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2章 見面(求訂閱)

第922章 見面(求訂閱)

(卡文中,頭疼)

看著眼前的星,蘇宇笑容燦爛。

也不著急問大周王的事,一揮手,一張案幾齣現,笑道:「坐下聊,前輩別客氣!」

星遲疑了一下,還是一聲嘆息,坐了下來。

「前輩才18道,是否太弱了?」

星無言以對,半晌才道:「還算可以吧,開天時代,跨入16道以上的,真數下來,也是有數的!」

「八部首領,18道,還是弱了點!」

星沉默一會,許久才道:「四極人王還有強弱之分。」

何必一直追問我實力弱的事?

多正常!

又不是人人到了後期,都能一直進步下去的。

蘇宇笑了:「好在明王不在這!」

星沒回話。

蘇宇笑容收斂,問道:「那18年前,是前輩降臨了萬界?」

「是。」

星也沒否認,蘇宇問道:「當日你說,你以為時光冊是去找人皇的,對吧?」

「是!」

「你為何要找人皇?」

星看了一眼只是在聽著,而沒有開口的人皇,沉默一會才道:「我要說,是去通知他去救文鈺,你信嗎?」

蘇宇笑了:「繼續!」

你猜我信不信?

星有些無奈,再次道:「是有事找他,順便也有探查他傷勢如何的用意,另外就是,想讓他和人道聖地合作!」

到了這一刻,星也不再隱瞞什麼:「當時,我和文他們商量好了,若是文鈺願意放棄時光冊,我們可以送文鈺出來,包括其他人……」

他說的是文王他們。

星平靜道:「我們當時的目的,就是想讓法強大起來,而人道聖地……其實沒太多惡意!人道聖地,從一開始就是以人為本!但是你也知道,在天門內,穹、石、空這些人,其實和我們不是一夥的!」

他誠懇道:「包括首領,其實對人族都沒任何惡意!萬界,還有我們許多後裔在,是可以合作的……」

蘇宇笑了:「可以合作,當初為何引誘文鈺進入?」

星沉聲道:「首領強大,門內威脅不解決,那無法鎮壓門內,一旦門內亂了套,那三門一開,萬界人族更危險!」

「也就是說,你們都是為了人族好?」

「不錯!」

星說的大義凜然,蘇宇仔細看,一再去看,卻是發現不出什麼端倪。

他看人皇,人皇平靜道:「別看了,他們這些人,長期和天門接觸,早就被洗腦了!這是他們的信仰,你不能說他們錯了,只能說,他們被影響的太深!」

蘇宇又想到了當日第一次見到日月,日月也是如此狂熱,狂熱到不懼死亡,他也告訴蘇宇,人道聖地的目標,是以人為本,人族一統!

蘇宇笑了起來,看向星:「有些明白了,你的意思是,你們無意針對人族,但是為了天門可以掌控局勢,是可以犧牲人族的,或者……包括你們自己?」

星沉默了。

這也代表,他默認了。

是的,你說的不錯!

蘇宇嘆息一聲:「我原本以為,你會告訴我,因為你良心發現了,覺得天門不是好東西,所以私底下其實是站在萬界人族這邊的……現在我才明白,不是,是我理解錯了!你當年將時光冊副本融合進入我體內……是因為你覺得,這也是在壯大人族……是這樣嗎?」

是的,他之前在想,星,是否是那種暗地裡支持萬界人族的存在,所以才會有一些古怪的舉動。

現在蘇宇卻是懂了!

總結起來,為你好,為你們好!

是的,哪怕犧牲了你們全部,換來了天門的復甦,其實也是為你們好,因為天門復甦了,才是人族的希望,人族的未來。

這有些類似於一些當年人族的萬族教派了!

我們和萬族合作,也是為了人族好!

我們犧牲你們,也是為了人族好!

一切都是為了你們好!

