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7章 拉人頭(求訂閱)

第927章 拉人頭(求訂閱)

地門中。

一處殘破的小陸地懸浮。

此刻,三人和犼都在看著篝火燃燒,聞著香味,都有些滿足。

真香!

時光師一邊烤肉,一邊誇讚道:「犼,你這選的不錯,這種獸類,我還沒吃過呢!」

犼笑了笑,心滿意足。

好吃就行!

就怕你要吃我……那多可怕啊!

幾人分食,蘇宇邊吃邊道:「現在門內盯著我們,一旦出手,恐怕很快會被發現!這次進門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給人皇療傷,萬道石按照人皇給的消息,是在混沌之主那邊。」

可混沌之主最強,對付他,可能還不夠實力。

蘇宇35道,文鈺34道,聯手的話,應該還是可以和混沌之主打的,哪怕對方是36道,也是可以的。

之前仙和神兩位34道,對上了穹,也只是稍落下風罷了。

可是想殺人,那就不好殺了。

所以,蘇宇還是希望人皇先恢復,再去打混沌之主,這樣,倒是衝突矛盾了。

人皇笑道:「真殺了一位超等,這地方的超等古獸,都是混沌大道,混沌本源,殺了,應該也能讓我恢復一些,恢復到32道我覺得還是有希望的……所以還是按照你的意思,先對付那兩位未知的傢伙!」

「關鍵是,實力不好判斷!」

未知,往往還是有風險的。

時光師也在吃著,聞言開口道:「試試好了!真要很強,那就放棄!打游擊戰就是!這裡不比天門,超等數量較少,想圍殺我們三人,也沒那麼簡單!」

蘇宇微微點頭,看向犼:「犼前輩知道那兩位的領地具體所在位置嗎?」

「知道一個大概範圍。」

犼急忙道:「不過那邊我去的少,要不找一月問問?」

蘇宇看向人皇,人皇點點頭:「等到了那邊,我再聯繫看看。」

蘇宇沒再說話,開吃。

別說,真的挺好吃,在遇到文鈺之前,蘇宇很少會吃什麼東西了,因為沒必要,也浪費時間,不過現在也不趕時間,容易忙中出錯。

「那就先讓人皇恢復到超等,之後有了保命的本錢,再去找混沌之主……」

文鈺問道:「不先找人祖?」

蘇宇笑了。

人皇也笑道:「人祖這邊不急,免得談崩了!先威懾一下四方,讓人祖知道,我們不好惹,實力強大,也算是一種震懾!他在這個期間,不會貿然和我們翻臉,現在去找他,反而容易翻臉。」

文鈺考慮了一下,點點頭,也許吧。

她其實還想說,那也可以先找獄,對方實力,應該是幾人中最弱的。

蘇宇好像知道她要說這個,笑道:「不要急著找獄,我們不去找她,她還無法確定我們的目的,是不是針對她?我們去找她了,反而麻煩,她可能會以為我們去殺她……」

其實還是在於人皇這邊,蘇宇沒說了罷了。

不急著找獄!

文鈺也不再說,過了一會,一頭巨獸被幾人吃光。。

吃飽喝足,蘇宇幾人起身,迅速朝一個方向飛去,地門中有兩處神秘禁地,犼知道大體上的情況,卻是從未去過,蘇宇他們也不方便大範圍搜索,還得再探查一下才行。

……

同一時間。

上界。

地門佇立,門外,文王、武王、死靈之主三大頂級存在坐鎮,和地門對峙,以防地門作出什麼舉動。

而就在此刻,死靈之主陡然抬頭看天。

其他人也是紛紛抬頭。

虛空震蕩,長河動蕩!

原本如同銀河一般,貫穿萬界的時光長河,忽然有些昏暗下來。

這條長河,原本一般人是看不到的,除了頂級強者,只有那些開了天門的修者才能看到。

而這一刻,長河動蕩,好像有一股黑暗死亡的氣息瀰漫而來。

地門也陡然驚醒,看向上空,意志開始波動:「滅世徵兆!時光長河,開始湧現滅亡氣息了!上個紀元就是如此,很快……會出現噬蝗了!」

死靈之主冷冷看著上空,強悍的意志力,席捲天地!

