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6章 地門內的反應(萬更求訂閱)

第926章 地門內的反應(萬更求訂閱)

人的名樹的影。

蘇宇雖然沒來過地門,可大名已經在地門中流傳,狠人,強者,殺星!

殺禁地之主!

萬界不懂,地門作為曾經和開天時代戰鬥過的時代,是知道禁地之主的,那是什麼人?

仙,開族之祖!

魔,開族之祖!

……

一群開闢時代,開闢界域,開闢種族的存在,強大無比。

數十萬年前,開天末期那一戰,地門損失慘重,無數混沌古族的強者戰死,對天門,地門還是有些忌憚的,而今,卻是傳盪著蘇宇殺戮無數,擊殺禁地之主!

這一刻,整個地門,都有些震蕩!

萬界蘇宇!

萬界人皇,大家是知道的,狠人,兩次強攻,打穿了地門,是個頂級存在,而今,他們再次知道了一人,萬界蘇宇!

……

與此同時。

無盡虛空中,一座虛空大陸佇立。

此刻,大陸上生存著很多人。

當聽到那巨大的喝聲,一群人,紛紛抬頭,紛紛面色一變。

「天古!」

此刻,神皇妃幾人迅速飛來,看向還在修鍊的天古,此刻的天古,身上氣息強大,一股濃郁的生命之力溢散。

自從仙皇被殺,元聖選擇了讓出大道,天古便繼續修鍊起了修鍊了十萬年的仙皇大道,隨著仙皇隕落,大道無人爭鋒,天古進步很快。

然而,此刻,天古還是臉色微微一白。

蘇宇!

他來了!

他朝地門方向看了一眼,身邊,一位位強者迅速匯聚而來。

神皇妃,聖侯,荒天尊,道天尊……

這些人,紛紛看向天古。

有些無奈和悲哀!

我們進入了地門,然而沒多久,蘇宇好像又要來了!

這可如何是好?

天古沉默一會,忽然道:「他就算來,首要任務也不是對付我們,你們聽到了,他殺了什麼禁地之主……禁地之主,是什麼層次的存在?」

說話間,天古看向踏空而來的一位強者,沉聲道:「敢問前輩,禁地之主是什麼層次的修者?」

來的人,魔氣滔天!

臉上帶著一些桀驁之色,聞言,冷冷道:「超乎你想象的存在,32道大道之力的修者,才算是真正的禁地之主,弱小的,也有30道之力!」

天古臉色一變!

進入地門后,他們多年積累解封,進步也算迅速,尤其是天古,進入地門后,仙皇隕落,刺激的他實力不斷攀升。

到了今日,他超過了先他一步晉級的神皇妃他們,而今,已經迅速踏入10道之力!

這是天才的領域!

他被困在合道多年,進入地門后,倒是有些如釋重負,加上仙皇隕落,進步之快,哪怕神皇妃他們,也是駭然。

在萬界,這就是二等了!

要知道,蘇宇這邊,手底下人不少,可靠自己進入二等的……也是鳳毛麟角,萬天聖這些人,也不過是二等,當然,距離一等不遠罷了。

10道之力,32道之力。

蘇宇還殺了禁地之主!

這一刻,天古嘆息一聲。

忽然有些無盡的頹然!

仙,要站著死。

仙皇隕落的那一日,他怕大家沒信心,告訴大家,仙,永不妥協!

永不臣服!

而今……擊殺禁地之主的蘇宇,可能要來了。

不是可能,對方一定要來!

32道之力,超等嗎?

天古隱約明白了,那麼說,上游那邊,恐怕已經被平定了。

不,仙皇死後,上游萬族可能就崩潰了。

而今,還有多少人活著?

神皇他們也許還沒死,但是,一定死了不少人了。。

天門,哪怕沒被平定,大概率也被攪亂了。

以蘇宇此刻的實力,他不會為了對付他們而來,那這麼多,對方的目標,就是那些頂級存在了!

他看向那位魔族強者,再次道:「冒昧問一句,炎火大人,而今是什麼實力?」

是的,眼前這魔族強者,是炎火魔皇的下屬。

跟隨獄王一起進入地門的一位魔族之皇!

