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4章 忙忙碌碌(求訂閱)

第924章 忙忙碌碌(求訂閱)

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醉,是因為這裡都是他的親人,他的朋友,他的夥伴。

老師,發小,父親……

他們都在這裡。

小小的天地,小小的空間,卻是有家的味道。

橫掃萬界,橫行三門,億萬人畏懼,外面再好,那也不是家。

歡聲笑語,暢所欲言。

此刻的蘇宇,很開心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四周安靜了。

柳文彥他們看著靠在椅子上入睡的蘇宇,沒人說話,都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。

而蘇宇,等他們離開,陡然睜眼,清醒了。

他想睡一會,可是,沒了身邊的嘈雜聲,反而沒了睡意。

頭頂上,毛球倒是睡著了。

神文沒的舔,但是舔蘇宇一樣,而今的蘇宇,其實就是道的化身,天地的化身,其實也很香,毛球舔了個過癮,就是蘇宇覺得腦袋有點濕,那傢伙流口水了。

屋內,杯盞狼藉,也沒人收拾,怕打擾蘇宇。

蘇宇靠在椅子上沒動彈,就這麼懶洋洋地,如同一灘爛泥地躺著,舒服。

有那麼一刻,蘇宇想著,就在這待著算了。

讓文王他們找不到自己!

我關起門來過我的小日子多好!

可是……不行啊!

之前人皇商量著去地門,奪取萬道石,他還需要恢復,一起對付人門呢。

而且,不戰鬥,怎麼提升?

35道的自己,可不是無敵的存在。

文鈺提出的大道合一法,合一竅之法,到現在,蘇宇也只是融合了36竅而已,距離720竅穴還很遠呢,而720竅合一,更遙遠!

靠苦修,也不是不行,可最好還是不斷戰鬥,不斷在戰鬥中去磨合融合大道。

苦修……蘇宇沒這個時間。

所以,他必須得不斷戰鬥,去修鍊強大自己才行。。

起碼,目前為止,他的前路還是很明確的,並未遭遇瓶頸,一直都在提升期。

許多念頭浮現,心中裝著事,想休息,也休息的不安心。

蘇宇還是站了起來。

頭頂上,毛球翻了個身子,繼續嘖吧著嘴,心滿意足地入眠。

蘇宇笑了笑,人家肥球是十萬年沒入眠,睡到不省人事。

你倒好,是吃的開心,睡的舒服。

你這小傢伙,日子過的比肥球好多了。

感覺比上次又肥了一些,乾脆肥球的名字讓給你好了!

