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8章 論道(求保底月票)

第888章 論道(求保底月票)

四大強者匯聚,或者說,門外在門內的四人聚齊了。

除了被困的時光師,門外之人都在這了。

這一刻,氣氛詭異無比。

蘇宇幾人,都是各有心思。

死靈之主想抓了蘇宇,看看生死天。

文王想着,現在是否有機會讓武王突破?

而蘇宇想的更多,我能不能沾點便宜?

一時間,氣氛凝重。

而武王,看看蘇宇,再看看文王,最後又看看冷笑的死靈之主,半晌,武王開口道:「我說幾位,咱們就在這站着不動到什麼時候?」

你們仨,看夠了沒?

三人雖然在一個平面,但是這一刻,武王覺得三人思緒都已經飄遠,唯獨自己,被他們隔離在了天地之外,這種感覺……真他么鬱悶!

自己堂堂31道巔峰強者,即將突破,成為禁地之主級別的強者。

好傢夥!

沒一個人搭理我的。

而就在這一刻,蘇宇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,看向那邊的死靈之主,笑的柔和:「君主前輩,你覺得,我們有沒有一些合作的空間呢?」

不好忽悠!

那就單刀直入!

大家都是敵人的敵人,雖然彼此不是朋友,但是也可以成為朋友,不是嗎?

死靈之主冷笑:「本座在這已經站穩了腳跟,不到最後,那些人敢和本座翻臉嗎?本座擊殺一尊禁地之主,才打下了死靈地獄,和你們可不一樣!」

換句話說,我有足夠的威懾力!

你們呢?

你們現在可沒有!

跟你們合作,更大的可能還是吃大虧,死靈之主可不是太樂意,當然,他就想看看蘇宇的生死天,除了這,哪怕幾人不弱,他也不想和他們合作。

這蘇宇和文王,看起來就不像好東西!

文王輕笑道:「此言差矣!君主,拿下了我們,禁地之主遲早也會和君主翻臉的,我看,在出天門之前,那些人先解決了我,很快便會對君主出手!」

蘇宇接話道:「這是必然的!前輩當年天地貫穿天門,我想,天門大概也不會和前輩客氣!」

文王繼續:「何況前輩想將此地天地完整帶出去,難度也不低,都知前輩雙天合一強大無雙,哪個願意?」

蘇宇點頭:「天門阻攔不了,人門也不會坐視,前輩麻煩還在後面!」

文王笑着點頭認可,朝蘇宇投來鼓勵的目光,又笑道:「何況,君主好像在嘗試生死轉換,可生死最難,君主死靈地獄生氣不足,這是失敗了吧?」

蘇宇眼神一亮:「晚輩恰好會一些生死轉換,前輩不介意的話,可以互相交流一二!」

文王心中微動,有些欣喜,也笑道:「不錯,君主若是能完成生死轉換,必然會更進一步!吾等都是開天者,大道好尋,開天難求,可以交流一二!」

蘇宇笑呵呵道:「我觀諸天,人皇天,文王天,死靈天,還有個蒼生天……觀天之多,恐怕在場幾位無人能及,也許可以和諸位論道一二!」

「……」

兩人你一言,我一語,武王插不上話。

而死靈之主,原本想插話,等幾人說到開天,他就沒說話了。

而等蘇宇說到觀諸天,他眼神微動,看向蘇宇,「星宇的確開天了?」

蘇宇笑了,點頭:「當然!」

「蒼生天又是什麼?」

「另外一位開天者!」

蘇宇笑道:「前輩感興趣的話,待會可以多聊聊!」

死靈之主臉色變幻。

開天難求!

今日,這裏聚集了三位開天者,而蘇宇說,他還見過另外幾位開天者的天,開天之道,難如登天!

一時間,他有些心動。

他開天早,實力強,不代表就全部懂,全部見過。

每一個開天者,都有自己擅長的地方!