魔族強者,從萬界死到天門,之前規則之主境更是只剩下摩天尊一人,而今,在這倒是多了一位魔族的頂級強者,上一任魔皇,炎火魔皇!

天古他們進入后,為了求存,便想辦法讓摩天尊,輾轉之下,聯繫到了魔族那位強者,只是為了避免被直接吞併,天古沒有選擇去那邊,而是帶著一群人,在這危險的區域駐紮。

那魔族強者,微微皺眉,呵斥道:「這也是你能問的?」

一聲呵斥,讓四周一些修者,都是有些憤怒。

炎火在這邊,還算有些勢力,背靠獄王,獄王也算是頂級存在之一,炎火混的還不錯。

結果,萬界這邊的修者來這,對方很狂妄!

當然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
在萬界,天古是仙族領袖,是萬族領袖,在這,他也只是個普通二等罷了,炎火那邊,二等境的,也不少見。

地門雖不如天門強大,超等沒有天門多,一等也少許多,可炎火這邊,一等的其實也有。

對天古這種不識抬舉的傢伙,這魔族修者,並無什麼客氣的意思。

這些魔族修者,有些是當年跟著炎火一起來的,有些是後期誕生的後裔,眼前這位,雖然也只是二等,初入的那種,可面對天古,依舊張揚!

在萬界,橫行多年的神皇妃他們,在這……地位不高。

神皇妃,也不過跨入三等罷了,5道修者。

其他幾位,如今進步都可以,但是,大多都是三四道之力,在外圍還能混一混,在這內圍,真不算什麼!

天古也不生氣,笑道:「那是我孟浪了!」

他看向對方,再次道:「那大人可知,炎火大人,還有獄大人他們,是否有應對蘇宇的方案?」

「那也不是你該操心的!」

這尊魔族強者說著,皺了皺眉:「剛剛這話,應該是混沌之主傳出來的……殺禁地之主,蘇宇……是你們之前說的,趕走你們的蘇宇?」

「是他!」

「混沌之主欺騙誰呢?」

那魔族強者忽然冷笑一聲:「又想出幺蛾子是嗎?天古,你之前說,對方連8道都不是,這一眨眼,對方殺禁地之主了?可笑!」

天古沒說話。

可笑嗎?

不可笑!

是的,的確無法想象,因為在這,過去了半年多而已,你說半年前的8道,和現在殺32道的蘇宇是一人,正常人都會覺得可笑。

天門大概也這麼覺得,地門這邊,若是知道之前蘇宇的情況,大概也會這麼覺得……

可是,天古這邊,從天古,到那些普通修者,卻是無人質疑什麼。

換成別人,不可能。

既然是蘇宇,那就是百分百!

此刻,天古迅速判斷著。

獄王這邊,恐怕不安全了!

這一刻,越是強者聚集的地方,越是不安全!

尤其是獄王……很危險!

因為獄王留在外面的那一脈,當初把蘇宇得罪狠了,獄王雖然是人皇他們的結拜姐妹,可是,蘇宇又不認識!

他蘇宇,又不是沒殺過上古人族!

雲水侯、暗影侯這些人,照樣被蘇宇殺了,獄王……在蘇宇眼中,不比他們高貴。

一個個念頭升起,天古看向眼前這魔族強者,笑了笑道:「大人,蘇宇若是來了,此地恐怕不太安全了……這附近,一點防護都沒,我們遷移的稍微遠一些,你看可否?」

那魔族強者,冷漠道:「自然不可以!沒有魔皇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離開!」

天古嘆息一聲,我就知道。

炎火,還是不放他們走。

投奔炎火,有利有弊,利在於可以暫時站穩腳跟,紮根下來。

弊在於,炎火有一些自己的打算。

天古他們是弱,這一點,毋庸置疑,和三門強者比,差距太大。

可天古這邊,多的是萬界修者。

萬界修者,其實是香餑餑!

殺萬界修者,回歸萬界!

地門強者,殺了萬界修者,強大本源,替換陽氣,這也是地門需要做的。

當然,炎火現在沒動手。

炎火有自己的嫡系,屬下,甚至是一些交好的強者,而天古他們,其實是炎火視為私人物品的交易品,炎火自己不需要,但是,最近天古能感受到,隱約有一些強者來窺探……好像看物品一樣,暗中窺探他們。

他猜測,自己這群人,可能被對方當成交易物品,和一些地門內的強者交易了!

