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5章 入地門(求訂閱)

第925章 入地門(求訂閱)

地門之內。

這些時日,地門也有些動蕩,隨著不斷有外來人進入,偌大的地門,也有些起伏。

地門沒有天門強大,這一點是公認的。

當然,也和當年和天門時代開戰,戰死太多強者有關。

開天時代,強者太多。

上個時代末期,為了進入萬界,地門所封印的混沌時代,傾巢而出,大量頂級存在被殺,導致如今的地門,比起當年差距不小。

此刻。

這黑暗的時代中,無盡的虛空中,一座如同深淵的裂縫峽谷之中,一道道人影穿梭。

深淵之下,一座巨大的宮殿呈現。

如同亘古存在。

就在此刻,大殿中有聲音傳出:「來人!」

片刻后,有人進入大殿。

大殿中有低沉聲傳來:「天門動蕩,蘇宇一群人斬殺多位禁地之主,而今已脫離天門,回歸萬界!咒、仙多位強者被殺,回歸萬界之後,小心蘇宇進入地門!去地門附近巡查,有動靜,及時稟報!」

「諾!」

很快有人離去。

……

大殿中。

此刻,不止一人。

一位位強者,氣息內斂,帶著面具,看起來差不多,卻是面具都有些差距,有的上面印著一座山,有的呈現一把劍,有的黑霧瀰漫。

地門之中,人門湧入了太多強者,或者代言人。

這些人,代表不同的勢力,代表不同的大聖級存在,不過人門比天門要有規矩,人門,才是整個人門時代的領袖。

隨著命令發出,有人低沉道:「至於如此緊張嗎?」

無人理會。

此刻,大殿一側,偏下方一人,輕聲笑道:「至於如此緊張嗎?當然至於!我早就提醒過諸位,小心萬界會主動攻入,小心蘇宇會主動殺來!甚至我早就提醒過諸位,最好聯繫一些各自的主上,告誡天門中的一些存在,小心蘇宇他們主動攻入……卻是無人信我。」

大殿上方,一位強者頭戴黑暗面具,冷冷道:「周稷,若是收到的情報沒錯,稷天大聖在天門中發展的咒,也被擊殺了!你既然早就提醒了,還會有今日之下場?」

周稷!

這個新入地門不久的修者,來了之後,便亮出了身份,稷天大聖在萬界的代言人,至於是稷天大聖意志奪舍,分身呈現,還是土生土長的萬界修者,又或者稷天大聖麾下強者投射意志力……這個無人知曉。

只知道此人進入后,幾次提及萬界蘇宇,一個不到16道的修者。。

而在這之前,沒幾人在意。

直到今日,蘇宇之名,徹底響徹三門!

哪怕人門,而今也有蘇宇的名字流傳,一個混入天門后,斬殺了大量禁地之主的存在,可怕無比!

周稷輕聲笑道:「我提醒了,可不吃虧,自然有人不在意!每次都是如此,吃虧之後,才會明白,我說的一切,都是對的!然而,吃一次虧,就有可能是萬劫不復!懂的人,自然明白!不懂的……那就再吃點虧好了!」

周稷笑道;「咒死了,稷天大聖不就會重視了嗎?看看,此刻,還敢輕視蘇宇嗎?」

或者說,此刻,有任何人敢輕視那位嗎?

在場的,有一個算一個,誰敢說自己比得上咒這些人?

蘇宇能弄死那些人,也能弄死在場的人!

