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3章 混亂的場面(求訂閱)

第913章 混亂的場面(求訂閱)

先解決散修,再對付禁地之主。

計劃,正式開始。

散修們無從選擇,只能選擇交手,奪取或者被奪取名額,出去的名額。

出去的遲,只有死路一條!

很快,一部分散修進入永生山,對強者而言,時間不是問題。

……

而此刻,蘇宇卻是隱約覺得被人盯上了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隨著散修入場,一處禁地中,盤坐山巔的老人,腦海中再次浮現出虛影的聲音:「應該就是蘇宇!他進來了,突破了……若是如此……麻煩大了!」

老人對萬界的蘇宇不了解,只是凝重。

而虛影則是迅速分析道:「蘇宇和死靈之主勾結上了,那他一定會找文王和武王!而他,也一定會救援文鈺!」

老人傳音:「所以這次他是為了救援文鈺而來?」

「不不不……以蘇宇的性格,會謀而後動,不動則已,一動……必然會超乎想象的快!我們回溯一下最近的事情……法和文王戰鬥,而死靈之主開始對付光明聖虎……之後,死靈之主和空大戰,文王和法的戰鬥,沒幾個人在意……」

「沒多久,拳聖三人隕落,黑月消失!」

「人門來援的強者,全部死亡或者消失……」

虛影不斷回溯著這些時日發生的事,繼續道:「而在那之前,蘇宇並未出現,直到死靈之主和空打出了真火,蘇宇這才出現,忽然殺入龍域,殺了幾頭巨龍,吸引大家注意……那我問你,在他到來的時候,法和文王還在戰鬥嗎?」

老人迅速回想,不記得了!

真的不記得了!

因為當時空和死靈之主戰鬥的動靜太大,大家都去關注對方了,而沒有關注文王他們這邊,因為文王他們和法戰鬥太多次了,大家懶得去看。

「你看永生山的那些修者……」

虛影提醒了一句,老人迅速朝永生山看去,沒看出什麼,六脈脈主都在,至於六脈之下,老人不會太在意的。

有什麼問題嗎?

老人仔細看了一會,沒發現什麼問題。

虛影再次道:「注意看,看他們看法的眼神……」

老人仔細觀察,他沒去觀察法,因為法是強者。

而六脈脈主,倒是不算什麼。

他仔細觀察了一陣,隱約好像看到了什麼,很快道:「有些……懼怕?」

是的,懼怕!

奇怪嗎?

不奇怪!

脈主懼怕法,也正常。

「不不不……問題在於,六大脈主和法相處了無數歲月,一般情況下,相處這麼久,只有敬畏、崇拜、渴望……懼怕也許會有,但是法也並非反覆無常之輩,不曾聽聞胡亂殺戮麾下強者……既然如此,麾下強者,為何會懼怕呢?」

此時此刻,懼怕,其實是一種不太正常的情緒。

虛影唏噓一聲:「不對勁……小心一點了,這法……還真是法嗎?文鈺,到底有沒有脫困?蘇宇在那個時間段,到底在哪?」

老人心中震動:「你的意思是……法……可能出事了,眼前這人,是文鈺?」

不可能吧?

甚至有些不可思議!

「我不敢確定,但是,如果法的對手是萬界的蘇宇……那就有可能!」

虛影迅速道:「萬界的蘇宇,擅長的便是這些,擅長以小博大,擅長謀而後動……他貿然來參加禁地之會,是很危險的,如果此人就是,那他此刻應該知道,他和死靈之主來這,是極其危險的!」

這麼危險,還是來了!

那代表什麼?

代表,他還是有所準備的。

什麼樣的準備?

法,是文鈺!

而文王和武王,應該都還活著,可能就在外圍接應。

如此一來,少了法這樣的強敵,加上大家不知道,一旦出事……別看蘇宇這邊人少,很可能會出大麻煩!

虛影不在乎天門中的強者死活,但是,天門強者死多了,那就麻煩大了。

萬界的實力,會迅速提升上去!