這也是星的想法,在他的想法中,人的目標,就是人族至上,這符合他們這些八部首領的心思。

蘇宇笑道:「既然如此,那為何當年暗算人皇?」

「非我們暗算!」

星很認真地解釋道:「星宇之事,是人門的暗算!聖地唯一做的一件事,就是引誘了文鈺進來,其實也是為了你們好,為了人族!當時星宇他們有心要打入三門之中,可當時他們根本沒這個實力打入!」

「一旦進攻三門,你知道天門的實力,按照當年的情況,他們敢打入天門,必死無疑!」

「這些年來,我們對文鈺的態度,也是一直都保持友善,你可以問問文鈺,我們一直都在說,讓出時光冊,完整送她出天門……」

一旁,文鈺笑了笑,「是這麼說的,不過……我為何要讓出來?」

星倒是很認真,也沒覺得不妥:「因為你沒有法強大,他成功了,法可以成為穹、空那個層次的強者,配合其他幾位,有把握掌握整個天門內的局勢!那時候,天門完成了一統,首領復甦之後,完全可以帶領人族崛起……」

蘇宇皺眉:「你認真的?」

「我說的有何不妥?」

星看著蘇宇,目光並不畏懼,而是帶著一些沉重:「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,完成更大的目標!從結果上來看,首領復甦,法吞噬時光冊,這其實是最優的結果!那個時候,刀、武、法、日、月,再加上首領,若是萬界願意追隨首領,那星宇你們,全部算上,這樣的實力,才有希望成功!帶著人族真正強大下去!」

「為何要犧牲我們的利益才行?」

蘇宇淡淡道:「為何不能讓文鈺吞了法呢?」

「文鈺若是比法更強,也不是不可以!」

這是星給出的答案!

蘇宇臉色瞬間難看,倒是人皇,笑了笑,勸道:「蘇宇,行了,生氣做什麼?你要明白,每個時代,有每個時代的信仰!就說這個時代,我有追隨者,你也有追隨者,大家都篤信,唯有我們才能帶領人族走向輝煌!若是我們被封印了,我們的人還在外面活躍,那時候,對待新人,對待未來人,也許也是這個態度……犧牲他們的利益,解封我們,強大我們!」

他一點不意外星這些人的選擇。

所以,此刻對蘇宇,也是態度平和,絲毫不動怒,笑容滿面:「人,在那個時期,便是你,也是我!你啊,何必多說,若干年後,你我被封印,萬天聖告訴後來者,唯有你,才能解救人族,犧牲後世人的利益,你覺得可能性大嗎?」

時代在輪迴。

人皇很理解這種情況,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信仰和領袖,在星那個時代,人,就是大家的信仰!

而蘇宇,這一刻陷入了沉思中。

自己若是被封印,無數年後,萬天聖他們還活著,那他們會做什麼選擇?

會和星他們一樣嗎?

蘇宇不敢說,不敢保證。

那時候,今日睿智無比的萬天聖,也許在別人看來,也是冥頑不靈之輩!

那時候的萬天聖,可能就和現在的星一樣,在後來人眼中,就是個白痴!

憑什麼犧牲大家的利益成全你?

而那時候,萬天聖也許不這麼想,因為他經歷過,感受過,信任過,信仰過,因為在他眼中,唯有蘇宇才能救世!

哪怕後來者再出色,萬天聖也許也會覺得,沒用,真正唯一能救天下的,唯有蘇宇!

蘇宇笑了!

這一刻,忽然不生氣了,他忽然有些理解星了!

星這些人,是有信仰的!

無數年後,若是萬天聖也有後裔崛起,也許萬天聖面對自己的後裔,也會很認真的告訴他們,你們不行的,唯有蘇宇才能拯救蒼生!

他的後裔,大概也會很無語!

那時候,萬天聖在別人眼中,就是現在的星了!

「所以,你將時光冊副本融入我體內,只是不願意浪費了這寶物,希望有個好結果……你是希望人族能出強者,但是又覺得,這個世界,唯有人,才能拯救蒼生?」

星沉聲道:「難道不是嗎?你不懂,當年若不是周背叛了,那時候,我們很可能戰勝了地門,繼續蔓延那個時代,首領只是輸在了周背叛!」

和這樣一位將人當成信仰的強者談話,再說人瑞不行,其實沒啥用。

信仰,根深蒂固!

無數歲月形成的!