……

在屋內磨蹭了一陣,蘇宇這才走出了屋子。

柳文彥已經不在了。

其他人也都散了,包括自己老爹都跑了,倒是陳浩還留了下來,看到蘇宇,陳浩笑呵呵道:「沒多睡一會?」

「差不多就行了!」

陳浩笑了起來:「柳老師去上課了,讓我告訴你,你要是走的話,不用道別了。累了再回來,你回來了,幾位師娘,都會下廚弄點好吃的……」

蘇宇笑了起來。

看了一眼陳浩,微微點頭:「知道了!對了,你這邊……」

蘇宇笑了笑道:「要不回頭我看看有沒有適齡合適的姑娘,也給帶進來,好讓你有個追求的目標?」

陳浩乾笑:「得了,還是先解決你的問題吧!」

蘇宇哈哈大笑。

和陳浩聊了幾句,很快,蘇宇沒動用自己的天地之力,而是用了一些竅穴之力,將整個空間穩固了一下。

忙活了一陣,蘇宇又留下了一些東西,沒和其他人道別,直接消失在空間之中。

道別,只是為了下一次重聚。

而下一次……如今局勢動蕩,蘇宇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候,自己才會回來了。

他目標太大,得小心點才行。

哪怕人皇他們,蘇宇都沒告訴他們,自己把人藏在哪了。

每個人,都有點自己的私心。

而這裡,其實是蘇宇的寄託,這個空間毀滅,斷了蘇宇的寄託,也許那時候的蘇宇才更可怕。

……

小空間中。

白楓忙忙碌碌地研究著什麼,感受到了空間波動,看向不遠處也在忙活的吳嵐,笑呵呵道:「走了!」

「哦!」

吳嵐應了一聲,繼續自顧自地進行試驗。

白楓笑呵呵道:「都沒去打個招呼,不遺憾?」

「……」

吳嵐抬頭看著他,看了一眼,繼續低頭,不理會他。

白楓嘿嘿直笑:「那小子不開竅,算了,懶得管他!小吳啊,你姐最近忙什麼呢?」

吳嵐抬頭,看著他,半晌才道:「我姐說了,你什麼時候有蘇宇那麼厲害,再考慮你!」

「……」

白楓撇嘴:「行了吧,你姐就別惦記我那徒弟了!惦記一下我不好嗎?」

白楓笑呵呵的,很快道:「算了,女人嘛,有的是!你姐不要我,我還懶得要她……」

吳嵐也不理會。

繼續做著自己的研究,雖然如今大家和外界沒什麼聯繫了,但是她也不閑著。

這裡每一個人,其實都不閑著,都有自己的事。

哪怕有些研究,對蘇宇他們這等強者而言,很幼稚,可他們依舊在這條道路上,砥礪前行著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另外一處小院中。

陳永看著院落中,一刀一刀揮舞著的徒弟,露出一抹遺憾的笑容,很快收斂,笑道:「嘉嘉,戰法愈加精湛了,下次你師弟回來了,我讓他指點一下你,你都快超過我了。」

吳嘉默默點了點頭,繼續揮舞長刀,開天戰法。

汗水飛濺。

實力不算強,然而出刀卻是沉穩無比,比起當初的衝動,如今的吳嘉,要穩重的多。

陳永就這麼默默看著,看著這個徒弟,這個當女兒養的徒弟,一時間也是思緒萬千。

這一刻,每個人腦海中浮現的都是蘇宇的影子。

……

而此刻的蘇宇,再次踏上了征途。

精神煥發!

沒有去找文王他們,蘇宇面帶笑容,身影閃爍,很快,出現在諸天戰場之上。

接著,死氣蔓延。

片刻后,腳下浮現一個大洞。

這一瞬間,一聲冷喝響起:「你來作甚?」

「老死,來看看你,這麼不待見我?才幾天啊,前幾天咱倆還是好朋友呢!」

蘇宇笑聲傳盪。

死靈界域中。

雙天合一后的死靈界域,比之前死氣更濃郁了,而在這死氣當中,卻是蘊含著一些生機。

一些遊盪的死靈,昔日都是雙目無神,而今,卻是彷彿多了一些靈智之意。

一座巨大的死靈宮殿,在天空懸浮。

此刻,頭戴黑色王冠的死靈之主,看向某個方向,微微搖頭。

回到萬界的蘇宇,囂張多了!

這傢伙,還真是……真是沒法說。

片刻后,一道白色身影,在這黑暗中浮現。

顯得有些格格不入!

然而,多看幾眼,卻是發現,對方又完美融入了天地之中。

而這時候,蘇宇忽然一愣,空中,一人被懸挂在虛空之中,正在被人吊打。

是真的吊打!

行刑的,還是剛回來沒多久的冥土。

看到蘇宇,冥土微微躬身。

蘇宇看著被吊打的劉洪,意外道:「他怎麼了?」

打劉洪做什麼?

我說了,讓死靈之主照顧一二自己的人,以劉洪的性格,不可能不說他是我的人,怎麼還被吊起來打了?

而此刻,劉洪也是朝蘇宇投來求援的目光!

救命!

冥土大帝急忙道:「回稟劫主,此人膽大包天,主上剛回來,此人就上門自薦,要給主上當軍師,讓主上多給一些生死之力,供他修鍊,還說劫主便是他一手教出來的,他有豐富的經驗……」

後面不用說了,死靈之主搭理他才怪了,吊起來打……好像也沒問題。

劉洪,該大膽的時候,那是膽子真大!

蘇宇笑了起來:「行,我知道了,繼續打,打完了讓他去幹活去!」

「諾!」

「陛下……」

劉洪一臉凄涼,別啊,我都被吊起來打了好幾天了,雖然沒打死,可很痛苦的。

蘇宇淡笑道:「漲點教訓!別什麼人都忽悠!」

膽子大破天了!

死靈之主,我都沒怎麼忽悠……咳咳,沒怎麼……論道!

沒管劉洪,死不了。

死靈之主知道這地方的一些活人都是蘇宇的人,也沒下殺手,蘇宇也便沒管了。

……

徑直朝那大殿走去。

此刻,這座巨大的宮殿四周,倒是不少死靈浮現,死靈軍隊都出現了,而且都不弱。

雙天合一之下,死靈之主比在門內更強大了!

