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2章 禁地之會(求訂閱)

第912章 禁地之會(求訂閱)

(腸胃不好,拉肚子,蹲坑半小時)

永生山挪移到了天穹山附近。

這也代表,禁地之會即將正式開啟。

……

死靈地獄。

巨大的死靈地獄,此刻也在死靈之主的催動下,挪移天地,朝永生山那邊飛去。

死靈地獄中。

死靈之主看著剛回來的蘇宇,皺了皺眉:「這一次,你的目標是什麼?」

「殺仙祖,殺武主!」

蘇宇沒說太多,平靜道:「在一群禁地之主的環視下,做到斬殺兩位禁地之主,然後最好的結果是其他人不敢招惹,最差的結果是被人追殺……甚至是斬殺!」

死靈之主微微皺眉,沒說什麼。

過了一會,開口道:「其實未必需要在這時候下手,等禁地之會結束了,再做也不遲。」

「不,渾水才能摸魚!現在是最亂的時候,也是最好的時候。否則平日……現在魔祖他們死了,各大禁地警惕無比,再想暗殺誰……難如登天!」

人聚齊了,危險更大,這個道理,蘇宇懂。

可是,現在天門將開,你再拖,可能就沒有機會了。

大家都防著你,嚴防死守!

倒是此刻,也因為人多,大家才會有和死靈之主一樣的心思,這麼多人,你敢殺我?

你敢動手?

也只有這時候,這些人才是最好殺的。

死靈之主沒再說什麼,只是默默看著前方。

進入天門世界無數年,而今天門將開,也是他等待的機會。

此刻,他忽然說起了一些和禁地之會不相干的事。

「蘇宇,你可知道,三門開啟,其實也是機緣。」

蘇宇默默聽著,機緣?

上次問過死靈之主說的機緣是什麼,他說猜測有什麼大機緣,卻是沒說具體。

會有什麼機緣?

死靈之主沉默了一下,繼續道:「三門開啟,天門正在朝長河下游移動,人門朝上游挪動,過去、未來、現在合一!長河被壓縮,萬道被壓縮!各種時代聚於萬界……那時候的長河,為唯一長河!」

「所以三門開啟的那時候……時光長河是有邊界的!」

死靈之主說著,再看蘇宇,蘇宇皺眉看著死靈之主,半晌才道:「前輩的意思是……」

「你知道,我為何要進入天門嗎?只是單純的為了開一個陰間天地?」

蘇宇沒說話,難道不是?

死靈之主繼續道:「我有雄心壯志,我曾推演過,時光長河平時是無法吞噬的!可當三門聚集,將長河壓縮,天地唯一……那時候,其實萬界就是一個真正的完整天地!既然是天地,就能侵吞!」

「文鈺能吞噬法的天地……而我們這些人,其實都誕生至時光長河,實際上,我們和時光長河還是有關聯的,所以那時候,我們也許也能吞噬時光長河,超越自我,成為真正的至高無上者!」

他帶著一些憧憬:「所以,我當年進入天門的目的,其實很簡單,我要奪取時光長河!」

蘇宇吸氣!

「前輩……還真是雄心壯志,時光長河可不好吞!」

「你不震撼於長河壓縮后可以吞噬?」

死靈之主見他只是驚嘆自己的心思,忍不住說了一句,這就是他多年來的目的,蘇宇不驚訝?

蘇宇笑了笑:「也驚訝,但是也不驚訝!我記得辰說過,當年前輩提過這事,說三身法,三身在過去、未來、現在,三身維持長河三方,壓縮長河,吞噬長河……所以不算太驚訝於前輩的心思,只是沒想到,前輩當年就想著這事,果然霸氣!」

「你不心動?」

死靈之主看著他:「你要知道,時光長河才是天地間最強、最完善、最圓滿的天地,一旦吞噬,那萬界便是你主宰,那些修道者,大道都在你掌控之中,哪怕是超等,納道入體,其實也難逃過你的掌控!」

