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5章 還差一手(求訂閱)

第915章 還差一手(求訂閱)

禁地之會,原本是一場圍殺局。

圍殺蘇宇、死靈之主、文王、武王四人的局。

是的,一開始法要在永生山召開會議,就是為了清理掉那些萬界強者,只是當時還不包括蘇宇,當時魔祖他們還活著。

接近20家聖地,圍殺幾位萬界強者,百分百能成功的事。

可如今,一眨眼……圍殺局變成了亂局!

這麼點人,卻是分成了萬界、人門、人道聖地、本時代修者、蘇宇和死靈之主多方勢力角逐。

刀祖和武主,到目前為止也沒確定身份,但是有些人覺得不需要確定了,這倆大概率是有問題的。

此刻,穹見蘇宇接二連三點出了那些修者,忽然來了興趣,笑道:「蘇宇,你幫我找出誰是鴻天的人,找出來了,少不了你的好處!」

他忽然發現,蘇宇推演能力不錯,那幫我把鴻天的人給找出來!

蘇宇一臉笑容:「穹前輩,這個難度可就大了,和人門勾結……任何人都有可能,說句難聽的,前輩自己都有可能,人門無處不在,前輩賊喊捉賊的可能性都有。」

穹冷哼一聲,我賊喊捉賊?

可惡的傢伙!

不過很快,蘇宇幽幽笑道:「真想找出另外一位人門的使者,其實也不是沒辦法!」

他這麼說,穹可就來了興趣了:「說說看,小傢伙,若是你幫我找到了那傢伙,我說了,少不了你的好處,鴻天敢威脅我,那是在找死!」

鴻天大聖好不容易發展了一位頂級的存在,真若被發現了,真被穹給盯上了……那可不好受。

遠處,咒都沒吭聲。

此刻,他也是惱火,巴不得蘇宇真把那個傢伙找出來,之前他被穹幾劍斬的都快氣瘋了,都是那個混蛋弄的,好端端地招惹穹做什麼?

而這時候,空也好,石也好,都沒說話。

他們也想看看,蘇宇如何去找。

只知道還有一人,具體是誰,你怎麼找?

而此刻,蘇宇也迅速想著辦法,不是真去找人,而是……想辦法讓局勢亂起來,打起來,殺起來,否則,哪有自己的機會!

找人什麼的……管他呢!

穹看起來不太喜歡動腦子,但是對方真的很強,蘇宇在想,我隨便指認一個,穹會不會馬上開殺?

關鍵是,人皇到現在投影還在一旁……蘇宇相信,自己只要說的能自圓其說,那人皇必然會幫自己完善邏輯,人皇應該知道我的意思,知道我的目的。

所以,他現在要做的,就是以穹為突破口,和人皇聯手演穹!

蘇宇朝穹那邊看去,其實看不太清楚人皇的虛影,而他好像感受到了人皇的眼神……放心大膽的說,你就算說出一坨屎來,本皇也給你強行圓了!

蘇宇頓時笑了!

穹見他發笑,淡淡道:「怎麼,你不信?別看你不弱,本座隨便拿點好處,也能讓你受用無窮!」

「不敢!」

蘇宇笑道:「穹主和我還算一家人,劍尊還是我的人……的父親,都是自家人,哪怕沒好處,我也會幫穹前輩找到那人!」

他環顧一圈,笑道:「在場的人就這麼多,咒不可能為兩位人門強者效力……因為為人門效力,肯定要開人門,只能聯繫一位。所以,咒不是!我不是,我祖父不是,文鈺……不用說了,她開天門的。穹主也不是。」

「那還剩下11位,一位大聖,我雖不知道具體什麼實力,可既然連穹主都敢招惹……我覺得,對方的代言人不會弱,合一是大概率的!那鳳、暗、影、元幾位,我覺得概率不大,否則,一位30道或者31道,真到了關鍵時刻,未必能起到太大作用!」

「所以,這鴻天的人,就在石、空、仙、龍、神、刀、武當中!」

穹頓時道:「刀武不是人的門徒嗎?那他倆不是?在剩下的五個當中?」

蘇宇暗叫一聲,厲害,你都會搶答了!

這可不是我說的,你自己說的。

而穹,迅速判斷了一下,揚眉,看向五人,居然就在他們五人當中!