而此刻,蘇宇和文王對視一眼,眼中都流露出一抹叫上鈎了的眼神。

死靈之主什麼都不缺,但是,咱們都是開天者,那就有機會論個道,這一論道,聊的多了,有些東西,就可以看出一二了。

文王看向蘇宇,笑了笑,眼神中露出一種叫配合的不錯的神色。

這蘇宇……不錯!

配合的很好!

而蘇宇,也笑了笑,文王果然還是能跟上頻道的,就怕不在一個頻道上。

果然,這一刻,還是有人不在一個頻道的,武王看看文王,再看看蘇宇,再看看文王……

他來回看了一陣,眼神異樣,忍不住道:「大侄子,你和文老二……」

是父子吧?

好像!

樣貌有點相似不說,氣質,語氣,穿着……

真的,他越看越覺得,這倆就是父子!

之前還是調侃,現在覺得,可能真的被自己說中了!

蘇宇笑了笑,笑不露齒,眼神和善。

武王卻是抖了抖脖子,忍不住道:「別這麼看我,文老二這麼看我,一般都是想收拾我,別看你笑的和善,你這是準備對付我?」

蘇宇一怔,我的和善笑容沒用了?

武王也是鬱悶!

卧槽!

你這陰險起來算計人的笑容,都和文老二很像啊,好在我有經驗,要不然,初次見面,還不得被這小子忽悠了!

一旁,文王也是無語。

瞥了一眼武王,不會說話就閉嘴。。

小心真被人坑了!

被他這插科打諢一鬧騰,氣氛稍微活躍了一些,遠處,死靈之主看向幾人,淡淡道:「你們不能在我這久留,尤其你們!」

他手指武王,冷冷道:「想在我這突破,吸引諸方注意,禍水東引……那是不可能的!」

「但是,論道……可以交流一二!」

他對開天者論道,還是有點興趣的。

大家開天的手段,方式,感悟,可能都不一樣。

蘇宇和文王對視一眼,懂了。

死靈之主,這是捨不得放棄,但是又不想付出,只想撈好處,但是不想給好處的渣男!

蘇宇笑道:「只論道!」

文王也微微點頭:「大道之路,前路漫漫,上下求索,朝聞道夕死可矣!」

這一刻,死靈之主也是心有戚戚,忽然道:「論道就論道,二位……不要再談其他!」

我只論道!

就是只想吃下糖衣,不要炮彈。

蘇宇和文王笑容燦爛,都同時點頭:「好!」

死靈之主一時間糾結了!

作為霸主,絕世霸主,他不該出現糾結的表情。

可是,此刻他的確糾結了。

因為,他知道眼前這倆不是好人,希望……不會有啥事!

死靈之主一揮手,四周,無數死氣瀰漫。

死氣封鎖了四方。

文王笑了笑,一揮手,四周雲朵浮現,一人腳下多了一朵雲彩。

蘇宇見狀,也是笑容燦爛,空中浮現一輪大日。

在武王還迷茫中,三人盤膝坐下。

蘇宇開口笑道:「晚輩最年輕,開天最晚,就先獻醜了,修道四五年,簡單闡述一下我的大道之根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三人紛紛看向蘇宇。

死靈之主這次沒憋住,問道:「多大?」

「20出頭了!」

蘇宇唏噓,笑道:「歲月催人老,眨眼間,開始奔三了!」

「……」

安靜!

這一刻,死靈之主和文王幾人難得達成了默契,不理不睬,當你放屁。

文王也是笑道:「蘇宇,開始吧!」

「那好!」

蘇宇有些遺憾,可惜了,你們震驚就震驚,卻是偏要裝的雲淡風輕,看看武王,嘴巴都能塞鴨蛋了,這才正常!

