給面子的嗎?

「劍尊!」

一聲輕喝,劍尊瞬間浮現,天穹山主冷冷道:「再去一趟永生山,告訴他們,不來我這開,那這禁地之會……就別開了!」

「諾!」

劍尊迅速應聲,巴不得馬上出去一趟,要不要去一趟萬劫山,自己兒子還在那邊呢。

等劍尊迅速消失,天穹山主看了看遠處,西邊盡頭,那邊,有一道門戶若隱若現,並非真門,而是一道天門投影。

距離真門極近!

此刻,天穹山主皺眉,忽然看向身邊門戶,冷冷道:「那邊,到底誰的天地之力在滲透?」

搞啥呢!

天門內都快成馬蜂窩了,誰都要戳個洞想進來。

「我怎麼知道?」

「……」

天穹山主暗罵一聲,你怎麼可能不知道!

很快,天穹山主幽幽道:「我好奇一件事!」

「什麼?」

「你兄弟快死了,他妹妹快死了,我看你一點不著急,你這是什麼情況?」

古怪!

一定有問題!

星宇的兩個結拜兄弟在這,一個兄弟的妹妹在這,這一次禁地之會,說白了,兩個目的,一個是對付他們,一個是商討出天門后,如何對付萬界。

這麼大的事,人皇卻是不太關心!

「我有什麼辦法?」

人皇無奈:「你要不讓開,給我進去,我去殺了那些傢伙……你看如何?」

「呵!」

不可能!

人皇無奈道:「你不讓開,我能怎麼辦?我現在不比當年,實力恢復不多,超等都不是,如何和你匹敵?穹,你一天到晚守著我,有意思嗎?」

「很有意思!」

天穹山主呵呵一笑,正笑著,忽然微微凝眉,下一刻,一道人影迅速飛來,術堂堂主迅速飛來:「山主,山外有人求見!」

說著,還看了看洞開的天門投影,再看看山主,還抱著那塊大印把玩呢。

最近山主和人皇聊的不錯啊,都給大家一種錯覺,這倆好上了,人皇就差降臨此地和山主拜把子了!

見鬼了!

以前吧,山主看到人皇開啟天門投影,也聊幾句,不過聊完了一般就會過河拆橋,一拳打爆天門投影,不會給人皇在這停留太久的。

他心中想著,也不敢亂說話,最近,其實他也覺得,人皇其實還是不錯的人,和咱天穹山也沒太大仇怨……

這個想法,有時候自己想想都覺得可笑。

有仇!

當然有,這傢伙釣走了咱們附近的所有附屬勢力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很快又化為一種想法,其實也不是解不開的深仇大恨,也沒什麼,越是在這,他越是覺得,人皇其實還可以,為了萬界,也算是殫精竭慮了……

狗屁,我管他付出多少幹嘛?

術堂堂主沒再去想。

而穹,眼神變幻,淡淡道:「人門的傢伙,膽子不小,我討厭這些傢伙,居然還敢來我這,也不怕我殺了他們!」

人皇笑呵呵道:「要不見見,聽聽說點什麼?」

人門的傢伙……人皇對他們也很感興趣!

「呵!」

天穹山主冷笑,下一刻,忽然道:「也好,見見,讓他上來!」

「諾!」

術堂堂主也沒在意,等飛下了山,忽然覺得無語,人皇說見你就見?

咱們山主,真要和人皇勾搭不成?

不過別說……勾搭上了,也沒什麼。

很快,他飛到山門之外,看向門外一道虛影,帶著一些鄙夷和不屑:「算你運氣好,山主剛好有空,跟我來!」

「多謝!」

他的面前,是一位黑袍修者,戴著面具,術堂堂主有些不屑:「來了這,還遮掩面貌,見不得人嗎?你們這些傢伙,鬼鬼祟祟的!」

這人門使者也不生氣,笑聲輕柔:「見笑了,畢竟是為第三方效力,也擔心被人看不順眼,直接給殺了。」

術堂堂主也懶得再說,帶著對方直接朝山頂飛。

也不擔心什麼。

能在天穹山干點什麼,甚至是對付山主,那也不需要如此了。

很快,山頂到了。

隔著老遠,一股氣息溢散而來,轟隆一聲,氣息震蕩黑衣人,哪怕黑衣人也很強大,此刻也被壓制的頓時吐血,都沒來得及說什麼,已經被壓制的伏地!

