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3章 追求(萬更求訂閱)

第923章 追求(萬更求訂閱)

大周王是人祖的後裔,追隨人皇后,被人皇的責任大道影響,最終選擇了人皇陣營。

正如大周王自己所言,這個過程中,他經歷過迷茫、遲疑、糾結。

最終,他選擇了擁抱這個時代!

新時代!

於是,在第十潮汐,他不惜一切,想要扭轉整個局面,而他,差不多成功了。

蘇宇能融時光冊,和他關係很大。

當年的他,只是恫嚇星,真交手,恐怕不是星的對手。

所以,他當年壓根沒出手。

此刻,蘇宇也是心情複雜。

許久,輕嘆一聲:「我還以為,你還隱藏了實力,甚至可以多出一位真正的至強者……結果,你不是,可惜了!」

大周王有些無奈,嘆息一聲沒說什麼。

蘇宇又道:「從太古到現在,你都沒什麼進步嗎?」

大周王輕聲道:「我早就說過,我的天賦不是頂級,只是靠日積月累一點點累積罷了。你們,才是時代的天才,時代的寵兒,而我……只是這個時代的凡夫俗子!」

日積月累到如今,大周王也不過剛具備了16道之力,堪堪進入一等。

很多大道,修鍊了多年,直到融入蘇宇天地后,才掌握了大道,跨入了一等境。

此刻的蘇宇,有些空落落的。

「你真名就叫周天?」

「是。」

「和天有關嗎?」

蘇宇看著他:「周天文明,日月星辰,你這名字……可是有些來歷的。而天這個人,消失了,我之前猜測,你是否和此人有關,結果不是,八部首領,月是女性,難道只有一個月是女性嗎?」

你真不是人祖周的嫡子之類的?

大周王只是說後裔,多少代的後裔?

周和誰誕生了後裔?

到了周那個地步,找女人,也該很強大吧?

看看武王就知道了,武王和明王有道侶,道侶都是頂級存在,一等境強者。

大周王搖頭:「周天,名字而已!我算是人祖周的曾孫,我父、我祖父,都在末世戰死了。人祖留下的後裔,也不止我,虞也是,巨人族先祖也是,其實人祖一系,留下的血脈不少!太古初期,他還在萬界活躍,包括如今的人族當中,其實也有一部分他的後裔……不過隔了無數代了,就和文、星他們一樣,你覺得是後裔就是,不是也就不是。」

「人祖這邊,只要你觀察萬界就行?」

大周王微微點頭:「只需要如此,因為……我改變不了什麼,也不夠強大!太天才了,太強大了,反而太過引人注目,像我這樣普普通通的存在,才能一直從太古活到如今!要不然,你會相信一個至強者,投靠一些小年輕嗎?」

蘇宇笑了:「那也難說,也許覺得年輕人有潛力呢?」

說歸說,蘇宇最後說道:「還有什麼想要說的嗎?」

大周王沉默一會,開口道:「其他的,不需要多說什麼,這個潮汐,我那徒弟,也許想要我對他說點什麼……可我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!」

對柳文彥,他也沒有太多的說法,太多的交代。

大周王看著長河之水,緩緩流淌,又過了一會才道:「你若是見了他,告訴他,該恨就恨,沒必要忍著!忍了太多年,傷身,我不介意他恨我!也許當年我該傳他忍道,也許成就更大!」

他自嘲地笑了笑。

蘇宇微微皺眉,大周王看向蘇宇,笑了笑道:「還有最後一件事。」

「說。。」

大周王吐了口氣,緩緩道:「人祖大概率在萬界還有一些東西留下,肉身道,可能已經被他放棄,只是個晃子,和文王的筆道差不多。他若是開了天,那他的天地……可能還在萬界!」

蘇宇看著他,皺眉:「你出賣你祖宗?」

人祖好像也沒對你如何,你就出賣了?