而且,不再是那種極致的死亡,死亡中還帶著新生。

大殿中。

死靈之主高座寶座之上,看到蘇宇進門,也沒說話,就這麼冷漠地看著。

蘇宇面帶笑容:「前輩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!幾日不見,好像很多年沒看到前輩了,甚是想念!」

死靈之主冷冷道:「怎麼不喊老死了?」

蘇宇詫異:「前輩……想當我老師嗎?這……合適嗎?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冷笑一聲,淡淡道:「說吧,又跑來作甚?」

蘇宇笑了起來:「看望前輩的……」

「虛偽!」

死靈之主回到了萬界,霸氣更盛。

此刻,也是霸氣蓋天,靠在王座之上,淡淡道:「想讓本座幫你做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乾笑:「沒那意思。」

「那就滾!」

「咳咳,也有點那個意思!」

死靈之主嗤笑一聲,無事不登三寶殿,就猜到這傢伙有目的。

他也不疑惑,直接道:「想進地門了?」

蘇宇點頭:「前輩慧眼如炬!」

「拍馬屁,代表不好辦,你不會讓我幫你對付地門吧?」

死靈之主微微皺眉:「沒復甦的地門,我不怕他!哪怕復甦了,我也不懼!可你確定要入地門?這不是之前了,你進天門無人知曉,現在你進去……或者說,你都沒進去,裡面的一些強者也許就知道你要去了!不會再發生天門那一幕了!」

因為地門和人門是有聯繫的!

鴻天和稷天兩位大聖,一定會告訴自己在地門中的探子的。

「地門中,還是有強者的!」

死靈之主告誡道:「當年和開天時代一戰,對方雖然損失慘重,可畢竟是一個時代的力量,你如今實力雖然不弱,可想做到橫行……難!」

蘇宇點頭:「我知道!不過…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!再難也不如當初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前輩,你不用進入,就在門外看著就行!地門一旦有什麼小動作,前輩打他就行!」

死靈之主冷笑:「對我有什麼好處?」

蘇宇笑道:「都是自己人,談錢傷感情……」

死靈之主哼了一聲:「你剝離了我天地中的一些本源修者,你怎麼不說自己人?」

得,這是回來后感覺明顯了,又記仇上了!

蘇宇乾笑一聲:「那都是之前的事了……」

「說,有什麼好處!」

蘇宇無奈,談什麼好處嘛?

多傷和氣啊!

想了想,蘇宇笑道:「要不……我喊聲爺爺?」

「……」

他么的,看著蘇宇不要臉到了極致,死靈之主也是無奈。

什麼好處不好處的,到了他這地步,其實也不在意。

結果沒想到,這孫子真能如此不要臉!

死靈之主也是無言了,半晌才道:「地門我可以幫你防著,但是人門我管不了!」

蘇宇點頭:「這個我知道,防止地門搞什麼就行!以前輩的實力,地門哪怕全部復甦了,也可一戰……」

說著,蘇宇問道:「前輩到了39道?」

「差不多!」

死靈之主說著,微微凝眉道:「到了我這地步,這些年的底蘊也耗空了,當然,我還沒到極致,現在,我缺乏生命大道之力!無法做到完整的生死平衡輪轉!」

蘇宇考慮一下道:「文王當日傳授的道則之力轉換……」

「那個效率太慢了!」

死靈之主以前不覺得慢,現在對比蘇宇,忽然覺得那個太慢!

死靈之主繼續道:「最好殺一些超等,給我補補!超等的生命力都很強大!直接剝奪生命力更好!你這次進入地門,地門中有超等,那就給我殺一些回來,我看看……能否跨入40道!」

他沉聲道:「天門全部復甦,恐怕比我現在要強一些,地門也一樣!地門也許比天門還要強大一些。」

蘇宇瞭然,點點頭:「我看看情況,另外據說有萬道石,我看看能奪多少,若是奪取的多,人皇恢復夠用了,我看看有沒有剩餘的了!」

死靈之主就當沒聽見這話,有剩餘的,你小子也未必會給我。

「還有事嗎?」

「沒了……」

「那還不滾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奈,一點不客氣啊!

不就喊了幾句老死嗎?

想到這,蘇宇忽然道:「對了,亡靈之主呢?」

「……」

這次輪到死靈之主無語了,看著蘇宇,半晌才道:「你長了一張嘴,真是可惜了!好好一個人,怎麼長了嘴呢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一臉無語,這叫什麼話?