這概率,就很小了!

而蘇宇,繼續幽幽笑道:「剩下的五位,石和空兩位,概率不大!」

他笑道:「這兩位實力強大,鴻天很難找他們合作,就和前輩一樣,強大無比,豈會為人賣命?」

不管這倆是不是,此刻都不是!

蘇宇相信,哪怕他倆是,那也沒關係,這倆也不會承認,因為承認了……穹就得找麻煩!

還有,人門一般情況下,好像只有人族能開,這倆不是人族,當然,不是人族其實也可以,手底下有人族開人門,那也一樣。

不過蘇宇故意忽略掉了這一點,就當沒這種可能性,不存在。

果不其然,當蘇宇說他們不是,空和石都是很淡定,很淡然。

甭管是不是,穹這傢伙一副要殺人的模樣,那也不需要非要去自找麻煩。

而穹,此刻也冷冷道:「那就在仙、神、龍三人之中?」

三選一?

這個概率就很大了!

此刻,那三位都是臉色難看。。

仙祖微微皺眉道:「穹,這只是蘇宇一面之詞,胡言亂語,毫無根據的猜測,你不會當真了吧?」

龍祖也有些惱火:「他說是我們仨就是我們嗎?」

蘇宇說什麼就是什麼嗎?

我們是來協商的,不是給蘇宇審判的!

現在倒好,一群禁地之主,給人審判來了!

而其他人,倒是有些事不關己的感覺,穹現在好像非要找茬殺人的感覺,只要自己洗脫了嫌疑,管他呢!

穹卻是冷冷道:「你們閉嘴!本座自有判斷!不是你們最好……是……那就休怪我不客氣!我為何找你,你心中有數,除非鴻天交出來,否則……不殺光鴻天的人,本座決不罷休!」

一副肅殺之氣溢散!

拿我本體,威脅我幫你辦事,我不殺你殺誰?

穹爆發出強大的殺氣,這下子,其他禁地之主更不願意摻和了,哪怕刀和武,此刻也是暗罵,算了,哪怕被安個人道聖地的身份,也比安個人門使者的身份強。

起碼,大家不像穹,一心要殺人!

而此刻的蘇宇,看向三人,心中在想著,栽贓給誰呢?

三選一!

只要給個差不多的理由,穹可能真會出手,蘇宇不知道鴻天到底拿了穹的什麼東西,但是,一定很重要,否則,穹這種老宅男,不會這麼暴躁,憤怒。

栽贓給仙祖?

這是蘇宇最想栽贓的一位。

但是,如何栽贓給他呢?

還有……仙祖是不是人門的使者,其實也不好說,無他,當日仙族仙皇隕落的時候,曾經說過,人門最險惡!

顯然,仙皇對人門是有一些了解的。

而仙皇他們知道三門降臨,萬界必然有災難,他們甚至都會死,但是非要和人皇他們作對,其他規則之主不知道,但是仙皇幾位一等一定是知道三門內情的。

那仙祖可能和仙皇有過一些溝通,可仙皇沒開天門,無法溝通……那隻能通過第三方來溝通,難道是人門?

通過人門使者來溝通?

人門使者,好像無處不在。

此刻,蘇宇若是如此推斷,其實仙祖的確有人門使者的可能性。

而且概率不低!

可這些話,不能說給穹聽,否則,大家都會問,你見過仙皇?

那就是自爆身份了!

一個個念頭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,很快,蘇宇笑道:「穹前輩,這三位當中,龍的概率不大!」

「哦,為何這麼說?」

穹剛說完,忽然想到了什麼,點點頭:「有道理!龍是獸類,修鍊出人門的,只有人族!神也好,仙也好,其實本質上都是人族……」

說到這,他冷笑一聲,看向神祖和仙祖,這麼說,二選一了?

此刻,仙祖嘆息一聲:「和人門勾結,非要修鍊出人門嗎?屬下修鍊出了人門,也一樣可以溝通。還有,誰規定人門一定要找合一合作?弱一些的,難道就不允許了嗎?」

他不得不開口辯駁!