大周王搖頭:「不是出賣,我其實還是希望你們可以合作,他是天門的叛徒,也是人門的叛徒。在地門中,他也未必被待見……我只是希望,他……也能有個好結果!而不是被殺!他背叛人,站在人的角度,他不可饒恕,可站在你的角度……他未必不是無法拉攏的。」

蘇宇陷入了沉思中,「你的意思是,讓我找到他的天地,脅迫他合作?」

「算是吧!」

大周王笑道:「沒有一些東西制約,你也未必會相信他會合作。」

「你知道他天地在哪?」

大周王搖頭:「不知道,但是大概率就在幾個地方。第一,巨人界域之內!第二,混沌某地。第三,人境內!」

蘇宇一怔:「人境內?」

「對,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!越是想不到的地方,越有可能!」

大周王笑了笑道:「若是將天地藏在人境之中,時光長河對天地雖然有些排斥,可排斥力沒有其他天地排斥那麼大,所以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!」

人境?

會嗎?

人祖應該開天了,按照其他人的說法,不開天的強者,大道規則之主境的,都被封印了,因為到了掌握大道的地步,都是時代的精英,會被一起封印的。

人祖沒被封印,還有個死靈之主,死靈之主開天了,人祖也應該開了天!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回頭要是能找到最好,找不到就算了!」

說著,蘇宇又道:「他背叛人,勾結人門,到底是因為什麼?」

按照那些人的說法,人祖和人應該沒什麼衝突才對。

大周王搖頭:「這個我不清楚,你遇到了他,也許可以自己問問看,陳年往事,也不算什麼秘密,起碼現在不算了,他也許會告訴你的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也是!」

說著,蘇宇起身道:「你也回萬界吧!我往前走走看,看看那些傢伙躲哪去了!」

大周王沒說什麼,沒讓蘇宇小心,蘇宇不需要小心。

他也不逗留,很快順流而下。

而蘇宇,則是逆流而上!

大周王的事,他決定還是交給柳文彥來做決策,大周王的一系列謀划,蘇宇其實是受益者,唯獨柳文彥,很是悲哀。

蘇宇壓下這些,繼續朝上游飛。

如履平地!

到了蘇宇這地步,哪怕在時光長河中,也幾乎沒什麼太大壓力了。

一路朝前,過了一陣,蘇宇感應到了一股氣息,一股特殊的氣息。

好像……很宏大!

但是,隱約間又有些虛弱的感覺。

蘇宇眼神微動。

我……到了天門真門附近了嗎?

時光長河,隨著門戶靠近,其實是在被壓縮的,兩頭都在壓縮,壓縮到了極致,壓縮到了萬界區域,三門齊開,這就是死靈之主一直惦記的機會,吞噬長河!

否則,現在的長河,他是沒辦法吞噬的。

當蘇宇再次往前一段距離,他看到了一座巨大無比的門戶。

而在門戶附近,一群人在門戶那微弱的光芒下掙扎著生存。

當看到蘇宇的身影,那些人紛紛變色!

「蘇宇!」

有些色厲內荏的喝聲響起!

神皇怒喝道:「蘇宇,你敢來這?」

此刻,門戶之上,浮現出淡淡的光輝,好像在復甦。

而蘇宇,沒看那些人,而是看著這巨大的門戶,陷入了沉思,半晌才道:「你什麼時候會和萬界重合?」

神皇他們有些驚懼,還以為蘇宇問他們,可感覺又不像!

下一刻,天門忽然微微波動起來,一股顯得有些慈祥的蒼老聲傳出:「蘇宇,你很期待我和萬界重合嗎?」

眾人都是大驚!

天門……是活的!

還有,對方居然認識蘇宇!

這一刻,他們只覺得不可思議,因為他們不知道天門是活的,有意識的!