日月也是如此,蘇宇第一次見他,他也是這態度。

武和刀這些人,其實也是如此。

倒是法,好像脫離了這種信仰。。

蘇宇不再嘲諷,聽到星這麼說,笑了笑:「也許吧!也許你是對的!當年若是周不背叛,也許人不會輸,繼續蔓延開天時代……可惜,失敗了就是失敗了,所以,我們不信任他,也沒有問題吧?」

星沉默不語。

蘇宇覺得他不可理喻的同時,他也未必不會覺得,蘇宇他們冥頑不靈。

「所以,當年你出來,是想找人皇談談,談談合作的事?或者說,可以的話,最好能誆騙一下?」

星沉默了一陣,點頭:「我們希望星宇可以理解我們的目的,最好能達成一致,當年他被攻擊,重傷,其實也不是我們願意看到的結果!」

蘇宇笑了:「只是你這麼想罷了,真不願意,何必把文王他們牽制在門內?算了,你也許說,這是文王他們自己非要進入,反正都有理由便是了!」

一聲感慨,蘇宇很快拋下了這些,問道:「那當年時光冊為何會飛往星落山?」

星想了想道:「我一開始以為會去找星宇,結果不是,至於為何會落在星落山,我事後想了想……要不是文鈺自己做的,要不就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腳。」

蘇宇點頭,又道:「你當日看到了一人,無奈之下,選擇了將時光冊融入了我體內,那人是什麼實力?」

星好像也記起了這事,回想了一下,半晌才道:「十七道的強者,當時對方隱約好像有些封印,具體的看不透,大體上那樣吧!比我投影進入要強一些……」

蘇宇皺眉:「真的?17道,你喊人家至強者?」

「什麼?」

星有些疑惑:「17道雖強,可也不至於是至強者,在我眼中,不到32道,如何算是至強?」

蘇宇頓時凝眉:「你認真的?」

「……」

星很無奈:「不懂你的意思,還請直言!」

你在說什麼?

蘇宇一揮手,一副當日的畫面出現。

星的影子浮現,開口:「堂堂七道至強,連敵人都沒看到,就逃離了……此人若是在我那個時代,也是個小人……當殺!」

星頓時皺眉:「這話……好像是我說的,但是我沒說七道至強,七道至強……七道算什麼至強?我想想……」

他回憶了一下,開口道:「我說的應該是堂堂十七道強者……應該是如此,我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修者,豈會說出七道至強的話?」

蘇宇眼神閃爍:「還有,你當時還說了一句,『被他一弄,天門無法鎮壓了,我得走了』,你和天門是一夥的,還需要你來鎮壓天門?」

星回想了一下,嘆息一聲:「天門是天門,首領是首領!」

這話一出,蘇宇一愣。

人皇他們也是一愣,這話什麼意思?

天門不就是人嗎?

人就是天門,這有什麼差別嗎?

星嘆息一聲:「不一樣的!首領和門,是一體,也不是一體!時代滅亡后,天地失控,自然形成了門戶!也就是說,門,其實是首領的天地形成的!但是,門的開啟,封閉,不是首領可以控制的!唯有徹底開啟,新時代迎來滅世,首領才能再次掌控天地!」

他看向蘇宇他們:「天地形成了門戶,其實就代表滅世快來了!當年首領不懂,能封印時代的,也只有門戶!唯有天地形成門戶的開天者,才能在最後關頭,庇護一個時代!」

「所以哪怕首領,也沒辦法隨意讓門戶開啟!」

蘇宇眼神閃爍,「你的意思是,當門戶形成,其實就代表,這個時代,已經迎來了最後的輝煌?」

「是的!」

星點點頭:「所以哪怕我們,也是無法隨意出入天門的!而首領他們沉眠,其實就是一個再次掌控門戶的過程,將天地再次納入自己的掌控!當他完成了掌控,這才代表,我們有希望再次回歸!」

蘇宇吐了口氣:「有點意思,按照你的說法,天地成門,是時代保存下來的唯一機會?」

「應該是吧!」

星其實也不是太了解。

蘇宇笑了:「這麼說,我才是這個時代最後的希望了?」

什麼意思?

眾人看向他,蘇宇無所謂道:「我天地成了門戶,也算是所謂的第四門吧!自然形成的,我可沒特意化為門戶,是天地自己形成了門戶……那這麼說,我要是掛了,這個時代連封印的機會都沒了?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人看著他,人皇都意外:「你天地形成門戶了?」

蘇宇點點頭,笑的不以為意:「所以啊,以後要好好對我,不然,我掛了,戰敗了,封印時代都沒機會了!」

人皇微微揚眉:「難怪之前有些動靜,地門說,可能是第四道門戶出現了,我就說誰搞出了大動靜,是你這傢伙……那就沒問題了!」

星也是意外無比,很快沉聲道:「你的天地形成第四道門戶了……形成門戶……其實也代表……你們沒機會了!」

星很沉重:「這代表,滅世之危,無法解除了!如今,只能依靠首領……」

蘇宇翻白眼!