因為,都他么被說到二選一了,再不辯駁,待會蘇宇隨便指認一個,穹可能真的會殺人,那真沒法說理了。

神祖也是聲音宏大:「穹,我們都是老相識了!你相信一個毛頭小子,而不相信我們嗎?」

仙祖再次道:「蘇宇他說賊喊捉賊……那和人門合作的,為何不會是他蘇宇,是死靈之主?他們也是人族,他們也有嫌疑……」

「你們閉嘴!」

穹冷喝一聲,看向蘇宇:「還能繼續確定嗎?」

蘇宇眼神微動,下一刻,搖頭:「不能了,最多只能縮小到他們兩人之中,二選一,這個我沒辦法再確定一人了,否則,就是胡說八道了!」

對!

此刻,蘇宇瞬間有了決定,既然不好拖一個下水,那就兩個一起!

他不斷思考著,穹若是真要出手,一打二也許難……可我們……能幫忙啊!

蘇宇幽幽道:「穹主,到了這地步,我是沒辦法確定了!當然,我們是自家人……穹主真要有想法,我和我祖父……也不是好惹的!」

懂了嗎?

我們幫你!

你要打兩個,咱倆可以幫你干一個!

這一刻,整個禁地之主陣營,瞬間四分五裂!

穹不斷判斷著,衡量著,思考著……

別說,這倆的概率真的不小!

而他身旁,人皇一直沒吭聲,直到此刻,見穹猶豫,傳音笑道:「仙的概率其實要大一些,我殺了仙皇,那傢伙臨死的時候說,人門最兇險,他被騙了!代表仙皇和人門是有一些接觸的,而他們死都不願意和我一起抵抗三門……三門一定給了他承諾,不止人門,天門強大,天門中的存在,一定有人給了他承諾……可外人說話,他們會信嗎?仙皇和神皇,是仙和神的嫡傳……唯有他們的先輩說話,才能取得他們的信任!」

說著,人皇又道:「你可以詐一下仙和神,當然,他們未必會承認,你就說,仙皇死的時候,說過這話就行!」

蘇宇不方便說,他卻是沒什麼顧忌。

穹眼神微動,陡然看向仙祖,幽冷道:「你和萬界有過聯繫?」

仙祖微微皺眉。

「你是不是有過聯繫?」

穹冷冷道:「萬界,仙族為先鋒,一直在抵抗星宇他們,除非有人給他們承諾,絕對可信的承諾!非嫡傳,萬界仙皇他們豈會輕易相信別人?你是怎麼聯繫到萬界的?你仙族,可不是人的後裔,沒有人的血脈……如何能夠修鍊出天門?既然沒有天門……人門倒是有機會修鍊出來……那我問你,你是不是通過人門,轉達的萬界?」

仙皇再次皺眉:「穹,你這是篤定就是我們了?」

有些無奈和憤怒!

穹這傢伙,認定了是他們,想反駁都沒辦法。

而穹,就是篤定是他們了,此刻,沉聲道:「東西交出來,我懶得管你們!讓鴻天把東西傳送來,否則……今日本座必殺你們!」

煞氣沸騰!

劍體,他需要,很需要。

他是劍靈,劍身的神文,劍體回歸,他會比現在更強,甚至不亞於死靈之主這些人雙天合一的效果。

鴻天讓他殺的幾個人,都很難纏。

可是,若是鎖定這兩個,其實反而比要殺的那些好解決一些。

「本座不認識鴻天,穹,你非要如此嗎?」

仙祖冷冷看了他一眼,再看看他身邊的虛影,最後看向空和石,平靜道:「他瘋了,已經受到了星宇的蠱惑,我懷疑他現在已經和萬界達成了一致,故意在攪局!二位,再不阻止他,我和神一旦出事,開天時代看似強大,早已是一盤散沙……那就徹底亂了!」

仙祖再次道:「我懷疑,他們故意想針對我,甚至想滅殺我!」

仙祖平靜道:「因為我修生命之道,有我在,很多事情會很難!我仙之一脈,在各地,都是被針對的存在,星宇更是一直針對我這一脈,此刻,蘇宇也好,死靈之主也好,包括星宇……這些人,都在針對我!」

團戰先殺奶!

作為一位修鍊生命大道的強者,的確,在任何時代,敵對陣營的人,幾乎都想第一個解決他們這一脈。

當然,仙族在什麼時候,地位都相當高。

有好有壞!