不過,很快蘇宇面色嚴肅起來。

「我開兩次天地,分別為萬道天,肉身天!」

此話一出,幾人不再想其他,紛紛看向蘇宇。

「萬道天,萬法天,得益於時光師文鈺的時光冊,我算是文鈺半個傳人……」

蘇宇探手一招,一本書浮現,文明志。

當然,此刻不是真的文明志。

「萬法合一,萬道合一,大道編織,為此天核心!」

蘇宇手中大道之力呈現,一條條大道浮現,迅速交織,開始融合。

文王和死靈之主,迅速看來,目不轉睛。

這一刻,兩人都在看着,看着蘇宇面前異象紛呈,天地初開,萬道環繞,交織一體……

雖說,只是演化,卻也代表蘇宇天地初開之時的真實景象。

死靈之主看的心曠神怡,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別人開天之景。

萬道交織!

這和他開天是不一樣的!

他看的正爽,忽然臉色一變,陡然看向蘇宇,眼神犀利,咬牙切齒!

我要看生死天!

蘇宇這混蛋!

氣煞我也!

是的,當蘇宇開到了生死道,一掃而過,沒演練,死靈之主差點氣炸了,這是他最渴望看到的,結果蘇宇這混蛋居然給朦朧化了,相當於馬賽克了!

蘇宇卻是不理,廢話,論道,還能一開始都跟你說,那不是都給你說完了,你不論了,那我不是虧了?

天地開闢,蘇宇面前,浮現一座不完整的天地。

顫動的厲害!

文王看了一眼,點點頭:「萬道為基,那以何物為源?你開萬道天,固源是個難題!」

蘇宇點頭,「我知萬道基礎難定,便採集四方氣運,宇皇府信仰,屬下之忠誠,朋友之情義,道友之付出……鑄宇皇印!以信仰、信念、信任、氣運為基!」

文王微微凝眉:「此法不可取……不是不可取,是天地受制於人,印章所關聯,皆為你之責任,這和我大哥天地類似,不妥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沒有什麼不妥,人活一世,不可能完全隨心所欲!毫無規矩,毫無限制!毫無規矩,毫無限制,那是因為無親、無朋、無道、無情……七情六慾是為人道,為人之道,我的師長告訴我,人,之所以為人,便是因為有情!」

死靈之主冷笑:「謬論!」

蘇宇看向他,這就是論道,你的道,別人未必認同,那就要說服他去認同,哪怕他不修鍊,那也要告訴他,你的道,是正確的!

蘇宇平靜道:「前輩此言才是謬論,前輩可有親朋?」

「無!」

「可有情?」

「無!」

「那前輩就是個屁……」

「混賬!」

蘇宇笑了:「前輩有怒,怒便是情,既有怒,如何無情?大道無情,太上無情,真無情,前輩何必發怒?所以我說人之所以為人,便是有情,前輩可否認同?」

死靈之主微微揚眉,半晌,開口道:「勉強吧!」

情?

也許有吧!

會怒,就代表不是太上。

不過,死靈之主還是淡淡道:「以情、運、信鑄基,你的天地,限制太大,開三千大道,卻是被人局限,這些人死,你天地必崩!」

蘇宇笑了:「都死了,還有什麼意義?當然,在這,我開肉身天,肉身為基,無情無義,雖強,卻無情,我倒是覺得,萬界之天,更好一些!」

他再次演化!

開肉身天!

720竅穴,大道蔓延,交織天地。

死靈之主和文王看的如痴如醉,漸漸地,兩人眼神異樣起來,一時間,蘇宇還在天地交織,兩人卻是臉色微變。

許久,一道門戶呈現。

兩人徹底變了臉色!

「門!」

死靈之主臉色變了,看向蘇宇,許久,低沉道:「是門?」

文王嘆息一聲:「之前天地波動,乃是你開天了?」

蘇宇點頭。

死靈之主臉色變幻:「這麼說,三門由來,可能和你一樣?都是開肉身或精神之天?」

蘇宇想了想,搖頭:「不清楚,也許是!」

幾人臉色異樣,都沒說話。

而文王身邊,武王壓根不管這些,此刻的他,如同好奇的孩子,目不轉睛地盯着看,武道雖蠢,也純!

開天之道,他不懂,但是,大道殊途!