死靈之主都快被氣笑了:「我留下一縷意志而已,你也要忽悠!還亡是死的極致,亡靈比死靈更勝一籌,你懂什麼死亡大道?就敢胡言亂語!」

回來后,接收了那一抹意志,他才知道蘇宇具體幹了什麼,也是無語至極。

什麼亡靈之主,那就是他。

如今,一抹意志回歸,相當於全盤接收了亡靈之主的一切記憶,對蘇宇,也是無語了!

而蘇宇,卻是有些遺憾:「前輩殺了亡靈之主?真冷酷!」

亡靈之主還是不錯的,好忽悠的多。

你居然把他吸收了!

死靈之主懶得搭理他,再次道:「沒事就趕快滾!」

行吧!

不過走的時候,蘇宇想到了什麼,還是道:「劉洪這邊,大道續接在前輩的大道之上,這算是融了前輩天地了吧?」

死靈之主微微皺眉,點點頭:「算是!而且……還很噁心!」

他有些不爽:「這相當於在你鼻子中插根筷子,你爽不爽?」

不爽!

難怪被吊打,這下子明白了。

蘇宇笑了起來:「他的墨道,也沒徹底融入,不行的話,前輩斷了墨道也行。」

「不用了!」

死靈之主淡淡道:「本座也想看看,你蘇宇的老師,到底有幾分本事!」

行吧,劉洪看樣子又拿這個名頭招搖撞騙了!

不過嚴格來說……也不算騙。

那傢伙,的確是蘇宇進入學府之後,除白楓之外的首位教員,專門帶蘇宇這一屆新生的,的確算是老師,只是蘇宇不太願意理會罷了。

死靈之主沒斷了他的道,也許是想做一些研究之類的,蘇宇想了想道:「人不死的話,你隨意好了,別給弄死了。」

「本座有數!」

蘇宇點點頭,笑道:「那行,我就先走了,天淵界域被我融入了死靈地獄,算是死亡中的新生!擁有一線生機!前輩倒是可以在這上面多研究一二。」

死靈之主若有所思,微微點頭。

的確,如今的死靈界域,的確有一塊充斥著生命的地盤,這也許也是死亡中的新生。

蘇宇也不耽誤,很快,從大殿中走出。

大殿外,劉洪還在被吊打。

看到蘇宇出來,痛苦道:「陛下,救命!」

蘇宇看了他一眼,觀察了一下,笑了起來:「救什麼命?挺好!這是給你灌生死之力呢,好好受著吧,肉身有點弱了,狗屎運倒是不錯,活沒幹多少,好處倒是沒少拿。」

我不想拿!

劉洪欲哭無淚,很痛苦的!

蘇宇卻是不理他,老死好像想將劉洪當成他天地中生死輪轉的一個分割線,若是順利,劉洪收穫不小,至於痛苦,多正常?

至於被吊打丟面子……算什麼啊!

他劉洪,又不是別人。

他要面子的?

蘇宇走了幾步,見劉洪還看著自己,沒好氣道:「行,我救你,跟我走,去萬界!」

「……」

「算了!」

劉洪有些訕訕:「我得罪了死靈之主前輩,就不給萬界招惹麻煩了,陛下,不用救我了!我撐得住!」

去你的吧!

蘇宇都快被他氣笑了,我就說這傢伙怎麼會走,果然,這傢伙就沒想走,剛剛跟自己矯情呢!

「冥土,下手輕了,好好打!」

「諾!」

冥土大帝迅速回應,一鞭子抽出,夾雜著生死之力,比之前可要強多了。

劉洪慘叫一聲,暗罵不已。

蘇宇,一如既往的坑啊!

……

蘇宇笑了笑,再次離開死靈界域。

事情太多。

他得一個個去解決,然後才能安心進入地門。

上界。

蘇宇剛回到天地中,就聽到了一陣慘叫,一道高大的身影,瞬間飛回,重重砸入地面。

武皇!

蘇宇一點也不意外,武皇這傢伙還想找武王報仇,被打那是正常的,只是沒想到,我都有段時間沒回來了,還在被打,這是被打了一兩天了?

真慘!

武王的冷笑聲傳來:「你只要不怕死,就一直來!」

「太山!」

被砸入地面的武皇,咆哮一聲,帶著憤怒,眼看著又要衝過去挨打,蘇宇瞬間浮現,武皇看到蘇宇,那叫一個憋屈。

打不過!

差距太大!

怎麼辦?