此刻,仙祖見穹認定了他們,他不得求援了,他看向石他們,再次道:「我不說我是不是人門的合作者,就算是……人門現在也不是大敵,真正的大敵,現在是萬界!」

他語氣沉重:「蘇宇也好,死靈之主也好,文鈺也好……包括星宇,這些人,才是要殺的目標!他們都充斥陽間氣息,殺了他們,三門一開,反而不需要太著急去殺人,去奪道,不需要擔心三門一開,陰氣過於旺盛,而導致自己隕落!」

「三門開啟的時候,我們想回歸時代,想不死,只能吞噬陽間大道補充自己,陰陽相合,否則時間一久,陰氣衝擊,我們還是會死!」

他這時候,也是極其誠懇:「所以,大家放著三大陽間強者不殺,而是一直盯著人門使者、天門門徒……有意義嗎?」

「我們出去后,不也為了殺他們嗎?再加上文王和武王,足足五位強者,都足夠五位禁地之主出去后,不用擔心陰氣衝擊的事了!」

他高聲道:「當務之急,不是聯手殺他們嗎?五位,可不是小數目了!」

此刻,一些人微微心動了。

而蘇宇,卻是一臉淡定,「不說能不能殺我們,就算能……誰撿了便宜可不好說,在場的,就能齊心協力殺我們?仙,最後的結果,別不是人門撿了大便宜吧?你慫恿他們殺我們……考慮過後果嗎?人門實力不明,但是光是知道的大聖,實力恐怕就不弱,為何你不說,人門也是大患呢?人無遠慮必有近憂,你怎麼不說人門是個巨大的威脅呢?」

仙祖看著他,沉默一會,冷漠道:「蘇宇,你和穹他們,是一夥的吧?你們……是不是達成一致聯手了?包括文鈺……是否也和你們聯手了?」

他算是發現了,蘇宇一直在攪局!

蘇宇卻是笑了:「我,穹主,文鈺一夥的?」

蘇宇嘆息一聲:「我們若是真的一夥的,趁著文鈺身份還沒暴露,演個戲,不說殺你吧,刀和武這兩位人門門徒,我們有希望幹掉的!幹掉了他們,我祖父和穹主抵擋石和空,人皇星宇再降臨此地……那都可以和你們正面一戰了,需要搞這些?」

蘇宇失笑:「還需要搞的這麼複雜嗎?我倒是想一夥的……要不,你和穹主說說,讓他和我們聯手?再和文鈺說說……」

蘇宇說著說著,眼神微動,看向穹,再看看文鈺,忽然幽幽笑道:「非要覺得我們是一夥的……我非要否認做什麼?二位……有這個想法嗎?」

此刻,其他人卻是臉色微變。

有人有些皺眉,看向仙祖,也是,蘇宇真和他們一夥的,沒必要拆穿文鈺的!

而此刻,咒卻是淡淡道:「我早就發現了文鈺身份有問題……」

蘇宇嘆息:「人門……聯手了!」

咒一愣,下一刻心中狂罵!

是的,現在他們猜測仙祖是人門的人,而自己已經暴露了人門使者的身份,現在他說話,只會讓大家覺得他們人門使者聯手了!

公信力不夠了!

不但如此,他這麼一說,反而讓大家愈發覺得,仙祖可能真是人門之人,因為咒都在搭腔幫著說話了!

石和空對視一眼,此刻,都是有些沉重。

亂成這樣,其實不好!

一點也不好!

天門還沒開,就成這樣了,那開了天門,如何戰萬界,如何對抗人門和地門,地門哪怕弱一些,可地門中,也有混沌之主,也有其他人。

而此刻,死靈之主眼神閃爍,他看出來了,石和空可能想和稀泥,那就很麻煩了。

下一刻,死靈之主幽幽笑道:「穹,你什麼東西被人搶了?要不我幫你一把,我殺了仙這個討厭的傢伙,你去殺神,反正二選一,都殺了……保證沒錯!」

穹還沒來得及開口,轟!

一聲巨響傳出!

死靈之主直接出手了!

到了這地步,再不出手,大家聊著聊著……別不打了!

蘇宇該說的都說完了!

接下來難道還能動嘴皮子殺人?