老人傳音道:「你和天門不是有一些聯繫嗎?和法之前也有一些溝通,能想辦法確認法的身份嗎?」

當年文鈺被誘入法的領地,和天門有關,也和人門有關。

而虛影,其實就是幕後黑手之一。

當年各方難得達成了一致,決定要對付萬界強者,消滅萬界強者,尤其是你幾個名氣極大的傢伙,為後來謀划。

虛影,也是參與者之一。。

虛影考慮了一下,「我和法,只有過一次隔空對話,和天門那位,也是如此!不過想確定法的身份……也不算難!哪怕文鈺和法共掌天地,但是她不是法,不可能所有事都知道。」

虛影傳音了幾句。

……

而此刻,散修們雖然不太樂意,但是,還是開始了他們的所謂切磋……實際上相當兇殘,散修們出手很警惕,抓不住機會,並不會貿然出動,可一旦看到了機會,下手極其兇狠!

而此刻,禁地之主們,只是將這當成了一場大戲,當成了開胃菜,大家各自看著,有些還在閑聊,等看到有趣的戰鬥,才會抽出目光去看幾眼,心情好了還會點評幾句。

這就是門后的世界,殘酷無情。

而此刻,文鈺也在看著。

多死點!

死的越多越好!

門內皆是敵人!

就在她看著比武的時候,忽然,外圍禁地中,一位禁地之主,輕聲笑道:「法,這些年你不會一點沒壓制住文鈺吧?」

文鈺笑了笑:「還行!」

老人笑道:「那就好,我現在有些好奇,文鈺的時光冊中,還有多少陽間之力?」

「很多,怎麼,你感興趣?」

文鈺笑了起來:「急什麼!我這次既然召集大家來永生山,若是不得已,我自然會讓大家出手解決這個麻煩!」

老人微微點頭,又笑道:「法,這次成功了,你還是最大的受益者!當年文鈺進入天門,還是我第一個遭遇她,結果你這傢伙,倒是搶的快,等我想出手的時候……她已經一頭扎入你的禁地了!」

文鈺想了想,是嗎?

當年自己誤闖天門,第一個遇到的是這傢伙?

好像是!

隱約看到過,但是沒太在意。

文鈺笑了笑:「運氣!」

「那可不是運氣!」

老人感慨一聲:「還是看實力的!我倒是想奪走,你倒好,萬法域一出,連我也有些難以攻破……」

文鈺笑了笑沒說什麼,這個她不清楚。

她闖入瞬間,就被法給困住了,之後的事,她哪裡能知道。

法和對方發生了爭執嗎?

誰知道呢!

除了法和這老人,大概也沒人知曉吧。

文鈺笑而不語,倒也沒覺得有什麼。

而老人,也一臉平靜,心中卻是震動,不是法!

果然,這不是法……既然不是法,那是……文鈺!

老人眼神有些變幻,其他人沒太在意他們的對話,閑著也是閑著,聊聊也正常,難得有機會聚聚。

遠處,神祖笑道:「咒,當年還有這事,你怎麼沒提過?」

「小事罷了!」

咒!

此刻,蘇宇其實也在觀察四周,聽到神祖對對方的稱呼,蘇宇才知曉,這是哪一處禁地,之前倒是猜到了,現在確定了。

枉死城的禁地之主咒。

也是一位頂級,但是又低調的存在。

實力好像相當強大,據說,可能達到了33道甚至34道,具體是不是,這些禁地之主多年不出手,蘇宇也不清楚。

這位,也在中間一層,處於四大頂級強者的身後,不比仙祖這些人弱。

但是枉死城很低調,除非闖入他們的地盤,否則,很少會有人露面。

蘇宇倒是沒想什麼,也沒說什麼。

此刻,他還在觀察……

可就在這時候,有人忽然道:「扯淡,咒,你當年先遇到了文鈺?」

蘇宇一愣,朝那邊看去,一位死宅到地盤都懶得挪動的傢伙,此刻居然主動說話了。

下一刻,在咒有些古怪的眼神下,天穹山上,穹冷笑一聲:「昔年,明明老子第一個看到的人,只是懶得理會罷了,怎麼輪到你了?」

咒頓時笑道:「那可能是穹主第一個看到的。」

爭這個幹嘛?