蘇宇笑了笑:「有些期待!另外,我還有些疑惑,你是開天者,算是被徹底封印了嗎?你復甦的話,需要殺人來圓滿本源,防止自己隕落嗎?」

「化為門后,我便算是被封印了。」

天門給出了答案。

蘇宇笑了:「你庇護這些人,是給門內那些人準備的嗎?」

天門不答。

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我知你現在不會復甦,我問個問題,你必須得回答我,不然……這些人,你一個別想留下!」

天門沉默一會:「你想知道什麼?」

「人門,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?」

「你覺得我會知曉?」

蘇宇笑道:「對,我覺得你應該知道一些!」

天門沉默一陣才道:「偉岸的存在!」

蘇宇意外:「你居然會說偉岸?」

「因為對方的確很可怕!」

天門意志波動:「我被封印,也是拜他所賜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行吧!」

人門說對方很可怕,那大概真的可怕了。

他再次看向眼前這些人,笑道:「送我一半如何?要不然,你對付我,也得復甦,耽誤你實力恢復。」

此刻,神皇他們個個變色!

蘇宇,可怕到了這個地步了嗎?

連高不可攀的天門,都會和他妥協嗎?

不過,天門卻是拒絕了,平靜道:「你不會對付我,因為……我可以開啟,強行將你納入門內!你想和空他們交手嗎?」

蘇宇笑了:「不太想!」

他沒再說這個,而是看向神皇他們,笑容燦爛:「你們,也只是天門內那些傢伙養的養料!神皇,我還是有一事不解,當年人皇拉你們一起對付三門……他應該說過一些門內情況,陰陽相合的事情,人皇應該不會瞞你們,你們何必造反?」

「和門內合作,真的好嗎?」

蘇宇笑道:「我們怎麼說,也是一個時代的修者!而門內,別看同族同宗,可上個時代的存在,你們覺得不會殺你們還是怎麼著?」

此刻,神皇臉色有些難看,半晌才道:「造反?什麼是造反?我們,不過是為了生存罷了!」

他冷冷道:「獄王到處殺戮我們的人,時光師也在殺戮,文王和人皇他們不管不問!你們人族手段最狠!最毒!人皇當年拉著我們來這,不就是想利用我們,一起幫他鎮壓三門匯合嗎?從始至終……你們也只是將我們當炮灰,當棋子!若不是人皇最終自己倒了霉……你覺得,他會和現在這樣,那麼好說話?不過是受傷了之後,無力鎮壓我們,顯得落魄罷了!」

神皇冷笑:「你們這些人,最是虛偽!」

蘇宇微微點頭:「那你們和門內合作,就沒考慮過,你們會被當成養料對待?」

神皇沉默一會,緩緩道:「不會!」

蘇宇意外:「為何如此篤定?」

憑什麼覺得你們不會成為養料?

就靠你們這些人的實力?

此刻,神皇附近,也有一些人,人心惶惶,顯得有些不安。

神皇看向蘇宇,沉聲道:「因為……我們很多人修鍊了三身法!」

蘇宇一怔,什麼意思?

下一刻,好像懂了什麼!

果然,神皇平靜道:「當年為了抵禦你們人族,也為了增加和門內強者談判的籌碼,我們不少人修鍊了三身法,只是,我們大多沒融未來身,但是,一旦三門開啟,我們會選擇融未來身!」

他看向蘇宇:「人皇前車之鑒就在這,其實到了現在,我們也明白一些,只要融了三身法,他們不敢貿然吞噬我們的大道,因為吞噬了……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,很嚴重的問題!我們的大道,會有一部分是虛浮的,如無根浮萍!」

他看向蘇宇,此刻笑了起來:「蘇宇,不要覺得只有你人族聰明!修鍊了三身法的我們,門內的人是不敢吞噬的!否則,強大無比的人皇,就是他們的前車之鑒!」

蘇宇頓時摸起了下巴:「別說……你這套路,好像還真有點用!三身法應該是人門傳下來的,未來身存在很大的問題,甚至是人門借給你們的力量,門內的老古董大部分都知道這事,我們這個時代知道的倒是不多!這麼說來,那些傢伙,還真未必敢吞了你們?」

神皇淡淡道:「不錯!當然,不到萬不得已,我們也不想如此選擇!都是你們逼的!在必死和可能被人門坑殺的情況下,我們選擇後者!」

說給蘇宇聽的,也是說給天門聽的。

你們不能吞噬我們!