那股強大的意志力,直接吞噬長河中的黑暗氣息。

地門平靜道:「沒用的!而且這種氣息,不要貿然吞噬,吞噬了,會倒霉的!」

死靈之主知道!

在門內,噬蝗被殺后,大量的破滅之力湧現,吞噬這股氣息的人,往往都會極其倒霉,甚至是隕落。

可到了死靈之主這個地步,對這些,沒那麼在意。

他意志力席捲!

然而,那股氣息還是在蔓延。

文王也抬頭看天,看了一會,輕聲道:「好像是從下游蔓延而來,人門……滅世之源嗎?」

他笑了笑:「恰好在這個時候……」

說著,感慨一聲:「這麼說,萬界氣運,真的大多集中於蘇宇那邊了,蘇宇一直坐鎮萬界,那滅世是否會開始呢?」

蘇宇離開不久,就出現了這情況。

這一次離開和上次離開,有什麼不同?

最大的不同,在於他帶走了自己萬界天地,收走了代表氣運的人主印和監天侯,此刻,蘇宇進入了地門內。

文王迅速判斷了一下,是否因為這一點,才會導致長河中出現黑暗毀滅的氣息?

他看向天空,輕聲道:「所以,蘇宇現在極其重要,對嗎?萬界氣運集於一身,殺了蘇宇,也許滅亡萬界會更簡單一些!」

蘇宇其實還分出了一半氣運。

這一刻,文王在思考,蘇宇若是沒分出一半氣運,那會是什麼結果?

蘇宇一走,馬上滅世之危到來?

三門瞬間降臨?

此刻,文王都有些后怕,會是這樣嗎?

這一點,其實大家之前都沒考慮過,因為誰也沒經歷過這樣的場面,沒經歷過滅世之危。

死靈之主,其實經歷過一些,卻也不知道會是這樣的場面。

聽到文王的話,冷冷道:「這麼說,氣運聚集於蘇宇,也許還真是有人做了手腳?或者說,不單單是針對蘇宇,而是將氣運聚集於一人,這樣的話,一人出事,可能會導致萬界都遭受滅頂之災?」

若是蘇宇沒分出氣運之力呢?

那現在,還只是黑暗氣息瀰漫嗎?

誰也不敢肯定!

文王看向地門,此刻,地門微微有些波動,感受到文王的目光,地門平靜道:「沒有做什麼,只是……隨著黑暗降臨,我的封印有些鬆動了,也許……很快我就可以徹底解封了!」

文王看著他,微微凝眉道:「這些黑暗氣息,來自人門?」

「應該是吧!」

地門淡淡道:「具體是不是我不清楚,但是的確來自下游!這只是開始,接下來,黑暗氣息會越來越濃郁,直到出現噬蝗,那時候,滅世開始!三門降臨!結果也只有兩種,第一,此代滅亡,或徹底滅亡,或被第四門封印!第二,開天時代或者混沌時代,又或者人門內的那個時代回歸……取而代之,抵禦黑暗,再續上個時代!」

說罷,又道:「這一切,主要針對那些強大的修者,普通人受到影響不大……但是,規則之主境以上,無一可逃!到最後,會蔓延到普通修者,就看蔓延到什麼層次,開天時代,一直蔓延到日月終止……也就是說,開天時期,日月境以上的,其實一個沒逃掉!」

文王去過天門,知道情況,此刻,輕聲道:「覆巢之下無完卵!真要大亂降臨,普通人,遭受波及,能有幾人可活?」

活下一部分普通人,蔓延下一個時代,還是有可能的。

可大部分人都要死!

若干年後,就如開天時代一般,成為後人眼中的神話和傳說了,這個時代,即將覆滅。

文王嘆息一聲:「時代滅亡的基礎是什麼?開天時代,也是在巔峰時刻滅亡,大道不夠用了,規則之力不夠用了,現在的萬界還沒到這個地步吧?」

若是按照和開天時代的對比,萬界時代,還沒到滅亡的地步吧?