有人幽幽笑道:「周稷,我們更好奇,他如何能進展如此迅速?從你進入,到現在沒多久,從不足16道,到現在能殺禁地之主,他怎麼做到的?」

「怎麼做到的?」

周稷笑了:「開天者,吞萬道,氣運如虹,時代驕子,敢冒險,心狠手黑,是個瘋子……這些夠嗎?他幾乎具備了一個時代末期,該崛起的修者的所有特徵!這樣夠了嗎?」

上座的黑暗面具修者不想聽這些,直接道:「周稷,你對他了解,你覺得,如何對付他?他若是真入了地門,又該如何應對?」

「如何應對?」

周稷輕聲道:「想對付他,唯一的辦法就是趁著他還沒到無敵的地步,聚集地門內所有強者,給他雷霆一擊!直接滅殺!不要想著我不出力,你來出力!也不要想著,再等等,自然會有人對付他。更不要想著,三門快開啟了,何必和他火拚到底,也許幾個月,也許幾年,三門就開了,我們何必此刻和他廝殺?」

周稷淡笑道:「若是抱有這樣的念頭……那隻能說,等著倒霉吧!」

當年,萬界修者都是這心態,所以萬界完了。

天門修者,也有這心態,所以天門完了。

當蘇宇進入地門,地門還不如天門強大,再有這樣的心態,那就徹底完了!

周稷又道:「聯合混沌之主、人祖、獄王,以及另外兩位藏的跟死了似的兩位合一,還有我們這邊,集齊強者之力,他若是來,直接群而攻之!直接強殺!不要考慮太多,我們自然能贏,此刻的他,應該沒到能匹敵大家聯手的地步!」

「……」

一群人看瘋子似的看著他。

你在說什麼胡話!

怎麼可能!

這麼多強者聯手……乾脆說整個地門全部聯手殺蘇宇好了,可能嗎?

完全不可能!

若是地門幾方可以輕易拉攏,人門豈不是早就控制了地門?

「周稷,你在開玩笑嗎?」

周稷笑了:「是的,開玩笑!你們願意努力試試,那就試試!不願意,就當我開玩笑!當你們吃了虧,他迅速強大起來……那時候,你就知道是不是開玩笑了!」

他輕笑一聲:「我知道,有些人不進棺材不掉淚!這樣吧,我的方案,當成一個備選方案,大家儘快嘗試一下,聯繫一下!做好準備,起碼讓幾位強者知曉,哪怕他們現在不以為然……當有了第一個倒霉的對象,我希望大家很快可以聯手起來,而不是到了那時候,還如同無頭蒼蠅!」

他知道,無法輕易說服這些人,或者說,這些人覺得,沒辦法輕易做到這一點。

沒關係,蘇宇會幫大家做到的!

當蘇宇進來的時候,當有覺得不可能的強者隕落的時候,剩下的強者,回想今日的話,就會明白,對,我們該聯手了!

但是,會有人死!

用一些人的血,喚醒這些傢伙。

每一次,都是如此。

每一次,都有人堅信,我很強大,其他人死了,只是他們弱,他們蠢,他們被蘇宇暗算了,他們不知道蘇宇混進去了。

可結果,死的往往也是這些人!

周稷輕聲道:「你們自己考慮吧,能做就做,做不了……我也沒辦法!實在不行,可以讓一些大聖,嘗試著降臨地門!」

有人直接道:「降臨?很難!地門一直防著我們,大聖降臨,也需要地門放開限制……」

周稷笑了:「是嗎?地門比你們聰明明智,若是不信,你們可以讓一些大聖試試,現在降臨……若是阻攔,代表蘇宇沒來,若是蘇宇來了,那地門不會阻攔!」

地門作為佇立萬界的門戶,看到的比所有人都多。

周稷相信,地門這個時代的最強者,不會那麼愚蠢,在他眼中,也許大聖的威脅,是不如蘇宇的威脅的,可以試試,大聖降臨,也不是不可能。

「那你為何不試試,讓稷天大聖降臨?」

有人看向周稷,稷天大聖,哪怕在大聖中,也是頂級的存在。

周稷光知道讓別人去試試,為何不讓稷天大聖降臨呢?