雖然方向不一,目標卻是一致。

此刻,他不斷汲取著這些,感悟著一切,尤其是那些大道交織,大道融合,更是看的他抓耳撓腮,真想仔細探查一下,甚至想親自體驗一下。

而此刻的蘇宇幾人,都因為門而沉寂。

許久,死靈之主開口:「門也不算什麼,強自可破!」

他沒再繼續在意這個!

別說蘇宇這個可能的門,真門來了,他也無懼。

此刻,死靈之主見蘇宇不再演練,但是他也小有收穫,笑了笑,一揮手,一片天地浮現。

「生死……死亡是生命的終結!」

「死後,是什麼樣的?」

「人懼怕死亡,但是,遲早會走向死亡……大破滅,大寂滅,大恐怖……死亡,才是歸宿!」

這一刻的死靈之主,為他們闡述他的開天之道。

為何要開天,如何去開天,死亡到底是什麼。

……

而這一刻,蘇宇去映照自己的感悟。

對生死的感悟!

死靈之主說,死亡是終結,也是開始,蘇宇認同,也不認同。

等他說了很久,蘇宇輕聲道:「死靈界域的死靈,只是前輩從時光長河中接引而來的一些本源,本源本就屬於他們,代表他們其實還沒徹底被磨滅印記!」

蘇宇沉聲道:「那若是徹底被磨滅了印記,如何復生?如何成為死靈?所以前輩所謂的死亡,並非真的死亡,在這萬界,對方還有存留!」

死靈之主沉默。

蘇宇又道:「真正的死亡,是寂滅,徹底寂滅,寂滅的世界,前輩可知是什麼樣的?」

死靈之主陷入了沉思,許久,搖頭:「我不曾死亡過,大寂滅,是什麼樣的……沉眠嗎?」

他不知道。

蘇宇笑了:「一位感悟死亡的人,不曾死亡過,如何真正去感悟死之大道?」

死靈之主皺眉:「你錯了,死亡是本能,是本性,不可能真的死亡了,才會感悟!那樣的話,就會進入你說的寂滅狀態,都寂滅了,如何復甦?」

死靈之主又道:「我的確是偽死亡,可這個世界,若是存在真的死亡大道,那就是寂滅!」

他手指虛空,「就如同這虛空,如此寂滅,永遠不會復甦!真正的死亡界,也許就在我們身邊,但是,它是寂滅的!」

「而我的死靈之道,是一種介於兩者之間的!」

真正的死亡,都已經死了,哪來的復甦,只有死寂,那才是真的死亡。

蘇宇點頭。

那邊,文王開口:「所以君主的死亡之道,本質上而言,其實應該是一種攻擊、搜索之道。」

攻擊,大家明白。

搜索……武王都聽蒙了,忍不住看向文王,老二說啥呢?

文王沒理他,開口道:「君主的道,君主的天,都有採集天地本源之效!在萬界,可以採集本源,聚集本源,再次復生!可在這,卻是無法做到……」

文王看向他,死靈之主點頭:「門內無散亂本源!」

他沉默一會道:「門內之人,無過去,無現在,無未來……他們如今,只是門內偷天換日,躲避在門內的不存在之人,過去已逝!無法採集本源!所以,他們想要成為真正的生靈……必須要去萬界!」

文王點頭,想了想道:「前輩訴求是什麼?」

死靈之主開口道:「大道!生死輪轉,掌控命運,我命由我不由天!我若死,本源在,那我就永生不死!我最終目標,便是製造本源……造人!」

他平靜地說出了自己最終的目標和訴求:「我要當造世主!生靈的本質是什麼?如何賦予他們智慧,賦予他們靈魂,賦予他們本源?若是我能探索清楚這一切……我才算是真正走到了極致!」

生死只是外在,本質上,他在追求創世!

而這一刻,蘇宇也是眼神閃爍,創世!

這一刻,他才明白死靈之主的大道本質是什麼,不是什麼死亡,他的目標,是創世,是造人,是製造生靈……這都探索到了生靈來源的問題了!

最初的生命來自哪?

