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傳承下去(三更求月票)

第92章 傳承下去(三更求月票)

白楓完全不敢相信這是事實!

五十年前,老師開始研究天賦技提取,或者說,更早之前,五代府長就在研究天賦技提取。

可這麼多年下來,成果依舊有限。

很多天賦技根本無法提取,甚至超出騰空境的精血,分離之後,根本提取不到天賦技。

耗費了無數的精血,花費了無數的資源。

直到近兩年,才有些許收穫。

可現在,有人告訴他,他有一枚神文,可以吸收精血,爆發天賦技……

你當我白痴啊!

白楓死死盯著蘇宇,咬牙切齒,「你什麼時候騰空?」

「啊?」

「你什麼時候騰空!」

白楓怒道:「我要看你的神文!」

我就是不信!

這不可能!

不騰空,看不到神文,他無法判斷,只有這小子騰空了,他才能看到。

說著,又道:「你剛剛沒騙我?」

「沒啊。」

蘇宇小心翼翼道:「真的,老師,要不您給我一滴鐵翼鳥精血,我爆發一下給你看看……」

「鐵翼鳥精血……必須要特定一種嗎?還是說,隨便一種精血都行?」

白楓勉強冷靜了下來!

我沒看到之前,我不相信是真的。

除非……你現場打我臉!

「目前只發現了鐵翼鳥這一種……」

蘇宇小心翼翼道:「因為我吸收的精血也不多,上次也是血字神文要吸血,我才試了一下,結果沒想到會是這樣,我也沒敢對外說……」

「不說是對的!」

白楓冷靜了下來,沉聲道:「若是真的,這事很麻煩!等你到了騰空,這枚神文可能會被人盯上!」

「記住了,不許再對外說!任何人!」

「包括……算了,反正暫時只限於你我知道!」

說著,白楓又道:「若是你以後還要用,就說……就說是我給你的特殊精血!」

說罷,白楓起身,「我去弄點鐵翼鳥精血,你待會給我現場試驗一下!」

「好!」

蘇宇見他凶神惡煞的,也不敢再說。

……

十幾分鐘后。

白楓回來了。

此刻的白楓,板著臉,一副全世界都欠他錢的表情。

將一滴千鈞境精血丟給蘇宇,冷聲道:「服用,攻擊我!用精血中的天賦技能攻擊我!」

蘇宇也不廢話,老白看樣子很暴躁啊。

吞服下精血,開啟圖冊。

蘇宇手臂再次腫脹起來,一個個竅穴臨時開啟,撕裂武技瞬間爆發!

轟!

蘇宇手掌抓出,一把抓住白楓的胳膊,噗嗤一聲,將他手臂上的衣服攪的粉碎,不過白楓手臂卻是安然無恙。

白楓並未抵抗,也沒反擊。

任由他攻擊!

此刻,看著破碎的衣服,感受著那截然不同的武技,白楓失魂落魄。

怎麼會!

真的是鐵翼鳥的天賦技!

就這麼吞下去,然後……就爆發天賦技了?

為什麼?

要知道,他們現在用來爆發天賦技的精血,都是經過特殊處理的。

別看同樣是精血,不說期間研發的天文數字,就是後期處理一滴特殊精血,起碼要10滴以上的同樣精血才行。

可蘇宇……直接就爆發了!

為什麼?

血字神文真的這麼強大嗎?

白楓失神了,蘇宇卻是和他的胳膊較上勁了,一連攻擊了十多次,居然都沒擊破他的手臂防禦,這讓蘇宇絕望了!

怎麼會?

騰空強到這地步了嗎?

下一刻,白楓清醒了,沒好氣地一巴掌將蘇宇推開十多米,哼道:「我是騰空,鑄體多次,當初用的乃是……排名前十的強族精血鑄體的!被你一個開元……不,勉強千鈞六重的攻擊力破開了防禦,那我才是真的廢物了!」

這小子想什麼呢!

千鈞六重就能打破自己的肉身防禦,那他就不是白楓了。

蘇宇很沮喪!

白楓也很沮喪!

師徒倆此刻都沮喪的不行,一時間,氣氛沉寂的嚇人。

……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白楓揉了揉臉頰,深吸一口氣道:「小子,鐵翼鳥精血你可以用,其他的……也有可能!當然,你實力還弱,不能亂嘗試精血,容易出事。」

「天賦技……」

「天賦技啊!」

白楓喃喃一聲,很快,眼神雪亮道:「我們現在沒錢,沒關係,等我有錢了,我要去購買無數精血,你給我一一嘗試,你給我爆發天賦技!」

「你小子……你小子不許走!」

「他么的,你敢走,就是背叛師門,我要清理門戶,你要想好了!」

白楓在客廳中到處轉悠,四處打轉,喃喃自語。

如同瘋魔!