死氣之拳,瞬間打出!

穹微微一怔,下一刻,微微凝眉,開口道:「仙給我,你若是想出手……你去殺神!」

死靈之主暗罵一聲!

卻是哈哈大笑,一瞬間朝神祖撲殺而去,管他呢,先打起來再說!

而神祖和仙祖也是紛紛暴吼一聲,氣息震蕩天地!

嗡!

劍氣沖霄!

此刻,空眼神一變,喝道:「住手!」

真打起來了!

而穹冷喝道:「讓他們交出我需要的東西,本座自然會住手,否則……空,你敢攔我,便是斷我前路,本座絕不放過你!」

混賬!

空也是大怒!

打起來了!

他么的,這樣就徹底亂了套了!

石也是氣息勃發,帶著一些沉重,這樣不是好事。

而此刻,蘇宇嘿嘿笑道:「文鈺,你殺了法,他兩位師兄會放過你?殺吧,刀和武,可不會放過你的!還有,我們沒感應到法隕落的動靜……難道說,法還有救?法的本源還在你天地中?那殺了你,法……會不會復甦呢?哈哈哈,刀,武,殺了文鈺……也許法能復甦,否則,法好歹也是至強者……死了,一點動靜都沒嗎?亂吧,亂吧,本就是亂世,還在乎那麼多?」

這一刻,刀和武對視一眼,下一刻,兩人同時朝文鈺那邊殺去,刀祖喝道:「先殺文鈺,不管她是不是殺了法,還是法可以復甦……此人乃是萬界強者,殺她,是必須要做的!」

轟!

一刀一拳,兩人出手了!

不管是為了救法,還是如何,或者乾脆就是為了殺文鈺奪取陽間大道,文鈺都可以殺!

轟!

大戰爆發,文鈺也是暗罵一聲,氣機爆發,天地內,一群散修紛紛爆裂,剩下的散修紛紛遁逃,而文鈺才懶得管那麼多,操控天地,瞬間朝兩人殺去!

石和空再次皺眉,這倆,九成真是天門門徒!

瑪德,一個個的,都亂了!

一眨眼,7位至強者就廝殺了起來。

穹和死靈之主都很強大,聯手之下,更是一瞬間,就壓制了仙祖他們,此刻,仙祖不得不怒喝道:「咒,你還看著,穹瘋了,他若是真殺了我,你以為你逃得了?」

此話一出,咒微微變色,瞬間朝那邊殺去!

是的,穹這傢伙,這是鐵了心要殺人門使者了。

轟!

穹一下子便是以一敵二,36道雖強,可兩人都是34道的頂級強者,聯手之下,也是強大無比,眨眼間和穹打的天崩地裂!

穹怒吼一聲:「果然,你們都是人門的走狗!混賬東西,老子一定宰了你們,鴻天那狗東西,不交出老子要的東西,你們都得死!」

仙祖和咒聯手,這讓穹愈加篤信,仙祖就是那個人門使者!

鴻天的人!

這一刻,空、石、龍三位32道以上的沒參戰,蘇宇也沒參戰,4位弱一些的禁地之主,也是臉色異樣,也沒參戰!

8位至強者,卻是打了起來!

蘇宇就這麼看著,其實一直在注意觀察石和空的舉動,這兩位一旦參戰……那才是麻煩!

至於龍和其他幾位,蘇宇不怕。

他對付龍是可以的,而文王和武王還沒來,來了,兩人對付其他四位不入超等的禁地之主,也是可以的。

所以,一切的變局,其實都在空和石身上!

他們會不會參戰?

參戰的話,會幫誰?

反正不會幫蘇宇,蘇宇心中有數,所以,最好的結果就是這倆不參戰!

而此刻,蘇宇笑了笑,感慨一聲:「真夠亂的!就這麼點人,這麼多勢力……哎!開天時代,還怎麼和各方斗,都內訌成這樣了……」

都說天門強大,天門是強,起碼比地門強不少。

禁地之主超過兩位數!