蘇宇看他這樣子,也是同情,想報仇這麼多年,當年還能打一打,現在,一個32道,一個16道,打什麼啊?

當然,現在武皇好像不止16道了。

蘇宇天地擴張的厲害,武皇修鍊肉身大道,而肉身道這邊,之前被蘇宇給了日月,現在又給剝離了出來,武皇應該是融了,但是沒融合結束,現在差不多17道了,融合完了,18道是最少的。

可就算如此,和32道的武王,差距也大破天了!

「蘇宇!」

武皇咬牙:「你當初說的……」

說了,可以幫我想辦法報仇的!

可現在,太慘了,這兩天,他衝鋒了99次,接到了99拳,砸入地面99次,要不是肉身道強大,武王雖然沒動真格的,他也得重傷了。

蘇宇看了他一眼,無奈道:「你這次20道都難,他32道,這可不是我能輕易拉近的距離!」

差距極大!

武皇有些絕望:「那我沒希望了?」

「還是有的!」

武皇眼神一亮,有嗎?

蘇宇笑了起來:「有希望的!32道是強,是難,可並非毫無希望超越他!你修肉身的,把人族的那條肉身道給吞了,絕對有很大好處!人祖大概率是放棄了,你可以嘗試一下……當然,哪怕放棄了,他也有一定的掌控權!你要是能把他的一些意志驅逐出去,獨吞人族肉身道,不說32道,我覺得吧,提升巨大是必然的……」

這也不是忽悠,事實就是如此。

武皇眼神微動,很快皺眉:「能行嗎?」

我不太自信啊!

蘇宇笑了:「你連一條非超等的大道都覺得無法吞噬,無法納入……你怎麼和他斗?你天賦,是真的不錯!開天門的有幾人?你還是在沒有人幫襯的情況下開了天門!」

「可你……太保守!太容易滿足!」

「武王當年不比你強,現在32道了,你呢?」

武皇一時間眼都紅了,一聽到武王的名字,那是分外眼紅!

「那我試試,怎麼吞?強行吞嗎?」

「吞噬不是目的,大道主要還是感悟!」

蘇宇笑道:「你要是不怕死,我給你一些特權,你挪移我天地中的肉身大道,直接塞入人族肉身道中,就躺在裡面感悟,當然,有可能會被大道之力擠壓死!那條大道真的不弱,我判斷了一下,沒有31道之力,也有30道之力了!這才能維持一些人進入規則之主戰力……」

說著,蘇宇又道:「肉身道,其實好感悟,肉身的強大,竅穴的強大,加上現在大量強者,不是融入我天地,就是融入人皇天地,對你而言,反而是個機會!」

「擱在以前,還有平王這些肉身道修者佔據了大道,你去奪道,容易導致他們隕落,現在他們也融入了人皇天地,反而沒什麼人和你爭了!」

蘇宇笑道:「機會難得!你要是能抓住……等天門開啟,你再幹掉一兩位超等,強行融入大道,你也有希望跨入超等!」

武皇齜牙咧嘴的,你當我是你呢?

說的好簡單!

幹掉一兩個超等,強行融入大道……

心累!

可是,很快他鬥志高昂起來,咬牙切齒:「好!」

幹了!

以前,他不敢,也未必願意。

可現在,仇人就在眼前,天天看著,天天被打,不是蘇宇罩著,武王大概一拳就不是這樣輕飄飄的,這太讓人絕望了!

不行!

我得強大起來,去找他報仇!

很快,在蘇宇的幫助下,他強行將蘇宇天地內的肉身道融入了體內,直接朝人境飛去!

拼了!

用蘇宇天地中的肉身道,去磨人族的肉身道,若是真能成功吞噬,也許他很快會進入一個爆發期!

……

等他走了,武王這才浮現在蘇宇天地中。

他看著武皇飛走,笑了笑:「這傢伙,還天天和我斗!這是去找死了?」

蘇宇瞥了他一眼,也笑了笑:「也別太驕傲,驕傲……可能會翻船的!」

「我會怕他?」

武王嗤之以鼻!

蘇宇也沒多說,瞥了他一眼,笑了:「你下次出門,把臉上的血痕給消除掉,被打了?」

「……」

武王一愣,有嗎?

急忙摸了摸臉,好像是有一小塊,他急忙元氣一動,血痕消失,乾咳一聲:「武皇還是有兩把刷子,什麼時候給我臉上製造了一點傷痕……」

蘇宇似笑非笑,武王尷尬,「別誤會,我在家,都是我做主!」

蘇宇呵呵直笑!