蘇宇笑道:「誰教你們的?」

這事情,蘇宇還真沒考慮過,或者說,之前他其實是不知道的,後期才知道這些。

而神皇,可能早就知道。

蘇宇又道:「那仙皇他們死之前,好像也沒融三身。」

神皇平靜道:「因為那時候,他們沒料到會死在這,而我們,現在已經做好了準備!三門一開,我們就融三身!」

「何不現在就融?」

蘇宇笑道:「現在融三身,多少還能增加一點實力。」

神皇看著他:「因為你根本不懂,三門開啟,過去現在未來都是最強,那時候,融三身,提升最多!蘇宇,你也可以試試看!」

蘇宇笑了:「別,我就算了!我可不想倒霉!還沒告訴我,誰教你們的呢。」

「有意義嗎?」

蘇宇點頭,當然有意義。

這種事,我都不知道,你們倒是門清。

難道說……人門教的?

融三身,的確是人門需要的結果。

這麼說,神族真的和人門有關係?

還是說,之前是仙皇和人門有溝通?

蘇宇見他們都躲在天門附近,再看看天門,笑了笑道:「那算了,你不給我,看來也有你自己的打算!我就在萬界等你!希望你早點和萬界重合……否則,我怕我到時候不費吹灰之力擊殺了你,那太可惜了!」

蘇宇一聲感慨:「其實,我們本無仇怨,可惜……註定要分出一個勝負!從星那邊可以知曉,也許你們真的想著要復甦人族……可你想的,是你的人族,而不是我的人族!」

天門沒說話。

時代的不同,註定他們不會有太多共同追求。

蘇宇緩緩退去,既然天門庇護,那蘇宇也不強行出手,真被他拖入了門內,那也不是好事。

就在蘇宇退去的剎那,天門忽然意志波動起來:「蘇宇,你就是第四道門戶!封印時代的門戶!我的今日,就是你的明日!你以為你可以抗衡,你以為你可以掙扎,卻不知,最後一刻……也許你最信任的人會背叛你!人門,比你想象的要奸詐,要神秘,要強大!」

「人門代表著滅世,滅世一次,人門強大一分,當一個個時代滅亡……人門可能一直都在暗中觀察,抽取時代滅亡的力量……你們註定會滅亡!」

這一刻,天門說了很多。

最後更是道:「其實,我們未必就一定要敵對,何不聯手,共同對付人門?」

蘇宇止步,看向天門,笑了。

聯手?

可能嗎?

不可能的,因為他們想回歸,註定要對萬界強者下手,蘇宇這些人,是最好的養料。

而對蘇宇而言,這些強者,也是養料!

「再說吧!」

蘇宇沒直接拒絕,笑道:「何況……你說的,我也不會全部相信!」

話落,蘇宇悄然退去。

……

蘇宇沒在時光長河上游耽誤太久。

很快,他流而下。

沒多久,蘇宇回到了萬界,悄無聲息。

進入萬界,蘇宇身影一閃而逝。

過了一會,蘇宇鑽入了人境,人境中,人皇他們已經離去。

蘇宇很快回到了南元,再次身影一閃,鑽入了那個假的文明遺迹中,一直走到遺迹盡頭,蘇宇撕裂空間,在遺迹夾層中,浮現出一個小小的空間。

蘇宇身影一閃,鑽入這個小空間中。

……

這是一片不大的空間,以蘇宇之前的實力,開闢空間,不是天地,也只能開闢出這麼大,和南元差不多大小。

小小的空間中,人也不算多。

此刻,還有些朗朗讀書聲從小城的書院中傳出。

打鐵聲,也在叮叮噹噹地響著。

蘇宇身影浮現在書院外,此刻,小小的書院,有一些孩童在讀書,這是一些戰爭中失去父母親人的孩童,不算多,百多位。

而這裡,卻是不缺老師。

此刻,講台上,柳文彥正在授課。

蘇宇身影浮現在窗外,教室中,柳文彥好像感應到了什麼,朝外看了一眼,看到蘇宇,也只是微微點頭,接著繼續給那些孩童上課:「開元,是人生中極其重要的一個階段,開九竅之後,方可修鍊!」