但是,他們在等!

等自己這邊,更強大一些。

尤其是自己,可能被賣了個好價。

果然,自己提出要走,對方不願放人。

之前,天古也是無路可走,才選擇在這暫時棲居一段時日,可沒想到,蘇宇來的這麼快。

炎火和獄王所在的區域,一定是蘇宇盯著的目標。

自己就處於他們外圍……去那邊,必然經過自己這邊,自己在這等著,那真是找死了!

原本好像再蟄伏一段時日,可現在看來……可能不行了!

天古眼神閃爍了一下,嘆息一聲:「那算了!」

說著,他看向神皇妃幾人,又看了看那魔族強者,遲疑了一下,還是道:「大人,既然無法遷移……你看,能否讓炎火大人,派一位一等強者,在這巡查一二……」

「呵!」

天古一臉無奈:「大人……我……我從萬界來的匆忙,寶物帶的不多,但是,當年仙皇留下了一塊仙皇碑,對生命大道也有一些闡述,不知大人是否有興趣?」

那魔族強者眼神微動,看向天古。

天古面帶笑容:「大人,您看……這樣能否稍作一些安排,只是更改一下一些強者的巡查路線,多來我這邊巡查幾次罷了……」

「這個嘛……」

那強者故作矜持,其實還是心動了,這天古畢竟是仙族後來的皇,底蘊還是有的。

而此刻,天古手中呈現出一塊石碑,笑容燦爛,朝他走去。

雙手持碑,很是恭敬。

而不遠處,魔族這邊,其實有人在,摩天尊就在這,他默默看著,看著天古,幾次想開口,最終,還是沉默了下來。

就在此刻,天古走到了那人身邊,雙手獻上仙皇碑。

這的確是仙皇留下的石碑,還是很強大的。

那魔族強者,伸手就要去拿。

就在此刻,天古陡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,一碑朝他砸去!

附近,神皇妃幾人,幾乎都沒任何猶豫,在這一刻,紛紛全力出手!

轟!

在那魔族強者駭然的眼神下,石碑砸下,轟隆一聲,將他肉身砸的破碎,其他人出手,直接擊打大道,轟隆隆!

大道有些崩斷!

天古手中石碑,迅速化為一個囚籠,將對方大道瞬間鎮壓,意志海也鎮壓進入石碑。

一群人,悶不吭聲。

又快又狠!

這位剛跨入二等不久,但也具備9道之力的魔族強者,輕鬆被他們擊潰,瞬間拿下!

四周,一道道遮掩大陣此刻才破碎。

天古一臉平靜,手中石碑掙扎,他也沒管,看向摩天尊,輕聲道:「你是留下,還是跟我們走?」

摩天尊面露複雜之色,這時候,身邊,一位紫發青年低沉道:「跟著你們一起走!炎火魔皇……來了地門后,已經不再是魔族的皇了!他的想法,我們無法猜透,但是,這些時日,他並未給魔族任何優待……」

說著,看向摩天尊:「時代變了!他離開萬界太久了,他的想法也變了,不再是魔族的皇了!摩天大人,我們……和他,不是一夥的了!何況,他們小覷蘇宇,遲早要出事,唯有離開,自救!」

摩天尊一聲嘆息,點頭:「天古兄,魔族之事……以後你和摩多那商量吧!」

天古看了他一眼,再看看摩多那,笑了:「摩天做的最正確的,大概就是這個決定了!魔族再這麼下去……遲早要滅亡!魔皇死了,而今的炎火……無法猜透他的想法!但是,他可能和獄王一樣,有了一些其他想法……」

他看向深處:「若是不把蘇宇到來的消息當一回事,這些人……包括獄王,都會吃虧,吃大虧!」

「吾等人微言輕,說了,也沒人會在意!」

「但是,混沌之主既然能傳音地門,代表他是重視的!我不知是不是人門和他有一些聯繫,但是,他必然是極其重視此事,才會做出此舉,反而讓一些人覺得,他不安好心,那些人何其愚蠢!」

此刻,天古倒是覺得,混沌之主的選擇,是極其明智的!