文王和蘇宇都是皺眉,若是如此,死靈之主的天,就沒那麼簡單了,他天地中,大道本質其實很深奧,不是大家看到的死亡。

可這樣的難度,恐怕死靈之主自己都沒辦法,也沒信心去做到。

創造世界,創造生靈。

世界好創,生靈如何製造?

死靈之主見他們不說話,有些失望,嘆息一聲:「生命的本源,到底是什麼?從何而來?」

蘇宇想了想道:「這條道,太深奧,我還沒涉及……」

文王也搖頭:「我們追求的還是道,君主追求的已經不在道的範疇!」

死靈之主笑了:「沒關係,這是最終的目標,如今,我更感興趣的還是生死的轉換!」

他看向蘇宇。

蘇宇卻是不理,坐等大家繼續。

……

死靈之主之後,是文王。

文王的天地,蘇宇看過。

此刻,文王演化天地,開口道:「大道在於求知,求知是一種慾望,也是一種本能,若是求知慾都沒有,那生靈存在的意義……毫無意義!」

他演化天地,卻是讓蘇宇眼神不斷閃爍。

他忍不住看向文王!

文王開天,大道上千,蘇宇以為他掌握了各種大道,結果……不是!

這一刻,他才有些看透了本質。

而死靈之主,也是忍不住發笑,「有意思,太有趣了!」

是的,文王開天,如同一個好奇寶寶,他的求知大道,求索大道,如同一個小人,冒充一個個問題。

「什麼是火?」

於是,文王的天地中,誕生了火道,因為求知慾!

求知,便會探索。

哪怕武王,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情況,一臉獃滯:「所以說,你的道,都是胡編亂造?」

文王天地的道,居然都是一條道延伸出來的!

這太出人預料了!

文王一臉淡然,當沒聽到這傢伙的話,平靜道:「什麼是火道?你覺得是火,那就是火……這是一種認知問題,其實,我的天地,顛倒陰陽,混亂五行……我說火是水,誰定義火才是火?這些定義,前人定義罷了,而我,更多的還是探索那些未知的道……」

蘇宇沒在意這個,他只是想着別的事,輕聲道:「所以,大道是可以憑空想出來的?未必一定要你親自去感悟?」

「非也!」

文王搖頭:「不是憑空想出來的,而是靠我的一些認知,去造出來的!」

「我覺得這條道,該是什麼樣的,具備什麼樣的屬性,為何會具備……整體上而言,是有邏輯可言的!」

而這一刻,死靈之主卻是喃喃道:「這麼說,我若是覺得,我天地中該有生命之道,將我定義的生命,融入天地,那會誕生生命之道嗎?」

……

這一刻的武王,覺得自己也沒辦法理解了。

這些人,說的東西,他其實都能聽懂。

可是,聽懂沒用,他做不到。

「哎……真的和這些傢伙格格不入!」

武王一臉的無奈,我好歹31道了好不好,都快32道了!

好在,多少還是有一些收穫的。

他再看三人,三人還在繼續論道,甚至在嘗試對方的大道,此刻,蘇宇就在不斷嘗試着什麼,他正在綜合文王和死靈之主的大道,他在嘗試將一條火道,扭轉成水道!

文王和死靈之主,都在觀看。

蘇宇一邊嘗試,一邊道:「若是能成功,那就很可怕!大道之力可以轉換……水化為火,火化為水……這是一種顛覆!」

文王卻是道:「不算顛覆,任何東西,都有一個基礎。就看值得不值得!你要不斷分解,不斷拆解,最後耗費了巨大的精力,將火化為了水……未必划算!」

「當你分解到了極致,其實,最簡單的例子,點石也可成金!一種土屬性,朝金屬性的變化!不是障眼法,而是真的本質上的拆分扭轉……當你能點石成金,那就代表,你可以掌握轉換屬性之道了!」