而此刻,死靈之主卻是冷笑一聲:「三門施加的壓力罷了!若是出現第四門,那第五個時代會更短暫!越往後,時代越短暫!我是說,前提是所有時代都是被封印,而非徹底滅亡!」

此話一出,文王懂了,笑了起來:「明白了!因為三門的存在,畢竟是沒滅亡的時代,還在和萬界關聯,帶來了死亡氣息,三門也算是壓在我們身上的吸血鬼,在汲取萬界的壽元!」

死靈之主的一番話,讓他瞬間明悟一切。

「所以,若是我們成為第四門,那就會和三門一樣,一起壓在第五個時代身上,對方也許會很快滅亡!若是有幸成為第五門,那接下來的第六時代會更加脆弱……」

如此下去,可能再後面的時代,時間更短暫,有可能文明剛起,門戶全部洞開……瞬間完蛋!

地門此刻也意志波動道:「不錯,這就是未來!所以,最好的結果,並非是誕生新時代,新時代持續不了太久,老的時代回歸……才能維持更久!而且,更好的結果是,門戶滅亡!」

地門這一次也不遮掩什麼,直接道:「打破門戶,滅絕門戶后的一切,再回歸時代,那樣,就可以重頭開始!繼續這個時代!」

文王微微點頭,笑了笑,「那地門前輩,也想重新開啟混沌時代嗎?」

「為什麼不?」

地門平靜無波:「若不是時光之主,那到現在,也沒萬界,我想,混沌會一直持續,混沌,不好嗎?世界的本質就是混沌,只是回歸本質罷了!」

文王笑了:「錯了,世界的本質是文明,是發展!茹毛飲血的時代,早已經過去了!向前走,這才是大勢!地門前輩,過去……也只是過去!」

「不,混沌存在於現在!」

地門淡淡道:「你看這萬界四周,難道不是混沌?為何天門在過去,人門在未來?因為,現在屬於混沌!混沌,也是無法避免的存在!除非,你們真的將天地開闢到了混沌的盡頭,覆蓋了混沌,否則,混沌不滅!」

這一刻,幾位強者看似在聊天,卻也是在論道。

死靈之主幽冷道:「混沌不滅?殺光了混沌中的存在,殺了你,混沌自然滅了!何須天地覆蓋?等到混沌不再神秘,任何人都可以探索,那混沌自然就滅亡了!」

地門波動,傳出笑聲:「萬界現在看來,感覺還算強大,可是……你們不會真覺得,萬界可以橫掃三門吧?作為發展時間最短的一個時代,而今,只是因為時代的因素,讓你們佔據了一些上風罷了。」

「你是覺得,你復甦了一些,所以,有了底氣嗎?」

死靈之主看著他,幽冷道:「黑暗的氣息,好像刺激的你復甦了一些,你是不是覺得,你現在可以有底氣和我們戰鬥了?」

地門不語。

這也是事實!

當黑暗氣息降臨,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復甦,哪怕沒有全部,但是現在爆發,他未必不可一戰!

而文王和武王幾人,此刻也是略顯沉重。

看來,三門真的要徹底降臨了,地門和之前比較起來,底氣足了一些。

蘇宇這邊……不知是否會遇到一些麻煩。

而就在此刻,文王忽然皺眉道:「我們和蘇宇都不知道,他離開,會導致滅世氣息迅速降臨,如今蘇宇雖然離開,但是,和萬界還有關聯……那蘇宇隕落,是否會有更嚴重的結果發生?」

死靈之主也是臉色微變。

他迅速看向地門,地門卻是平靜:「我說了,不要進去,不要進去!更不要帶著他的天地進去!蘇宇,是這個時代末迅速崛起的存在,之前大家不懂,現在,我也好,天門也好,地門也好,都應該知曉,蘇宇可能是第四門!蘇宇一死,你們這個時代,註定會徹底滅亡,沒人可以再封印時代!」

「封印是一種折磨,但是,也是一種保命的手段!」

地門幽幽笑道:「所以,蘇宇死了,你們這個時代,沒有任何退路了!」

文王臉色微變,第四門,這個消息,其實蘇宇只告訴了他們,但是現在,顯然,三門也推測出了這些,因為不難推測。

而三門為了斷絕後路,斷絕萬界時代的一切後路……他們可能會針對蘇宇!