「前輩有頭緒了?」

蘇宇問了一句。

死靈之主遲疑一會,還是繼續道:「有一點!但是還不算太完善,時光長河太強,難奪!奪取后,時光之主是否會出現,也是一個疑問。還有,人門這邊,缺乏一些了解,人門的目的又是什麼?實力如何,暫且也是不太清楚。」

「前輩和我說這些……」

「沒什麼!」

死靈之主沒再說什麼,只是隨意一般,淡漠無比地丟下了一句:「我想開生死,完善生死,就是為了更有把握去吞噬長河!」

他只是告訴蘇宇,你想殺仙祖,幫我涅槃重生,完善我生死大道,那我更有把握去吞噬長河了。

而長河只有一條,當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,你也是開天者,你就不心動?

你就沒想過,吞了這萬界天地?

化為自己的天地!

三門開啟,是機緣,是機會!

而蘇宇,卻是不太在意,只是笑道:「各有各的機緣,我很少惦記別人的機緣,但是不見得沒有自己的機緣,前輩不用太擔心我會搶奪你的機緣……何況,也許前輩也沒那麼容易拿到。。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無言以對。

而就在這一些,天地顫動了一下,地方到了。

此刻,整個永生山四周,一座座禁地浮現,將永生山包裹。

蘇宇一眼掃了過去,禁地還不少。

光他知道的,就有龍域、刀域、神域、長生天、武域、天穹山、萬獸山……

大大小小的禁地,此刻一個個趕到。

有的散發出強大的氣勢,有的倒是平靜無波,毫無波瀾,有的則是禁地光輝不強。

蘇宇看著一座座禁地,想到了文王他們之前說過的一些話,打造禁地,是因為禁地可以穿梭天門,在天門開啟的時候,可以完整穿越過去。

所以,禁地也不是誰都能打造的。

一些30道或者31道強者打造禁地,也有一些特殊之處的。

此刻,蘇宇一眼掃過,看到的禁地加上死靈地獄、永生山,已經有14家了!

這很可怕!

魂域、落魂谷、魔域、拳域都已經覆滅,否則,都有18家了!

而就在此刻,蘇宇忽然飛出!

下一刻,遠處,一座巨大的城市凌空浮現,城中也有大量強者。

城中一座巨山佇立,山上也有一座宮殿。

萬劫!

這座集合了幾大破碎禁地的萬劫山,此刻也打造成功了。

蘇宇進入的剎那,天地之力覆蓋四方。

之前只是單純的一座虛空城,瞬間化為一座禁地,懸浮在天地之間,四周,一些強者臉色冷漠,萬劫山蘇宇!

「拜見劫主!」

山下,大量強者,紛紛呼喝!

有蘇宇之前收服的人,也有後期加入的一些散修。

而今,光是他萬劫山中,一等就接近30位,這也是一些禁地的標配。

加上萬劫山,足足15座禁地懸浮。

而禁地,其實也有強弱之分。

蘇宇的萬劫山一至,直接朝死靈地獄附近的一座禁地飛去,那禁地中,一尊強者瞬間浮現,面帶凝重之色,蘇宇聲音傳盪四方:「滾開,此地我萬劫山要了!」

那座有些暗淡的禁地,在停留了瞬間,消失在原地,出現在另外一片空地,因為此地禁地之主,只有31道。

弱肉強食!

蘇宇比他強,他沒有選擇。

而就在萬劫山即將降臨的瞬間,忽然,虛空劇烈波動,一座如同猛獸的大山覆蓋而來,萬獸咆哮,「萬獸山降臨,退開!」

空!

萬獸山!

顯然,對方很可能是故意的。

正如蘇宇逼迫別人離開,此刻,萬獸山強大,也在逼迫蘇宇離開。

「滾開!」

這一刻,一股死氣席捲而來,死靈之主冷漠道:「你要和我當鄰居嗎?空,要不繼續玩玩?」

萬獸山上,身體巨大的空浮現在山頂。

空,是一頭有些特殊的巨獸。

有些像犀牛,又有些像猛虎,好像集合了一些古獸的特徵,巨眼中帶著一些冷漠和血氣,有些森冷。

頭上,有一隻獨角。

而上次,也是這隻角,頂穿了死靈之主,所以這隻角也是極其強大的兵器。

而就在此刻,遠處,龍域震蕩,鳳域震蕩。

幾大禁地,紛紛震動!

