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1章 調兵遣將(求訂閱)

第881章 調兵遣將(求訂閱)

(家裡停電了,網也停了,弄了一會還沒來電,搞了半天用手機傳上來的……)

光明城佇立虛空。

而冥土大帝和劍尊的到來,再次給光明城增加了許多契機。

這一次,這一日,幾大勢力甚至不再遮掩。

沒多久,有消息傳播了出去。

虎魄洞招人!

之前神秘的虎魄洞主暴露了真身,大洞主曲,來自死靈地獄,二洞主裳,來自落魂谷。

兩人身份暴露,甚至以禁地名義招納強者!

這邊,虎魄洞剛暴露出身份。

刀主幾人在請示了劍空之後,也迅速作出回應,六方山以天穹山附屬的身份,也開始對外宣揚,一時間四方震動!

禁斷峽谷幾大散修勢力,居然都和禁地有關。。

難怪如此囂張,光明城四周,不許有任何殺戮。

……

消息傳出,整個禁斷峽谷中的散修都驚呆了。

禁地!

夢寐以求的禁地!

雖說,只是禁地附屬勢力,可對於很多人而言,哪怕只是附屬勢力,那也是依託禁地的存在,背後有禁地靠山。

而且還不是簡單的附屬勢力。

據說,幾大禁地都有強者迅速朝幾大勢力趕去,給幾大散修勢力助陣,這樣的情況,也是極其罕見的。

散修勢力,一般哪怕依託禁地,禁地也不會管太多。

而現在,直接是禁地強者,親自出面掌管,這都不再是附屬勢力了,倒是有些禁地直接蔓延出來,打造禁地外門的感覺。

……

虛空中。

不斷有聲音傳來。

「知道嗎?六方山、虎魄洞都獲得了禁地支持,正在招兵買馬,準備一決高下,分個勝負,確定誰才是禁斷峽谷的霸主!」

「聽說了!天穹山多年沒出手了,這一出手,聽說就要以一敵二,一家獨斗兩家禁地,要知道,死靈之主可是強大無比,沒想到天穹山主這麼狠!」

「……」

消息,傳的沸沸揚揚。

而光明城,幾乎成了所有散修關注的焦點。

甚至一些其他禁地中人,提前來踩點的強者,都被光明城吸引了注意力。

這個散修組建的大城,一日間,名氣甚至傳播到了整個天門中。

無他,因為這可能是禁斷峽谷幾家禁地的鬥爭縮影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哪怕閉關不出的文王,也隱約從四處聽到了一些聲音。

「光明城?」

沒想到,禁斷峽谷中,散修也組建了大勢力。

六方山……

此刻,文王附近就有一些散修,正在議論著這些。

六方山……文王心中想著事,這些外來戶,只說六方山,卻是沒幾個人知道,六方山的前身是歸雲山,所以也沒提及。

若是提及,文王恐怕會瞬間想到什麼。

儘管沒人提,但是這些人還是提到了東北域的霸主。

東北域……不就是自己這附近嗎?

文王朝一個方向看去。

他畢竟在這待著很多年,雖然不是經常出去,也不是一直待在這不動,多少還是會出去走動一二,探查一二的。

「東北域有什麼大勢力嗎?」

「雪龍山,刀谷,歸雲山,天墓領……」

都被一統了?

歸雲山,他還是知道的,歸!

那個和蘇宇有聯繫的傢伙,而蘇宇的天門關閉了,這個歸,九成九被蘇宇釣走了。

若是蘇宇進入了天門,是否會去歸雲山?

若是去了,那這歸雲山又豈會被人輕易一統,蘇宇實力具體如何文王不清楚,但是,散修這邊想對付蘇宇,可沒那麼簡單。

一個個念頭閃爍。

文王陷入了沉思,那這個據說和幾大禁地都有關係的六方山,和蘇宇有關係嗎?

居然還和天穹山搭上了關係。

「六方山之主黑墓……黑墓……蘇宇……」

文王念叨了一陣,有些懷疑,這黑墓,別不是就是蘇宇吧?

可是……有這麼誇張嗎?

他蘇宇就算進入天門,也沒多久,這就統一了半個禁斷峽谷了?

當然,若是身份隱藏的好,實力夠強,還是有可能的。

隱藏身份,這也是個好選擇。

可惜文王沒辦法做到,他進天門的第一天,就被人盯著,躲躲藏藏的,稍有異常,就會被人發現。

文王念頭無數,但是沒再去想,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武王。

有些無奈。

走不開!