穹的聲音帶著冷漠:「跪下說!沒規矩!在這,有你直視本座的資格嗎?」

「不敢!」

黑衣人也不再反抗,匍匐在地,不敢多看,不敢抬頭。

天穹之主也是霸道的主,這一點,大家都知道。

他也不多說,不拐彎抹角,直接道:「大人,人門中有大人想和山主合作……」

「什麼實力?」

天穹山主淡淡道:「低於36道,讓他滾蛋,沒那個資格!」

「這……我不知……」

「混賬!」

「轟!」

黑衣人直接被壓在了地上,骨骼寸斷,穹的氣息強悍無比,帶著冷意:「你們以為本座是誰?是條狗也配和我談合作?不知實力,對方算個屁?也有資格派人來找我?」

就是這麼猖狂!

實力弱了,都懶得搭理你!

黑衣人臉色劇變,急忙道:「大人息怒!小人背後那位……實力很強!哪怕在人門中,也是頂級存在,至高無上!」

「呵呵!」

穹冷笑一聲:「至高無上?笑話!真以為本座對人門一無所知?開天時代被封印,這些狗東西又不是沒出現過!可惜,開天時代,人心太散,開天亡於內訌!否則,人門能匹敵開天時代嗎?那也難說!當年黑暗中,有幾道身影曾出手過……本座一劍斬殺了一位,大概就是你口中的至高無上吧!」

黑衣人膽寒,不敢多說,急忙道:「此事小人不知,大人,此次合作,小人的主上誠意很足!」

「誠意?」

穹笑了:「本座還需要什麼嗎?」

任何誠意,都不算什麼。

黑衣人急忙道:「主上讓我告知大人,真的……真的誠意很足!若是大人答應合作……主上會想辦法,將那把劍,送給大人!」

轟!

一股氣息滔天!

穹氣息爆發,帶著一些冷意,看向黑衣人,冷冷道:「什麼劍?」

「開天之劍!」

「笑話!」

穹怒了:「當我是白痴嗎?那柄劍,當年就破碎了!」

這關係到他的來歷,是的,開天之劍上的神文。

和豆包他們類似,他其實算是一種大道之靈,和開天之劍關係很大,算是一體的,他也是一枚劍道神文成道,強大無比!

可惜,當年那柄一劍開天的神劍,最終在開天後崩碎了,他這枚神文才能飛出神劍,化為大道,化為大道之靈,才能一步步走到今日。

「小人不敢欺瞞大人!」

黑衣人緊張道:「是主上說的,主上讓小人給大人轉達他的誠意。開天之劍確實崩碎了,主上說,但是當年大人化道之後,開天之劍的殘骸,再次聚集復原了,雖然沒了大人加持,沒了時光之主加持,遠不如當年……可一旦大人拿到了這柄劍,大人必然會比現在更強大!」

這一刻,穹臉色微變:「復原了?」

他皺著眉頭。

而此刻,人皇傳音道:「你覺得他們會把這樣的東西送你?」

「用你提醒?」

穹哼了一聲,皺眉,再次看向黑衣人,冷冷道:「你家主上,叫什麼?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怎麼,連名字都見不得人?」

黑衣人遲疑了一下,還是道:「主上被人尊稱為鴻天大聖!」

穹嗤笑一聲:「還大聖……這個本座倒是知曉一二,身份不低啊,昔年,本座斬殺黑暗中那傢伙,臨死的時候倒是放了狠話,讓誰誰大聖來找我報仇……這麼說,大聖,是人門中最強的存在了?」

「是!」

「鴻天……」

穹摸了摸下巴,笑了:「大聖……有意思!這麼說來,這一次,人門還真費心了,連大聖都出現了,當年開天時代覆滅,我們那麼強,你們好像也沒大聖本尊降臨……只是來了一些32道的,藏在黑暗中搞鬼……」

「昔年,倒是地門的白痴出力不小,可惜,地門強者被殺的差不多了,兩敗俱傷,連地門本尊都受傷不輕……」

他說起了一段往事,天門時代覆滅的往事。

正如蘇宇他們所想,每個時代的覆滅,都和上個時代有關,上個時代想要回歸,不過天門時代,那時候,地門和人門都有一些動靜,可結果是兩敗俱傷,地門沒能復甦,天門也被封印了,人門乾脆沒怎麼露面。

如今,三門齊開,恐怕比上個時代還要兇險,當然,越往後的時代越難,一下子需要面對三個時代。

穹沉吟一會:「開天之劍復甦后,被他拿走了?」

他當年剛從劍中離開,也沒顧得上那些,等到後來懵懂中有了些意志,他再去尋找,殘片已經消失了,他以為早就遺落了。

可現在,有人告訴他,那柄劍還在!