「修鍊,是強大自我,強大本我的一個過程……可修鍊的強大,不是最終結果,強大的目標是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他在給那些孩童講課,說的一些道理,孩子們未必懂。

而說的一些想法,蘇宇也未必贊成。

可他沒有說什麼。

只是默默地看著,等著,聽著。

這便是他認識的那個柳文彥,好像很久之前,他便是如此。

蘇宇12歲進入了南元中等學府,柳文彥帶了他五年多,不過在12歲之前,蘇宇也曾聽柳文彥講過課,那時候是為了壓制那些噩夢。

也如現在這般,聽著他講著一些聽不懂的大道理。

後來,倒是逐漸明白了一些,卻是覺得他迂腐。

哪怕到了大夏文明學府,知道了關於很多他的事,蘇宇也一直覺得,他很迂腐,當然,是自己老師,他沒說罷了。

換成蘇宇是柳文彥,他當年不會選擇放棄一切,繼承一枚神文,然後歸隱在這小城之中。

說的好聽,是繼承師父的遺志。

說的難聽,其實是在逃避。

五十年!

就為了保護這神文,死了家人,死了兄弟,死了朋友……值得嗎?

蘇宇覺得不值!

而歸隱那麼多年,他明知道蘇宇有問題,甚至夏家那邊和他談的時候,他都說,蘇宇應該繼承了遺迹,可他就是沒想過奪了這機緣。

蘇宇佩服他,可到了今日,依舊覺得他性格太過優柔寡斷。

一個個念頭,在蘇宇腦海中浮現。

過了不知道多久,課程結束了。

柳文彥夾著書本,一襲長袍,帶著一些書生之氣,從教室中走出,蘇宇很快跟上。

柳文彥邊走邊道:「你怎麼來了?外面沒事了?」

「萬界沒什麼事了,就等三門開啟了!」

柳文彥笑了笑:「有把握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

「你可以的!」

柳文彥笑了一聲,朝書院后的住宅區走去,又道:「去看過其他人嗎?」

蘇宇笑了:「沒,剛來就被老師的講課吸引了,好像回到了當年!一眨眼,十多年了!」

「是啊,十多年了!」

柳文彥笑了起來:「最近我倒是清閑了許多,不過就是被你那白老師折騰的頭疼,沒事那邊就炸一次,你得鞏固空間了,我怕我哪天被他炸死了!」

剛說完,轟隆一聲巨響!

蘇宇朝遠處看去,一座宅院被直接炸平了!

一道罵聲響起:「艹,又失敗了!」

蘇宇失笑:「他研究什麼呢?」

柳文彥隨意道:「不太清楚,好像是在進行道則轉換,瞎胡鬧,再這麼下去,這地方要被他炸平了!他死了沒事,可別把這些孩子炸死了!」

蘇宇笑了笑:「我回頭鞏固一下空間!」

正說著,另外一邊,一個大鎚子飛出,直奔白楓那邊,一鎚子砸下,夾雜著趙立的怒吼聲:「你再炸,老子錘死你!」

「……」

很快,趙立身影浮現,帶著憤怒,不過此刻也一眼看到了蘇宇和柳文彥,看到蘇宇,微微有些意外,很快開口道:「別急著走,回頭給我補充點材料,最近打造不順利,材料耗完了!」