必須要公開這一切!

否則,蘇宇真要偷摸著來了,大家不當回事,遲早都會後悔。

「這邊待不下去了!」

「我們這些人,都是香餑餑,地門內的古獸,都想吞了我們!」

「周那邊,他畢竟是人族,和我們無法共存!混沌之主那邊……應該也是蘇宇他們到來必去的目標……」

天古考慮了一下,開口道:「躲是躲不開的!」

天古考慮一番道:「我想帶著大家去投奔混沌之主!」

此話一出,神皇妃臉色微變道:「你說了,蘇宇會去那邊的,還有,我們實力太弱,還帶著大量的族人,天古,稍有不慎,就是種族覆滅!」

「我知道!」

天古深吸一口氣:「可我們,沒的選擇!混沌之主就算被攻擊,也可能是最後一方,他實力最強,蘇宇他們要動手,第一時間未必會去那邊……」

「而且,我們也並非沒有任何籌碼!」

「籌碼?」

大家看著他,我們還有什麼?

我們除了這些族人,什麼都沒了!

天古沉聲道:「還有的!我們有萬界的一些強者還沒死,神皇就沒死!我們對蘇宇極其了解,比任何人都了解,比人門更了解,這也是籌碼!」

「混沌之主如此重視,代表他不蠢,起碼,他能聽得進去一些人的意見!」

「我先去探探風聲……」

神皇妃皺眉:「我去!」

她看向天古:「你不能去,你先去……一旦他殺了你……」

「不會!」

天古笑道:「弱有弱的好處,我若是20多道的修者,那他可能真的會殺我,可我,只是一位10道修者,對他而言,只是杯水車薪,殺了我,都沒什麼好處!蘇宇來了想對付他,他不想對付蘇宇嗎?」

身旁,龍天尊沉聲道:「對付蘇宇……天古,他們真的可以做到嗎?」

不是高估蘇宇,而是……萬族這邊,真的被蘇宇打怕了!

天古點頭:「你的顧慮是對的,所以……我們要做的,並非一直留在那邊!而是從混沌之主那邊,獲得我們需要的一些好處,提升實力,很快離開!甚至只是一場交易,我們出售蘇宇的一些情報,換來一些資源……」

天古又道:「一直躲下去,遲早也是死!唯有一搏!」

他又看向人群中的摩多那:「你若是願意冒險……可以去找蘇宇,出售一些我們了解的情報,換來一些資源,蘇宇未必會出手……當然,也有可能隨手殺了你!」

摩多那微微凝眉:「他隨便抓個人,也許了解的都比我們的多,有用嗎?」

不是怕,而是覺得,未必能換來什麼。

天古笑了笑:「未必需要給他提供什麼,但是,讓他知道……我們怕了他,我們不敢和他作對,我們……願意給他提供我們知曉的一切!如此一來,真遇到了,也許也有活命的機會……哪怕我們難活,他也未必會屠殺族群!」

幾人對視一眼,紛紛點頭。

天古深吸一口氣:「那就各自行動吧,將族人全部收起,趁著炎火那邊還沒發現,迅速撤離!」

一群人,也是果決之輩。

如今,也習慣了顛沛流離。

很快,收起了大陸上活動的族人,這些各族修士,也都很平靜,有序開始進入空間兵器中避難。

而今,萬界無法回去,地門危險無比,能出來透口氣,已經是一種享受,無法奢求太多。

蘇宇又將進入,他們可是知道,那傢伙到底多可怕!

避開他!

一群人,迅速撤離,很有序,自從進入地門后,這樣的日子,他們經歷了不止一次,族人也有一些人隕落了,有時候,遇到危險,都來不及反應就隕落了。

……

天古這些萬族修者,也許是反應最快的。

當聽到蘇宇可能進來的消息,第一時間就直接選擇擊殺魔族的看守強者,迅速離去,比起炎火的憤怒,蘇宇才是恐怖的存在,炎火算什麼?

別看炎火不弱,天古只是一位10道修者,天古也沒太把他當回事。

有時候,實力強歸強,不代表你能活的長!