他不和對方爭這個,沒意義!

穹冷笑一聲:「這還差不多!」

什麼你第一個看到的?

明明老子第一個看到那女人從天門中掉下來的……當然,他不是沒管,只是那時候天門復甦了一些,是天門牽引的,他跑去看天門了,可沒看到這咒。

……

咒也不說什麼。

蘇宇卻是有些意外,陷入了沉思中,穹第一個看到的,但是被法困住了文鈺,咒可能在穹之後看到了文鈺……

這些人,此刻爭這個,其實感覺很無聊。

其他禁地之主都覺得很無聊。

當然,天穹山主說他第一個碰到的,大家也都不說什麼。

而蘇宇,思考了一番,陷入了思考,之前他沒在意,等到穹提及這個,他忽然在想,這咒……沒事提這個閑話幹嘛?

單純的閑談嗎?

穹要是不開口,蘇宇還真沒太過在意這些,可這時候,忍不住朝咒看了一眼。

而咒,也看了看蘇宇,一臉淡然,很快不再看蘇宇。

蘇宇沒再說話,而是意志進入自己的天門中,此刻,封鎖著兩道身影,黑月的虛影正在被灼燒。

不斷慘叫!

蘇宇懶得搭理,而是看向另外一位被封印,到現在也沒說什麼的法。

感受到蘇宇意志力進入,法睜開眼,他被蘇宇他們擊潰了大道之力,擊潰了大量本源,此刻,只剩下一些本源殘存,但是依舊活著。

到了他這個地步,不會輕易想要死亡,能活下去,就有翻盤的機會!

感受到蘇宇進入,他睜眼看著,也不說話。

蘇宇笑了笑:「你的天地,已經被文鈺掌握了,禁地之會,今日開啟了!日月曾說,禁地之主中有人會幫你……也就是說,是天門中人,那目前到來的13位禁地之主,誰是天門的門徒?天門這邊,據我所知,有八部部長,幾位門徒……你算是其中之一,另外的幾位門徒呢?」

「不清楚,多年不曾回歸了!」

法淡淡應著。

蘇宇點點頭,又道:「和你聯繫的黑月上級,你真不知道是誰?」

「不清楚,合作而已,誰會在意對方是誰?」

法平靜道:「只是合作,何況,當年我也只是聽從始祖的召喚,具體合作,並非我去談的,如何知曉?」

引誘文鈺進來,並非天門一家做的,而是和人門聯手做的。

「那文鈺進來,就被你抓了?」

「算是吧!」

法淡淡應了一句。

蘇宇挑眉:「剛進來,就被你抓了?沒人來爭奪?那為何穹說,是他讓給你的?」

「穹?」

法笑了笑:「也算是吧!文鈺進入的時候,其實他和我距離文鈺距離差不多,但是當時始祖復甦……他以為天門開了,第一時間跑去始祖那邊了。」

原來如此!

而對法而言,這也不算什麼秘密,倒是蘇宇問起這個,才有些奇怪。

小事罷了!

穹居然還提及了這個?

穹,真夠無聊的!

蘇宇笑道:「穹說,他是特意讓給你的,所以我來驗證一下。「

「特意?」

法都笑了:「只是他自己誤判罷了,穹這人雖強,但是有個缺陷,太要面子,不可違逆他,他愛怎麼說那便怎麼說吧!」

「也是!」

蘇宇點點頭,意志便要消失,而法,看著他即將離去,微微揚眉道:「我還有活命的機會嗎?」

「不好說!」

蘇宇丟下了一句,很快消失。

而法,也沒再說什麼,看了一眼不遠處被灼燒的黑月,黑月早已是有氣無力,法見狀也閉目不言,一些小事,他不介意說說,免得和黑月一樣,遭受這非人的折磨。

……

此刻,蘇宇意志恢復清醒。

心中卻是微微悸動。

咒,好像並未參與那些,那為何要這麼說,說他先遇到了文鈺?