服了!

這你也能藉機發揮!

蘇宇笑了笑道:「你啊,別看年紀大,但是你真不懂!門戶是什麼?你要是說封印……那就當封印,可封印之能封印自己的時代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封印三門,封印一切不屬於這個時代的人物,封印那些搗亂的傢伙……其實,門戶這東西,也許和封印無關!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我在想,這玩意修鍊了出來,是不是代表,可以召喚時光之主?」

蘇宇呵呵笑著,「你們說,時光之主會不會從門內走出?」

笑了一聲,他見其他人看著自己,聳肩道:「看什麼?也許時光之主很特殊,必須要幾道門戶聚集,才能召喚他降臨呢?」

人皇嘆息:「別這麼說,你這麼說,成了真,打到最後,忽然這傢伙跑出來了,那才麻煩!咱們還是先當他死了,不存在,免得自找麻煩!」

時光之主多強?

誰知道呢!

一個時光長河,就足以震懾無數人了,哪怕死靈之主到了今日,其實也沒法開闢出如此強大的長河,也許差距還遠。

所以,這樣的存在,現在連當成假想敵都沒必要!

蘇宇起身:「行了,地門的事,我大體上知道了!星的事,我大體上也明白了!我去一趟長河上游!」

人皇看了他一眼,蘇宇笑道:「人皇要一起去?」

人皇思考一番,「算了,你去吧!但是……我還是篤信他,他沒問題!」

「希望吧!」

蘇宇踏空而起:「你們自己看著辦吧,星是人皇的祖宗……我就不摻和了!那些散修,該殺的殺,該活的活,該融的融,我沒意見!」

說完,他一腳踏入時光長河。

人皇見他說走就走,忍不住道:「帶上太山,鎮武王還在那邊呢……」

蘇宇一愣,忽然止步,低頭朝下方看去,半晌才道:「要不……回頭我讓鎮武王自己回來吧!武皇還在那邊呢,我怕他絕望自爆,不太合適!」

「……」

下方,武王有些無語,關我啥事,你看我幹嗎?

他懶得多說,悶悶道:「想報仇,隨便他!一拳打死的貨色,我不放在眼裡!」

蘇宇笑了笑,也不再說什麼,踏空就走。

……

此刻的蘇宇,實力太強。

遊走在時光長河中,也不再有什麼壓力。

而且,一年下來,當年被人皇封鎖的那塊長河大陸,一直在往下流動,也許用不了多久,就會徹底回歸了。

現在,那邊也沒有之前的時間流速了。

之前,那邊一日,這邊一月。

現在,按照人皇之前的說法,上游一日,萬界也就四五天了,等待所有門戶內、長河內時間流速一致,便是萬界大融合的時代了!

蘇宇速度很快!

沒多久,蘇宇就看到了前方的一塊大陸!

之前,武皇、鎮武王、明王妃、大周王、岳王幾位強者在這坐鎮,如今,藍天也在這邊,實力倒是不弱!

萬族,沒看到影子。

大概都在天門附近。

蘇宇召喚天地的時候,其實隱約感應到過他們的氣息,也沒在意,而今的萬族,一等也就幾位,神、龍、鳳、冥這幾位罷了。

他們的老祖宗,都被自己幹掉了,自己還怕他們?

想到這,蘇宇眼神微動。

神皇還活著!

神祖還活著!

神族在萬界的神皇寂無也還活著!

倒是仙族,仙皇死了,仙祖死了。

魔皇死了,魔祖死了。

「神族……」

蘇宇呢喃一聲,神族倒是能活,運氣很好,每次都是仙魔倒霉,仙族目標太大,魔族太莽,三大族中,神族不莽撞,也不激進,倒是有些中庸。

不是蘇宇故意放過他們,針對其他人,而是神族每次都沒給蘇宇機會。

「運氣真夠好的……」

蘇宇呢喃一聲,運氣這麼好,有時候就不單單是運氣的問題了,神族……不會有什麼問題吧?

「神族是神祖開闢的,神祖運氣也好,不會也和人門有關係吧?」

人門在天門中的使者,仙祖、咒都被殺了,但是,據說人門大聖不止一位,現在也只是兩位大聖浮現了蹤影,一個鴻天,一個稷天,那神族,會不會隱藏的更深一點?

也是大聖級在背後支持?