蘇宇笑著點頭:「行!老師繼續忙,待會我去找老師!」

「嗯!」

趙立瞥了一眼柳文彥,也沒再說什麼。

……

過了一會,兩人到了一處小宅院。

剛進門,裡面就傳來聲音:「回來了,準備開飯了……」

蘇宇頓時眼神異樣,朝柳文彥看去。

柳文彥壓根不在意,一邊進屋一邊道:「回來了,蘇宇來了,給他準備一點。」

下一刻,屋內走出一人。

蘇宇笑了起來。

吳月華看到蘇宇這麼笑,也不在意,故作鎮定:「看他一個人可憐,過來給他做點吃的,你們吃,我先走了,菜都在桌上!」

蘇宇失笑:「師娘倒是矜持了許多,一起吃好了。」

吳月華哼了一聲,不是對蘇宇,而是對柳文彥,冷哼一聲:「算了,待會還有人會來,遇到了不好,先走了!」

說著,邁步離去。

蘇宇一臉意外,想到了什麼,不由笑了起來:「老師,都在這地方了,那幾位還爭呢?」

柳文彥笑道:「你不懂,人生就這點樂趣!」

說著,和蘇宇一起進了屋,桌上飯菜都準備好了,還有一瓶酒,柳文彥笑道:「日子過的還不錯,羨慕嗎?」

「有點!」

蘇宇點點頭:「就是地方不大,人不多……」

「要那麼多人幹嘛?」

柳文彥不以為然,招呼蘇宇坐下,直接眯了口小酒,有些心滿意足,笑道:「今天來這,倒是讓我有些意外,一年多沒見你人了。」

「去了天門一趟,那邊幾個月,這邊就一年了!」

蘇宇也喝了杯酒,笑道:「老師日子過的還行,我就滿足了!老師不覺得此地苦悶就行。」

「苦悶倒是不至於!」

柳文彥笑道:「多給我弄點書進來,另外多弄點種子什麼的,在這倒是有吃有喝,可沒有自己種出來有成就感!」

蘇宇看著他:「老師想出去嗎?」

柳文彥沉默了一下,許久才道:「一開始想,後來就不想了!其實,這樣的日子,也許是我夢寐以求的!如同當年在南元,南元五十年……其實讓我思念,只是,我知道,我還有一些事沒完成,不得不離開南元!若是可以,也許我會在南元隱姓埋名一輩子!其實挺好的!」

他說的認真,蘇宇看了他一眼,又道:「老師,我有個疑惑,當年我父親找到你,我也和你說了一些噩夢的事,以你的閱歷,應該知道一些,為何沒想過奪取我的機緣呢?」

柳文彥笑了:「非要把人性的惡發揮到極致幹嘛?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當年我就不想將我老師的神文交出去,大家都想要,我不願意,他們就殺我全家……我若是奪取你的機緣,殺了你,你父親知道了,得和我拚命,那我得殺你父親,殺完了你父親,其他人知道了,也許我還得殺……」

柳文彥笑道:「我自己便承受這樣的痛苦,為何非要施加給你?」

蘇宇想了想又道:「當年大夏王也在這,他就沒想過奪取?」

「大夏王?」

柳文彥笑呵呵道:「有過這個念頭,他也以為是一處遺迹,不過我是讀書人,說服這蠻子還是可以的!都是大夏府的臣民,為他征戰,何必在意機緣到底是不是他的呢?夏家其實還是有人性的,否則,大夏府也不會如此善戰……」

蘇宇點頭。

舉杯敬了一杯,笑道:「那得謝老師當年不殺之恩了!」

「說什麼胡話呢!」

柳文彥笑了起來。

蘇宇又道:「葉霸天的事,老師心中有數吧?」

柳文彥沉默了一會,點點頭:「死了!」

蘇宇皺眉。

柳文彥卻是沒看他:「我老師死了,死在五十多年前!本源都潰散在了萬界,徹底無法復活了!蘇宇,葉霸天是我老師,別一直直呼其名,客氣點!」

蘇宇皺眉道:「老師……」

柳文彥笑道:「想說什麼?我老師沒死嗎?那你復活給我看看?」

蘇宇沉聲道:「他說,你可以恨他……」

「不恨!」

柳文彥擺擺手:「有些事,是自己的選擇!和他人無關!你啊,性格太衝動,什麼事都要查個分明,探個究竟!何必呢?」

柳文彥笑呵呵道:「年輕的時候,也許有過衝動,後來我明白了,平平淡淡,也許才是真!」

蘇宇想了想,點頭:「老師既然這麼說,那葉霸天……就死了!徹底隕落了!」

「嗯。」

柳文彥沒繼續說這個,笑道:「這些日子,在外面,想過找個道侶傳宗接代嗎?生一個,我給你孩子啟蒙如何?最近教這些孩子,心情好是好,卻是少了點成就感……沒你那麼聰明!我教書,老趙負責教打鐵,你白老師負責搞研究,洪師弟負責教打架……」