死靈之主也是吸氣道:「按照你的說法,當我掌握了此道,生還是死,掌握在我手中?」

文王笑道:「大道本就掌握在自己手中,你說生死,那都是自己的想法!」

蘇宇沒管他的懸乎發言,他只知道,文王的求索道,其實具備一些朝強度的拆分之能,將大道不斷拆分轉換,改變根本粒子,最終,將屬性轉換,於是,誕生了其他的大道。

其他的,蘇宇都當他放屁。

論道就是如此,汲取對自己有用的訊息就行,沒用的,一概不用搭理。

此刻,蘇宇眼神雪亮,他開口道:「這也許是我今日的最大收穫,我若是能拆分、拆解到極致,進行根本上的屬性逆轉,那我的大道就會趨向平衡!」

他看向死靈之主:「天地失衡的事,前輩經歷過嗎?」

死靈之主猶豫了一下,點點頭。

蘇宇笑道:「若是能拆分到極致,前輩又何須在意什麼生死轉換呢?」

「不一樣的!」

死靈之主搖頭:「文王的道,我懂了,但是,他的道,沒感悟,只是單純的道則之力!他的天地大道,還是附加了他的感悟的……你嘗試的,只是簡單的力量轉變,這和大道感悟不同的!」

蘇宇在嘗試轉換力量而已,並非大道感悟。

死靈之主又道:「就如一條30道之力的大道,力量本質在那!我們去掌控,我們有足夠的感悟,我們可以成為30道修者!你讓一個合道去繼承……不說反噬而死的事,你覺得他,能掌握多少力量?一道之力?」

他看向蘇宇:「不要被這傢伙矇騙了,他的求索、求知,都是表層罷了!」

蘇宇瞭然,點頭:「對,我理解了!我可以平衡天地內失衡的力量,道則,但是我做不到,當力量堆砌之後,達到了30道,而這條大道的修者,就有30道之力……其實是不行的,對嗎?」

死靈之主點頭。

文王也笑道:「很簡單的話概述,感悟不及力量,力量掌控不了!你就算成功了,也只能做到大道平衡,做不到天地內強者實力平衡!」

蘇宇瞭然,點頭:「其實和修道還是一樣的,同樣一條大道,比如人族肉身道,肉身道強度在那,但是肉身道也有強弱之分,看你能掌握幾分……」

蘇宇笑道:「我懂這個道理,但是,我若是能拆解成功,那代表一點,我可以不讓力量失衡了!至於感悟……不看我,而是看那些掌道的道主!」

就沖這一點,今日,他收穫就極其巨大!

他還在嘗試!

只要成功了,蘇宇就可以將一些弱小的大道強大起來,起碼是力量層次跟上去了,不會導致大道失衡的厲害。

只要感悟再跟上,很快,所有大道都會平衡!

這就解決了蘇宇一個最大的難題,偏科嚴重!

見他不斷嘗試,不知疲倦。

此刻,死靈之主看向文王,文王也看向死靈之主,都微微點頭,心中嘆息一聲,蘇宇求知慾很強,探索欲也很強,但是,更強的還是堅持,韌性。

再多的失敗,他好像都可以忍受,樂在其中!

抓住一點,他就會不斷去攻堅!

直到這一點被他攻破!

成功,不是沒道理的。

只是,蘇宇又堅持,又有天賦,還有腦子……能有的,他都有了,何愁不成功。

「妹妹啊……你這半個傳人,超乎我想像!」

文王看着蘇宇,陷入了沉思中。

而三角形的另外一個點,死靈之主也默默看着蘇宇不斷嘗試,陷入了沉思中。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蘇宇眼神一喜,眼前的火焰,忽然顫動了起來,火焰化為了水柱!

蘇宇大喜過望!

而文王,也是笑容燦爛:「不錯,你已經掌握了一些轉換之能,後面更多的便是不斷嘗試,加速轉換速度,這樣的話,就可以進行力量層次的轉換……但是感悟層次的,連我也沒研究出來!」

「多謝!」

蘇宇拱手,笑容也是燦爛無比!

文王笑道:「不用,彼此交流罷了,你那編織大道的手段,其實對我而言,也是一種新感悟,我的天地大道,其實不算編織而成,都是依託在求索之道上……編織……也許也是一種提升手段!」

那邊,死靈之主再次看向蘇宇:「你的生死演化,給我看看……」

大爺的,你給我看點關鍵的啊!