目前還不是太清楚!

蘇宇壓下心思,不再去想,注意一些就行,反正都是敵人,倒也沒必要想太多,能殺就殺!

……

此刻,那塊順流而下的大陸上。

幾人忽然睜眼。

武皇忽然哈哈笑道:「蘇宇來了!」

這傢伙,一如既往,他從不喊蘇宇陛下,因為當初在他眼中,蘇宇就是小蟲子,哪怕今日投靠了蘇宇,他也要維持自己最後的尊嚴!

人群中,大周王看向後方,沒有吭聲。

鎮武王有些小激動,她不知道,太山有沒有歸來,因為據說,蘇宇正在天門中激戰各方強者。

現在回歸,太山回歸了嗎?

就在他們思考的瞬間,蘇宇身影浮現。

一瞬間,幾人臉色微變,很強!

超級強!

蘇宇,比當初好像強大了許多!

蘇宇一來,笑道:「鎮武王,你可以回去了,和武王聚聚吧!武王回來了!」

鎮武王有些欣喜,很快化為冷意:「他回來了?」

蘇宇懶得看她變臉,裝啥呢!

心裡樂開花了!

蘇宇也不介意給武王找點麻煩,隨意道:「回來了,在天門內娶了幾百個道侶,兒孫都一大堆了,小日子很是逍遙,我讓他來,他不來,非說陪新道侶……」

「真的?」

鎮武王臉都紫了!

可惡!

真的嗎?

「真的,你先回去吧,免得他跑了!」

鎮武王咬牙切齒!

怒不可遏!

「那……我先回去,若是需要,我再來!」

說罷,就要迅速離開。

蘇宇喊了一下:「稍等,明王妃也回去吧,這次帶回了不少門內強者,明王被武王拉著,也要娶小的!」

明王妃一愣:「他敢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文王和武王都回來了,他膽子大了!」

明王妃臉色一冷,大膽!

「那……我也回去?」

「嗯!」

蘇宇點點頭:「岳王也回去,你續接文王天地大道,文王那邊,現在回來了,你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處可以撈一些!」

「藍天,你護送他們回去!」

說著,蘇宇看向武皇:「你回我天地,那邊肉身道有了條門內大道不弱,你去試試合一……」

武皇卻是極其凝重:「太山回來了?」

「對!」

「他什麼實力了?」

武皇有些躍躍欲試,又有些忐忑不安,他什麼實力了?

「先別招惹他!」

蘇宇敷衍道:「現在那傢伙很強!」

有多強?

反正打武皇太輕鬆!

武皇咬牙切齒:「他強,本皇也不怕他!」

報仇!

蘇宇笑了笑:「隨你,你要是鬥不過,你回我天地!」

「鬥不過?」

武皇覺得自己被小覷了,咬牙:「那就試試!」

「試試吧,先回去吧!」

岳王插話道:「那萬族這邊……」

「我在這呢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敢來,一巴掌拍死一個!放心吧!門內都被我殺了個天翻地覆,何況他們?」

「去吧!」

蘇宇擺了擺手,藍天身影浮現,看了一眼大周王,再看看蘇宇,再想到蘇宇讓他們都回去,藍天也不說什麼,輕笑道:「那我們就先回去了!」

幾人此刻也隱約察覺到了什麼,大周王……蘇宇沒讓回去!

明王妃見狀,開口道:「那我們先回去了,宇皇陛下費心,對了,周天這些時日,費心不少,要不也回去休息一陣?」

大周王看了看她,輕聲道:「多謝王妃美意,我和陛下彙報一下情況再走!」

明王妃沒再說什麼,很快沿著長河離去。

其他幾人,也都沒再說話,紛紛跟著離去。

……

蘇宇等他們走了,自顧自地找了個地方,盤坐下來,面前浮現一張茶几。

大周王默默坐下。

腳下,長河之水還在流淌,大周王看著蘇宇泡茶,眼神變幻,陷入了沉思中。

蘇宇泡完了茶,給他倒了一杯,問道:「故意的?」

「什麼?」

蘇宇笑了:「故意篡改了一下我的過去記憶?星說,他沒喊什麼七道至強,你自己弄的?當日帶你去,是你故意扭轉了一些時空,讓我起疑?」

大周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笑了笑:「陛下想多了,只是手段不夠高明,無法扭轉過去全部記憶罷了。」