「試探?」

蘇宇心中微微一震,試探……為何要試探?

正常人,這時候很少會去想法是假的吧?

一位禁地之主,說消失就消失了,誰信啊?

文鈺偽裝法,其實還是很像的!

何況,天地是一樣的,文鈺之前和法都算是一體的存在,所以偽裝也不存在什麼大問題的。

「古怪!」

一個個念頭浮現,這個咒,不會知道了法是假的吧?

那他從何來的判斷?

直覺?

還是發現了什麼?

而此刻,那種窺視感再次浮現,蘇宇的劫難大道,也微微顫動了一下,蘇宇閉目不語,有人盯著我,一直盯著我,甚至給我製造了一些危機感!

是天門的人,還是人門的人?

咒在懷疑,自己被人窺探……

這一刻,危機感不由升起。

不至於吧?

老子計劃這才剛開始,就暴露了?

真要惹人懷疑,那最大的原因可能在於一點……自己的身份暴露了,從而引起了連鎖反應,被人懷疑了。

「我的身份……天門中幾乎沒人知道我的存在!」

「人門……人門有嗎?」

人門可能有!

如果周稷是人門的人,那周稷背後可能還有人,或者說,周稷本身就是誰的意志降臨,那他背後是存在一位強者的,而對方若是在這也有棋子……那可能通過人門為中轉,了解到了一些自己的消息。

「可能嗎?」

「難道這咒,就是人門的棋子?33或者34道之力,倒是極強的存在!」

一個個念頭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咒也在傳音虛影:「法是假的!可能真的是文鈺偽裝的!」

現在拆穿文鈺他們嗎?

假的嗎?

此刻,虛影也在迅速判斷著。

咒就算拆穿了,第一,大家未必信。

第二,信了,也未必能迅速下定決心對付他們。

可不管如何,不能放任不管。

下一刻,虛影有了決定,迅速傳音道:「必須要拆穿他們的身份!雖然天門強者和他們兩敗俱傷最好……可是,蘇宇既然在,也許會藉機得利,反而強大了萬界實力!」

一個個念頭浮現,虛影再次道:「他們既然布下了這個局,我看目標恐怕不低,甚至有心奪取整個天門的領導權!」

他迅速說著,咒也不斷思考起來。

……

而這時候的蘇宇,也不斷思考著什麼。

暴露了嗎?

不知道!

可是,若是暴露了,那就很麻煩了。

一個個念頭浮現,下一刻,蘇宇陡然一聲厲喝:「法!」

遠處,文鈺朝他看來,怎麼了?

死靈之主也是意外,你又要出什麼幺蛾子?

而咒,也迅速朝蘇宇看來。

他正要開始想辦法揭穿蘇宇的身份!

就在此刻,蘇宇眼神陡然變幻一下,冷冷道:「你真是法嗎?」

四周眾人一驚!

文鈺也是一驚,冷冷道:「什麼意思?」

蘇宇皺眉:「你真的是法?」

文鈺冷冷道:「你想說什麼?本座難道還是假的不成?」

文鈺心中卻是暗罵,你做什麼?

當然,她也懷疑,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,否則,蘇宇好端端地質疑她做什麼?

大家都沒質疑,你倒是第一個質疑了……不是出了問題,就是蘇宇有毛病!

蘇宇冷冷道:「大家都知道,此次我來,就是為了文鈺而來,為了時光冊而來!按照傳言,按照你自己的說法,你沒吞噬文鈺,也沒奪取時光冊……」

「是又如何?」

蘇宇咬牙道:「那你告訴我,為何你的天地氣息不對……」

蘇宇冷冷道:「其他人沒感覺,你能瞞住我?你的天地……不太對勁!我們修鍊的道,開的天,都是陰間天地,陰間大道……你的天地,此刻陽氣濃郁無比……我也是開天者,你以為你能瞞住我?要不,文鈺被你吞了……要不……你就不是法,你是文鈺!」

轟!

四周,一群人震撼!