炎火他們若是還是如此大意……用不了多久,天古覺得,可能就會聽到他們隕落的消息。

至於去說服他們……不可能的。

混沌之主的話,都未必有幾人在意,何況他們這些人,人微言輕,算的了什麼?

……

此刻的蘇宇,自然不知道這一切。

他很鬱悶!

他喜歡悄悄進村,喜歡當個老陰貨,背後陰人。

他不太喜歡這種正面硬剛的戰鬥!

因為,他們還沒到橫掃的地步,除非真的可以橫掃一切,否則,蘇宇更願意當一個幕後工作者,當幕後黑手!

可剛進入,他的名字就傳開了!

此刻,人皇也是無奈:「好傢夥,我連個名字都不配有了嗎?」

「……」

蘇宇無語了,看向人皇,這位,什麼時候也喜歡來這套了?

人皇說著,又笑道:「算了,善戰者無赫赫之功,既然你風頭正盛,那就更盛一點好了!」

他沒多說,很快看向犼,笑道:「一月他們還好吧?」

犼低沉道:「死了幾位,剩下的還好……陛下,去找他們嗎?」

「按照我當年的一些安排,他們都會混入不同的勢力……」

人皇說著,笑道:「不急,你先把你了解的情況說一下,我們邊走邊說,此地不太平了,很快會有人來探查,文老二在,應該問題不大,地門想傳遞消息,也不會此刻就暴露!」

說著,一行幾人,迅速消失在原地。

沒多久,就有強者前來探查,觀察地門,地門一如既往的安靜,但是也沒幾人敢靠近,因為之前人皇兩次出手,也嚇到了他們。

這些人,也擔心蘇宇他們真進入,順手就把他們給殺了。

有古獸,也有一些人形生物。

有些,來自人祖麾下,有些,是人門的探子,還有一些,來自獄王一系。

……

此刻,蘇宇他們已經離去。

犼化身斯文中年,迅速彙報道:「陛下,地門這邊,大大小小的勢力很多!但是,主要是五方為主!人祖所在的碧華山,獄王所在的無間地獄,混沌之主所在的不老山,還有另外兩處較為神秘的禁忌之地,據說,也是頂級強者坐鎮,但是從未見過……不過,有消息顯示,那邊是真的存在頂級強者的!」

人皇微微點頭。

蘇宇見他提起這些勢力,如數家珍,笑了笑道:「人祖和獄這邊,沒被人針對?」

「沒有!」

犼搖頭:「因為他們很強!」

這和天門不一樣!

因為天門也很強大,哪怕死靈之主這個層次的進入,也被針對的厲害,倒是在這,混沌之主不出手,另外兩方神秘的勢力,就算有超等在,恐怕也沒興趣出手。

真出手,也未必能打下!

蘇宇想了想道:「人祖和獄進入地門,目的何在?除了避難,難道沒有別的目的了?」

避難,也許是一點。

比如人祖,可能是為了避免人門找他麻煩,可獄呢?

進來這麼多年了,這些人真要想出去……也未必不是沒機會的!

可他們,一直都守在地門中。

包括之前,一些規則之主出去,也都是弱者,真正的強者,倒是沒看到。

之前,獄的一個弟子,倒是出去了。

獄青!

不算強大,現在來看,也就四道之力的樣子,據說是獄的九弟子,當然,當時地門的情況,也不足以讓更強的存在出去。

地門裂縫不大!

而威脅地門開門的事……這事也就蘇宇他們乾的出來!

蘇宇他們進來,就沒考慮過要輕易出去。

此刻的地門裂縫,是不足以支撐他們出去的,但是……蘇宇相信,真在裡面打的天翻地覆,殺人無數,也許地門自己會強行開啟地門,送他們出去!

所以,三人壓根沒為出去的事擔心過。

輸了,出不去。

贏了,自然有無數辦法出去!