屬於時光之主的劍還在!

對穹而言,這柄劍若是在,那對自己還是有很大幫助的,甚至發揮出比現在強大許多的戰力。

「那鴻天,想如何合作?」

穹淡淡問了一句。

黑衣人急忙道:「主上對大人沒太多苛刻的要求,只要大人做到三點,主上便願意將神劍交給大人。」

「這麼簡單?說說看!」

穹來了興趣,黑衣人急忙道:「第一,請大人斬殺法!」

穹頓時皺眉。

「繼續!」

「第二,請大人斬殺萬界的星宇!」

此刻,穹身旁,人皇聲音再次浮現:「這傢伙過分了啊,讓你送死!你來殺我,不是送死嗎?太過分了!」

「……」

穹無語了,殺你要是可以換來神劍,老子馬上宰了你!

「第三呢?」

「第三,請大人斬殺死靈地獄的死靈之主和蘇宇……」

穹微微一愣:「這他么是兩個人!」

「主上說,蘇宇只是附帶的……大人殺他很輕鬆!」

「呵呵!」

而人皇,卻是陷入了沉思,殺蘇宇……居然在人門的計劃中,這是蘇宇暴露了,還是如何?

四個人,法、人皇、死靈之主、蘇宇。

人皇和死靈之主是實力強大,這個不說,法是天門的門徒,背後靠山強大。

而蘇宇……真的只是附帶的?

還是說,人門其實察覺了什麼,所以想讓穹殺了蘇宇?

而天穹山主,此刻也是冷笑連連:「好大的口氣!三個要求,不難?不難的話,你讓這鴻天自己去殺!」

黑衣人急忙道:「大人,主上這邊會派人協助大人的!關鍵時刻,會有強者相助!」

「那星宇在萬界,如何殺?」

「天門將開,只要大人出了天門,斬殺了對方……那主上很快就會將神劍拱手送上!」

「空口承諾,就讓本座為他賣命?可笑!」

「並非如此!」

黑衣人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,急忙道:「當年神劍斷裂,後來復原,但是沒了大人在,也沒那麼堅固了,主上的意思是,若是大人完成一個條件,他便贈予大人一部分劍身……等到完成了所有條件,他會送給大人所有劍身!」

說著,他又道:「只要大人答應合作,很快,主上就會命人送來一截劍身……當做見面禮!」

穹臉色微變。

不是空口承諾,只要自己答應,對方馬上會讓人送來一截劍身!

他眯了眯眼,黑衣人繼續道:「馬上禁地之會開啟,其中變故不少,這時候,其實也是最好的時機!只要大人振臂一呼,我想,殺別人難,殺死靈之主和蘇宇不難,他倆敵人眾多!」

黑衣人迅速道:「只要大人願意出面,空大人一定也會出手,其他禁地之主,也會出手……圍殺兩人,難度不大!一旦成功,必然送上第二截劍身!」

超級巨大的誘惑!

神劍!

開天神劍,嚴格來說,都能說是穹的本體。

當然,現在他脫離了。

可是,真拿到了,他一定會更強大的!

此刻,天穹之主看著黑衣人,眼神閃爍不定。

要求很高!

可是,高才正常,不高才不正常。

開天神劍,時光之主的兵器,不殺這幾個人,對方也不會送給自己。

就在他思考的時候,人皇傳音道:「那是你自己的東西,你還要別人送給你?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,人家是強盜,強盜拿著你的東西,讓你給他賣命……你還思考什麼?不是第一時間就該想著,如何把這個鴻天引誘出來幹掉嗎?」

「你還真去思考,殺四個人難度多大?」

「我的天,穹,你腦子進水了吧?」

「這筆賬不會算嗎?殺四個人,可能有四次死亡危機,我就不說了,你來的時候,我大概恢復了,你覺得你能贏我?死靈之主,你能穩贏?開玩笑,我巔峰期都不敢和他較勁……還有法,他背後可是有門的存在……你還得罪了門!」

「可鴻天,哪怕強大,也只是一個人,殺他還是不殺他,一次的事!」

「當然,我建議你現在答應下來,先把第一截劍身拿到手再說……至於守諾……那是對君子的,對方是強盜,他奪了你的本體,你還和他守諾?當然是拿來一截算一截,也好確定一下真假。」

「……」

穹頓時陷入了沉思中。

先答應下來,然後辨別神劍真假,這不好吧?