他真的有些瘋了,蘇宇這傢伙到底什麼情況?

不行,他一定要幫蘇宇迅速進入騰空境才行!

天賦技提取,這項目持續太多年了。

一直都沒什麼大的成果,騰空之上更是難以運用,人族的天賦技更是毫無頭緒,蘇宇……這是最好的實驗材料啊!

「神文嗎?」

「一枚特殊的神文,可以承載天賦技……」

「那需要什麼特性?需要什麼樣的神文才行?」

這一刻他好像有些明悟了,喃喃道:「我們不該一直盯著精血研究,還要配合神文才行!這是一個配套的東西,對,天賦技也許可以移植到神文之上!」

「特性的融合……天賦技就不能當成一種神文的特性嗎?」

白楓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!

這些年,不是沒想過這事,實驗幾次都失敗了,神文又不是大白菜,哪有那麼多神文拿來浪費。

所以最終還是放棄了神文和天賦技之間的聯繫,專心研究精血去了。

可現在……現在他感覺自己要找到思路了!

「老師……我覺得我可能會成功了!」

白楓喃喃自語,轉頭看向有些頭皮發麻的蘇宇,笑了。

笑的格外燦爛!

按照蘇宇的理論,這種笑起來燦爛無比的傢伙,就該打死!

「小阿宇!」

白楓喊的肉麻至極,蘇宇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「你好好修鍊啊,別累著了,咱們雖然窮,可師父我會為你想辦法拿到資源的……你一定要好好修鍊啊!」

白楓笑的極其燦爛,「從今以後,誰欺負你,告訴師父我,我去打死他!打不死他,我去喊我師父,你師祖去打死他,別怕!」

「哈哈哈!」

白楓忽然狂笑起來,今天他心情起伏比蘇宇可要厲害多了。

……

半小時后。

白楓勉強恢復了冷靜,再次看向蘇宇,吐氣道:「剛剛想起了一些實驗上的事,有些失態了,你小子沒看見什麼不該看見的吧?」

蘇宇苦笑,搖頭。

看見了也得裝沒看見啊!

白楓都快瘋了,他剛剛差點嚇死,還以為這傢伙被意志力反噬,發瘋了呢。

這種事是有過的啊!

周慧都說了,這種人會殺人的。

白楓不會真要瘋吧?

自己以後要不要離他遠點?

總覺得很危險!

白楓齜牙咧嘴的,很快按捺住了切開蘇宇的衝動,笑呵呵道:「別害怕,你師父我沒事!蘇宇啊,好好努力修鍊,爭取年底進入百強榜,就拿精血爆發這一招干他們,這算什麼外力?這是我們的研究成果!」

白楓咧嘴笑道:「當然,別太明顯了,最好別人前吞噬精血,暗地裡吞就行,有人問,就說我給你的,咱們多神文系的特製精血!」

蘇宇點頭。

「不過呢,實力是根本,自身境界是根本,早點騰空啊!」

白楓笑的愈加燦爛,「騰空的時候,一定要記得告訴老師啊!千萬千萬別亂跑啊!騰空之前,有危險的任務千萬別接,遇到了危險馬上跑路,不行就吹哨子……」

「咳咳,不行就喊我們,我和你師伯還在學府呢,我們沒事幹的,隨時招呼!」

說著,白楓迅速掏出一枚玉佩,「這是召喚神符,捏碎了,我就感應到了,馬上去找你!」

「回頭我再給你弄點防禦性神符……」

說著,白楓臉色一僵。

真沒錢了!

不行,老子得去敲劉洪一筆,要不然接下來不好過啊。

還有蘇宇這小子,必須儘快進入騰空才行。

只能看,不用用……咳咳,不能研究,太遺憾了啊,太讓人眼熱了。

深吸一口氣,白楓再次恢復笑容,「你好好修鍊,師父我不打擾你了,等我弄到了足夠的精血,你都給我試試看,師父教你怎麼運用天賦技。」

這一刻,白楓那是一口一個「師父」,聽的蘇宇真的頭皮發麻。

膩歪!

雞皮疙瘩都起來許多了!

說罷,白楓最後又道:「對了,你那個什麼班長的職務,不想干就別幹了,浪費時間!劉洪敢廢話,我去劈死他!」

浪費我寶貝徒弟的時間!

現在,不需要磨練了。

我只想這小子馬上進入騰空!

蘇宇卻是搖頭,沉聲道:「老師,既然當了班長,那我就會好好乾下去!除非,劉洪老師不讓我做了,要不然,在進入高級班之前,我會一直做下去的!」

他現在把這個當壓力,也當動力了。

大不了自己晚上少睡幾個小時。

想到這,蘇宇馬上道:「老師,我想搬到研究中心來住,可以嗎?」

「可以,絕對可以啊!」

白楓笑眯眯道:「最好不過,這邊安全,修鍊也很秘密,沒人能知道的,很好,就來這住!」

「謝謝老師,那我去修鍊了。」

被白楓一直盯著,蘇宇有些受不了了,急忙跑路。

還是去修鍊好了!