一股股強悍的力量席捲而來。

萬獸之王!

天地間,第一頭古獸。

雖說平日里這些獸類不一定會親如一家,可關鍵時刻,還是抱團的。

眨眼間,一股股滔天之力震蕩起來。

雙方角力!

就在這時候,一聲輕笑從永生山中傳盪而出:「諸位,此次還有散修前來,莫要讓散修看了笑話!萬劫山畢竟只是新立,哪怕背靠死靈地獄,可獸王畢竟是前輩……蘇宇,我看你還是讓一讓!」

法的身影浮現在永生山之巔,目光看向萬劫山中的蘇宇,淡淡道:「天門世界,實力為尊!你蘇宇,要不進入死靈地獄,哪裡都可佔據!既然已經獨開禁地,萬劫山……想要和萬獸山分個勝負嗎?人,貴在有自知之明!蘇宇,囂張跋扈,也要看地方的!」

蘇宇冷漠道:「你在指使我?」

法聲音宏大:「莫要壞了規矩!雖說這個世界,早就沒了規矩,可禁地還有規矩!你蘇宇,若是能勝獸王,你就是要佔了永生山的位置……那也隨你!不能,那就消停點!非要讓大家聯手給你點顏色看看嗎?」

此刻,一座座禁地,氣息震蕩,有人冷笑:「蘇宇,還不退開!」

蘇宇臉色難看,冷冷掃了一眼四方,下一刻,冷哼一聲,禁地穿梭,從原地退開,落到了仙祖所在的長生天附近。

附近,那生氣勃勃的長生天中,仙祖看了一眼蘇宇,微微凝眉,沒再說話。

而此刻,整個禁地環繞布局,也漸漸成型。

內外,天穹山也在包裹之中。

以永生山為核心,接著,外圍一圈,此刻只有死靈地獄、萬獸山、天穹山三家。

而蘇宇這些人,在第二層。

第三層,才是32道之下的禁地。

最外圍,是大量散修!

很多很多!

而這些散修,此刻也都很激動,一個個東張西望,有些興奮,禁地很多,關鍵是,這禁地之會才開始,只是一個佔位,差點就引發了幾大禁地廝殺。

而就在此刻,死靈之主冷漠道:「石沒來?」

石可是頂級存在。

剛說著,一座巨大無比的巨山,從天而降,一瞬間降臨天地!

第四座強大的禁地降臨,東南西北四方,四大禁地佔據。

一聲帶著古老滄桑的巨聲響徹天地:「來的不算遲吧?」

「不遲不遲!」

永生山中,法笑道:「來的剛好!」

說著,環顧一圈,笑道:「只有16家嗎?」

加上石的天石山,只有16家禁地。

內圍加上永生山有5家,中間7家,外圍還有4家。

滅了四大禁地,多了一個萬劫山。

而這16家,代表12位超等,4位在山內可戰超等的存在。

此刻,蘇宇也看了一眼,就這麼多嗎?

死靈地獄、永生山、萬劫山不算的話,就13家?

其中還有4位非超等的存在。

不止吧?

有禁地沒來?

蘇宇對禁地數量了解的不多,死靈之主了解一些,但是也沒全部探查過。

隨著法的問話,仙祖淡淡道:「魂域、落魂谷、魔域、拳域都沒了!昔年,葬土谷也覆滅了……有些人來了這,就是禍害,永恆不滅的禁地,也滅了五家了!」

而這,幾乎都和死靈地獄有關。

當然,拳聖不知道是什麼情況,也不知道怎麼死的,但是,大概率死在了永生山這一片,這一點倒是有些猜測。

可能和人門有關!

滅了五家,而今,的確只剩下這麼點禁地了。

蘇宇沒說話,只是有些意外,就這麼多了嗎?

沒隱藏的了?

我還以為好幾十家呢,結果現在除了他們,其實就13家了?

這也不多啊!

別忘了,還有4家沒到32道呢,到了32道的,除了蘇宇他們,就9位了?