周稷輕笑一聲:「該試的時候,自然會嘗試!」

沒再多說,他起身笑道:「最好不要聚在一起,小心被一網打盡!雖然此地還算隱秘,可不少人都是知道的,尤其是一些注意我們的傢伙,我先走了!你們也最好各自散開,該去哪去哪……」

「你太小心了……他哪怕真來了,敢來嗎?就算來了,也沒那麼快……」

「快?」

周稷再次嘆息:「距離天門變故,過去一天多時間了,萬界過去了三四天了,以他的性格,稍微修整一下,就有可能直接來地門了!算算時間,可能都差不多了!」

眾人面面相覷,有人笑道:「周稷,你是被他嚇破膽了?稷天大聖這樣的存在,怎麼會選你當他的使者……」

周稷看向說話那面具人,幽幽笑道:「我記住你了,以後有你的地方,我不會出現!太過愚蠢的人,是沒有好下場的!別看你實力不弱,比我要強,可我寧願和那些萬界的一些失敗者合作,也不願和你合作……我怕你會害死我!」

他笑了一聲,身影漸漸消散:「不想死的,離此人遠一點,擎天大聖的使者是嗎?希望……你能活到出地門的時候!」

話落,人已消失。

大殿中,之前說話的那人,身上氣息爆發,帶著一股濃郁的殺意:「周稷,好大的膽子!」

大殿上方,黑暗面具的修者,看了一眼他,淡淡道:「好了,此刻不要內訌了!天門就是因為內訌,導致給了蘇宇他們可趁之機!這周稷……不簡單!實力不算強,但是一日一個變化,我懷疑,可能是稷天大聖親自降臨了一些意志,不要輕易招惹他!」

此話一出,在場一些人心驚。

大聖級存在,親自降臨意志了嗎?

黑暗面具強者再次道:「大家該做的準備還是要做的,起碼,要將蘇宇他們在天門中的所作所為,傳播出去……」

「那豈不是揚了他的威名?」

「威名?」

黑暗面具強者輕聲道:「難道不說,就可以當他不存在了嗎?越是隱瞞,越是容易出大事!倒是將他的消息傳播出去,一旦有異常,大家會醒悟到,可能是蘇宇混入了地門……不至於一點消息都不知曉!他在天門中,就是偽裝天門修者,最終坑殺了多位強者,諸位難道覺得,自己比那些禁地之主還強?」

這話一出,沒人再說話了。

「散了吧!地門附近,若是有變故,大家都要小心了,那周稷,能輕易獲得周的信任,明知他和人門有關,周還是相當信任周稷……他還是有些能耐的,大家不要將他的話,全部不放心上!」

此話一出,一些人有些異樣道:「稷天大聖不會真準備和周合作吧?當年,周先叛天門,再叛人門……而今,難道還要再次接納他?」

黑暗面具強者淡淡道:「這是頂級存在的事,和我們無關,我們要做的,只是盡量將地門化為人門的附屬勢力!」

眾人不再多說,很快,一道道身影破碎,迅速消失。

等人走完了,黑暗面具強者看了一眼遠處,那邊,是地門所在。

距離天門變故,才一天而已。

蘇宇一群人,真的要來了嗎?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地門前。

蘇宇,文鈺,人皇,文王幾人都到了。

片刻后,一股死氣席捲天地!

一瞬間,一身黑袍的死靈之主浮現。

沒看任何人,直接看向地門,帶著一些冷意,淡笑一聲:「地門……不知道徹底復甦后,到底多強!」

地門不語。

此刻,在場的強者極多,哪怕地門,也是心悸。

這麼多強者,此刻,三門不開,哪怕地門單獨開啟,他徹底復甦,能贏嗎?

有希望,但是……不好說!

他徹底復甦,自然不怕死靈之主,可門內的修者們,可以抵擋住這些傢伙嗎?

蘇宇,人皇,文王,時光師,武王……

萬界時代,還是很可怕的。

蘇宇看到死靈之主來了,笑容燦爛:「前輩,你可算來了!再不來,我這心慌慌的!」

蘇宇笑的燦爛無比:「前輩來了,我就安心多了,這一次,前輩、文王、武王你們三位就在外面坐鎮好了,說白了,就是盯著這位地門前輩……地門前輩太強大了,我怕他忽然封鎖了門戶,要徹底困死我……那我們就很麻煩了!」

文王笑了笑:「有死靈之主在,你還需要擔心這個?」

人皇也笑道:「死靈前輩強大無比,倒是不用太過擔憂!」

「……」

武王看了看他們,也悶悶道:「有前輩在,我們可以打地門!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看著幾人,面色發冷:「說完了?」

給我戴高帽子?