自從他說出精血的事,白楓跟看到了功勛點似的,一直盯著他,讓蘇宇很難受的。

……

等蘇宇消失在眼前,白楓吸了好幾口氣,這才勉強鎮定下來。

想了想,再次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「師伯……」

「你還沒死心?你是真的想找死?」

白楓一臉鬱悶,急忙道:「沒,師伯,你聽我說,我不是那意思,我是想問問,蘇宇這邊……你真的沒給什麼東西?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就是……咳咳,師祖傳承下來的那枚神文……」

「滾,你還敢提!」

柳文彥大怒,「白楓,看來你是不死心了!好,今天我就讓人去找你,別以為我奈何不得你!」

「師伯,師伯,別掛電話,聽我說啊!」

白楓急忙道:「真的,我很認真的問一下,那枚神文,你到底給沒給蘇宇?」

「沒有,你死心吧,除非我死,否則誰也不給!」

「真的?」

「你再廢話一句試試?」

白楓還是有些不相信,掙扎道:「師伯,真的沒給嗎?」

「老子現在讓人弄死你……你是不是盯上蘇宇了?」

白楓叫屈道:「沒有,師伯,蘇宇不正常啊!這小子……這小子反正很不正常,他能吸血修鍊……」

「吸血修鍊?」

柳文彥詫異道:「他的血字神文不是你給他勾勒的嗎?有這特性不是很正常嗎?你來問我?」

「……」

白楓苦笑,我有這麼牛,我自己怎麼不知道。

他那是吸血修鍊嗎?

他那是……那是……不好說,反正很厲害就對了!

至於天賦技的事,他想了想還是沒說出來。

連他都想切了蘇宇,知道的人多了,恐怕大家都想切了蘇宇了。

何況,這通話……未必保險!

指不定哪個混蛋就在監聽呢!

「師伯,師祖的那枚神文既然沒傳承給蘇宇,那就是說,他有什麼成就,都是他自己的能力了?」

「當然!」

柳文彥好像也聽出了一些話外的意思,不再暴躁,冷靜了下來,開口道:「他沒事吧?」

「他很好!」

白楓吐氣道:「好的不行!就是有點窮,師伯,我也沒錢了,要不……咳咳,要不您……咳咳……和那位說一聲,借我們幾萬功勛咋樣?」

「你是想死了?」

「師伯,真的沒錢了,咱們傾家蕩產了,除了一個實驗室,啥也沒有了……」

白楓那叫一個委屈啊!

真沒了!

這次可不是我糟踐的,是為了救大師兄啊。

那傢伙要被人整了,我得給他填窟窿才行啊。

家當都要賣了!

自己以後真的連飯都吃不上了!

「全沒了?」

「全沒了!」

柳文彥陷入了沉思,下一刻,緩緩道:「被針對了?」

「嗯。」

「姓萬的還是姓周的?」

「姓周的!」

「那傢伙就是欠收拾!」柳文彥沒好氣道:「當年我就看那傢伙不順眼了!他那個徒弟……叫什麼玉明來著,被老子揍了幾百次,聽說現在也山海了,你們這些廢物,都沒一個到山海的,活該被人欺負!」

「……」

白楓無言以對,我還小,還年輕的,不到30歲,師伯能不能別老是打擊我!

柳文彥吐槽了幾句,又道:「別理他!不行就想辦法收拾他,他門下的騰空,你一個個揍過去,讓你師兄凌雲境一個個揍過去,打的他認慫不就得了!他敢插手,老子幫你叫人,洪譚那蠢貨這時候居然跑了,活該你們被人收拾!」

「師伯……那個……揍不過來的。」白楓無奈道:「他們單神文系都有數千人了,一個個揍過去,那我們沒法修鍊了,研究都沒時間了。」

「誰讓你們廢物,這些年越來越弱!」

柳文彥那是毫不留情,不客氣道:「是,當年是我們的錯,讓多神文一系遭受了滅頂之災!可我們不都凈身出戶了嗎?資源、意志之文、精血、秘境……全都留下來了。萬天聖答應了,不會再特意針對你們,你們還這麼廢物,怪我了?」

柳文彥越說越氣,「我走的時候,多神文一系還有一百多人,五十年下來,人呢?沒了?你們不是廢物誰是廢物?瑪德,你和你老師都是蠢貨!」

白楓聽的頭疼,無奈道:「師伯,我們也不想的,可我們這一系,真的難!本就吃資源,吃天賦的……」

「廢話,你和你師兄要是有一人能進入山海,那就什麼都有了!」

柳文彥毫不留情道:「洪譚那廢物要是能進入山海之上,哪會有這屁事?你師兄要是能成山海,他們敢這麼干,還不是覺得你們廢物,光知道吃錢,不知道產出,不知道反思一下自己?」