這數量有點少啊!

蘇宇心中犯起了嘀咕,原以為天門強大……也就這樣嘛!

曾幾何時,9位超等,蘇宇都覺得少了。

何況,其中還有空、石這樣的存在。

當然,算下來,其實還有,比如天門!

而天門內,人族當年的八部首領,就沒一個跨入超等的?

蘇宇不清楚,也許有,也許沒有,但是此次都沒出現。

……

冒充法的文鈺,對法很了解,此刻,聽聞此言,笑的和法如出一轍,開口道:「既然到齊了,那就進入正題!此次協商的,主要便是三門將開的事!」

文鈺朗聲道:「想要離開這個破滅的世界,重新制定秩序,逃離滅世之危,那諸位只能齊心協力!萬界不說,地門也好,人門也好,都是我們回歸的威脅!」

有人冷冷道:「知道是威脅,那就少和人門勾搭!」

法和人門有勾結,誰不知道?

文鈺也不在意,輕笑道:「必要的借力還是有需要的,沒有人門……那如何讓萬界的文武二位入瓮?他們不入瓮,萬界可能會多出兩位合一……若是文鈺也沒入瓮,萬界會多出三位!人門雖是我們的對手……但是,必要的時候,借力一二,也是有必要的!」

此刻,文鈺好像完全化為了法,笑容燦爛道:「當然,這些都是小事……先不談這些,此次禁地之會,先將一些瑣事解決了!」

文鈺看向外圍:「散修倒是不少,8道之上的,我看了一下,來了有300多位……25道之上的都有數位……好像比當年少了一些,看來,這些年日子還是不好過!」

外圍,散修數量不算少,300多位。

這可不是一般的散修,而是最弱都在8道以上的修者,這都不算禁地強者,算上的話,數量翻倍都不止!

換句話說,一等二等的,門內恐怕上千!

這才是可怕的地方!

光是蘇宇這邊,一等二等的都有五六十,其他禁地,只多不少。

足足16家呢!

而這,也是開天時代的全部積蓄了。

在那個時代,誕生了太多強者,不過隨著滅世之危降臨,大量的強者死亡隕落,如今,其實不如當年的巔峰期了。

此刻,空淡淡道:「法,散修這邊,都是小事,分配一些出去的名額便是……」

限制出去的人,也是為了防止這些人亂殺。

萬界強者就那麼多,奪取了大道,那其他人就不好奪取了,當然,萬界也有硬骨頭,需要散修出力,所以必須要限制名額,只讓一部分精銳替他們賣命。

文鈺笑道:「這個我知道,不過還是要商討一下,各家強者都多,出去的名額有限……一窩蜂地都出去了,那不亂了套?出去多少,分多少名額,包括禁地名額……如何分配,還是要好好協商一下的!」

說到這,文鈺又道:「散修們,也不能一點機會不給,否則,我們出去了,他們亂了,那也不是好事!」

「你的意思呢?」

神祖問了一句。

文鈺笑道:「門內的規矩不多,簡單一些!散修們想出去,還是要看實力!300多位散修,8道到15道的,固定一個名額,16道之上的固定3個,25道之上的,5個!」

「不過……」

文鈺笑呵呵道:「還是要給大家一些機會!剛好我們也看看散修的實力!再設500名額,散修們靠實力來奪取!不止散修,禁地這邊也可參與一下……」

法淡淡道:「禁地修者,有些多年不曾戰鬥了,就當練兵吧!太弱了,也沒必要帶出去!」

「具體的不說,禁地能拿到多少名額,看禁地實力,擊敗了同層次的散修,散修拿多少,禁地拿多少……不至於禁地還不如散修……」

她說了一陣,最後永生山大開,一座天地高台呈現,她笑道:「散修都進來切磋一番……若是死了,大道之力我就笑納了,諸位道友,不會介意吧?」

她看向眾人,帶著一些笑容,「此次永生山能成為舉辦禁地之會的禁地……我也有一些私心,若是被殺了……還望諸位不要介意……借用一下大道之力,幫我壓制一二文鈺,之後,也好徹底解決這個麻煩!」