文王臉色變幻,武王此刻也想到了什麼,低沉道:「老二,我進去!」

蘇宇他們,可能會遭遇比之前更猛烈的危機!

因為滅世氣息的降臨,這代表一點,人門那邊,可能和地門、天門達成了一些默契!

滅殺蘇宇!

那地門中的人門使者,是否會真的有大聖降臨?

可能……會真的出現大聖降臨!

……

就在這一刻。

碧華山。

人祖領地。

周稷忽然睜眼,看向前方的一位老者,那老者正在給一棵碧綠的竹子澆水,此刻,倒是有些鄉下老農的感覺,感受到周稷清醒,頭也不回道:「有事?」

周稷眼神閃爍:「有事!人門內,有些變故,人門感受到了蘇宇帶來的一些不好的影響,決定讓一些大聖降臨地門,協助地門強者,斬殺蘇宇他們!」

老人頭也不回道:「這不是你一直建議的嗎?」

周稷笑了笑:「我是這麼建議,但是我沒想到,人門這邊會真的答應了,而且,現在已經開始正式進入流程,八方大聖很快會協商,看地門允許降臨幾位……」

老人思索一番:「地門也怕你們內外夾攻,真要對付蘇宇這群人,也不會允許人門降臨太多強者,三位大聖,便是極致了!」

「那也不是蘇宇他們可以承受的了!」

周稷笑道:「要知道,人門的大聖,可都是真正的36道以上修者!老祖宗覺得,蘇宇他們是否死定了?」

起碼有三位大聖可能會在近期降臨,只為了斬殺蘇宇!

人門這一次,比對上一次滅亡開天時代,還要謹慎。

上一次,只是一些超等降臨,大聖級存在,幾乎都只是遙控,因為那時候的人門,可能沒徹底復甦。

老人淡笑道:「事在人為!不是說,誰的人多,誰來的強者多,誰就一定能贏!既然他蘇宇能成為一個時代末的救世者,自然還是有幾分本事的!上個時代,其實有些氣運分離了,我、人、死靈界那傢伙,分割了氣運,最終才會導致開天時代覆滅,而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訓,這一次,蘇宇聚氣運於一體……也許會有不同的結果!」

周稷若有所思,點點頭:「那老祖宗,會幫蘇宇他們,還是獨善其身?」

老人笑了笑,繼續澆灌自己的竹子,「你呢?你現在到底算是稷天,還是周稷呢?若是周稷,我想會更有意思一點,若是稷天……那倒是有些無趣了!」

他回頭了,眼神很清澈,看起來蒼老,眼神卻是如同孩童。

他看著周稷:「稷天,不過一方大聖罷了!強是強,老朽也未必能敵,可稷天再強,也只是一枚棋子!若是周稷……反客為主,這才有意思一些!」

老人笑道:「文、星這些人的後裔,都能崛起,你若是周稷……崛起了,才有趣!」

若是稷天……不過是多了一個在萬界廝混了一些年的大聖罷了。

周稷笑了:「老祖宗,這不重要!」

「也許吧!」

老人繼續澆灌,面前的竹子,愈加碧綠,襯托的整座山峰都化為了綠色,這就是碧華山。

這就是長生竹!