一群狗東西,心思倒是不少。

人皇笑容滿面:「前輩不用介意,我們這些人,都是誠心佩服前輩,一起守護萬界,前輩是我萬界的定海神針……」

死靈之主有些不耐煩了,你們當我是穹嗎?

說幾句漂亮話,我就上當了?

他有些無語,怒道:「進不進去了?」

廢話什麼呢!

這些傢伙,都不是好人,一門心思地想讓自己當打手……我呸!

蘇宇笑了起來:「進,當然進,馬上就進!」

人皇抬手,笑道:「不著急!地門,開個縫,開完了縫,還要勞煩前輩就在這佇立了,沒事別消失了!老二,盯著點,地門前輩一旦有什麼動靜……你們陪地門前輩玩玩。」

威脅!

地門依舊沉默,不說什麼。

作為時代的至強者,他不怕文王,甚至不怕死靈之主,可他們這些門戶,在末日沒有徹底到來之前,一旦解封,會有一些麻煩的。

何況,他們也沒恢復到巔峰。

末日到來的瞬間,倒是可以藉機恢復,三門匯聚,長河壓縮,力量沸騰,規則溢散……那時候,是一個復甦的好機會。

然而,他也知道,此刻放蘇宇幾人進入,其實是在冒險,很大的險!

甚至有資敵的效果!

此刻的地門,也是一個個念頭閃爍。

他一直防著人門,但是,蘇宇幾人真要進入……也許,他只能利用人門的強大,來以毒攻毒了!

此刻,不宜和人皇他們硬剛。

這一刻的地門,倒是有些無奈了,三門匯合,其實就在幾年甚至不久后的事了,可是……為何現在覺得時間如何長?

以往,幾千幾萬年,都不覺得長!

在這之前,甚至巴不得其他傢伙別來,我們混沌時代降臨就行!

現在……不行了!

得來!

光來天門都不行,最好人門也來,不然,真不好對付萬界。

萬界實力,現在看起來也就和一門相當。

可畢竟是這個時代的主角!

稍有不慎,還是很容易出事的。

心中想著,地門,還是微微開啟了一道小小的裂縫,好漢不吃眼前虧!

而人皇,也不急著進去。

很快,溢散出淡淡的氣息波動。

片刻后,門後有聲音傳出:「陛下!」

蘇宇揚眉!

真行!

門后這是安排的妥妥噹噹啊!

是食鐵族的一月?

還是武王的坐騎,那位犼族之皇?

當年,人皇好像安排了幾位萬族投靠的規則之主進入了其中,因為這些獸類,更容易混入。

「清理掉地門門后的一些眼線!」

人皇聲音傳入:「我要進入其中,希望消息不會馬上傳開!」

「陛下要進來了?」

門后的聲音有些驚喜,也有些驚訝:「陛下,您傷勢恢復了?」

「沒有,但是沒關係……此次我和別人一起進入!好了,不要再問了,速度一點,若是太強,那就放棄,不要打草驚蛇……」

「諾!」

很快,門后聲音消失。

蘇宇看向人皇,人皇笑道:「別急,慢慢來!別一進去就被人盯上了,哪怕隱藏一天,也是好的!」

蘇宇點點頭,想到了什麼,忽然笑道:「別說,地門中,我還安插了一些人進去呢,不知道現在如何了?」

「你?」

人皇意外:「誰進去了?」

「天古他們啊!」

「……」

人皇無言以對,那……算是你安插的人嗎?

蘇宇又笑道:「人門我都有安排,周稷不是進去了嗎?」

「……」

我……無言以對!

人皇有些無語了,「你只要認識,就算你的人?」

你逗我呢!

那我還認識地門,還認識混沌之主呢,都是我的人了?