「沒給人看到價值,別人憑什麼要幫你們?」

柳文彥冷哼一聲,不滿道:「洪譚五十年後,居然卡在了山海八重,太出乎我預料了,就算沒到山海之上,山海九重也該到了,果然,當年就他最廢物,天才都出了事,讓這廢物當了家!」

「趙明月、夏雲奇他們但凡有一人在,也不至於落到這地步!」

白楓沒吭聲,有些失神。

有時候老師也這麼說!

但凡他們有一人在,多神文一系何至於此!

那個璀璨的時代,這些天才照耀人境,一群騰空之下的傢伙,影響了整個人族!

輝煌!

可惜,五代府長戰死,這輝煌落幕了。

高端戰力的缺失,一群沒徹底成長起來的天才,遲遲卡在騰空之下不動……學府無法忍受了,大夏府也無法忍受了。

越來越多的天才,投入多神文一系。

哪怕五代府長不在了,可那些天才還在。

柳文彥,趙明月,夏雲奇他們都在,他們還在耀射人境,養性殺騰空,所有人都在期待他們騰空的那一日,能否一日入九重,騰空戰凌雲……甚至山海!

期待他們進入山海之上,期待他們當中出現一位甚至數位無敵!

封王!

成就無敵的王者!

然而……這一切終究還是落幕了。

每每想到這些,白楓有些熱血沸騰,他雖然天才,雖然妖孽,可比起那一代的傳奇,還是差了許多。

起碼現在的他,都沒把握戰凌雲。

所以,哪怕柳文彥實力很弱,他依舊很敬重,在南元被罵的跟孫子似的,也不敢回嘴。

想到這,白楓有些哽咽道:「師伯,您……真的沒法治好了嗎?」

「……嗯?」

柳文彥有些不適應他的柔情,沒好氣道:「什麼治好?你的意思是我有病?」

「不是,我不是這意思……」

白楓尷尬,接著嘆道:「師伯,要不……丟了那枚神文吧!也許沒有那枚神文干擾,您可以再次重現輝煌!」

「滾!」

柳文彥喝道:「就知道你還打這神文的主意,我告訴你,我除非死,否則絕不會丟!這是我的老師,你的師祖,畢生的心血!」

「而且……這也是我們那代人,畢生的心血!」

柳文彥語氣低沉,「那一代,多神文一系被驅逐的天才116人,我都記著!死了很多了,老死的,病死的,戰死的……活下來的沒幾個了!」

「我告訴你,你再打這神文主意,我真的對你不客氣了!」

「我沒有!」

白楓苦笑,我真沒有,也不敢啊。

你當我是你嗎?

我不怕的嗎?

我好不容易修鍊到了騰空七重,可不想成為廢物,那太慘了。

「沒有最好!」

柳文彥說罷,再次道:「撐著吧,撐一天算一天,我們沒希望……後面人也許有希望呢!不能斷了這條路,哪怕苟延殘喘,也得活下去,也得傳承下去,我不相信多神文一系在我們手中徹底沒落下去!」

白楓無言。

電話掛斷了,白楓使勁揉搓著臉頰。

一次又一次!

撐下去!

在蘇宇面前說的狠,我們是反派,實際上……我們過的越來越慘了!

「蘇宇……希望你能改變一些東西吧。」

吞噬精血,爆發天賦技。

勾勒神文,看一遍就成功了!

你這小子,天生就該加入我們多神文一系!

轉頭看向樓上,感應了一下,那小子又開始修鍊了,白楓露出一抹笑容。

又能吃苦,又有韌性,還有天賦……

這樣的人不成功,那真的沒天理了!

「五十年前的輝煌,我們是沒辦法實現了,你呢?」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南元。

柳文彥糾結了一陣,打通了一個電話,不等對面開口,迅速道:「白楓他們快撐不住了,幫幫他們!」

「你又開口求我了?」

「廢話,誰求你了,幫白楓他們,不是幫我,愛幫不幫,掛了!」

噗通一聲,掛斷了電話。

柳文彥長長吐了口氣,就要這樣,我沒求人,是你自己要幫的,對,就是這樣,幫的也不是我,是白楓他們!

……

大夏文明學府。

修心閣一棟大院子中,吳月華笑著掛斷了電話,「死要面子活受罪,遲早讓你哭著求我!」

PS:上午先三更,下午再更新一章,晚上看我還死沒死,沒死盡量更新一章,湊個3萬字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章 傳承下去(三更求月票)

9.25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