武王快突破了,他已經隱約感受到了,這傢伙要納道入體了,正式成為頂級的存在。

這些年,文王自己進步不大,武王進步卻是不小。

從當年的二十多道之力,到如今,要突破那個門檻了,文王一聲輕嘆,微不可聞,自己這些年,倒是遭遇了一些瓶頸。

當年想著早早解決問題,不行的話,通過人皇那邊的天門投影,再想辦法溝通自己天地。

結果,問題沒能解決,人皇那邊……殺千刀的天穹山主,直接把自己的天穹山搬過去了,這讓文王也差點吐血,沒見過這種人!

一個個念頭閃爍,看著武王,文王還是按捺下了心思。

走不開了!

這傢伙,隨時可能突破,看現在這情況,可能會在禁地之會前突破,那樣的話,倒是機會不小,看看能否趁著禁地強者沒到之前,和這傢伙聯手把法給弄死。

想到這,又忍不住想到蘇宇。

不當人子!

你既然給了我天地傳輸的機會,又他么關閉了,都服了你了。

如今,他自己其實也可以傳輸一些天地之力,不過沒有之前蘇宇傳遞而來那麼順暢,主要是,這靴子雖是核心之一,可並非天地基礎。

書靈所在的萬道經,那才是真正的基礎。

而文王,也並非天地之靈。

「不過……真惹急了我,召喚天地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」

學一下死靈之主好了,只是死靈之主當年幹了一次,好像讓天門加大了防禦,對這事比較警惕,那需要天地之力貫穿真天門才行!

「真到了召喚天地的時候,麻煩就會更大了,可能會導致天門也會對我出手……」

種種念頭,在文王腦海中閃爍。

不過,這些都是後來話了。

當務之急,還是武王。

武王真突破的話,納道入體,還是萬界的大道,動靜一定會很大,時光長河一定會動蕩,劇烈動蕩,那時候,可能才是大危機!

不等他和武王動手,對方可能就要先下手為強了!

附近的散修,還在議論。

文王閉目,不再去管。

蘇宇這邊,他現在也抽不開身去管,之前還盤算著弄死法,也只能計劃中斷了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永生山。

巨大的高山之上,一座輝煌的宮殿佇立,人來人往,但是都很安靜,不時有人朝大殿深處看去,不敢多看。

今日,山主正在接見來自天穹山的劍尊!

很多年了,禁地都沒什麼強者來了,因為這些年一直在和文王他們糾纏,其他人不想惹禍上身。

巨大的宮殿中。

法倚靠在寶座上,下方,劍尊站立,微微躬身,「山主,穹主便是此意,禁地之會開啟那一日,還希望山主可以成全穹主!」

法不動聲色,下方,一位眼睛閃爍著七彩斑斕色彩的女性強者,此刻,輕聲道:「劍尊,挪移禁地,代價不小,何況,距離不算太遠,那星宇早些年就被重創……不如還是讓天穹山主過來吧。至於星宇那邊,我想,留守一位堂主,也是綽綽有餘了!」

挪移永生山去那邊?

這不是代價的問題,這是面子的問題!

說好了在我永生山舉辦,為此,付出了大代價,結果,人家天穹山主什麼都不管,等永生山安排好了,讓永生山挪移過去!

這算什麼?

法沒有開口,開口的是永生山的一位脈主,永生山設置和其他禁地也有一些差別,法走的乃是萬法之道,禁地中大多會跟著禁地之主走。

在永生山,唯有到了聚道成脈,那才會成為脈主,實力的話,一般也不會太弱,也是25道之上之力。

劍尊考慮了一下,輕聲道:「雨脈主說的其實也有道理……不過,現在人皇星宇復甦,據說可能已經擊潰了萬族,回歸了萬界!此刻,和之前就不同了,穹主無法離開了!」

此話一出,上方沒說話的法,忽然道:「星宇離開了長河上游?」

「是!」

劍尊回應,這是山主說的,他也不知真假,最近山主抱著個大印一天到晚的看,都沒什麼心思搭理自己,他也沒辦法,只能聽令行事。

法微微凝眉。

人皇恢復了?