蘇宇笑道:「不一樣的!親愛的人皇陛下,因為我和他們熟,熟,就代表他們知道我難惹,我難惹,他們又足夠聰明,那就不一樣了!遇到個蠢貨,叫囂著大不了一死……那我也沒辦法,遇到這些聰明人,有時候其實更簡單一些!」

說著,蘇宇看了看天色:「不知道門后要多久才能清理掉那些眼線?不會浪費太久吧?」

人皇笑了:「放心,附近人不多,我兩次出手,附近都有人被斬殺,現在,不敢有人輕易來送死!」

「嗯!」

兩人聊著,一旁,文王見老大現在都不和自己聊了,一時間也是蕭瑟無比,「老大,我這算是被你淘汰了?」

人皇頓時笑了:「我可沒說!行了,別自怨自艾了,你的任務也很重!」

文王微微點頭:「放心,真要麻煩,我會進入,帶幾位出來……」

說著,他探手一抓,一人浮現。

通天侯早已認命!

看到眾多強者都在,急忙看向蘇宇,齜牙咧嘴:「陛下!」

文王一怔,看著他,笑了:「你這多嘴門,現在倒是變了,以前不是很怕我嗎?現在見了蘇宇,倒是不理我了?」

通天侯哭喪著臉:「不敢不敢,文王大人,只是老臣現在已經效忠陛下……」

文王失笑:「行了!你就在這待著吧,關鍵時刻,也許還要用上你!地門不會老實的,可能會勾結人門,或者其他手段,想辦法困殺蘇宇他們。又或者不斷通風報信,讓人圍殺他們,你現在就一個任務,監察地門,一旦有波動,馬上告知我們……」

通天侯都有些獃滯!

我勒個去!

不知道的,還以為咱們說私密話呢,可是……他么的,旁邊不就是地門嗎?

好像還是復甦的那種!

這還真是……不把地門當外人啊!

文王也不在意這些,看向蘇宇他們:「帶不帶天地挪移進入?」

蘇宇笑道:「若是地門一直開啟裂縫,那帶不帶都無所謂!一旦他關閉門戶,不帶的話,我們實力就要大打折扣了!」

帶天地進入嗎?

現在強行帶進去,還是可以的。

不帶的話,蘇宇其實肉身就是天地,有些合一了,實力差距不會太大,可是,人皇和時光師不是如此,實力會受到不小的壓制的。

人皇笑道:「帶進去!小心無大錯!萬一人門的傢伙,在裡面降臨了幾位大聖,聯手圍殺我們,地門冒著風險,門戶一關,咱們會倒霉的!帶進去……地門前輩會放我們進去的,不是嗎?」

此刻,地門忍不住傳出了波動:「你們……還要將天地挪移進入?」

過分了啊!

他波動道:「我此刻並未復甦,只是一些意志殘存,強行開啟大裂縫,我會受傷嚴重,你們挪移天地進入……對我而言,需要付出大代價……」

蘇宇淡淡道:「不是給你兩道超等的大道了嗎?這麼點代價還付不起?這樣,你要是覺得代價太大,我們進去不殺超等,屠殺了那些超等之下,都給你補身體,你看如何?」

威脅!

地門沉默一會,片刻后才波動道:「蘇宇,你們也不用一再威脅!真把我刺激的強行復甦,對你們並無任何好處,你們實力不弱,而我……也並非無力反擊!別忘了,還有天門和人門!」

一再威脅,地門也有些惱怒。

真火拚起來,對你們有好處嗎?

蘇宇點點頭,很快笑道:「說的有道理……可是,三門註定和我們都是敵人,與其等待你們三門匯合,不如我們冒死一搏,先把地門剷除了如何?我們不想此刻冒險,可你若是如此剛,不受威脅……那我們就只能冒死先和地門開戰了!」

「……」

地門無言以對。

是的,蘇宇他們別無選擇,而他,可以選擇等待!

很無奈,很悲傷的一件事。

此刻,地門有些埋怨了,為何當年將我封印在萬界之上?