她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,散修入永生山廝殺,死了的,大道之力她就收了,目的是為了壓制文鈺,侵佔文鈺的天地之力。

此刻,禁地之主們,都陷入了沉思中。

而外圍,散修們也有混亂。

其中,有幾位強大的存在,此刻有人高聲道:「法主,切磋倒是沒什麼,可是……為了一些名額,難道還非要分個生死不可?」

文鈺淡淡道:「那倒不用,可修者之戰,生死無常,誰知道有沒有人會下殺手……說不殺你,你信嗎?我信嗎?想要出去……那就出全力!活著拿名額,死了,那也別浪費了!」

一些散修有些騷動起來,有人有些不滿意,有人直接道:「非要進入永生山切磋嗎?」

誰知道會不會被法給弄死了!

文鈺淡淡道:「我說了,死了……別浪費了!與其溢散大道之力在虛空,不如貢獻給我……當然,本座也不是一點不付出!凡是贏了的,最後我也會有些賞賜!」

她說的直接,目的也很明顯,大家反而安心一些,否則,還得擔心有什麼陰謀。

不過,也有禁地之主一級的強者,沉聲道:「法,何必那麼麻煩,不如邀請我們進入永生山,聯手幫你壓制文鈺算了!」

「那不太好吧?」

文鈺輕笑道:「總得給我一些機會,自己解決的機會!」

「法,此次禁地之會,以永生山為核心……你可別忘了,之前你答應我們的事!」

文鈺淡淡道:「當然沒忘,若是散修們死的少,或者無法壓制文鈺……那隻能寄希望於諸位,文鈺的時光冊,陽間大道不少……那時候,大家自然都有機會分杯羹!」

他們這些人,當眾聊著散修們的生死,一點不顧忌,也讓那些散修有些抑鬱。

可是,沒辦法!

此刻,有散修也有些憋不住了,迅速道:「諸位大人,天門開啟后,難道非要限制大家出入嗎?一起出去殺敵,不是更好嗎?」

文鈺冷冷道:「你說的都是廢話!萬界的規則之主,可能都不過百!而我門內,有多少?成千上萬!誰去殺?誰去奪那陽間之道?如何分配?不限制一下,到最後,倒是我們自己內亂了!到時候,哪怕殺光了萬界之人,也許我們也無法徹底復甦……想徹底恢復成陽間狀態……也許只能選擇殺弱者,自己削弱實力……」

「你們要知道,當三門開啟,萬界的肉,是有限的!不是無限的!第一批出去的人,最危險,但是機會也更大,強大自己的機會!真正脫離滅世危機的機會!這樣的名額……你們覺得可以隨便給?」

文鈺再次道:「若是沒名額……任何人不得出天門……也許,只能和這滅亡的世界,一起毀滅!」

此話一出,一群人心中驚懼。

任何人不得出入?

沒名額……豈不是必死?

此刻,大家都有名額了,固定的名額,還有一部分給出來的名額,只要自己一個人出去……好像也不需要奪取吧?

而文鈺,好像知道他們的心思,幽幽笑道:「禁地的名額,也有限制!擊殺或者擊敗散修……那散修的名額,就歸了禁地!不是我們不給你們機會,而是機會需要你們自己把握!」

有散修沉聲道:「那禁地,是讓同層次修者出戰?否則,禁地之主出戰,那我們乾脆認輸好了,不要這個名額了,反正都是死!」

「當然是同層次!」

文鈺笑道:「要不要切磋比試,你們自己決定!不願意的,現在離開,名額收回,你們可以安心在門內過下去!」

過下去?

怎麼過?

當三門合一,此地必然會離開大量強者,這個過程中,大量噬蝗出現,那門內根本無法阻攔,死定了!

出去了,還有一搏的機會!

他們根本無法選擇!

而就在這時候,蘇宇忽然插話了,笑呵呵道:「禁地打散修,可沒顧忌!散修反擊,卻是顧忌不小!又不敢殺,殺了又怕被報復!我倒是葷素不忌,一些人,若是逼急了,殺了禁地的人……沒關係,投靠我萬劫山好了!我來庇護你們!」

此刻,死靈之主也淡淡道:「修鍊死靈大道的,也可投入我死靈地獄!」

此話一出,一些散修臉色微變。

有些心動!