人皇笑道:「地門好處當然是有的,殺地門強者,補充本源!本源強大,一旦出去后,吸收萬界之力,也能迅速強大自己!」

說著,繼續道:「另外,地門封禁的是混沌時代,在地門中,其實還有一個寶地,混沌河!」

蘇宇意外,看向他道:「什麼混沌河?」

「就是一些混沌本源力量!」

人皇解釋道:「我之前恢復的挺快,你看,我都到31道了,其實就是靠的混沌本源!這東西,對療傷有好處,都是一些精純的混沌本源,開天之前的本源存在,對療傷、感悟大道之力都有好處!」

蘇宇挑眉:「你拿到了這個?」

他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再看看犼,笑道:「犼前輩,這話好拿嗎?」

犼連忙道:「很難的!那混沌河,在幾大勢力的包圍中,一般情況下,也就幾大勢力有機會拿一些……」

蘇宇看向人皇,人皇笑了笑:「看什麼?」

我安排一些人,混入高層很難嗎?

蘇宇想了想,沒再說什麼。

此刻,蘇宇考慮一番道:「人皇覺得,我們第一站去哪?」

人皇笑道:「要不先找那兩個神秘的超等?先把神秘的存在幹掉,然後再說其他!幹掉了這兩位,剩下的……三方未必能形成聯盟!」

「獄還會聽你的嗎?」

蘇宇看向人皇:「你畢竟是她結拜大哥,人皇覺得,她可能會聽你的嗎?」

人皇陷入了沉思,許久才道:「不知道,可能不會吧!我不知道她現在的心思,若是在當年,我也許還能判斷一二,可你說了,她在外留下的那些傢伙,折騰的人族不寧!她也許知道這一切……但是她沒管,沒阻攔……我不知道哦她現在如何去想!地門有裂縫存在,強者無法初入,但是靠近還是可以的,她應該可以獲得一些萬界的消息,但是她並未阻攔……」

說到這,嘆息一聲。

文鈺倒是有些明白獄的目標,不以為然道:「她能想什麼?她就算知道,她也不會阻攔的!」

見蘇宇看來,文鈺解釋道:「獄,是個很冷血的傢伙!也推崇極端弱肉強食理論!在她看來,一些弱者,不配生存,被拋棄,不管是不是人族,其實都無所謂的!所以哪怕知道她的人,在外折騰,她也不會管的!」

蘇宇瞭然,很快笑道:「不管那些!不奢求合作,也不希望合作!人皇陛下,我醜話說在前頭……我殺她,你可不許阻攔我!這些話,先說著!」

人皇微微凝眉,點點頭,沒說什麼。

蘇宇又道:「我不是非要殺她不可,給你們難堪,而是……我得給一些人一點交代!」

蘇宇平靜道:「我其實和獄沒太大仇恨,但是,她殺了二月,三月、四月……這些人,都在為我效力!二月是三月的父親,就沖這一點……我和她幾乎不存在合作的可能性!也許你們覺得,三月他們的價值,遠遠低於獄,但是在我眼中,支持我的,才是我的人!不支持我的……那就是敵人!而在這個前提下,獄,便是我的仇人!」

「能殺獄的話,我不會客氣!」

他得提前說明白了!

人皇對獄,還是有些含糊的,文王這些人,都是果決之輩,蘇宇能感受到他們的果決,超強的決斷力!

比如,之前在天門中,大家隔空配合,那是一流的水準!

可涉及到了獄王,就變了。

蘇宇能理解,幾萬年的結拜兄妹,感情在這,人皇他們有私心,他們終究還是人,人,必有七情六慾,所以當年人皇和文王,其實都偏袒了獄!

人皇很少會猶豫遲疑什麼,此刻,再次一聲嘆息,沒有說話。

文鈺倒是有些沒心沒肺的感覺,隨意道:「殺就殺好了,她污我名聲的事,我都懶得說什麼!當年若不是哥哥攔著我,我非要找她算賬不可!」

獄王冒充時光師,可是殺了不少人,甚至包括一些盟族!

文鈺後來都不敢用時光師的身份露面,一旦露面,就是麻煩。

連文王,都不敢說自己妹妹是時光師,也是麻煩。

一旁的犼,默默聽著,也不發言。

當著人皇的面,說要殺他三妹,這位人族新出的至強者,在三人中,地位不低,犼能感受出來,可怕的存在,難怪萬族被擊潰,此人下手恐怕也不會留情。

獄王……犼畢竟是武王的坐騎,其實也知道一些事,比如,有一次獄王就盯上了他,還是武王驚退了對方,否則,自己可能也死了。

蘇宇跟著犼繼續前行,走著,問道:「一月知道二月是被獄殺的嗎?」

人皇沉默一會,點頭:「知道!」

蘇宇挑眉,意外無比:「知道了,你還敢用他?你可是包庇了獄!」

一月能甘心?