我急死了!

論道了半天,雖說小有收穫,可是,關鍵點沒看到啊!

蘇宇笑了,笑容燦爛:「前輩想看?」

「當然!」

「合作!」

「……」

死靈之主臉色漆黑:「只論道!」

蘇宇惋惜道:「那算了,前輩演化天地,我看了,沒什麼我感興趣的,沒辦法,我覺得我不需要多論道了!」

論道,其實就是給人看一下自己的大道目錄。

大家覺得,有沒有感興趣的話題。

然後,才會深入研究。

蘇宇拋出了目錄,死靈之主對其中的生死轉換很有興趣,可惜……他拋出的目錄,蘇宇好像不感興趣,這就讓人頭疼了!

死靈之主氣的牙痒痒!

他忍不住有些惱怒道:「我開天,可不是那麼簡單!你要知道,最關鍵的核心點,其實在於本源收集,你會嗎?」

蘇宇搖頭!

我不會!

別說,這個還真的很有用,收集本源,其實是三身法的一種特殊運用,但是死靈之主的這種,好像沒有什麼副作用!

其實,蘇宇還是極其感興趣的,可惜……我不換!

死靈之主冷哼一聲:「你若是學會了,你可以嘗試收集你在萬界的所有本源,從而徹底脫離萬界,自成一天,否則,你也好,文王也好,都有本源散落在天地之間!這也是提升實力的好辦法……」

蘇宇聳肩:「那也是到萬界的事了!」

死靈之主咬牙切齒:「這可是我最拿手的看家本領!你學會了,你想復活誰都行,只要對方本源存在,你想復活誰就復活誰,這種手段,除了我,無人會,否則,死靈界域不可能就我能開闢……」

老子可是真拿出看家本領了!

換你一個生死轉換,你都不願意?

死靈之主氣的夠嗆!

比起自己的手段,他覺得,蘇宇的生死轉換,其實不值錢……可惜,他自己沒掌握,到了需要的時候,那就是價值千金了!

而蘇宇,對採集本源手段,卻是可有可無!

這一刻,死靈之主很是抑鬱!

我不想合作!

蘇宇見他如此,笑了起來,開口道:「那這樣吧……」

蘇宇考慮了一下,「四位大帝,融入我天地!另外,前輩幫我抓捕10位25道以上強者!如此一來,我可以教前輩……而前輩的本源採集法,太過珍貴,我不要!」

「你!」

死靈之主,氣的半死。

蘇宇平靜道:「還是前輩覺得,你的本源採集法,不如14位25道以上的修者?」

「廢話,當然是我的本源採集法更珍貴,可能一樣嗎?」

死靈之主惱火,「你就是想讓本座給你當打手,14位……我這不說,剩下的10位,都是禁地高層,打了小的來老的,現在說是25道以上……真做了,對付的就是32道的了!」

你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?

混賬東西!

蘇宇平靜道:「付出才有收穫,到了你我這個地步,修道修道,哪有不勞而獲的?前輩,若是這點都看不透……前輩在我心目中的地位,會下降的!」

誰要在你心目中有什麼地位!

死靈之主很無語!

蘇宇卻是嘆息一聲:「我心目中,無數年來,時光之主第一,死靈之主第二,銘刻在天地之間,非絕世妖孽不知,不配,不懂!我探索開天,前輩算是我引路人之一……前輩,此言可不是虛言!」

無言以對!

死靈之主看了他一眼,半晌無言。

蘇宇,可能真的沒說假話。

這傢伙開天,應該還是受了自己一些影響的,可你要坑我,我也要入坑?

此刻,不遠處,文王笑的燦爛。

有所求,必入坑!

PS:今天出一趟遠門,可能晚上才能到,大概就一更了,若是晚上時間夠,那就有第二更。大家明天再看吧!求點保底月票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都市青春 萬族之劫
上一章下一章

第888章 論道(求保底月票)

0%
目錄
共103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