蘇宇笑了:「怎麼會!當日我也不算太強大。」

說著,蘇宇想了想道:「介意多說說嗎?」

他看向大周王:「有些事,你不說清楚,我做不到和人皇一樣,可以當做沒發生過。人皇是揣著明白裝糊塗,我這人,卻是不願意難得糊塗!所以,我活的累一些,卻是喜歡追根究底!」

大周王自嘲一笑:「其實沒什麼可說的!我本不是什麼好人,只是……哎!」

嘆息一聲,略顯無奈:「被同化了罷了!」

蘇宇若有所思:「跟隨人皇多年,被他同化了?」

「也許吧!」

大周王嘆息一聲:「責任大道……其實真的很可怕!事情也沒你想象的那麼複雜!有些人離開了萬界,希望對萬界多一些了解,多一些掌握罷了!而我,便是留下來的眼線。」

大周王喝著茶:「我唯一的目的,就是坐看風雲起落,觀察一切,留心一切,也沒什麼其他任務!結果,時間久了,便生出了一些別的心思……這萬界,這皇庭,其實還是很美好的!」

大周王笑了笑:「就這麼簡單!」

蘇宇笑了:「那當年天門內是如何知道人皇要出擊的,你給的情報?可你當年不在這邊……」

「不是我!」

大周王搖搖頭:「那個跟我無關,我也和人門無關,只是和那位有些關聯罷了……」

「周?」

「嗯。」

大周王點點頭。

蘇宇思考了一下:「那你到底什麼實力,哪怕我,到現在也看不透?」

「看不透?」

大周王失笑:「你高估我了,你看不透,只是因為……我本就沒什麼偽裝!」

蘇宇一怔。

大周王輕聲道:「你看到我什麼實力,就是什麼實力!你不會真覺得,我可以在人皇陛下面前偽裝吧?星當時出現,我只是用欺天之道,稍微欺瞞了一下罷了!」

蘇宇皺眉:「文鈺說,她在時光冊上弄了追蹤人皇的規則之力……」

「沒錯!」

大周王點頭:「陛下大概忘了,人皇陛下的肉身……在萬界!」

大周王笑道:「其實沒那麼複雜,人皇陛下的肉身,氣息更濃郁一些!當日時光冊其實是直奔肉身而來,而擔心被人發現,這才在星發現之前,強行扭轉了方向,將其擊落在了星落山區域!」

蘇宇挑眉:「就這麼簡單?」

大周王點頭:「就這麼簡單!」

「你是周的什麼人?」

蘇宇看向大周王,大周王笑道:「他的後裔!」

「那你和百戰、虞,其實都是一夥的?」

「那倒不是!」

大周王搖頭:「他們是他們,我是我!虞其實只是人門的棋子罷了,後來,周其實已經擺脫了人門的控制!進入地門,其實就是為了避開人門的控制!隔著人門和地門,對方想控制他,難度更大!」

蘇宇看著他:「那你在人皇走後,真的被封印了?」

「真的!」

大周王失笑:「你也太小看人皇了,我除非比人皇陛下巔峰期還強大,否則,我豈能瞞過他?很多東西,都是真的,只是……你未必會信罷了!人皇走後一些年,我徘徊過,迷茫過,後來,卻是發現,已經回不到過去了!」

蘇宇微微凝眉:「那人祖周,到底是好是壞?」

「對天門時代而言,他是壞人!對這個時代而言……他不算壞人,好壞,角度不同,看法不同!」

大周王輕聲道:「對他而言,這個時代,其實算是他開創的時代……從太古時代開始,人族崛起,其實也是他一開始出力,後來為了避開人門的控制,選擇了離開萬界,進入了地門避難!天門他去不了,人門不能去,唯有地門,才是他擺脫控制的唯一地方!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你是他留下來觀察萬界的?」

「算是吧!」

大周王點點頭,「其實,這期間,有過很多次的變化,心路上的一些轉變,都沒必要細說了!到了人皇那個時代,我一開始,也只是想著就近觀察一下而已……結果,自己入瓮了!真正意義上誕生了一些想要拯救這個時代的責任感……其實還是人皇陛下肉身歸來后,我早些年其實一直在人山坐鎮……肉身就在人山,受到的影響越來越大,最終……便有了今日!」