蘇宇現在都在考慮,一月會不會叛變了人皇?

二月是一月的後裔,後裔被殺了,兇手卻是被他效力的人皇包庇了,能甘心嗎?

這事,蘇宇都覺得不太好處理。

三月他們,可是為蘇宇效力的,一月要是背叛了……那怎麼辦?

我動手殺了一月?

這消息被三月他們知道了……哪怕知道一月背叛了,也是個麻煩的結果。

蘇宇不太想和支持自己的那些強者翻臉,食鐵族很早之前就支持他。

人皇吐了口氣,忽然道:「沒事的,一月這邊,早些年我就做過一些彌補,食鐵族能蔓延到現在,其實也和這些有關,當年獄殺了二月之後,我分割了一部分人族氣運進入食鐵族,食鐵族和人族共存亡!」

人皇低沉道:「我也曾答應過一月,若是他能自己報仇,或者找人殺了獄……我都不阻攔!」

蘇宇挑眉:「這不是望梅止渴嗎?一月能殺,早就殺了!」

空口承諾,沒啥用的承諾!

就跟蘇宇和武皇說的,你有本事去殺了武王,我幫你攔下其他人一個道理,因為幾乎不可能!

人皇這次苦笑了:「我當時,只能做到這一步了!你要我當時去殺了獄……你覺得,我能做到嗎?數萬年的感情……」

蘇宇聳肩:「也是!不過這事,你乾的不算漂亮。」

「是,所以,我只是人皇!」

人皇嘆息:「我若是真正做到大公無私,天下一體,我就不是人皇了,而是萬族之皇了!我若是真能對待萬族和對待人族一樣,萬族也未必會反我!所以,上古覆滅,和我有關,蘇宇……你也不用太高估我,我並非聖人!」

蘇宇聽到這,沒再說什麼了。

人皇其實都知道,都明白!

但是,他是人皇!

這和百戰當年的一些策略相當,當然,人皇比起百戰,稍微好一些,除了獄王對盟族出手,他沒殺獄王,平時對盟族還是很照顧的。

人皇也非聖人,他的責任……其實還是只在於人族!

蘇宇也不是聖人,他的責任,只是在於支持他的人,認可他的人。

這個時代,真正的聖人,根本不存在。

這一刻,時光師也觀察著兩人,見兩人沒起什麼衝突,這才道:「想那麼多幹嘛?才進來呢!咱們要不找幾頭混沌古獸殺了,吃一頓,吃飽了再幹活?」

她摻和了一手,活躍了一下氣氛。

她覺得,沒必要為了獄王起什麼衝突,而今的人族,蘇宇和人皇都是頂樑柱,為了一個獄,壓根沒必要去傷了之前的默契。

人皇點點頭,笑了笑:「文鈺說的對,要不先抓幾頭古獸殺了,吃一頓再說?」

換成平日,他懶得搭理文鈺這個建議。

此刻,倒是支持了一下。

蘇宇也笑道:「行!」

這事,算是揭過去了,反正人皇說了,蘇宇殺人,他也不會阻攔,那就足夠了。

至於人皇會不會出手……這個蘇宇不去管!

強行讓人皇去殺他結拜了幾萬年的妹妹,的確為難。

而一旁的犼,剛剛大氣不敢喘,此刻,也鬆了口氣,急忙道:「鈺大人,我知道哪裡有好吃的古獸,我來帶路!」

這幾位,可別進來就起了衝突,還好,沒發生這情況,都快嚇死他了!

蘇宇笑了笑,看出了他的緊張,倒是沒必要,蘇宇和人皇又沒根本上的衝突,也不會為了獄王的事翻臉,撐死了不和獄那邊接觸罷了。

幾人第一時間,沒去找什麼強者,而是在犼的帶領下,決定先去飽餐一頓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6章 地門內的反應(萬更求訂閱)

95.38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