是的,禁地的人出手,他們沒顧忌的,可我們,卻是有很大顧忌,不敢殺,殺了怕被報復!

至於萬劫山,雖然剛成立,可收的都是散修,反而沒太多的忌諱。

不過散修也知道……很危險!

果然,有人冷笑一聲:「萬劫山……能存在,能活著出天門再說吧!」

散修們心一下子都冷了,也是,萬劫山,可是很危險的,被各大禁地針對的存在。

蘇宇不以為然,淡淡道:「希望你們別步了落魂谷和魔域的後塵!」

此刻,他知道文鈺的心思。

先解決散修!

最好能納入天地,在各大禁地眼皮子底下,先強化自己一波。

散修雖然不強,可也要看數量,三百多位二等以上的強者,真聯手起來,也是一股不弱的勢力,只是缺一位禁地之主級的存在罷了。

而禁地,對散修其實不看重。

既然如此……蘇宇不介意收攏一批。

而文鈺引誘對方進入永生山,也沒安好心,當然,沒暴露之前,她大概不會下手,可一旦暴露……這些人進入她天地,不死也得脫層皮!

他們正說著,那邊,空有些不耐煩,冷冷道:「散修這邊都是小事,速度解決!解決完了,分好了名額,散修該做什麼做什麼去!」

此次前來,還有其他幾個大事要做。

比如文鈺,文王,甚至包括死靈地獄的事!

一群散修罷了,空還沒看在眼中。

出去也好,不出去也好,又能如何?

按照一些人的想法,散修還是在這等死算了!

一個名額都不給!

畢竟,萬界的生靈雖多,可強者不多,殺一個,就少一個坑。

文鈺笑道:「若是諸位沒意見,那不如先把散修的事情解決了?都是我門內中人,雖不入禁地,那也是一個時代的存在……何必斷了大家希望?」

此刻的她,倒是有些給散修做主的意思,哪怕她要散修自相殘殺,和禁地廝殺……散修們也忽然覺得,法其實還是不錯的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散修當中,幾位老者也一直在觀察文鈺,此刻,有人傳音道:「幾位,法……你們有沒有覺得不妥當?」

「不妥當?」

「沒覺得……但是沒看到日月,你們看到了嗎?」

「沒有!」

「……」

幾人說著話,有些凝重,日月去哪了?

……

而另外一邊,也有人傳音道:「黑月不在!永生山到底發生了什麼,現在誰也不清楚,不知是隱藏了,還是……消失了?要不進入探查一下?既然法讓我們進去……也是探查的機會!」

「……」

……

這些人在說著,而在場的一座禁地中,一位禁地之主腦海中浮現出一人的聲音:「注意一些!這蘇宇……可能就是萬界的蘇宇!不是最好,是……就危險了!」

太可怕了!

此刻,之前浮現的那道虛影,聲音都帶著震動。

因為他看蘇宇,其實有些眼熟,哪怕此刻的蘇宇,和萬界時期的樣子有些差別,可強者是看氣質的!

這個蘇宇……很可能就是萬界的蘇宇!

這樣的結果,才是最可怕的!

那位老人,臉色也微微一變,傳音道:「真的?」

「我不敢百分百確定……但是可能性很大!」

老人眼神微變,若是真的,那的確太可怕了,一個半年前不到16道的修者,現在成了合一境的強者,這其中蘊含著什麼,誰都知道!

一瞬間,禁地有些波動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也微微皺眉,好像有人在窺探我……窺探的人不少,可是,那種感覺,又很特殊,好像不是存在於這個空間的窺探!

「人門的人?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,在場的,有人門的使者,是那位使者窺探我,還是人門中的存在?

他也注意觀察著,黑月的上級,到底是誰?

黑月被他折磨了好幾天,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,此刻,蘇宇還無法鎖定到底是誰,是人門在天門中的代言人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12章 禁地之會(求訂閱)

93.8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