看看天門和人門,在長河兩端,蘇宇他們,想過去找茬都有些麻煩,哪有找自己麻煩簡單,隨時可以來!

此刻,地門不再吭聲了。

進吧!

帶著天地進去也好,帶著天地進入,一旦遭遇危機,蘇宇這些人,就會徹底隕落,連復生的機會都沒,不帶天地進入,也許還有機會復生!

死靈之主,是這方面的行家,天地在這,本源不潰散,也許他可以強行將人給復生了呢!

這麼一想,地門就舒服多了。

也罷!

你們進去吧!

至於這些人盯著自己,盯著我,我就沒辦法了嗎?

想對付你們,自然還是有辦法的。

而這,需要人門那邊出力!

人門安插了大量人員進入,以前覺得是個麻煩,討厭,現在……也好!

最好是兩敗俱傷!

降臨幾位大聖,和他們殺個你死我活,那是最好的結果!

等待中,過了差不多兩三個小時,門內才有聲音傳來:「陛下,可以了!」

人皇露出一些笑容,看向遠處,探手一抓,一枚大印落入手中,接著,遠處的天地劇烈收縮,片刻后,天地納入大印之中。

那些天地中修鍊的強者,紛紛驚醒,看向這邊,人皇聲音傳盪:「都別閑著!沒事去上游打打萬族,有興趣進入地門冒險的,等我進入后,過幾天再來!當然,危險肯定不小!還有,文王天地中困了一批散修,有些不服教化,也沒時間去管他們……你們願意冒險的,進去搏殺一場!」

他聲音傳盪四方,帶著一些笑容:「等我回來,我便會恢復到巔峰!那時候,也許就是我們主動接引三門匯合的時候,諸位……做好準備!」

眾人一凝!

紛紛喝道:「謹遵皇令!」

蘇宇倒是沒說什麼,不過,也是天地瞬間納入體內,比人皇要簡單一些。

而時光師,一本書冊浮現,天地也瞬間納入,順帶著,抓了一把,一根雞腿出現,剛要吃,見蘇宇看著自己,她又拿出一根雞腿丟給了蘇宇,搖頭,有些無奈。

蘇宇現在看到她吃東西,一直盯著,這傢伙,很貪吃啊!

蘇宇翻白眼,我是要吃的嗎?

我只是覺得,你能不能別到哪都吃!

我當初想象中的時光師,是瀟洒無比,駕馭小舟,蕩漾時光長河的瀟洒之人,你現在怎麼成了個大吃貨?

食光師,名不虛傳啊!

我想象的那種場面……大爺的,可能是獄王偽裝的時光師!

獄,倒是殺伐果斷,冷肅無比,這一點,從武王他們的描述中可以看出一二。

「不夠?」

見蘇宇拿著雞腿,還看著自己,時光師想了想,又取出一壺酒,「給你!」

蘇宇左手拿著酒壺,右手拿著雞腿……一時間也是無言以對!

文鈺看他還看著自己,詫異道:「還不夠?」

蘇宇狠狠咬了一口雞腿,沒再看她!

別說,挺好吃的!

蘇宇吃了一口,問道:「什麼玩意的腿?」

「鳳祖的!」

時光師說著,吃的開心,笑呵呵道:「天門中好吃的其實不多,你看那些強者,不是石頭,就是劍,一個空,其實看起來也不好吃……可地門不一樣,這是封印了混沌時代,大量的混沌古獸……蘇宇,你不知道,當年我們在這開篝火大會,吃的種類可多了!」

「我記得,有一次,在這足足吃了62種古獸……嘖嘖,真香!」

四方沉默。

哪怕地門,此刻都不由想起了那一幕,是的,這種事,真的發生過,在上古時代!

文鈺喜笑顏開:「這一次,親自進去抓!回頭我給你做一頓萬獸宴,蘇宇,保證你吃了一次想兩次,那時候,你可能就會懂,為何時光之主要封印混沌,而不是消滅混沌了,我懷疑時光之主和我一個想法,真殺光了,我們吃什麼?」

「……」

一瞬間,天地安靜到了極致!