至於蘇宇當初得到的那個,也是長生竹。

可正如人皇印一樣,人皇統一諸天前,用的是星宇印,之後才用了人皇印。

而這裡,也是一樣。

蘇宇得到的那竹子,也只是他先期用的罷了,此刻,面前栽種的這一棵,才是他如今使用的。

地門中,有兩大至寶,人人皆知。

人祖的長生竹,混沌之主的不老根。

那都是至寶級的存在,甚至在某些方面來說,比穹的本體,不差絲毫。

周稷看著他,再看看那竹子,笑了笑:「老祖宗,看來這長生竹,也要開始復甦了!」

「復甦?」

老人笑了笑:「也算是吧!不過還差一些!」

「差一些?」

周稷看了看那碧綠色的竹子,陷入了沉思中,半晌才道:「也是,的確還差一些,寶劍出鋒,豈能不染血!這麼說,老祖宗是想將此物出世,染血而歸了?」

染誰的血?

沉寂多年的人祖,也要出手了嗎?

蘇宇,你還真是到哪都能引起腥風血雨。

此刻,周稷也無法判斷眼前這老人的心思,他到底怎麼想的?

他會幫誰?

或者說,他的訴求,會和蘇宇一方一致,還是和人門一方一致?

老人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摩挲了一下面前的竹子,那碧綠色的竹子,好像活的,彎了彎竹竿,好像孩童一般,享受著老人的撫摸。

老人聲音顯得有些含糊:「你說,那些人進來了嗎?」

「大概率進來了!」

周稷點頭:「地門附近,一些眼線被拔掉了!現在雖然不好判斷是誰做的,可是蘇宇他們做的,可能性極大!」

「死水一潭的地門……也有熱鬧可看了!」

老人笑了:「我也想看看,那被傳的神乎其神的蘇宇,和人門的初次接觸,到底誰能贏?」

三位大聖!

三位36道以上,一起來狙殺蘇宇,人門這一次,真夠下血本的!

蘇宇,給他製造了威脅了嗎?

……

另外一邊。

蘇宇身邊,忽然懸浮出一枚大印,此刻,大印有些動蕩,大印上隱約浮現出監天侯的樣子,有些痛苦的樣子。

蘇宇看著沒說話。

人皇卻是微微變色,皺著眉頭,低沉道:「氣運動蕩!」

在這時候,蘇宇忽然氣運動蕩!

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!

蘇宇倒是平靜,「看來,我進來的消息,已經無法隱瞞了!聰明人都猜到,我大概率進來了!氣運動蕩……危機降臨嗎?在天門中,都沒這樣過,難道這次比天門還危險?」

在天門中,蘇宇倒是經歷了幾次危機,但是都度過了。

然而此刻,氣運動蕩,不知是因為這一次帶了天地進來,還是因為其他,也許在天門中也有過,只是自己感觸沒那麼深罷了。

人皇臉色變幻一下,開口道:「地門五位強者,除非聯手,才會對你造成這樣的危機感應!可瞬間聯手的可能性不大!」

幾人對視一眼,人門!

人門這次,可能會有一些行動。

蘇宇笑了起來:「真夠看得起我的,據說當年開天時代末期,人門都沒太多動靜,人皇陛下,看來,我的名氣大到人門都知曉了!」

你還得意上了?

人皇懶得說什麼,只是有些沉重,這一次蘇宇進來,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讓自己傷勢恢復,而這,也是他提議的。

若是在地門栽了跟頭,那就麻煩了。

「之前覺得地門可以對付……恐怕又犯了當年的錯誤了!」

人皇輕輕吐氣:「天門的順利,再次讓我們有些失去警惕了!覺得地門實力不強,可以隨意橫行,果然,問題還是出現了!」

人皇忽然盤膝坐下:「既然他們都知道我們來了……就不趕時間了!」

蘇宇看向他,無語了,「你這是……」

人皇眼神閃爍:「這一次,恐怕真的會有人門的大聖級存在本尊降臨!我賭一把!」

賭什麼?

下一刻,蘇宇好像明白了什麼。

果然,人皇咬牙:「我賭鴻天大聖會降臨!」

蘇宇一臉無言,「你……這是……還要和他溝通?」

「當然!」

人皇沉聲道:「氣運動蕩,你小子別不當回事!我們該重視還是要重視的!這一次,沒做太多的準備,一些手段,未必有用!我聯繫一下他,我實力弱,未必可以接引他過來……你天門強大,若是談妥了……你來接引他!」

蘇宇吸氣:「我說……我為何感覺,這比對付人門的傢伙還要危險?」

人皇的意思是,他去說服穹,然後讓穹走蘇宇的天門通道出來,接引穹降臨!