這個,他也沒辦法確定。

按照之前的一些判斷和推算,人皇沒這麼快解決麻煩的,他被重創的厲害,沒了他,人族也拿不下萬族的。

「人皇天門再次開啟了?」

「是!」

劍尊點頭。

這個他看到了,前幾日,他就看到山頂山,有一道門戶虛影呈現,也不知道山主在幹嘛,這次也沒攻擊對方,而是一直在看著。

法愈加凝眉,穹在做什麼?

沒管嗎?

還是說,這傢伙又打什麼主意,不會想著引誘人皇進來吧?

可能性不大!

一個個念頭浮現,法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我再考慮一二!縱然我答應,其他禁地也未必願意去那邊……穹這些年也不太參與禁地之事,忽然要參與,其他人未必樂意。」

劍尊好像知道他的意思,點頭:「穹主說了,誰若是不答應,山主只需要將不答應的人的名字告訴天穹山,天穹山自然會解決!這一點,山主放心!」

「……」

四周,安靜一片。

天穹之主,雖然不管事,可囂張起來,也不是一般的囂張。

我料到你們未必答應,沒關係,把不同意的人的名單告訴我,我親自去找他們麻煩去!

禁地之主中,有幾人可以匹敵天穹之主的?

真被打上門了,那就有好果子吃了!

法也是無語了,穹這傢伙,還是一如既往的囂張!

「我知道了!」

法淡淡回應了一句,再看看吧。

反正,還沒到時候。

劍尊點頭,不再說什麼,「那就不叨擾山主了,我還需要回去和穹主復命!」

法微微點頭,沒說什麼。

很快,劍尊走出了大殿,身後,剛剛開口的雨脈主也跟了上來,送他出禁地,一邊走著,一邊道:「之前收到了一些消息,據說附近散修建造了一座光明城,其中六方山和天穹山有些關係?不會是一些散修膽大包天,借用了天穹山之名吧?」

雨脈主好像是在閑談,劍尊倒是沒在意,隨口道:「那倒不是,六方山的確是一位客卿建立的……不過,本意也不是稱霸哪裡,而是死靈地獄和落魂谷欺人太甚!」

「永生山沒參與,大概不知!這兩大禁地,囂張跋扈,欺負其他散修也就罷了,我六方山客卿建立個小小的散修領地,表露了身份,不曾想對方不但不忌憚,反而變本加利!」

說著,劍尊冷笑一聲:「更過分的是,就在前幾日,那死靈地獄的冥土,居然為了如此小事,親自去光明城,要滅亡六方山!幸好我要來這邊辦事,路過光明城,否則,六方山已經覆滅!」

說到這,劍尊都有些冷意了:「本來只是一些散修的小事,六方山的黑墓,也只是兵堂客卿,嚴格來說,客卿不算禁地中人!可是,欺人太甚!」

劍尊有些惱火!

的確欺人太甚了,兩大禁地強者,聯手圍殺不夠,冥土都去了,這算什麼?

越想越氣!

劍修,本就快意恩仇,若不是顧忌禁地之戰,顧忌山主那邊會被自己招惹一些麻煩,他當日就對冥土不客氣!

雨脈主見他說著說著就要發飆,連忙岔開了話題,笑道:「最近禁斷峽谷還挺熱鬧,可惜,永生山沒辦法參與了,死靈地獄和落魂谷的確過分……可惜我們這邊走不開,否則,倒也可以和天穹山聯手,給他們點顏色看看!」

客套話罷了!

永生山最近也的確沒精力去做那些事,只是詢問一下,畢竟最近消息流傳,三大禁地好像都參與其中了。

現在見劍尊這麼說,大體上也了解了一些內情。

看似是散修之爭,實際上,大概是這劍尊和那冥土之爭。

難怪鬧的沸沸揚揚,連禁地名義都打出來了,一般情況下,尋常16道在外行事,也不敢貿然打出禁地名聲的,何況這種散修之爭。

雨脈主也沒再管這事,三家要斗,那就斗好了,永生山就不參與了。

劍尊見她不說話了,也沒在意,只是這兩日他也沒管那邊,聽聞雨脈主的話,還是有些惱怒:「劍空被我留在了那邊,我叮囑他不要主動找麻煩……既然打出了禁地名義,那不出所料,一定是對方先以禁地之名壓迫六方山,是這樣嗎?」

雨脈主其實也不知道哪家先喊出來的,但是劍尊在這,她也不介意在這點小事上附和一下,點點頭:「對,是虎魄洞先打出了名頭……」

「冥土!」

劍尊冷笑:「一個外來戶建造的禁地,也敢如此狂妄!我天穹山不管閑事,也不會被人欺負!罷了,他既然如此不要麵皮,那就斗一斗好了!本座也想看看,到底誰能贏!」

話落,已經到了門口,他也不說什麼,騰空就走!