別鬧!

是的,殺光了……吃什麼?

人皇都忍不住笑了:「進去吧,別把你的想法,強加於時光之主……」

文鈺不以為然:「星宇大哥,我說的沒道理嗎?殺光了,那我們以後吃人形生物嗎?混沌萬族,才是最好吃的!」

人皇也不和她爭辯,笑了笑,一步踏入。

而蘇宇,也迅速踏入地門裂縫。

時光師一邊吃著一邊跟著進去,還不忘灌輸自己的理念:「真的,你們別不信!對時光之主而言,混沌時代很強嗎?應該不算吧?封印了幹嘛,沒意義!還不如殺光算了!可沒有殺,代表他可能就是和我一個想法,考慮到下次再出現,萬界全是人形生物,吃不到好吃的!」

「也許吧!」

蘇宇笑了笑,身後,文王也是苦笑,喊道:「阿鈺,進去了,別亂來!聽話!」

「……」

文鈺頭也不回:「不亂來,我們進去幹嘛?」

我哥,是不是最近心態失衡了?

說話莫名其妙!

我們進去,就是亂來的!

而蘇宇,忽然笑了起來:「有道理!」

文鈺這話,忽然讓蘇宇想笑,是的,我們進去不亂來……那幹嘛去的?

當然要亂來了!

一瞬間,三人消失在大家眼前。

文王一臉無奈,我這妹妹……以前就無法無天,現在再遇到無法無天的蘇宇,老大雖然穩重,可老大……現在不是受傷了嗎?

哪倆未必聽他的!

我看,這地門,真要大亂!

而死靈之主,也有這樣的打算,平靜道:「準備一下吧,強攻地門!」

地門一愣,什麼鬼?

文王點頭:「太山,讓大家都準備一下!裡面亂的太狠,地門大概忍不住要插手……到時候強攻地門!」

「好!」

他們迅速安排,地門此刻很是受傷。

什麼意思?

你們,可真不把我當外人啊!

這完全沒避諱他,都做好了準備強攻了!

顯然,他們覺得,蘇宇他們進入,地門內部一定會大亂的!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三人,彷彿穿梭了時空!

這是蘇宇第一次走門戶正門進入!

下一刻,三人浮現在地門之後。

蘇宇回頭看去,地門呈現在眼前,但是,好像隔著一層空間一樣。

這裡,也是黑暗無比,但是和天門內不同,這裡,都是混沌氣息,而天門雖然昏暗,但是氣息不是混沌氣息,而是一種梳理了的大道腐朽的氣息。

而此刻,他們三人面前,一道身影浮現,迅速道:「拜見陛下!」

「免禮!」

人皇笑了一聲,看了看四周,黑暗無比,他笑道:「犼,多年不見了!」

犼!

蘇宇先是意外,接著釋然,犼,不是莽夫,而是很精明的智慧之獸,只是可惜,成了武王的坐騎后,也成了一位莽夫。

現在看來,脫離了武王,大概恢復了正常,看起來還是很冷靜的。

犼化身人形,顯得有些文弱,和蘇宇想象中的不同。

犼先是笑,等看到時光師……忽然有些訕訕,不笑了。

文鈺也看著他,見他看到自己沒了笑臉,也是鬱悶:「我不吃自己人!你看我做什麼?干這事的,又不是我!」

她雖然也殺戮,也不對自己人出手的。

那都是獄做的!

可這黑鍋,她當時得背,不然,獄王屠殺盟族的事曝光,還是很麻煩的。

犼有些尷尬,再看蘇宇,好像知道蘇宇,急忙道:「見過宇皇!」

蘇宇笑了,剛想說點什麼。

忽然,一聲宏大無比的喝聲,響徹天地。

「四方留意,萬界近期可能會來人,萬界蘇宇擊殺多尊天門禁地之主,但凡有異常……及時稟報!」

蘇宇嘴巴張了張。

艹!

什麼意思?

我才進來呢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5章 入地門(求訂閱)

95.2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