我可是很守諾的!

可星宇說的也有道理,對方是強盜,奪取了我的本體,我現在就算反悔殺了他,也是正常的。

一時間,他覺得人皇說的還是有點道理的。

殺其他人,冒險四次。

最後一次,對方還未必給,也許還得和鴻天大戰一場……那還不如一開始就和他大戰一場!

而此刻,人皇又給他出主意道:「他們這麼說,代表這鴻天在這還有合作的強者,也許就是禁地之主!與其給他賣命換來寶物,不如強殺或者捉拿他的屬下,逼迫他交出你的本體!你可是頂級強者,你是主動去拿回來,還是被動等人賞賜你?你身份多高貴,時光之主的劍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……他有什麼資格讓你辦事?」

穹冷冷傳音:「閉嘴,你少激將本座!」

罵歸罵,還是覺得有道理!

就是!

這什麼鴻天,哪來的資格讓自己給他賣命?

可笑!

自以為是!

具體什麼實力還不清楚,還未必有我強,也敢讓我給他賣命?

可笑的傢伙!

「捉拿他的屬下,他能交出我的本體?」

「當然!若是抓住一位禁地之主,他都不願意交給你……代表什麼?代表他根本不會在意合作夥伴的死活,他在意的只有他自己的利益……那你覺得,他會將你本體真的給你?不可能的!因為你拿到了神劍,可能具備了殺他的實力,他敢給你?所以,最後一次,他百分百不會把本體給你的!」

人皇說著又道:「還有,他說劍存在,那就真的存在?也許只有幾小片了,先拿一片忽悠你賣命!你殺一個算一個!這麼多年了,都沒找你,現在忽然拿這個找你……我懷疑,可能就是不久前,在哪意外弄到了一些殘片,忽悠你的!」

「……」

好有道理!

人皇這腦子,倒是轉的快!

穹不斷思考著,傳音道:「那若是對方真的有全部碎片呢?」

「殺了他啊,奪取他的寶物!」

「他在人門中……怎麼殺?」

人皇傳音道:「人門也有安排的,你不斷殺人門的人,殺光了,殺光了他們的一切布置,也許人門不止一位大聖……都有布置!反正你見了人門中人就殺,殺到人門主動求你別殺了……你告訴他們,只要鴻天交出劍,你就不管這些了,否則一直殺,進了萬界都要殺他們……那些人也許會聯手逼迫這鴻天把劍交給你,這叫迂迴戰術!」

人皇說的興起,又道:「就這麼干,我保證,對方不止一位大聖……否則,人門就一位大聖,也沒法和天門鬥了……」

天穹山主若有所思,好像……不錯的樣子!

人皇繼續給他出著主意,很興奮,瞌睡來了送枕頭啊!

就差一個契機了!

現在機會倒是來了,快打起來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永生山,文王和蘇宇再次匯聚,文王開口道:「那這次開會,你就偽裝成人門使者……」

說著,他倒是沒什麼感覺,蘇宇忽然有些不太自在。

咋了?

偽裝成人門使者,有問題?

忽然感覺有點危險的樣子!

……

而此刻,天穹山主陷入了沉思中,殺人門中人,不斷的殺,殺的對方不得不妥協?

不錯的樣子啊!

人皇說的對,對方布局無數年,現在自己一通亂殺,殺的對方計劃全部都被打破了,能不認慫?

考慮一會,他看向眼前的黑衣人,淡淡道:「先送一截劍身來,否則,誰知真假?讓鴻天讓我看到誠意!」

此話一出,黑衣人大喜!

這是代表有談下去的希望了!

他馬上道:「小人馬上稟報主上,大人稍候,我去去就來……」

「滾吧!」

黑衣人不敢多說,迅速離去!

而天穹山主,陷入了沉思之中,看來此次禁地之會,的確不得太平了啊!

PS:老了,連續不間斷碼字太累太累了,第三更爭取12點之前吧,要是沒有,那就等明天吧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10章 人門(求訂閱)

93.6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