雨脈主目送他離去,微微搖頭。

很快,身邊多了一人,輕笑道:「雨,惹怒他了?」

「我?」

雨脈主失笑:「怎麼會,我又不是火脈主,是冥土招惹了他!據說之前在光明城,雙方就有些衝突了……」

說著,她笑了笑:「雙方好像想要在光明城,借散修之力,斗一斗!」

身邊男子笑了:「我們摻和一手嗎?聽起來倒是很有趣,若是稍微牽引一下,也許可以讓三大禁地起一些衝突。」

「算了!」

雨脈主搖頭:「你別忘了,外面還有兩個傢伙呢,我們的人輕易出入,容易出事!」

此話一出,身邊男子倒是安靜了,有些遺憾。

其實,他看到了一些機會的。

劍尊脾氣不算太爆,但是天穹山都有一點特徵,骨子裡的囂張,如今兩大禁地的人挑釁他,再刺激一下,也許真會讓劍尊和對方幹起來!

然而,想到外面躲藏起來的文王和武王,男子還是打消了念頭。

文王和武王,這些年一直盯著永生山。

不敢貿然闖進來,但是,一旦永生山的人出去,很快就會倒霉。

哪怕法藉此想誘殺對方,結果,狡猾的文王往往是吃了餌就跑了,沒能誘殺不說,還損失不小。

男子沒再說什麼,和雨脈主一起進入大殿,和山主商量一下是否要挪移的事。

劍尊親自來的,帶來了天穹山主的意思,若是直接拒絕,容易讓天穹山主發怒。

……

光明城。

隨著消息傳播出去,此刻,之前冷清的光明城,這時候人滿為患。

很多散修,因為三大禁地的名義,紛紛趕到。

甚至不乏一些禁地中人,來自四大禁地之外的其他禁地強者,提前趕到,也跑來了湊個熱鬧。

三大禁地之爭,感興趣的人還是很多的。

而城內,一個巨大的擂台,也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。

此刻,擂台之上有戰鬥。

這擂台,也是下了大功夫,強大的禁錮之力,封鎖了所有擂台,連一等強者之戰,也可以承受。

這一刻,一聲轟鳴傳出!

刀主一刀劈飛了一位強者,冷冷道:「磐石崖,你們好大的膽子,我本想著饒你們一命,不曾想你們居然和虎魄洞勾搭上了!」

被他擊飛的,是一位身體土黃色的壯漢,此刻正在吐血,聞言咳血道:「你想殺我?可能嗎?何況,是你六方山欺人太甚!」

雙方正斗著,下方,曲陡然道:「夠了!16道之上,難分生死!刀主,黑墓不在,你還敢如此囂張,找死不成!」

刀主冷笑,「黑墓大人不在,你們也不是對手!何況……劍空大人在就夠了!」

曲冷笑一聲:「若是前兩日,我還懼你三分,現在……黑龍兄!」

伴隨著他的話語,一道死氣瀰漫開了,圍觀的眾人都是一驚,只見整個光明城上空,忽然黑暗一片,一頭黑色巨龍浮現!

下方,雪龍微微變色,冷冷道:「黑龍?」

上空,那巨大的黑龍,眼神冷漠,朝下看來,俯瞰蒼生,「雪龍?」

帶著一些蔑笑:「昔日你比我強,而今……看來不過如此!」

雪龍皺眉。

而就在這一刻,一抹劍氣映射天地,一聲輕笑傳來:「黑龍道友,既然來了,就別遮擋這難得的陽光了,黑漆漆的,不好!」

黑龍朝遠處看去,六方山駐地內,一位持劍道人走出,正是劍尊之子劍空!

黑龍沒說什麼,迅速消失,眨眼間,化為一位黑袍道人,落到了虎魄洞的駐地。

而城內,一群人也是興奮。

真是禁地大人物!

不止一個,死靈地獄的黑龍,天穹山的劍空,這可都是20道以上戰力的強者!