蘇宇苦笑:「沒,沒時間,也沒興趣!」

「食色性也!」

嘆息一聲,柳文彥再次感慨:「你老師我,這輩子最大的錯誤,就是不該在你青春萌動的時候,瞎說話!比起這事,其他事都不是事了!」

蘇宇苦笑:「老師,都什麼時候了……不行的話,你自己生幾個玩玩就是了!」

「瞎說!」

柳文彥笑了一聲,「不過……也別說,其實也不是不行!」

說著,挑眉笑道:「要不你老師我給你打個樣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呵呵直笑:「老師你來就行,我再說!等我平定了一切禍亂,再說這些!」

「哎,冥頑不靈!」

柳文彥喝酒都沒了滋味,嘆息連連:「可惜了!你爹沒少找我說這事,為了這,差點和我打架,喝了幾次酒,每次都得痛罵我一陣,我也沒辦法……」

說著,再次搖頭:「你啊……沒救了!」

蘇宇翻白眼,這就沒救了?

「老師,我還年輕!」

「行吧!不說這些傷心事了!」

柳文彥笑了一聲,又道:「這邊你放心吧,沒其他問題,回頭去看看你父親他們,都想你了!對了,還有,你讓毛球別一天到晚地舔舔舔……前幾天這傢伙不知道是不是餓急了,跑去舔月華的丹爐,一爐子丹藥,精華全被舔沒了,接連煉廢了十多爐丹藥,才知道是這傢伙在搞鬼,就在爐子底下,要不是舔的口水都滴下來了,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。」

蘇宇一臉懵,至於嗎?

這麼餓?

我走的時候,給它留了吃的啊,這就吃完了?

真能吃啊!

看看人家肥球,十萬年來,自給自足,也沒見它餓死啊。

哎!

蘇宇笑了笑,點頭:「行,我知道了,回頭給它多留點吃的!」

說著,兩人喝著酒,吃著飯。

沒再說大周王的事。

不一會,又有人來了,坐下就吃,冷著臉,也不理會蘇宇,吃了一陣,大倒苦水:「養了個不孝的兒子,一年多不回來,回來了也不看他爹,跑去找一個糟老頭子喝酒,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爹死了呢!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奈,也不知道說啥。

又過了一會,白楓滿頭黑灰地進入,也是坐下就吃:「好徒弟,干贏了沒有?干贏了,把三門拆了給我研究一下,對了,時光長河你給壓縮了,也給我研究一下,我覺得我最近研究到了瓶頸,急需這些研究!」

蘇宇笑著點頭,敷衍了一句,算是糊弄了過去。

人,越來越多了。

小小的院子中,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呈現,一桌都不夠了,又加起了桌。

喝酒,吃飯,抱怨,呵斥,笑罵……

這就是此地的日常,蘇宇默默看著,無視了腦袋上蹦躂著的毛球。

也許,這就是自己想要的結果。

蘇宇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開心,起碼在自己到來的這一刻,他們是開心的。

小小的院落中,歡聲笑語傳盪。

這一刻,忽然覺得,自己所做的一切,都是有意義的。

人皇的責任太大,他不想背負。

眼前這些人,才是他該背負的責任。

蘇宇默默吃著,喝著,這一刻,疲憊的心,漸漸放鬆了下來。

這一刻,他這35道強者,居然喝多了,靠在椅子上,就這麼醉眼朦朧地傻笑著,樂呵著。

看著柳老師被三位師母圍著敲打,忽然覺得,很有趣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3章 追求(萬更求訂閱)

95.0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