禁地之主們也驚呆了,他是文鈺?

怎麼可能!

文鈺自己也驚呆了,卧槽,你幹嘛?

而咒,此刻忽然閉嘴,他忽然覺得,自己此刻……此刻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,一時間也懵了,虛影說蘇宇是萬界的蘇宇,和文鈺是一夥的。

可在此刻,沒人懷疑文鈺的身份,而蘇宇……自己揭穿了?

有病嗎?

一時間,咒都有些古怪:「他真的是萬界蘇宇?」

你逗我吧?

我怎麼不太相信!

「除了他,誰還能隨意開天……十有八九就是他……」

正說著,遠處,有一股天地之力波動,不少禁地之主急忙朝那邊看去,天穹山主卻是不太在意那邊,見大家朝那邊看,笑道:「沒什麼好看的,萬界一個開天者在這邊遊盪,遊盪好幾次了,和天門在糾纏呢……」

眾人一驚,倒是有人知曉一二,遠處,那一直沒怎麼說話的石,淡淡道:「本座前兩日去觀看了一次,據說也叫蘇宇,是萬界的強者……開天者,開的天地倒是不弱,萬界倒是出了幾位開天者了!」

那邊,空也冷漠道:「本座也觀察過,走那武皇的天門滲透而來……之前聽聞萬界也有個蘇宇……便是此人吧?」

說著,空也不是太在意那邊,「天門在,他進不來!倒是這邊……」

他看向蘇宇,冷冷道:「你剛剛的話,是什麼意思?」

……

此刻,咒卻是懵了。

急忙傳音:「什麼意思?」

萬界的蘇宇在那邊?

而這裡的蘇宇……什麼鬼?

虛影判斷出錯了!

虛影也愣了一下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,迅速道:「文王開天了,人皇也開天了……但是人皇的天門一直在這,我感受到了,他甚至還在偷窺……剩下的便是蘇宇……」

兩個蘇宇?

開天者不可能到處都是!

那既然那邊出現一個開天者,而且還不是第一天了,不是現在才出現,天穹他們都知道,代表他們都去探查過,幾位頂級存在,不可能判斷不出是不是天地之力的。

虛影一下子也驚呆了,那我判斷失誤?

此地的蘇宇,真的是死靈之主的孫子?

咒也是暗罵一聲,搞什麼鬼?

現在這局勢,弄的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,雖然這裡的蘇宇是不是萬界的蘇宇,其實都是敵人,但是,是萬界的,那代表和文王他們一夥的,不是……那此刻蘇宇質疑,代表他們不是一夥的!

是不是一夥的,關係還是很大的。

而此刻,蘇宇也是迅速明悟,之前文王就說過,人皇可能讓書靈進入,那負責這事的,大概率是藍天,藍天在冒充自己?

他倒是沒收到消息,看來,在這附近的天穹山主他們倒是都知道,可能封鎖了消息。

也就是說,現在有兩個蘇宇!

蘇宇迅速判斷了一陣,有些好奇地朝深處看了一眼,笑道:「蘇宇這名字,這麼吃香嗎?不過叫這個名字的,都是天才,對方也開天了?那倒是有趣!」

說著,他也沒再說這個,而是看向文鈺,幽幽笑道:「文鈺,是你吧?」

文鈺冷冷道:「你想找麻煩,拆分我們??」

文鈺氣息擴散:「本來不想這麼快進入下一個階段,可你是在找死嗎?你和死靈之主都是陽間之人,都該殺!你是不是知道必死無疑,此刻,想離間我們?」

蘇宇冷笑:「別來這套!你就是文鈺……要不,就是你已經吞噬了文鈺,你在欺騙大家!你絕對有問題!法也好,文鈺也好……我確定你有問題!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底細,你要是法……那代表,你有什麼目的,故意偽裝,不告訴大家你已經吞噬了文鈺!」

蘇宇迅速道:「難道說……天門,你們的那位始祖要動手了?」

蘇宇有些警惕,看向四周,看向那些禁地之主,冷笑一聲:「也許,咱們當中,有些人,就是天門的門徒呢!你們人道聖地,這是要幹什麼?」

「或者……你文鈺要做什麼?」

蘇宇有些抓狂,咬牙切齒:「我要的只是時光冊!現在,我卻是感受不到那種萬道波動的力量,你以為我真的不懂?我盯著你們不是一兩天了,法也好,文鈺也好,你告訴我,時光冊是不是沒了?」

下一刻,蘇宇陡然朝永生山衝擊而去!