可不得不說,天門的確混亂的很。

此刻,空卻是忽然看向蘇宇,巨大的眼眸,帶著一些冷色:「倒是長了一張能說會道的嘴,今日之亂局,和你無關嗎?而今,都是感慨了起來!」

蘇宇淡淡道:「我只是將局勢點明了罷了,何必一個個裝呢?現在不點明局勢,難道非要等關鍵時刻內訌嗎?」

「內訌?你算是開天修者嗎?」

空冷漠無比:「你是不是忘了,你和那傢伙,都是萬界之人!你們身上的陽氣充足,你們需要的只是回歸萬界,而你,卻是攪亂了整個開天時代!蘇宇,你當真以為本座看不出來嗎?」

蘇宇,就是攪局者!

事不關己,高高掛起的那種感覺。

別人在戰鬥,他在這看戲。

空對這種人,其實沒任何好感,何況,他和死靈之主還有一些恩怨。

蘇宇知道,他和空是沒什麼可談的。

此刻,他看向石,帶著一些無奈:「門內之人,門外之人,真的有很大差別嗎?不過是殺一個門外之人的差距罷了!我和我祖父,只是省了一道程序罷了,等你們殺了一位門外之人……那時候和我們有什麼區別嗎?我生在天門,長在天門,難道我天生自帶一些陽氣……就是罪人了?」

蘇宇嗤笑一聲:「我祖父嚴格來說,也是開天時代的人,不就是沒被徹底封印嗎?空,我看你是嫉妒吧?我們和現在的萬界,有任何關係嗎?」

說著,蘇宇見空好像有發怒的趨勢,急忙道:「石前輩,我覺得,整個開天時代,唯有前輩才有資格平定混亂,前輩不偏不倚,而其他人多少帶有一些偏見……天門亂成這樣,我覺得不妥……不如前輩站出來振臂一呼,也許有辦法解決這些混亂……」

蘇宇迅速道:「斬殺人門使者,斬殺天門門徒,斬殺萬界的文王和文鈺……別看死了不少人,其實統合了力量,反而比現在要強!」

「至於我祖父和我,我們若不是一直被針對,根本不會插手這些事,我們殺人,也是被逼無奈的選擇!」

石此刻化為巨人,看向四方,大戰接連不斷,亂成一片了!

而龍鳳這些強者,此刻也是一個個你看我,我看你,龍鳳還是迅速飛到了空那邊,而其他三位暗、影、元遲疑了一下,還是朝石靠近了過去。

此刻,他們覺得很危險!

這兩位門內至強者,倒是可以依靠一二。

龍鳳天然和空親近一些,而石,雖低調,可是作為開天時代的一塊混沌巨石成靈,的確相對中立一些,其他三人只能寄希望混亂不要波及到他們。

而空,卻是有些蠢蠢欲動!

蘇宇迅速判斷局勢,空一旦插手……死靈之主除非接引天地,然後,對付空才行!

而自己,倒是可以對付龍,此刻的他,不能貿然接引天地,否則很麻煩,他會暴露,不接引天地,他只能對付龍,那神祖就沒人對付了。

還得寄希望石不要插手!

他餘光看了一眼文鈺這邊,文鈺畢竟是34道,刀和武都只是32道,此刻三人交戰,文鈺倒是沒太吃虧。

只要石不插手……其實還是有機會的。

蘇宇無數念頭轉動,怎麼讓石不插手呢?

……

而這一刻,人皇其實也判斷了出來局勢,石不插手,蘇宇這邊不會輸的太難看,還有一戰之力,最好的結果是石和空都不插手。

可空真要插手,那也沒辦法……石……

人皇不斷閃爍著念頭。

不好辦!

這些人雖然內訌不斷,可一旦蘇宇他們暴露,那石必然是會插手的!

或者出現有人要死的情況,石也有很大概率會出手阻攔。

蘇宇能把局面攪合成這樣,已經超出想象了!

可還是不夠啊!

人皇很遺憾,若是自己傷勢痊癒了,此刻,他倒是可以本尊直接降臨助戰,可是……他現在才恢復到了30道之力,已經很快了!