散修之中,一等也有,可大多都是剛跨入的那種,或者跨入時間長,但是一直無法進步的那種,能達到20道以上的散修,太少太少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蘇宇也笑了。

人越來越多了!

有趣!

三大禁地之爭,引來了無數人圍觀,也都想加入三大禁地,或者其他禁地來探查情況的,瞞得過別人,瞞不住蘇宇。

此刻的蘇宇,如同不存在。

忽然,出現在一間大院中。

城內的強者,是可以拿到這些房子的,比餐風露宿要強,雖然對強者而言不算什麼,可在光明城中,拿下一座大院,也是身份和實力的代表。

眼前這座大院,被一位12道強者佔據了。

此刻,其他人在圍觀強者,這位倒是抓緊了時間,在安心修鍊。

而就在蘇宇踏入的一瞬間,整個大院,都化為了囚籠!

不止如此,外面的人看大院,還在。

可實際上,大院已經進入了蘇宇竅穴中。

內天地!

如此一來,可以屏蔽掉一些動靜。

此刻,那正在修鍊的強者,好像也感應到了什麼,睜眼看去,一眼看到了蘇宇,頓時大驚失色!

他也是強者,居然被人靠近到了身邊,怎麼可能!

剛想反抗,忽然,一股強大的壓制力爆發!

本來12道實力的他,忽然被壓制了大量實力,眨眼間,恐怕只有八九道之力了!

「你是誰?」

修者大驚,蘇宇笑道:「黑墓!」

「六方山之主?你不是閉關去了,不在城內嗎?」

蘇宇不理他,一揮手,身邊忽然浮現出七八人,都是強者,有一等,也有二等。

看到這些人,那散修大驚失色!

「是你們?」

他看向其中一位一等強者,駭然道:「地究,你不是前幾日離開了嗎?」

他認出了其中幾位強者,這地究乃是16道強者,在散修中還是很強大的。

前兩日來了光明城,但是待了不到一天,他就提前離開了,據說是去找老友了。

可現在,對方居然出現在了這!

就在這黑墓身邊!

那地究笑容燦爛:「離開?只是掩人耳目罷了,我已效忠劫主!劫主之強,你無法想象!禁斷峽谷第五座禁地即將出現,而今,是機會,也是機緣……」

蘇宇沒開口,他也懶得每次都去和人浪費口水,一兩個還行,接下來,他會有很多這樣的情況出現。

所以,這幾位都是能說會道的那種。

簡單來說,這是一支洗腦大隊,專門瓦解人心,讓對方相信,投降機會更大!

「劫主只會招攬720條大道之主,我看你修的乃是破碎之道,而今還無人執掌,你一來,便是720大道之主之一……」

說服了一陣,那位12道強者選擇了投降。

其實不是被說服了,而是被鎮服了!

沒辦法,當他發現自己被這麼多人圍住了,大道波動也沒能引起任何人注意,沒人來插手,不知道被弄到了哪裡去了。

這種情況下,要不死,要不,只能投降!

在死亡和投降之間,他別無選擇!

哪怕接下來被逼著斷道,他也無可奈何,好在,斷道之後,很快續道,他真的再次恢復了實力,這下子,這位新來的,化為了其他人的模樣!

舔狗……不,忠誠的效忠者!

一位開天者!

不可思議的開天者,值得去效忠!

而這位新來的,很快,被帶到了一個巨大的空曠地,此地,有不少人,等看到新來的,有人看了一眼,有人不理會繼續修鍊。

而新來的12道強者,卻是滿臉駭然。

好多人!

在這,他看到了一些熟人,也看到了一些之前離開了光明城的人,結果都在這!

16道以上的,都有好幾位。

更別說16道之下的了!

……

而此刻,蘇宇繼續行動。

抓人!

斷道,續道!

這些人,進入了自己天地,還進入了屋子,抓起來其實不難,大部分都會選擇投降,不投降的,那就打死!

這幾日,光明城的散修,來來往往的。

其實消失了不少人!