人皇現在弱了點,未必可以接引來。

就算可以,也需要時間。

蘇宇的話,倒是沒問題。

他一個35道強者,接引一下穹還是可以做到的。

人皇沉聲道:「蘇宇!別飄!」

蘇宇笑了:「放心吧,我沒大意!只是,到了這地步,我無從選擇,也許人皇陛下說的是對的,可能要更重視一些……可是,穹這邊,真的能行嗎?」

「不行也得行!」

人皇再次吐氣:「你都覺得不行,那其他人呢?那穹就是意外因素!多出一位36道的意外因素……可以扭轉很多東西!試試看!他的本體在鴻天身上,這樣的寶物,鴻天一定會隨身攜帶!一旦鴻天真的降臨地門……那別的不說,穹不需要我們再說什麼,他一定會對鴻天出手!如此一來,我們可以少很多麻煩!」

能行嗎?

蘇宇真不知道。

他其實更想此刻去殺人,迅速幫人皇恢復,但是氣運動蕩,也的確是一個不太好的徵兆。

不過……試試看吧!

……

天門內。

自從蘇宇他們撤離,天門蕭條許多,愈發死寂。

石、空這些人,此刻幾乎都聚在一起,聚在一個區域內,防止蘇宇他們再次進入,突襲一方!

唯獨穹,依舊格格不入,沒有匯聚。

何況,他真來了,石和空,也未必敢相信他。

穹,到底有沒有和萬界勾結?

若不是穹太強,石和空幾人,都要先清理掉他才行!

原本的天穹山所在區域,而今,早已安靜一片。

當然,四周是有一些人,膽戰心驚地潛伏虛空,默默觀察的,這也是幾大強者安排的眼線,不止這裡,明王那邊,武皇那邊……

凡是知道的天門所在區域,都有人在監察。

包括文王的也是如此!

至於蘇宇的,倒是有些隱秘,不過大家知道一片區域,就在歸元山附近,具體在哪,倒是沒人知曉,因為蘇宇沒釣太多人,很快就進入了天門。

就在這一刻,之前消失的天門,再次浮現。

四周,一些人眼神一變!

人皇又來了!

這些人馬不停蹄地迅速逃離,朝遠方飛去,告知強者,人皇天門又開啟了!

「穹!」

一聲輕笑,在此地回蕩,人皇聲音響起:「我知道你在這附近,在觀察,留下了一些印記,你在這待了這麼多年,豈會一點不在意……穹,出來聊聊如何?」

虛空無聲。

「我沒惡意,何必避而不見呢?還是說,你怕了我的人皇之道?」

就在這話落下,一道劍氣貫穿天地而來!

一瞬間,朝門戶落下。

門戶卻是沒消失,人皇笑道:「你摧毀了我的天門投影,我本尊還在,還是照樣可以來,不如聊聊?」

一瞬間,一道身影浮現,帶著冷色。

看向人皇虛影,帶著一些憤怒:「混賬!」

人皇笑了,就知道這傢伙在這附近。

果然!

「幫個忙,殺鴻天,你看如何?」

「你還敢開口?」

穹冷冷看著他,「你還想再次欺騙本座?」

人皇正色道:「九成概率!鴻天本尊會降臨!鴻天能把仙祖收攏,代表他不是一個低調隱忍的傢伙,他還要收服你,代表他野心很大!所以,若是有人門大聖真的降臨,他概率最大!」

「我就實話實說了吧,我和蘇宇他們準備釣幾位人門大聖出來殺了了事!我問了,人門大聖,大概率都是36道甚至更強的存在!你的本體就在他那,你是等天門徹底開啟,人門開啟,再去找他,還是現在去找他?」

「真到了那時候……三門復甦,你可不是頂級的存在,你還有機會拿回本體嗎?」

人皇迅速道:「這一次,你要是來,我和蘇宇他們幫你!大家都有共同的敵人!當然,危險肯定有,但是你來了,危險沒那麼大!」

「你當我是白痴嗎?」

穹很憤怒!