四周,那些禁地之主微微一動,都沒出手,也沒吭聲。

哪怕咒,此刻也只是看著。

轟!

一聲巨響,下一刻,蘇宇迅速飛走,手中卻是抓著一人,一把鑽入四大禁地後方,很快,一把捏住手中的一位一等境,砰地一聲,捏的對方肉身爆裂,蘇宇冷冷道:「告訴我,永生山最近有沒有什麼天地波動?」

那被抓住的一等境,一臉驚恐,急忙朝文鈺看去,而文鈺有些憤怒,剛要開口,空的聲音傳出:「聽他說說,法,一個16道罷了,著急什麼?」

一聽這話,那16道強者頓時驚恐無比,又被蘇宇捏的肉身破碎,急忙道:「大人……大人饒命!我不知道什麼……不,我……我只知道,法主之前聯繫一些強者,擊潰了文鈺和武王……之後封印了他們,其他的,我不知道了。真的不知道……不,我還知道,拳聖幾位大人投靠了人門,但是法主忽然翻臉,擊殺了他們……」

轟!

一道道氣息爆發,一位位禁地之主臉色微變!

文鈺和武王都被擊潰封印了?

那法,到底是吞噬了文鈺,還是其他?

他又為何翻臉殺了人門中人?

這一刻,其他人都是一臉震動,到底什麼鬼?

而就在這一刻,永生山迅速封閉,文鈺的聲音傳出,帶著憤怒:「這蘇宇,不是好人!他說什麼你們都信?那個叛徒,是蘇宇的人,安插在我永生山,故意針對我的!諸位,你們要做什麼?」

到了這一步,局勢一下子顯得有些撲朔迷離起來!

一位位強者,眼神變幻不定。

此刻,天穹山主也淡淡道:「你到底是法還是文鈺?若是法……是不是那老傢伙想做什麼,把咱們一網打盡?」

「若是文鈺,殺了法不跑就算了,還在這等著咱們……是不是有什麼陰謀?」

這一刻,文鈺的身份,倒是成了大家關心的關鍵點!

至於蘇宇,這位拆穿她的人,大家都沒在意,因為蘇宇很憤怒,他的目標就是時光冊,此刻發現時光冊沒了,不拆穿才怪了!

而蘇宇,的確很憤怒,怒不可遏,一掌將那位強者捏的粉碎,大道被天地吞噬,他帶著陰冷和憤怒之意:「我不管你是誰!無論是文鈺也好,還是法也好,將我要的東西交出來!否則……今日必定踏破你永生山!」

「……」

永生山內,文鈺都快急禿了頭了!

這不在計劃中!

但是她知道,一定是有了變故蘇宇才這麼做的,可是……可是你讓我怎麼接啊?

而蘇宇,這時候環顧四周,陰冷道:「他要是法,四周必然有天門的人!是誰,我想他自己有數!他要是文鈺……敢在這留著不走,四周一定有和萬界合作的人!而和萬界合作……」

他看向穹,冷冷道:「我沒說穹主,但是,如果不是穹主,還能和萬界合作的……那必是人門中人!」

蘇宇冷喝道:「狗屁的天門時代,早就成了篩子!在場的禁地之主中,必然有對方的盟友!」

此刻,咒微微皺眉,淡淡道:「蘇宇,那為何不能是你們和文鈺勾結呢?」

蘇宇陡然冷笑一聲:「白痴!」

連天穹之主都忍不住罵道:「的確白痴,他要是和文鈺勾結,還需要拆穿文鈺?」

「……」

咒心中微動,虛影也是微微一動,急忙傳音咒:「他……故意跳反?」

不太確定!