然而,在這樣的亂局中,他本尊降臨,也沒什麼大用。

所以人皇也不可能本尊降臨,那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,給蘇宇他們添亂。

「文老二真廢物!」

此刻,人皇心中再次罵了一句,文老二老廢物了,否則,此刻的文老二,若是可以匹敵石他們,壓根不需要考慮太多了。

看看人家蘇宇,好傢夥,一下子把局面攪成了最有利的局勢。

可惜,輸在了實力不足的份上。

人皇不斷想著辦法。

而這一刻的局勢,三方戰場上,死靈之主已經佔據了上風,穹沒落入下風,但是也沒占太大便宜,至於文鈺,也差不多一樣。

他們一個是36道打兩位34道,一位是34道打兩位32道,都只能保持一個平衡。

而空,卻是蠢蠢欲動,好像想先對付蘇宇!

他可能想先宰了蘇宇,抽取蘇宇的陽氣,強大自己,再去對付死靈之主!

是的,蘇宇,也是個香餑餑!

此地還有個文鈺,但是此刻文鈺實力不弱,而且刀和武在戰她,現在插手,倒是有些要搶勝利果實的意思,而蘇宇……可以殺!

殺完了蘇宇,剝奪了蘇宇陽氣,空也在思考,那時候哪怕死靈之主雙天合一,他也未必不敵!

……

劫難大道,劇烈波動!

蘇宇心中狂罵,不用問了,空盯上自己了!

倒霉!

一飲一啄,上次死靈之主不對付光明聖虎,對方未必會插手,可上次不搞出大動靜,武王無法寂滅,法出事也許會暴露,那也沒現在的優勢。

只要石不在,文王他們來了,也不是不能一戰!

關鍵是……石啊!

蘇宇背後滲出汗液,急的。

有辦法嗎?

有辦法把石弄走嗎?

弄走了,才能雙天合一,否則,他在這,雙天合一,必然會招來他的打擊!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文王和武王也感受到了一切。

文王看向那邊,臉色微變,過了一會,低沉道:「局勢超乎預料,現在,唯有引走石或者空,才能有希望完成目標……」

他看向武王,笑了笑:「你我在這多年,沒什麼太大建樹!」

文王笑道:「我要去天門附近,開天!開門內之天!接引書靈,雙天合一!石感應到了,有很大可能會去阻攔我開天……太山,交給你一個任務!」

武王沉聲道:「說!」

「攔下一位超等,死也要攔住!只要攔住了……等石走了,去找我……那蘇宇他們才有膽子雙天合一,召喚天地……你要不攔下神祖,要不攔下龍……甚至包括幾位非超等的禁地之主……很危險……」

武王齜牙,笑了!

「老二,你看不起我?我怕危險?」

文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了笑:「也是!咱們兄弟進來多年,說實話……有些丟人了!那今日,就讓那小子知道,文武二王,也不是好招惹的!老大也在那邊……關鍵時刻,你要是沒辦法了……看看老大能不能給你一點救援……」

「老二,那你……小心!」

武王其實更擔心文王!

開天!

那邊可不止有武皇的天門,還有真天門,再引去石……文王其實才危險!

「放心吧!」

文王笑了笑,此刻的他,知道蘇宇他們沒辦法了,到了這地步,除非有大事,否則,石怎麼會離開?

而這個大事……就是他文王開天了!

石,一定會阻攔自己的!

「你們這些傢伙,小覷我嗎?」

文王笑了笑,瞬間消失在原地。

我也不是好惹的!

蘇宇這小鬼,也沒什麼好囂張的,不過別說,這小鬼,真能交際勾搭,四處勾搭強者。

穹雖然被老大影響了,可要是勾搭的不好……你看死靈之主能不能把穹勾搭上?

很難的!

影響,又不是控制,穹只是對人族有些好感罷了,又沒到幫人族殺人的地步。

「這些年,我要反省一下了……和蘇宇比,大概就在於這點……勾搭能力不強!」

文王還是檢討了一下自己,是的,要檢討!

也許是自己身居高位太久,忘了當年的弱小,拉不下面子來勾搭四方,比如死靈之主,其實自己若是能拉下面子,早早勾搭,其實還是有希望拉攏來的。

文王帶著笑容,迅速朝感應到的書靈方向飛去。

……

而武王,深吸一口氣,咬牙,迅速朝那邊飛去。

我要擋住一位超等!

也許是一位超等加幾位超等之下!

而他,才31道!

「老二說的對……咱們……可不能慫!」

他給自己打氣,咬牙,拼了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15章 還差一手(求訂閱)

94.1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