你還想利用我?

人皇嘆息一聲:「你是劍修,少摻和那些!你也需要陽氣才行……這一次,也是機會!我們可能會殺一位……或者……兩位?」

他平靜道:「兩位超等,萬界的超等!當然,現在還不確定,一個是周,一個是獄!這也是你的機會!錯過了這一次機會,你們這些人想徹底在萬界立足……唯有殺我們這些人!殺蘇宇,殺我,殺死靈之主這些存在……」

「你若是來了,奪回了本體,再殺一位超等汲取陽間大道,你可能會成為和死靈之主一樣的存在!38道,甚至39道,甚至……更強!」

穹冷笑一聲:「本座不相信你!」

你這個混蛋!

而這一刻,蘇宇聲音響起:「穹前輩,人皇的話未必可信,我蘇宇還是有信譽保障的!前輩難道覺得,你可以和天門那些傢伙為伍?他們會信任你?而前輩是一名劍修,那天門開了,也不過是為了汲取陽間大道,以及強大自己!而現在……前輩來了,更容易完成目標!」

「還是說,前輩非要復甦你們開天時代才行?過去的都過去了,前輩就算復甦了時代,又能如何?」

「穹前輩,來啊,來了,我請你吃好吃的……」

這是時光師的聲音!

穹臉色難看!

吃你祖宗!

好傢夥,這一次,三人都來了。

穹迅速思考:「你們去地門了?」

「對!」

人皇笑道:「在地門中,人門的人才敢,才能降臨!萬界的話,沒人開了那麼強的人門,他們想來都來不了!」

穹冷笑一聲:「這是遭遇麻煩了?被圍攻了?想讓本座給你們解圍?」

「還真沒有!」

蘇宇笑道:「若是被圍攻了,我們還有時間和前輩聊天?我們一方面是需要幫手,一方面是考慮到了之前利用了前輩,得補償一二!將前輩本體找回,給前輩汲取陽間超等大道的機會,這樣的機會,不是一直都有的!前輩,你自己想想,除了此刻,還有機會同時滿足你嗎?」

穹冷哼一聲!

蘇宇又道:「前輩,這樣,你不來的話,讓劍尊來!我這次送機緣來的,劍尊來了,我給他一點機緣……」

穹冷笑一聲:「又來這套?」

你當我還會上當嗎?

人皇迅速道:「對了,這次真有萬道石!」

「滾!」

穹大怒!

還來這套?

「這次是真的,萬道石就在地門內!可能到了混沌之主手中了,就算沒有,這次有大聖降臨,一定會帶來,穹,咱們發財了,你知道嗎?」

「……」

誰跟你是咱們?

人皇嘆息一聲:「算了,我不多說,歸元山西邊八個地元距,那是蘇宇天門所在,他天門開啟半小時,你願意來就來,不來就算了!」

說罷,天門消失!

片刻后,附近,一座座禁地浮現。

「穹!你果然和萬界勾結上了!」

空冷漠聲傳來。

穹忍不住破口大罵:「勾結你祖宗!」

煩人!

誰勾結了?

何況,要你管?

艹!

他憤怒之下,一劍劈去,這空,真他么煩!

一劍劈出,他迅速消失。

這些傢伙,這是準備圍殺我?

該死的!

混蛋!

我沒勾結!

上次只是被利用了,這些混蛋卻是一再冤枉本座,該死的,該死的,混蛋啊!

你們說我勾結……好,老子就勾結了!

氣煞我也!

穹迅速朝人皇說的地方飛去,咬牙切齒,賭一次!

本體,超等大道……

誰讓空這些王八蛋,一再冤枉我!

既然如此,那老子真就勾結了,你又能如何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萬族之劫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927章 拉人頭(求訂閱)

95.48%