難道說,蘇宇提前感覺到了什麼,與其被外人拆穿,不如他自己拆穿,如此一來,看現在情況就知道了,就算此人是文鈺,誰會相信,蘇宇會是她一夥的?

蘇宇要是一夥的,大家都沒想到,他為何要拆穿對方?

閑得慌?

還是想害死文鈺?

虛影這時候很頭疼,因為又冒出了一個蘇宇,讓他一時間無法清晰地判斷出情況了。

……

更遠處。

死靈之主其實都有些懵。

現在什麼情況,他也有些摸不清頭腦了。

文鈺裝的好好的,你怎麼就給拆穿了?

而蘇宇,一字一頓,咬牙切齒:「他是法也好,是文鈺也好,都沒安好心!大家聯手殺了他!若是有他的人,一定會跳出來,一位禁地之主不是那麼好培養的!我只要一些天地之力,完善我的天地!」

他見眾人不吭聲,有些陰沉:「那我和我祖父出手……你們只要不對我們出手……那也行!」

此刻,文鈺怒吼道:「不要上了他的當,此次匯合,殺他們也是重中之重!你們一旦坐視我被殺,那他的計謀就得逞了!」

蘇宇冷笑:「好,你不承認是吧?行,你現在把文鈺和武王拿出來,在你天地中,不需要你交出來,你能呈現出來給大家看看,那我就承認,我的確是為了殺你,才陷害你!」

蘇宇嗤之以鼻:「你能拿出人嗎?武王?武王恐怕早就被你放走了,還武王!」

文鈺怒道:「混賬,武王乃是我敵人,我抓到了他,自然會殺了他……」

「笑話,你殺了武王,文王早就瘋了,還會一點動靜都沒?你要不要再說,文王也被你殺了!」

「……」

四周,一位位禁地之中,都露出異色。

對!

武王呢?

……

而此刻,天穹山主其實也有些懵,傳音旁邊的虛影道:「這到底是你兄弟那妹妹,還是法?還有,我之前感受到三重天地闖天門……最後一重不是這蘇宇的?」

他之前也懷疑過蘇宇,但是後來又冒出了一個開天地的蘇宇,然後,現在這個蘇宇又拆穿了法或者文鈺……大爺的,怎麼這麼複雜呢!

他真想全部一劍劈死算了!

而人皇卻是猜到了一些,不管這個,傳音道:「你管他們如何?你現在的目標是找到人門的傢伙!一劍給劈死!把鴻天給劈出來!」

也對!

我管他們如何,找人門的傢伙才對!

他環顧一圈,誰是人門的代言人?

人皇也迅速判斷著,蘇宇為何忽然跳反,他之前還在演戲,然後說翻臉就翻臉……翻臉的契機在哪?

咒!

咒和文鈺聊了幾句,他就翻臉了。

那咒之前的話,就存在一些問題。

咒,要不是天門的人,要不就是人門的人,之前的話,是故意試探法,因為天門可能知道法出事了,人門的話,也許是人門傳遞了一些關於蘇宇的消息,讓他們有了懷疑。

局勢亂了!

既然亂了,那就再亂一些!

想到這,人皇傳音道:「我知道誰是人門的傢伙,你信不信?」

「你?」

穹很無語,老子都沒發現,你發現了?

「信不信隨你!咒,那個傢伙有問題……我不保證是人門的使者,但是,不是人門的使者,就是天門的門徒……這一點,我百分百確定,要不要打賭?」

「打賭?沒興趣!」

「其實試探出來很簡單……」

人寰迅速道:「反正現在亂糟糟的,你給他一劍,隨便喊一聲人門使者必死……拆穿了對方身份,對方必然會有些反應的!」

穹很無語,「你在慫恿我亂殺人?」

「隨你,愛信不信,你想拿回本體,磨磨蹭蹭的,我看你是別想拿回來了!」

穹不吭聲,卻是看了一眼咒,咒有問題?

這一刻,場面極其混亂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13章 混亂的場面(求訂閱)

93.9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