你道侶的稱號,誰不知道?

鎮武王!

鎮壓武王!

行了吧,搞的好像誰不懂一樣。

蘇宇沒說什麼,喊了一聲:「周昊!」

下一刻,一位年輕修者破空而來。

合道巔峰!

武王眼神微動,蘇宇笑道:「磕頭,拜見你老祖宗,讓你老祖宗沒事帶你玩玩,你現在處於一個瓶頸期了,但是太弱了!」

周昊也不說什麼,跪下就拜!

武王看向蘇宇,有些不太自在:「這……這是……」

「你自己感應不到?」

「不是,我……」

武王還是有些意外的:「我那兒子……還有血脈留下?」

「有,而且不少,只是早些年都戰死了,現在可能就這一位了!」

蘇宇看向周昊,感慨一聲:「進步其實不慢,但是……」

蘇宇搖搖頭。

進步真的不慢,都到合道巔峰了,可在此刻,卻還太弱,蘇宇天地中,規則之主都有一大批了!

武王也有些惋惜:「才合道……不過沒事!我教導一番,應該很快可以跨入規則之主境……」

蘇宇也沒再說什麼,「你們自己看著辦。」

他飛身而起,迅速消失。

……

片刻后。

人皇看向蘇宇,沉聲道:「死靈之主答應幫我們鎮壓地門?」

「嗯!」

「你這交際能力真不錯,有興趣開條交際大道嗎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看著人皇,就這麼默默看著,死死看著。

人皇卻是一臉認真:「和我的責任大道,還是有些相似的,都能拉來朋友,挺好的!」

蘇宇無言,懶得理會,問道:「大周王的事,你知道?」

「什麼?」

「人祖的事!」

「你說這個?」

人皇失笑:「知道不知道的,在意這個做什麼?只要在萬界,只要是這個時代的人,只要是人族,只要沒造反……那就是我的子民!」

這說明,他可能之前就知道。

蘇宇也是無語,你心真大,不過有你這大道,心大也正常,蘇宇很快道:「他說,人祖的天地可能在人境,要不要找一找?」

人皇笑了,搖頭:「不好找,甚至找不到,更甚者……人境就是他的天地!難道毀了人境不成?我懶得去找!周要是明智,他知道,他其實沒得選擇!」

「按照大家的說法,他背叛了人門,背叛了天門,除非和地門勾結上……可地門在三門中毫無優勢可言!」

他看向蘇宇,笑道:「你我出馬,還需要用威脅的手段?去了地門,和他聊聊,也許就成了!又不指望他對咱們納頭就拜,大家合作就行!和他還是有一定的合作的基礎的!」

蘇宇點點頭,也是。

「那這次去的話,你,我都要進去,文王和武王去嗎?」

人皇思索一番:「還是要留個人鎮守萬界的,以防萬一,也要防止出現變故!我和你走了……帶上文鈺吧,老二和老四就不去了……真遇到了老三……他倆還不知道會如何……」

說著,嘆息一聲:「就我們三個進去吧!」

蘇宇皺眉:「這能行嗎?」

是不是太小看地門了?

混沌之主,可能是36道的強者。

「沒事!」

人皇笑道:「進去多了,動靜太大!暫時夠了,不行的話,再讓他們進入,地門比天門好進!」

蘇宇看著他:「獄,是不是你安插的棋子?別弄錯了……」

「不是!」

人皇搖搖頭,嘆息一聲:「她……她有自己的理念,和我的想法不一樣,她更激進,更偏執一些!具體的,再看吧!」

蘇宇點點頭,沒再說什麼。

過了一會道:「那就待會進去吧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都想翻白眼,你他么太急了吧!

剛從天門出來,這才是第三天,蘇宇還去了一趟上游,這就又要進入地門了?

你都不休息一下嗎?

「這麼著急……」

「三天了!」

蘇宇無語道:「兵貴神速,三天對我們而言,很重要的!我看天門可能隨時能降臨萬界了,三門隨時都會開啟!你怎麼不著急?」

我不著急?

人皇都想吐血了,最近我都快忙死了!

蘇宇這年輕人,辦事太急躁了!

略顯無奈,人皇還是妥協了:「行,那我安排一下,晚上進入!」

兩人很快達成了一致,晚上就進去!

剛好,這是蘇宇出天門的第三天。

休息三天,對蘇宇而言,足夠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4章 忙忙碌碌(求訂閱)

95.1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