投降續道的,只要不是重複大道的強者,都會出去一趟,在一些人的注意下離開,然後再暗中潛回來。

可一些死去的……那就只能真死了。

散修失蹤,其實也沒多少人在意。

然而蘇宇心中有數,這樣的日子,得加速了,死人還是死了不少的,而且一些知名的散修都消失了,而這些人有個特徵,都來過光明城。

幾大禁地,包括一些散修強者,現在沒在意,可是很快,他們都會感受到一些不對勁的。

而融入了這麼多強者,蘇宇的實力,卻是提升的不明顯了。

雖然一直在提升,但是28道之力,並未因此就進入了29道。

到了這一刻,蘇宇才知道,到了這地步,提升有多難。

「儘快進入29道之力,然後……抓捕幾位禁地強者!」

蘇宇心中有計劃,先把散修搞定,先不動禁地強者,等自己到了29道,再把禁地強者搞定,此刻,城中禁地強者其實不少。

20道以上的,都有劍空和那黑龍來了,至於落魂谷,其實也來了兩位一等助戰,但是實力一般,才16道。

這些人,都得留在後面。

現在動禁地的人,容易被發現。

……

蘇宇一個個房間地收割著,外面,無人知曉。

大家還在為三大禁地的爭鬥感到激動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金鋒他們,簇擁著劍空,雪龍低沉道:「大人,我們麻煩了!現在,虎魄洞、磐石崖、天蠶領聯手了,落魂谷來了兩位16道強者助陣,現在,黑龍也來了……對方的16道以上,已經達到了9位之多!」

雪龍有些無奈:「而我們,黑墓大人不在,我們三人,雖說還拉攏了月祁山領主月祁,可算上大人,也才5位……」

差距很大的!

劍空也是皺眉。

兩大禁地聯手,的確壓了天穹山一頭,導致磐石崖、天蠶領紛紛投效了對方,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投效的!

他之前,其實也去過一次,結果,轉頭他們就投靠了對方。

太打臉了!

但是之前他實力強大,無所畏懼。

可是……現在黑龍來了!

這下子,一下子氣勢就被壓下來了。

黑墓到現在也沒回來,如今六方山倒是他在做主了!

可是……此刻該怎麼辦?

他沉聲道:「對方也不敢貿然打過來……」

剛說完,一聲厲喝響起:「雪龍,上擂台,看我今日斬殺了你!」

雪龍臉色一變,城內,曲的聲音帶著得意,響徹天地:「六方山,投降吧!要不然,我們不想大開殺戒,給天穹山禁地面子!但是,這麼僵持不是回事,今日起,你我雙方鬥法,直到一方滅絕,或者投降!」

「都在擂台之內,單打獨鬥,要不投降,要不死,直到一方無人可戰為止!」

雪龍幾人變色!

紛紛看向劍空,刀主咬牙道:「大人,他們要車輪戰,一直戰到我們重傷或者被殺為止!」

劍空臉色冷漠!

我在這呢,對面就敢如此囂張,真不把我天穹山放在心上了嗎?

他冷冷道:「答應他們!」

本不想在散修上面摻和太多,投入太多,可對面欺人太甚!

既然如此……劍空冷冷道:「先撐住,我會傳信天穹山,我天穹山,還不缺強者!既然要鬥法……那我就讓天門內所有人都知道,天穹山才是第一禁地!」

他要繼續召集人來助戰!

非要壓下兩大禁地!

哪怕你們聯手,我天穹山也不畏懼!

刀主幾人大喜,是真的歡喜,來,快多來點人,刀主更是激動道:「大人,要不從兵堂調集一些擅長刀法的強者過來,同道強者……也許還能聆聽一下前輩們對大道的經驗感悟……」

劍空失笑,不過也沒拒絕,點頭:「也行,兵堂也不缺乏刀法強者。」

刀主興奮的想蹦起來!

好在,他知道不能興奮過頭了,還是強行忍住了。

而一旁的其他幾人,都是羨慕無比!

雪龍想說,調集一些擅長冰封之道的人來……不過天穹山好像不擅長這種大道,倒是永生山挺多,可惜了。

這可是強大自己的機會!

他們可是知道,一旦這些人來了,遲早會被融入天地,那時候,他們作為第一個融道的大道強者,其他人要不死,要不只能融道他們。

如此一來,他們也很快可以成為18道,19道,甚至更強的強者!

而劍空,見幾人笑的開懷,也笑了。

這些散修,還真是容易滿足。

又沒說一定會教你什麼,用的著這麼開心嗎?

儘管心中想著這些,他沒表露出來,看向遠方,心中冷哼,很好,這一次,非要壓服了你們!

誰來也不行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81章 調兵遣將(求訂閱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