蘇宇微微皺眉:「也就是說,你算是棄暗投明了?可為何……故意引導我呢?」

「你是說過去的記憶?」

「對!」

蘇宇看著他:「七道至強……你應該知道,我一旦接觸天門,很快就會發現問題的!」

大周王笑了笑:「遲早會發現的,有時候自己也會很糾結,要不要說,說了,會是什麼結果,既然下定不了決心,那就讓你來問我好了。」

蘇宇皺眉:「還有個問題,你當年恫嚇星,星將時光冊副本融入我體內……是巧合,還是你算計的?我那時候,只是孩童,你也未必知道時光冊真假,就這麼看著,後來也不管不問?」

「還真不是我算計的!」

大周王笑了:「有些事,冥冥中註定罷了!至於後來不管不問,其實真沒有,我管了!柳文彥和你的接觸,你不會真以為是巧合吧?那是必然!只是,柳文彥選擇了不管不問罷了!」

蘇宇一怔。

大周王笑道:「柳文彥是那個時代的天才,我寄予厚望,你和他接觸,他必然會發現你的一些異常,柳文彥當年若是選擇了殺你……也許就是不一樣的結果了!」

「我沒能力去完成什麼宏圖大業……當年的柳文彥,我其實還是希望能補償一二的……所以你和他接觸,我就在想,他什麼時候殺你?結果……你那個老師,我不好去評判他,但是,他算是君子了!真正的君子……可惜,君子在這個時代,不吃香了!」

他自嘲一笑:「他一早就發現了你的異常,不是嗎?可他從未想過謀害你,是好事,也是壞事,他錯過了很大的機緣!你能接收融合時光冊,他應該也行!他連強大的神文都能接收,時光冊……他也行!」

大周王說著又道:「後來,他一直沒動手,我便知道,有些事,是註定的!」

蘇宇腦海中浮現出柳文彥的模樣,久久無言。

原來,我和柳老師的接觸,也有大周王的一些盤算,他看向大周王:「若是柳老師當年殺了我呢?」

「那就殺了!」

大周王平靜道:「真殺了你,也許這個時代,就不太一樣了!具體如何,我不知道。」

蘇宇吐氣:「我得感謝柳老師不殺之恩?」

「這個看你自己的想法。」

大周王笑道:「他不殺你,在我看來……其實也是一種愚蠢,在那個時候,抓住一切機會崛起,也許才是霸主該做的事,他天生不是霸主的命!」

蘇宇冷笑一聲:「你就沒安好心!」

「不能這麼說,親疏有別,他……畢竟和我關係不一樣,我是期待他殺了你,奪了你機緣的!」

他再看蘇宇:「再說了,他不是沒做嗎?」

蘇宇聞言,也是一聲嘆息,忽然有些遺憾:「老師……太過仁善,不是那塊料,有君子之風,但是這個時代,不適合他,大家都在算計他,尤其是你!」

大周王默默無言。

這一刻,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。

蘇宇哼了一聲:「人祖周那邊,和你還有聯繫嗎?」

大周王搖頭:「進入地門后,就斷了聯繫了!」

蘇宇沉默了一陣,半晌才道:「算了,有些事,我其實不太想追究!我說過,有些事,其實是你和我老師的事,等有時間了,我會去見我老師一面!」

大周王沉默不語。

而蘇宇,也陷入了沉思中。

他也在想,當年柳文彥若是殺了自己,奪取了時光冊,那今日的柳文彥會是什麼樣的?

有時候,他覺得老師太過心慈手軟,真不是當強者的料!

老師那邊,也許自己得抽空去見一面了。

不知道他們過的如何了?

好些時日,沒看過他們了。

至於大周王,蘇宇不太願意深究下去,他有些話,應該是真心的,那就是真的受到了人皇的影響,人皇的大道,是真的可怕。

穹被影響沒多久,就那樣了!

何況一直跟著他的大周王。

人皇也許早就知道一些,但是也不願意去管罷了,他不怕自己身邊出現叛徒,因為叛徒……遲早會被他感化。

倒是獄,跟著人皇那麼多年,最終還是走上了自己的路。

這算是理念上的分歧,而不是背叛嗎?

蘇宇一時間陷入了沉思中。

PS:對大周王的安排,其實想了很多,最後還是選擇了最平淡的這種,因為要是寫其他可能,那就推翻了人皇和文王他們很牛的設定了,隱藏那麼多年,人皇他們都沒發現什麼,也太傻了,想來想去,平淡過度吧,頭疼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2章 見面(求訂閱)

94.97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